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大八义 >> 第二十回 白莲花三探电家庄 鞭对剑力擒赛朱平

第二十回 白莲花三探电家庄 鞭对剑力擒赛朱平

时间:2013/10/3 7:52:10  点击:3062 次
   话说智元走后,小僧人法明关好了山门,回到里面说道:“师伯,我师父这一走,恐怕凶多吉少,明说上金家堡,其实他是暗上电家庄。当年我师父知道电真竹影刀出奇,不敢与他对敌,如今他已故去,后来又跟来往的商客打听,才知道他们那里的详情。原来厉蓝旺还病倒家庙,那电真之子电龙,认电文魁为义父,同在庙中。怎么我师兄已然刀斩了他们,未免的不对吧?你们师徒怎么还能来到竹莲寺呢?”普月一听,师叔智元要去刺杀他人,心说:你不去还则罢了,只要一去,就得被获遭擒,那家庙倘若有落空之时,你也得不了上风。果然那智元僧从竹莲寺走后,到了家庙,即行被获遭擒。智深带着普月在庙中,等了有十数天,不见回来。智深问道:“普月,你看你师叔走了十好几天,一去未归,不知是何原故,令我放心不下。”旁边法明说道:“师伯,您倒不用担惊,我师父有金钟罩护身,不怕他们。”智深一听,遂说:“是了,你们听外边是谁叫门,出去看一看去。”法明一听,连忙出去了。智深把他支了出去,这才说道:“普月啊,你师叔回来不说实话,他说上家庙去,未必准去。要是背着咱们师徒,到了庙中,乘着咱们没在庙,他若将财物全给移到别处去,那时你我师徒净顾在此躲灾避难,后来落个人财两空。莫若咱们还是得工夫回到庙中,将东西物件查好,存放一处,你我再行躲避,也不为晚。”普月连连点头。当晚他师徒将随身应用的东西拿齐,告诉好了法明,叫他看守庙堂。
  他们师徒便由此动身回到万佛寺。天光已亮,忙将白昼僧袍罩齐,上前叫门。里边有没落发的僧人问道:“外边何人叫门?”智深说:“我师徒化月米回来。”里头当然将门开,放进二人。智深问道:“普惠,可有人来到庙堂?”普惠说:“没有人来。”他们师徒关好庙门,一齐到了禅堂,便查点一切财物,完全不短。他便叫人预备早斋。智深说:“你去将你那师弟们全叫来见我,我有
  话说。”普月答应出去,就将他们叫到了禅堂,问道:“师父您有什么以事呢?请您说,小徒们好遵从。”智深说:“我告诉你们,从此往后,若是有人问你们我在庙没在庙,你们大家就说,我师父出去化月米,一去未归,千万别说我在庙中,你们要切记在心。”众人点头。智深当时赏给每人一锭白金,又嘱咐道:“哪天若是有人前来找我报仇,你们必须相助于我,务必将仇人拿获才好,那时我还有重赏。你们先回去吧,预备好了绊腿绳,听见我哨子一响赶紧出来。”众人说是。他们回到了下房,内中就有一个人说道:“列位师兄弟,幸亏有一样,咱们大家全没落发,还可以还俗。此事倒是咱们的不是了,在未入庙的时候,就应当先访一访师父的名誉,说他的行为如何,再来才对。如今咱们既到了庙中,将来难免跟着受罪。众人治死电二爷之后,师父也很害怕,因为人家有位能为高大的人,难免不来报仇。倘若到了那个时候,他的哨子一响,叫出咱们去,可得看情形,能管再管,不好管的时候,大家先逃活命要紧。”不言众人安排此事。
  且说智深师徒,这天用完晚斋,在禅堂闲坐。智深说:“普月呀,我近些日总觉心神不安,谁要一说话,我都能一惊,不知是何原故?”普月说:“师父您尽管放心,高枕无忧。”他们正在屋中讲话,忽然一抬头,看见南房后坡有人向这里探头观看,连忙将灯吹灭。普月说:“师父您为甚么将灯光止灭呀?”智深说:“你我的仇人来到,你顺着我的手瞧。”说着一指南房之上。普月一看,果然有两个人影。智深忙甩去大衣收拾俐落,伸手亮出戒刀,跳到院中,用手往南一指,大声说道:“房上何人?早行下来,现下有你家师父赛朱平智深在此。”说着轧刀一站,忙向四外房上看了看。在经堂前坡站定一人,东房上一人,北殿房上也站着一人,南房之上是二人,那后坡上还背过气了一个,便是那厉蓝旺。
  书中暗表:那六侠在半道上赛腿,半道上蓝兴说道:“咱们一直去到家中去吧,我想不用找他们,那一来咱们也有说的。要去找他们再来庙中。倘若他们在庙中预备了莲花党之人,加了防备,那时连发父子有个舛错,我对不起他父子。咱们哥六个既来之则安之,还是咱们进庙,下手拿他们吧。”哥五个一听也对,因此他们才一齐来到庙中,各按方位站好,说明不准惊动他们。谁知上房之后,大家便看明白了。他师徒正在禅堂说话,后来智深吹了灯跳在院中,一道字号,东房上徐国桢问道:“你可是凶僧普月的师父智深吗?”智深说:“正是你家师父。”徐国桢一闻此言,飞身跳在院中,伸手取下跨虎双锏。智深说:“来者何人?”徐国桢说:“某家姓徐名国桢,人称飞天怪蟒,东路的镖头大爷便是。我劝你早行跪下受缚,免得动手,你还可以多活几日。要不然叫你不得全尸。”智深哈哈大笑说道:“老贼,你休要说大话。你家师父不听那一套,有何能为,尽管使来。”徐国桢说:“好!”说着往前上步,左手往上一挑,右手军刃便在他肋下。智深用戒刀一搪他的锏,那右手的锏就进来了,他急忙一转,用刀背再往上一磕,跟着往南一转身,僧人就面向西啦,双腿一卧云,翻身一刀,就使一个卧云反背撩阴刀。徐国桢一见,知道此刀的利害,赶紧往后一仰身,使了一个铁板桥,稍慢一点,百宝囊被刀尖划上,哧的一声。那智深大声说道:“你等不过平常之辈,仰仗人多,前来欺压我师徒人单艺孤。你们怎么配称侠义二字?”这一句话不要紧,怒恼了南房上圣手飞行石锦龙,忙问道:“大哥闪开,待我下去一战。您可曾受了伤?”徐国桢说:“是我闪得快并未受伤,只将我百宝囊划破。贤弟下来,可千万别放他师徒逃走。”石锦龙说:“老哥哥,请你上房来,待我拿他吧。”那一位再下去,那我可抖手一走啦。”说完他跳下房来,来到院中说道:“智深,你外号人称赛朱平,江湖上也有你这小辈,不仰仗全身武艺胜人,竟敢用毒计谋害好人。你可晓得三国时代的朱平,就不得善终。今天你这凶僧,也是难逃公道。”智深说:“对面的小辈,你叫何名?你师父的刀下,不死无名之鬼,报通你的真名实姓”石锦龙说:“僧人,你家大太爷家住夏江府秀水县,南门外石来镇,姓石,双字锦龙,号叫镇甫,人称圣手飞行,大六门第四门的。”智深一听,心中暗想:我认撞金钟一下,不打铙拨三十。连忙上前举刀就砍,石锦龙此时是要打算看一看他的刀法如何,往旁一闪,躲过此刀。僧人又立刀往前砍来。三刀已过,石锦龙道:“僧人,我让你三刀。头一刀我与你没有多大仇恨,我尽其交友之道,被我那拜兄所约,他年岁太大,恐怕不是你的对手,才将石某约来。第二刀不还招,皆因你是佛门的弟子,不过你不应当纵容你的门人弟子,在外采花落案。第三刀不还招,是因为你是武圣人门徒,人不亲线亲,艺不亲刀把还亲呢。今天你知时务,趁早束手被擒,要不然,你可知道石某的对把鞭的利害!”智深说:“石锦龙你是满口的胡言乱道,你可知道你家师父,一口戒刀手内拦,扇砍劈剁在两肩,顺风带叶往里走,黑虎掏心在胸前,进步撩阴劈头砍,转步连环上下翻。”石锦龙一看,果然刀法不错,实在有出人之处,不由大声说道:“智深你别不知自爱,你家大太爷让着你啦,休走看鞭取你。”说着舞动双鞭往前进招。智深举刀一砍,石锦龙往旁一闪,左手五节鞭往上兜,说声:“小子你撒手”。智深一看,急忙抽刀要走。石锦龙的鞭就缠在刀把之上,往外一撕,一进右手鞭,卟的一声,智深的手腕子就砸上了,立时站在那里。石锦龙说道:“大哥要活的,还是要死的?”南房上徐国桢说道:“大弟,千万留他活命,别给治死。”
  此时普月同时也出来了站在院中,手中拿着这口宝刀,心中暗想:这可是一口宝刀,怕他等何来?回头看见他师父与石锦龙动手,他便向房上一看,那蒋国瑞就跳下来了。看那口刀,正是朱缨宝刀。厉蓝旺一见,大声说道:“二哥,千万别叫此贼跑了,就是从他身上起的事。”蒋国瑞道:“对面可是凶贼白莲花普月?”普月笑道:“正是你家少师父。”蒋国瑞说:“好你个恶淫贼。今天我看你往那里逃走?”普月问道:“老匹夫你叫何名?你家少师父刀下不死无名之辈。”蒋国瑞说:“我家住在河南卫辉府,东门外蒋家窑的人氏,姓蒋名国瑞,别号人称恨地无环。”普月说:“老匹夫,你是无名之辈。”说着提手一幌,上前就是一刀。蒋国瑞往旁一闪,拿右手轮将要挂他刀背。普月往里一裹刀来削他腕子,蒋国瑞一矮身,右手轮嗄吧一声,就将刀给拿住了,跟着就是一脚。普月撤身,蒋国瑞连忙用左手轮向他头上套来。普月一见不好,急忙使了一个铁板桥的功夫,往后一仰。蒋国瑞近身立轮,向他胸前滑来,哧的一声,便把他前胸划了一个血槽,不由哎呀了一声。那普月翻身使了一手十八翻,滚出墙下半躺半卧,正在那里仰着脸看哪。蒋国瑞哈哈大笑道:“淫贼,你家老太爷早知你的诡诈,焉能受你之苦。”普月一听,急忙用镖向上打来。蒋国瑞略往东一闪身,镖已打空,越过墙头,飘身下来。普月便向正北逃去,走了约有半里来地,眼前有道河岔子,哧的一声,那恶贼就入了水啦。蒋国瑞一见,忙向四外一看,一跺脚,一个会水的也没来,自己不识水性。心说:“若有一人会水,此贼可得,如今眼看着被他逃走。普月在水中露出半身,说道:“老匹夫,你我水中一战。”蒋国瑞道:“便宜你那条狗命去吧。”普月哈哈一笑,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家少师爷可走啦,再见咱们正北啦。”说完浮水而逃。蒋国瑞无法,这才回庙。
  此时那房上人一齐下来,厉蓝旺道:“大弟,快将恶僧绳缚二背吧。”石锦龙便一腿把智深踢倒,解下丝绳,将他捆了。智深明白过来,已然被获,遂大声说道:“石锦龙呀,你们要如何便如何了,要叫我身上肉一动,我是骂你们大家上三代。”厉蓝兴一听,连忙上前一揪他耳朵,摘他头巾,便将他的嘴给堵上啦。这个时候蒋国瑞到,厉蓝旺忙问道:“您可将恶僧拿获啦吧?”蒋国瑞道:“淫贼下水被他逃走。”蓝旺一跺脚。厉蓝兴道:“便宜了他吧,叫他多活几日。待我追奔正北,将淫贼找回,好与我那二弟报仇。”徐国桢道:“大弟呀,你先不用追贼去啦,咱们先将电真的尸身连那妇人的人头起回,带回安葬。将电龙带到镖行,传授好了他的武艺,再寻找恶僧报仇,也不为晚。”说话之间,蓝兴一吹哨子,他们庙中之人,一齐掌灯出来观看。见智深被捉,他们知道不好,连忙一齐跪倒说道:“众位侠客爷,我们全是安善良民,被迫来的。请您高举贵手,饶恕我们吧。”厉蓝旺道:“你等可全是好人。我来问你们,他师徒在庙中害死多少人啦?”众人说:“在庙里害人,我等不知。”蓝旺道:“他们庙中有妇人没有?可要说实话,要不然将你等大家一齐绳缚二背,送到衮州府的大堂,严刑追问,那时你们也得招承。”旁边有一人说道:“您贵姓?”厉蓝旺通了各姓,问道:“您姓甚么呀?”我姓张,达官,我提起一事,您还是我的恩公。有一年我上青州府办货去,中途病倒店中,后来有位达官周济我二两银子,才将病养好,那位达官没留姓名,后来我向店中先生一打听,才知道是您。我叫张坡,住在这个庙正东张家寨。”蓝旺道:“你在此庙作甚么呀?”张坡说:“我娶妻何氏,他在庙的正南何家沿住。僧人上那化月米。恩公,他们欺庄人太甚。恩公呀,您得给小人出口恶气,我家有父母,我妻住娘家一去未归,我倒他娘家一看,我那岳父说道:“您妻上了万佛寺,与僧人洗补僧袍已有半个月未回。我那妻氏烈性太大,我出门在外办货之时,她虐待我的父母,后来我回来,我的父母告诉我,我是打过他几次。我这是前来探听她的下落来啦。”厉蓝旺道:“那么你找着她没有哇?”张坡说:“我到是全找啦。就是一个地方,我没敢去。听他们说,谁要是去,被方丈看见是定杀不留。”厉蓝旺道:“如今僧人已然被擒,他有甚么地方,你可以说吗。我弟兄前去搜找,与你无干。”张坡说:“好!”便在头前引路,直奔东北,来到东北角下。厉蓝旺命镖行三老看守凶僧,那石锦龙与厉蓝兴哥俩个在后跟随。
  到了东北角上这个院子,张坡上前打门。里面有人问道:“外边何人打门?”张坡说:“是我。”里边便将门开了。张坡一见,里面是北房三间,东西配房,屋中明灯蜡烛。张坡问道:“你叫何名?”僧人说:“我叫普明。”张坡看他身高约有六尺开外,细条身材,面白如玉,穿着一件瓦灰僧袍,散着腰,青布护领。青僧鞋白口,高腰袜子。厉蓝旺道:“普明,你师父哪?”普明说:“我师父与我师哥上经堂教经去啦。”蓝旺道:“前边的哨子响,你听见没吗?”普明说:“我听见啦。”厉蓝旺道:“你听见啦,怎么不出去?”普明说:“别说是你们哨子响,就是庙房塌了,我也不能动身。我师父说过,我若离了此地,叫我师父知道,将我双腿砸折。”厉蓝兴道:“普明,你这院中一定窝藏少妇长女。”普明说:“您找,要有女子,我情愿领罪。和尚庙那里有女子的道理。”蓝兴说:“好!先别叫小子跑了,咱们进去搜找。”当下哥俩便进到屋中,各处一找,并未见有何破绽。蓝兴与石锦龙哥儿俩到了北上房,一看后面有一张大条案,前边有张八仙桌,两边有椅子。到西里间一看,有一张大床,东北角有个立围子,立柜宽大,前面冲南。又到东里间一看,也有一个立柜,有张茶几,左右有小凳。石锦龙道:“二哥,不用上别处找,这个立柜就是破绽了。”说着上前一撩布帘,原来立柜没有腿,当中有一个穿钉。龙锦用脚一跺地,下面咚咚的响,下面是空的。自己急忙了取出如意铁丝,折成匙将锁开了,打开柜门,那柜里有一盏把儿灯。石锦龙说:“二哥,您看这股地道,是不是在这里啦。”厉蓝兴说:“大弟呀,咱们先把僧人二背给他捆上,叫他先下去。恐怕内中有走线轮弦。”石锦龙一听,这才将普明绳缚二背,令他头前引路,向他说道:“凶僧,你不是说这个庙里没有夹带藏掖吗,如今这个地道是作甚么的?我要找出少妇长女,我一定要你的狗命。你师父全都被获啦,你还不说实话,你若说出真情实话,你家大太爷饶你不死,若有半句虚言,我是手起刀落,追去你的性命。”
  那普明一闻此言,吓的颜色更变,连忙跪倒说道:“二位达官贵姓高名?”石锦龙通了姓名,普明说:“您要真把我师父拿住了,所为何故呢?”石锦龙就将经过一说,普明道:“我从打七岁进庙里来,直到而今,我今年二十三岁,入庙十六年啦。我跟他学的刀法。”石锦龙说:“你们庙里害了多少人啦?”普明说:“一共不过才害死七条人命,有治土务农的,有为商的,用药酒将他们灌得人事不知,刨深坑埋啦。我师父在庙中发卖五路薰香,勾结莲花党之人,在此作那伤天害理之事。今天您把他拿住了,也是他的报应循环。”锦龙问道:“你家还有何人?”普明道:“不瞒您说,我的父母全被他给害啦。我家住正北那河岔子上边,我姓尹,我们母子过河。来到北处。打算二次重修,给我祖母求神方。不想他们从佛爷桌子上拿了香炉叫我娘看是甚么颜色。我娘便不知道了。后来他将我娘带到后面,向我娘求其好事,我娘不允,僧人一怒,将我娘一刀杀死。那随来的婆儿,倒有几分姿色,他舍身救主,才保住我一条小命。请您见了那婆儿,千万留下她的性命,我是听我那奶娘说了出来,我才知道。”锦龙道:“呕,如此一说,你那乳娘在下面啦。”普明说:“对啦,正在地道之中,您看这不是这北房三间吗,下面也是五间,另外还有东房四间,西房四间,全藏着少妇长女啦。”石锦龙说:“你师父被获遭擒,可是他将你对付了长大成人,难道说,你就一点不答报他吗?”普明说:“达官爷,我并不是被他养大成人。若不是我那奶娘,早死十几年啦。他与我有杀父之仇,我恨不能亲手杀了他,好与我那父母报仇。我听奶娘说,我外祖母家,有舅父英名不小,他姓张,名叫张锦川,人称双刀镇边北。我娘死的时候,我舅父不知,倘若知道,那也就早把这个庙给灭啦。”石锦龙说:“不错,有这么一个人。你的乳名叫甚么呀?”普明说:“我小名叫全哥。”锦龙说:“好你带我下去,解救她去。”说到此处,那厉蓝兴将门紧闭,他在屋中守候,又告诉石锦龙多多的留神。石锦龙道:“料也无妨,待我下去。”说完他就下去了。
  普明在前,到了下面一看,下面屋中有布帘。那普明说道:“你们大家还不快出来与侠客爷磕头,人家来救你们来了。”石锦龙说:“普明,你将她们的绑绳解开。”普明答应,便将那妇人跟那姑娘绑绳解开啦。锦龙一看,那少妇是金针刺目,姑娘是自毁花容,少妇瞎了一双眼睛,姑娘满脸血道子。普明说:“你二人快与侠客爷磕头吧。”他姑嫂二人一闻此言,连忙双膝跪倒,说:“侠客爷,您搭救我们二人出龙潭虎穴,我们二人感激非浅。”锦龙说:“妇人你住家在何处?”那妇人说:“我住家住在电家庄。”锦龙说:“你家住电家庄,姓甚么呢?家中还有何人?”少妇说:“我姓电,我丈夫名叫电山。我还有个兄弟,名叫电海,在电二员外宅中当仆人。”石锦龙道:“你丈夫作何生理?”妇人说:“他与人赶车。”锦龙说:“这个姑娘,你可认识?”妇人说:“我认识,她是我妹妹,名叫电翠蓉。”石锦龙说:“你二人为甚么来到这里呢?”妇人说:“我住娘家来啦,是她跟我回来,在半道上看见一个疯和尚,拿着一根绒绳,一头拴着黄布口袋就扔到我们身上。我闻见一股清香扑鼻,心里就胡涂啦,再看两旁是水,后边有一个老虎追我们。前边有个疯和尚,我只可追他。后来明白过来已然到了此地。侠客爷不瞒您说,那凶僧向我求那云雨之情。”石锦龙说:“甚么人刺瞎你的左目?”妇人说:“我自行扎瞎,因为我问他们那里长得好,他说我的两支眼睛好,因此我金针刺目,我妹妹是自毁花容。要依着那僧人就把我们姑嫂杀了,后来有一个缺耳朵的僧人,他说暂时留她们性命。容等得着一个好看的,再把她们除治。”锦龙问道:“此处还有何人?”普明说:“还有那个奶娘。”说着进去便把他奶娘叫了出来。锦龙一看,她面敷红粉,花枝招展,满头珠翠,可是面带愁容。众人见那妇人出来了。遂说:“侠客爷,您可别留下他性命,他净给僧人出主意。”石锦龙问道:“他与僧人出甚么主意?”电翠容道:“老达官,这个刁妇,她说的是叫那没耳朵的和尚,暴打我一顿。”锦龙说:“普明里面真没有甚么吗?”说着自己到里面看了一遍,果然甚么也没有啦,这才他们一齐出了地道到上面。
  此时天光已然快亮了。石锦龙在东跨院吹哨子响,将弟兄好唤来。那前说的厉蓝旺说道:“三位兄长,您在此看守凶僧,待我去到东北角上看看去,不知有么事故?”徐国桢三人说:“你去吧。”蓝旺这才飞身上了东墙,来至北一个院内,大声问道:“二弟可是你哨子响啦?”锦龙说:“不错,正是我的哨子响,这里有一个妇人留他不留?还有庙中一个僧人,留他不留呢?”厉蓝旺一听此话来到切近,问道:“普明,你与何人学得武艺?”普明说:“跟我师父所学。”厉蓝旺道:“恐怕你难得活命。出去再找一处也不能做好,你莫若早托生去吧。”说到此处,手起刀落,“哧”的一声,就将普明杀死啦。蓝兴看他兄长,不肯再杀那刁妇,遂说道:“兄长啊,这样的刁妇利口能言,要她也不做好事。你也归阴去吧。”说完“噗哧”一刀,也将她杀死。蓝旺问道:“谁叫姜三?”旁边有一人答言说道:“达官爷,小人我叫姜三。”蓝旺说:“你与庙中作饭。僧人吃斋,可是你一人所做?”姜三说:“不错,是我所做。”蓝旺说:“那么我二弟电真,住在这里,全是你侍候吗?”姜三说:“达官爷,他老人家每日两餐酒菜,全是我做。每一餐饭,赏我纹银十两,二员外真是慷慨大道,仗义疏财。”蓝旺道:“那么酒菜之中下药,可是你一人所为?”姜三说:“实在不知。那是他一人所为,因为他有一把转心壶,能藏药酒。我若知道他有害二员外之心,我能舍出死命,也得保护二员外。我若帮助害人,那我成甚么人啦!”厉蓝旺说:“好!那么你快出去,雇一辆花车来,还有两辆敞车,快来应用。”姜三答应,便出去了。少时来,先叫金氏姑嫂上了花车。
  蓝旺便带人围着庙绕了一个湾儿,这才叫齐了电家庄的人,一齐到了后角门,往东命人往下刨。少时刨了出来,用大车将电真尸骨盛好,又从花盆下面,拿出人头,一齐收好。将庙中财产,归三老拿走。蓝旺点齐了他们这四十二个人,说道:“你们这些人,一同随我到电家看看去,每人每天我给二两银子,叫你们看一看凶僧的收缘结果。我看莲花党的恶淫贼,那一个敢来找我弟兄?”说完他们弟兄又在各处搜查一遍,不见有人,这才叫手下人等,将家具也一齐抄上了大车。诸事已毕,厉蓝旺说:“三位兄长,您众位先将我二弟尸骨以及东西,送回电家庄。待我将他姑嫂,送回金家庄。”徐国桢等答应,说“你去吧。”蓝旺说:“锦龙大弟可得在此等我,我去金家堡,少时即回。”说完看他们走后,这才告别了石锦龙。他送着花车,来到金家堡,找着了连家镖店,面见连茂通。茂通说道:“大弟,你来到此地,人全预备齐了吗?”厉蓝旺说:“仁兄,我那侄男他可在家?”茂通道:“他没在家。”他弟兄正在柜房讲话,来了石锦龙与连发。
  书中暗表:原来锦龙在庙中正等着哪,后面火起,少时连发来到前面,双膝跪倒,说道:“义父老大人在上,孩儿连发给你老人家叩头。”石锦龙连忙问道:“连发你来此何事?”连发说:“老人家虽然说你年迈,走道赛腿,是孩儿我在您背后,我没敢答言。”锦龙用手相搀,心中暗暗佩服,真是能人背后有能人。连发说道:“义父哇,这座庙不能给他们留着,将来是个祸,因此我给点啦。”石锦龙说:“是呀,那咱们爷儿两个快走吧。”说完他二人出庙。那庙也就俗火借天光,立时烧了个片瓦无存。他们来到金家堡连记老店,到了柜房与厉蓝旺相见。蓝旺问道:“大弟你怎么回来啦?”锦龙说:“兄长,那庙不可留,已然被连发给引着了。再留那庙难免的还招那凶僧恶道,为人民之害。莫若将庙烧了,也可以给这一方人除去了祸害,免得那少妇长女为他人所害。”
  茂通忙命人预备酒宴,少时送了上来,大家分宾主落座,同桌饮酒,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茂通问道:“如今电二员外之仇已报,那你怎么还是面带愁容,是何道理呢?”蓝旺说:“兄长,我交友不到。”茂通说:“这交友二字可深多啦。你已然给仇报啦,还有甚么愁的呢?”蓝旺说:“只因那恶淫贼普月,未能将他拿获,又将朱缨刀拐走。我恐怕以后,我在电家庄住着,有个大意之时,可就有大凶大险。”石锦龙道:“大哥,我也不是说句狂话。咱们弟兄久在一处,借他一点胆子,他也不敢前来。”连发也说道:“叔父您休要如此的小心,那普月一走决不敢再回来。我听说你的刀法好,我打算借着电龙的机会,跟你学些刀法,将来我再会个几手儿,岂不是您的膀臂吗?”蓝旺说:“可以,那么连仁兄,他随我去,您可放心吗?”茂通说:“大弟说那里话来。您带走,我焉有不放心之理,请你尽管带去。”旁边石锦龙说道:“如此甚好。那我作个保人,连发拜在厉大哥门下,作个徒弟吧。”茂通笑道:“这样办更好了。连发还不上前见过你师父。”连发当时上前叩头,行过师徒之礼。厉蓝旺道:“衮州府你可认识?”连发说:“如走平道,您说吧有甚么事。”蓝旺说:“找那绘画的画匠十名,叫他们带着应用的东西物件。你买三匹白布,再买那五色的颜色,一齐拿到电家庄东村头家庙。”连发说:“师父您有何用呢?”蓝旺说:“你去买去吧,我另有用意。”连发连连答应。厉石二人这才告辞,回了电家庄。那连发前去衮州府,找好了画匠十名,他又买好了布疋以及五色颜色,一齐往电家庄而来。
  如今且说厉蓝旺石锦龙,回到庙中见了大家,忙问运回的尸首放在何处?徐国桢说:“现在庄院停放。”蓝旺说:“好”,遂叫电龙电海,“你们全随我来”。当时爷三个,便到了庄院,看了一遍。电海问道:“大员外呀,如今我主人的尸骨、我主母的人头,您全给找回来了,可该怎么办呢?”蓝旺说:“你去买一口棺材来,将棉被放到里面,然后把衣服与他搭在了身上,也就是啦。”电海出去照办,少时运了来,便照法办好。又命胆大的仆妇将妇人的人头,对好腔子上,也一齐盛殓好了,停放到一处,遂说:“电文魁呀,少时我那徒弟连发要是带来画匠,你与他们去说,叫照我们爷九个的面容给画了出来,放一尺六寸大小。穿章打扮,全要逼真,不准有一点之错。”说完便拉着电龙,一同来到家庙。正要关门,那东村外有人喊道:“师父您先别关门,徒弟我将画匠约来了,您等一等吧。”厉蓝旺一见,心中大喜,遂命大家一同进庙。叫他们在东庙房,告诉他们大家,必须将那白棚以及我等众人的喜容,完全画在白布之上,画匠答应。蓝旺又叫电文魁去找来棚匠,搭好了白棚,上首停好电真,下垂首便是电门王氏的灵柩,叫人买一百斤蜡油、两张芦席。在棺材的对过,栽上两根桩子。四个月牙桌,命木匠用锯拉出来小月牙来。命人将赛朱平智深及生铁佛智元,绑在定魂桩上,捆好了不斩。请来各家亲友也到齐,那高僧高道上座念经,追悼亡人。这里便命人找出六斤棉花来。上首绑着是智深,下首是智元。厉蓝旺道:“电文魁,你可以命人将白布绑到一处。”另外命人栽好两根大棚杆子,上头削成一尖,然后将四张月牙桌子,夹在那里,备好了一对大蜡阡。又派人去豹熊山,请来一个兵卒头目,姓李名云,人称快刀手。蓝旺嘱咐道:“李头目,你将二凶僧开了膛,摘下心,取下人头,上了供,然后将二凶僧人五十斤蜡油,用棉花沾油。拿席便将他们二人裹好,一齐的绑到两根杉木之上。”又命画匠画好了二僧人的生前像貌。然后到了晚间,命人一点人油蜡,大家无不称快。
  厉蓝旺将丧事办完,众家亲友散去,将那电真夫妇,一同安了葬。此时庙中就有他们弟兄,蓝旺便叫画匠将九个人的喜容画上。画匠点头应允,便从厉蓝旺与电真交友起,到到与他报完仇止,共是六十四张,一幕一幕的又请人注写明白:怎么立二友庄,怎么唱谢秋戏,以及普月怎么采花,电真如何干涉,后来怎么为仇等等全注写清楚。这才叫人查好了,满装在一个大柜里,封锁起来,便将画工散去。厉蓝旺又对九名医生说道:“你们大家愿意在我这里,还是回去呢?”九个医生一齐答言:“愿在此处交给少庄主书。”蓝旺说:“好吧!”当时将医生满行留下。那厉蓝兴一见说:“兄长,此处事已完了,小弟我也该回去啦。”蓝旺说:“好!那你就回去吧。我可不能随你走,因为就抛下此子,无人照料,我必须将他教养成人。他那舅父全是治土务农之人。”蓝兴说:“将此子带回金家堡厉家寨不成吗?”厉蓝旺道:“若将此子放在咱们家中,将养成人。要有旁人说出话来,岂不落个不好的名吗?”蓝兴说:“兄长,如此说来,您是不回家啦。”蓝旺说:“对啦,我不回家。”蓝兴说:“既然您不回去,可以带电龙、电文魁,回一次家,住些日子。您看一看您那侄儿厉金雄。”蓝旺说:“二弟你先回去吧,我在此庙,非将他功夫用好,再叫他绘好了像,将朱缨刀须得回,我才能回家去呢。或是此子长大成人,他能可以执掌电家庄之事啦,我才能回家去呢。”厉蓝兴说:“文魁,我兄长不跟我回家,你可以跟我走回去啊。”文魁说:“二哥您自己请吧,我在此还得侍候兄长呢。”蓝兴见他们全不肯走,自己这才从此起身,回了厉家寨,后文书再表。
  如今且说厉蓝旺,每天与电龙练习武艺。逢节按年,带领电龙到电真夫妇的坟上,烧钱化纸。展眼之际,过了四年,电龙已然十七岁啦。蓝旺给他按照朱缨刀的尺寸份量,打好了一口刀,教他练习。另外给他打好了半槽镖、铁疾藜半槽,当将两样暗器传好。又教他左右胳膊的袖箭与盘肘弩、紧背低头花竹弩、飞蝗石等等的暗器,全教会了他,一口摺铁砍刀,能为出众,武艺高强,就是水性未得传。一连八年,电龙已然二十有一啦。从打电真死后,那谢秋戏还是年年不停。这一年在七月底,天气是个假阴天,他们爷俩闲暇无事。在家庙西房廊子底下有张茶几,上首坐着是厉蓝旺,下首是电文魁相陪,电龙在一旁侍立。厉蓝旺问道:“龙儿,你今年多大岁数啦?”电龙说:“伯父,孩儿我今已然二十有一啦。”厉蓝旺道:“电龙,我将你武艺传好,你可知所为哪般呢?”电龙单腿打阡跪在地上说:“伯父您教我为是往正道去走,杀赃官灭恶霸整理四大村庄。”厉蓝旺说:“孩呀住口,此言差矣,只因我有一个仇深似海之人,论我刀法可以敌住此恶贼,只是我的刀法虽好,气力不佳。想当年我与你父交友,后来全为你教养成人,为是好教你背插单刀,前去找我那仇人报我弟兄之仇。”电龙说:“伯父,您只要指出您那仇人来,刀山油锅,孩儿我是万死不辞。”厉蓝旺说:“您将你浑身上暗器练好了,刀也练一练,我看见成啦,我才放你一走。如果不行之时,我不能告诉你。叫你出去吃苦,我对不住我那拜弟电维环。”电龙说:“二位老人家,在此等候,待我去一去就来。”说完他回到西房北里间,先将暗器收拾齐啦,然后将暗器挡子拿到外面来,那一样应当打在么地方,那全有一定的地方。他将四面摆好了,这才先给他伯父跪倒磕头,再给他义父行了礼。这才来到当场,抽刀出来开了式,使得刀山一样,到么地方应当打那样暗器,往左边一闪。发右边的袖箭,挂右一上步,打出左边的袖箭,盘肘弩。反背撩阴刀一挂,镖又发出来。二次转身打来飞蝗石。敌人要使铁板桥,何以站住看他,左手刀一变,一扬手三双铁蒺藜就打出来了,也按迎门三不过的招儿打。全打完了,刀也练完了,这才收住刀势。把挽手摘了下来,往地上砖缝一甩,刀就插在那里,刀苗子左右一摆。那厉蓝旺一见,双眼落泪。当时吓得电龙,体不战自抖,浑身不由得热汗直流,慌忙上前跪倒说:“伯父大人,孩儿有何不到之处,请您说明,孩儿我好照改。”厉旺说:“龙儿呀,并非你练习不好,乃是我有心事。我费尽心血,好容易将你养大成人,总算没白费。贤弟你可知道吧?”文魁说:“正是,小弟知道。”遂说:“电龙啊,你快去将那军刃暗器全收齐了,然后叫仆人把祖先堂的门开了。”
  厉蓝旺带他们到屋中参拜了祖先,然后又命人将那桌子等物,全都拿出来。又叫人先将柜子封皮挑了,锁头开开,把那六十四张布画取出,接照次序。全都挂好了,这才叫电龙过去看来。电龙心说:“还没到年呢,干吗叫我看画呀。”想着来到切近,看了半天说道:“伯父这上面还有您的官印呢,这是为甚么呀?”厉蓝旺说:“电龙,咱们如今在祖先堂。有甚么你就念甚么,没有甚么关系。”电龙说声“是”,又看了一遍,说道:“伯父这里还有那电真刀削一个和尚的耳朵,那些事都是何故呢?”厉蓝旺伸手拉了他的手腕说道:“儿呀,谅你不知,待我告诉与你。”说着用手指道:“这个人是谁?”电龙说:“分水玉麒麟电真电维环。”厉蓝旺说:“此人便是你生身之父,那王氏是你生身之母。”电龙说:“但不知丢一个耳朵的和尚是谁?”厉蓝旺说:“他便是我的仇人白莲花普月,他有如此一段的事情。”电龙一闻此言,当时浊痰上来,立时绝气身倒。赶紧命人撅叫,电龙缓了过来。他是大哭一场,对画咬牙仇恨,说道:“容日后我见了此贼,若不开膛摘心,怎出我心中恶气。此后若遇见莲花党,我是见头杀头,见尾杀尾。”厉蓝旺说:“好好!我儿果有此志,那才对啦。将来你若可了心,准拿和尚人心回来祭你父母。然后再将他夫妻入了正穴,免得他夫妻白日黑夜被三光照射,尸骨受罪。你来看那上面写的你那二叔厉蓝兴,他与你请的能人,事后有事,你可得尽生死的力量,也得去管。那石锦龙外号人称圣手飞行,他有晚生下辈,若有用你之时,你也得血心答报。”电龙说“是”,又一指问这:“此人是谁?”蓝旺说:“飞天怪蟒徐国侦。那个便是你二伯父蒋国瑞,凶僧被他伤了一处,淫贼竟从水路逃命。你将此画完全瞧明,伯父我可要与你义父先回我金家堡厉家寨去啦。你若没有凶僧的人心人头,也得有朱缨刀,你才能回来起你父母灵柩。将来如果凶僧死在外人之手,刀落到旁人之手,你可以回到我家中,我可以对他人说明,能叫此刀认祖归宗,还到你手。不过是仇人死在他人之手,可惜我与你义父十数年的工夫,白白费了,没有成功。你若是将凶僧就手杀死,那你就成了大名啦。”说完命人将画全行收好,放在一处。二次又与祖先焚香磕头,然后找出那个凶僧的单像,交与电龙。便将那六十四张布画,完全用火烧了。厉蓝旺道:“孩儿呀你来看,我先送你这东西。头一样抓墙锁、第二样问路石、第三样银针一根、第四样匕首刀、第五样火摺、第六样白蜡捻、第七样绒绳挂千斤锤、第八样药水盒、第九样磷煌烟硝、第十样铜铃一个。说道百宝囊完全送给了电龙啦。我教好了你,可是教你好执掌家业,这里有四本大帐,你去照管。你大舅与你执掌那里铺户、住房。是你二舅三舅,他们掌管甚么地方的菜木园地亩。”说完带他到各处全点明白了,又对他说道:“电龙啊,我如今可带你义父回到厉家寨,前去享福去了。你无事不准来我家,你要去也行,必须有那朱缨刀。我要传你刀,就有一转圆刀尚未传于你。倘若事后你没报仇,来到我家中,我是要你之命,拿你就当凶僧。”电龙说:“伯父哇,我从前不知我那仇人是谁,因此不能去找。如今您既然指我一条明路,我一定去找凶僧,将他开膛摘心,祭奠我的爹娘。”厉蓝旺说:“从今以后,你我就要分别了。”说着便将自己应用之物拿齐,就要动身。电龙说:“伯父,您先别走,等我将三位舅父请来。”说着便派仆人前往衮州府,将王家弟兄请来。仆人答应,使骑马到了衮州府的东门、南门、西门,将王麒等弟兄三人一齐请了来。
  三个人到了电家庄,听说老哥哥要走,不由双眼落泪,说道:“老哥哥,您为么要走呢?那电龙年岁太轻,还不能在外面去闯荡,您必须还得领导他。”电龙说道:“伯父呀,那凶僧逃去已过十年上下。倘若他在外又做那伤天害理之事,被官方拿护,他死在官家之手,孩儿我未能亲手弑仇,那么这当如何呢?”厉蓝旺说:“那也是不可免的事。可是有一样,你也得在外设法得过此刀,双手捧着,到了我的面前,叫我看一看,我是见物如同见着我那拜弟一样,任凭你去。那时我还得设法令那朱缨刀认祖归宗,物归原主,你也可以扬名四海。”电龙说:“是是,孩儿谨遵伯父之命。”又对王氏弟兄说道:“三位舅父,您老哥三个,可以留下我伯父吧。如果不愿意在家庙,我可以把他老人家请到家中,因为我父母双亡,无人管理,请他老人家再管我几年吧。”那王氏弟兄一听,连忙跪倒,说道:“恩兄啊,您还得多疼他几年才好。”厉蓝旺道:“贤弟们请起,千万不要如此。我虽然说是归家,不过是那样的说一说,其这我不一定甚么时候还来啦,白天夜里,就许来到这里绕一个湾儿。这几个村中倘若有不法之人,那时我一定将他斩杀不可。”王麒说道:“兄长您回家之后,莫等我去请您,您就来一趟才好。”蓝旺说:“我既然说走,我就有妙计。”遂叫过电龙说:“你上金家口北村头有座店,前去找人。”电龙说:“那里店东贵姓?”厉蓝旺道:“那店东姓连,双名茂通,你见着就称为伯父。你那里有个兄长,名叫连发,外号小诸葛的便是,将连发找来,就提我在此地候等于他。”电龙说“是”,当时他出来直到了金家口,找着连家店,见了连茂通,行完礼,便将他伯父之意说明。茂通道:“我那拜弟真乃仁义之人,做事总是光明磊落。”电龙说:“伯父啊,我伯父派我来请我那哥哥。”茂通说:“你在此等候,待我将你哥哥找来。”说着他出了店,来到南村口武术场儿叫道:“我儿连发快来,你兄弟电龙来啦。你和他几载未见,他已长大成人。”连发答应,当时他父子一齐要回店内,连发向那人说道:“拜弟,你也可随我回店,看看我那兄弟去。”那人答应,原来此人姓李名刚,掌中一杆混铁棍,人称黑太岁,是连茂通的第四个老徒弟。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史上最抠门的皇帝 一碗面片汤啥不得吃
农夫和蛇的故事8
老宫女揭秘慈禧与小安子偷情的真相
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狼披羊皮6
青龙
清朝后宫女人
白虎
曾纪泽收回伊犁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