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游剑江湖 >> 第二十三回 落拓江湖

第二十三回 落拓江湖

时间:2013/9/25 8:09:53  点击:2888 次
  十年磨剑,玉陵结客,把平生涕泪都飘尽,老去填词,一半是空中传恨,几曾围燕钦蝉鬓?不师秦七,不师黄九,倚新声玉田差近。落拓江湖,且分付歌筵红粉。料封候白头无份。
                                       ——朱竹培
  记挂着云紫萝、想要找寻云紫萝的,除了孟元超之外,还有一个人。
  这个人是缪长风。
  虽然只是相处几天,云紫萝已经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日前他离开了西洞庭山,渡过太湖,仗着超卓的轻功,终于摆脱了西门和那胖和尚的纠缠,可是盘拓在他心头的云紫萝的影子,却是摆脱不了。
  “中年心事浓如酒。”缪长风不禁为自己这份感情苦笑了。
  他本来是和陈天宇父子约好在泰山见面的,但为了这件意外的事情耽搁,算算日期,已经是赶不上泰山盛会了。
  “天下英雄,但得结交一二,己是快慰平生,我又不是去趁热闹的,酒阑人敬,又有何妨?”他想天下英雄来赴泰山之会,大典过后,也不会立即就全部离开的。于是仍然按照原来的计划,前往泰山。
  他并不知道云紫萝也赴泰山之会的事情,他只希望能有机会可以见着尉迟炯和金逐流等人。
  这一日他经过一个小镇,已经是下午未时的时分了,忙于赶路,未吃中饭,肚子觉得有点饿了,便在小镇上找了一间门面比较整洁的酒馆进去。
  小镇上的小酒家,平时的客人已经不多,这个时候又正是一天之中生意最淡的时候,就只有他一个客人。
  这家酒店不但门面整洁,里面布置得也很雅致,倒是颇出缪长风意料之外。
  “奔波了几日,难得有这样一个清静的地方喝一喝酒!”缪长风心想。
  “有什么好酒,给我来上三斤。”缪长风点了几个小菜,随口这样吩咐店小二。他可不敢指望小酒店里能有什么好酒。
  不料又是一个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店小二给他端来的酒竟是又醇又香。“哈,真是好酒!”缪长风喝了一杯,不禁大声赞叹了。
  “这是我家主人自酿的美酒,许多外来的客人都称赞的。”店小二微笑说道。
  缪长风道:“你家主人高姓大名,住在这里么?”
  店小二道:“家主姓陈,名德泰。他住在乡下的,因为喜欢结交朋友,所以开了这间酒店。”
  缪长风道:“原来如此。”心里想道:“敢情这个姓陈的乃是乡下的小孟尝之流。”
  喝了几杯酒,缪长风抬起头,看墙上挂的一幅中堂,只见写的是国初词人朱竹姥的一首“解佩令”,铁划银钩。笔力甚为遒劲。把平生涕泪都飘尽,老去填词,一半是空中传恨,几曾围燕钗蝉鬓?不师秦七,不师黄九,倚新声玉田差近。落拓江湖,且分付歌筵红粉。料封侯白头无份。”
  有了几分酒意,念了这首词,不觉颇生怅触。“我虽然不是词人,朱竹姥这首自慨生平的词,倒是有几分好似为我写照。唉,十年磨剑,五陵结客,把生平涕泪都飘尽。我不也正是如此么?我今年已是四十有二了,未敢云老,两鬓亦已微霜。只是我落拓江湖,却哪里去求红颜知己?”情怀历乱,蓦地想起了云紫萝来:“奇怪,我怎的老是想着她?唉,就不知她愿不愿意把我作为知己?”缪长风心中苦笑,不知不觉已是把壶中的麦酒喝了一大半了。“这家酒店的主人倒是一个雅士,可惜不在这儿。”缪长风心想。
  正在浮想连翩之际,忽觉眼睛一亮,有一对青年男女走了进来。男的俊眉朗目,神采飞杨,女的则是衣裳淡雅,笑靥如花,令人一见,就生好感。
  “真是一对璧人!想不到在这小镇上却有如此人物!”缪长风不禁暗暗赞叹了。
  这对青年男女找了一个靠窗的坐位,男的笑道:“这地方倒是很清雅,酒也不错,小师妹,你也喝一点吧!”
  那“小师妹”笑道:“我怕喝醉了不能赶路,宋师哥,请你自便吧。”
  那男的笑道:“怕什么,反正咱们也是赶不上泰山的盛会了。”
  缪长风怔了一怔,心里想道:“原来他们也是到泰山去的。”
  那女的浅尝即止,笑道:“我的酒量实在不行,可惜孟师哥不在这儿,否则你们倒可以喝个痛快了。”
  那男的说道:“我的酒量比不上孟大哥。嗯,小师妹,咱们这次到了泰山,说不定可以见着他。”
  那女的忽地笑道:“宋师哥,你说实话,你赶去泰山,到底是想要见谁?恐怕不仅仅是为了孟师哥吧?”
  那里的道:“小师妹你又来开我玩笑了,我不是为了孟元超还能为谁?”
  “小师妹”噗嗤一笑,说道:“我还没有说出来呢,你怎么就知道我是开你玩笑?可见得你是着实有着心病了。”
  那男的连连摇首,说道:“你这张小嘴儿越发厉害了,好,我倒要请你说说,你以为我是有了什么心病?”
  “小师妹”笑道:“我看你恐怕是为了云紫萝的缘故,才这么着急赶上泰山的吧。”
  缪长风听得“云紫萝”的名字从那少女口中说了出来,不禁心头一震,不知不觉的放下了酒杯,想道:“原来他们是云紫萝的朋友,听这女的口气,难道、难道她的这个宋师哥竟是云紫萝的情人?也是为她害了相思病的了?”
  缪长风猜中了一半,原来这一男一女正是宋腾霄和吕思美。
  宋腾霄确实是曾为云紫萝害过相思,但自从他知道了孟元超和云紫萝的秘密之后,尤其是在和吕思美重逢之后,他对云紫萝的感情也早已经净化了。
  当然往事难以后怀,云紫萝的影子也总是不能在他心头抹去的。不过这份思念之想却已不是爱慕的“相思”,而是好友的怀念了。
  宋腾霄强笑道:“这回你可是说得没有道理了!”
  吕思美道:“何以见得?”
  宋腾霄笑道:“紫萝怎么会赴泰山之会?她又不是一个爱管闲事、喜趁热闹的人。”
  吕思美道:“那你又何以认为孟大哥十九会赴泰山之会。”
  宋腾霄道:“孟大哥当然不同,他是要会天下英雄的。”
  吕思美笑道:“你说我没有道理,我说你才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呢!”
  宋腾霄笑道:“我怎地糊涂了?”
  吕思美道:“云紫萝不想见别的人,只有孟大哥她却是想要见的。我们猜想孟大哥会上泰山,难道她会想不到吗?”
  宋腾霄笑道:“你倒好像很懂得云紫萝的心事?”
  吕思美道:“我虽然没有见过云姐姐,但从那大晚上的事情看来,我知道她是决计忘怀不了孟大哥的。”
  宋腾霄道:“那天晚上,她不是本来可以见着元超却又避而不见的么?”
  吕思美道:“你这话有点语病。”
  宋腾霄道:“什么语病?”
  吕思美道:“她不是已经见着孟大哥了?只是孟大哥没有见着她的本来面目而已。不错,她是不愿意让孟大哥见着她,可是她却是要偷偷去看一看孟大哥的。说老实话,我倒是很为她的这点痴情感动呢。”
  宋腾霄默然不语,满满的喝了一杯酒。
  吕思美看他一眼,低声说道:“宋师哥,对不住,我惹起你的伤感了。”
  宋腾霄道:“不,我不是为了自己感伤,我是慨叹造化弄人,云紫萝和孟元超本来应该是很好的一对的。阴差阳错,如弄成了今天这个局面。”
  吕思莫道:“哦,你只是为着好友叹息,我还以为你也是痴情种子呢。你这样快就能忘记云姐姐了?”
  朱腾霄叹了口气,说道:“每个人都是情有所钟,但情之为物,却也是不能勉强的,不错,我还在想着紫萝,但请你相信我,在我的心中,是早无杂念了。”
  吕思美脸上忽地泛起一片红潮,半嗔半喜地笑道:“你有杂念也好,没杂念也好,关我什么事,何必要我相信?”
  宋腾霄看着她宜喜宜嗔的粉脸,禁不住心头一动,想道:“小师妹为什么老是喜欢拿我开玩笑?啊,不错,她说我糊涂,我可真糊涂了。我忘记了思美早已不是当年不懂事的‘小师妹’啦!”
  对着吕思美的笑靥如花,宋腾霄禁不住心神一荡,停杯在手,呆了。
  吕思美道:“宋大哥,你又在想些什么?”
  宋腾霄道:“没什么,小师妹,咱们别谈不愉快的事情好不好?”
  吕思美道:“好,那么咱们谈些什么呢?对啦,你最近学了什么新曲子,我倒想听听你的萧声呢。”
  宋腾霄笑道:“这里又不是小金川,我怎能在酒楼上吹萧给你听?”
  吕思美不觉也笑了起来,说道:“不错,在小金川的时候,我记得你是最喜欢在春暖花开的时候吹萧给我听的。唉,可惜这样的好日子已经过去了。”尽管她是用着感伤的口吻遗思往日,她的心情还是愉快的。
  在一旁落漠寡欢的只有缪长风。听着他们笑语喧喧,他的心里不觉一片茫然,“想不到云紫萝还有一个旧情人。”
  正在他茫然自思之际,又进来了一个客人,手拿折扇,书生打扮。
  宋腾霄一见此人,登时就跳了起来。
  原来这个书生不是别人,正是曾经在他手里抢了杨华那个段仇世。
  宋腾霄跳了起来,叫道:“好呀,我正要找你算帐!”吕思美连忙问道:“这厮是谁?”宋腾霄道:“这厮就是我和你说过的那个点苍双煞中的老二段仇世!”
  说话之际,宋腾霄已是身形倏起,向段仇世扑过去了!
  段仇世冷笑道:“想必你还未知道泰山之会发生的事,不错,我是抢了他们的孩子,可是我是收他作徒弟的,孟元超和云紫萝都还要感激我呢!你要不要听我细道前因后果?”
  宋腾霄如何能够相信他,喝道:“谁听你的花言巧语?”段仇世怒道:“好呀,你不相信,那咱们就再打一架,你以为我怕你不成!”
  酒店里是摆有许多桌椅的,宋腾霄嫌这些桌椅碍手碍脚,腾的飞起一脚,将当中的一张桌子踢翻,桌子好似车轮般向段仇世滚去,段仇世双掌一按,“乒”的一声,那张圆桌面四分五裂,木块纷飞,其他桌子也被波及,茶杯碗筷,跌了满地。哗啦啦一片响,杯碗的破片向缪长风飞来,缪长风衣袖轻轻一拂,破片连他的袖角都没沾着,就掉下来了。
  段仇世眼观四角,耳听八方,暗暗吃了一惊,心里想道:“这人不知是谁,他这沾衣十八跌的内功只怕还在宋腾霄之上,倘若是宋腾霄的朋友,那就糟了。”
  说时迟,那时快,宋腾霄己然扑到,段仇世折扇一指,点向他的脉门,宋腾霄一个转身,反手夺他扇子。段仇世左掌拍出,宋腾霄顾忌他的毒掌,掌锋斜斜切出,抢攻空门。两人的身体交叉插过,都没有打着对方。却又有两张桌子给他们碰翻了。
  吕思美在他们动手的时候,早已拔出剑来,抢占了门口,防备段仇世逃走,点苍双煞长于轻功,她是曾听宋腾霄说过。
  店小二瑟瑟缩缩的躲在一角,颤声叫道:“客官,你们打架不打紧,可别打坏了小店的东西,我们做伙计的赔不起!你们到外面去打好不好?”
  宋段二人正在打得吃紧,哪有心神听店小二的说话?吕思美说道:“你别害怕,打坏了多少东西,待会儿我赔给你就是。”
  缪长风神色自若的仍然坐着喝酒,但心中却在暗自思量:“我要不要管一管这件闲事呢?”
  原来段仇世不认识他,他却是知道段仇世的。他有一位朋友是滇南大侠管昆吾,曾经和他说过段仇世的为人行事,去年他到大理畅游,本来想请管昆吾作介,与段仇世结交的,不巧点苍双煞却都外出去了。
  管昆吾曾经与他言道,点苍双煞虽然被人视为魔头,其实也无多大恶行,不过是喜怒随心,性情比较怪僻而已。师兄八臂灵猿卜天雕据说是母猴养大的野人,不通世务,粗鲁无文,却也有他质朴可喜之处。至于师弟冷面书生段仇世,他本来是贵家公子,不知怎的,突然变成了一愤世嫉俗的人,此人不但是文武全材,而且颇重言诺,可惜崖岸自高,轻易不肯与人接纳。
  缪长风暗自思量:“他们算的不知是一笔什么糊涂帐?宋腾霄指责段仇世抢了孟元超和云紫萝的孩子,紫萝不是杨牧未亡人吗,怎的又和孟元超有了孩子?泰山之会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惜宋腾霄不肯听他分辩,我这个外人就更不便打听人家的私事了,不过这两个人都是值得结交的人物,我好不好充当一次鲁仲连呢?”
  缪长风莫名其妙,满腹疑团。由于真相未明,也就不敢贸然劝解。正自踌躇未决之际,忽听得有人喝道:“好呀,看你这次还能跑掉!”有两个客人冲进这家酒店,一个是童颜鹤发,身材高大的老头,一个是短小精悍,大声呼喝的中年汉子。
  缪长风吃了一惊,心里想道:“这个壮健的老头儿,莫非是名震江湖的四海神龙齐建业?”要知四海神龙的声名极大,缪长风虽然没有见过他,也曾听得人家说过他的特殊相貌。
  缪长风猜得不错,这个身材高大的老头果然就是四海神龙齐建业,那个短小精悍的中年汉子当然就是杨牧了。
  杨牧跑在前面,气势汹汹的冲进这家酒店,站在门口的吕思美首当其冲。
  由于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吕思姜突然看见杨牧向她冲来,自是兔不了心头一震,以为这两个是清廷的鹰爪。要知她和宋腾霄乃是义军中人,过去曾经不知多少次碰上鹰爪的追踪,免不了有这怀疑。
  杨牧也不知她是什么人,一掌向她推去,喝道:“小丫头给我滚开!”吕思美使出穿花绕树的身法,杨牧扑了个空,身形倾侧,吕思美立即唰的一剑向他刺去,斥道:“你是何人,如此无礼!”
  这一剑势道极为凌厉,不过却只是一招刺穴的剑法。因为吕思美还不能断定对方的身份,是以虽然心有所疑,也不敢立即就取他的性命。
  杨牧武功非同泛泛,险此跌了个狗吃屎,不由得怒从心起,喝道:“原来你这野丫头是点苍双煞的党羽!”使出金刚六阳手的刚猛掌力,呼的便是反手一掌!
  这一掌的力道非同小可,吕思美只觉胸口如受重物所压,几乎透不过气来。幸而她练成了穿花绕树的身法,身法轻灵,随着杨牧的掌风飘闪,这一掌仍然没有打到她的身上。吕思美怒道:“胡说八道,谁是点苍双煞的党羽!”剑尖划过,“嗤”的一声,划破了杨牧的衣裳。
  齐建业喝道:“问清楚了再动手!”衣袖一拂,吕思美的长剑脱手飞去,“铛”的一声,正巧插在缪长风的那张桌子上。
  缪长风装作大大受惊的模样,摔出酒杯,连人带椅,跌在地上,叫道:“你们打架,怎么打到我头上来了!”
  杨牧正在向段仇世奔去,缪长风那一杯酒向他照面而来!杨牧躲闪不及,给泼个满头满面,火辣辣的作痛,双目到也睁不开来!
  杨牧是练过内功的人,寻常的人打他一拳,他也未必会痛。如今给一杯冷酒泼着,竟然火辣辣的作痛,自是不由得大吃一惊,生怕对方暗算,慌忙把双掌掩着面门。
  齐建业朗声说道:“你既然不是点苍双煞的一伙,那就退下吧。”迈步上前,伸手就要抓段仇世的背心。缪长风深知齐建业的功夫厉害,他可不能用对付杨牧的法子来对付四海神龙,若要帮段仇世的忙,非得亲自出手不可。他是装作受惊跌倒的,此时还没有爬起来,要救段仇世也来不及了。
  正在他为段仇世暗地捏着一把冷汗的时候,却有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那个店小二本来是瑟瑟缩缩的躲在一角的,忽然跑了出来,抱着齐建业叫道:“客官,客官!求求你们,可别要在小店打架!”
  四海神龙齐建业是何等身份,岂能出手打一个丝毫不懂武功的酒店小厮?也正是因此,他才会给那店小二抱着的。
  齐建业只好轻轻的将他拉开,那店小二却仍然伸开双臂拦着他和他纠缠。齐建业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说道:“你别害怕,打坏了多少东西,我照价赔偿就是。”店小二道:“那位姑娘也是说过这样的话的,我怎么知道你们说的可是当真?”
  杨牧抹去了脸上的酒水,向着缪长风怒声问道:“你是什么人?”
  缪长风爬了起来,冷笑说道:“我是喝酒的客人,好好的在这里喝酒,又没惹着你们。你们打架,却几乎打坏了我吃饭的家伙,如今还向我发脾气,哼,哼,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杨牧双眼一辟,哼了一声,冷笑说道:“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倒是我杨某走了眼了。待会儿再领教阁下的功夫。”
  缪长风淡淡说道:“杨先生,你莫开玩笑,我哪有什么功夫啊!”此时那店小二尚在和齐建业纠缠不清,缪长风又是好笑,又是有点奇怪。心里想道:“这店小二适才怕成那个样子,怎的忽然又胆大了。”此时吕思美已经退到一旁,宋腾霄知道来的是齐建业和杨牧,也不禁怔了一怔,招数略缓。
  段仇世急中生智,忽地说道:“宋腾霄,这祸是你闯出来的,如今人家找上门来了,你不与我分担,也还罢了,还要倒戈相向,以求免祸,这是正人君子所为么?嘿、嘿,未免太说不过去了!”
  宋腾霄怒道:“你胡说什么?”话犹未了,段仇世已是一个“移形易位”避开了宋腾霄的攻击,恰如海燕掠波,从他身旁掠过,倏的从窗口跳出去了。
  齐建业无可奈何,只好用轻巧的手法,点了店小二的麻穴,这才摆脱了他的纠缠。喝道:“往哪里跑!”可是已经迟了一步,从窗口望出去,段仇世的背影都不见了。也不知躲进了那个横街小巷。
  杨牧呆了一呆,陡地喝道:“你就是宋腾霄么?”
  宋腾霄道:“不错,你待如何?”
  杨牧喝道:“好呀,你抢了我的孩子,捣乱我的灵堂,侮辱我的徒弟,这还不算,又居然欺侮我的姐姐。如今撞在我的手上,你还想置身事外么?哼,哼,跑得了段仇世,跑不了你!”
  宋腾霄冷笑道:“你的孩子?嘿、嘿,就算是你的孩子吧。你的姐姐折磨这个孩子,我是云紫萝的好朋友,岂能不将他带走?”
  杨牧大怒道:“气死我也,你居然还敢在我的面前承认和那贱人、和那贱人——”大怒之下,口不择言,可是话到口边,“私通”二字,究竟是不便说出口来。
  云紫萝是宋腾霄最敬的人,听了这话,也不禁大怒喝道:“杨牧,你莫含血喷人!含血喷人,只能自污其口!”两人正面相对,剑拔弩张,就要动手。
  那日杨牧的姐姐辣手观音杨大姑吃了宋腾霄的大亏,回家之后,曾向齐建业哭诉,央求齐建业替她报仇。不过她当时还未知那个蒙面人是宋腾霄。但齐建业在泰山之会过后,则是知道了。
  齐建业心里想道:“段仇世轻功超卓,现在去追他未必追得上,不如光抓着了这个姓宋的再说,免得顾此失彼!”
  杨宋二人剑拔弩张,眼看就要动手,齐建业忽地喝道:“且慢!”
  宋腾霄冷冷说道:“齐老先生有何指教?”
  齐建业缓缓说道:“杨大姑是我们齐家的人,这件事应该由我来管。杨牧,你先退下。”原来他因为在泰山之会见过孟元超的本领,心想宋腾霄和孟元超并驾齐名,姓宋的本领决不会比姓孟的差到哪里去,只怕杨牧不是他的对手,若待杨牧败了,自己才出手对付他,未免更是有失身份,是以赴忙先把事情揽到自己的身上。
  杨牧应了一个“是”字,垂手退过一旁,说道:“是,请姻伯主持公道,替家姐出一口气。”
  齐建业道:“我自有分数。”说罢,才回过头来,指着宋腾霄道:“念在你也是个侠义道中的人物,俗语说得好:杀人不过头点地,我也不愿太过将你难为。你就借这酒家摆个和头酒吧,只要你给我们磕个头赔个不是。这件事嘛,也就算了。”
  宋腾霄气往上冲,冷笑说道:“男儿膝下有黄金,姓宋的自问并无不是之处,如何要向别人磕头赔罪?”
  齐建业道:“那么咱们就只有按江湖规矩,用拳头说理了!你可别怪老夫恃强凌弱,以大欺小!”
  宋腾霄一向自高气傲,最恨别人小觑自己,听了这话,冷笑说道:“齐老前辈比我年长,我是该对长者尊敬。待会儿请长者先行赐招就是!”言下之意,只承认齐建业比他年长,“以大欺小”的说法勉强可以同意,“恃强欺弱”云云,他可是不敢苟同!
  齐建业不由得也是气往上冲,喝道:“好狂妄的小子,居然要和老夫动手,还敢口出大言,让我出招!你可知道,老夫出手,就是决不留情!”
  宋腾霄冷笑道:“我的剑上也没长着眼睛!”杨牧说道:“姻伯,你就教训教训这浑小子吧!别让他多说废话,我听了也有气。”
  宋腾霄道:“咱们到外面去打,免得惊吓店里的人。”
  齐建业冷笑道:“好,谅你也跑不了!”
  宋腾霄和吕思美先走出去,齐建业跟在后面,杨牧回过头来,了缪长风一眼,最后也走出去了。
  缪长风待杨牧前脚走出大门,立即便走过去替店小二解开穴道,笑道:“你的胆量可不小啊,佩服,佩服!”
  那店小二揉揉酸麻之处,说道:“客官,原来你是大有本领之人,我可真是肉眼不识高明了。”
  缪长风听他说话不俗,更觉奇怪。正要问地,外面的齐建业和宋腾霄已经在开始交手了。
  齐建业喝道:“亮剑吧!”他是武林前辈的身份,而且在中年过后,从未用过兵器与人对敌,亦是人所共知,故此他要用一双肉掌来与宋腾霄的宝剑过招,当然也就不能算是一种藐视了。宋腾霄纵然心高气傲,对他多少也要给几分面子,当下拔出剑来,说道:“好,晚辈领教了。”唰的一剑刺去。
  这一剑平胸刺出,剑尖轻轻颤了两颤。这招有个名堂叫做“东岳朝宗”,乃是对前辈表示敬重的“起手式”。不过虽然只是平淡无奇的起手式,但剑尖轻颤,也自发出嗡嗡声响,显见宋腾霄的功力委实不弱。旁观的杨牧吃了一惊,心里想道:“好在我刚才没有和他动手,否则只怕就要吃眼前亏了。”
  齐建业冷冷说道:“不用客气!”拂袖成风,把那柄长剑的剑尖震得弹了起来,表示拒绝受礼。宋腾霄也不禁心头一凛,想道:“这老头儿果然是功力深厚,名不虚传。”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呼呼风响,齐建业已是还招出击。虽然没有打到宋腾霄的身上,掌力已是逼得他几乎透不过气来。宋腾霄长剑一圈,身形疾转,倏时冷电精芒,缤纷飞舞,不见人影,只见剑光。斗到紧处,只见四方八面,都是宋腾霄的影子。就像十几个宋腾霄持剑从四面八方而来,向齐建业展开了暴风骤雨般的攻击。
  旁观的吕思美看得眉飞色舞,不觉喝起彩来,心里想道:“宋师哥陪我练了几年穿花绕树的身法,这门功夫,看来他似乎是比我要高明了。这老头儿浪得虚名,未必就胜得过宋师哥。”她的武学造诣究竟是较逊一筹,看不出四海神龙乃是采取以静制动的上乘武功,要待看清楚了宋腾霄的强弱优劣的所在之后,方始以有效的反击方法,克敌制胜。
  宋腾霄感到对方的掌力有如暗流汹涌,越来越紧,可是有苦说不出来,只好仗看轻灵的身法,奇诡的剑招,继续采取攻势。心知倘若出招稍缓,便难抵挡对方的反击了。
  吕思美心念未已,陡地听得齐建业又是一声大喝,双掌翻飞,只见剑光流散,四面八方的人影突然消失。宋腾霄踉踉跄跄的接连退了几步。
  齐建业喝道:“好小子,还不甘心认输吗?”宋腾霄冷冷说道:“大丈夫宁折不弯,要我向你认输,那是万万不能!”在他说这三句话的时间,齐建业是接连劈出七掌还是没有打着宋腾霄,宋腾霄也还了五招。
  这次吕思英是看出来了,宋腾霄的确不是四海神龙的对手,只是仗着穿花绕树的身法,趋避得宜,才能勉强支持,暂时不至落败而已。 
 

 
分享到:
2神奇的护身符
1神奇的护身符
3蜗牛的森林
2蜗牛的森林
1蜗牛的森林
5稻草人
4稻草人
3稻草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