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广陵剑 >> 第四回 苍天有意磨英骨 慧眼何人识使君

第四回 苍天有意磨英骨 慧眼何人识使君

时间:2013/9/16 19:59:44  点击:3673 次
  幸亏陈石星练了三个月的上乘内功,这迷香虽然厉害,一时之间,却也未能令他昏迷。此时他咬破舌尖,疼痛的感觉登时驱散了渴睡之意。陈石星摸出一颗解毒的药丸放入口中,心里想道:“老人家常说钱财不可露眼,贼人想必是因为看见我这穷小子,能够拿出金豆,故此就来暗算我了。”想至此处,翟然一省:“路过贼人怎会知道我有金豆?看来十九就是这间客栈的住客。”
  心念未已,果然便听得一好似熟人的声音道:“对付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其实用不着花这许多心思,我看行了。”另一个贼人道:“还是小心一点的好,这小子是懂武功的,多待会儿。”他们说话的声音很轻,而且捏着嗓子说话,陈石星不敢断定是否就是帮忙他的那两个客人。
  过了一会,大概那两个贼人以为陈石星定已昏迷,大着胆子,推开窗子,便跳进来,落地无声,似乎轻功也还不弱。
  陈石星本来是枕着云浩给他那柄宝刀睡觉的,假如他用宝刀对付贼人,出其不意,要杀这两个贼人也是不难。但他心地仁慈,怎会胡乱杀人,反而把行囊寻推到床后,暗自想道:“倘若真是那两个客人,他们曾帮过我的忙,我把他们吓走也就是了。”
  说时迟,那时快,贼人已走到床前,向他抓下,一抓抓空,陈石星霍地坐了起来,说道:“朋友,你要钱用,这里有几颗金豆,你拿去吧。”口中说话,便即用敏捷的手法,把三颗金豆,塞入那贼人手心,跟着将他一掌推开。
  不料他心地仁慈,贼人对他可并不仁慈。另一个贼人扑将上来,五指如钩,倏的便来叉他喉咙。给他推开的那个贼人更狠,竟然拔出刀来便斫。
  陈石星大怒,听声辨器,腾的飞起一脚,黑暗之中,竟是不差毫黍,踢着那人手腕,当的一声,钢刀飞出窗外,跌在地上。
  另一个贼人没叉住他的喉咙,变招抓他肩头的琵琶骨,琵琶骨是人身要害,倘给抓碎,多好的武功,气力也是使不出来,陈石星此时已是从床上跳下,一个侧身,用了一招“铁门闩”的招数,拗他手臂。这个徒手的贼人可比那个持刀的贼人高得多,一个沉肩缩时,反手擒拿,只听得“嗤”的一声,陈石星衣裳给他抓破。失了刀那个贼人退而复上,呼的一拳,从他背后击来。陈石星同时应付两个贼人,可就有点难以兼顾了。正在吃紧,武功高的那个一贼人忽地“哎哟”一声,好像是受了伤。
  陈石星反手一拳,打着另一个贼人,正中他的胸膛。贼人闷哼一声,“砰”的一脚踢开房门,和那个受伤的贼人不约而同的逃了出去。陈石星暗暗叫了一声“侥幸”,心里好生纳罕,“头一个贼人本领平常,后来那个贼人,武功可是在我之上。奇怪,我相信我并没有打伤他,难道是有人暗中帮了我的忙了?”
  他本来只想赶跑贼人,目的已达,当然也就不去追了。当下连忙点燃灯火察看,看看有否失掉东西。
  灯火一燃,首先发现的是跌在地上的一个盒子。正是云浩用以收藏剑谱的那个盒子。这盒子是有机关的,不懂开法,盒盖一触便会弹开,里面立即伸出六把小刀,交叉穿插,织成一片刀网。此时这盒子是打开的,但小刀已缩回去了。陈石星恍然大悟:“原来是这盒子帮了我的忙。”料想定是那个贼人,偷了他的盒子,却给盒子里暗藏的小刀割伤了他的手指。
  幸好张丹枫手录的那几页无名剑法和云浩所留的拳经刀谱都还藏在盒中,并没有失。陈石星松了口气,盖了盒盖,放入怀中。再提灯察看,一看床上,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
  他的行囊不见了!
  行囊里的一套破衣服算不了什么,但云浩那柄宝刀也在行囊之中,可是不能失掉的,刚才他把行囊推入靠床的一边,用被窝盖住,就是恐防照顾不周,给贼人顺手牵羊。哪知虽加小心,还是给人偷走。还好,传家之宝的那张古琴并没有失掉。
  店主和住客闻声惊起,此时方始陆续来到他的房中。这间小客栈总共不过五个住客,连同店主和他,也不过七个人,已是把他的小房间挤得满满的了。
  客人七嘴八舌的向他发问,陈石星哪有心思和他们细说,简单答了几句,一面敷衍他们,一面却是暗中注意那两个帮过他的忙的客人。
  一加留意,果然有所发现。只见那个勾鼻深目的虬髯大汉,中指用纱布包裹:血渍隐约可见,短小精悍那个汉子说话时好似上气不接下气,每说几句,咳嗽一声,不时揉搓胸口。
  陈石星疑心大起,想道:“那两个贼人声音和他们相似,身材也是一高一矮,看来准是他们无疑。”
  客人们听说他只失了一个行囊,行囊只有一套破旧衣眼和一些零星用品,遂都不以为意,笑道:“这小偷也算是倒霉了,我还以为你失掉什么值钱的东西呢!”言下之意,好像还在责怪陈石星不应大惊小怪。店主人冷笑道:“我们这个地方,从来没有小偷,小店开张几十年,也从未发生过窃案。想不到一有小偷,第一个就光顾你。不过这小偷也真奇怪,为什么他不拣有钱的客人下手,却要偷你的破衣!”有一个好心的客人说道:“或许是外来的小偷,黑夜中摸进店来,也不知哪个客人有钱。小哥。你冉仔细看看,可有失掉银钱没有?”
  店主人冷笑道:“他身上若有银钱,也用不着别人替他付帐了。”那两个客人替陈石星付帐之事,有的人还未知道,店主人就告诉他们。
  陈石星得那好心的客人提醒,想起那包金豆,把手一摸,那包金豆果然业已不见。料想是给贼人撕破衣掌之际偷了去的。不觉“啊呀”一声叫了起来:“我的金豆不见了!”
  那好心的客人诧道:“什么,你有金豆?有多少?”看他穿得破破烂烂,心里实在不敢相信。陈石星道:“大概有二三十颗。”
  那客人道:“怎么只是大概?”陈石星道:“我没仔细数过!”
  那客人皱了皱眉,说道:“如此说来,你这位小哥倒是真人不露相了。这样豪阔的气派,我可还当真没有见过!”当然是越发不敢相信陈石星的说话了。
  店主人冷笑道:“你听他说,他哪里有什么真的金豆?不过,他是曾拿出一颗黄澄澄的豆子,说是金豆子,给我当作房钱。嘿嘿,给我一看,那只是黄铜!”
  陈石星怒道:“反正已经失去了,你定要说是黄铜,我也没法和你分辩!”那短小精悍的汉子道:“你失了这许多金子,要不要报官?”
  陈石星盯了他一眼,说道:“我不想惊动官府,只盼偷了我的东西的人,能够偷偷还给我。金豆不要也罢,只要他肯交回我的行囊。”
  店主人大怒道:“好呀,我忍无可忍,非得揭破你不可,你这穷小子假报失窃,是不是想要讹诈我?”
  陈石星又气又恼,说道:“我又不是要向你讨!”
  店主人哼了一声,说道:“你有这许多金子在小店失窃,告到官府,我怎能卸脱关系?这件事情非要弄得个水落石出不可!”
  陈石星道:“我已经说过,我并不想惊官动府!”
  那好心的客人只道陈石星当真是个骗子,此时亦已不满他的所为,冷冷说道:“听你刚才的口气,你好像是怀疑住在这店子里的人偷你的东西,你不妨直说,你怀疑哪一个?”
  陈石星道:“不敢。不过说不定贼人匆匆逃跑,不便携带赃物,会把它藏在这店子里的什么地方。要是你们哪位发现,送回来给我,我是感激不尽!”
  陈石星毕竟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大孩子,少不更事,自以为这番说话很是得体,可以保全贼人的面子,私下和解,哪知却是引起了公愤。
  客人们纷纷斥骂:“好呀,你这样说,那是怀疑我们每一个人了,是不是要来搜查我们的房间?”“好呀,你这穷小子,你是穷得发了疯了啦,讹诈店主不成,又要来讹诈我们吗?”“把这穷小子送官究治,不能让他在这里行骗!”只有那两个汉子,倒是没有参加他们对陈石星的斥骂。
  陈石星忽地面向那勾鼻深目的虬髯大汉说道:“请问你的手指是怎么受伤的?”
  虬髯大汉变了面色,说道:“我伤了手指,关你何事?”陈石星道:“没什么,随便问问,你不肯说,也就算了。何须动怒?”虬髯大汉怒道:“好呀,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是不是怀疑我偷你的东西?”他的汉语说得生硬,但一些民间俗语,却是运用得相当纯熟。
  陈石星道:“偷我东西的人,自己心里明白,我可不是说你!”
  虬髯大汉气得面色铁青,说道:“你这分明是说我了!真是岂有此理,我和友人见你穷得可怜,帮你付帐,你反而诬赖我作贼!”
  众人都在帮他斥责陈石星,店主人说:“这种恩将仇报的小无赖,和他多说作甚,送他进县衙去吧!”
  那个短小精悍的汉子作好作歹,拦阻众人报官,说道:“他未必是骗子,只怕是穷得糊涂了。咱们何必与一个乳臭未干的穷小子一般见识,待我和他说个明白。”回过头来,咳了两声,对陈石星道:“我的朋友是削梨子误伤了手指的,你为什么想要知道?”
  陈石星忍耐不住,说道:“我和两个贼人扭打,其中一个给我伤了手指,你的朋友既然是削梨子受的伤,那就当然不是他了,请莫多心。”他叫别人不要多心,其实等于是指着和尚骂秃子。众人都动了怒,店主人道:“你瞧他像疯狗一样乱咬人,给他东西吃的人也咬,还能和他说什么道理?”
  那汉子道:“他不讲理是他的事,咱们是大人,应该原谅他年幼无知。小兄弟,我和这位朋友是住一间房的,你怀疑他,是不是也怀疑我呢?”陈石星道:“还有一个贼人,给我在胸口打了一拳。”说话之时,正好那个汉子搓着胸口,咳了两声。
  那汉子不由得也变了面色,说道:“我伤风咳嗽,原来你也怀疑我了,好,请各位做个见证,叫这小子到我们的房间搜查,看他能否搜出赃物?”那心地善良的客人说道:“对,我本来同情这孩子的,如今也觉得真是可恶了,要是搜不出赃物,咱们是该惩戒惩戒他才好。但也莫要太难为他,送官究治一层,我看是可以免了。”
  陈石星情知他敢让自己去搜,宝刀决不会藏在房间,冷笑说道:“失了的东西哪里还能找得回来,我认命罢啦!”
  店主人道:“他不敢去,分明是作贼心虚!”
  众人纷纷起哄,有的说道非送官究治不可,有的说可怜他穷得发疯,赶他出去就算了。
  那短小精悍的汉子装出一副悲天悯人的神气说道:“这孩子穷得一个钱也没有,也真是可怜。我当如做好事,你把这张烂琴给我,我给你十两银子,让你作盘缠回家。”众人听了,纷纷称赞这汉子是世上少有的好人。
  店主人道:“你这穷小子倒是好造化,还不快快多谢恩人。”
  陈石星道:“我穷死了也不卖这张琴!”
  那心地好的客人道:“你真是不识好歹,你难道要人家平白送你银子吗?”
  陈石星:“谁要他可怜,我这张家传的古琴,也不能落在坏人的手里!”
  此言一出,旁观的人也都为那汉子不平,那客人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活了这一大把年纪,还不曾见过你这样的浑小子!”
  店主人道:“其实这位客人已经替他付了一两银子的房饭钱,他这烂琴最多值十几个铜钱,这位客人有道理拿他的琴抵债。”
  陈石星退后一步,抱着古琴,冷冷说道:“谁敢抢我的琴,我和他拼命!”店主人怒道:“你这臭小子穷得发了疯啦,白食白住,对待恩人,还要这佯凶横!哼,我瞧他要吃了苦头才会舒服,送他到衙门打几十大板!”说罢,摩拳擦掌,作势就要上前抓他。陈石星咬牙说道:“好,我倒要看你能给我吃些什么苦头,你来试试!”陈石星发了怒,那短小精悍的汉子不觉颇有怯意,劝道:“算了,算了,我也不稀罕他的烂琴。由他去吧,一两银子,当作是施舍乞儿。”
  店主人其实也不愿意惊动官府,当下喝道:“难得这位客官如此宽宏大量,看在他的份上,我不追究你行骗之罪。你这患了失心疯的穷小子给我滚。”陈石星道:“走就走!”指着那两个客人道:“你们留下姓名地址给我!”那短小精悍的汉子道:“干什么?”
  陈石星道:“你们给我付了一两银子的房饭钱,他日我一定加倍奉还!”那汉子哈哈一笑,说道:“谁要你还?我已经说过我当作——”陈石星圆睁双目,说道:“当作什么?”气得几乎炸了心肺。
  那汉子有点害怕,“当如施舍乞儿”的话不敢再说,讷讷说道:“没什么。你不知道,我的为人是施恩不望报的。你走吧!”
  众人起了公愤,纷纷道:“你这小子当真是穷得发了疯啦,你再胡闹,这两位善长仁翁不和你计较,我们也非打你不可。”
  陈石星不怕和那两个人打架,可怎能和不懂武功的一些闲人打架?只好恨恨的抱着古琴,从人丛中挤出去,出了店门,回头说道:“哼,什么施恩不望报,我记着你们的恩惠了!”后面发出一片哄笑声和喝骂声。
  陈石星情知在这小镇立不着足,只好在官道上等那两个客人出来,心里想道:“钱财不打紧,云大侠的宝刀可不能落在他们手里!”
  哪知左等右等,却不见那两个人出来,不知不觉已是近午的时分,陈石星的肚子已饿得难受了。
  陈石星翟然一省:“想必他们是从另一条路走了。”大着胆子回去一看,那小客栈的门外,果然已不见那两个客人的坐骑。店主人又跑出来赶他了。陈石星一气离开这个小镇,走了一程,越走越是饿得难受。
  走了一程,又到一个市镇。这个市镇,比他昨晚居留的那个小镇,似乎兴旺得多。陈石星经过一间饭店,闻得酒香肉香,饥火如焚,不知不觉,便踏进去。
  饭店里有四五桌客人,其中一桌,坐在上首的是个军官,主人是个富商。作陪的几个本地的绅士。这桌客人正在猜枚行令,高谈阔论,旁苦无人。
  衣衫褴褛的陈石星走了进来,一个客人皱眉头斥道:“你小叫化懂不懂讨饭的规矩?站在门外等候!”
  陈石星面上一红,说道:“我不是叫化子!”那客人道:“哦,你不是叫化子,难道你是来喝酒的客人吗?”这个人是读过一点书的绅士,否则早已大声喝他滚开了。但这几句调侃陈石星的话一说出来,登时也引起哄堂大笑了。陈石星忍着怒火和饥火,说道:“我没有钱喝酒吃饭、但我并不是讨饭的,我是卖艺的。”
  那大腹贾模样的主人酒醉饭饱,正想寻开心,笑道:“失敬,失敬,原来你是个艺人。你会的是什么玩意?”
  陈石星道,“我会弹琴。”
  那军官道:“哦,你这小子居然还会弹琴吗?弹来听听。”说罢回过头对那大腹贾道:“我虽然不懂弹琴这个玩意,但我们知府大人的二公子正在省城请来一个琴师教他弹琴,每个月要花好几十两银子。看来这是公子哥儿才有闲清逸致学的东西,我不相信这个穷小子也会弹琴。”那绅士道:“听他一弹,就知道了。喂,你的琴呢?还不拿出来弹。”其实这个绅士虽然读过点书,对琴棋诗画,却是一窍也不通的。冒充内行,不过是维持他的绅士的面子而已。
  陈石星把匣子打开,取出古琴,说道:“请给我一张小几。”众人见了他这张琴古色斑谰,不觉又笑了起来。那大腹贾道:“也不知是在哪里拾破烂得来的一张烂琴。”
  陈石星忍着气道:“我这张琴虽然不好,也还能够将就弹奏。只要你们大老爷听得喜欢,随便赏几个钱吧。”不知是饿坏了还是气坏了,调理琴弦,指头微微颤抖。
  饭馆的老板倒是好心,说道:“小哥儿,你先喝一碗热汤,暖暖肚子吧。”他的饭馆里有早已熬好一大锅猪廛骨汤,五个铜钱一碗,卖给一般过路的贩夫走卒的。是廉价的肉汤。
  陈石星喝了肉汤,饥火稍煞,重理琴弦,叮叮咚咚的便弹起来。一面弹一面唱道:“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漪。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貉兮?彼君一子兮,不素餐兮!”这是诗经魏风“伐檀”篇的一段。檀是一种木材,“坎坎”是伐木的声音。“河之干”即河岸。“廛”是“束”的意思。“三百廛”言其数量之多,不一定是确数。“胡瞻”是“为什么会看到”的意思。“县”主文同“悬”“挂着”之意。“貉”是一种野兽,今名猪獾,在这首诗里亦泛指一般野兽。“不素餐”犹言“不白吃饭”,但在诗中却是作为反话,刺讽那些“君子”的。
  “伐檀”是一篇嘲骂封建社会那些大老爷不劳而食的诗。说你们这些“君子”不种庄稼,为什么拿的粮食特别多?你们又不打猎,为什么院子里悬挂有野兽?你们这些”君子”呀?原来都是不干活儿白吃饭的。那军官向那读过一点书的绅士道:“李翁,这小子弹唱的是什么调调?”
  那绅士作了个鄙视的神色,说道:“我只懂诗文,谁知道他哼的是什么莲花落?”“莲花落”是一种不登大雅之堂的民间小调名称,通常是叫化子在讨饭的时候,随口编出来唱,讨好施主的。
  那军官摇了摇头,说道:“叫化子唱的莲花落可比他好听得多。”
  那大腹贾道:“真是难听死啦,远不如苗家姑娘跳月时吹的芦笙。”陈石星几乎气得炸了肚皮,心里想道:“弹给这些俗不可耐的人来听,当真是辱没了我的古琴。哼,我宁可饿死,也不能这样糟蹋了自己了。”正待拿起古琴离开,忽听得一个人道:“我听他倒还弹得不错嘛!”陈石星抬头一看,只见说话的人是一个书生模样的少年,这个书生并无朋友作陪,坐在靠窗的座头,自斟自酌。他称赞了陈石星之后,掏出一块约莫一两多重的银子,叫店小二拿去给陈石星。
  那个自命懂得诗文的绅士,摇了摇头,说道:“龙相公,你是可怜这穷小子吧?你是一位秀才,难道当真会欣赏这种下里巴人的曲调?”
  那秀才本来想说:“你自己不识货,以为是下里巴人,在我听来,却是阳春白雪呢。”但因不愿和当地的大绅顶撞,只是微微一笑,说道,“他小小年纪,也应该算是弹不得错了,似乎比一般琴师还高明呢!”
  那绅土道:“龙相公宅心仁厚,佩服,佩服。既然是龙相公给他说好话,咱们也赏他一点银钱吧。”当下和那大腹贾各自掏几钱碎银,那个军官也送了陈石星几十文铜钱。
  陈石星欲待不要,又怕扫了这些人的面子,惹出事来。正在踌躇,那书生道:“难得相逢,请过来喝杯酒吧。”
  陈石星把银子留在几上,过去向那秀才道谢。绅土、军官、大腹贾等人见他只是向秀才道谢,心里都是不觉有气。只是恐怕有失风度,不便在这秀才面前发作。那姓龙的秀才道:“小兄弟,你的琴技是哪位名师教的?”陈石星道:“我哪里请得起什么名师,是小时候胡乱跟我爷爷学的。”那姓龙的秀才道:“啊,令祖一定是位高人了?”陈石星道:“爷爷除了弹琴,只会捕鱼,我一出生就跟爷爷在山沟里住,我也不知他是高人还是矮人。”
  那秀才道:“小兄弟,你怀才不遇,也难怪你有这许多牢骚。趁热吃了这只鸡腿,再喝一杯。若不嫌弃,我倒想和你交个朋友。”
  那绅士不觉摇了摇头,暗自想道:“怪不得人家都说这位龙大少爷行事怪诞,以秀才的身份,居然要和一个小叫化做朋友,真是荒唐透顶。”
  陈石星喝了两杯,牢骚满腹,站起来道:“多谢你看得起我,我给你弹奏一曲。至于说到做朋友的话,我是不敢高攀的。”
  这次陈石星弹奏的是一首唐人艳句,沈彬写的《结客少年场行》。诗道:
  “重义轻生一剑知,白虹贯日报仇归。
  片心惆怅清平世,酒市无人问布衣。”
  这首侍不啻为他而写,虽然只是寥寥四句,却已包括了他的遭遇、心事和眼前的情景。他一面弹唱,一面心里想道:“我虽有决心重义轻生,但云大侠给我的宝刀却已失了,也不知是否有‘白虹贯日报仇归’的日子呢?至于‘酒市无人问布衣”那是我早就情愿如此过这一生的了。”诗与心通,寄意琴音,不知不觉弹出自己的真感情来。那书生开头不住口的称赞,不知不觉也就听得出了神了。
  那绅士道:“似乎比刚才弹的好听一些。”那大腹贾道:“虽然好听一些,也还是比不上苗家姑娘吹的芦和笙!”
  这支曲调还没弹完,又来了一个客人。他见陈石星在弹琴,现出颇为诧异的神色,和那大腹贾打了个招呼,说道:“刘翁,你怎的有这雅兴听琴?”那大腹贾笑道:“不是我爱听,是这位龙秀才要听的。老何,相请不如偶遇,过来和我们喝一杯。”跟着对那军官介绍这个“老何”,也是黑石镇有名的无事忙,又是包打听。喂,有什么新鲜的事儿没有?”
  那老何坐了下来,悄悄说道:“黑石镇昨晚发生一桩古怪的事情,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在东门那间云来客栈投宿,没钱交房租,还是好心的客人给他付的,他半夜里却报失窃。那少年也是背着一张烂琴的。
  那绅士看了陈石星,说道:“哪有这种道理,我瞧那穷小子多半是想讹诈云来客栈吧?”
  那老何道:“李翁高见,一猜便中,那穷小子非但想讹诈客栈主人,还想讹诈施舍银子给他的恩人呢。”当下把听来的事情,加油添酱,说给这班人知道。
  那绅士哼了一声,说道:“真是人心不古,世道日非。小小年纪,如此无赖!你认得那小骗子吗?”
  老何说道:“可惜那两个好心的客人放他走了。当时要是我在场,无论如何也要把他往县衙送去,不过我虽然没有见着,却已打听得清清楚楚,那小骗子不过十五六岁年纪,衣衫褴褛,拿着一张烂琴到处招摇。嘿嘿,我瞧,只怕是远往天边,近在眼前了。”
  那绅士道:“你们黑石镇的人没上他的当,只怕世上还有些书呆子容易受骗。”眼睛看着那龙秀才。
  那军官道:“可惜老何没见着他,要是有人指证的话,我立即亲手拿他!”
  老何小声说道:“我瞧也是错不哪儿的了。先把他拿下来审问吧。”
  那龙秀才正在听得出神,对他们的窃窃私语,恍似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那军官道:“待他弹完再说。”
  就在这时,忽地听得蹄声得得,有两骑马从饭店门前经过,听得琴声,停下马来,那老何叫道:“刚说曹操,曹操就到,证人来了!”原来这两个人,正是昨晚帮忙陈石星的两个客人。
  那短小精悍的汉子喝道:“好呀!原来你这小无赖又在这里行骗!列位,这小无赖昨晚在黑石镇讹诈云来栈客的主人,我们也给他骗了一两银子。”那老何道:“此事我们都已知道了,你也不用细说啦。好在本县的王守备就在这儿,守备大人定会替你们占持公道:“那军官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大声说道:“不错,这里是有王法的地方,我是维持地方治安的守备,决不容许骗子胡来,来人哪——”
  这位守备老爷平日作威作福惯了,拿一个“小贼”自然用不着他亲自动手,是以他不知不觉就按照平日的习惯唤人,话到口边才省起自己现在是赴宴,并非是在衙门,身边又没亲兵随待,总不能叫这些绅士客人去替自己拿人?
  龙秀才皱了皱眉头,劝道:“我瞧这位小兄弟不像是个骗子,似乎应该问清楚了再说。”
  那军官怒道:“人证俱在,还问什么?龙秀才,你没有做官,回家念你的书去吧。衙门的公事用不着你这书呆子来管!哼,你这小无赖还敢瞪着眼睛看我,待我亲自拿你!”
  陈石星忍无可忍,陡的抓起几上的碎银,一把向那两个客人撒去,喝道:“昨晚你替我付了一两银子,如今我连本带利,归还给你!你偷了我的那把宝刀,快还给我!”说罢,回过头来,倏的又抓起了剩下的铜钱,喝道:“你们这些臭钱,我也不要!”这把铜钱,是向军官那张桌子撒去的。
  那勾鼻深目的虬髯汉子本领不在陈石星之下,把手一招,将陈石星打向他的一块最大的银子接到手中,冷笑说道:“你还债是天公地道,可不能诬赖我偷你的宝刀!”
  那短小精悍的汉子本领可就差得多了,给陈石星撒过来的碎银,打得满是鲜血。那老何叫道:“不得了,好凶的小贼,伤了人了!”忽地觉得不对,周围静悄俏的并没人随他呼叫,回头一看,不禁呆了!
  原来陈石星撒向桌子的那把铜钱,每一枚铜钱都是竖直的嵌在桌上,露出上半边,吓得那军官面如土色。几个胆小身的绅士,更是吓得钻人桌子底下。
  (Youth:陈石星现在就有这般功夫吗?!不大可能吧。)
  陈石星背起古琴立即向站在门外那两个客人冲去,喝道:“你们才是骗子,你还不还我的宝刀?”
  那虬髯汉子本来想和陈石星动手的,抬眼看见单独坐在靠窗那边座上的龙秀才似笑非笑的盯着他。
  虬髯汉子心头一凛,慌忙上马,叫道:“这小子穷得发了疯了,咱们不能称疯子计较,走吧,走吧!”那短小精悍的汉子接连两次吃了陈石星的亏,更是害怕陈石星跑来和他拼命,用不着虬髯汉子提醒,早已跨上马背,跑在前头了。
  那军官看见这“凶恶的小贼”跑得远了,惊魂稍定,方才松了口气,拍案骂道:“岂有此理,当真是无法无天!哼,我马上回衙发兵追他,看他能够跑到哪里?”他说是“马上”,两条腿还在发抖,生怕陈石星还会回来,哪敢出去?
  陈石星的轻功不过比普遍的壮汉跑得快些,焉能追得上骏马?追到郊外,那两人两骑早已连影子也看不见了。陈石星泄了气,“看来我是给冤枉定了,如今又得罪了那个什么守备老爷,他若当真带领兵马跑来捉我,可是不好对付。”当下只好不走官道,往山上跑。
  幸好并没追兵,陈石星兼程赶路,离开这个小镇越来越远,天色也越来越暗。不知不觉又是一个白天过去,黑夜来临。陈石星喝的一碗肉汤,吃的一条鸡腿,早已化为乌有,肚子又饿起来。陈石星定了定神,暗自后悔,想道:“那个姓龙的秀才倒是个好人,他是诚心和我交朋友的。我不该把他给我的一锭银子也都扔掉。身上一个钱也没有,我怎能走到石林?要我弹琴给些俗人来听,那我宁愿饿死。”天色已黑,陈石星亦疲倦不堪,便在树林里选一棵枝繁叶茂,可以遮蔽风雨的大树,躺下来歇息。
  肚子饿得越发难受,陈石星心头苦笑:“莫说走到石林,要是没有东西填塞肚子,再过两个时辰,恐怕我就走不动了,唉,大仇未报,难道我竟然就这样胡里胡涂的饿死异乡?”一阵风吹来!饿得发软的陈石星不由得打一个寒颤。
  幸亏他随身携带的火石昨晚没给那个贼人顺手牵羊拿去,陈石星拾了一些枯枝败叶,擦燃火石,烧起一堆簧火。忽地眼睛一亮,发现地上似有什么物事,扒开泥土一看,找到几个山药蛋(一种野生薯类)。
  陈石星挖了这几个山药蛋,当真欢喜得如同拾到了宝贝,“天无绝人之路,最少我不会今天饿死了!”烧熟山药蛋,吃下肚子,精神一振。
  可是今后怎么办呢?难道就躲在荒山野岭里做个野人,靠山药蛋充饥么?陈石星越想越是烦恼,拿出古琴,在大树底下弹起来。不知不觉弹的正是他和爷爷诀别之时弹的那半曲广陵散。
  想起爷爷的惨死,爷爷生前珍惜如命的这张古琴,自己几乎都保不住。除石星不禁悲从中来,难以断绝。满腹凄凉情绪,尽都付托哀弦,借这琴声倾吐。
  忽听得有人赞道:“弹的好琴。”陈石星吃一惊,跳起来看,只见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了四个人、站在那棵大树底下。
  前面两个老头,相貌非常怪异。两个老头长得一模一样,肤色却是刚好相反。一个穿着白衣,一个穿着黑衣,白衣老者肌肤如雪,黑衣老者肤色如墨,和他们的衣裳颜色正好相配,一黑一白,相映成趣。两个老头都是卷发深目、湛蓝的眼珠。一看就知,倘若不是西域的胡人,就一定是外国人了。这两个老头手上都拿着一根发绿色光华的拐杖,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做的。
  但更令陈石星既惊且怒的还是站在后面的那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冤枉他行骗的那两个贼人!
  那个虬髯大汉对黑白两老者叽哩咕噜的说了几句话,陈石星一点也听不懂。但见他们指着古琴说话,料想还是想要谋夺自己的家传宝物。那短小精悍的汉子笑道:“这可真是巧极了,想不到你这小子竟也躲在这儿。”陈石星大怒喝道:“我正要找你们算帐,我还了你们银子,你们为何不还我的宝刀?”
  那汉子笑道:“你还想要讨还宝刀?胆子可也真是不小!告诉你,我们还想要你这张古琴呢!不过我们也不会亏待你的……”
  陈石星满肚皮没好气,哪有耐性听他把话说完?冲上去就骂:“岂有此理,你们这班强盗!偷我的宝刀,还要抢我的古琴!”
  那白衣老者一把手一挥,说道:“且慢打架,我们也不是强盗!”这刹那间,陈石星只觉一股极为柔和的力道,就像有一只隐形的手掌向自己推来一样,力道虽然柔和,却是难以抗拒,不由得噔、噔、噔的接连退了几步。
  白衣老者说罢,回过头来,哼了一声,斥责那个汉子:“你们帮我做买卖,我不是曾经告诉你们?咱们只能在买卖上占人家的便宜,可不能强抢人家的东西?你们是不是欺负这个孩子了?”他说的汉语甚为流利,比起那个虬髯汉子要好得多。
  那个虬髦汉子忙替同伴辩护:“我们不是抢他的,我们是拿钱买的。”陈石星骂道:“胡说八道!你们假装好人,替我付钱,谁说要把东西卖给你呀!”
  那短小精悍的汉子一脸孔谄媚的神情对那两个老者说道:“你们两位老人家什么古董宝玩都有,就只缺少一张古琴,是以我想把它弄到手中,送给你们当作寿礼。你老请瞧,这古琴可好?”
  黑衣老者缓缓说道:“好是好,可也不能强要人家的。不过这把宝刀嘛——”
  虬髯大汉生怕黑衣老者要把这柄宝刀还给陈石星,连忙问道:“这把宝刀怎样?”
  黑衣老者说道:“这把宝刀我倒是难以处置,待我问清楚了再说。”虬髯大汉心里想道:“习武之人,谁不喜爱名马宝刀。”只道黑衣老者已经意动,并不坚持他一向做买卖的“规矩”了,于是说道:“老爹子,抢人家的东西当然不好,不过,不过——”
  黑衣老者盯着他道:“不过什么?”
  虬髯大汉说道:“我记得老爹子似乎说过,黑吃黑是可以的。不知我有没有记错?”
  黑衣老者道:“你说这小子的宝物也是抢来的吗?你怎么知道?”
  那短小精悍的汉子得到同伴的提示,紧接便即说道:“这小子是什么来历,我们虽然并不知道,但他穷得连一件破衣都买不起,焉能藏有两件宝物?”
  黑衣老者点了点头,“你这话也说得是,这孩子的来历是有点可疑。”
  陈石星怒道:“我的来历,你管不着。但你这两个手下,却是捏造谎话。”白衣老者道:“哦,他们怎样捏造谎话?”
  陈石星道:“他说我穷,不错,我的确不是富人,但昨天晚上,我身上还有几十颗金豆。是他们在偷我这把宝刀的同时,把金豆也偷了去的。”
  短小精悍的汉子哈哈笑道:“你这话骗得了谁?——”话犹未了,只见金光闪耀,黑衣老者把手掌摊开,几十颗金豆已是全在他的掌中。那短小精悍的汉子把金豆藏在贴肉的内衣袋子,竟然给他迅捷无伦的手法一下子就掏了出来,外衣依然没有解开。莫说这汉子惊恐,连陈石星也看得呆了。
  那汉子浑身发抖,说道:“我只是想弄点你们喜欢的礼物,孝敬你们两位老人家,可并不是为了自己。这小子不肯卖给我们,只能行此下策,叫他一个铜钱都没有,或许他才会卖给我们。”只听劈啪两声,虬髯大汉和这汉子都给打了一记嘴巴!
  陈石星见黑衣老者惩罚他的手下,心里想道:“这两个胡人相貌可怖,心地似乎还不坏,这柄宝刀大概他们会还给我了。”不料那黑衣老者拔出宝刀;弹了两弹,忽地说道:“我不包庇手下,但你也要说句实话。这把宝刀你是怎样得来的?”
  陈石星如何能够把云浩的事情告诉陌生的胡人?他又不擅于编造谎言,只好说逗:“总之是我的东西,怎样得来的,用不着你来多管!”黑衣老者道:“别的闲事我可以不管,这把宝刀的来历我是非管不可,快说实话,云浩的宝刀,为什么会到了你的手里。”
  陈石星大吃一惊,奇怪之极,暗自思忖:“难道他们是云大侠的朋友?哼,人心险恶,焉知这两个胡人老头不也是假装好人,想要套出云大侠说给我听的秘密。”黑衣老者道:“你是云大侠的弟子吗?”陈石星道:“我根本不知道什么云大侠、雨大侠。”
  黑衣老者忽地倒转刀柄,递过去道:“接下!”
  陈石星呆了一呆,想不到黑衣老者如此轻易就肯把宝刀交到他的手中。正想向他再讨刀鞘,黑衣老者已是把那根绿玉杖交给白衣老者,喝道:“你得回宝刀,朝我斫来吧!”
  陈石星不禁又是一呆,半晌说道:“好端端的我为什么要用刀斫你?”要知道把这把宝刀有断金截铁之能,吹毛立断之利,陈石星怎敢用它来对付一个空着双手的老头。
  黑衣君者冷笑道:“你莫以为你拿的是一把宝刀,谅你也伤不了我的一根毫毛,老实告诉你,我要你用刀斫我,因为我立有一条规矩,只有别人向我动武的时候,我才能够抢人家的东西!不过,现在我已经说给你听,你斫不斫我,我也是要你这张古琴的了!”
  眼看黑衣老者张开蒲扇般的大手,扑将过去,一抓就要抓住他的这张古琴。陈石星只怕他会毁坏这张方琴,焉能不怒,心想:“原来他刚才说得好听,却也分明乃是强盗!”无暇思索,一刀就劈过去。
  黑衣君者哈哈笑道:“你中计了,你既然动了手,我就可以问心无愧的拿你的宝物了!”陈石星这一刀本来还是只想吓他住手的,黑衣老者反手一弹,刚好弹着刀背,登时震得陈石星虎口一麻,宝刀都几乎拿捏不牢。大笑声中,黑衣老者又再向那古琴抓下!
  陈石星喝道:“你要得到这张右琴,除非将我杀了!”他气得红了眼睛,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挥动宝刀,便向黑衣老者伸向古琴的右臂斩去!
  此时陈石星已经知道对方的本领胜过自己不知多少,如何还敢手下留情?这一刀劈下,正是云浩刀谱中的杀手绝招,刀光严若长虹,威猛之极!黑衣老者哈哈一笑,说道:“好小子,当真要拼命么。”说也奇怪,他的手臂就像会拐弯似的,陈石星一刀劈空,只听得“乓”的一声,左肩已着了他一拳。这一拳看来似乎打得很重,但陈石星却并不感到怎么疼痛。
  这刹那间,陈石星不禁怔了一怔。要知黑衣老者这一拳突然打着他的肩头,大出他的意料之外。他本来以为自己非给对方击得倒下不可的,哪知却是没事。虎口的酸麻反而止了。
  “难道我只练了两个月的内功,就有如此神奇的功效?”陈石星心想。
  说时迟,那时快,黑衣老者双臂箕张,又扑过来,作势竟是要抢他的宝刀。陈石星无暇思索究竟是自己的内功功效还是对方手下留情,连忙一招“横云断峰”,阻挡对方攻势。接着“三羊开泰”、“跨虎登山”、“龙跃深渊”,一连三招,反守为攻。这三招当然也都是云家的刀法,黑衣老者左面一飘,右面一闪,就像和他戏耍似的,陈石星一口气劈了十几刀,连他的衣角都没沾着。黑衣老者笑道:“你拼命也没有用,乖乖的将宝刀和古琴双手奉上吧,我不杀你。”
  陈石星抱着“人在琴在,人亡琴亡”的决死之心,咬紧牙根,一声不响,只是把宝刀向对方斫去。将自己在云浩的刀谱上所学得的刀法,全部施展出来。
  转眼间,赤衣老者又和他游斗了数十招,陈石星依然是连他的衣角都没伤着。黑衣老者忽地笑道:“你这招铁门闩可是使得有点不对,这一招应该全取守势,下一招倒骑驴方始反击敌手下盘,你却守中带攻,这就错了。你看你的这招倒骑驴不是露出空门了吗?要是我掌拍你的风府穴,你怎么办?”他喝破陈石星下一招招数的时候,果然陈石星正是刚刚在使出“倒骑驴”。
  陈石星吃了一惊,奇怪这黑衣老者怎的如此熟悉云浩的刀法?但想“风府穴”位在背心,他与我正面交锋,如何能攻击我背后的空门?云家刀法本是沉雄轻捷兼而有之,陈石星远远未到收发随心之境,急速之间,焉能变招,加以他断定对方无法攻击他背后的“空门”,于是这一招“倒骑驴”就仍然按照刀谱,唰的挥刀斩劈黑衣老者的双腿。、
  突然间面前消失了黑衣老者的影子,原来黑衣老者已经从他的胯下钻过去了。黑衣老者这个身法古怪之极,而且快得非常,陈石星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子钻到了自己的背后。
  其实黑衣老者这个古怪的身法,岂只是出陈石星意料之外,即使有个武学造诣比陈石星高明十倍的人,只怕也是难以想到。要知武林中的成名人物岂肯甘受胯下之辱,是以任何中土的门派都没有这种身法的。原来这黑衣老者是天竺人,他这身法乃是从瑜伽术变化出来的。天竺人和中国人的观念不同,并不认为从对方胯下钻过是什么耻辱。陈石星的武学造诣远远未到收发随心的境界,黑衣老者的影子突然在他面前消失,他这一刀仍然劈将过去,“当”的一声,斫着了地上一块石头。
  就在这一瞬间,陈石星只觉背后的“风府穴”一麻,黑衣老者手掌一拍他的背心,就轻轻的将他推开了。
  “风府穴”本是人身的三十六道大穴之一,倘给敌人用重手法打着这个穴道,不死也重伤,但陈石星只是感到片间酸麻,向前踉踉跄跄的冲出几步,脚步一稳,这酸麻之感也就顿然消失。连穴道都未被封,依然能够纵跃挥刀。
  黑衣老者又是哈哈一笑,说道:“我已经提醒了你,你却不信,现在你心服了么?”陈石星喝道:“你要杀便杀,我有一口气在,就不能让你抢我的东西!”黑衣老者笑道:“好倔强的小子!好,你还有十八招刀法尚未使完,你使完了我再杀你,让你死得心服!”
  陈石星此时哪里还再理会自己的死活,挥刀再战,不知不觉,把云家刀法最后的十八招也使完了。
  黑衣老者忽地头下脚上,一个“蜻蜒倒竖”,足尖向上一挑,“当”的一声,把陈石星手里的宝刀,踢得飞上半空!又是一个陈石星做梦也想不到的古怪打法!
  说时迟,那时快,黑衣老者已是一跃而起,抢在陈石星前面,接下了半空中落下来的宝刀。
  他一接下宝刀,突然又是倒转刀柄,塞到陈石星手中,笑道:“以后你可要更加小心,不可让这柄宝刀再失掉了。”陈石星还在发呆。这黑衣老者说过待他使完十八招刀法就杀他的,岂知非但不杀,反而还他宝刀。正是:
  落魄穷途逢怪客,是邪是正费疑猜。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慈禧鲜为人见的生活照,此照片应该拍摄于颐和园中
因老婆红杏出墙活活气死的中国皇帝
曰喜怒 曰哀惧 爱恶欲 七情具23
1鞋匠师傅
17 乳姑不怠      崔山南,  名,唐代博陵(今属河北)人,官至山南西道节度使,人称“山南”。当年,崔山南的曾祖母长孙夫人,年事已高,牙齿脱落,祖母唐夫人十分孝顺,每天盥洗后,都上堂用自己的乳汁喂养婆婆,如此数年,长孙夫人不再吃其他饭食,身体依然健康。长孙夫人病重时,将全家大小召集在一起,说:“我无以报答新妇之恩,但愿新妇的子孙媳妇也像她孝敬我一样孝敬她。”后来崔山南做了高官,果然像长孙夫人所嘱,孝敬祖母唐夫人
弟子规
小米的成功源于80%的运气2
十跪父母恩6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