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听月楼 >> 第十九回 正言规友 当道锄奸

第十九回 正言规友 当道锄奸

时间:2014/2/12 11:36:28  点击:2502 次
  诗曰:

  偏做一生志不回,至亲竺少笑颜开。

  鱼书远寄来千里,佩服良言免忌猜。

  宝珠出嫁请柯爷抱轿,四处找寻不见,丫环回了夫人。夫人怕错过吉时,只得叫进儿子鸣玉,抱了姐姐上轿,夫人含泪送女儿到轿子内坐下,打发轿子动身。外面三声大炮,建昌县领轿先行,一路鼓乐细吹细打,喜炮连天,迎到宣府。轿登内厅,自有傧相赞礼,两边喜娘搀出新人,又是傧相赞礼,迎出新郎。宣爷是穿的学士品级服色,登了红毡,与新人并肩站定。先拜天地,后谢圣恩。回来交拜已毕,用五色红巾拉入洞房合卺、撒帐,少不得有诸亲友男女人等看新娘,闹新房,直到二更方散。宣爷夫妇方才共上牙床,解带宽衣,效鱼水之欢。一夜恩情自不必说。

  到了次日起来,夫妇双拜家堂,又遥拜公婆。拜毕,夫妻坐下。先是里面仆妇丫环叩头,后是外面家人书僮等叩头。这一日是家宴,并无外客。夫妻对面坐定饮酒。如媚、如钩左右执壶斟酒。宣爷叫声:“夫人呀!想下官为夫人的婚姻,几于性命不保;夫人为下官的一幅诗笺,亦几死于非命。你我夫妻从患难中成就这段良缘。若不亏裴伯父一力周旋,你我夫妻焉有今日!应当供他长生禄位,早晚烧香,保佑他寿命延长,公侯万代,还报答他不尽呢。”夫人道:“妾看老爷那诗句,本无一毫私心,遂被贱婢抖起风波。吾父不察,要将妾治于死地。裴伯父设法救妾回去,待之不啻亲生。后来戏耍得我夫妇如醉如痴,意总不解。到今日梦总醒了,方知裴伯父一片为你我的婆心,真是莫大鸿恩,胜于父母。这等人将来死后聪明正直而为神。妾闻老爷困于奸相府中,好险呀!又是圣眷隆厚,非但免罪,而且加官,要算难得。”宣爷道:“下官有一件不解的事请问夫人。”夫人道:“老爷有何事不解?乞道其详。”宣爷便把错投柯庸夫家中,遇无艳一段情景的话向夫人说了一遍。夫人听说,也微微而笑道:“那是我二房叔叔生的一位不争气的贤妹。那一件丑货,老爷竟看上他么?”说得宣爷哈哈大笑,便叫丫环斟上酒来,一面吃着酒,又道:“夫人,你我姻缘虽已成就,蒙岳母看待,十分亲热。只是岳父终有芥蒂在心,并不与我女婿一面,却是为何?”夫人道:“我父秉性执一如此,老爷不必见怪。若要翁婿相和,除非老爷去写两封书信:一是家报,呈与公婆,回禀完娶吉期,使堂上双亲放心;一是呈与裴伯父,请他作个主意,代你翁婿解和。别人都劝不醒的,我父只怕裴伯父。”宣爷点头称是。夫人又道:“两个丫环如媚、如钩俱随妾从死中得活,今年已不小。妾非-妇,老爷不如收做东西二小星罢。”宣爷笑道:“夫人说哪里话来!我与夫人结-伊始,恩情正深,怎能分惠于他人?”夫人道:“老爷拒绝不收,使二婢何所归?若使将二婢另行择配远嫁,妾身又不放心。”宣爷道:“下官有个善处之法,包管夫人心安。”夫人道:“依老爷怎么办法?”宣爷道:“下官亦有两个自幼随身的书僮,一叫抱琴,一叫醉瑟,年也不小,何不以二婢分配之,仍在你我随身服事,岂不妙哉?”夫人道:“老爷之言极是。”说罢,俱吃得尽欢而散!

  过了三朝,老爷写了两封书信,一是家报,一呈裴爷,打发家人星夜去了。这里又与夫人拨了两间耳房,收拾了做洞房,择定吉期,抱琴与如如媚一对,醉瑟与如钩一对,各成花烛。两对夫妇感激老爷、夫人之恩,自不必说。

  到了满月以后,柯夫人要接女儿回门,又怕柯爷不与女婿会面,初上门岂有不双双受礼的?便对柯爷道:“今接女儿回门,女婿是要同来的。你断不可再躲向别处去,不与女婿会面,受他个礼么!”柯爷道:“我见了宣家小畜生就有气了。回门只好你受拜,我是不与他见面的。”夫人笑道:“你也太执拙了!一个亲女婿,须将前事休题,方是正理。”柯爷还要回答推诿,忽见家人送进一封书子来,禀道:“启爷,京中裴爷有书到来,请爷电阅。”说着将书子呈上。柯爷接过拆开一看,只见上写道:

  年愚弟裴长卿顿首,致书于

  柯年兄阁下:京都一别,本拟饯别江干,以尽朋友之谊。谁知飘然远引,不领杯水之情,似乎于交道未免落落寡合也。然独有可原者。金兰之好,尚不敌骨肉之亲。亲如女婿,半子也,女之赖以终身,岳之赖以养老,非泛泛疏远可比。若论前事,不怪自己多疑,启枕畔谗人之渐;反怪无心数语,结生平莫释之冤。虽订秦晋,犹如吴越。此弟之所大不解昔也。况婿初登仕版,即邀圣眷,其将来职分定在你我之上。其后之欲赴功名,非不可借其援引,全你我燕翼之谋。弟处局外,尚为兄婿极力周旋。岂有至亲而不见面?又弟所不取也。感悟发于一心,休谓逆言之入耳。药石寄于千里,当知忠告之宜听。不然兄之薄情寡恩,巩为天下后世笑。书不尽言,兄其鉴之。

  柯爷看了书字,不禁哈哈大笑道:“裴年兄真良友也。”夫人便问:“裴公寄来什么书字?”柯爷就将书中的话先向夫人说了一遍,又道:“裴年兄也是劝我翁婿解和。书中言语句句金石,令我不能不拜服。而今细想前事,皆由我多疑之误,致惹秀林之谗,与宝珠何干!又与女婿何干!就是他四首《玉人来》诗,示必他就说的是我女儿。总因我一点疑团,弄出无限风波,反叫裴年兄做了他们的大恩人,我倒做了老厌物。夫人呀!我今知悔了。回门自然见女婿的。从此相好,不致相尤。”夫人笑道:“这便才是。”

  果然到了回门日期,宣爷夫妇来到柯府,见了岳丈、岳母,大拜八拜。岳母见了女婿、女儿,自然是亲热的。此刻,岳丈见了女婿,更加亲热。时刻谈讲下棋、吟诗,又叫儿子鸣玉讨姊丈的教。直是分虽翁婿,情同骨肉。留女儿在家住对月,并连女婿也留下了。此乃是翁婿相好如初之时。

  不料,朝中却闹出一个大变动来。只因奸相蒋文富在朝威权日重,又有一个巩御史在他门下助纣为虐,引了一班趋附的小人夤缘进来,或做文官,或做武官,都是奸相作主。前因女儿一死,天子不将宣生治罪,反升他官职,将我师生一个罚俸,一个革职,岂不可恨!陰生异志,暗蓄死士,打造军器,勾通外国,欲图大位。谋为不转,朝中只怕了裴刑部、宣学士二人,还不敢动掸,但牙爪已成。这个风声已有些传到朝中来,众文武俱吃一惊,只有天子不知。却拿不住他一个实证,不敢劾奏。唯裴爷是个精明强干之员,每日朝中出入,俱留心此事。

  这一日,也是奸相的逆谋应当败露。裴爷正出朝来要回衙门,未到里许,忽见前面两个人在那里厮打,一个黑凛凛的大汉,将一个少年汉子捺在地下,拳打脚踢,打得地下那汉子喊叫救命,由不得心中大怒,道:“将这大汉并被打的汉子带来见我。”手下答应去了。两个人叫那大汉:“莫打!快会见老爷,有话问你!”那大汉并不瞅睬,还是打他的。二人向前来拉,被大汉一手扫去,二人俱跌倒在地,急急爬起来回裴爷。裴爷大怒道:“如此撒野,这还了得!”又吩咐:“添六个人上去,用大铁-锁来!”下面答应,蜂拥而去,共是八人,方把一个大汉捉了锁将起来。地下被打的汉子也爬起,跟着到了裴爷面前跪下,那大汉还立而不跪。裴爷先问那被打的汉子道:“你姓甚名谁?因何被他打的?”那汉子禀道:“小的叫段二,本京人氏,卖菜为生。因今日挑了担子上街卖菜,遇见这大汉问路,问蒋丞相府在哪里。小的回他在杏花街上。他一定要小的引他去,小的怕耽误自己生意,不肯去,他就把小的菜也撩吊了,篮子也踹破了。是小的一时不忿。要与他拼命。哪知他人长力大,将小的掼倒在地,一阵乱打,打得小的浑身疼痛。望老爷救命呀!”裴爷见这大汉异言异服,形迹可疑,又是来找奸相府的,必有原故。当街不便相问,赏了段二一个银锞子,“赔你菜担,你做生意去罢。”段二千恩万谢而去。裴爷将那大汉带至衙门,坐堂审究,命牙役在他浑身一搜,搜出两边裹脚打腿内每边一把瘦描条利刃,肚兜内四个金条,一色洋钱,并无别物。问他哪里人,他回说是车迟国人。问他到中原来找蒋相做什么,他就支吾不答。反覆穷诘,并不开口。裴爷大怒,先打了一百个掌嘴,又套上铜来棍,三收三放,大汉依然不招。及用到锡蛇红绣鞋诸般飞刑,才打熬不住,招出是国王打发他来下书与中国蒋丞相的。裴爷又〔问〕:“书在哪里?”大汉回道:“现在头发肚里。”裴爷又叫人在他头发内果搜出一封私书来。外面还有车迟国宝印。拆开从头一看,只唬得裴爷魂不在身。书中甚话惊人?且看下文——

 
 

 
分享到:
李嘉诚的富人思维:你不改变这几点,永远都是穷人,穷人变富的10种思维!做到第六条的人都富了2
揭秘吓死秦始皇的神秘预言
武则为何要亲手干掉美貌外甥女
宋江凭什么当上梁山的“大哥”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7
“年”兽的传说2
揭秘千年前日本女人到中国“借种”真相
武林至尊秘籍:九阴真经原文是什么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