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灭世九绝 >> 第二章 四强潜能

第二章 四强潜能

时间:2014/3/15 14:41:35  点击:3312 次
  当你无论在做什么事,或在什么场合,若看见一个人,用左手五指顶着一个仿真的地球仪,并娴熟的让它转得比风还快,那这个人就定是赤穹苍。

  有人说:“赤穹苍一生没有离过身的,绝不是衣服而是左手上的地球仪,好像他一生下来,手上便有着这么个玩意儿。

  而且,这个东西只有在他手上,他就会让它一直转,转得比风还快。

  越是遇上强劲的对手,他会让它转得越快,因为“它”这觉不是什么塑料,木头弄成的玩意儿,而是赤穹苍的武器。

  赤穹苍的老婆曾对她的闺中密友说;“唉,我家的他呀!一大到晚就是一只手来拔弃它,看来在他的眼中,那个圆球是比我这个做老婆的重要得多!”

  是的,在赤穹苍的心中,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替代这个圆球。

  因为它象征了地球,象征着权力。

  而赤穹苍一生的追求就是称霸地球,拥用权力,是以他一生都在转动地球。

  他一生都在追求权力!

  他终于让自己成了建立第二共和帝国的赤家强人。

  他要统治全球,在他的领导下,地球上超过百分之九十的领土,成了他赤家的私有财产。

  接着,在私有财产上,他便尽情施展手脚,进行个人高兴的统治。

  但没有人敢反抗,因为每个人都清楚,反抗无异于以卵击石。

  而且,具备反抗资格和能力的人,赤穹苍也绝对不给他机会。

  直到赤穹苍让位,其于赤天继承政权的时候,那些对赤家怀恨于心的人,才纷纷冒出来组织义军,进行反抗。

  而且,他们都以为这是推翻赤家政权的最好机会,是等待了多年的机会。

  他们一边庆幸于当年避过了赤穹苍的耳目,逃过了他的追杀,一面则在想着自己当统冶的情形。

  只是,他们忽略了一个人。

  一个对赤家忠心耿耿,被誉为地球上最强的男人的——银河。

  一直以来,银河有多强的力量?没有人能准确地估计,因为他党政军没有碰上过值得他使上全力进行格斗的人。

  一直以来,银河对赤家政权,该有多忠心?也没有人能确切地形容。只知道,只要足对赤家不满或不利的人,就算是银河的敌人,他都会以一个字来解决——杀!

  所以有人说银河对赤家不是忠,而是爱。

  ——爱情的爱。

  只要有银河一日,赤家政权便稳如泰山,这样倒落得赤家政权的头号人物——赤天,从没对人出过手。

  所以赤天的力量在地球上也是一个迷。

  一个无话解开的谜!

  除非你先杀了银河,可逼赤天出手。

  但银河的力量,世人却治楚的很,都知道他那副强壮的躯体内,隐藏着“DNA遗传工程”所带来的异化潜能。

  异化潜能,是改变人类的DNA结构,从而使人体产生出强大的破坏力,令血肉之躯变成最厉害的——杀戮兵器!

  也就是说:银河已是一具超越任何兵备武器的杀戮兵器!

  因而,没有多少人敢正面跟银河冲突。

  虽然在二十四世纪中期,地球上曾发现了类似银河的无数强者。

  但经过DNA异化工程的人,力量却不能遗传给下一代,甚至,他们已丧失了生育能力,根本就没有下一代。

  银河常常仰视夜空,悲叹一生找不到对手。

  ——在斗技上,他已是寂寞高手。

  是以,他对任何事情,都以一种不太瞧得上眼的态度去看。

  即使是天狼这样的,已具有异化潜能的人,在他的眼中就等于捏死一只蚂蚁般的容易。

  但银河却不知道,当年造就那上结具有异化港能的强者时,却因失败中误撞出来的成功,造出了四个强者中的强者。

  这四个人,被异化时,竟给误打误撞成一完美中的完美,他们已突破所有的障碍,完全可以将力量遗传给子孙后代。

  而这四人的名字,正是:赤穹苍,天武,蓝慧星及龙刃。

  四人中以赤穹苍心计最深,最毒,因而成就最高,建立了以赤家独裁统治世界的第二共和帝国。

  为了让自己的子孙长期这样统治下去,赤穹苍在建国后十年,即开始了着手诛杀,他要将所有的,有可能威胁他赤政权的人诛杀掉,所有的懂得异化潜能的强者,便个个地倒在他的脚下。

  这样,他已让异化潜能成为他赤家政权的专利,并且封锁了所有制造异化潜能的图片资料。

  但赤穹苍却也没有想到,另外还有三大强人也具备和他一样的功能,将异化港能遗存给下一代。

  而叛军的领袖天狼,便是当年四人强者之天武的儿子。

  当年,赤家几番对天武进行追杀,虽是成功。仍是让他偷偷地将异化潜能传给了儿子。

  直致几十年前,银河在捕杀一个海滨小镇判民时,才发现这个秘密,但仍是给天狼走脱。

  这次为对付天狼,赤家政权中,地位仅次于赤天的银河,又再次出动。

  银河知悉天狼的实力,本以为只不过是一件简单的任务,没想到却被一个叫无限的毛头小子破坏了。

  并且,这小子竟然以笨拙的招人,简单的腿法,踢山了惊人的力量,穿透了异化潜能二十五级的“银色风暴”。

  无限的表现绝对使银河感到适应不了,诧异。

  在他诧异的时候,无限已狠狠踢中了银河。

  没有人会相信眼前的事情是真的。

  因为破踢中者的名望太高,而出招的却是一个默默无闻的青年。

  “地球上最强的男人竟被一个小兵击中?”天火不相信地问。

  天狼也结已着道:“这……这怎么可……可能?”

  但银河的一声惨嚎,却证明这一切都是真。

  只是,当银河冷静下来的时候,无限的情况便不容乐观!而且无限刚刚踢小银河时,剧痛已让银河同时冷静了下来,并出拳。

  拳劲绽放着隐隐的绿光“蓬”的一声,击中了无限。

  银河出先挨一脚,但这一拳反击却绝不含糊,异化港能二十五级的“银色迅雷”狠狠地轰在无限的胸膛上!

  “完了!”大浪一声惊呼:“无限完了!”

  而钢雷和天火二人却根本看不清二人的动作,只知无限已被击退,击飞。

  但不可思议的事,竟再次发生,本以为足以让无限粉身碎骨的一拳,亦只是将他击退根本伤不了他,更别说夺命。

  “你到底是谁?”令一向自信无比的天狼抢了一步,惊恐地问道:“这身力量……从何得来的?”

  无限伸手擦了擦额上的汗珠,竟有点害羞似的,道:“统帅……我……我自己也不知道……”

  看他的神情,这小子似乎不是在撒谎,天狼暗暗寻思: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难返除了四大强才的后代外,还有其他人懂得异化潜能?

  这时,银河已去驱无限踢入他体内的邪异劲力,一步步逼向二人,无限慌忙道:“统帅,别迟疑了,你们先退走吧!”

  “走?”银河冷冷地讥讽道:“小子,我以为一次幸运,便真的可能性以阻止我银河吗?”

  银河正凝思,用一种感应来察机无限的心思,但他什么也察觉不到,晃如无限的是一个无底的深潭,他根本无未能探测其底蕴。

  “不过,你也是十年来唯一能单打独斗伤我的人。”银河对无限的能耐,感到值得佩服,但实在又弄不明白这小子的来历,一字一顿地厉声问道:

  “你——究——竟——是——谁?”

  这一下,不由得把无限给问呆住了,“我究竟是谁?”他暗问自己,这个问题他已不知问过自己多少遍了,可从没有人能告诉他,也没有任何东西可提醒他。

  他为这一问题,已困扰了十九年,可想到后来。连头也痛,脑筋发麻了,于是干脆自己自对自己道:“管我是谁呢!还足别想了吧!”

  未料,此时恰逢大地时,银河如此一问,又想起了他的思绪:“我究竟是谁?”神态茫然疑惑,慒懂有如小孩。

  而此时,银河正一步一步向他踏近,与一刻都会取走他的性命。

  猛地,银河推出了一股试探性的力量,“无限这小子太过玄典!当是大意不得!”

  劲气逼体,掠肤生痛,无限这才猛地省悟,始把天狼推向身后,迎面阻挡住了这股力劲。并道;“统帅,这里由我对付他,你们快撤走!”

  无限虽是轻轻一推,天狼仍感力大无穷,几个踉跄,连连后退,远处的天火和钢雷立即抢上扶住天狼,道:“爹!银河太厉害了,我们快些撤退吧!”

  天狼振臂抖开二人,喝道:“不,我绝小会在此舍弃无限不顾,你俩先走!”

  这时,银河已离无限不过二尺,杀气逼人眉睫,但无阻仍双手握拳,昂然挺立于原处,丝毫不后退半步。

  银河道:“小子,我很欣赏你的勇气。但你知不知道现在面对你的是谁?你这样做,自己的下场会怎样?”

  无限丝毫没有屈服之意,冷冷地道:“我连自己的身份也想不明白。对你的身份就更没兴趣了解了!我只知道统帅是我最尊敬的人,就算我剩下一口气在。也绝不会容许任何人伤害他!”

  银河本欲说明自己的身份,威摄住无限,再把他收为己用,未料无限意态度甚是坚决,誓要与叛乱军共存亡,对天狼更是绝对的忠心,分毫不卖他银河的帐。

  银河不由令他气恼,目中射出阴森的杀气,逼视无限。

  无限亦毫不惧意,反盯着银河,目光坚定而无畏,要他死可以但要他退,却绝个可能!

  二人相视良久,无限丝毫没因对手的强大,而在心里上有所妥协,银河心由叹息:

  嗯……这小子怎么竟会给我一种古怪的感觉,这种感觉究竟是什么,银河自己山说不清,只是隐隐觉得自己和对方的体内,就似有着某种相同的东西……

  狂傲?清高?似乎都不是。

  但究竟又是什么?银河与无限,一个是地球上最强的男人,一个是名小经传的毛头小子,一个是声威显郝的赤家名人,一个则是判军中的一名小小的士卒,差距就如天和地的路程,若说有关系的话,那也只能是无限踢了银河一脚,银河轰还了无限一拳的敌对关系。

  但,往往天地间也有着相连之处……

  而他俩的相连之处又是什么?

  且试图在无限所记起的地去中找寻答案。

  无限的童年,便如许多其它的,在赤家组治下的青年儿童一般平凡。

  他自个是个孤儿,四处流浪,没有一顿能吃得饱,也没有一次能穿暖和,全靠乞讨谋生。

  他唯一拥有的,是自小伴着他的一串念珠,而念珠上刻着两个字,便成了他的名字。

  他根本就不知道父亲是谁?母亲又是谁?

  他根本上就未曾有过家,四处飘泊。

  到他十五岁的那一年,奇怪的事发生了,他竟感觉到身体内隐藏着一股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大得连他自己都感到咋舌,任你是多么健壮的人,他只需指头一动,就可弹碎你的身体,甚至,高大的建筑物,他也可以用手去推动。

  他不知道这股力量的来源,更不知道,这就是世人所称的异化潜能,反而,这使得他产生了一种畏惧的感觉,生怕一动手就要了别人的命。

  他是一个孤儿,自小就生活在可怕的生态环境里,是以他不敢去运用这股奇怪的力量,一直把它隐藏起来。

  之后的日子,他继续流浪,没有家也没有故乡。直至有一日,他碰上了改变他命运的事。

  那一天的太阳特别地毒,晒得头皮发麻,头脑发晕,无限行走在一片戈壁上,漫无目标地往前走。

  他已连续两天没吃过饭,不过,日伽感觉体内有那股奇异的力量以后,饿对他倒并构成什么威胁,就算一连个把月不吃上一口,他也没觉得什么难受。

  “唉!”他叹了口气,究竟该去什么地方找水喝?无限爬上一沙坡,四处已望去,这时他看到远处的一高大沙丘上,似乎有几个人在打架。

  “过去看看吧!”无限自言自语,“说不定那些被杀死的人身上还有没喝完的水哩!”

  这样的年代里,特别是象无限这样流浪儿,看见杀人,死尸、血,己是司空见惯了的事情,是以他看见有人在拼斗不但毫无惧意,反而迈步行去,胆子大了。

  在这样四下无人的地方,无限稍稍旋展力量,健步如飞地向那个方向走去,片刻己接近了那个沙丘,立即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好重的血腥气!”无限轻轻地道:“看来死的人绝不会少!”

  待得他走上那沙丘,向下望去,已见下面已躺满了一具具尸体,有的更是血肉模糊,面目全非了,少说也有几百来具。

  无限虽是见过死人不少,但突然见到这许多尸体,不由吓得亦是头皮发麻,再也不敢找什么水喝,一味转有就跑。

  就在此时,他似乎听到了一声惊咦之声,但他只顾转身没命地逃,又那里想得许多,只听他身边呼呼的风响,原来他不知不觉中,已用上体内潜藏的那股奇大的力量。

  片刻,他已跑出数十里之外,才停下少了暗呼一声,道:“我的妈呀!怎么死了那么多人?幸好我逃得快,要不让他们抓住了,再察出我这一生力景,不会怀疑,杀了我才怪!”

  想到这里,他不禁为自己逃得快,而暗自高兴!

  就在此时,一条人影猛地自他头顶划过,消失在对面的沙丘后面。

  “好快的身活!”无限不禁暗暗叫好,“是谁呀?竟有这样高的功夫!看模样不是官方出的人!”好奇心驱使下,无限展计步子,随后跟了过去。

  在赤家的统治下,任何人都是不敢多管闲事的,这一点流浪儿自是知道,不过这次无限是因刚刚为自己的速度之快,洋洋得意,但马上给别人给比了下去,不免心中不服,欲上前看个究竟。

  再者,他看到这人并非政府中的军人打扮,要不,就是杀了他的头,他也不会,也不愿追了,自他记事起,就耳闻目睹了那些军人打扮的人行凶做恶,早就在他的心灵中刻下极其丑恶的形象。

  无限几个起落己掠过山丘,眼前一片茫茫沙丘,又哪里见到那个人的半点影子,心中不免有几许失望,遂认准一个方向,信步走去,再无猎奇之心。

  行得半日,夕阳已挂在无边的沙丘上,景色甚是迷人,无限暗想:得找一个背风的地方歇下了,要不然明早只怕身上已给盖上几尺厚的沙了。

  展开步子,四处搜寻,待找上东北角时,忽听到一阵急促的喊杀声,如枪声,好奇心又起,伏下身子,象猫般极快地向吵闹处溜起来。

  他溜上一个沙丘,欲者下面发生了什么事。却猛地发现个身忖极具魁梧的人,身被腥红色斗袍,背对自已,立于身前不远处,夕阳从他的两腿间照过来,映得越发威猛挺拔,宛如一尊天神,无限心中不鼓泛起神仪之意,暗想好威风八面的人!

  沙丘下的打斗仍在继续,偷眼望下去正是几十名赤家军人在围攻十几个衣衫褴偻的人,当中竟还有几名女了,和两名婴孩。

  “哈哈哈,你们这帮叛民,今日我就送你们上天吧!”一名大约官职高的大胡子,见对方已被围逼进一个死角,狂笑不已,掷出了一捆烈性炸药。

  那群人立即四散奔逃,炸药滚入了一个小孩的脚下,正“哧哧”地冒着白烟,小孩已吓呆了,只知“哇哇”大哭。

  无限见状,正欲冲下抢走小孩忽觉服前一花,那尊天神般的魁梧汉子已如风般掠下沙丘,以快得看不清的手法,捉起炸弹掷向那位大胡子长官。

  大胡子见状,吓得面目变色,转身欲逃,但己太迟,“轰隆”声巨响,已给炸得骨肉横飞。

  这眨眼间,那人已用极快的手活,杀死了剩下的数十名赤家军,而无限仅仅只看到一团红影在掠动。

  “呀!怎么会有如此高明的身手?”等得无限从惊讶中省悟过来,那人已不见踪影,只留下几十具赤家政府军的尸体和十几位幸而未死的流浪人。

  这就是无限第一次遇到天狼。

  后来,他四处打听,终被天狼的英勇故事感动了,而天狼的正义感与那无匹的气概,从那一天就深深地吸引住他。

  天狼已渐渐成了无限心目中的英雄,为表示对他的尊敬,无限很快就正式加入了判军。

  这就足无限加入判军前的所有过去。

  因为他平凡得不能再平凡。

  除四大强者的后代外,地球上已再没有人懂得异化潜能,那无限真小身份又是什么?

  他的体内流着究竟是那一个强者的血?

  所有的一切,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而银河又何从知悉?

  是以他在拧眉溺思。

  而无限却管不了这许多,今天他所有的心思就是要保护最尊敬的人,运用他一直隐藏力量对付这个地球上最强的男人。

  不管后果如何,也不管服前的“怪物”会有多厉害……

  他的目标只有个——出拳,将这家仪轰倒!

  他的拳打得儿近疯狂,力量也大得出乎他自己的想象。

  招势笨拙得让世界上再没有比这更笨拙的招式了。

  但,有效!有效地击中了银河。

  再一次被无限击中,银河的诧异和震怒情形难以形容,不得不对眼前这小子重新估计。

  是以,他怒吼一声,异化潜能猛地爆发,胸腹一挺。除将无限震飞之外。他已想出对付他的方法。

  杀?不是,若他银河要杀死眼前这小子,只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而已,银河一生杀人无数,就是再多杀一个也没有什么关系,好如捏死一只蚂蚁。

  而且,他此时却的毫也没发出“杀”的念头,他实在欣赏这个小子的勇气,而且他似乎预感到自己定和这小子有某种联系,不过现在一时想不起来罢了。

  “留着以后再慢慢想吧!”银河主意一定,伸出右手两根手指,临空虚划,顿时强大的异化潜能力量,将无限的一切活动能为封锁!

  这正是二十五级“异化潜能”的超强组式“银色封锁”!以无比的罡劲给集成结界,宛如囚牢一般困住对方,使之动弹不得,其效果就和从前的武林道界的点穴术一般。

  但这种封锁却比点穴术难上百倍不止,其封锁程度,也非点穴术所能望其项背。

  “小子,我的力量足以将你的攻势封锁三小时以上,而现在,你便看我如何将你尊敬的统帅轰杀!”银河得意地笑道。

  无限只有圆睁怒目,奋力挣扎欲控破这封锁,但徒劳无益。

  “之后,我便会带你回帝都,好好研究一下你身体内的力量之谜!”银河续道。

  所有的一切都在银河的控制之中,他一步步逼向天狼,无限已难以做战,再也不能阻止银河前进的步伐。

  该是天狼出手的时候了,但令人奇怪的是他似乎并没有出手的意思,而是在极力压抑着自己,这可不是天狼一贯的性格!为什么他现在会这样?

  钢雷可没注意到这些,他跨上一步,拦在天狼的身前,道:“统帅,由我来对付他!”

  他虽明知不敌但仍神威凛然,轻声对天火道:“以我的力量,应该可以支待数分钟,你和统帅就趁这段时间速速离开!”

  钢雷和天火相距不过三尺,钢雷说话声说得极低,天火才勉强听清,可与钢雷相距边数十丈的银河却抢在天火之前,接下钢雷的话道:“喔……天下就有太多的蠢材,告诉你,你连支持数秒种的资格也没有。”

  说话间,顺手一扬,已发出了异化潜能二十五级力量的银色天刀,罩向钢雷。

  而银河却看也没看钢雷一眼,似乎自始致终就没这个人似的,他目视天狼,续道:“天狼你已经没有机会了,是自行了断,还是要我出手?”

  这期间,钢雷已被银色天刀力量给新成了一堆肉浆,在塔顶的平滑地面上缓缓流动,恐怖之极。

  看着钢雷被惨杀!无限身心由己,无力阻上,心中悲愤异常,难道他真的要眼睁睁地看着天狼被杀吗?

  天狼已咆哮起来,大骂道:“去你妈的银河,你似为整个世界真的由你主宰吗?你这从不知珍惜别人生命的禽兽!你们只知用暴力来维护你们的政权!由赤穹苍到赤天,你们一直都在压迫人民,用人类的鲜血将美丽的地球污染!你们不配当统治者,你们是禽兽,是恶魔,你们将万劫不复……”

  天狼骂得甚是狠毒,气愤,也甚是舒畅,只觉心头那口恶气终于缓了缓。

  银河皱了皱眉头,厉喝道:

  “够了!这不是我要听的话,你这三八婆一样的东西,不要到这里骂街,一直以来,世界的秩序便是弱肉强食,这是生物进化的必然!真理是在强者的手上,谁要掌握真理,就不要当弱者,到你有权去主宰世界时,再奉行你那一套妇人的真难论吧,到那时你便是真理,只是,我相信这一天并不会来到。”

  “哼!我就不信你这魔鬼真的会没有弱点?”就在银河侃侃而谈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在他身边响起,然来是天火已偷偷溜到他身后。以掌一扬,异化潜能十极力量的真火,已铺天盖地向银河击去。

  天狼直致此时才惊觉,不由惊呼道:“天火!不要!”

  但,太迟,他天火是先出于攻敌,再说,他的攻击换来的只会是死!

  果然,银河谈谈地看着罩体而下的火势,淡淡地道:

  “一代不如一代,天狼一族也是该消灭的时候了。”

  杀机一起,手指轻弹,已逼开了铺万盖地的火势并发出了三十级力量的银色风暴裹住了天火。

  由于此工曾被无限所破,银河并因此吃了大亏,无限恨恨地端中一脚,是以他再次运用这一招时,虽明知只是对付一个天火,仍是运起更强的力量,如卷风般强大的气旋已将天火狠狠吞没,天狼已是欲救不及。

  气旋愈转愈快,劲力愈来愈强。只听得一连串的呼声响起,气旋内顿时无声无息,紧接着块块白骨从气旋中甩出,竟是颗颗牙齿,还有颗眼球,残留着惊恐的神色,原来天火已被绞扯,切割,令一副完整的躯休化成骨肉接糊的——血水!

  血水给旋风刮得四处飞洒,银河手势轻挥,抖起斗泡,悉数挡住了溅向他身上的血水,用似乎是局外的声调,道:“令人失望的下一代!”语音中竟有多的惋惜。

  血水飞溅,天狼任由其血洒的满脸满头,满头,他已是双目赤红,仇恨已让他变得几近疯狂,大叫一声;“火儿!”仰天喷出一大口鲜血,疯狂气愤之际,劲力暴现,竟在身周布下一罡气。

  银河看在眼里,暗暗想道:人在情绪真是奇怪,天狼因儿子惨死,悲愤之际,竟会令他的力量增加,变更强横一些。

  突然,银河轻噫了一声,转身四处张望起来,似发现了一件什么稀奇的东西,并喃喃自语道:“奇怪怎会由另一股更强大的力量气息?”

  原来他凭着强者独有的本领,竟可路知另一强者的能量气息,银河的目光渐渐投向远处,道:“这股力最……不可能在附近。”

  “到底在哪里?”他在思索。

  就在此时,天狼怒吼一声,道:“银河!你去死吧!”用尽全身力量,从背后扑到,一拳砸后银河的后脑。

  而银河似乎对此丝毫没有奖觉,仍在思策着——“到底在哪里?”

  天狼的拳头已决砸中银河了,凭他此时的力量,银河若硬挨这一下,只怕不死,也会重伤。“伤了之后,岂不任由我天狼宰割。”天狼心中不出一个狂喜,招式速度变得更快、更重。

  银河却仍似在梦中一般,喃喃道:“我一定要找他(她)出来!”

  就在此时,天狼的拳头已擦到了银河的后梢。只须再有万份之一秒的机会,他的拳劲就可以悉数轰中银河。

  可是,就在此时,银河足尖一点,突地毫无踪迹。

  天狼惊叫一声,眼见得手的一击竟落了空!

  而银河竟掠到了另个方位,去默擦那股强劲力量的方位去了,对天狼的攻击,他根本全个理会,只有兴趣去察找神秘力是的来源。

  这样的轻视,只有令天狼更感愤怒!

  然而他又能怎么样?他根本捉摸一下银河的身法都不能够,更何诛杀!

  银河己高高地跃入半空,去感知那股力量,能耐够引起银河注意的力量绝不会简单,那和他银河比起来又如何?

  银河的游移的目光忽地停下下来,在苍黄的天底下,定定地注视着一个地方,一个很遥远的地方的一段长城堡垒!

  他似乎已找到了目标,是东南方,并远在千里外的长城彼端……

  长城——

  古中国文化的遗产,古中国人智惠的结晶。

  观念,它已是世界上少数的几处,经历几千年的风霜雨雪,特别是战争的侵蚀和破坏。

  仍能保存下来的伟大建筑。

  夕阳的余辉静静地洒在这一片古老的砖墙上,使得它愈发显出古朴的红铜色。

  一点黑色,沿养长城古墙,正自无过向这里移来似乎是天上飞翔的苍鹰,投在地上的影子,迅捷无比。

  待得那黑影移近,竟是一匹乌黑的大的惊人的战马,马上的骑士。一身黑装,黑袍,躯身亦是大得惊人。

  战马虽奔行在崇山峻岭之中,似乎四蹄全然未着地般,一个山头跃到另个山头,速度快得惊人,宛如腾空飞行一般。

  突然,战马长嘶一声,跃上高达数十丈的城墙,人立而起,鼻孔中不断喷出热气,甚是焦躁不安。

  马上的骑士拍了拍马脖子,笑道:

  “伙计你也知道了那股力量吗?这样焦躁不安的?”

  骑士风说完,乌黑战马竞长嘶一声,似乎它也听懂了似的。

  这一人一骑,正是银河感知的那神秘力量的主人,只见那黑衣骑士,目注着远方,也喃喃地道:“银河!你在搞什么鬼?”

  说毕,战马长嘶一声,跃向城墙,向前方驰去。

  银河跃入半空,找到了神秘力量的方位,随即轻轻飘下,他还有事未完成,是以他得先完成此行的目的——杀一个人,该死的人!

  就在此时,天狼也席卷入劲风扑到,一拳捣向了他,全然一付拼命的架式。

  银河斜服撇了撒,冷笑着道:

  “人就是爱做无聊的事,明知不行,还要自不量力!”

  待得天狼的铁拳接近时,银河猛地伸手一提,竟抓住了天狼的拳头。

  拳头被捉,天狼击出的所有内劲顿时如泥牛入海,奋力的夺手臂之际,但那里能撼动分毫,天狼顿时给擎执得吊在半空动弹不得。

  银河见天狼如此狼狈,更加阴冷地道:“唉,你本不应该这么弱的!天武有你这种后人,真是他的不幸,而你也辱没了异化的潜能,在你死前,我给你看一样东西吧!”

  说到这里,银河左千伸出,摊开手指,掌中空无一物。

  就在此时,他轻嘿一声,左手掌成刀刺出。

  见此一招,无限不禁惊呼出声。

  “噗”的一声,一团鲜血自天狼的手心喷出,接着,一只做刀状的鲜血淋淋的手从他后心伸透出。

  原来,银河已以异化潜能,四十级力量的银色天刀透体刺穿了天狼。

  天狼宛如肉串一般,串在银河的手臂上。

  银河笑道:“这就是我银河真才的实力,该甘心了吧!”

  “啊”无限见此情形惊叫一声,痛苦至极,奋力挣扎欲冲破封锁。

  而天狼呢?怪事发生了他遭受银河如此惨事的一击,生命已危在分秒之间,他竟然笑了,虽不是主声狂笑但仍是笑得甚是得意,莫非他使银河中了计?

  不错,他使出一苦肉汁,银河果真中了计,其实银河应当知道这其中定有诈,因为他自己都都己说过天狼本不应话如此差的!

  但骄傲的人往往是容易中计的。

  银河就是个骄傲狂妄的人。

  所以天狼道:

  “银河!你中计了,我牺牲身躯让你刺穿,只是为了封锁你的动作!”

  此时,银河才猛然省悟,运力回抽手臂,但天狼集尽全力一拳,已然砸到。

  “我一直都在等这拳来为我儿了报仇!你死去吧!”天狼恨恨地骂道。

  同时,拳头也恨恨地砸中了银河的头颅。

  “轰”的一声剧响,这式“满天风雨”的力量竟达异化潜能三十四级!

  原来天狼一会在压抑自已,是为了骗取银河轻敌,从而轰出这隐藏的蓄势已久的一拳。

  银河的力量比他高出许多,这一点他心里明白,但对自己的这一拳却抱着更大的信心,他相信银河绝对抵受不了。

  所以天狼出拳时小了,即使是死去,他也会笑的,因为地球上的第一强人栽在了他的手上!

  银河果然让天狼那一拳轰得够呛,强猛的拳力已在他的脑海里造成了严重的破坏,将大部分脑细胸组织轰得散成一个个单一的细胞,并全部脱位,错杂在一起,堆集向头骨的另一面,全然失去指挥功能。

  银河恐怕做上一辈子的梦,也不会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吧!

  他以强劲的力量,维持住脑域中被轰击前的一丝意识,欲使自己没有神精错乱,昏头乱窜。

  他这一丝竞识指挥着他连连后退,退到安全的地方,并用手从受击的另一面敲打头部。

  他感到脑袋像要炸裂一般。

  这,对他今后会有什么影响?

  他是否会因此送上性命?

  骄傲自大是在一件要不得的东西。

  而被封锁中的无限,则涉毫没兴趣去探究银河的伤势究竟有多重,他全部心神又放在一个人身上,去关心一个人。

  这个人眼中内烁的精光已逐渐黯谈,鲜血仍在喷涌而出,整个伟岸的身躯也逐渐萎顿疲软于地。

  “他究竟会不会死?”无限的心中似乎要炸裂开来。

  “统帅!”他大声地吼。

  他恨不得哭!但他不能哭。

  他要的是挣出这个牢笼,去救心中最尊敬的人,去为心中的偶像报仇雪恨。

  但他却……——

  
 

 
分享到:
1跛脚的孩子
1瓦尔都窗前的一瞥
1新世纪的女神
1兔子奶奶的生日
2小白兔和大灰狼
1小白兔和大灰狼
2母鸡和鸵鸟
1母鸡和鸵鸟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