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大唐游侠传 >> 第七回 落难英雄逢异丐 扶危绝技退追兵

第七回 落难英雄逢异丐 扶危绝技退追兵

时间:2013/9/22 17:16:42  点击:3143 次
  田承嗣和张忠志都是吃过段圭璋苦头的人,张忠志只剩下一柄护手钩,田承嗣的膝盖刚 才被段圭璋削去了一片皮肉,痛犹未过,段圭璋高呼酣斗,他们虽然把他困在核心,兀自感 到心惊胆战。薛嵩本来受伤不轻,这时也迫得和随他一道来的两个军官加入战团。薛嵩是安 绿山的亲军统领,这两个军官是他的副将,武功略逊于张忠志,在安绿山帐下,是第五、第 六名好手。
  没多久,一队挠钩手开了到来,共是十二个人,挠钩长达一丈有余,十二个挠钩手分布 四万,伸出长钩,钩段圭璋的双脚。
  段圭璋大喝一声,一剑削断了两柄挠钩,但那些挠钩从四面八方伸来,削不胜削,终于 给一柄挠钩勾住了腿肚。段圭璋扑通一声,坐在地上,田承嗣大喜,举刀便斫,猛听得段圭 璋又是一声大喝,咔嚓声响,竟然把那柄挠钩折为两段,钩尖还嵌在肉中,另半截带着淋洒 鲜血的烧钩,被他夺了过来,随着喝声,猛的向田承嗣掷去。田承嗣惊得呆了,薛嵩急忙将 他一掌推开,但听得“呼”的一声,那半截挠钩从田承嗣的头顶飞过,擦破了他一片头皮, 余势未衰,那名勾伤了段圭璋的挠钩手,恰好被掷回来的自己的那半截挠钩撞正胸口,登时 跌了个四脚朝天!
  段圭璋拔出断钩,浑身浴血,坐在地上,兀自神威凛凛,狂挥宝剑,但听得一片断金戛 玉之声,震得众人的耳鼓都嗡嗡作响,又有三柄挠钩给他削断!
  安禄山看得心胆俱寒,说道:“我身经百战,还未见过这样凶悍的人!”薛嵩早已退 下,这时站在安禄山旁边,说道:“他已不能走动了,调弓箭手来射他,立即可以要了他的 性命!”安禄山点点头道:“也只有如此了。怎么弓箭手还不来呢?”一面吩咐手下去催, 一面嚷道:“宇文都尉,不必和他硬拼了,弓箭手马上就来!”
  宇文通集众人之力,仍然未能把段圭璋擒下,深感面上无光。这时,先前围攻段圭璋的 六个人,也只有他一人未曾退下。
  段圭璋又受了两处钩伤,宇文通咬一咬牙,正要鼓勇上前,将他活捉。就在这个时候, 忽听得外面嘈声大作,有人呐喊,有人奔跑。安禄山初时以为是弓箭手来到,一听那惊喊的 声音,奔跑的声音,却又不似,正在惊疑不定,忽听得在门口把守的一个军官大叫道:“不 好,不好!起火啦,起火啦!”
  安禄山方自一惊,猛听得又有几个声音同时喊道:“捉刺客,捉刺客!”就在这时,守 门的卫士忽如遇到巨浪冲击一般,发一声喊,纷纷后退,有几个来不及避开的,已给人推倒 地上。
  外面冲进了两个人,一个穿着军官的服饰,另一个却是十六七岁的少年。这两人冲了进 来,当者披靡!安禄山第一眼瞥见是个军官,心中稍宽,喝道:“什么事情,慌慌张张的胡 冲乱闯?”话犹未了,猛听得那军官大喝一声,俨如舌尖上绽了一个春雷:“安禄山,你敢 害了我的段大哥,我就要你的命!”声到人到,他来不及驱散卫士,便跃了起来,呼的一 声,从众卫士的头上飞过,那些挠钩手正自伸出长钩,被他凌空扑下,刀光闪处,一片断金 戛玉之声,震耳欲聋,几柄挠钩,同时给他削断!那少年貌不惊人,身手却也不弱,刀斫、 掌劈、脚踢,施展了全身解数,眨眼之间,把近身的卫士杀得个七零八落,还有几个挠钩手 也给他踢翻了。
  田承嗣失声叫道:“南霁云,你好大胆!”这两个人正是南霁云和铁摩勒!
  段圭璋因为不愿连累朋友,将事情瞒着南霁云,但铁摩勒却是个机灵的孩子,早就将南 霁云的地址,牢牢记在心中。他口头上答应段圭璋这一晚不出寺门,等候段圭璋回来,但段 圭璋一走之后,他就偷偷去找南霁云了。
  南霁云这一晚和李白有约,约好了黄昏之后在贺知章家里相会,铁摩勒找到南霁云的住 所,已是将近三更,他还没有回来,铁摩勒只得在他的房间里留下字条,再到贺知章家里去 找。原来他和李白喝酒畅谈,谈得高兴,忘记了时间,铁摩勒到了贺家,他们尚是酒兴未 阑。李白见惯了江湖侠士的行径,铁摩勒穿着夜行衣突然闯入,他也毫不惊骇,还拉铁摩勒 一同喝酒。
  铁摩勒哪里还有心清喝酒,急急忙忙将事情告诉南霁云,南霁云一听,酒意全都醒了, 立即向李白告辞,三步并作两步,赶来救人。可惜还是迟了一步,史逸如已经自杀身亡,段 圭璋亦已受了重伤了。
  田承嗣是给南霁云杀得丧了胆的,一见他来,虽然一面大呼大喊的给自己壮胆,却实是 不敢和南霁云接战,一面呼喊,一面连连后退。这时,安禄山也顾不得对“钦使”的礼数, 顾不得什么“大帅”的体面,紧紧捉着田承嗣的手,由他保护,慌慌张张的立刻退入后堂。
  薛嵩也是给南霁云杀得丧了胆的,但他没有田承嗣的及早见机,又因伤得较重,这时还 未退下,南霁云喝道:“姓薛的,酒楼上那一架打得不够痛快,再来,再来!”声到人到, 抡起宝刀,倏的就劈到他的面前。薛嵩此际,即算没有受伤,也不敢硬接他这一刀,急忙虚 晃一剑,转身便逃。张忠志抢来援救,斜身进钩,南霁云一招“雁阵排空”,横刀一削,张 忠志的护手钩早已给段圭璋削断了一柄,但听得“咣”的一声,剩下的这柄护手钩,又给南 霁云削为两段,变成了双手空空,无可抵御。南霁云见他们两人身上都染有血污,忽地将已 劈出的刀势煞住,一声喝道:“我宝刀不杀受伤之人!”一个“鸳鸯双飞脚”踢出,左脚向 薛嵩的背心一蹬,左脚向张忠志的腰胁一踹,薛嵩给踢翻出一丈开外,张忠志也变成个滚地 葫芦。
  宇文通在这混乱之中,想先把段圭璋杀了再说,他左笔刚桃开了段圭璋的宝剑,右笔正 要插下,猛觉金刃劈风之声,南霁云的刀锋已戳到了他的背后。宇文通一个“盘龙绕步”, 反手一招“横打金钟”,刀笔相交,火星飞溅,宇文通的判官笔是精钢所铸,给他宝刀一 磕,也损了指头般粗大的一个缺口,手臂酸麻,不由得蹬、蹬、蹬在退三步。可惜段圭璋这 时已不能走动,宇文通从他身边掠过,段圭璋一剑横扫,只差三寸,没有削去他的膝盖。
  南霁云无暇理会宇文通,急忙将段圭璋抱了起来,叫声:“大哥!”段圭璋双眼一睁, 叫道:“南兄弟,是你来了!”忽地一口瘀血喷了出来,登时晕了过去!他以寡敌众,激战 了一个时辰,已是遍体鳞伤,筋疲力竭,不过全仗着口气,强力支持而已。现在,他看见了 南霁云,精神一松,真气立散,饶是铁铸的人儿,亦已支持不住。
  宇文通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手,见南霁云救了段圭璋,心中反而欢喜,想道:“你背了一 个人,我就不怕你了!”提笔又上,双笔一分,交叉穿插,左笔横拖,虚点南霁云手少阳经 脉的“中浮”“曲池”“少府”三穴,右笔却向段圭璋垂下的脚背‘地户穴”戳下。幸而南 霁云一心一意只是在保护段圭璋,对自己的安危反而置之度外,宇文通攻向他的虚招,他根 本就不招架,刀锋下撤,将宇文通那一笔荡开。待到宇文通要把攻向他的那一招招数化实之 时,南霁云已冲出了几步。
  宇文通哪里肯舍,如影随形,急忙追上。南霁云喝道:“好狠呀你!”脚尖一点,突然 跃起,宇文通双笔在他脚底穿过,说时迟,那时快,南霁云一刀便劈下来!
  这一招用得凶险之极,宇文通料不到南霁云背着一个人,还居然敢跳起来用“力劈华 山”的招数,不由得大吃一惊,急忙一矮身躯,避过刀锋,硬生生的将攻出去的双笔收了回 来,笔尖刚好顶着刀板。只差三寸,险些就要给削去头皮。
  南霁云这一劈之势刚猛之极,宇文通敌不住他的神力,只得使出“燕青十八滚”的招 数,滚将出去,虽然没有刚才薛嵩那么狼狈,却也变成了个滚地葫芦。
  南霁云身形未落,双脚先行踢出,砰、砰两声,又踢翻了两个卫士,大声喝道:“避我 者生,挡我者死!”宝刀舞起一片银光,夺门便走。众卫士见他如此凶猛,谁敢阻拦,瞬息 之间,已给他冲到门口。
  这时,满天都是融融的火光,原来这是铁摩勒所点的火。铁摩勒是在强盗堆中长大的, 熟谙黑道的伎俩,随身带了火种,潜入了安禄山的府邸,便在三四处地方点起火头,好趋混 乱中逃走。
  这一来,众卫士忙着救火,府邸里乱成一片。那一队弓箭手虽已赶了到来,但满园子人 影幢幢,狂奔疾跑,弓箭手怕伤了自己人,只敢张弓,不敢放箭。
  铁摩勒哈哈笑道:“今晚虽然杀不成安禄山,却也出了一口鸟气!”宇文通大怒,一笔 向他点去,铁摩勒反手一刀、这一刀用的是段圭璋所教的剑术招数,甚为古怪,宇文通的武 功虽然比他高出许多,也禁不住心头微凛,不敢轻敌,转过笔锋,横架金刀,斜点腰胁。铁 摩勒这一刀可实可虚,一见宇文通以守为攻,立即一晃便收,斜身一跃,抓起了一个卫士, 向宇文通掷去。宇文通不敢伤安禄山的手下,只好将那卫士接了过来,轻轻放下。只见铁摩 勒一溜烟似的,早已穿过人丛,笑声不断,追上了南霁云去了。宇文通气得七窍生烟,穷追 不舍。
  哪知铁摩勒这一把火,有利却也有弊,骊山离宫的卫士,看见火光,纷纷赶来,南、铁 二人刚杀出重围,迎面便碰见这群卫士。
  南霁云叫道:“你们来得正好,快快帮忙救人,里面还有几个刺客未曾拿下!”他穿着 军官服饰,那些卫士一时给他唬住,未敢即行动手。南霁云身法何等快疾,换了一个方向, 拣个卫士较少的一方,倏的就窜了过去。
  那几个卫士方自一惊,忽听得宇文通和令狐达的声音同时喝道:“这两个就是刺客!” 宇文通从后面追来,令狐达在前面拦截,原来今晚正是他在离宫轮值,那些卫士就是他带领 来的。
  南霁云手起刀落,劈翻了两个卫士,奔上山坡,窜入树林。铁摩勒却被一个卫士追上, 这卫士精于地堂刀法,抄小道绕过铁摩勒前面,忽地从斜坡上滚下来,双刀霍霍,卷地而 来,削铁摩勒的双足。
  铁摩勒武功虽然不弱,对敌的经验还少,不懂得应付这种地堂刀法,一时给他缠着,脱 不了身。说时迟,那时快,另外两个卫士又追了到来,一个挥舞铁锤,一个使用双铜,都是 沉重的兵器。
  南霁云刚窜入树林,回头一望,见铁摩勒受困,一声喝道:“摩勒,这宝剑给你!”拔 出段圭璋那把宝剑,反手一掷,宝剑化成了一道长虹,“唰’的一声,从那个使双锏卫士的 前心穿入,透过后心。铁摩勒早有准备,飞身跳起,趁着那卫士“扑通”倒地的时候,他陡 的在半空中翻了一个筋斗,头下脚上,一伸手便抓着了剑柄,将那柄宝剑拔了出来。他这几 个动作一气呵成,快如闪电,使铁锤的那个卫士骤见剑光飞来,吓得心服俱寒,哪里还顾得 及和他抢夺宝剑。
  铁摩勒抢了宝剑,精神大振,俯冲而下,信手一挥,使地堂刀的那个家伙,正自斫来, 被他宝剑一挥,双刀断为四段。铁摩勒转过剑锋一戳,又点中了使铁锤那个卫士的手腕,轰 隆一声,那柄大铁锤亦已跌落,滚下斜坡。
  南霁云大喝道:“令狐达,你不要命,尽管追来!”这一喝震得树叶纷落,林鸟惊飞, 令狐达心惊胆战,登时如奉了圣旨一般,停了脚步,宇文通在后面叫道:“你们上呀!”
  令狐达抢过一个卫士的弓箭,张弓搭箭,向南霁云射去。他犹有余悸,手指颤抖,这一 箭与其说是射南霁云,不如说是为了应付宇文通才发的,箭发出去歪歪斜斜,哪能射中。
  宇文通这时已经赶到,见状大怒,夺下了令狐达的弓箭,自己来射,他的功力与令狐达 自是不可同日而语,强弓一拽,硬弩穿空,带着尖锐的啸声。
  铁摩勒就要追上了南霁云,听得弓弦声响,他怕南霁云背了个人,闪射不便,便跳将起 来,挥动宝剑,给他拨打弓箭,哪知宇文通这一箭急劲异常,结果虽然他给拨落,铁摩勒的 虎口亦已震裂!
  宇文通怒道:“好,你这小贼碍手碍脚,先把你杀了再说。”“嗖”的一声,第二枝箭 跟着发出,逞向铁摩勒射来。铁摩勒这时已面临悬崖,前无去路,忽地大叫一声,和衣便滚 下去!
  南霁云大吃一惊,说时迟,那时快,宇文通第三支箭又向他射来,南霁云反手一刀,将 这枝箭削断。就这样稍停一停,宇文通又已追上几步,冷笑说道:“姓南的,你还想逃吗? 纵算你逃得了,这姓段的决计保全不了性命!为你设想,快快将这姓段的扔下来,我看在你 是一条好汉的份上,可以网开一面。”
  南霁云大怒道:“宇文通,你上来,我与你决一死战!”宇文通笑道:“我何须与你这 临死的叛徒拼命!好,我善言奉劝,你不肯听,那只有陪这姓段的丧命啦!咄,看箭!”第 四枚、第五枝箭连珠疾发,南霁云背着一个人,无法施展腾挪闪展的功夫,而且他不能只管 自己,更紧要的还要照顾段圭璋。宇文通箭箭对准他所背的段圭璋,登时将南霁云闹得个手 忙脚乱,宇文通的连珠箭一枝接着一枝,射到了第九技,这一枝是射段圭璋垂下的脚撞。南 霁云弯腰拨打,宇文通乘势又是一箭,南霁云一只手要箍着段圭璋,明知这一箭射到了面 前,却是无法闪避,只得将手臂一抬,用了一个“滑”字诀,箭杆贴着他的肌肉滑过,箭头 铲去了他一片皮肉!
  这时,南霁云亦已被迫到悬崖,弓箭手亦已纷纷赶来,要是他立即扔下段圭璋,自己或 许还可以冲开一条血路。但南霁云是何等样人,这想法他连想也没有想过,就在这最危险的 关头,他猛地一咬牙根,心中叫道:“段大哥,咱们要则同生,要则同死,这两条命交给天 老爷啦!”心念方动,只听得宇文通的弓弦一响,一发就是三枝,南霁云猛地大叫一声,左 手紧抱着段圭璋,右手的宝刀盘头一舞,步铁摩勒的后尘,也在悬崖上跳下去了。
  这一着大出宇文通意外,赶到悬崖旁边一看,只见下面黑黝黝的不知有多少深。宇文通 在恶斗段圭璋的时候,也曾受了两三处剑伤,虽然所伤不重,但面临悬崖,却是没有这样的 胆量跳下去。心中想道:“他背着一个人跳下去,九成必死无疑!”
  南霁云这样的死里求生,实在也是危险之极,幸好他有一把宝刀,利用宝刀插入峭壁, 如是者接连三次,终于脚踏实地。
  不过,南霁云虽然脱险,但那悬崖峭壁,尖石如刀,他滑下来的时候,也给擦伤了十几 处之多,好在是他,若是换了别人,早已奄奄一息。
  南霁云站稳了脚步,立即叫道:“摩勒!摩勒!”叫声未绝,只见一团黑影从茅草丛中 爬出来,低低的应了一声,接着却是两声痛楚的呻吟。
  南霁云知道铁摩勒是个非常倔强的少年,听得他的呻吟,不禁吃了一惊,急忙问道: “摩勒,你怎么啦?伤得很重吗?”铁摩勒咬着牙答道:“不算什么,只不过手足都脱了 臼。我的段叔叔,他怎么了?”
  南霁云道:“你带有火折子么?”铁摩勒道:“有!”摸了出来,擦燃火石,点起火 折,递给南霁云。
  火光照耀下,只见段圭璋面如金纸,遍体鳞伤,血还在不住的向外淌。南霁云心痛如 绞,把段圭璋抱到山涧旁边,撕下了一幅衣衫,给他洗净了伤口,敷上了自己随身所带的金 疮药。
  铁摩勒跟着也爬了过来,颤声问道:“怎么样?还有得救吗?”南霁云面色沉暗,道: “血是暂时止了……”铁摩勒迫不及待的再问道:“内伤呢?”过了半晌,南霁云低声说 道:“幸好段大哥功力深湛,脉息还未断绝。咱们得给他找个大夫瞧瞧。”铁摩勒一听,霍 地坐了起来,瞪大了眼睛.嚷道:“这怎么办,哪里去找大夫?”
  南霁云道:“你别慌,总有办法可想。嗯,你的里衣干净吗,撕下来给我替他裹伤。” 他和铁摩勒这时也已是浑身血污,只有贴身的汗衫是未沾血渍的了。
  刚刚替段圭璋包扎好伤口,只见头顶上空的悬崖峭壁之间,有点点星星的火光,南霁云 伏地听声,只听得有人嚷道:“我不信这三个家伙还能活命,明日再来给他们收尸也还不 迟。”另一个人立即骂道:“胆小鬼,你怕跌死你么?你抓着我的腰,一个跟着一个爬下来 吧!”又一个声音道:“对,食君之禄,忠君之忧,早早找到那三具尸体,也好叫咱们的大 帅安心!”原来有一队卫士,正在缒绳而下!
  南霁云道:“摩勒,你两条腿部伤了么?”铁摩勒道:“不,只有一边脱臼。”南霁云 拉着他的手脚.给他接好脱臼,随即一剑削下一段树枝,给他当作拐杖,沉声说道:“摩 勒,这是生死关头,快跑!快跑!”
  南霁云背起段圭璋,铁摩勒咬牙抵痛,提了一口气,跟着南乔云跑出山谷,两人兀自不 敢稍停,一口气又跑了十多里路,远远望见,路边有座孤零零的土地庙。
  铁摩勒撑着那根树枝削成的拐杖,一口气飞跑了近二十里的路,实已是超出了他所能忍 受的限度,南霁云听他喘气的声息越来越粗,回头一望,只见他一跷一拐的,额角上黄豆般 大小的汗珠一颗一颗地滴下来。南霁云好生怜惜,凝神一听,后面并无敌骑追来,心中想 道:“那些人搜遍山谷,最少也得一个时辰。”便对铁摩勒道:“小兄弟,难为你了,咱们 暂且在这土地庙里歇一歇吧。”
  这间土地庙想是香火冷落,檐头屋角都结着蛛网,但出乎他们的意外,在里面却有一个 人!
  就在土地公公的神座下面,只见一个衣衫褴楼的老汉,横伸双脚,枕着一根拐杖,睡得 正沉,呼喀呼喀打着鼾,身边有个红漆葫芦,发出酒香,地上还烧有一堆火,火苗已经熄 了,余烬未灭。
  铁摩勒道:“看来似是一个流浪江湖的老叫化。”南霁云“唔”了一声,仔细打量,见 这老汉虽然衣衫褴楼,打了许多破绽,但却洗得甚为干净,那根拐杖黑黝黝的,似乎也不是 木头做的。
  铁摩勒累得不堪,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坐了下来,可怜他的两条腿已是麻木不灵,一坐 下来,便连移动也困难了。
  南霁云踌躇了一会,只觉段圭璋的躯体渐渐僵冷,只得也坐了下来。铁摩勒道:“可惜 这堆火已经熄了。”南霁云道:“待我来给他添几根柴火。”在那叫化子的身边还有几根干 柴,南霁云走到他的身边,好奇心起,忍不住伸出手指,弹一弹他那根拐杖,只听得声音暗 哑,非铜非铁,亦非木头,竟不知是什么东西做的!
  那叫化于忽然一个翻身,霍地坐了起来,骂道:“我化子大爷正睡得舒服,好小子,你 为什么吵醒我,哎、呀、呀!你、你、你是什么人?”他睡眼惺惺,骂到一半,才发现站在 面前的是个血人!
  南霁云赔罪道:“老大爷,我不是存心吵醒你的,我的朋友受了伤了,借这间土地庙歇 歇。”那化子道:“怎么受的伤?”铁摩勒道:“碰上了强盗!”那老化子“哼:’了一 声,说道:“这世道真是越来越不成话了,离长安仅有三十多里的地方,居然也有强盗伤 人。”铁摩勒本来知道这话不易令人人信,但除了说是强盗之外,他还能说出什么原因?幸 而那叫化只是发了几句牢骚,并未追问下去。
  南霁云这时亦已是力竭精疲,百骸欲散,不过比铁摩勒稍为好一点而已,他暗地留神, 只见那老叫化双眼炯炯有神,绝不类似普通乞丐。南霁云暗暗吃惊:“这老叫化不知是何等 样人,要是个坏人的话,我可没有气力和他再斗了。”
  那老者叫化打量了段圭璋一眼,说道:“贵友可伤得不轻啊!”南霁云道:“是啊,那 些丧尽天良的强盗劈了他十几刀。”那老叫化道:“天气很冷,贵友受了重伤,恐怕会加重 病况。我帮你把这堆火再燃起来吧,大家暖和一点。”南霁云见他甚为和气,稍稍放心,说 道:“多谢老丈。我正想向你讨这几根柴火用用。”
  那老叫化道:“彼此都是落难之人,不必客气。”顿了一顿,又笑道:“这几根柴火不 够用。土地公公是应该保佑好人的,咱们不如就借他的香案一用吧,想他老人家不会见 怪。”举起那根黑黝黝的拐杖,“啪”的一下,登时把那张香案打得四分五裂,铁摩勒道: “老人家你真好气力。”那老叫化笑道:“老了,不中用了,不过,这张香案,大约年纪也 很大了,所以轻轻一敲,它就呜呼哀哉了!”
  火堆里添了干柴,哗哗剥剥的烧起来。那老叫化道:“我这里还有半葫芦的酒,大家喝 一点吧,提提神!”南霁云道:“怎好叨扰你老人家的东西?”那老叫化大笑道:“我一生 都是白吃白喝人家的酒食,要是像你这样将你的,我的分得清清楚楚,我就不必干叫化子这 一行啦。来,来,来,喝完了老叫化再去讨过。”南雾云只得接过他的红漆葫芦,拔了塞 子,闻了一闻,他是个老于江湖的人,闻得并无刺鼻的气味,料想里面不会混有什么药物, 放心喝了一口,老叫化笑道:“酒还好么?”南霁云道:“好,好!很香,很香!”其实岂 上很香而已,喝下之后,不过片刻,全身便暖和起来,比十全大补的药酒更见功效,但舌尖 却又尝不到半点药味,南霁云暗暗诧异,精神也恢复了几分。想道:“这老叫化倒是个有心 人,我错疑他了。”
  铁摩勒随着也喝了两口,连连称赞。那老叫化笑道:“你们倒是个识货的人。这是老叫 化好不容易才讨来的百年老酒。让你那位受伤的朋友也喝一口吧。”南霁云这时已知道了这 酒的功效,说道:“多谢老丈之赐,只是我这位朋友伤得太重,现在尚是昏迷未醒。”那老 叫化道:“这容易。”捏着段圭璋的下巴,轻轻一下,就撬开了他的牙关,将葫芦中的剩酒 都给他灌了下去。
  那老叫化在段圭璋的背心轻轻一揉,段圭璋忽地翻了个身,“哇”的一声,一大口血狂 喷出来,血色如墨,扑鼻腥臭。
  铁摩勒顾不得双腿疼痛,霍地跳了起来,喝道:“你,你。你这是干吗?”原来他亦已 看出这个老叫化是个异人,此际,他见那老叫化在段圭璋背心一揉,段圭璋便狂喷瘀血,一 时之间,无暇思索,只道是这老叫化心怀不测,暗下毒手,是以大骂。但他刚退出一个 “你”宇,便给南霁云用眼色止住了,本来是要恶骂的,却变成了一句问话的语气了。
  南霁云道:“多谢老丈,他这口瘀血咯了出来,就不至有什命之忧了。”铁摩勒这才知 道那老叫化志在救人,好生惭愧。
  南霁云紧紧抱着段圭璋,在他耳边唤道:“大哥,醒醒,小弟在这儿,你听见我吗?” 段圭璋又一口血咯了出来,猛地叫道:“史大哥,史大哥,你别走、等等我啊!”“安禄 山,安禄山,你,你,你好狠啊!我段圭璋死了化鬼也要抓你!”南霁云吓得慌了,连叫: “段大哥,是我,是我,你不认得我了么?”段圭璋声音渐渐低沉,仍然断断续续地叫史大 哥,骂安禄山,就像发了高烧的病人的呓语一般。
  那老叫化听他骂出“安禄山”三字,跟着又报出了自己的姓名,双目陡地发出精光,脸 上现出诧异的神色,指着段圭璋最后咯的那口血道:“血色已变殷红,不能再让他再咯下去 了。现在应该让他酣睡一觉。”骈指如戟,轻轻点了段圭璋两处穴道,段圭湾的呓语顿时停 止,便在南霁云的怀抱中,沉沉睡着了。老叫化这才吁了口气,笑道:“幸亏还剩下这半葫 芦的酒给他化开了瘀血,要不然老叫化也无法救治。”
  南霁云是个武学大行家,看那老叫化刚才的点穴手法,虽似轻描淡写,毫不着力,其实 却是玄功暗藏,深厚之极,所以才能抓紧时机,在段圭璋瘀血化尽,新血方生之际,立即将 它止住。这手点穴止血的神功,南霁云自问也有所不及。
  这时南霁云哪里还有疑心,急忙说道:“多谢老前辈仁心施救,还请老前辈赐示高姓大 名。”那老叫化笑道:“你不必忙着问我的姓名来历。倒是我要先问你们,你们的仇人敢情 不是什么强盗,而是安禄山吧?”
  铁摩勒道:“错,正是那该千刀万剐的肥猪,将我的段叔叔害成这个模样。先前我不知 道老前辈是何等烊人,故此说了假话。还望老前辈恕罪。”那老叫化笑道:“你也没有说 错,那安禄山虽然是三镇的节度使,其实和强盗也差不多。”
  铁摩勒正要过来向他道谢,这时他已松了口气,精神支持不住,猛觉膝盖痛得有如针 刺,原来是他刚才猛力跳起,扭伤了本来已经受创的关节,痛得他险些要叫出声来。那老叫 化道:“小哥儿,你别动。俺老叫化除了乞食之外,还懂得几手推拿的手术,你若是信得过 我,就让我替你治一治吧。”
  那老叫化的推拿手术果然神妙非常,给他在手足的关节上轻轻揉了几下,再给他推血过 官,铁摩勒果然痛楚立失。铁摩勒伸拳踢腿,喜哈哈地道:“你老人家真是妙手回春,灵效 无比,现在我再打一架都行了!”
  那老叫化却板起脸孔,正色说道:“不成!体说不能打架,连动也不能乱动。你们两人 所受的伤也不轻呢,从脉象看来,你们似乎曾经从很高的地方跳下来,内脏受了震动,现在 我只是治好你们的外伤,化开你们的瘀血,这内伤么,还得你们自已调治。嗯,小哥儿,你 懂得吐纳的功夫么?”南霁云听他道来,有如目睹一般,暗暗惊奇,这才知道老叫化不但武 功深湛,而且医术神妙。他只问铁摩勒会不会吐纳功夫,那是因为他早已看出了南霁云是个 深通内功的人。
  铁摩勒道:“懂得一点。”那老叫化道:“好,你们现在已经精神恢复,可以做一做吐 纳的功夫了。平心静气去做,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管,要做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 地步。好,时间无多了,你们自己练功吧。”
  南霁云这才知道,这老叫化既不问他们的经过,也不肯说自己的来历,原来是要让出时 间,让他们尽快恢复功力。看来他亦已预防到安禄山会有追兵。
  南霁云内功深厚,做了一会吐纳的功夫,已是气机畅通,五脏六腑归回原位,就在这 时,忽听得外面马嘶人语,有人说道:“这庙里有火光,咱们进去瞧瞧!”
  南霁云虽然已知道那老叫化乃是异人,这时也不由得心头一震,他的功力尚未恢复,不 知只这老叫化一人,能否挡得住他们?
  心念未已,那一伙人已经进入庙门,果然是安禄山的追兵,而且为首的就是宇文通和令 狐达!
  宇文通除了邀同令狐达之外,还找了两位大内高手作伴,这两人一个叫牛千斤,一个叫 龙万钧,虽然比不上宇文、尉迟,和秦襄这三大高手,却也是名列内廷卫土四大金刚中的人 物,武功在令狐达之上。那山谷只有一条出口,一路追来,终于给他们发现了南、铁二人的 踪迹。
  宇文通一马当先,冲进庙门,忽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骂道:“哪里来的一群王八羔子, 扰得老叫化在破庙里也不得安静!”
  宇文通大怒,刚要发作,忽见令狐达面如死灰,抖抖索索地说道:“小辈不知道你老的 大驾驻在这儿,小辈给你老请安。”
  那老叫化双眼一翻,冷冷说道:“令狐达你这小子倒抖起来啦,居然还认得我吗?”拐 杖一指,接着一声喝道:“你这小子既然还认得我,应该记得我的脾气,还不快给我滚出 去!”
  令狐达吓得面无人色,连声应道:“是,是!”扭头便跑,宇文通怒不可遏,一把抓着 了他,令狐达这才想起有个宇文通在他身边,又羞又急又惊惶,满面通红,急忙说道:“宇 文大人,这位老前辈是西岳神龙皇甫先生!”
  此言一出,宇文通也不禁陡然一惊。原来这个老叫化名叫皇甫嵩,喜欢游戏风尘,名列 江湖七怪之一,因他是华山派的名宿,行事又有如神龙之见首不见尾,故此人称“西岳神 龙”。令狐达本来是黑道出身,大约在十多年前,有一次他随师父打劫客商,他的师父心狠 手辣,劫了财还想害命,碰巧遇见了皇甫嵩,他的师父挨打了三十拐杖。他那时名头未响, 在黑道上只是个二流的角色,皇甫嵩责罚从宽,只打了他五拐杖。虽然如此,他挨了那五 下,却足足养了半年的伤。
  宇文通这时已踏进了庙门,庙中情景,一览无遗,只见南霁云和铁摩勒正在打坐,段圭 璋也正躺在地上。宇文通对皇甫嵩虽然有点畏惧,但猎物就在眼前,他岂肯就此放过?心中 想道:“段圭璋已是垂死的人,南霁云看来也受了重伤,这老叫化纵然了得,我和牛、龙二 人联手,不信就对付不了他。何况我所听到的关于他武功的传说,都是些耳闻之言,未必就 真有那么厉害?”
  宇文通是一流高手,与令狐达等人自是不可同日而语,他虽然慑于“西岳神龙”的名头 了却也并不怎样畏惧。当下又踏上一步,抱拳说道:“皇甫先生,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在下 无意打扰你老,只是奉了皇命,要捉拿钦犯,不得不来,但求你老让在下交得了差。”宇文 通平素目空一切,这还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用这样客气的口物与别人说话。
  皇甫嵩却不领他这个情,双眼一翻,冷笑说道:“咦,这倒奇了。老叫化虽然有时不免 强讨恶化,却从未做过推倒龙床、打死太子之类的事情,怎的忽然之间变成钦犯了?”
  宇文通强忍住气说道:“不是说你,我指的是这三位朋友。他们在安节度使家里放火, 又杀伤了许多内廷侍卫,我身为龙骑都尉,统率宫中侍卫,不得不请这两位朋友到北街去问 个明白。”
  皇甫嵩搔搔头皮,说道:“这可把老叫化弄糊涂了!”宇文通愠道:“我已说得这样清 楚,还有什么糊涂?”皇甫嵩道:“你瞧他们伤成这个模样,这位姓段的朋友,性命还不知 能不能保得住呢!据他们说,他们是碰到了谋财害命的强盗,才给伤成这个模样的。你却说 他们是钦犯,他们只是两个大人一个孩子,就敢到安禄山家中杀人放火么?哼,哼,这样的 事情我不能相信,除非你把圣旨拿出来让我瞧瞧!”
  宇文通怒道:“我瞧你是位武林前辈,才对你客气三分,你却和我歪缠!这案子是他们 今晚刚做下来的,匆促之间,哪能请到圣旨?你瞧我的服饰,难道我这龙骑都尉,也是假的 不成?”
  皇甫嵩冷笑道:“难说,难说!如今的世道,就是有许多强盗冒充官府的。何况,你刚 才说有圣旨,现在却又拿不出来,分明是说假话。你既说了一次假话,老叫化就不能相信 你!”
  宇文通气得七窍生烟,但他究竟是知道对方身份的人,正要按照江湖规矩向他挑战,随 他来的那两个大内高手已沉不住气,皇甫嵩这十年来未曾在江湖上露过面,这两个人根本就 不知道他的名字。
  皇甫嵩话声未了,这两个人已亮出了兵器来,牛千斤使的是宣花大斧,龙万钧使的是厚 背金刀,一声喝道:“凭你这老叫化也配着圣旨吗?嘿,嘿!你要圣旨,这就是圣旨!”
  皇甫嵩将拐杖一横,但听得“咣咣”声响,震耳欲聋,皇甫嵩一声长啸:“这圣旨不顶 事!”但见火花飞溅之中,牛千斤与龙万钧这两个水牛般粗壮的身躯,已给抛出了庙门。
  宇文通这一惊非同小可,要知牛、龙二人都是著名的大力士,所练的外家功夫刚猛之 极,牛千斤那柄宣花大斧重达五十六斤,龙万钧那柄厚背金刀较轻,也有四十三斤,这两件 粗重的兵器斫在皇甫嵩那根拐杖上,纵使那根拐杖是铁铸的,也该断了,然而现在皇甫嵩那 根拐杖却丝毫无损,反而是那柄宣花大斧和厚背金刀缺了一口,而且不过仅仅一招,牛、龙 二人不但兵器毁坏。就连人也给抛出了庙门!宇文通这才知道“西岳神龙”果然是名不虚 传,非但他那根拐杖是件宝物,他所显露的这手借力打力的功夫,亦已到了上乘的境界。
  宇文通面色铁青,伸出手来,沉声说道:“佩服,佩服!冲着老前辈的面子,这交情我 宇文通就卖给了老前辈吧!”皇甫嵩抛下拐杖,笑道:“多谢都尉大人盛情!”坦然与他握 手,宇文通是点穴的大名家,双掌一按,他已使出独门点穴手法,力透指尖,中指。食指、 无名指三指齐下,点中了皇甫嵩手腕的寸、关、尺三焦经脉!皇甫嵩淡淡说道:“不必客 气,你请吧!”宇文通忽觉指头所触,俨如一块烧红了的烙铁一般,十指连心,痛得他禁不 住“哎哟”一声,叫将出来。急忙松手,跃出庙门,走得狼狈之极,不过,比起牛、龙二 人,他却又好得多了。
  铁摩勒看得眉飞色舞,情不自禁地叫道:“痛快,痛快!打得好极啦!哎哟,哟!”原 来他内功的根基还浅,正在气贯丹田的时候,由于心情激动的缘故,真气忽然走歪,几乎窒 息。
  皇甫嵩眉头一皱,责备他道:“你这娃儿怎么不听我老人家的话,叫你不要多管闲事, 你偏要管!”一面责备,一面给铁摩勒施展推拿的手术,帮助他把真气纳入丹田。
  这时敌人都已逃走,破庙里一片寂静,皇甫嵩用拐杖拨拨火堆,似乎是在思索什么似 的,不时的望出门外,忽地自言自语道:“天都快要亮啦!”
  南霁云这时已气透重关,功力即将完全恢复,他见皇甫嵩神情有异,正想和他说几句话 屋甫嵩忽然又站了起来,郑重说道:“等下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你们两位都不能多管!”这 话他已经说过一遍,现在再说,口气也比以前严厉得多。南霁云心中一动,想道:“他为什 么要再三嘱咐?难道还会有什么意外的事情发生么?”正是:
  方喜追兵才击退,一波未息一波生。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激情人生,真心真意爱自己1
四、柳如是
诸葛亮为何对丑妻黄硕忠贞不二
爱哭的大象比利1
大乌龟1
孟姜女的传说
周总理
溥仪与李淑贤的结婚照片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