您的位置:首页 >> 汉书 >> 汉书 志 五行志第七上

汉书 志 五行志第七上

时间:2013/4/15 18:57:57  点击:3371 次
  【说明】本志是班固新制。当时阴阳五行说盛行。班固有意对此进行历史总结,给予历史地位;但他没有写出阴阳五行说如何发展起来的历史。而是夸夸其谈个人的有关知识和看法。本志分上、中上、中下、下上、下下五分卷,以特大篇幅(在《汉书》百卷中量居第二,约占十志的四分之一),通过引述大量的儒家经传和史事,大事议论五行(水、火、土、金、木)现象反映了政治得失;帝王五事(貌、言、视、听、思)表现,关系到政事因果,影响到自然灾异;天象(日、月、星辰、陨石)变化与政治变革相应,说明“天人相与之际”有着神秘关系。“天垂象,见吉凶”,是全志关键,通篇都在发明此意。但它所罗列的种种异常的自然现象(如水、旱、虫、灾、地震、日蚀、月蚀、陨石等等),是历史事实,为后人研究古代自然史提供了宝贵的资料(如成帝河平元年三月乙未太阳黑子);所记的一些社会现象(如郑躬、樊并、苏令等起义),也是研究社会史的珍贵史料;就是所记董仲舒、刘向、刘歆等等及班固本人的阴阳五行说教,也是后人研究思想史难得的参考资料。对待此志的思想与史料,宜善于运用区别精华与糟粕的原则和精神。

  《易》曰:“天垂象,见吉凶,圣人象之;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1)刘歆以为伏羲氏继天而王(2),受《河图》,则而画之(3),八卦是也(4);禹治洪水,赐《洛书》,法而陈之,《洪范》是也。圣人行其道而宝其真。降及于殷,箕子在父师位而典之(5)。周既克殷,以箕子归,武王亲虚己而问焉。故经曰(6):“惟十有三祀(7),王访于箕子,王乃言曰:‘鸣呼,箕子!惟天阴骘下民(8),相协厥居(9),我不知其彝伦攸叙(10)。’箕子乃言曰:‘我闻在昔,鲧堙洪水,泪陈其五行(11),帝乃震怒(12),弗界《洪范》九畴(13),彝伦逌(攸)(14)。鲧则殛死(15),禹乃嗣兴,天乃锡禹《洪范》九畴(16),彝伦逌(攸)叙。’”此武王问《洛书》于箕子,箕子对禹得《洛书》之意也。

  (1)《易》曰等句:引文见《易·系辞上》。言上天垂象,有吉有凶,圣人摹仿之,以作六十四卦。伏牺时有龙马出于黄河,身有文如八卦,伏牺取法之,以画八卦。夏禹时有神龟出于洛水,背上有文字,禹取法之,以作书,即《洪范》。(2)刘歆:本书卷三十六有其传。(3)则:取法,仿效。(4)八卦:《周易》中的八种符号。相传为伏牺氏所作。八卦即三乾(天)、三震(雷)、三兑(泽)、三离(火)、三巽(风)、三坎(水)、三艮(山)、三坤(地)。八卦由阴(一)阳(一)两种线形组成。八卦又以两卦相叠演为六十四卦。(5)箕子:纣之诸父,为太师。父师:即太师。典:掌管。(6)经:指《书·周书·洪范》。以下引文见《洪范》。(7)祀:年也。(8)阴骘(zhì):本为默定之意,后衍为阴德之义。(9)相:助也。协:和也:厥:其也。(10)彝伦:天地人之常道。叙,次序:(11)鲧堙洪水,泪陈其五行:谓鲧治水,障塞而非疏导,扰乱了五行的序列。鲧:禹之父。堙(yín):填塞。汨(gǔ):扰乱。弄乱。(12)帝:上天。(13)界(bì):给,给予。九畴:九类大法。畴,品类。(14)(yì)败坏。(15)__殛(jí):诛也。(16)锡:赐也。

  “初一曰五行(1);次二曰羞用五事(2);次三曰农用八政(3);次四曰协用五纪(4);次五曰建用皇极(5);次六曰艾(乂)用三德(6);次七曰明用稽疑(7);次八曰念用庶徵(8);次九曰向用五福(9),畏(威)用六极(10)。”凡此六十五字,皆《洛书》本文,所谓天乃锡禹大法九章常事所次者也。以为《河图》、《洛书》相为经纬,八卦、九章相为表里。昔殷道弛(11),文王演《周易》(12);周道敝,孔子述《春秋》(13)。则《乾》《坤》之阴阳(14),效《洪范》之咎徽(15),天人之道粲然著矣(16)。

  (1)行:言顺天行气(师古说)。(2)羞:“敬”之讹(钱大听、江声说)。五事:指占人修身的五件事,即貌、言、视、听、思。(3)农:厚也。八政:古代国家施政的八个方面。各说不一。《洪范》以食、货、祀、司空、司徒、司寇、宾、师为八政,(4)协:和也,合也。五纪:岁、月、日、星辰、历数,皆纪录天象者,故曰五纪。(5)皇:大也。极:中也。(6)又用三德:言治皇极之道用三德。乂:治理。三德:《洪范》三德为正直、刚克、柔克。(7)明用稽疑:谓吉凶祸福不明者,以卜筮稽疑明之(杨树达说)。(8)念:思也。庶:众也。徵:应也。(9)向:疑读为“赏”(杨树达说)。五福:《洪范》所言五种幸福是寿、富、康宁;攸好德、考终命。(10)六极:《洪范》言六种凶恶之事,即:凶短折、疾、忧、贫、恶、弱。(11)弛:废也。(12)演:推衍,推广。《周易》:其中包括《易经》和《易传》。由卦、爻两种符号和卦辞(说明卦的)、爻辞(说明的)等构成。共六十四卦和三百八十四爻。(13)《春秋》:编年体春秋史。相传孔子据鲁国史《春秋》整理编成,记春秋二百四十二年史事。与其有关的,有《左氏》、《公羊》、《榖梁》三传。(14)乾坤:天地。(15)咎徵:灾祸的徵兆。(16)粲然:显著。

  汉兴,承秦灭学之后,景、武之世(1),董仲舒治《公羊春秋》(2),始推阴阳,为儒者宗。宣、元之后(3),刘向治《榖梁春秋》(4),数其祸福,传以《洪范》(5),与仲舒错(6)。至向子歆治《左氏传》(7),其《春秋》意亦已乖矣(8);言《五行传》,又颇不同。是以揽仲舒(9),别向、歆(10),传载眭孟、夏侯胜、京房、谷永、李寻之徒所陈行事(11),讫于王莽,举十二世(12),以傅《春秋》(13),著于篇。

  (1)景、武之世:景帝、武帝时代。(2)董仲舒:本书有其传。《公羊春秋》:即《春秋公羊传》、《公羊传》。董仲舒为《春秋》公羊学家。(3)宣、元:宣帝、元帝。(4)刘向:刘歆之父。本书卷三十六有其传。《榖梁春秋》:即《春枕榖梁传》、《榖梁传》。(5)传:或作“傅”,读为附。谓附着(师古说)。《艺文志》书家有刘向《五行传记》十一卷。《五行传记》,即《洪范五行传》。(6)错:互不相同。(7)《左氏传》:即《春秋左氏传》、《左传》。(8)乖:乖异,乖谬。(9)揽:采摘。(10)别:区分。(11)眭孟(眭弘)、夏侯胜、京房、李寻:本书卷七十五有其传。谷永:本书卷八十五有其传。(12)十二世:指西汉高帝、惠帝、高后、文帝、景帝、武帝、昭帝、宣帝、元帝、成帝、哀帝、平帝十二世。(13)傅:读曰“附”,谓比附其事。

  经曰:(1)“初一曰五行。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润下(2),火曰炎上(3),木曰曲直(4),金曰从革(5),土爰稼穑(6)。”

  (1)经:谓《书·洪范》。(2)水曰润下:水向下渗。(3)人曰炎上:火光上升。 (4)木曰曲直:木可揉曲,可矫直。(5)金曰从革:金可熔铸。革:更改;熔铸。(6)土爰稼穑:土可在其上稼穑。爰:于是。稼穑:耕种收获。泛指农耕。

  传曰:(1)“田(畋)猎不宿(2),饮食不享(3),出入木节,夺民农时,及有奸谋(4),则木不曲直。”

  (1)传:指刘向《洪范五行传》。它以上占以来的灾异,分列条目。附会为朝政,人事祸福的征兆,宣扬天之感应说和谶纬神学。书已佚。基本内容保存于《五行志》。(2)败猎:打猎。不宿:不豫戒。谓不戒以其时。(3)不享:不行享献之礼。(4)奸谋:谓作为奸诈以夺农时。

  说曰:(1)木,东方也。于《易》,地上之木为观(2)。其于王事,威仪容貌亦可观者也(3)。故行步有佩玉之度(4),登车有和鸾之节(5),田(畋)狩有三驱之制(6),饮食有享献之礼(7),出入有名,使民以时,务在劝农桑,谋在安百姓:如此,则木得其性矣。若乃田(畋)猎驰骋不反(返)宫室,饮食沈湎不顾法度(8),妄兴繇(徭)役以夺民时,作为奸诈以伤民财,则木失其性矣。盖工匠之为轮矢者多伤败(9),及木为变怪(10),是为木不曲直。

  (1)说:指欧阳、大小夏侯等之说。(2)地上之木为观:师古曰:“坤下巽上,观。巽为木,故云地上之木也。”(3)威仪容貌亦可观:《补注》引叶德辉曰:“萧吉《五行大义》引《洪范传》曰:‘东方,《易》云地上之木为观,言春时出地之木,无不曲直,花叶可观,如人威仪容貌也。”(4)佩玉:古代贵族以佩玉为装饰。(5)和鸾:车铃。在轼曰和,在镳(马具)曰鸾。(6)三驱之制:一为乾豆,二为宾客,三为充君之庖。(7)享献之礼:以礼饮食谓之享,进爵于前谓之献。(8)沈湎:谓溺于酒食。(9)为轮矢伤败:谓揉轮不曲,矫矢不直 (10)木为变怪:臣瓒曰:“梓柱更生及变为人形是也。”

  《春秋》成公十六年“正月、雨、木冰”(1)。刘歆以为上阳施不下通(2),下阴施不上达,故雨,而木为之冰,雾气寒,木不曲直也。刘向以为冰者阴之盛而水滞者也,木者少阳,贵臣卿大夫之象也。此人将有害,则阴气胁木,木先寒,故得雨而冰也。是时叔孙乔如出奔(3),公子偃诛死(4)。一曰,时晋执季孙行父(5),又执公,此执辱之异。或曰,今之长老名木冰为“木介”。介者,甲。甲,兵象也。是岁晋有鄢陵之战,楚王伤目而败(6)。属常雨也。

  (1)成公十六年:前575年。(2)施:通“弛”,解也。(3)叔孙乔如:叔孙宣伯,通于鲁宣公夫人穆姜,谋欲作乱;不克而出奔齐。(4)公子偃:鲁宣公庶子,成公弟。参与叔孙乔如之谋,故遭诛。(5)晋:春秋时晋国。季孙行父:季文子。成公十六年秋,晋受叔孙乔如之谮而阻止鲁成公,又执季孙行父。(6)鄢陵之战,楚王伤目而败:《春秋》成公十六年,晋楚战于鄢陵,吕锜射中楚王之目。鄢陵:春秋时郑地。

  传曰:“弃法律,逐功臣,杀太子,以妾为妻,则火不炎上。”

  说曰:火、南方,扬光辉为明者也。其于王者,南面乡(向)明而治。《书》云:“知人则哲,能官人(1)。”故尧舜举群贤而命之朝,远四佞而放诸野(2)。孔子曰:“浸润之谮、肤受之诉不行焉,可谓明矣(3)。”贤佞分别,官人有序,帅由旧章(4),敬重功勋,殊别適(嫡)庶,如此则火得其性矣。若乃信道不笃(5),或耀虚伪,谗夫昌,邪胜正,则火失其性矣。自上而降,及滥炎妄起,灾宗庙,烧宫馆,虽兴师众,弗能救也,是为火不炎(焰)上。

  (1)《书》云等句:引文见《书·虞书·咎繇谟》。哲:智也。官人:授人以官。(2)远:疏远。四佞:即四凶。
 

 
分享到:
1不得了的倔巫婆
2棉花糖小镇
1棉花糖小镇
2彩虹桥
1彩虹桥
2河狸妈妈的好邻居
1河狸妈妈的好邻居
2猫头鹰先生的梦想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