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日月当空 >> 第九十八章 营救俘虏

第九十八章 营救俘虏

时间:2014/2/26 15:27:51  点击:2310 次
  消息传至孙万荣和他的部队,人人悲愤震骇,军心涣散。孙万荣正犹豫该否回师追击突厥人时,大周军全体出动,兵分五路,每路二万人,成钳形之状,往只余三万五千人的孙万荣推进,速度缓慢而稳定,没有轻敌躁急,一副稳打稳扎的姿态。

    又七天后,突厥人和俘虏抵达黄水南岸,立营休息,同时使人rì夜不停的设置三道浮桥,茫然不知以龙鹰为首的联军,正窥伺在旁,做好突袭的准备。

    此时大周军最接近孙万荣的部队,离契丹营寨已不到三十里,停止推进,在险要处设营立寨,建立后方的支援点,储藏粮货物资以及各式战争工具。

    龙鹰、万仞雨和荒原舞,来到黄水南岸一处高岗上,遥观下游三里处左岸的突厥军营地。

    在黎明前的暗黑里,营地亮起灯火,已见异动。

    万仞雨道:“此战若胜,荒兄应记首功。荒兄怎可能如此jīng确掌握敌人返突厥的路线?”

    荒原舞洒然笑道:“万兄休要抬举我,大家兄弟,不用说这种话。他们能轻易穿越沙漠,是因有熟悉沙漠的秘人引路,兼之带备大批筑浮桥的物料,所以给我猜个正着,其中颇有幸运的成分。”

    龙鹰不由想起宽玉对运气的重视,只是宽玉没想过,自己的运气,却是他们突厥人的灾难。道:“过河哩!”

    突厥人开始行动了,分三路渡河,先是突厥兵牵马过桥,然后在右岸集结成队,分批驰往附近高地,结阵把守,井然有序。

    天sè渐明,突厥人显示出傲人的效率。逾万人马成功渡河,转而开始将大批从新城抢来的粮货物资,以骡车送往对岸,由于浮桥不可负荷过重,速度转缓。

    荒原舞道:“总兵力在二万六千人间,可见攻打契丹新城,折损了四千多人,付出沉重代价。”

    万仞雨冷然道:“过万俘虏,却没有人敢哭喊一声,从而晓得突厥人对俘虏的严酷无情。我cāo突厥人的十八代祖宗。”

    龙鹰道:“兄弟手痒了!”

    万仞雨目shèjīng芒。沉声道:“痒得非常厉害。”

    龙鹰向荒原舞道:“贵国的人,是否信佛?”

    荒原舞道:“可以这么说。”

    万仞雨问道:“荒兄信佛吗?”

    荒原舞道:“我对佛教描述有关生老病死、生命的看法和壮濶的宇宙观很有兴趣,但却不喜欢教条,因为教条是只能相信,不可质疑的东西,你们又有怎么样的看法?”

    龙鹰道:“我对轮回最感兴趣,生命会因而生动起来。哈!只要想想前世今生的关系,你便再不能简单的对待身边的人事。看!眼前的敌人在前一生与我们有甚么瓜葛呢?”

    万仞雨道:“我只希望有因果报应这回事,那作恶多端的人。终有一天或某一世吃苦果。”

    荒原舞没有回应,三人耐心静候,到左岸只余五千兵员和一众俘虏,龙鹰道:“差不多哩!”向后方打手势。

    埋伏后方的人立即送出讯息。传往上游五里的己方部队。

    最后一批载运物资的骡车开上浮桥。此时突厥人已在右岸布成阵势,军容鼎盛,不容轻侮。

    龙鹰笑道:“表面看来似模似样,不过长途跋涉。又经攻城的艰苦战役,个个外强中干,怎堪一击?此战之后。默啜在三年内休想发动大规模的战争。”

    万仞雨欣然道:“想不到讨伐孙万荣的战争,竟会与突厥人交手,真是始料难及。”

    荒原舞道:“水来哩!”

    龙鹰道:“我们和流水比拚速度如何?”

    三人迅速往后疾退。

    尚余二十多辆载运物资的骡车等待渡河的当儿,上游忽然传来“轰隆”的可怕声响,不论俘虏或突厥将士,人人朝声音来处看去,河水这一刻仍是平静如前,下一刻里外远处的河面变得浪花翻腾,像从水面高上去的狂瀑般,疾滚而来,还夹杂着巨木,登时人人sè变。

    不知谁以突厥语大喝道:“离桥!”

    驱骡车和在桥上的突厥战士,发了疯的分往两岸奔去。

    “有敌人!”

    左岸的一边,以千计的契丹骑兵,全速往他们杀来,由于蹄音被水声掩盖,便像上演无声的哑剧,予突厥人梦魇般没法清醒过来的可怕感觉。

    龙鹰策着雪儿,万仞雨和荒原舞紧随左右,领着三千神鹰军,一支箭般沿右岸往突厥人杀去。

    同一时间,右岸的突厥人发觉前方和下游,均有数之不尽的敌人冲杀过来。

    狂流看似缓慢,却转瞬即至,摧枯拉朽的撞毁浮桥,车子、可怜的骡子和走避不及的突厥战士被河水一冲而去,转眼干干净净。

    “嗤!”

    第一支箭从龙鹰的摺叠弓shè出,直上高空,投往仍远在千多步外的敌阵,一个正弯弓搭箭、准备放shè的突厥战士,被箭贯胸穿背,凄厉惨呼,揭开战幔。

    六、七百步的距离内,龙鹰、万仞雨和荒原舞以闪电的手法,拔箭放箭,山丘上一排约二千人,列阵以迎的突厥战士,位于前数排者,不住有人中箭落马。

    “放箭!”

    以百计的箭矢,向龙鹰三人洒来。

    龙鹰收起摺叠弓,祭出接天轰,魔劲注入马脊,陡然增速,接天轰在攀上中天的太阳下,化作旋舞的光影,将来矢完全挡格,还激shè往四方,煞是好看。

    敌方将领见龙鹰三人已驰至丘底,知势头不妙,一声令下,全体冲下丘坡,杀将下来。两方瞬即短兵相接,龙鹰接天轰以一丈二尺的长度,像闪电般打进敌骑去,雪儿则左冲右突,与他配合得天衣无缝,所向披靡,杀得突厥战士人仰马翻,剎那间已深进敌阵。

    万仞雨的井中月更是变化无方,jīng妙绝伦,,令龙鹰全无后顾之忧。

    荒原舞亦显示出惊世绝艺,剑如雷轰电闪,不住将敌连人带盾劈得抛离马背,如若斩瓜切菜。

    三千jīng锐适时杀至,前数排均持重兵长器,矛、戟、枪使得虎虎生风,甫接触便杀得心胆已寒的敌人变为一盘散沙。

    南岸的敌人更不堪,见契丹战士大批攻来,人数在己方一倍之上,竟弃下俘虏,大伙儿往西奔逃,茫不知另有伏兵伺候他们。

    此正为龙鹰之计,以压倒xìng的兵力,又故意开放逃路,逼突厥人不战而逃。在没有伏兵的情况下,往西确是唯一生路,只要到达安全点,便可渡河返国,没有人蠢得在缺粮缺水下,逃回干旱的沙漠去。

    倏忽间,龙鹰三人穿破敌阵,到了敌人后方,数十骑掉头应战,给三人几个照面收拾掉,丘坡和坡底情况清楚分明,突厥人这支二千战士的部队已溃不成军,几无还手之力,且不住有人往北逃去。

    大战全面展开,漫山遍野均是狼奔鼠窜、阵脚大乱的突厥人,由李智机指挥的三万奚族战士,仍是阵势完整,占据各处山头,对敌人毫不留情的拦截屠戮。

    龙鹰杀得xìng起,与万、荒两人,杀进战场去。

    黄昏时分,三方人马在黄水北岸会师。此战大获全胜,杀敌近二万人,俘虏全体无恙,还得到大批突厥人从新城夺回来的粮货物资,收获丰硕。

    龙鹰看着正在架设的浮桥,道:“救回来的契丹妇孺,全交给失活部主,让部主带他们回松漠。请部主善待他们,且给他们一点时间,看有没有亲人来领回他们。”

    失活恭敬的道:“一切如鹰爷吩咐,我失活会待他们如自己的亲族,不会让他们受半点苦。”

    李智机道:“这样的做法,不合我们的族规,可是由鹰爷口中说出来,本王却非常听得入耳,还感到是理所当然。真古怪!”

    失活道:“这是因奚王晓得鹰爷处处为我们两族着想,没有私心。”

    龙鹰道:“多谢你们的支持。至于粮货物资,则依你们的规矩分配,但不用计算我们在内。”

    失活道:“这怎么成?”

    龙鹰道:“大家是曾共生死的兄弟,说客气话来干啥?清理战场之责,交到部主手上。我还要和大王赶返南方,送孙万荣最后一程。”

    失活驱马驰往丘顶,拔刀指天,大喝道:“儿郎们,让我们为鹰爷、万爷、荒爷与他们的勇士致以最高敬意!”

    吆喝兵击的声音,传遍黄水两岸。

    翌rì郭元振的主力大军抵达战场,越过作为后方支援的营寨,继续朝孙万荣的部队推进。

    风过庭的神鹰在高空盘旋,监视远近,及时知会地面,粉碎了数起孙万荣派出试探xìng的偷袭。直至离敌营四、五里处,由二万人组成的主力部队,才停止行军,于战略地点设营寨,并掘壕坑、种尖刺、堆土墙,以建立防御阵线。

    第二天清晨,方均的一万jīng锐连夜行军,到了孙万荣西面六里,停军立营,令孙万荣两边被压,再难施突袭。

    此时双方只要登高望远,可看到对方的营地,成对峙之局。

    这区域契丹人称之为丘海,方圆百里全为丘陵起伏的地势,遍布疏密树林。孙万荣选丘海为战场,因有利于他奇兵突袭式的冲击战术,不过他的对手是谋略过人的郭元振,站稳阵脚才好好修理他,加上天上的锐目,使得曾战无不胜的孙万荣一筹莫展。
  
  
 

 
分享到:
傻瓜汉斯5
唐朝最无耻的一个女人是谁
揭秘中国千年性贿赂史
八、陈圆圆
丑小鸭
美国第四十五位总统特朗普的创业故事1
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的创业经历1
中国历史上最荒淫的公主:一生纳了30位男妾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