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大唐游侠传 >> 第五回 奇闻贵妃洗儿钱 喜结英豪磨剑客

第五回 奇闻贵妃洗儿钱 喜结英豪磨剑客

时间:2013/9/22 13:08:33  点击:2533 次
  令狐达那里将这个少年人放在眼内。左钩住下一沉,右钩往上一带,左右盘旋,双钩霍 霍,大叫一声“着!”铁摩勒的刃口已给他左手护手钩的月牙钩着,正要将他的单刀夺出手 去,铁摩勒机灵之极。脚尖一挑,将地上另一只破碗踢起,破碗虽然不是什么厉害的暗器, 但要是给打中了脸孔,轻则破相,重则眼睛亦可能受到伤害,令狐达迫得侧身闪开,那只破 碗从他的旁边飞过来,打中了另外一个卫士的头颅,“当郎”一声,破片飞开,那个卫士固 然头颅破裂,另外两个卫士也受了伤。
  令狐达钩着铁摩勒单刀的是左手那柄护手钩,他这左手,刚才给南霁云踢中虎口,虽无 大碍,气力却使不出来,最多只及平时的一半,铁摩勒趁他闪避之时,身子侧过一边,重心 不稳,立即用力将单刀往下一沉.“咔嚓”一声,护手构上的那两齿月牙反而折了。
  令狐达大怒了,右手的护手钩跟着进招,铁摩勒叫了声:“好厉害!”单刀一闪,轻灵 翔动,竟然用单力使出了一招“八仙剑”的招数,令狐达不提防地突联间有此怪招。仍然当 作单刀的招数来抵御,待至省觉,已来不及。“哧”一声,原来刀尖划过,在他的小臂上划 开了一道三寸来长的口子。原来这几天铁库勒和段圭璋在一起,段至璋将好些精妙的剑法传 了给他,还答应将来给他找一柄好剑,叫他改换兵器的。现在他碰到强敌,遂迫不及待的将 剑法化到刀法上来,成了一招“怪招”,出乎意外的将令狐达刺伤了。
  令狐达气得七窍生烟,他伤得不重,双钩一立,杀机随起,要把铁摩勒毙于钩下,可是 薛嵩这时已被段圭璋迫得连连后退,令狐达再不去帮他,薛嵩就要先毙在段圭璋的剑下,令 狐达只好舍了钱摩勒,与薛嵩并力抵挡段圭璋,段圭璋长剑一展,把令狐达、薛嵩与其他两 个大内高手,都笼罩在剑光之内。
  再说田承嗣用“虎爪擒拿手”一把抓着了南霁云,正自心中大喜,方要用力将他的琵琶 骨捏碎,猛觉得南霁云的肩头竟似化成了一块铁板一般,抓不进去,田承嗣大吃一惊,说时 迟,那时快,南霁云陡地大喝一声,身躯一俯。用“捧角”中的“背投”绝技,将田承嗣那 水牛般的身躯抛了起来,“冬”的一声巨响,楼板震裂一洞,田承嗣从洞中坠到楼下!
  这时那两个手舞长刀的军官方奔到他的眼前,南霁云大喝一声,反手一刀,将第一个军 官的手臂斩断后,刀背一磕,又把第二个军官拍晕,众军官惊呼道:“恶贼杀伤人啦!”除 了令狐达、薛嵩和令狐达两个最要好的大内卫士之外,其他的人那里还敢上前?
  段圭璋叫道:“摩勒,不要找人厮杀了,走吧!”宝剑挽了一个剑花,向令狐达一指, “唰”的一声,点中了他的手腕,令狐达的护手钩第二次脱手,南霁云加上一刀,薛嵩的青 钢剑也给他震得脱手飞去,南段两人奔到了临街窗口。
  忽听铁摩勒大叫一声,只见一个以前未露过面的军官站在梯口,面目漆黑,身材高大, 活家一个门神,铁摩勒未知他的厉害,兜头给他一刀,那军官笑道:“小娃娃,刀法不错 呀!”倏地双臂一伸,左手抢过了铁摩勒的刀,右手就把铁摩勒举了起来!
  段圭璋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转过身来,去救铁摩勒,那黑面军官将铁摩勒举了起来, 盘空一舞,笑道:“你这小子胆量不小啊,饶了你吧!”忽地振臂一抛,将铁摩勒从窗口抛 下街心!
  话声未了,段圭璋的长剑已指到了他的面前,那军官好生了得,不退反进,一招“探囊 取物”,五指如钩,向段圭璋的“曲池穴”抓来,要是给他抓着,不论武功多强,这条臂膊 登时就要麻木不灵,成为他的俘虏。段圭璋见多识广,一见他的招数,便知是个劲敌,可是 这时他已气得红了眼睛。不顾厉害,竟然拼着两败俱伤,剑锋一转,恶狠狠的削他膝盖.厉 声喝道:“还我小友的命来!”
  那黑面军官还真料不到他有这样拼命的打法,这一抓抓实,虽然能擒得段圭璋,自己亦 难免残废,敢清他还不愿真个和段圭璋排命,当下一闪闪开.笑道:“谁杀了那个小娃娃? 你也不看个明白!”
  就在这时,只听得铁摩勒的声音在下面叫道;“姑夫,你们还在打架吗?好好的给我揍 那个黑汉子一顿!”
  那黑面军官哈哈笑道:“你这娃娃不领我的人情也还罢了,怎么还要骂我!”段圭璋叫 道:“好,我领你这个情,咱们各不相扰!”他的第二剑本来就要刺出,这时倏然停住。令 狐达急忙叫道:“这两个人乃是叛徒,尉迟都尉,你千万不可轻易的放过他们!”
  原来这个黑面军官名叫尉迟北,是唐初开国功臣尉迟敬德的曾孙,兄弟二人。哥哥尉迟 南任禁军统领,他则是扈从皇帝的带刀侍卫,官封龙骑都尉,职位武功均在令狐达之上,是 大内三大高手之一。他家传的“空手入白刃”功夫最为厉害,当年秦王(唐太宗未即帝位之 前的封号)李世民统兵伐魏(李密),在五虎谷与瓦岗军悍将单雄信相遇,李世民被单雄信 追至逃魂涧,几乎被俘,幸赖尉迟敬德救驾。空手夺了单雄信所使的重达三十三斤的铁槊, 天下闻名。
  这尉迟北施展家传绝学,却穿不了段圭璋手中的宝剑,登时起了好胜之心,哈哈笑道: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你这剑法,却是非得再领教几招不可!”双掌一错,一招“斜挂单 鞭”,左掌猛切段圭璋的脉门,右手一抓,就要硬抢段圭璋的宝剑。段圭璋这时已知道铁摩 勒安全无恙。打法自是不同.无须与他拼命。尉迟北的擒拿手虽然精妙绝伦,但段圭璋焉能 给他抓着,但见剑光一闪,段圭璋一个拗步回身,早已绕到尉迟北身后,喝声:“看剑!” 唰的一剑,剑尖向着尉迟北肩后的“风府穴”点下,他出声示警,乃是为钦佩尉迟北也是一 条好汉,刚才又释放了铁摩勒,所以有意对他卖个人情。尉迟北笑道:“你不必手下留 情!”掌随声到,段圭璋的剑尖尚未沾及他的衣裳,蓦然间给他反手一掌,就像背后长着眼 睛一般,但听得“嗤”一声,段圭璋的袖子已给他撕去一截,要不是段圭璋缩手得快,宝剑 也要给他夺去了。
  段圭璋喝声:“好掌法!”一剑搠空,剑招立变,身随剑走,剑跟身转,霎时间四面八 方,都是剑光人影,激战中,但听得“嗤”的一声,尉迟北喝声道:“好剑法!”原来他急 于抢攻,一疏神,衣襟也给段圭璋一剑穿过。
  段圭璋道:“彼此两个不输亏,我还有事,请恕少陪!”砰的一掌打开窗户,立即跳下 街心。尉迟北也不阻拦他,一幌身。却拦着南霁云道:“你也得留下两手!”南霁云那有心 情与他纠缠,卖个破绽,容得他的手掌堪堪切到,猛地横肱一夹,反转刀背便拍下去,那知 尉迟北擒拿手法实在厉害,但听得“嗤”的一声,尉迟北给他刀背拍了一下,却就在这同一 时候。尉迟北一个穿掌进招,扭担了南霁云的手腕。南霁云掌握不住.宝刀脱手飞出。尉迟 北叫道:“好,咱们也是两个不输亏!”
  南霁云一个沉肩缩肘,忽觉对方手劲一松,南霁云趁势脱出,一个筋斗,便从段圭璋打 烂了的那个窗户翻出,尉迟北一手抓去,“咔嚓”一声,抓断了一根窗格,却没有抓着他的 脚跟。
  原来这是用迟北有意放走他的,要知若是论到真实的功夫,他和南霁云实是各有擅长, 难分高下。他刚才虽然抓住了南霁云的手腕,但要是南霁云那一刀不反转刀背拍下去的话, 尉迟北的一条手臂已先给他削断,南霁云既然先对他手下留情,他本着英雄重英雄,好汉惜 好汉之义,也故意虚晃一招,让南霁云从容逃走。
  令狐达赶了到来,连呼可惜,还想去追,尉迟北沉声说道:“要捉拿这两个人除非把字 文统领和秦都尉一并找来,否则咱们追上去也不是人家的对手,你还是坐下来和我说说吧, 你说这两个人乃是叛徒,可有真凭实据么?说给我听,我好去禀告皇上,然后才好调动宇文 统领和秦都尉齐来帮你的忙。”
  宇文统领复性宇文,单名一个“通”字,秦都尉则是唐朝开国功臣秦琼的曾孙,名叫秦 襄,这两人与尉迟北齐名,并称大内三大高手。令狐达已见识了段圭璋和南霁云的手段了, 情知尉迟北所说的并非虚假,若然不是调齐三大高手,确实毫无取胜把握。只得依言坐下, 细说详情。
  尉迟北听了哈哈笑道:“依此说来,你也并没有拿着他们谋叛的真凭实据。郭子仪是防 守边疆的得力将军,李学士又是皇上宠信的人,咱们犯不着为了巴结杨国忠就和他们作对, 要是扳他们不倒,岂非未见其利,先见其害。那性南的虽有不满朝廷的语言,但并非严重, 只凭他的一两句话,便想坐实他的谋反之罪,也难以说得过去。何况那姓南的是江湖上著名 的游侠,交游广阔,得罪了他,他日咱们再出差在外,也有不便。依小弟之见,冤家宜解不 宜结,令狐兄还是罢手算了吧!”
  尉迟北深知令狐达的为人,故意用他本身的利害,劝他打消陷害人的主意。尉迟北的职 位在令狐达之上,这次又是他出手相助,令狐达才得以安然无事的,何况若要调动三大高 手,亦非他的能力所能办到。因此不由得令狐达不依他的说话,虽然含恨在心,却也只好罢 手了。
  再说南霁云跃下街心,拾起宝刀,连忙和段、铁二人逃走,他穿的是军装,背后既没人 追来,在街上巡逻的官兵根本不知道在酒楼发生之事,无人拦阻他们不消片刻,他们已逃到 僻静的路上。
  南霁云等三人放慢了脚步,段圭璋笑道:“南兄弟,一别十多年,我几乎不认得你了, 要不是李学士叫出你的名字,我还不敢相认呢。”南霁云道:“段大哥,你的相貌倒没有什 么改变。嫂夫人没有同来么?这位小兄弟是谁家的公子?”铁摩勒笑道:“你不认得我,我 却认得你。你不是有个绰号叫做磨剑客么?今天却为什么不用宝剑而改用宝刀?嗯,你那招 前刀后腿使得真好,我就不及,练了许多次,还未曾学会。”段圭璋笑道:“这孩子见不得 别人的本领,一见了就想学。南兄弟,你记不起他么?他就是铁昆仑铁寨主的儿子,小名唤 作摩勒的那个顽童。”南霁云道:“怪不得这么了得,那年我随师父拜见窦案主的时候,他 还流着两简鼻涕呢,现在已长得这么高了。”段圭璋笑道:“十年人事几番新,那时,你也 不过象库勒这般年纪,现在则已经是闻名天下的侠客了。令师可好么?”南霁云道:“他还 是老样子,东漂西荡,替人磨镜、不过,现在是我的师弟雷万春跟随他,所以我把那把剑也 送给了师弟。这把刀却是睢阳太守张巡送给我的。”铁摩勒插口道:“这几年,我也在找他 老人家,可惜总是无缘相遇。”段圭璋突道:“你找他老人家做什么,想跟他学磨镜的本领 么?”铁摩勒眼圈一红,道:“先父遗命叫我找他老人家的。”
  原来古代的镜子是用铜做的,用久了便要磨它一次,恢复光泽,所以有一种职业是专门 替人磨镜的。南霁云的师父是个江湖侠隐,以磨镜作为职业,一来掩盖自己的真正身份,二 来也好藉此云游四方,给文豪杰。别人不知道他的名字,都称呼他做“磨镜老人”。南霁云 跟他走江湖的时候,兼替人磨镜,因此江湖上的朋友也送他一个绰号,叫做“磨剑客”。十 二年前,他们两师徒曾应窦家五虎之邀,到过他们山寨作客,曾经见过段圭璋夫妇,铁昆仑 有两个最好的朋友,一个是窦家五虎之首的窦令侃,另一个就是“磨镜老人”。铁昆仑曾想 托孤给磨镜老人,只因磨镜老人行踪不定,不易寻觅,因此才让儿子拜窦令侃作义父。
  南霁云道:“我们也曾听得铁寨主去世的消息,只因铁老死后,他的山寨已给官军挑 了,窦家五虎的山寨也屡屡迁移,我们无法问讯。师父他老人家也很挂念世兄呢。幸好在这 里相逢,铁兄弟你要找他老人家也不困难,我明天要到睢阳去,约好了师父在那里会面。你 可以随我一道去。”
  铁摩勒道:“这,这,……”他本来想说的是:“这敢情好!”但话到口边,却变成了 “这好是好,但,我、我明……” 
 

 
分享到:
乾隆晚年因何事为自己写诗辟谣
猫和老鼠合伙5
山楂
秦始皇母亲淫乱后宫真相 只为保住儿子性命
依卜和小克丽斯玎
05 芦衣顺母  闵损,字子骞,春秋时期鲁国人,孔子的弟子,在孔门中以德行与颜渊并称。孔子曾赞扬他说:“孝哉,闵子骞!”《论语·先进》。他生母早死,父亲娶了后妻,又生了两个儿子。继母经常虐待他,冬天,两个弟弟穿着用棉花做的冬衣,却给他穿用芦花做的“棉衣”。一天,父亲出门,闵损牵车时因寒冷打颤,将绳子掉落地上,遭到父亲的斥责和鞭打,芦花随着打破的衣缝飞了出来,父亲方知闵损受到虐待。父亲返回家,要休逐后妻。闵损跪求父亲饶恕继母,说:“留下母亲只是我一个人受冷,休了母亲三个孩子都要挨冻。”
美女自称是宫眷
唐高祖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