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神女传奇 >> 第十六回 南北侠士

第十六回 南北侠士

时间:2014/5/22 19:06:48  点击:3431 次
  上回说到小神女说了自己不是小神女的理由。小三子初时听了一阵风所说,也怀疑眼前这位山妹妹是小神女,现在一听小神女这么解释,一下也打消了怀疑,暗想:“人们所传说的小神女,几乎是天上的一个救苦救难的小仙子,神秘莫测,能预知人间的苦难而及时出现,打救世人,这怎会是山妹妹了?连世上最凶恶的人见了小神女也吓得浑身发抖,转眼就要掉脑袋,怎会有钱也不敢去饭店吃饭,而害怕一个店小二了?若真是小神女,会害怕一个凡人吗?那还是什么小神女?山妹妹绝不是小神女!于是他对一阵风说:“叔叔,山妹妹不会是小神女的。”

  一阵风看了小神女一眼笑问:“你怎么知道她不是了?”

  “叔叔,虽然山妹妹很有本事,心地极好,也异常大胆,但她却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小神女绝不会这样的。而且小神女来无踪、去无影,只是当人们有难时她才出现,一般人是见不到小神女的。”

  小神女也连忙说:“是呀!要是说我是小神女,那小三哥也是小神女了!小三哥心地更好,为了覃婆婆,不顾自己的生死安危,跑去偷东西给覃婆婆吃呢。要不是小三哥,覃婆婆恐怕已经饿死了!”

  一阵风神情古怪地看着小神女,话中有话笑着对小神女说:“好吧!你说不是就不是好了!看来,我还得去湘桂黔三地交界处走走,会会这个小神女。我不相信她是什么精灵的化身。”

  小神女说:“叔叔,我劝你别去寻找她了,你会找不到的。”

  “哦?我怎么会找不到她了?”

  “这没有什么,叔叔这么专门去找她,我想小神女一定会知道,叔叔不用去寻找,可能她以后会自己来见叔叔。叔叔特地去找,她反而会不想见叔叔了。何况这时天寒地冻,大雪封山,叔叔去哪里找呵!”

  “你说,她以后可能来见我?”

  “是呀!”

  “好好,我就承你贵言,不去找她,说不定我已经见到她了。”

  小神女又是一怔:“叔叔怎么见到她了?”

  一阵风一笑:“因为我有预感。”

  “预感?”

  “小妹妹,你没听过心有灵犀一点通么?我感到我的一颗心,早巳和小神女相通,好像见过了面似的。小神女是一个女神,说不定她附在你身上,我们不是见了面么?”

  小神女笑起来:“叔叔真会说笑话!叔叔,你还有什么话和我说的?没有,我走啦!”

  “不不!我还有一句。”

  “哦?叔叔还有哪一句?”

  “你教小三子兄弟那一套逃命的身法,你有没有想到,这样做会害了他的?”小神女愕然:“我怎么害了他了?”

  小三子也茫然:“山妹妹怎会是害我了?难道我不应该学这一逃命的身法?”

  “小兄弟,你不是不应该学。虽然我不知道这一套是什么身法,但我看出,这是武林中一门极为上乘的身法,没有一定的深厚内力,以后再强练下去,或者为几个高手追赶时一味抖展出来,那一定会筋爆脉裂,终身残废,成为一个不能动的瘫痪人了。”

  小三子大吃一惊:“会这么严重?”

  “小兄弟,你刚才在追逐我时,你没感到会有心血乱涌、胸闷难受么?”

  “不错!叔叔,我刚才是感到胸闷难受极了。”

  “所以我出手一点,令你坐下来,不再继续追赶我。不然,迟一步,你就会喷血不止,翻倒在地上了。”

  小三子惊愕得半晌不能出声。小神女也心头大震,内疚地对小三子说:“小三哥,对不起,是我事先没好好对你说清楚。你以后感到心闷时,真的不可强练下去了。”跟着小神女又埋怨一阵风:“叔叔,都怪你!”

  一阵风愕然:“怎么都怪我了?”

  小三子也不明地问:“山妹妹,怎么怪起叔叔来了?”

  小神女说:“我当然要怪他啦!他要是不装神弄鬼戏弄我们,我也打算等你练完后,吩咐你今后早晚勤练内功,感到心闷时,千万别强练下去。可是他装神弄鬼吓唬我们,以后又只顾着要将他捉起来,就忘记吩咐你了。我不怪他怪谁?”

  一阵风笑道:“好好,都怪我。但我那一指之力,平息了他的心血乱涌,叫他坐下来调息,也该将功补过了吧?”

  小三子说:“这也不能怪叔叔的。”

  小神女问:“那么怪我啦?”

  “这更不能怪妹妹。都怪我不自量,好胜想捉叔叔,胸闷也强抖展出来。我感谢妹妹传技之恩,也感谢叔叔救我之恩。”

  一阵风说:“小兄弟,你今后还练不练这逃命身法?”

  “练!我怎么不练了?我以后早晚上勤练内功,当感到心血乱涌时便停下来就是了。”

  一阵风赞赏地点点头,骤然出掌,在小三子肩上一拍,小三子顿时感到有一股和煦的真气直灌进体内,不禁全身一震,一时惊问:“叔叔,你这是……”

  小神女一下看出一阵风用自己体内一股真气,输入了小三子的体内,这不但增强了小三子的内力,更震开了小三子的一处玄关,就是今后强练逃命身法的各种招式时,也不会有筋爆脉裂的危险了。有这种功力的高人不多,她自己就没有,但爷爷就有这种功力,想不到这位叔叔也有这样的功力。她激动而高兴地说:“小三哥,你还不快谢谢叔叔,他已为你打开了一道玄关,你今后就是强行抖展逃命身法,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小三子愕然:“真的?”

  “嗨!我骗你干什么?”

  小三子连忙向一阵风一拜:“小三子多谢叔叔的栽培。”

  一阵风一笑:“不必了!我当成吓唬你们的补偿吧!”

  小神女说:“叔叔,你这补偿太重了!”

  小三子问:“那我今后还练不练内功?”

  “小三哥,你怎么这般没出息?内功怎能不日日练的?除非你不想你的轻功、偷技和武功进步了。就是像叔叔这样行动似鬼魅般的轻功,也要日日早晚勤练哩!叔叔,你说是不是?”

  一阵风说:“不错,一个练武的人,怎能日日不练内功的?正所谓练功不练气,等于白费劲。光练武功的招式而不练内功,不如不练,那是浪费了时辰。就像我师父生前,武功那么上乘,一日可行走千里,也日日早晚勤练内功哩!”

  “小三哥,你听到了吧?”

  小三子说:“那我今后就日日早晚苦练妹妹教我的吐纳呼吸法。”

  “这样就对了!”小神女说。她又问一阵风,“叔叔,你也曾吓唬我的,那你给我什么补偿呀?”

  一阵风笑起来:“你这个小妖精,一身真气奇厚,而且早巳打通任督两脉的玄关,武功比我还好,你要我给你什么补偿了?”

  小神女想了一下说:“叔叔,这样吧,你帮助小三哥买下古州城那间无人居住的大屋,安排好覃婆婆和辛姑娘,就算是给我补偿了,好不好?”

  “不过,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

  “叔叔,我答应你什么事?”

  “你得通知小神女来见我。”

  “叔叔,你不是感到已经和小神女见过了面吗?”

  “那是感觉,而不是真的。”

  “哎!我怎么能通知小神女呢?”

  “小妹妹,你古灵精怪,一定能通知小神女来见我的。”

  “好吧!?叔叔,我试试吧。”

  小三子愕然问:“你能通知小神女?”

  小神女说:“我想办法呀!”

  “你想什么办法了?”小三子感到,过去那么多江湖人土前去寻找小神女,他们想尽了千方百计,踩遍了那一带的山山岭岭,一个个都失望而去,你一个小女孩有什么办法请得小神女前来?

  小神女说:“我听大人们说,过去水口镇的什么黄老财,请了道士和尚前来捉小神女的。小神女一下就出现了,不但戏弄了道士,还取了黄老财儿子的一条命。现在我四处扬言说,叔叔老远从大漠上跑来这里,准备捉拿小神女,那小神女不就出现了?”

  小三子一怔:“那不害了叔叔了?”

  “害不害我就不知道啦!谁叫叔叔要见小神女的?”小神女说完,笑问一阵风,“叔叔,你叫什么名字?在哪里等着小神女来呀?不然,我扬言说了,小神女哪里找你呵!”

  一阵风一笑:“我叫一阵风。”

  “什么?一阵风?世上有这样的名字吗?”

  “这是江湖上人给我的一个绰号,大概是我来往得太快了,来时一阵风,去时也一阵风,看不清我的面目和身形。要不,你们叫我风叫化也行。”

  “风叫化?你不是小偷么?”

  “小偷,只是我偶然为之,我主要还是在街头巷尾向人讨吃。”

  “你不是不向人讨吃的吗?”

  “我不像一般叫化沿街上门向人讨吃,我就坐在街头巷尾的地上,身边放个破钵子,任人施舍,给就给,不给我也不强要及哀求。”

  “这能讨到吃的吗?”

  “讨不到时,我就去大户有钱人家偷一些东西吃啦!”

  “风叔叔,我叫小神女哪里找你?”

  “这样吧,三年后的今天,我就在古州城那座无人居住的大屋后园等她好了。到那时,那座大屋早已是你们的了。”

  “好呀,我们就这么一言为定。”

  “对!风雨不改,不见不散。”

  小三子愕异地问:“山妹妹,你真的能通知小神女前来?”

  “我说,大漠来了一个能捉妖降魔的风叫化,专门前来捉小神女,小神女能不来么?”

  一阵风忙说:“这事却不能张扬出去,不然,整个古州城就人山人海了。”

  小神女说:“这样吧,我只说有这么一个风叫化前来捉拿她好了,什么地点、什么时间,我都不说。”

  小三子问:“那小神女怎么知道去那间大屋找风叔叔的?”

  “小三哥,你怎么这般傻?我扬言出去,小神女知道了一定前来找我,我把时间地点悄悄告诉她不就行了?”

  一阵风眨眨眼睛说:“小神女既然是山神之女,一定极有灵性,说不定我们现在的话,她就听到了,山妹妹根本不用往外张扬。”

  小三子问:“真的?”

  “小兄弟,到时你这个大屋的主人,好好接待我和小神女吧!”

  “叔叔,既然这样,干吗不早一点,要等到三年后才见面?”

  “不不!我给你办完大屋的事后,便去拜访慕容一家,然后还要到江南走走,了却一桩心事后,再来这里会小神女。这么一来二去的,三年时间不算长了。”

  小三子又问:“叔叔要去江南?”

  “是呀。小兄弟,你不会又有什么事请求我吧?”

  “叔叔,我师父也是江南人土。”

  “哦?你师父是谁?”

  “我不知道我师父的姓名,但他自称为飞夜猫,或者叫夜猫子。”

  “哦?飞夜猫?他可是江南一位有名气的侠偷义盗呵!贪官污吏、土豪恶霸以及一些为富不仁的老财们,一听到飞夜猫的出现就头痛了,说到偷技,他可以与江湖上有名的女飞侠邢天燕女侠相比高下。”

  “叔叔,你认识我师父?”

  “我不认识,我只是闻名而已。”

  小三子说:“师父自从与我分手后,我就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叔叔要是去江南见到了我师父,请叔叔代我问一声,说小三子十分想念他。”

  “好好,我要是见到他,一定代你问候。”

  “我在这里先多谢叔叔了!”

  “小兄弟,你怎么又跟我客气了?”

  小神女说:“叔叔,你还有什么话和我说的?”

  “没有了。我只希望你遵守三年后的诺言,到时不见不散。”

  “叔叔,我一定遵守。叔叔,说真的,要不是我有事要赶回去,我真舍不得和叔叔分手。现在我走啦。小三哥,你今后也要多多自我保重呵!”

  小三子这时也舍不得和小神女分手,但她要赶回家去,也不能阻拦。初时,小三子是出于一种关切的心情,要护送小神女回家,希望她别在外面乱闯了。现在他才明白,这个天真大胆而又极有本事的小姑娘,根本不用自己护送,而且自碰上她后,几乎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起码在钱财上不用忧愁了,再也不用为两餐去偷东西了,甚至还可以救济这一带无依无靠的穷苦的老人妇孺。想到这一点,他倒是有点空空落落的。无奈,小三子怏怏地说:“山妹妹,我们今后几时再可以相见?”

  “三年呀!三年后我们不是可以在古州城的那座大屋相见了?”

  “我们见面也要等三年吗?”

  “小三哥,对不起,我这一回去,再也不能随便跑出来玩了,说不定爷爷会将我关起来,不让我出去哩!三年后,我还不知能不能出来呢。”

  一阵风问:“小妹妹,你三年后不能出来,那小神女……”

  “叔叔,你放心,三年后的今天,就是我不来,小神女也会来的。”

  “那我就放心了!”

  小神女扬扬手说:“叔叔,小三哥,再见!”说完,一闪身就飞出了破庙,转眼之间,便消失在茫茫的山野之中了。

  小神女一走,小三子有点惘然若失,好像丢掉了最重要的东西似的,变得有点六神无主了。他怔怔地站着,遥望天边,半晌没有出声。一阵风在他身后问:“小兄弟,你不是为她担心吧?”

  小三子摇摇头:“她那么有本事,人又机灵,我不为她担心。”

  “那你在想念她了?”

  “是的!这几天发生的事令我一生也忘记不了,她实在是太好了。”

  “不错!她不是一般的小姑娘,是天地间钟灵毓秀集一身之人,是人间的小奇女。”

  “叔叔,你看她是一个什么人?”

  “小兄弟,你同她接近这么多天,难道还看不出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小三子摇摇头说:“我看不出来,但她一定是武林人家的女儿,极富于侠义和同情心。”

  小三子直到现在,仍不知道自己所遇到的就是人们传说的小神女,也没怀疑她就是小神女。这恐怕是因为小三子将小神女看得太高了,也想得太完美无缺了。小三子心目中的小神女是一个没有任何瑕疵,高高在上的极尊严的女子,而且是一个飞来飘去、无所不能的女神,绝不是一般人所能碰上或看见的,尤其是自己。而小三子碰上的山姑娘山妹妹,虽然武功之高令他惊愕不已,人也侠义大方令他敬服、崇拜,但却是不谙世故、天真、好胜近乎刁蛮任性的一个小姑娘,这样的人绝不可能是小神女,小神女绝不会是这样。

  尽管一阵风心中已九成九敢肯定山妹妹就是小神女了,但他见小三子丝毫不疑心山妹妹就是小神女,便不去说破,他对小三子说:“不错,她的确是这世上一个敬老惜幼、极富于侠义心肠的小侠女。小兄弟,你就去镇上找章员外,托他将古州城那间没人居住的大屋买下来,同时也去探望一下那位可怜的辛姑娘才是。”

  “叔叔说的是,我现在就去。”

  “小兄弟,你大胆放心去,我会在暗中相助你的。”

  由于小神女和小三子对栽麻镇的人有恩,小三子找到章员外时,章员外不但热情接待,对小三子的要求,更是一口应承。第二天,他便派了个精明的管家,陪同小三子去古州城,找到了那座无人居住的大屋的看管人。这个看管人早已得到屋主人委托,要将这座大屋卖出去,只是古州城有钱的人家不多,买不起这么一座大院。而有钱的人家,又嫌这座大院不吉利,还听说不时闹鬼,更无人敢买,故一直到现在仍然空着。所以小三子和章府管家没费唇舌,便用六百多两银子将这座荒废了的大院买下来,并说好明天交钱。

  是夜,小三子和章府管家在客栈里住下来。小三子正准备趁深夜时将埋藏的金银起出来。这时一阵风出现了,小三子惊喜地说:“叔叔,你也来了?”并且介绍章府的管家与一阵风相识。

  一阵风对章府的管家说:“这次辛苦你了,请代我向章员外问候,我一家多谢他了!”

  “不不!大爷别这样说,这是小人应该帮助的。”

  一阵风又问小三子:“大院买下来了?”

  “叔叔,买下来了。”

  “多少银两?”

  “六百多两。”

  “那座大院破烂是破烂一点,六百多两银子也不算贵,买得过。”

  小三子说:“叔叔,这全靠章管家讲的价,他们开价要八百两银子哩!”

  一阵风又一次多谢管家,对小三子说:“我带了一千多两银子,明天你就去办理交割房屋土地的一切手续,剩下的银两,你就用来请工匠们修理大院,清除杂草。看来你不必回家过年了,就留下来在这里打点。”

  “是,叔叔。”

  一阵风将背囊打开,除了一锭锭十两重的金元宝之外,更有各地通用的银票,全不是小三子和小神女埋藏的金银。小三子愕然:“叔叔,这些金子银票……”

  一阵风说:“这是我从家中带来的,银票是钱庄取的,带在身上出外方便。现在你小心收藏了。”

  第二天,小三子和看管人办完了一切手续。小三子交给了看管人三百两银子和三百多两银票,收下了房屋地契和大院的一切门房锁匙,这座荒废大院便属于小三子的了。小三子又以五十两银子酬谢章管家,章管家推辞不敢要。小三子说:“管家,你要是不收下,就不给我面子了,而且我还有些事情请管家帮忙呢。”

  “三少爷有事尽管说好了,就是小人无力,也会告诉我家老爷相助。”

  “这不用麻烦章员外的。请管家代我请一些工匠来修理这座大院,同时还请管家多些照顾一下养伤的辛姑娘,她伤好后也麻烦你送她来我这里,我想请她帮我打理这大院。”

  “三少爷放心,这些小事,小人会给三少爷办好的。”这位管家别说得到了小三子五十两的重酬,就是没有,他是受章员外之命而来,他敢不用心办事吗?

  小三子说:“那我先在这里多谢管家了!”

  “三少爷别和小人客气,小人应该为三少爷效力。不知三少爷需不需要请一位管家来打点这大院。”

  “哦,管家有好的人选么?”

  “要是三少爷相信小人,小人有一位本家兄弟,颇有办事才干,事主极忠心,他一向做保镖生涯,近来厌倦了走江湖生活,想寻一个安静的日子过,不想再走镖了。”

  “那他会武功了?”

  “多少会一点,好不好小人就不敢说了,听说四五条大汉近不了他的身。三少爷要是有他来这里打点,恐怕一些流氓无赖等生事之徒,就不敢来惹是生非了。”

  一阵风在旁笑问:“你本家兄弟是何称呼?一向在哪里走镖为生?”

  “他叫章标,一向在贵阳一地走镖。”

  “哦?莫不是江湖上人称飞镖手的章标?他为人不错,颇有正义感。”

  “大爷,你怎么认识小人的本家兄弟了?”

  “我只是听人说说而已。好好,我们就委屈他来当这大院的管家。他现在哪里?”

  “正在家中养伤,离这古州城不远的停洞镇上。”

  “他的伤势不重吧?”

  “不重,而且已经好了。”

  “管家几时请得他来?”

  “小人马上就去请他来。”

  “那又麻烦管家了。三儿,你付一百两银子给管家带去,作为我们对飞镖手一点不成敬意的聘礼。”

  小三子怔了怔:“是!叔叔。”立刻付给了章管家一百两银子。一百两银子,对小三来说,已是一个天大的数目了。一般店小二和商店的伙计,每月也不过是一两半银子,就是茶楼饭店的掌柜,每月也只有五两到六两工钱。三十两白银,便可买下一间平房。一百两银子一个月,我以后哪有这么多的银子?他要是在这里干一年,我就是卖了这座大院也不够他的工钱。小三子不明白这个风叫化怎么出手这么重。就是章管家也惊愕了,他万万想不到大爷和三少爷这么慷慨大方,慌忙说:“不用!不用!我标兄弟每月有十两银子就是够了!”

  一阵风说:“管家,你代他收下吧。我们敬他是一条好汉,这些只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每月十两的工钱,我们如数依月照付。”

  “小人就代标兄弟多谢大爷和三少爷了。”章管家接过银两,大喜而去。

  章管家走后,小三子问一阵风:“叔叔,你知道这章标?”

  “知道!知道!他原是贵阳一间镖局的镖师,武功虽然一般,但他的飞镖,足可以吓退一些高手,令一些山贼不敢贸然劫镖。他为人不但正直,也正义,你知不知道他是怎么受伤,事后又为何愤然离开镖局的?”

  “哦!他是怎么受伤而愤然不干了?”

  “前些日子,他和其他镖师从贵阳保一趟镖到四川巴县,经过大娄山时,见一名阔少恣意调戏一个少女。少女又羞又恨又急,高喊救命,打了那阔少一巴掌。阔少顿时大怒,喝手下人当众将那少女的衣服全剥光了。他见了大怒,立刻上前制止阔少的胡作非为,不但将那几个恶奴全打倒,也教训了那恶阔少一顿,将那少女救了,并护送回家。谁知这一下他闯了大祸。原来那阔少不是别人,是大娄山练寨主的宝贝儿子。练寨主,江湖上称娄山一只虎,武功一流,是贵州、四川交界处一个极有势力的人物,与黑、白两道上的人都有来往,就是章标所在的镖局也买这一只虎的怕,逢年过节,都送不少的礼物给他,以求这一路的平安。现在一只虎见儿子给章标打得一身是伤,怎不震怒?立刻带人洗劫了镖局的这一趟镖,还要将章标杀了解恨。”

  小三子一听,担心了,急问:“叔叔,以后呢?”

  “以后,章标可危险了。他虽然飞镖厉害,亦只伤了一只虎的两个手下人。他不是一只虎练寨主的对手,一只虎伤了他的一只手后,眼见就要将他活捉回山寨抽筋剥皮。这时出现了一个叫化,击退了一只虎和他手下的一群喽罗,才令他转危为安。”

  小三子问:“叔叔,这个叫化就是你吧!”

  一阵风眨眨眼:“小兄弟,怎么会是我了?我可没有这么高的本事。”

  “叔叔,这一定是你。”

  “你说是,那就是好了!”

  “以后章标又怎么愤然不干的了?”

  “这没有什么。首先总镖师怪他多管闲事,害得镖局伤了不少人,镖局的主人,更责备他不自量,得罪了一只虎,断了这一条财路。你想,他怎不愤然离开不干了?”

  “叔叔,原来这样。镖局的人怎么这般对待他的?难道见死不救么?怎么是多管闲事了?眼光光让那少女当众受污辱?”

  “小兄弟,要是他们像你这样的想法,章标就不会愤然离开镖局不干了!”

  “叔叔,怪不得你这么敬重章标。其实他更应该感谢叔叔的救命之恩才是。”

  “小兄弟,你以后见了他,千万别说出我来。”

  “难道他不认得叔叔么?”

  “我突然而来,重创了一只虎后又骤然而去,他只看见我的身影,看不清我的面目,又怎认得我了?”

  “叔叔,以后一只虎会不会去找镖局麻烦?甚至威胁镖局将章标交出来。”

  “恐怕一只虎没有这样的能力了。”

  “叔叔,一只虎怎会没有能力的?他重伤成了一个废人么?”

  “就算不是废人,伤好了以后,他的武功已达不到原有的二成了。好像是第三天之后,他的山寨无端端起了火,立刻变成了一片废墟,就像古州堡一样。所不同的是,古州老虎给烧死了,而这娄山一只虎,带伤连夜逃去了金佛山,保住了一条命。小兄弟,现在你买下的这座大院的钱,都是一只虎的,而且还是他的财产的十分之一。”

  小三子惊讶了:“是他的?”

  “不是他的,难道是我的吗?我一个叫化,哪来这么多的金子和银票?”“叔叔,你是……”

  “这没有什么,这些金子银票,我见大火烧掉了可惜,只好顺手带了出来,打算一路上救济穷人。现在看来,只好一起交给你,由你替我代劳一下。其余的金子、银票,也埋藏在你们埋藏金元宝的地方。只有比你们的多,不会比你们的少。”

  “叔叔,你怎么……”

  “哎!你别跟我说你不要吧,小兄弟,这一带你比我熟悉,由你来做,比我自己做更好。而且我也不可能长久留在这里,今夜里我也要走了。”

  “叔叔怎么这般快就走了?不等章标来了再走么?”

  “不等了。其实我在破庙里的那一天,就打算离开。但答应过那位古灵精怪的小妹妹要助你买下这大院,所以才挨到现在。现在大院买下来了,金子银票也全交给你了,我不走留下来干什么?扮财主大爷?小兄弟,你知不知道,穿这一身衣服,已弄得我浑身难受,还是穿回我原来破破烂烂的衣服的好。”

  “叔叔,你不能这里过了年才走么?”

  “不不!以后你的什么管家章标来,工匠们也来,再加上覃婆婆和辛姑娘的,你叫我这个叫化摆在哪里好?我还是早走为妙。”

  “叔叔,你依然可以扮成这个样子呀!”

  “小兄弟,你这是叫我活受罪了!你没听说过做惯乞儿懒做官么?就是有人给官我做,我也不想做,何况做一个财主老爷?小兄弟,这个财主你来做吧!”

  “叔叔,我也不想做。”

  “你还想去做小偷?”

  “叔叔,你不是说做小偷好吗?”

  “不不!那是我在破庙里跟你们闹着玩的。尤其是你这窝囊小偷,尽干些小偷小摸的行径,豪强富绅、贪官污吏等人的不义钱财不敢去偷,只向一些不肖之辈的走狗们下手,这样的小偷更不能去干了。小兄弟,过去你是为生活所逼,求生无门,不得已才这么做。现在你可以说是这一城的小财主了,再也不愁衣食,还去当小偷干吗?要不,就应该像你师父一样,不不!像你师父也不好,应该像飞天狐邢女侠那样的侠偷义盗才好,专偷贪官污吏、土豪劣绅、打家劫舍大贼头们的金银珠宝,而且是明目张胆说几时去偷就几时去偷。”

  “叔叔,这样做,那不是有意叫人防备,怎么去偷?”

  “在对手明知的情况下,在戒备森严之中悄悄将金银珠宝偷了去而不让人发觉,这才显示出自己的高超偷技,这才是真正的小偷。”

  “叔叔,我恐怕做不到。”

  “邢女侠不过是一位女子,都能做到;你是一个男子大丈夫,怎么做不到了?”

  “叔叔,我没有邢女侠那么本事。”

  “小兄弟,你可以练呀。你早晚勤练内功,白天练防身的武功和逃命的身法,夜里练偷技。我希望到我三年后来这里时,小兄弟已是湘、黔、滇和四川五省之间有名的侠偷义盗了,令土豪劣坤、贪官污吏,黑道中的一些魔头人物闻名而胆丧。”

  小三子给一阵风说得雄心勃发,说:“叔叔,我会日夜苦练的。”

  “好!小兄弟,我相信你不会令我失望。将来在这一带,有了一位小神女,又有你这样一位侠义小神偷,会令中原武林生色不少。”一阵风说到这里,想了一下又说:“小兄弟,看来今天那个章标赶不来的,要明天才能到。今夜里,我就在大院里传给你救命的三掌。”

  “救命三掌?”

  “就是你在不能走脱,对手又是武林中的一流高手时,你出其不意抖出这三掌,可以将对方拍飞拍伤,那你便可以逃走了。不过,不是高手,你千万不可抖出来。”

  “为什么?”

  “因为不是高手,内力一定不深厚,你这三掌拍出,是可以要了他们的命,那你就会乱伤人命了!”

  “高手给拍中就不会死?”

  “高手内力深厚,你只能出其不意将他们拍飞或拍伤。他有内力反击,你拍不死他们的。”

  “叔叔,那我怎知道他们是不是高手的?”

  “这容易看出。山妹妹教你那一门的逃命身法,一般武林中人是怎么也捉不了你和追不上你的。要是你给他们追上了,那就是高手,你的武功斗不过他时,便用这三掌好了。”

  “叔叔,我记住了!”

  是夜,他们用过晚饭,一阵风就在月下传给了小三子这救命的三掌法。所谓的救命三掌,原是漠北怪丐一派大漠飞沙的上乘掌法,由没影子莫长老将这门掌法浓缩成极为精湛的三招,这三招掌法真是有鬼神莫测之机,除非不出手,一出手必拍中对方,而且拍中往往是对方的要害穴位。就是没有什么内力的人拍出,也能将一般武林中人拍飞击伤。有内力的人拍出时,威力就更大了。其实它不是什么救命三掌,而是鬼哭神泣三掌法。

  莫长老叫化创立了这三掌,没在武林中流传开来,也没有什么人会使。他主要是传给一些心地善良、为人极好而不会武功的人。莫长老只传给了新下山的青年人豹儿(详情请看拙作《奇侠传奇》)。豹儿当时不会什么武功。当豹儿成为一代奇侠时,这三掌法就没多用了。也没有必要去用。他一身绝技足可以克敌制胜,用不着这般冷不防地出手将对方拍飞拍伤。后来莫长老的师弟吴影儿也将这三掌法传给了年青时的鬼影侠丐吴三,又由吴三传给了不会武功的聂十八,令他在江湖上行走时能防身自卫。无论吴三也好,聂十八也好,成为武林的一流上乘高手后,也没用或不必用这三掌法了(详情看拙作《黑豹传奇》)。所以这三掌法没有在江湖上流传开来,也不为武林人士注意。

  现在漠北怪丐的第三代弟子一阵风叫化,见小三子人品不错,心地又好,同时武功不高,担心他以后有危险,若碰上一流高手,不能反击自卫,便将鬼哭神泣三掌法传给他了。

  鬼哭神泣三掌的招式非常简单,它是配合闪身的步法顺势拍出,大巧若拙,暗藏莫测的玄机。小三子只用半炷香的时间就学会了,一阵风叫他反覆练了几次,见全无破绽,便说:“行了,不论是我教你的三掌法,或是山姑娘教你的逃命身法和拳脚功夫,你都不能说出去,更不能传给他人。”

  “叔叔,我知道,就是偷技,我也不敢乱传给别人。”

  一阵风点点头:“小兄弟,我也该走了,明天要是章标到来,大院一切的事和银财方面的开支,你完全可以托交给他打理。你要腾出身来,在这三年内练好自己的武功,更不要到外面走动。三年后,我会来这里看你,同时也会会那小神女。”

  “叔叔,你今夜就要走么?”

  “夜里对我来说,才方便行动。”

  “叔叔,你三年后一定要来才好。”

  “放心,我一定来。到时,你别不认得我这个叫化叔叔了!”

  “叔叔,我怎会不认得你的!就是叔叔化成了灰,我也认得出来。”

  “好!我走了!”

  小三子只感到—阵微微的风扬起,定神一看,眼前什么也没有。一阵风好像一下潜入了地下或一下散失在空气中,去得无影无踪,院子里只剩下他一个人。

  小三子不由又怔了怔。要不是小三子知道一阵风是名满江湖,誉满武林的吴老叫化的弟子,真疑心自己遇到了一个活神仙。风叔叔的轻功,似乎比山妹妹还俊,真是一阵风,风过之后,什么也没有,一切如常。

  小三子怔了—会,怏怏地转回到自己的房间。现在这座偌大的院落,只有自己一个人了。过去,小三子也曾一个人翻墙进来住,但那时像一只小老鼠一样,偷偷摸摸的,连灯也不敢点亮,摸到一处屋角便睡下,现在他是这座大院的主人了,大大方方可以到大院的各处走动,用不着担心怕被别人发现。

  小三子回到自己所住的房间。这座内院一厅两房,今早上打扫过,被褥蚊帐是新买的,大床和一张桌子是旧的。小三子点亮了桌上新买的油灯,一见床上放着风叔叔给自己的那一袋金子银票,心动了一下,暗想“今天已用了不少的金子银票,不知还剩下多少?万一这两天章管家把修理房屋的工匠们请来,够不够支付工钱和日常的费用?要不要在今夜里将埋藏的金元宝起一点出来用?

  小三子于是在灯下将布袋打开,清点了一下。想不到剩下的金子、银票,合起竟还有五百多两银子,够付工匠们的工钱和购买家具以及过年前后的费用,不必去动用埋藏的金元宝了。

  小三子感到古州堡一案,官府的人仍在追查,这些埋藏的金元宝,能不动就最好别去动,过了一段日子再说,以免引起官府的注意。小三子正想收好这些金子、银票时,蓦然感到外面似乎有人在走动。小三子本来就是一个在夜间活动的小偷,养成了他耳听八方、目观四面的机警和行动的敏捷。他暗想:这深夜里怎么有人在大院走动了?莫不是风叔叔又转回来了?可是他凝神倾听了一下,觉得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有两三个人的走动声,这不可能是风叔叔。小三子更警惕起来了,“卟”的一下,将灯火吹灭,提着布袋,轻轻地跳上了一根横梁上去。小三子的行动轻如灵猫,这完全是飞夜猫传给他的轻功。在破庙里,又得一阵风体内的一股真气,震开了他的一处玄关,不但内力增添,行动更为轻捷了。

  小三子在梁上伏了一会,便听到屋外有人轻轻地说:“怎么灯火熄灭了?”

  跟着又是一个人的声音:“看来他们熄灯上床睡了!”

  接着是第三个人的声音:“要不要等他们叔侄两人睡着了才下手?”

  第一个人的声音说:“我看别等了,马上动手。近来官府的差人们巡夜得很紧,我们得了银两就马上分散离开。”

  “要是他们叔侄两人大叫起来怎么办?”

  “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杀了他们。”

  第三个人说:“不错,难道我们三个人还对付不了一个大人和一个小孩?”

  小三子在梁上听得清清楚楚,这可不是什么王法难容、情理可恕为生活所逼的小偷了,而是谋财害命、杀人抢劫的凶残的匪徒了。要是在以前,小三子早已溜开,顶多想办法惊醒屋主防备而自己逃之天天。现在可不能了,自己就是屋主,能眼光光看着匪徒人屋抢劫杀人而自己溜开吗?可是若不走,自己一个人能对付这三个凶恶的匪徒?他暗想:山妹妹教了我一门拳脚功夫,不知能不能打发了他们?万一打发不了,那不危险?

  小三子跟着又想到,山妹妹不是又教了我一套逃命的身法吗?我真的打发不了他们,然后逃走也来得及。不但是山妹妹,就是风叔叔也说,这套逃命身法连一般武林高手也难以捉到我,这三个凶残的匪徒不会是高手吧?

  这时三个人屋抢劫的匪徒正蹑手蹑脚摸进屋里来了。他们又轻轻地说:“鬼脸,你守住那房间的门口,有人冲出来,你就用刀子逼着他不准动,也不准出声。如果他一出声,你就先将他干掉。我和长脚到那刚才有灯光的房间,叫他交出黄金白银。”

  小三子对面的一间房,原本准备是风叔叔住的。但风叔叔已经走了,房间里根本无人。鬼脸也轻说:“八哥,那你和长脚动作快点,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这三个匪徒,是古州城一伙宵小之辈,不务正业,一向以赌为生。赢了钱,就大肆挥霍,上窑子,玩女人;输了钱,就干些违法勾当,时而结伙到郊外拦路打劫单身路人,时而人屋盗窃百姓的钱财。他们一向干得干净利落,杀人灭尸,不留手尾,于是便不为官府的捕快们注意,也不为城里的人们察觉。尽管不时出现命案,人们都以为是外来的匪徒所为,连官府也不了了之。他们不像栽麻镇的那五条大虫,凶相外露,随意欺侮百姓,诱骗外地女子为娼,弄得一般百姓忍气吞声,敢怒而不敢言。而鬼脸这几个人,在人们心目中只是一伙不务正业的赌徒,哪知道他们是一伙异常凶残的匪徒!

  正所谓钱财不可露眼。鬼脸一伙人看见小三子和一阵风身上竟带着这么多的黄金银票,眼睛都大了,恨不得一伸手就将这一笔黄白之物夺了过来。何况小三子和一阵风又是外来的,身边没任何家人和侍从,又住进了那座空无一人的大屋,这更方便他们下手了。杀了这叔侄两人,抢劫了他们所有的财富,也将无人知道。再加上年关快要到来,鬼脸他们在赌场上手气又不好,更急切需用一笔银两来应付了。

  他们一伙四人,三更半夜里悄悄摸近了大院,留下一个叫兔子的匪徒在外面望风看守,鬼脸三人便翻墙进来。

  八哥和长脚撬开厂小三子的房门进来后,点燃了火熠子一看,见床上无人,房间里也无人,一时愕然:刚才这房间明明有灯光亮着的,怎么会没人的?人跑去哪里了?难道他们叔侄两人睡在对面的一个房间里了?八哥和长脚哪里知道,小三子就伏在横梁上,正观察他们怎么行动。

  八哥和长脚急切地从房间里退了出来。鬼脸轻问:“怎么?你们这么快就出来了?东西已得手了?”

  长脚说:“房间里无人,弄个屁!”

  “无人?”

  八哥说:“别多说,快撬开这房间的门。”

  但是这房间的门根本不用撬,一推便开,里面根本没有将门闩拴上。鬼脸、八哥、长脚个匪徒又讶然了:不会这房间也没人吧?他们就着火熠子的火光一看,这房间真的无人,连那盏新买的油灯也没有点过,显然这房间不但无人,也没有人进来过。

  鬼脸愕然:“奇了!怎么会没人的?他们叔侄两人跑去哪里了?”

  长脚说:“他们不会一块去了茅厕吧?”

  八哥说:“快!我们先躲进来,别惊动了他们,等他们转回来。”

  长脚立刻熄了火熠子,三个匪徒立刻分散躲藏在黑暗的角落中。小三子伏在梁上听了暗笑:“这三个匪徒,怎么这般愚蠢?他一下想起了风叔叔在破庙中捉弄自己和山妹妹的情景,暗说:“好!等我也来捉弄他们一下。小三子好奇心大起,也不再害怕这三个蠢笨而又凶残的匪徒了,同时更想试试山妹妹教自己的两门功夫管不管用。

  这三个匪徒躲了好一阵,仍不见有人转回来,越想越不对头:就是上茅厕屙锁链也不需用这么久的时间呵!鬼脸首先站了出来说:“八哥,不对呵!不会是他们发觉了我们而悄悄跑掉吧?”

  长脚说:“那我们不白来一趟?”

  八哥一下凶狠地说:“搜!给我整座屋子搜。这两个外地人,人生路不熟,深夜他们能跑去了哪里?”

  鬼脸说:“对!搜钱物,搜人!”

  长脚担心地说:“八哥!他们会不会跑出去报官了?”

  八哥叱了他一声:“你真是生人不生胆,大门没开,也没听到他们跑动的脚步声,他们怎会出去报官了?”

  鬼脸说:“对!他们可能躲了起来,不会跑出去的。何况兔子还在外面守着,有什么风吹草动,他还不通知我们?”

  这三个匪徒,将两盏油灯都点亮起来,在这间内宅中前前后后里里外外都搜遍了,连床下都搜过,不但找不到半个人影,连一文钱也没有找到。除了房间里的新被褥值钱外,其他破旧家私全不值钱。总不能将这两床被褥搬回去吧?这又值得多少银子?

  长脚说:“八哥,天快亮了,我们还是走吧。万一官府的人查来,我们就走不了了。”

  八哥恼怒地说:“你怕死,就先走好了,我就是要留在这里。”

  “天亮了怎么办?”

  “天亮了怕什么?天亮了才更好找他们。我不信他们叔侄二人能躲到地下去。”

  “那官府的人来了怎么办?”

  “第一,这处街静巷僻,没有什么人来往,官府的人跑来这里干什么?第二,就算官府的人来了,我们不出声,他们怎知我们在这无人的大屋里了?”

  “那这叔侄俩不高喊救命?”

  “他们敢出声吗?一出声,我们就找到他们了,用刀子威胁他们,他们敢说?就是官府的人拍门进来,我们一口咬定,说是他们叔侄二人请我们来看守房子的,刚才他们喊救命,只是给蛇咬了,现在已没事。要是他们敢在官府的人面前说出来,我们就用刀子捅了他们。我们几个人烂命一条,他们是财主老爷,不比我们的命更值钱?放心吧,十个有钱人就有九个半怕死。”

  鬼脸说:“对!那我们放心在这大屋里呆上三天也不怕了。”

  八哥咬着牙说:“我不信三天的时间里,找不到他们叔侄两人来。鬼脸,你去将兔子也叫进来,守住这大院子的大门就行了。”

  “好!我去。”

  突然,小三子在房间里说:“你们不用去叫什么兔子了,我在这里。”

  八哥一声狞笑,对鬼脸、长脚说:“你们看,这不是吓得他们出来了?”

  鬼脸喝道:“你们快给我们滚出来!只要你们乖乖的听话,我们只要银子不要命。”

  房间里没有回应,也没有人滚出来。三个匪徒见没有什么动静,鬼脸又喝一声:“再不滚出来,别怪我们找到你们时,用刀子先给你们放血。”

  房间里依然没有反应,寂然无声,八哥喝道:“搜!我们三个人进去搜!我不信搜不出他们来。”

  三个匪徒旋风般冲了进去,连那张大床也翻转了过来搜索,房间里的每一条梁也看过。这样的搜索,就是连一只老鼠也可以搜出来,偏偏就是没有搜出人来。这时,小三子又在厅上说话了:“我在这里呀,你们跑进房间里乱翻什么?”

  八哥一下从房间里冲出来。这个厅更是空荡荡的,什么家具也没有,根本不可以躲藏人,在灯光之下,一眼就可以把整个大厅看清楚。八哥举高油灯,往屋梁上打量,也没有发现人影。鬼脸和长脚也跑出来了,问:“找到他们没有?”

  八哥摇摇头,不出声,凝神观望打量。可是那个小孩的声音在厅外的院中飘了起来:“你们别四处张望了,我在院子里呢!”

  三个匪徒一下又奔出了院子。这个小小的院子,杂草丛生,原有的一座小小的假石山也倒塌了下来。不错,在这杂草丛生的小院子里,一个小孩可以藏得住,一时也不容易找得到,但一个大人,怎么也藏不住的。三个匪徒分头在小院里来往交错地搜索,也找不到什么。小孩的声音又从他们刚才乱翻过的房间里飘出来:“我又在房间里啦!你们来找我呀!”

  小三子利用自己的轻功,轻灵敏捷得像一只猫似的,在房间、客厅、院子转来转去,弄得三个匪徒奔来转去,晕头转向。虽然是大寒的日子里,也弄得他们一个个浑身是汗。小三子在捉弄之时,也看出了这三个匪徒的武功并不高,起码他们不会轻功,根本无法捉到自己。小三子更放胆了,一下跃到屋顶上戏弄,一时又溜到房间里扬声,甚至有时在他们的眼前一掠而过,他们在黑夜也看不见。最后小三子在厅中的梁上笑着说:“你们这样转来转去,不累吗?”

  这三个匪徒只闻人声,就是不见人影。长脚首先害怕了:“八哥!我们快走,我们今夜里碰到的不是人,一定是只小鬼。”

  八哥也有点心惊了:“是鬼?”

  “八哥,要不是鬼,我们怎么只闻人声,而不见人影的?不是鬼又是什么?”

  鬼脸更是心寒了:“不错,这大屋是有鬼。我听一些人说,这无人居住的大屋,不时有鬼魂出现,所以那看管人根本不敢在这大屋里住,搬到街上去住了。本来价值一千多两的大宅,他六百两银子就卖掉了。要不是闹鬼,他会贱价卖掉?”

  八哥说:“好!那我们快走!”

  小三子在黑暗中说:“怎么!你们这就想走了?不要黄金和银票了吗”你们不是说要在这里呆三天吗?”

  八哥壮着胆问:“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你们不是说我是一只小鬼吗?那我当然是鬼了!”

  “你,你,你,你想怎样?”

  “我想要你们下地府和我一块玩呀!”

  长脚吓得面无人色,害怕地说:“八哥!鬼脸!我们快跑吧!”

  八哥仍装着大胆说:“你,你,你,你给我出来!”

  “好!我出来了!”小三子从地上抓起了两把泥沙撒过去,撒得这三个匪徒满头满脸都是泥沙,连眼也睁不开来。小三子趁这时跃了过去,“啪啪”两下,给八哥、鬼脸各一个巴掌。小三子虽然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但这时的内劲力不小,不但打得他们两人半边面孔火辣辣的,连牙血也流出来。

  对这三人,小三子特别恼恨八哥和鬼脸。八哥是这伙匪徒的头头,几乎一切凶残的坏主意,都是由他提出来的,所以特别用力扇了他们一人一巴掌。小三子扇了他们巴掌后,以敏捷轻灵的轻功又躲到黑暗中去了。这两个匪徒当时连眼也来不及睁开,挨了巴掌,还看不见是什么人打他们的,以为是鬼打他们了。

  小三子扇了他们巴掌后闪到黑暗中问:“你们还要不要我出来?”

  八哥这时害怕极了,叫着:“兄弟们!快跑!”这三个匪徒惊得胆破心裂,没命地狼狈地从内宅奔出来,直往缺口的大院围墙奔去,他们就是从那里爬进来的。

  小三子在后面叫道:“哎!你们别跑呀!你们跑了,那怎么同我玩?”

  小三子又从地上抓起两把泥沙,抖展轻功追了过去,人未到,泥沙已撒了出去,更将这三个匪徒吓得魂飞魄散,跌跌撞撞,连滚带爬没命地逃走。他们认为这种飞沙走石,不是人所为,而是鬼魂的力量。这三个匪徒头发散乱了,衣服也扯破了,奔到围墙的缺口处,争先恐后,似冬瓜般翻到外面去了。小三子看见直笑,心想:“好!以后碰上这些匪徒,就以这种方法来吓唬他们,看他们今后还敢不敢再来!

  在外面望风的兔子,见他们一个个似冬瓜般滚出来,愕然问:“你们怎么了?”

  长脚魂不附体地说:“有鬼,快跑!”

  兔子怔了怔:“什么?有鬼?”

  可是小三子又从围墙上把两把泥沙撒了过来,兔子连看也没看清,也吓得拔腿就跑。他们逃回了八哥的家里,惊魂稍定,可是一个个都跌得鼻青眼肿,有的人头颅给撞伤,面部也破损了。

  兔子没有受伤,愕着问他们:“这是怎么一回事?”

  鬼脸恼怒地说:“你还问?我们碰上鬼了,难道你没看见?”

  “那,那,那些金子、银票没弄到?”

  八哥说:“去你的,你还想要金子、银票?我们几乎连命也没有了,你以为我们已弄到了金子、银票么?”

  兔子吓得不敢再问下去。

  小三子见自己略略用风叔叔装神弄鬼的办法,就将这四个匪徒惊走吓退,眼看着他们飞奔逃出了冷巷,才转了回来。他刚点亮灯,一下看见一个人立在房中,吓了一跳:“你,你,你是什么人?”暗想:“难道这大院里真的有鬼了?”

  那人一笑:“你装鬼吓别人,怎么反而怕起鬼来?”

  “你是鬼?”

  “小兄弟,你再看清楚我是谁?”

  小三子定神在灯下一看,又是惊喜又是讶然:“叔叔,怎么是你?你没有走么?”

  这不声不响出现在房间里的人,正是已经走了的一阵风,现在他又恢复了原先的一身破烂叫化子打扮。一阵风笑着说:“本来我已准备走了,可是看见四个匪徒朝这大院摸来,我担心你有危险,所以又悄悄走了回来。”

  小三子从心中升起感激之情,说:“叔淑,你对我太好了!”

  一阵风笑着:“好好,小兄弟,我想不到你会用这样的办法惊走了这四个匪徒。”

  “叔叔,我这是跟你学的。”

  “小兄弟,你能这样,我更放心离开了。”

  “叔叔,你不会又要走吧?”

  “我怎么不走的?”

  “叔叔,都快天亮了,你就多在这里住一天吧!”

  “正因为快要天亮,我才要离开。不然,我这么一个叫化在这里出没,别人见了不奇怪?何况飞镖手明天一定会来,我更要回避。”

  “叔叔,你回避他干吗?”

  “不回避,他不一下认出了我就是大娄山中救他的那个叫化么?到时,我担心给他缠着,就更麻烦了,还是回避一下的好。小兄弟,这下我真的走了!”

  -一阵风说完,身形一晃,又在小三子面前消失了。小三子不由又怔了怔,跟着他感到自己耳中有一阵蚊蚋似的声音轻轻说:“小兄弟,我埋藏的金银和银票,就在你和山姑娘埋藏金元宝这房间床下的一边,你先将它起出来使用。”

  这是一阵风密音入耳之功传给他的,声音虽然细小,但字字清楚。小三子更是惊愕,暗想:这是什么功夫?其实,这一门功夫,小神女也会,只是没有对他使用而已。

  小三子见房间给八哥、鬼脸他们翻乱得不成样子,大床给掀在一起,露出了埋藏金银的地方。幸好这伙匪徒没有将床下的青砖搬开,不然,让这伙匪徒看见,就是不能取走,传了出去,不但惊世骇俗,更会引起土匪们前来打劫。小三子想了一下,先不去起出,打算先买一些箱箱笼笼,待有地方存放才起出来。于是他收拾好房间,将床摆放在原来的地方,上床暗练了一会内功,便躺下睡了。

  第二天巳时左右,章管家带着飞镖手章标来见小三子了。章管家带来的不是章标一个人,而是有六个人一同跟随,前来,三男二女,另一个是满头花白的老者。小三子有点愕然:不会是飞镖手将全家人都带了来吧?这样也好,要是这座大院单单只有我和飞镖手两个人,真是吃饭也不知去哪里吃。他一家人来了也好,起码这大院增多人气,也像是一个家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而且这些随来的人,都各自带了自己的行李和铺盖来。

  章管家首先介绍章标给小三子认识。章标是一条威风凛凛的大汉,相貌堂堂,黑里透红的脸膛,身材高大。小三子虽然阅人不多,看不出一个人的好坏,但却感到这个新管家是一脸的正直,而况风叔叔说他为人可靠。所以当章标拜见他时,小三子连忙说:“章大叔,你千万别这样。将来这座大院,全靠大叔打点和支撑了,我是什么也不会的。”

  章标大概听本家兄长说过小三子的情况,尤其还有一位女主人。三小姐,为人侠义,武功极好,心里早已敬佩不已。他说:“三少爷客气了!在下将尽全力为侯家效力。”


 

 
分享到:
1不得了的倔巫婆
2棉花糖小镇
1棉花糖小镇
2彩虹桥
1彩虹桥
2河狸妈妈的好邻居
1河狸妈妈的好邻居
2猫头鹰先生的梦想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