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汉书 >> 汉书 传 儒林传第五十八

汉书 传 儒林传第五十八

时间:2013/4/16 20:45:51  点击:4519 次
  【说明】本传叙述儒学发展的历史及《五经》传受的儒林人物。《史记》的《儒林列传》叙述了儒学的历史及汉代经师与弟子,以孔子为儒宗,七十子推波助澜,由汉武帝独尊儒木,汉代儒学蔚然可观;而字里行间慨叹儒学至汉代而一变。《汉书》本传言儒学历史,大致本子《史记》;而述汉代儒学及《五经》授受次第,较《史记》详密而有条理,重点介绍了二十七位经师(本书有传者除外)。汉儒穷经立说,大多不是为儒家宗旨,而只图官位利禄,自武帝以后的政坛官位,多为儒生占据,又多是平庸之徒。难怪班固于传末论道:“自武帝立《五经》博士,开弟子员,设科射策,劝以官禄,讫于元始,百有余年,传业者浸盛,支叶蕃滋,一经说至百余万言,大师众至千余人,盖利禄之路然也。”《书》学大家夏侯胜就曾坦然地对弟子说:“士病不明经术;经术苟明,其取青紫如俯拾地芥耳”(参见本书卷七十五)。但班固尚未指出汉儒多曲学阿世,那个汉代儒首公孙弘就是个道道地地的委曲从俗以求富贵的俗儒;也没有指出汉代经学的得失大旨,故后人有“秦燔经而经存、汉穷经而经亡”之叹。

  古之儒者,博学乎《六艺》之文(1)。《六艺》者,王教之典籍,先圣所以明天道,正人伦,致至治之成法也。周道既衰,坏于幽厉(2),礼乐征伐自诸侯出。陵夷二百余年而孔子兴(3),以圣德遭季世,知言之不用而道不行,乃叹曰:“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4)!”“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5)?”于是应聘诸侯,以答礼行义(6)。西入周(7),南至楚(8),畏匡厄陈(9),奸(干)七十余君。适齐闻《韶》(10),三月不知肉味(11);自卫反鲁(12),然后乐正,《雅》《颂》各得其所(13)。究观古今之篇籍,乃称曰:“大哉,尧之为君也!唯天为大,唯尧则之。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焕乎其有文章也(14)!”又曰:“周监(鉴)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15)。”于是叙《书》则断《尧典》(16),称乐则法《韶舞》(17),论《诗》则首《周南》(18)。缀周之礼,因鲁《春秋》,举十二公行事(19),绳之以文武之道(20),成一王法,至获麟而止(21)。盖晚而好《易》,读之韦编三绝(22),而为之传。皆因近圣之事,以立先王之教,故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23);”“下学而上达,知我者其天乎(24)!”

  (1)《六艺》:谓《诗》、《书》、《易》、《礼》、《乐》、《春秋》。(2)幽厉:周幽王、周厉王。(3)陵夷:衰落。(4)“凤乌不至”三句:见《论语·子罕篇》。凤鸟:即凤凰。古以为神鸟,祥瑞的象征,它出现就表示天下太平。相传圣人受命,黄河就出现图画。(5)“文王既没”二句:亦见《论语·子罕篇》。意谓周文王死后,一切文化遗产都在我这里。(6)答礼:言以礼答之。(7)周:指春秋时东周。东周王城在今河南洛阳。(8)楚:指春秋时楚国。楚都郢(今湖北江陵)。(9)畏:拘囚之意。匡:邑名。在今河南长垣西南十五里有匡城。陈:指春秋时陈国。陈都于陈(今河南淮阳)。(10)齐:指春秋时齐国。齐都于临淄。《韶》:虞舜之乐。(11)三月不知肉味:谓欣赏《韶》入了迷。(12)卫:指春秋时卫国。卫初都于沬(今河南淇县)。鲁:指春秋时鲁国。鲁都曲早(今山东曲阜)。(13)《雅》《颂》:《诗经》分《风》《雅》《颂》三部分。此即指《诗经》。各得其所:整理之意。(14)“大哉,尧之为君也”等句:见《论语·泰伯篇》。巍巍:高貌。焕:明也。(15)“周监于二代”等句:见《论语·八佾篇》。二代:夏代、商代。郁郁:文章盛貌。(16)叙《书》则断《尧典》:言《尚书》始于《尧典)。(17)《韶舞》:舜乐。(18)论《诗》则首《周南》:言《诗经》首篇为《周南·关睢》。(19)十二公:春秋时鲁国十二个君主。(20)绳:谓治正之。 (21)获麟:《春秋》哀公十四年云:“西狩获麟。孔子曰:‘吾道穷矣。’”传说孔子作春秋,至此而止。(22)读之韦编三绝:谓读之爱不释手,故韦(皮绳)再三断绝。韦编:古时以皮绳编缀竹简,故称韦编。(23)“述而不作”二句:见《论语·述而篇》。(24)“下学而上达”二句:见《论语·宪问篇》。下学而上达:言下学人事而上达天命。

  仲尼既没(1),七十子之徒散游诸侯(2),大者为卿相师傅,小者友教士大夫,或隐而不见(现)。故子张居陈(3),澹台子羽居楚(4),子夏居西河(5),子贡终于齐(6)。如田子方、段干木、吴起、禽滑氂之属(7),皆受业于子夏之伦,为王者师。是时,独魏文侯好学(8)。天下并争于战国,儒术既黜焉,然齐鲁之间学者犹弗废,至于威、宣之际(9),孟子、孙卿之列咸尊夫子之业而润色之(10),以学显于当世。

  (1)仲尼:孔子的表字。(2)七十子:指孔子的高足。(3)子张:姓颛孙,名师。陈人。(4)澹台子羽:姓澹台,名灭明。(5)子夏:姓卜,名商。西河:战国时魏地。有二说。一说在今河南安阳,其时黄河流经安阳之东,西河意即河西。一说在今晋、陕间黄河左右。(6)子贡:姓端木,名赐。(7)田子方等:皆魏人。段干木:姓段干,名木。吴起(?——前381):战国初著名的军事家、政治家。禽滑氂:战国初人,曾学于子夏,后为墨子弟子。(8)魏文侯(?——前396):战国时魏国的建立者。名斯。(9)威、宣:齐威王(?——前320),田氏,名因齐,一作婴齐。齐宣王(?——前301):田氏,名辟疆。二人皆战国时齐国君主。(10)孟子:孟轲(?——前305)。孙卿:荀子(?——前238)。二人皆战国时著名的思想家。夫子:指孔子。

  及秦始皇兼天下(1),燔《诗》《书》,杀术士(2),六学从此缺矣(3)。陈涉之王也(4),鲁诸儒持孔氏礼器往归之,于是孔甲为涉博士(5),卒与俱死。陈涉起匹夫,驱适(谪)戍以立号,不满岁而灭亡,其事至微浅,然而搢绅先生负礼器往委质为臣者何也(6)?以秦禁其业,积怨而发愤于陈王也。

  (1)秦始皇(前259——前210):即赢政。秦皇朝的建立者。(2)木士:经术之士。(3)六学:同《六经》》。(4)陈涉:即陈胜(?——前208)。秦末起义领袖。本书有其传。(5)孔甲:即孔鲋。孔鲋,字子鱼。班氏因失其名,乃以甲字为代,非名甲。(6)搢绅:士大夫之称。古时仕宦者垂绅搢(插也)笏,因称士大夫为搢绅。

  及高皇帝诛项籍(1),引兵围鲁(2),鲁中诸儒尚讲颂习礼,弦歌之音不绝,岂非圣人遗化好学之国哉?于是诸儒始得修其经学,讲习大射乡饮之札。叔孙通作汉礼仪(3),因为奉常(4),诸弟子共定者,咸为选首,然后喟然兴于学(5)。然尚有干戈(6),平定四海,亦未皇(遑)庠序之事也(7)。孝惠、高后时,公卿皆武力功臣。孝文时颇登用,然孝文本好刑名之言(8)。及至孝景,不任儒,窦太后又好黄老术(9),故诸博士具官待问(10),未有进者。

  (1)高皇帝:即汉高帝刘邦。项籍:即项羽。本书卷三十一有其传。(2)鲁:县名。今山东曲阜。(3)叔孙通:本书卷四十二有其传。(4)奉常:官名。掌宗庙礼仪,兼掌选试博士。汉景帝时改称太常。(5)喟然:叹息貌。(6)干戈:指战争。(7)遑:闲暇。痒序之言:指兴学校,办教育。(8)刑名之言:即刑名之学。强调循名责实,以强化上下关系。(9)窦太后:《外戚传》有其传。黄老术:即黄老之学。所谓道家。(10)具官:谓备员而已。

  汉兴,言《易》自淄川田生(1);言《书》自济南伏生(2);言《诗》,于鲁则申培公(3),于齐则辕固生(4),燕则韩太傅(5);言《礼》,则鲁高堂生(6);言《春秋》,于齐则胡毋生(7),于赵则董仲舒(8)。及窦太后崩,武安君田蚡为丞相(9),黜黄老、刑名百家之言,延文学儒者以百数,而公孙弘以治《春秋》为丞相封侯(10),天下学士靡然乡(向)风矣。

  (1)淄川:郡国名。治剧县(在今山东昌乐西北)。田生:姓田。生,犹今称先生。下同。(2)济南:郡名。治东平陵(在今山东章丘西南)。伏生:即伏胜。(3)申培公:姓申,名培。公,称号。(4)辕固生:姓辕,名固。(5)韩太傅:姓韩,名婴。(6)高堂生:姓高,名堂,字伯。(7)胡毋生:复姓胡毋。(8)董仲舒:本书有其传。(9)田蚡:本书卷五十二有其传。(10)公孙弘:本书卷五十八有其传。

  弘为学官,悼道之郁滞,乃请曰:“丞相、御史言:制曰(1)‘盖闻导民以礼,风之以乐(2)。婚姻者,居室之大伦也(3)。今礼废乐崩,朕甚愍焉,故详延天下方闻之士(4),咸登诸朝。其令礼官劝学,讲义洽闻,举遗兴礼(5),以为天下先。太常议,与博士弟子,崇乡里之化,以厉(励)贤材焉。’谨与太常臧、博士平等议(6),曰:闻三代之道,乡里有教(7),夏曰校,殷曰庠,周曰序。其劝善也,显之朝廷;其惩恶也,加之刑罚。故教化之行也,建首善自京师始,繇(由)内及外。今陛下昭至德,开大明,配天地,本人伦,劝学兴礼,崇化厉(励)贤,以风四方(8),太平之原也。古者政教未洽,不备其礼,请因旧官而兴焉。为博士官置弟子五十人,复其身(9)。太常择民年十八以上仪状端正者,补博士弟子。郡国县官有好文学,敬长上,肃政教,顺乡里,出入不悖,所闻,令相长丞上属所二千石(10)。二千石谨察可者,常与计偕(11),诣太常,得受业如弟子。一岁皆辄课,能通一艺以上,补文学掌故缺(12);其高第可以为郎中,太常籍奏(13)。即有秀才异等,辄以名闻。其不事学若下材,及不能通一艺,辄罢之,而请诸能称者(14)。臣谨案诏书律令下者(15),明天人分际,通古今之谊(义),文章尔雅(16),训辞深厚,恩施甚美。小吏浅闻,弗能究宣,亡(无)以明布谕下。以治礼掌故以文学礼义为官(17),迁留滞(18)。请选择其秩比二百石以上及吏百石通一艺以上补左右内史、大行卒史(19),比百石以下补郡太守卒史,皆各二人,边郡一人。先用诵多者,不足,择掌故以补中二千石属(20),文学掌故补邵属(21),备员(22)。请著功令(23)。它如律令(24)。”

  (1)制:此制诏在元朔五年(前124)。(2)风:化也。(3)伦:伦理。(4)详:悉。方:道也。方闻之士:有道及博闻之士。(5)举遗:言征集遗佚的经典。(6)臧:孔臧。(7)教:指教育单位。(8)风:化也。(9)复:免除赋役。县官:疑有误。《史记》作“郡国县道邑”,是(齐召南说)。(10)令:县令。相:诸侯相。长:县长。丞:县丞。二千石:谓郡守及诸侯王相。上属所二千石:为西汉公牍中之习俗语。(11)常:《史记》作“当”。与计偕:言随上计吏俱至京师。2421(12)文学:官名。汉州郡及王国皆置文学,略如后世的教官。掌故:太史令属官,主故事。太史令属于太常,故又称太常掌故。(13)籍奏:奏报名籍。(14)请诸能称者:谓奏请能称职者补用之。(15)下:谓颁布出来。(16)尔雅:近正也,言诏辞雅正而深厚。(17)第一个“以”字衍(王先谦说)。(18)迁留滞:迁擢留滞之人。(19)左右内史:官名。后左内史改左冯翊;右内史改京兆尹,又分置右扶风。大行:即大行令,官名。后改名大鸿胪。卒史:官名。秩仅一二百石。(20)中二千石属:谓内史、大行的卒史。(21)郡属:谓郡卒史。(22)备员:补充官员之意。(23)请著功令:言请将新立之条著于功令。功令:考核和选用学宫的法令。(24)它如律令:其它仍照旧律令。

  制曰:“可。”自此以来,公卿大夫士吏彬彬多文学之士矣(1)。

  (1)彬彬:文章貌。

  昭帝时举贤良文学,增博士弟子员满百人,宣帝未增倍之。元帝好儒,能通一经者皆复(1)。数年,以用度不足,更为设员千人,郡国置《五经》百石卒史(2)。成帝末,或言孔子布衣养徒三千人,今天子太学弟子少,于是增弟子员三千人。岁余,复如故。平帝时王莽秉政,增元士之子得受业如弟子,勿以为员(3),岁课甲科四十人为郎中,乙科二十人为太子舍人,丙科四十人补文学掌故云。

  (1)复:免除赋役。(2)郡国置《五经》百石卒史:此乡学教官之始(沈钦韩说)。(3)员:指常员。

  自鲁商瞿子木受《易》孔子(1),以授鲁桥庇子庸。子庸授江东臂子弓(2)。子弓授燕周丑子家。子家授东武孙虞子乘(3)。子乘授齐田何子装(4)。及秦禁学,《易》为筮卜之书,独不禁,故传受者不绝也。汉兴,田何以齐田徙杜陵,号杜田生(5),授东武王同子中、洛阳周王孙、丁宽、齐服生(6),皆著《易传》数篇(7)。同授淄川杨何,字叔元(8),元光中征为太中大夫(9)。齐即墨成(10),至城阳相(11)。广川孟但(12),为太子门大夫。鲁周霸、莒衡胡、临淄主父偃(13),皆以《易》至大官。要言《易》者本之田何(14)。

  (1)商瞿子木:姓商,名瞿,字子木。它皆类此。(2)江东:地区名。在长江下游以南。子弓:《史记》作“子弘”。(3)东武:县名。今山东诸城。(4)子装:《史记》作“子庄”,是。班氏乃避汉明帝讳而改。(5)杜田生:杨树达引吴承仕云,“田何授丁宽,宽授田王孙,田王孙亦称田生,后人恐其相乱,故以地望别之,若《尚书》之有大小夏侯,《礼》之有大小戴矣。”(6)服生:名光。见《艺文志》注。(7)皆著:指王同、周王孙、丁宽、服生四人皆著。(8)杨何字叔元:当作“杨何叔元”,“字”字衍。观上下文即明。(9)元光:汉武帝年号,共六年(前134——前129)。太中大夫:《史记》作“中大夫”。(10)即墨成:姓即墨,名成。(11)城阳:王国名。治莒县(今山东莒县)。(12)广川:县名。在今河北枣强东。(13)周霸:人名。官至胶西内史。莒:县名。今山东莒县。临淄:县名。在今山东淄博市东北。主父僵:本书卷六十四有其传。(14)要言《易》者本之田何:《史记》作“然要言《易》者本于杨何之家。”

  丁宽字子襄,梁人也(1)。初梁项生从田何受《易》,时宽为项生从者,读《易》精敏,材过项生,遂事何。学成,伺谢宽(2)。宽东归,何谓门人曰:“《易》以东矣。”宽至洛阳,复从周王孙受古义,号《周氏传》。景帝时,宽为梁孝王将军距(拒)吴楚(3),号丁将军,作《易说》三万言,训故(诂)举大谊(义)而已,今《小章句》是也。宽授同郡砀田王孙(4)。王孙授施雠、孟喜、梁丘贺。繇(由)是《易》有施、孟、梁丘之学。

  (1)梁:王国名。治睢阳(在今河南商丘东南)。(2)谢:告令离去。(3)梁孝王:《文三王传》有其传。(4)砀:县名。在今河南永城北。

  施雠字长卿,沛人也(1)。沛与砀相近,雠为童子,从田王孙受《易》。后雠徒长陵(2),田王孙为博士,复从卒业,与孟喜、梁丘贺并为门人。谦让,常称学废,不教授。及梁丘贺为少府(3),事多,乃遣子临分将门人张禹等从雠问。(4)雠自匿不肯见,贺固请,不得已乃授临等。于是贺荐雠:“结发事师数十年(5),贺不能及。”诏拜雠为博士。甘露中(6),与《五经》诸儒杂论同异于石渠阁(7)。雠授张禹、琅邪鲁伯。伯为会稽太守(8),禹至丞相。禹授淮阳彭宣、沛戴崇子平(9)。崇为九卿(10),宣大司空。禹、宣皆有传。鲁伯授泰山毛莫如少路、琅邪邴丹曼容(11),著清名。莫如至常山太守(12)。此其知名者也。繇(由)是施家有张、彭之学。

  (1)沛:县名。今江苏沛县,(2)长陵:县名。在今陕西咸阳市东北。(3)少府:官名。掌山海池泽收入和皇室手工业制造,为皇帝的私府。(4)张禹:本书卷八十一有其传。(5)结发:指年少。(6)甘露:汉宣帝年号,共四年(前53——前50)。(7)石渠阁:藏秘书之所,在未央殿北。(8)会稽:郡名。治吴县(今江苏苏州)。(9)淮阳:郡国名。治陈县(今河南淮阳)。彭宣:本书卷七十一有其传。(10)九卿:据《张禹传》,戴崇曾任少府(九卿之一)。(11)泰山:郡名。治奉高(在今山东泰安东)。邴丹事,见《王贡两龚鲍传》。(12)常山:郡名。治元氏(在今河北元氏西北)。

  孟喜字长卿,东海兰陵人也(1)。父号孟卿(2),善为《礼》、《春秋》,授后苍、疏广(3)。世所传《后氏礼》、《疏氏春秋》,皆出孟卿。孟卿以《礼经》多,《春秋》繁杂,乃使喜从田王孙受《易》。喜好自称誉,得《易》家候阴阳灾变书,诈言师田生且死时枕喜膝,独传喜,诸儒以此耀之(4)。同门梁丘贺疏通证明之(5),曰:“田生绝于施雠手中,时喜归东海,安得此事?”又蜀人赵宾好小数书(6),后为《易》,饰《易》文,以为“箕子明夷(7),阴阳气亡(无)箕子;箕子者,万物方荄茲也(8)。”宾持论巧慧,《易》家不能难,皆白“非古法也”。云受孟喜,喜为名之(9)。后宾死,莫能持其说。喜因不肯仞(认),以此不见信。喜举孝廉为郎,曲台署长(10),病免,为丞相掾。博士缺,众人荐喜,上闻喜改师法,遂不用喜。喜授同郡白光少子、沛翟牧子兄(11),皆为博士。繇(由)是有翟、孟、白之学。

  (1)东海:郡名。治郯县(在今山东郯城西北)。兰陵:县名。在今山东枣庄市东南。(2)卿:所谓“卿”,犹称“公”。(3)疏广:本书卷七十一有其传。(4)耀:炫耀;眩惑。(5)同门:谓同师。疏通:犹言分别。证明之:证明其伪。(6)小数:小的技能。(7)箕子:商纣诸父。相传箕子为周武王而作《洪范》。明夷:《易·明夷》彖辞有“内难而能正其志,箕子以之”,六五爻辞有“箕子之明夷,利贞”等语,赵宾借以发挥之。(8)荄(gāi)茲:草根正茂。(9)为名之:意谓承认之。(10)曲台:殿名。署长:官名。掌管供给事。 (11)白光少子:据《朱云传》,朱云从白子友受《易》。齐召南以为白子友即白光。兄:读曰况。

  梁丘贺字长翁,琅邪诸人也(1)。以能心计,为武骑。从太中大夫京房受《易》。房者,淄川杨何弟子也。房出为齐郡太守,贺更事田王孙。宣帝时,闻京房为《易》明,求其门人,得贺。贺时为都司空令(2),坐事,论免为庶人。待诏黄门数入说教侍中(3),以召贺。贺入说(4),上善之,以贺为郎。会八月饮酎(5),行祠孝昭庙,先驱旄头剑挺堕地(6),首垂泥中(7),刃乡(向)乘舆车,马惊。于是召贺筮之(8),有兵谋,不吉。上还,使有司侍祠。是时霍氏外孙代郡太守任宣坐谋反诛(9),宣子章为公车丞,亡在渭城界中(10),夜玄服入庙(11),居郎间,执戟立庙门,待上至,欲为逆。发觉,伏诛。故事,上常夜入庙,其后待明而入,自此始也。贺以筮有应,繇(由)是近幸,为太中大夫,给事中,至少府。为人小心周密,上信重之。年老终官。传子临,亦入说,为黄门郎。甘露中,奉使向诸儒于石渠。临学精孰(熟),专行京房法。琅邪王吉通《五经》(12),闻临说,善之。时宣帝选高材郎十人从临讲,吉乃使其子郎中骏上疏从临受《易》(13)。临代五鹿充宗君孟为少府(14),骏御史大夫,自有传(15)。充宗授平陵士孙张仲方、沛邓彭祖子夏、齐衡咸长宾(16)。张为博士,至扬州牧(17),光禄大夫给事中,家世传业;彭祖,真定太傅(18);咸,王莽讲学大夫。繇(由)是梁丘有士孙、邓、衡之学。

  (1)诸:县名。在今山东诸城西南。(2)都司空令:官名。(3)数入说教侍中:言多次入宫为侍中说经教授。(4)入说:言入宫对天子说经。(5)饮酎:饮纯浓的酒。汉制,八月饮酎于宗庙。(6)挺:犹“脱”。(7)垂:当作“臿”(宋祁说)。(8)筮(shì),以蓍草占休咎。(9)任宣:霍氏之婿,见《霍光传》。此云“外孙”,误。坐谋反诛:此四字乃自注之文。下“宣”字乃后人不得其解而妄增(杨树达说)。(10)渭城:县名。在今陕西咸阳市东北。(11)玄服:祭服皆袀玄。(12)王吉:字子阳。琅邪人。本书卷七十二有其传。(13)骏:王骏。王吉之子。《王吉传》附其传。(14)代:“传”之误。(15)传:《汉书》中无五鹿充宗传。(16)平陵:县名。在今陕西咸阳市西北。士孙张仲方:姓士孙,名张,字仲方。(17)扬州:汉十三刺史部之一。辖区约当今福建、江西、浙江及江苏、安徽南部等地区。(18)真定:王国名。治真定(在今河北石家庄东北)。

  京房受《易》梁人焦延寿(1)。延寿云尝从孟喜问《易》。会喜死,房以为延寿《易》即孟氏学,翟牧、白生不肯,皆曰非也,至成帝时,刘向校书(2),考《易》说,以为诸《易》家说皆祖田何、扬叔元、丁将军,大义略同,唯京氏为异,党(倘)焦延寿独得隐士之说(3),托之孟氏,不相与同。房以明灾异得幸,为石显所谮诛,自有传。房授东海殷嘉、河东姚平、河南乘弘(4),皆为郎、博士。繇(由)是《易》有京氏之学。

  (1)京房:本书卷七十五有其传。焦延寿:姓焦,名赣,字延寿。(2)刘向:《楚元王传》附其传。(3)倘:犹“殆”。(4)殷嘉、姚平、乘弘:京房弟子。据《京房传》,京房弟子尚有中郎任良。

  费直字长翁,东莱人也(1)。治《易》为郎,至单父令(2)。长于卦筮,亡(无)章句,徒以象象系辞十篇文言解说上下经(3)。琅邪王璜平中(仲)能传之(4)。璜又传古文《尚书》。

  (1)东莱:郡名。治掖县(今山东掖县)。(2)单(shàn)父:县名。在今山东单县南。(3)彖象、系辞:见《易大传》。文言。当作“之言”。杨树达曰:“许桂林《易确》云:文言‘文’字,为‘之”字传写之误。按许说是也。《文言》惟乾坤二卦有之,不得言以《文言》解说上下经也。”(4)王璜:《沟洫志》作“王横”,《后汉书》也如此。中:读曰“仲”。

  高相,沛人也。治《易》与费公同时,其学亦亡(无)章句,专说阴阳灾异,自言出于丁将军(1)。传至相,相授子康及兰陵毋将永(2)。康以明《易》为郎,永至豫章都尉(3)。及王莽居摄,东郡太守翟谊(义)谋举兵诛莽(4),事未发,康候知东郡有兵(5),私语门人,门人上书言之。后数月,翟义兵起,莽召问,对受师高康。莽恶之,以为惑众,斩康。繇(由)是《易》有高氏学。高、费皆未尝立于学官。

  (1)出:言其学所以出。(2)毋将永:姓毋(wú),名将永。(3)豫章:郡名。治南昌(今江西南昌)。(4)翟义:翟方进之子。《翟方进传》附其传。(5)东郡:郡名。治濮阳(在今河南濮阳西南)。

  伏生(1),济南人也(2),故为秦博士。孝文时,求能治《尚书》者,天下亡(无)有,闻伏生治之,欲召。时伏生年九十余,老不能行,于是诏太常,使掌故朝错往受之(3)。秦时禁《书》,伏生壁藏之,其后大兵起(4),流亡。汉定,伏生求其《书》,亡数十篇,独得二十九篇(5),即以教于齐、鲁之间。齐学者由此颇能言《尚书》(6),山东大师亡(无)不涉《尚书》以教。伏生教济南张生及欧阳生。张生为博士,而伏生孙以治《尚书》征,弗能明定。是后鲁周霸、洛阳贾嘉颇能言《尚书》云(7)。

  (1)伏生:名胜,字子贱(见《后汉书·伏湛传》)。(2)济南:郡名。治东平陵(在今山东章丘西北)。(3)朝错:本书卷四十九有其传。(4)大兵起:《史记》作“兵大起”,是。(5)二十九篇:即《艺文志》所云经二十九卷。(6)齐:其下疑脱“鲁”字。观上句可知。(7)贾嘉:贾谊之孙。

  欧阳生字和伯(1),千乘人也(2)。事伏生,授兒宽(3)。宽又受业孔安国(4),至御史大夫,自有传。宽有俊材,初见武帝,语经学。上曰:“吾始以《尚书》为朴学,弗好,及闻宽说,可观。”乃从宽问一篇。欧阳、大小夏侯氏学皆出于宽。宽授欧阳生子,世世相传,至曾孙高子阳(5),为博士。高孙地余长宾以太子中庶子授太子(6),后为博士,论石渠。元帝即位,地余侍中,贵幸,至少府(7)。戒其子曰:“我死,官属即送汝财物,慎毋受。汝九卿儒者子孙,以廉洁著,可以自成。”及地余死,少府官属共送数百万,其子不受。天子闻而嘉之,赐钱百万。地余少子政为王莽讲学大夫。由是《尚书》世有欧阳氏学。

  (1)欧阳生:复姓欧阳。生:犹先生。疑其名容,字和伯(见《窥管》引欧阳修说)。(2)千乘:郡名。治千乘(在今山东高青东北)。(3)兒宽:本书卷五十八有其传。(4)宽又受业孔安国:何焯曰:兒宽受今文于孔安国,其古文之学自授都尉朝也。(5)高子阳:名高,字子阳。(6)太子。刘奭。后为元帝。(7)至少府:时在元光元年,见《百官表》。

  林尊字长宾,济南人也。事欧阳高,为博士,论石渠。后至少府、太子太傅,授平陵平当、梁陈翁生(1)。当至丞相,自有传。翁生信都太傅(2),家世传业。由是欧阳有平、陈之学。翁生授琅邪殷崇、楚国龚胜。崇为博士,胜右扶风,自有传(3)。而平当授九江朱普公文、上党鲍宣。普为博士,宣司隶校尉,自有传(4)。徒众尤盛,知名者也。

  (1)平当:字子思。本书卷七十一有其传。(2)信都:王国名。治信都(今河北冀县)。(3)自有传:《汉书》无殷崇传,卷七十二有龚胜传。(4)自有传:《汉书》无朱普传,卷七十二有鲍宣传。

  夏侯胜,其先夏侯都尉(1),从济南张生受《尚书》,以传族子始昌。始昌传胜(2),胜又事同郡蕳卿(3)。蕳卿者,兒宽门人。胜传从兄子建,建又事欧阳高。胜至长信少府,建太子太傅(4),自有传。由是《尚书》有大小夏侯之学。

  (1)夏侯都尉:复姓夏侯。史失其名。都尉,官名。(2)始昌、胜:本书卷七十五有两夏侯传。(3)蕳:姓也。或作“简”。(4)此处有误。据《龚胜传》,龚胜为长信少府,迁太子太傅;龚建官至太子少傅。故此传之“长信少府”当作“太子太傅”,“建太子太傅”当作“建太子少傅”。

  周堪字少卿,齐人也。与孔霸俱事大夏侯胜。霸为博士(1)。堪译官令(2),论于石渠,经为最高,后为太子少傅,而孔霸以太中大夫授太子。及元帝即位,堪为光禄大夫,与萧望之并领尚书事,为石显等所谮,皆免官。望之自杀,上愍之,乃攫堪为光禄勋,语在《刘向传》。堪授牟卿及长安许商长伯(3)。牟卿为博士(4),霸以帝师赐爵号褒成君,传于光,亦事牟卿(5),至丞相,自有传。由是大夏侯有孔、许之学。商善为算,著《五行论历》(6),四至九卿(7),号其门人沛唐林子高为德行,平陵吴章伟君为言语,重泉王吉少音为政事,齐炔钦幼卿为文学(8)。王莽时,林、吉为九卿,自表上师冢,大夫博士郎吏为许氏学者,各从门人,会车数百两(辆),儒者荣之。钦、章皆为博士,徒众尤盛(9)。章为王莽所诛。

  (1)霸为博士:事在昭帝末年,见《孔光传》。(2)译官令:官名。属大鸿胪。(3)牟卿:或作“牟乡”。宋祁曰:“旧本‘卿’作‘乡’。”施之勉曰:“景祐本作‘乡’”。(4)牟卿为博士:牟氏有《章句》,参见《后汉书·张奂传”;《艺文志》不载。(5)亦其:其上疑更有“光”字。(6)著《五行论历》:《艺文志》有许商《五行传记》一篇,《算术》二十六卷。(7)四至九卿:钱大昕据《公卿表》考之,许商曾官为少府、大司农、光禄勋等,三至九卿。(8)德行、言语、政事、文学:此仿孔子目弟子为四科。(9)徒众尤盛:据《云敞传》,吴章弟子千余人,云敞乃其弟子。

  张山拊字长宾,平陵人也。事小夏侯建,为博士,论石渠,至少府(1)。授同县李寻、郑宽中少君、山阳张无故子儒、信都秦恭延君、陈留假仓子骄(2)。无故善修章句,为广陵太傅(3),守小夏侯说文。恭增师法至百万言(4),为城阳内史。仓以谒者论石渠,至胶东相(5)。寻善说灾异,为骑都尉,自有传。宽中有俊材,以博士授太子(6),成帝即位,赐爵关内侯,食邑八百户,迁光禄大夫,领尚书事,甚尊重。会疾卒,谷永上疏曰(7):“臣闻圣王尊师傅,褒贤俊,显有功,生则致其爵禄,死则异其礼溢。昔周公薨,成王葬以变礼,而当天心(8)。公叔文子卒,卫侯加以美谥,著为后法(9)。近事,大司空朱邑、右扶风翁归德茂夭年(10),孝宣皇帝愍册厚赐,赞命之臣靡不激扬(11)。关内侯郑宽中有颜子之美质(12),包商、偃之文学(13),严(严)然总《五经》之眇(妙)论,立师傅之显位,入则乡(向)唐虞之闳道(14),王法纳乎圣听,出则参冢宰之重职,功列(烈)施乎政事,退食自公(15),私门不开,散赐九族,田亩不益,德配周召(16),忠合《羔羊》(17),未得登司徒(18),有家臣(19),卒(猝)然早终,尤可悼痛!臣愚以为宜加其葬礼,赐之令谥(20),以章尊师褒贤显功之德。”上吊赠宽中甚厚。由是小夏侯有郑、张、秦、假、李氏之学。宽中授东郡赵玄,无故授沛唐尊,恭授鲁冯宾。宾为博士,尊王莽太傅,玄哀帝御史大夫,至大官,知名者也。

  (1)(张山拊)至少府:不见《百官表》。(2)李寻:本书卷七十五有其传。山阳:县名。在今河南焦作市东。(3)广陵:王国名。治广陵(在今江苏扬州西北)。(4)师法:指师说之文。(5)胶东:王国名。治即墨(在今山东莱西县西南)。(6)太子:指刘骜。后为成帝。(7)谷永:本书卷八十五有其传。(8)昔周公薨三句:相传周公旦死,成王欲葬之成周,天乃雷雨以风,禾尽偃,大木斯拔。国人大恐。成王乃葬周公于毕,示不敢臣也。事也《尚书大传》。(9)公叔文子:春秋时卫国大夫公叔发。文子死,其子请谥于君。卫君曰:“昔者卫国凶饥,夫子为粥与国之饿者,不亦惠乎?卫国有难,夫子以其死卫寡人,不亦贞乎?夫子听卫国之政,修其班制,以与四邻交,卫国社稷不辱,不亦文乎?谓夫子贞惠文子。“事见《礼记·檀弓》。(10)朱邑:本书卷八十九有其传。翁归:尹翁归。本书卷七十六有其传。(11)赞:佐也。(12)颜子:颜回。孔子弟子。(13)商、偃:子游,子夏。皆孔子弟子。《论语》有“文学子游、子夏”说。(14)闳:大也。(15)退食自公:《诗经·召南·羔羊》有“退食自公”之诗句。意谓退食禄,从至公之道。(16)周召:周公旦、召公奭。(17)《羔羊》:《诗经》篇名。(18)未得登司徒:言未得至丞相。(19)有家臣:汉代自武帝后,凡拜相封侯,乃得立家丞、门大夫、庶子诸官,即所谓“有家臣”。(20)令:善也。

  孔氏有古文《尚书》,孔安国以今文字读之,因以起其家逸《书》(1),得十余篇,盖《尚书》茲多于是矣。遭巫盅(2),未立于学官。安国为谏大夫,授都尉朝(3),而司马迁亦从安国问故(4)。迁书载《尧典》、《禹贡》、《洪范》、《微子》、《金膝》诸篇,多古文说。都尉朝授胶东庸生(5)。庸生授清河胡常少子(6),以明《穀梁春秋》为博士、部刺史(7),又传《左氏》(8)。常授虢徐敖(9)。敖为右扶风掾(10),又传《毛诗》,授王璜、平陵涂恽子真。子真授河南桑钦君长(11)。王莽时,诸学皆立。刘歆为国师(12),璜、恽等皆贵显。世所传《百两篇》者(13),出东莱张霸,分析合二十九篇以为数十(14),又采《左氏传》、《书叙》为作首尾,凡百二篇。篇或数简,文意浅陋。成帝时求其古文者(15),霸以能为《百两》征,以中书校之(16),非是(17)。霸辞受父,父有弟子尉氏樊并(18)。时太中大夫平当、侍御史周敞劝上存之(19)。后樊并谋反(20),乃黜其书。

  (1)起:整理疏通之意。杨树达曰:“凡人病困而愈谓之起,义有滞碍隐蔽,通达之,亦谓之起。”(2)巫盅(事件):详《武五子传·戾太子传》。(3)都尉朝:有二说。一说,朝名,都尉姓(服虔说)。一说,都尉,官名,名朝,亡其姓(周寿昌说)。(4)司马迁:本书有其传。(5)庸生:名谭(周寿昌据《后汉书》立说)。(6)清河:郡名。治清阳(在今河北清河东南)。(7)《穀梁春秋》:又名《春秋穀梁传》与《穀梁传》。部刺史:指青州刺史,见《翟方进传》。(8)《左氏》:又名《春秋左氏传》与《左传》。(9)貌:县名。今陕西宝鸡县西。(10)右扶风掾:右扶风的属吏。(11)河南:郡名。治洛阳(在今河南洛阳东北)。(12)刘歆:刘向之子。《楚元王传》附其传。(13)《百两篇》:指《尚书》一百两篇。(14)合:当作“今”。王引之曰:“合”字与上下文意不相属,盖“今”字之·误。“今”谓伏生所传之书也。“分析今之二十九篇以为数十”也;上文曰“伏生求其书,亡数十篇,独得二十九篇”,是也。(15)求其古文者:言求能为古文者。(16)中书:皇朝所藏之书。(17)非是:意谓张霸所析与中书之文不同。(18)尉氏:县名。今河南尉氏。(19)存之:谓不灭其书。(20)樊并谋反:详见《王莽传》。

  申公(1),鲁人也。少与楚元王交俱事齐人浮丘伯受《诗》(2)。汉兴,高祖过鲁,申公以弟子从师入见于鲁南宫。吕太后时,浮丘伯在长安,楚无王遣子郢与申公俱卒学(3)。元王薨,郢嗣立为楚王,令申公傅太子戊。戊不好学。病申公(4)。及戊立为王,胥靡申公(5)。申公愧之(6),归鲁退居家教,终身不出门。复谢宾客,独王命召之乃往(7)。弟子目远方至受业者千余人,申公独以《诗经》为训故以教,亡传,疑者则阙弗传。兰陵王臧既从受《诗》,已通,事景帝为太子少傅,免去。武帝初即位,臧乃上书宿卫,累迁,一岁至郎中令。及代赵绾亦尝受《诗》申公,为御史大夫。绾、臧请立明堂以朝诸侯,不能就其事(8),乃言师申公。于是上使使束帛加璧,安车以蒲裹轮,驾驷迎申公(9),弟子二人乘招传从(10)。至,见上,上问治乱之事。申公时已八十余,老,对曰:“为治者不在多言,顾力行何如耳。”是时上方好文辞,见申公对,默然。然已招致,即以为太中大夫,舍鲁邸(11),议明堂事。太皇窦太后喜《老子》言(12),不说(悦)儒术,得绾、臧之过,以让上曰:“此欲复为新垣平也(13)!”上因废明堂事,下绾、臧吏,皆自杀(14)。申公亦病免归,数年卒。弟子为博士十余人,孔安国至临淮太守,周霸胶西内史,夏宽城阳内史,砀鲁赐东海太守,兰陵缪生长沙内史,徐偃胶西中尉,邹人阙门庆忌胶东内史(15),其治官民皆有廉节称。其学官弟子行虽不备,而至于大夫、郎、掌故以百数。申公卒以《诗》、《春秋》授,而瑕丘江公尽能传之(16),徒众最盛。及鲁许生、免中徐公(17),皆守学教授。韦贤治《诗》(18),事大江公及许生(19),又治《礼》,至丞相。传子玄成(20),以淮阳中尉论石渠,后亦至丞相。玄成及兄子赏以《诗》授哀帝,至大司马车骑将军,自有传。由是《鲁诗》有韦氏学。

  (1)申公:名培。即上文所称申培公者。(2)楚元王:刘交。本书有其传。(3)郢:即郢客。(4)病:患苦;讨厌。(5)胥靡:古代服劳役的徒刑。(6)愧:耻也。(7)王:徐广注“鲁恭王”。(8)就:成也。(9)迎申公:是建元元年(前140)事。(10)招传:招车所作的传车。(11)舍:止息。鲁邪:鲁王国在京的公馆。(12)太皇窦太后:此有误。杨树达曰“太皇”二字疑在“窦”字下,或是误添。(13)新垣平:汉文帝时赵人,以望气附会人事,诈伪揭露后,下狱诛死。详见《文帝纪》与《郊祀志》。(14)下绾、臧吏,皆自杀:赵绾、王臧事,详见《窦婴·田蚡传》。(15)阙门庆忌:姓阙门,名庆忌。(16)《春秋》:指《穀梁春秋》。(17)瑕丘:县名。在今山东兖州东北。(18)免中:县名。无考。或疑为济阴郡“冤句”之误(吴恂说)。(19)韦贤:本书有其传。(20)大江公:指瑕丘江公。晋灼曰:大江公,即瑕丘江公也,以异下博士江公,故称大。(20)玄成:韦玄成。《韦贤传》附其传。

  王式字翁思,东平新桃人也(1)。事免中徐公及许生。式为昌邑王师(2)。昭帝崩,昌邑王嗣立,以行yín乱废,昌邑群臣皆下狱诛,唯中尉王吉、郎中令龚遂以数谏减死论(3)。式系狱当死,治事使者责问曰:“师何以亡(无)谏书?”式对曰:“臣以《诗》三百五篇朝夕授王,至于忠臣孝子之篇,未尝不为王反复诵之也;至于危亡失道之君,未尝不流涕为王深陈之也。臣以三百五篇谏,是以亡(无)谏书。”使者以闻,亦得减死论,归家不教授。山阳张长安幼君先事式,后东平唐长宾、沛褚少孙亦来事式(4),问经数篇,式谢曰:“闻之于师具是矣(5),自润色之。”不肯复授。唐生、褚生应博士弟子选,诣博士,抠衣登堂(6),颂(容)礼甚严,试诵说,有法,疑者丘盖不言(7)。诸博士惊问何师,对曰事式。皆素闻其贤,共荐式。诏除下为博士(8)。式征来,衣博士衣而不冠,曰:“刑余之人,何宜复充礼官?”既至,止舍中,会诸侯大夫博士,共持酒肉劳式(9),皆注意高仰之。博士江公世为《鲁诗》宗(10),至江公著《孝经说》(11),心嫉式,谓歌吹诸生曰:“歌《骊驹》(12)。”式曰:“闻之于师:客歌《骊驹》,主人歌《客毋庸归》(13)。今日诸君为主人,日尚早,未可也(14)。”江翁曰:“经何以言之?”式曰:“在《曲礼》。”江翁曰:“何狗曲也(15)!”式耻之,阳(佯)醉逿地(16)。式客罢,让诸生曰(17):“我本不欲来,诸生强劝我,竟为竖子所辱!”遂谢病免归,终于家。张生、唐生、褚生皆为博士。张生论石渠,至淮阳中尉。唐生楚太傅。由是《鲁诗》有张、唐、褚氏之学。张生兄子游卿为谏大夫,以《诗》授元帝。其门人,琅邪王扶为泗水中尉,陈留许晏为博士(18)。由是张家有许氏学。初,薛广德亦事王式(19),以博士论石渠,授龚舍(20),广德至御史大夫,舍泰山太守,皆有传。

  (1)东平:王国名。治所在今山东东平东北。新桃:乡名。(2)昌邑王:《武五子传》有其传。(3)龚遂:字少卿。《循吏传》有其传。(4)诸少孙:即续《史记》之褚先生。(5)具是:都在于此。(6)抠衣:以手提着衣,使之不着地。(7)丘盖:存疑。(8)诏除下:发下任命的诏书。(9)劳:慰劳。(10)江公:瑕丘江公之孙。宗:宗主。(11)江公著《孝经说》:《艺文志》孝经家有《江氏说》一篇。(12)《骊驹》:逸《诗》篇名。服虔曰:“逸《诗》篇名也,见《大戴礼》。客欲去歌之。”文颖曰:“其辞云‘骊驹在门,仆夫具存;骊驹在路,仆夫整驾’也。”(13)《客毋庸歌》:主人留客之歌,谓客不用归去。庸:用也。 (14)式曰等句:杨树达曰:“‘今诸君为主人’者,谓诸君今日为主人,当歌《客毋庸归》以留客,不当歌《骊驹》,嫌于逐客也。‘日尚早,未可’者,式谓我今为客,因当歌《骊驹》,然以日尚早,不欲即行,故不歌也。”(15)“何狗曲也”:杨树达曰:“《礼记·曲礼上篇》云:‘侍坐于君子,君子欠伸,撰杖履,视日早暮,侍坐者请出矣。’此殆式所指也。然《曲礼》侍坐于君子之礼,非谓客自身之事,故江翁斥其‘狗曲’,谓其曲解经义也。”(16)逿(dàng):跌倒。(17)让:责也。 (18)陈留:其上当有“授”字(宋祁说),谓王扶授许晏。杨树达举“《释文叙录》云:扶授许晏”为证。此为一说。另一说以为王扶、许晏均为张游卿之门人,宋祁说不妥(施之勉说)。按:照传文细看,似后说为是。在“其门人”,下,王扶、许晏两句并列。其下“由是张氏有许氏学”,而不提王氏学,是因王扶从政、许晏为博士之故。(19)薛广德:本书卷七十一有其传。(20)龚舍:本书卷七十二有其传。

  辕固,齐人也。以治《诗》孝景时为博士,与黄生争论于上前。黄生曰:“汤武非受命,乃杀也(1)。”固曰:“不然。夫桀纣荒乱,天下之心皆归汤武,汤武因天下之心而诛桀纣。桀纣之民弗为使而归汤武,汤武不得已而立,非受命为何(2)?”黄生曰:“‘冠虽敝必加于首,履虽新必贯于足(3)。’何者?上下之分也(4)。今桀纣虽失道,然君上也;汤武虽圣,臣下也。夫主有失行,臣不正言匡过以尊天子,反因过而诛之,代立南面,非杀而何?”固曰:“必若云(5),是高皇帝代秦即天子之位,非邪?”于是上曰:“食肉勿食马肝,未为不知味也;言学者毋言汤武受命,不为愚(6)。”遂罢。窦太后好《老子》书,召问固。固曰:“此家人言耳(7)。”太后怒曰:“安得司空城旦书乎(8)!”乃使固入圈击彘。上知太后怒,而固直言无罪,乃假固利兵(9)。下,固刺彘正中其心,彘应手而倒。太后默默,亡(无)以复罪。后上以固廉直,拜为清河太傅(10),疾免。武帝初即位,复以贤良征。诸儒多嫉毁曰固老,罢归之。时固已九十余矣。公孙弘亦征,厌(侧)目而视固(11)。固曰:“公孙子,务正学以言,无曲学以阿世!”诸齐以《诗》显贵(12),皆固之弟子也。昌邑太傅夏侯始昌最明(13),自有传。

  (1)杀:《史记》作“弑”。(2)非受命为何:言此非受命更何为。(3)“冠虽敝必加于首”二句见《六韬》。贯:《史记》作“关”。钱大昕曰:“关”、“贯”古字通。(4)分(fèn):名分。(5)必若云:谓必如黄生之说。(6)“食肉勿食马肝”:意谓知味者不必须食马肝,言学者不必论汤武,此欲学者置而勿沦。(7)家人:庶人。(8)“安得司空城且出乎”:窦太后针对辕固轻《老子》书,怒而贱其所治《诗》,比之司空罪徒之名籍。盖以章句简短,篇有其目之《诗经》,与首标姓名、次陈案由之刑徒簿籍相似之故(吴恂说)。(9)假:给与。利兵:锋利的武器。(10)清河:王国名。时清河王刘乘。(11)事:《史记》作“视”。(12)齐:《史记》作“齐人”。(13)夏侯始昌:本书卷七十五有其传。

  后苍字近君,东海郯人也。事夏侯始昌。始昌通《五经》,苍亦通《诗》《礼》,为博士,至少府,授翼奉、萧望之、匡衡。奉为谏大夫,望之前将军,衡丞相,皆有传(1)。衡授琅邪师丹、伏理斿君、颍川满昌君都(2)。君都为詹事,理高密太傅,家世传业。丹大司空,自有传(3)。由是《齐诗》有翼、匡、师、伏之学。满昌授九江张邯、琅邪皮容(4),皆至大官,徒众尤盛。

  (1)有传:本书卷七十五有《翼奉传》,卷七十八为《萧望之传》,卷八十一有《匡衡传》(2)伏理斿君:《后汉书·伏湛传》注:伏理,字君游。颍川:郡名。治阳翟(今河南禹县)。满昌:或作“蒲昌”。《东观汉纪·马援传》:受《齐诗》,师事颍川蒲昌。《广韵》蒲字下引《风俗通》:汉有詹事蒲昌。(3)(丹)自有传:《师丹传》,在本书卷八十六。(4)九江:郡名。治寿春(今安徽寿县)。

  韩婴,燕人也(1)。孝文时为博士,景帝时至常山太傅(2)。婴推诗人之意,而作《内》《外传》数万言,其语颇与齐、鲁间殊,然归一也。淮南贲生受之。燕赵间言《诗》者由韩生。韩生亦以《易》授人,推《易》意而为之传。燕赵间好《诗》,故其《易》微,唯韩氏自传之。武帝时,婴尝与董仲舒论于上前,其人精悍,处事分明,仲舒不能难也。后其孙商为博士。孝宣时,涿郡韩生其后也(3),以《易》征,待诏殿中,曰:“所受《易》即先太傅所传也。尝受《韩诗》,不如韩氏《易》深,太傅故专传之。”司隶校尉盖宽饶本受《易》于孟喜(4),见涿韩生说《易》而好之,即更从受焉。

  (1)燕:县名。在今河南延律东北。或指先秦时燕国之地区。(2)常山:郡国名。治元氏(在今河北元氏西北)。时常山王刘舜。(3)涿郡:郡名。治涿县(今河北涿县)。韩生:名福。(4)盖宽饶:本书卷七十七有其传。

  赵子,河内人也(1)。事燕韩生,授同郡蔡谊(义)(2)。谊(义)至丞相,自有传。谊(义)掇同郡食子公与王吉(3)。吉为昌邑王中尉,自有传。食生为博士,授泰山栗丰。吉授淄川长孙顺。顺为博士,丰部刺史。由是《韩诗》有王、食、长孙之学。丰授山阳张就,顺授东海发福(4),皆至大官,徒众尤盛。

  (1)河内:郡名。治怀县(在今河北武陟西南)。(2)蔡义:本书卷六十六有其传。(3)食子公:其有《韩诗章句》。陈直曰:“《隶释》卷七《冯绳碑》云:‘治《春秋》严,《韩诗》食氏。’据此食子公亦有《韩诗章句》,特不载于《艺文志》耳。”王吉:本书卷七十二有其传。(4)发福:《经典释文叙录》引发福作“段福”。

  毛公,赵人也(1)。治《诗》,为河间献王博士(2),授同国贯长卿。长卿授解延年。延年为阿武令(3),授徐敖,敖授九江陈侠,为王莽讲学大夫。由是言《毛诗》者,本之徐敖。

  (1)赵:王国名。治邯郸(今河北邯郸)。(2)河间献王:刘德。《景十三王传》有其传。(3)阿武:县名。属涿郡。

  汉兴,鲁高堂生传《士礼》十七篇,而鲁徐生善为颂(容)(1)。孝文时,徐生以颂(容)为礼官大夫,传子至孙延、襄。襄,其资性善为颂(容),不能通经;延颇能,未善也。襄亦以颂(容)为大夫,至广陵内史(2),延及徐氏弟子公户满意、桓生、单次皆为礼官大夫(3)。而瑕丘萧奋以《礼》至淮阳太守。诸言《礼》为颂(容)者由徐氏。

  (1)容:礼容。(2)广陵:王国名。治广陵(在今江苏扬州西北)。(3)公户满意:姓公户,名满意。

  孟卿,东海人也。事萧奋,以授后仓、鲁闾丘卿。仓说《礼》数万言,号曰《后氏曲台记》(1),授沛闻人通汉子方、梁戴德延君、戴圣次君、沛庆普孝公(2)。孝公为东平太傅。德号大戴,为信都太傅(3);圣号小戴,以博士论石渠,至九江太守。由是《礼》有大戴、小戴、庆氏之学。通汉以太子舍人论石渠(4),至中山中尉(5)。普授鲁夏侯敬,又传族子咸,为豫章太守(6)。大戴授琅邪徐良斿卿,为博士、州牧、郡守,家世传业。小戴授梁人桥仁季卿、扬荣子孙(7)。仁为大鸿胪(8),家世传业,荣琅邪太守。由是大戴有徐氏,小戴有桥、杨氏之学。

  (1)《后氏曲台记》:后仓在曲台校书著记,因以为名。汉时曲台有二:一是未央宫之曲台殿;一是秦之故宫,汉天子以为射宫。《七略》云:宣皇帝时行射礼,博士后仓为之辞,至今记之,曰《曲台记》。此曲台,当是指秦之故宫(俞樾说)。(2)闻人通汉子方:姓闻人,名通汉,字子方。梁:王国名。治睢阳(在今河南商丘东南)。(3)信都:王国名。治信都(今河北冀县)。(4)通汉以太子舍人论石渠:杨树达曰:“戴圣及通汉《石渠议》散见《通典》五十一以下各卷中,详洪颐煊《经典集林》。(5)中山:王国名。治卢奴(今河北定县)。(6)豫章:郡名。治南昌(今江西南昌)。(7)杨荣子孙:姓杨,名荣,字子孙。(8)仁为大鸿胪:时在元始二年,见《公卿表》。

  胡母生字子都,齐人也。治《公羊春秋》,为景帝博士。与董仲舒同业,仲舒著书称其德。年老,归教于齐,齐之言《春秋》者宗事之,公孙弘亦颇受焉(1)。而董生为江都相(2),自有传。弟子遂之者(3),兰陵褚大,东平嬴公(4),广川段仲,温吕步舒(5)。大至梁相,步舒丞相长史,唯嬴公守学不失师法,为昭帝谏大夫,授东海孟卿、鲁眭孟(6)。孟为符节令(7),坐说灾异诛,自有传。

  (1)公孙弘:本书卷五十八有其传。(2)江都:王国名。治江都(在今江苏扬州西南)。(3)遂之:杨树达引吴承仕云:“遂之”疑当作“之遂”,传写误倒。遂,谓名位成达者。(4)东平:县名。今山东东平县东北。(5)温:县名。在今河南温县西南。(6)眭孟:姓眭,名弘,字孟。鲁国蕃县人。本书卷七十五有其传。其传有“从嬴公受《春秋》之语。(7)符节令:官名。属少府。

  严彭祖字公子(1),东海下邳人也(2)。与颜安乐俱事眭孟。孟弟子百余人,唯彭祖、安乐为明,质问疑谊(义),各持所见。孟曰:“《春秋》之意,在二子矣!”孟死,彭祖、安乐各颛(专)门教授(3)。由是《公羊春秋》有颜、严之学(4)。彭祖为宣帝博士,至河南、东郡太守(5)。以高第入为左冯翊,迁太子太傅,廉直不事权贵。或说曰:“天时不胜人事,君以不修小礼曲意,亡(无)贵人左右之助,经谊(义)虽高,不至宰相。愿少自勉强!”彭祖曰:“凡通经术,固当修行先王之道,何可委曲从俗,苟求宫贵乎!”彭祖竟以太傅官终。授琅邪王中(仲),为元帝少府(6),家世传业。中(仲)授同郡公孙文、东门云。云为荆州刺史(7),文东平太傅,徒众尤盛。云坐为江贼拜辱命(8),下狱诛。

  (1)严彭祖:本姓庄,班氏因避汉明帝讳改之。陈直曰:“郑康成《六艺论》云:‘治公羊者眭孟弟子庄彭祖及颜安乐。’(公羊序疏引)足证彭祖本姓庄,因避汉讳而改。准此例,严延年亦当作庄延年。(2)下邳:县名。在今江苏邳县西南。(3)专门:言各自名家。(4)有颜、严之学:周寿昌曰:汉《严訢碑》,宋政和中出于下邳,云:“訢字少通,治《严氏》、冯君《章句》。”《通典》引公羊说,有高堂隆曰“昔冯君八万言《章句》云云。足证严氏有书,并冯君为之《章句》、而《志》不录冯君之名。(5)东:此字衍。《百官表》:“元帝初元五年,河南太守刘彭祖为左冯翊。二年,迁太子太傅。”王先谦指出“刘”为“严”字之误。据《表》,“东”字衍。(6)为元帝少府:王仲为少府,《百官表》不载,盖它宫少府(王先谦说)。(7)荆州:汉十三刺史部之一。辖区约当于今湖北、湖南及河南、贵州、广东、广西部分地区。(8)为江贼拜:言遇见江贼而拜。

  颜安乐字公孙(1),鲁国薛人(2),眭孟姊子也。家贫,为学精力(3),官至齐郡太守丞(4),后为仇家所杀。安乐授淮阳冷丰次君、淄川任公。公为少府,丰淄川太守。由是颜家有冷、任之学。始贡禹事嬴公(5),成于眭孟,至御史大夫,疏广事孟卿(6),至太子太傅,皆自有传。广授琅邪管路,路为御史中丞。禹授颍川堂谿惠(7),惠授泰山冥都,都为丞相史。都与路又事颜安乐,故颜氏复有管、冥之学。路授孙宝(8);为大司农,自有传。丰授马宫、琅邪左咸(9)。成为郡守九卿(10),徒众尤盛。宫至大司徒,自有传。

  (1)公孙:宋祁曰,一作“翁孙”。(2)薛:县名。在今山东膝县南。(3)精力:宋祁曰,一作“积力”。施之勉曰:景祐本作“积力”。(4)齐郡:治临淄(在今山东淄博市东北)。(5)贡禹:本书卷七十二有其传。(6)疏广:本书卷七十一有其传。(7)堂谿惠:姓堂谿,名惠。(8)孙主:本书卷七十七存其传。(9)马宫:本书卷八十一有其传。(10)左咸为郡守九卿:左咸四至九卿,参考《公卿表》。左咸在王莽时为讲《春秋》祭酒,见《王莽传》。

  瑕丘江公受《穀梁春秋》及《诗》于鲁申公(1),传子至孙为博士(2)。武帝时,江公与董仲舒并。仲舒通《五经》,能持论,善属文(3)。江公呐(讷)于口,上使与仲舒议,不如仲舒。而丞相公孙弘本为《公羊》学,比辑(集)其议(4),卒用董生。于是上因尊《公羊》家,诏太子受《公羊春秋》,由是《公羊》大兴。太子既通,复私问《穀梁》而善之(5)。其后浸微,唯鲁荣广王孙、皓星公二人受焉(6)。广尽能传其《诗》、《春秋》,高材捷敏,与《公羊》大师眭孟等论,数困之,故好学者颇复受《穀梁》。沛蔡千秋少君、梁周庆幼君、丁姓子孙皆从广受。千秋又事皓星公,为学最笃。宣帝即位,闻卫太子好《穀梁春秋》,以问丞相韦贤、长信少府夏侯胜及侍中乐陵侯史高(7),皆鲁人也,言穀梁子本鲁学,公羊氏乃齐学也,宜兴《穀梁》。时千秋为郎,召见,与《公羊》家并说,上善《穀梁》说,擢千秋为谏大夫给事中,后有过,左迁平陵令。复求能为《穀梁》者,莫及千秋。上愍其学且绝,乃以干秋为郎中户将(8),选郎十人从受。汝南尹更始翁君本自事干秋(9),能说矣,会千秋病死,征江公孙为博士。刘向以故谏大夫通达待诏,受《穀梁》,欲令助之。江博士复死,乃征周庆、丁姓待诏保宫(10),使卒授十人。自元康中始讲(11),至甘露元年(12),积十余岁,皆明习。乃召《五经》名儒太子太傅萧望之等大议殿中,平《公羊》、《穀梁》同异。各以经处是非(13)。时《公羊》博士严彭祖、侍郎申輓、伊推、宋显,《穀梁》议郎尹更始、待诏刘向、周庆、丁姓并论。《公羊》家多不见从,愿请内(纳)侍郎许广(14),使者亦并内(纳)《穀梁》家中郎王亥(15),各五人,议三十余事。望之等十一人各以经谊(义)对,多从《穀梁》。由是《穀梁》之学大盛。庆、姓皆为博士。姓至中山太傅,授楚申章昌曼君(16),为博士,至长沙太傅(17),徒众尤盛。尹更始为谏大夫、长乐户将(18),又受《左氏传》,取其变理合者以为章句,传子咸及翟方进、琅邪房凤(19)。咸至大司农(20),方进丞相,自有传。

  (1)申公:据沈钦韩云,毅梁传荀卿,荀卿传浮丘怕,浮丘伯传申公。(2)孙为博士:即上文之博士江公。(3)属(zhǔ)文:撰著文章。(4)比:次也。(5)私问:汉武帝好《公羊》,故诏太子(刘据)受之;而太子好《穀梁》(参考《后汉书·陈元传》),故私问之。据《武五子传·戾太子传》,太子从江公问之。(6)皓星:姓也。亦作“浩星”。《赵充国传》有浩星赐。(7)韦贤:本书有其传。夏侯胜:本书卷七十五有其传。(8)郎中户将:郎中有车、骑、户三将。属郎中令(光禄勋)。(9)汝南:郡名。治上蔡(在今河南上蔡西南)。(10)保宫:本名居室。陈直曰:“《百官表》,少府属官居室令,太初元年更名保宫。有诏狱,主鞠二千石及将相大臣。……其职掌疑另主管一部分太子家事,故周庆、丁姓二人以善说《穀梁》,待诏保宫。”(11)元康:汉宣帝年号,共四年(前65——前62)。(12)甘露元年:前53年。(13)处:谓判断。(14)纳:谓进入议论之处。(15)使者:谓当时诏遣监议者。王亥:本书《贾逵传》注作“王亥”。(16)申章昌:姓申章,名昌。(17)长沙:王国名。治临湘(今湖南长沙)。(18)长乐户将:官名。疑属长乐卫尉。长乐,宫名,太后所居。(19)翟方进:本书有其传。(20)咸至大司农:尹威为大司农,见《公卿表》元始五年。

  房凤字子元,不其人也(1)。以射策乙科为大史掌故(2)。太常举方正,为县令都尉,失官。大司马票(骠)骑将军王根奏除补长史(3),荐凤明经通达,擢为光禄大夫,迁五官中郎将(4)。时光禄勋王龚以外属内卿(5),与奉车都尉刘歆共校书,三人皆侍中。歆白《左氏春秋》可立,哀帝纳之,以问诸儒,皆不对。歆于是数见丞相孔光(6),为言《左氏》以求助,光卒不肯。唯凤、龚许歆,遂共移书责让太常博士,语在《歆传》(7)。大司空师丹奏歆非毁先帝所立(8),上于是出龚等补吏,龚为弘农(9),歆河内,凤九江太守,至青州牧(10)。始江博士授胡常,常授梁萧秉君房,王莽时为讲学大夫。由是《穀梁春秋》有尹、胡、申章、房氏之学。

  (1)不其:县名。在今山东即墨西南。(2)太史掌故:太史令下属的掌故(官名)。(3)王根:王莽的叔父。长史:官名。此为大司马的属官。(4)五官中郎将:官名。秩比二千石。属郎中令(光禄勋)。(5)外属:外戚(邛成太后之亲)。内卿:光禄勋治宫中。(6)孔光:本书卷八十一有其传。(7)《歆传》:《楚元王传附刘歆传》。(8)师丹:本书卷八十六有其传。(9)弘农:郡名。治弘农(在今河南灵宝东北)。(10)青州:汉十三刺史部之一。辖区约当今山东省北部。

  汉兴,北平侯张苍及梁太傅贾谊、京兆尹张敞、太中大夫刘公子皆修《春秋左氏传》(1)。谊为《左氏传》训故,授赵人贯公,为河间献王博士,子长卿为荡阴令(2),授清河张禹长子(3)。禹与萧望之同时为御史,数为望之言《左氏》,望之善之,上书数以称说。后望之为太子太傅,荐禹于宣帝,征禹待诏,未及问,会疾死。授尹更始(4),更始传子咸及翟方进、胡常。常授黎阳贾护季君(5),哀帝时待诏为郎,授苍梧陈钦子佚(6),以《左氏》授王莽,至将军(7)。而刘歆从尹咸及翟方进受。由是言《左氏》者本之贾护、刘歆。

  (1)张苍:本书卷四十二有其传。刘向《别录》言《春秋左氏传》的传授序列云:左邱明授曾申,申授吴起,起授其子期,期授楚人锋椒,椒作《抄撮》八卷,授虞卿。虞卿作《抄撮》九卷,授荀卿,荀卿授张苍。贾谊:本书有其传。张敞:本书卷七十六有其传。《经典叙录》云:贯长卿传京兆尹张敞及待御史张禹。(2)荡阴:县名。今河南汤阴。(3)张禹长子:此人非成帝师——张禹子文。(4)授:谓张禹授。(5)黎阳:县名。在今河南浚县东。(6)苍梧:郡名。治广信(今广西梧州市)。(7)将军:陈钦为王莽的厌难将军,见《王莽传》。

  赞曰:自武帝立《五经》博士,开弟子员,设科射策,劝以官禄,讫于元始(1),百有余年,传业者浸盛,支叶善滋,一经说至百余万言,大师众至千余人,盖禄利之路然也(2)。初,《书》唯有欧阳,《礼》后,《易》杨,《春秋》公羊而已。至孝宣世,复立《大小夏侯尚书》,《大小戴礼》,《施》、《孟》、《梁丘易》,《穀梁春秋》(3)。至元帝世,复立《京氏易》(4)。平帝时,又立《左氏春秋》、《毛诗》、逸《礼》、古文《尚书》(5)。所以罔(网)罗遗失(逸),兼而存之,是在其中矣(6)。

  (1)元始:汉平帝年号,共五年(公元1——5)。(2)一经说至百余万言三句:言为经学者则受爵禄而获其利,所以益劝。(3)至孝宣时,复立……《穀梁春秋》:王国维考证汉宣帝时增置博士事,颇为明悉,有补于史。其《汉魏博士考》曰:“宣帝增置博士事,《纪》《表》《志》《传》所纪互异。《纪》(指《宣帝纪》)系于甘露三年,《表》指《公卿表》)系于黄龙元年,一不同也。《纪》与《刘歆传》均言立《梁丘易》、《大小夏侯尚书》、《穀梁春秋》,而《儒林传赞》复数《大小戴礼》,《艺文志》复数《庆氏礼》,二不同也。又博士员数,《表》与《传》亦不同。据《刘歆传》则合新旧仅得八人,如《儒林传赞》则合新旧得十二人,似与《表》合矣。然二传皆不数《诗》博士。案申公、韩婴均于孝文时为博士,辕固于孝景时为博士,则文景之世鲁、齐、韩三家《诗》已立博士,特孝宣时于《诗》无所增置,故刘歆略之。《儒林传赞》综计宣帝以前立博士之经,而独遗《诗》鲁、齐、韩三家,则疏漏甚矣。又宣帝于《礼》博士亦无所增置,《儒林传赞》乃谓宣帝立《大小戴礼》,不知戴圣虽于宣帝时为博士,实力《后氏礼》博士,尚未自名其家,与大戴分立也。《艺文志》谓庆氏亦立学官者,误与此同。今参伍考之,则宣帝末所有博士,《易》则施、孟、梁邱,《书》则欧阳、大小夏侯,《诗》则齐、鲁、韩,《礼》则后氏,《春秋》公羊、穀梁,适得十二人。《儒林传赞》遗《诗》三家,因刘歆之言而误。《赞》又数《大小戴礼》,《艺文志》并数《庆氏礼》,则又因后汉所立而误也。又宣帝增置博士之年,《纪》《表》虽不同,然皆以为在论石渠之后。然《儒林传》言欧阳高孙地余为博士,论石渠;又林尊事欧阳高,为博士,论石渠;张山拊事小夏侯建,为博士,论石渠,则论石渠时似欧阳有二博士,小夏侯亦已有博士,与《纪》《传》均不合。盖所纪历官时代有错误也。又《易》施、孟二博士亦宣帝所立(但在甘露、黄龙前),则《儒林传赞》所言是也。”(4)复立《京氏易》:据《后汉书·范升传》,“京氏虽立,辄复见废。”(5)平帝时,又立……古文《尚书》:据《王莽传》云,平帝“元始四年立《乐经》。益博士员,经各五人。”据《艺文志》云,“《周官经》六篇,王莽刘歆置博士。”《三辅黄图》云,“六经三十博士”。王国维《汉魏博士考》曰:“案平帝时增五经为六经,博士经各五人,则六经三十人。然综计当时所立之学不及三十家,盖一家博士不止一员也。”(6)兼而存之,是在其中:谓真伪间杂,其中有是,故兼而存之。
 

 
分享到:
刘邦建国后最危险的一次遭遇 差点死在韩信之手
向英殖民者建言烧焚圆明园的中国人
牡丹花仙9
李香君为包养自己的男人还债
恋童癖者薛蟠
日本艺妓的“露乳装”
李嘉诚的富人思维:你不改变这几点,永远都是穷人,穷人变富的10种思维!做到第六条的人都富了7
福特的故事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