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刘公案 >> 第三十回 审案情寡妇进衙门

第三十回 审案情寡妇进衙门

时间:2013/8/22 17:57:57  点击:2855 次
  原告吴旺说:“大人要不信,将这座新坟刨开相验,死人要是有伤,算我赢了举人;要是死鬼无伤,算小的妄告不实,情愿领罪。”举人在一旁闻听,也不等刘大人吩咐,他却眼望原告吴旺,讲话说:“你满口胡说!你拿来大清律,来看一看,坟也是轻易刨得的?别说我坟中无缘故,就是有缘故,要想这么空口说白话,刨我的坟,不能!既要刨,咱门须得立下合同。
  有缘故是怎么着,无缘故是怎么着。”吴旺闻听,说:“咱就立合同。”吴举人闻听,微微的冷笑,说:“你算什么东西?与你立合同,不值!要提你的家当罢,并无隔宿粮;要提你的功名罢,好像花子头。吴旺呀,你真是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你想想,我那儿待错了你咧?你在大人的台前,把我妄告下来,恩将仇报,于心何忍?”刘大人座上闻听吴举人前后言词,这话中软硬全有,腹内暗自沉吟说:“吴仁呀,你错打主意咧!你把本府当作怕势力、贪官之辈,怎得能够?”大人想罢,恼在心中,故意的面上带笑,眼望举人,讲话说:“贤契,此事不必你着急。以本府想来,你的祖上呢,也做过官职。而今你又是个举人,既在孔圣的门前读书,焉有不晓周公之礼?你焉能行得出这样乱伦之事?这件事呢,依我本府看来,只是吴旺穷苦难窄,求你帮助;或者你一时之间,少有疏忽,周济不到,也是有之的。因此,吴旺怀记此仇,将你告下,说你半夜三更谋害亲兄,独霸家产。这件事,幸亏遇见本府,要是那别者之人,贤契呀,你就难逃无事!此事倒不必你着急,本府自有公断就是咧。”
  明公想理:刘大人的这一片言词,不但软硬全有,另外出举人还多着几着儿。
  吴仁闻听刘大人前后的言词,腹内暗自思想。
  这清官说罢前后话,吴仁腹内暗沉吟:猜不透贤臣这主意,只当刘爷要想银。举人反倒心内笑,错把忠良当贪臣。腹内暗叫“刘太守,原来你,素日清名净哄人。这件事,分明要把钱来想,话语包含有后门。”也是举人该倒运,却把丧门当喜神。吴仁正然心犯想,大人含春又把话云,眼望举人把“贤契”叫:“但不知,坟内埋葬却是何人?”吴仁见问尊公祖,大人贵耳请留神:“若问这几座坟茔内,听我举人细禀明:当中左手举人的祖,名叫吴辅臣,光禄司做过少卿,皆因为,身得痰症辞官诰,乾隆岁次赴幽冥。下首就是举人的父,名字叫作吴子龙。所生举人哥儿俩,吴祥就是我长兄。我们俱都将妻娶,家门不幸丧残生。举人之妻名张氏,未过一载赴幽冥。新坟内,就是举人亲兄长,娶妻韩氏,五年之前丧残生。家兄复又将弦续,后又娶,赵氏嫂嫂在家中。举人兄长当今岁,从北京,贸易归家是真情。”吴仁说到这句话,刘大人开言把话云:“令兄得了什么病?贤契说来本府听。”举人闻听大人问,暗自思量把话云。
  吴举人闻听刘大人之言,腹中暗自沉吟,寻思良久,说:“回大人:家兄得的是暴脱之症,皆固体胖,再者呢,饮酒太过,所以才病发无救。”刘大人闻听举人之言,心中暗想说:“且住,要依举人说,他哥哥前妻已死,后又续弦,娶过赵氏,吴祥自北京贸易归家,九月二十七日黑夜之间暴脱而死,埋此坟中。似此说来,倒也近理。但只是原告吴旺的状词上写的言语,以本府瞧来,倒有几分是真。再者呢,举人的相貌言谈,大露诡奸邪之辈,哪像斯文一脉之人?这件事大有情弊。哦,是了”想罢,大人带笑,眼望举人讲话,说:“贤契,后续的这位令嫂多大年纪?身边有几个儿女?”吴举人见问,说:“回大人,举人嫂嫂今年才交二十四岁,却是个女儿填房,娶他之时,才交一十九岁。”刘大人闻听,座上点头,口中说:“呵呵,这就是了。”贤臣的嘴中虽然答应,腹内可思想。
  这清官,虽然口中连答应,锦绣胸中暗想情。按下刘爷且不表,再把那,原告吴旺明一明。一旁跪,闻听举人回的话,太守闻听尽依从。腹内暗暗说“不好,这场官司别想赢。要保无事不能够,真乃是,钱能通神果是真。瞧起来,罗锅素日净虚名!”难怪吴旺错会意,刘大人,诡计多端恰似孔明。按下吴旺心害怕,再表忠良干国卿。刘爷寻思时多会,公位上,站起身形把话云:“且把吴旺带下去,到衙中,本府公断并无别情。”贤臣爷,复又眼望举人讲话:“贤契留神要你听:你也只得到衙内,案完结,此事再回转家中。”吴仁闻听将躬打,说道是:“公祖言词敢不遵?”大人闻听又吩咐:“快伺候,本府就此转衙门。”
  轿夫闻听不怠慢,大轿抬过放在尘。后杆请起出扶手,坐上位,最爱私访刘大人。执事前行头引路,清道旗摇左右分。军牢头戴黑红帽,皂吏行板手中擎。地方当先头前跑,高声喊叫撵闲人。霎时来到关厢内,又进江宁聚宝门。穿街越巷不过如此,剪断说,大人的衙门眼下存。
  刘大人的大轿来至自己衙门,滴水沿栽杆落轿,内厮去扶手,刘爷出轿,向后而去,众人散出不表。
  贤臣回到书房坐下,内厮献茶,茶罢搁盏,随即摆上饭来。
  大人用完,内厮把家伙撤去,回来又端过半盏清茶,大人漱口,然后又吩咐内厮:出去到外边暗暗地把原告吴旺带进书房。刘爷又细细地问了一问,这才叫他带去。大人复又暗想说:“须得这般如此,方晓其情,管叫他难出吾手。”忠良想罢,吩咐张禄传出话去:“叫外边伺候,本府升堂办事。”“是。”内厮答应一声,翻身向外而走。来至外边堂口站住,照大人的言词吩咐一遍,众衙役齐声答应。内厮又到书房回明大人。刘爷点头,站起身形,向外而走。张禄跟随,到外边闪屏门,刘爷升暖阁,进公位坐下。众役喊堂已毕,两边站立。刘爷坐上,手拔差签一支,望下面讲话。
  这清官座上开言叫:“王明留神要你听”大人言词还未尽,承差跪在地流平。说道:“是,小的伺候听差遣。”大人说:“这般如此你快行。”王明答应忙站起,则见他,猫着腰儿向上行。来至那,公案旁边忙站住,刘大人,俯耳低言把话明:“这般如此急快去,本府立等问分明。”王明答应向外走,出了衙门向北行。皆因为,大人立等公堂上,不敢迟挨那消停?穿过江宁上元县,衙门北边,路东第四小胡同,地名叫作翠花巷,却原来,举人就在这条巷。王明迈步走进去,来至了,吴家门首站身形。
  用手拍门高声叫,只听里面有人应,连忙就问“是那个?”
  说话间,开放吴宅两扇门。王明一见开言问:“尊驾是,吴宅做什么的人?”家人闻听说:“爷上问我?举人就是我主人。”王明闻听心明亮,他把那,“尊管”连连叫几声:“因为那,贵府族中人—个,‘吴旺’二字是他名。江宁首府告上状,告的是,举人图财害长兄。府尊接状传被告,你家主人见刘公。大人当堂问一遍,才晓其中就里情。
  却原来,原告吴旺因穷苦,借贷不周,怀记此恨把状呈。
  立逼大人刨坟验,他说死鬼有伤痕。我们官,皆因看是举人面,你家中,不久出任也是县公。俗言说,‘官官相护’真不错,岂肯刨验贵宅坟?再说不去刨坟验,又怕那,吴旺上告了不成。这如今,我们大人有妙计,两全其美息事情。也不用刨坟把死鬼验,吴旺也不能把呈状攻。太守与举人商议定,请你家,吴大娘子进衙中。当堂画押把甘结递,死鬼病死是真情。开花再破银几两,买住吴旺松口供。”王明说罢前后话,吴宅管家把话明。
  吴宅管家张兴,闻听承差王明之言,说:“爷上少待,等我进去,回禀我们奶奶知道。”说罢,向里而去。王明在门外等候不提。
  且说管家张兴到了里边,见了家主寡妇大奶奶赵氏,就将承差王明之言,前前后后根本缘由说了一遍。赵氏闻听,腹内暗自沉吟说:“这件事必是小叔用银钱买通官府,才如此而办。”
  赵氏想罢,并不害怕,反倒欢喜。
  赵氏想罢不怠慢,忙打扮,并不害怕在心中。他自知,银钱买通官与吏,那知是,罗锅使的计牢笼。赵氏梳洗将衣换,出绣户,忙上二人小轿中,嘱咐家奴看门户,轿夫上肩往外行。霎时来到大门口,家丁张兴跟轿行。一同承差王明走,一直径奔府衙门。越巷穿街走得快,不多时,来到刘爷府辕门。将轿放在流平地,赵氏这才下轿行。王明引路头前走,吴寡妇,虽是宦门官家体,犯官事,入衙门要比素日大不同。承差带定往里走,好威武,报名才敢往里行。东边角门走进去,王承差,来至堂前跪在尘:说“小的遵奉大人命,今把赵氏传到临。”大人摆手,承差站起一旁立,座上刘公往下看,打量女子这芳容:年貌未必有三十岁,不过在,二十五六正妙龄。孝冠一顶头上戴,相衬着,青丝好像墨染成。两道蛾眉如新月,杏眼含春暗有情。鼻似悬胆一般样,因穿孝,不见樱桃那点红。芙蓉面,虽然擦去胭脂粉,面皮儿好似好苹果,红中套着白,白中又套红,好叫人动情。身穿一件白孝褂,下衬一条白孝裙,小金莲,尺量未必有三寸,白布相墁可叹人。此妇虽然长得好,就只有一宗不得,瞒不过刘爷他的俩眼睛:赵氏女,本是一双桃花眼,相书注上写的真,说道是:“男犯桃花倒主贵,女犯桃花定主淫。”此妇貌美露轻贱,大有深义里边存。忠良看罢开言叫:“赵氏留神听我云。” 
 

 
分享到:
调皮的小狐狸1
司马懿用什么战术活活弄死了诸葛亮
人生三要素决定我们的成就1
非洲部落美女为何必须赤裸上身5
在附近的宇宙中1
古代官府如何解决怀孕女死刑犯
2星星的秘密
弟子规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