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玩的就是心跳 >> 第十五章 安安静静地修身养性颐养天年了

第十五章 安安静静地修身养性颐养天年了

时间:2014/1/3 15:01:33  点击:2800 次
  “你这是犯罪呀。”

  “犯罪就犯罪吧。”

  “你不能再等会儿吗?让我喘口气,就这么下车伊始?”

  “我不想跟你多说话,但凡一说话就不定被你岔到哪儿去了,我们说的够多的了。”

  “让我自己来让我自己来,你慢点,你把这个都扯坏了,这儿还有个暗扣,这种机关就是专门设计用来防范你这种人的。”

  “我看我们就免了那些繁文褥节,单纯一些吧。”“我也看不出你有什么锦上添花的本领。”

  “我这人,嗯,不能分心。如果过分沉醉于手段,最后总把目的忘了……别动,现在很关键。”

  “怎么样?差强人意志吧?你干吗还睁着眼睛,这么看着我,就像这件事和你没关似的。”

  “你不觉得你话太多了吗?你总是一向在这种时候唠叨个没完吗?”

  “我怕你紧张,和你说说话可以使你松弛一些。”

  “你这几天,事儿跑的怎么样了?”

  “有些进展但离见分晓还早。”

  “那么,你对你过去的事有了一些了解了?”

  “是的,这种了解是很激动人心的,你应该感到荣幸,要知道你是在和一个非同寻常的人打交道。”

  “你过去是什么样儿?”

  “据说,从种种迹象看,我过去是一个很有些无情的匪徒。”

  “你有那么精彩吗?我看不出来。”

  “是呵,经过这么多年,我看上去是很普通了。”

  “跟我讲讲你过去的事,那人真是你杀的?”

  “我不愿讲过去的事,那些事过去就让它过去吧,我很满足目前的生活。人总不能一辈子疯疯颠颠,年轻的时候该闯该打可以闹些事情也算痛快过,上了年纪就安安静静地修身养性颐养天年了。”

  “这话听着倒像是饱经沧桑的人说的。”

  “我是饱经沧桑。想当年,我们一群朋友从部队刚复员,那真是风华正茂,精力正旺盛,没不想干的事,没不敢干的事,那才回国家的主人呢。想爱就爱,想祸害就祸害,谁也拦不住。也就是没赶上好时候,落草为寇了;退几十年,哥儿几个也割据了……睡着啦?怎么不吭声了?”

  “嗯,我都睡了一觉,你抒情把我抒迷糊了。”

  “精神点,我就怕你睡着,所以才说个没完。那会儿我可不像现在,受了气也就忍了:挨了耳光还得冲人笑显得宽厚不计较。那会儿,嘁,一个眼神不对,菜刀就上去了,没客气;哥们儿犯着了,该急该拼也照样儿。”

  “你觉得有意思吗?”

  “什么?怎么没意思?咱这儿唠着磕儿动弹着哪儿都不闲着,身心多愉快。”

  “我给你划块特区吧。”

  “别动别动。”

  灯亮了,我和李江云都坐了起来,倚在床头,李江云打量着我。

  “别,别,别假装特激情,特陶醉。”

  “我很惭愧,我的颠峰时期已经过去了;过去别人在事后总是极为幸福,意犹未尽。”

  “别难过。”李江云抚摸着我说,“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谁也不能一辈子独占鳌头,谁都有完的那一天。你已经活得很有点豪杰的味道了,不是杀过人就是奸过人,占上哪条都够人尊敬的,都算没白活。瞧瞧别人,有杀人比你杀得多的,好人不比你奸的少的,现在不也都安分随时地打着大极拳,跳着‘的士高’,小酒喝着小觉睡着,冷眼看上去也就是糟老头子一个。拿出点末路英雄的劲儿。”

  “可我手脚还利索,我还想有所作为。”

  “可以啦,都让你一个人‘作为’,别人不全闲着了?‘作为’就像一块蛋糕,一人一块还有很多轮不上的,吃了还去切那就算多吃多占了。”

  “你的意思我这辈子这么着就算交待了?再活也是瞎活?

  看来这人要不是我杀的我还冤了。“

  李江云瞅着我,一笑。

  我看着,半天,“唉”地叹出一口长气。

  “别别,你可别叹气,我见不得别人叹气。”

  我看着李江云,不再叹气,只是看着她。

  “怎么啦?”李江云笑着问,“干吗这么看我?”

  “咱们还有没有正经的?”我问李江云,“咱俩,你我之间还能不能谈点推心置腹的话?”

  “你别急呀。”李江云抚慰我,“别急别急,当然可以,你想说什么就说,我听着呢。”

  “要是连咱们俩都什么也不能说了。”我说,“那我就再没人可以说了。”

  “说吧。”李江云严肃起来,坐正。“我不笑了。”

  “我……”我吭哧半天,涨红脸,垂下头。“算了,也没什么可说的,说出来也怪没劲的。”

  “那就睡吧,想起来再说。”

  李江云躺下,我也躺下,我欠身问李江云:“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人特坏特无耻?”

  “说老实话,”李江云睁开眼,“没有。说老实话,你还够不上坏,我深知坏的含义。”

  “真的?”

  “真的。”

  “我要说我听了感动,你肉麻吗?”

  “肉麻,”李江云闭着眼微笑说,“睡吧,你的灵魂也该安息了。”

  李江云已经熟睡,我却仍然毫无睡意。我下了床,巨大的黑影伴随着我在屋里移动,我点起一支烟闭眼遐想,无边的黑暗中慢慢渗透出其它颜色,组成一个个斑斓晦暗的画面:

  我在残阳如血的群山间行驶,越驶越远,一个人影被另一个人影从山脊上推下去,飞舞的胳膊晃抖,倾斜的身躯交错,踢起的腿久久印显在嫣红的暮色中;我在铺着猩红地毯笼罩着赭黄光线的走廊上蹑手蹑脚地走,拎着一只别人的皮箱,条格衬衫在楼梯拐角露出,这时高洋拎只皮箱从走廊另端蹑手蹑脚走来像我镜中影象;刘炎紧挨着我,浓郁的香水味在车内扩散,夜色中空荡的街道退去一条又展现一条,每一个街口都放射状地伸出去无数条黑黝黝的街道,商店一排排不锈钢门帘泛着光泽。这一切既清晰又虚浮,我无法分辨哪些是确有其事,哪些仅仅是想像。我们踹开胡同里一座四合院的门手,端着无形的冲锋枪,嘴里发出“哒哒”的声响向院里扫射;我们拖着少年的高洋走过柳枝飘拂的树下用绳子将他绑在树上挥舞着柳枝抽打,挨打的和抽打的都咧着嘴笑;少年高洋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脸色苍白,卓越含了一口水向他脸上喷去,他倏地坐起。这是我们小时候常玩的一种杀人游戏,几个人扮凶手,其余的人扮官兵,给凶手几分钟的时间四处藏匿,然后官兵出动追捕。尽管官兵享有逮着凶手后严刑拷打的权力,但所有人都争当凶手,因为凶手在逃跑时可以捉弄大家,被俘后又有表演的权利,尽可不屈不挠是游戏中最出风头最有创造性的人物。凶手无一例外地被我们演成好汉。

  我把刘炎的照片拿出来放在桌上,光滑的照片在台灯的光晕中泛着光,斑斑驳驳更加模糊,人脸象是深陷进雾中。我想起很多年前的一些陈旧的片断往事:我踩着厚厚的积雪吱吱作响地在小胡同里走,前面有一家门脸挂棉帘子不时冒出缕缕热气的小吃店,从气窗伸出的铁皮烟筒挂着罐头盒淌着焦黑的煤烟油……我坐在铺着白塑料布的方桌旁吃可可馅元宵又香又软,身后背的装着冰鞋的大书包老是滑到前面;灯光昏暗的冰场上人们密密麻麻地无声地滑着,冰刀磕冰清脆响亮,我在暗处芦席围墙边跌跌撞撞地滑,脚下捧着蒜冲到一个人怀里,那人稳稳地将我托住,我们扬脸笑;松树上落满雪,我眯着眼笑盈盈地站着,照相机的闪光灯耀眼地闪着,耳畔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远处有朱红的宫墙和黄琉璃瓦吻兽的飞檐;我们在厅柱上挂着木刻楹联的酒楼上吃鱼,临街窗下人来人往;不远处的河上戴毡帽的船夫脚蹬桨手扶舵划着乌蓬船穿过拱形石桥顺流而下,狗和女孩儿蹲在船舱旁,河对岸是一望无尽的金黄毯般的油菜花地;我们在山上宽敞的殿阁中吃菜嗑瓜子,雨似油滴断断续续,周围群峰如笔,白雾缭绕,山静林幽下有竹筏过江,人戴斗笠,山路石阶滑溜,竹林苍翠;我们互相搀扶,衣衫俱湿,峭岩上有红漆大字:浣心;我们卧床隔窗听雨,一个女声喃喃自语:“好像好像。”这一切都历历在目,声息俱存。但一看到照片上的脸又一切顿逝、推远、支离破碎,这女人始终融不进画面,连轮廓也格格不入和那臆想中的人形无法吻合,越端详越觉得陌生——我第一次感觉到这个刘炎陌生。

  窗外,风忽啸起,象有人在远处的夜空中打着唿哨,猫在暗处一声接一声凄厉地叫,乌鸦蹲踞树根默不作声,有个东西在活动,虽无形却神意可感。风猛地将窗吹开,窗帘狂舞。

  俄顷,门也一扇一扇打开,猛烈灌进来的风带着加倍响亮的哨音在各屋穿行,照片被吹落到地上。我站起来,看到李江云仍在熟睡,脸色苍白死人一般毫无声息。我走到外屋,通往楼道的门敞开着,冷风在我周围打转,很快使我变得冰凉。我感到那个东西就在屋内,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紫罗兰”香气。

  那个东西移动了,气流产生变化。

  “是你吗?”我小声问,向黑漆漆的楼道走去,“干吗不出来?”

  我走出门,楼道里空空荡荡。我顺着楼梯下了楼,走到楼门口,四周一片寂静。我听到楼上门一扇一扇地关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分享到:
2小狐狸艾多
1小狐狸艾多
2云朵鸟巢
1云朵鸟巢
2小小猴拾金子
1小小猴拾金子
2我要当怪兽
1我要当怪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