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黑鹰传奇 >> 第十四回 水中仙子

第十四回 水中仙子

时间:2014/5/30 19:44:38  点击:2816 次
  上一回说到莫纹突然像发现有什么事情。哭笑二长老忙问:“出了什么事?”

  莫纹说:“有人朝这儿来了,我先避避,你们随后来。”说时,莫纹身形一闪,已往西边的树林中而去,踪影转眼消失。

  哭笑二长老也凝神倾听,果然是有两个人朝自己方向奔来了,他们又是惊讶莫纹的内力,似乎比自己还深厚,同时也比自己警觉,与自己谈话时,仍注意四周的动静。这只狐狸,真是警觉而机灵,中原武林人士真要捉住她,恐怕不容易。

  不久,从北面树林中转出两个人来,一个是上官林,一个是丐帮中的兄弟、绿州堂的副堂主巧手沙石生,两人直朝他们奔来。

  铁剑无敌上官林首先说:“两位长老,怎么还在这里?在下还以为长老出事了。”

  沙石生也说:“是呵,大伙见长老这么久没跟来,便打发了我等来寻长老了。”

  一见笑反而埋怨起他们来:“你们一个个一拍屁股便走,留下了我叫化俩在埋死人。”

  沙石生愕然;“埋死人?”

  沙石生刚才并没有随群雄赶来,而是在群雄北归的途中碰上的,不知道有死人这回事,因而动问。

  一见哭也没注意沙石生刚才有没有随群雄赶到,当时那么多人先后赶来,他根本没去注意谁到谁没到,以为沙石生故作不知,生气了:“躺在那边山坡上的黑衣西域武士是活人吗?”

  沙石生朝一见哭指的方向望了望,更是愕然:“长老碰上玄冥阴掌门的人了?”

  “喂,你这个副堂主是怎么当的?”

  上官林说:“两位长老,沙堂主刚才没来,你们别错怪了他。”

  一见笑更耍起赖来:“好呀!我们辛辛苦苦追踪那狐狸,你这小子却偷懒,躲到哪里睡大觉了?”

  沙石生了解两位长老的为人,一笑说:“属下并没偷懒,往东北追远了,所以迟来。”

  一见笑说:“好了!好了!你们见到了我俩,可以回去了!”

  沙石生问:“两位长老不随属下回绿州府么?”

  “我俩有事,先不回去,你们回去向大家说一声,我叫化俩暂时不回去了。”

  上官林问:“两位长老有什么事?”

  “我叫化的事可多了!喝酒、吃饭、睡大觉,有时还高兴让人吊在树上荡秋千。总之,我叫化俩没事发生,你们可以走了!”

  上官林心想:是不是他俩给那狐狸捉弄吊起来,以后又给黑鹰封了穴,一时感到面子无光,暂时不回去?的确,以他们的武功和名声,给人这么捉弄,也可以说是一件奇耻大辱,又怎有面目见人?让他们暂时避开,消消气也好。于是说:“既然这样,在下和沙堂主就先回去,请两位长老小心。”

  “放心,我叫化俩死不了!”

  沙石生却问:“两位长老,要不要属下相随伺候?”

  “算了,算了!有你在旁,更碍手碍脚,我们又不老,干吗要人伺候?”

  上官林说:“沙堂主,两位长老不想人相随,我们就回去吧。”

  一见笑挥手说:“快走,别妨碍我叫化俩办事。”

  上官林和沙石生只好告辞而去。

  他们一走,一见笑又揪住了自己的乱头发,问:“老哥哥,我们在干什么事呵!”

  “跟踪莫姑娘呀!你不会是喝醉了吧?”

  “老哥哥,我是说,我们不会是给这只小狐狸迷住了,给她办事吧?”

  “老弟,你怎么这般说的?”

  “老哥哥,说心里话,我叫化心里实在喜欢这只狡黠的小狐狸,心甘情愿给她办事哩。”

  “不错,这只狐狸不像人们所说的那么坏,更不是心狠手辣的凶残之人,在某方面说,她比我们一些侠义道上的人好多了。”

  “那我们一定是给她迷住了!”

  “别胡说八道。只是她在某方面,值得人去信赖。我们快跟上,要不,她走远了。”

  他们闪身穿过树林,便发现莫纹在路边岩石上留下了暗记,竟然是用指力在石上画了个圆圈圈,下面有一条直线,意思说直往西边走。

  一见笑说:“这小狐狸好深厚的指力。以她目前的武功,放眼武林,的确是少人能敌。”

  一见哭点点头,暗运内劲,用掌将石上的暗记抹掉,说:“我们走!”

  他们走了不久,前面便出现了一处村落,入村的一棵树干上,又出现了莫纹留下的同样暗记。

  这时,天色已近黄昏,夕阳殷红,村中炊烟飘起,正是牧童晚归,夜鸟投林的时分。他们穿过了村落,一望前面,山峦起伏,连绵天际,只有两条山道,一条往南,一条朝北,蜿蜒往深山大野中去,分路口的一棵树上,留下了莫纹的暗记,一条线儿,却画在圆圈圈的左边,叫他们往北而去。

  一见哭怔了怔:“老弟,她怎么不在这村落住下,要我们连夜赶路么?”

  一见笑望了望北面,除了山还是山,在暮色苍茫中,没见炊烟升起,显然是五十里内,绝无人家。他摸摸脑袋:“这小狐狸既然叫我们往北走,我们就往北走好了。碰上了老虎山豹,我叫化俩只好认命啦!”

  他们拔腿走了二三十多里,天色渐渐暗淡下来,但却看见莫纹在转角处的一块石上,留下了一个圆圈圈,没有直线。一见笑打量四周说:“老哥哥,这小狐狸有没有弄错了?这里什么也没有,叫我们找地方住下。她当我们跟她一样,也是狐狸吗?随便找一堆乱草就可以躺下来?”

  一见哭也困惑地说:“她不会又捉弄我们吧?”

  “谁知道,早知这样,我们不如在那村子口的大树下睡还好,肚饿了也好向人讨口饭。”

  一见哭突然一指前面不远的山坳处:“老弟,你看,那里好像火光升起来了。”

  “不错,有火花就说明有人,我们去看看。”

  他们奔到了山坳处,在夜色下一看,山坡树林中有座孤零零破破烂烂的山神庙,火光就是从破庙里透射出来。心想:看来莫纹示意我们在山神庙住下了,有座烂庙,总算可以遮风避雨。再说,叫化住破庙,更不为武林中人注意,也不为村民感到奇怪。可是,庙里的火是谁点燃的?难道这间破烂的山神庙,还有庙公不成?但这么个深山荒野处,有人总好过没人。

  他们带着武林中人应有的警惕,一步步走近山神庙。庙门大开,庙堂中燃着一堆篝火。仔细倾听,似乎庙内没人。他们惊疑了:没人,谁燃起了这一堆火?总不会是山中猎人在这里歇脚,燃起的篝火没扑灭就走了吧?要不就是留下的余烬,给山风一吹又死灰复燃?

  他们小心翼翼刚跨进破庙,蓦然一道寒光从他们面前闪起,有人喝声:“看剑!”

  哭笑二长老一个向后跃开,一个窜进庙里,避开了这一剑,定神一看,一位少女咯咯地笑着说:“好身手,居然能闪避了我突出的一剑。”

  他们在火光下一看,又傻了眼。向他们偷袭的不是别人,正是要跟踪的莫纹,一见哭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哎!我跟你们开开玩笑也不行吗?”

  一见笑说:“你这是开玩笑吗?我叫化若不及时跃开,你不要了我叫化的一条老命?”

  “要是这么一剑就要了你们的命,在江湖上早已没有哭笑二长老了!”

  “荒山野岭破庙,你这么来一下,不怕吓破了我们的胆?”

  莫纹笑着:“好好!我给你们赔不是。”

  “不行!一句话陪不是就算了?起码得医治我们吓破了的胆。”

  “行呵!用酒医治行不行?”

  哭笑二长老的眼睛顿时发起亮来:“你真的有酒?”

  莫纹身似轻燕,一跃而起,落到神坛上,从断了一条手臂的山神塑像身后,捧出了一坛酒来。这一坛酒不下十斤,而且还没有开过封泥的。笑着问:“这够医治你们破了的胆吧?”

  哭笑二长老惊喜了,一个说:“够够,你可以再吓我们两次。”一个问:“你这是从哪里弄得来的这坛酒?”

  “那村子里有位土财主,地窖的陈年酒多的是,我只不过随便捧一坛罢了!”

  一见笑欢笑起来:“小狐狸,你怎么不给我叫化多捧两坛来的?”

  “捧来,你喝得了吗?”

  “喝得喝得,我叫化俩,十斤、二十斤,一倒落肚子里,转眼就光了!”

  “不用吃其他东西了?”

  “不用,不用,我叫化有酒喝就行。”

  一见哭问:“莫姑娘,还有其他的东西?”

  “你们扒开火堆看看。”

  “火堆里还有东西吃?”

  “有呵!有三只泥浆糊着的鸡,几十个大红薯,不知煨焦了没有。”

  哭笑二长老一听急了,连忙伸手往火里灰里扒。莫纹笑问:“你们在干什么?”

  “看看烤焦没有。”

  “我可是刚丢进去没多久呵!”

  “那你吓我们干吗?”

  “嗨!你们不是说,我可以再吓你们一两次么?”

  哭笑二长老真的成了哭笑不得的二长老了。莫纹又说:“你们伸手往火灰里扒,手不脏吗?怎么抓东西吃?快,快洗手去!”

  一见哭说:“我吃东西从来没洗过手。”

  一见笑说:“我叫化吃东西洗手,那成叫化吗?干脆去当老太爷好了。”

  “那怎么你们没生病的?”

  “呸呸,你这小狐狸说话怎么这般不吉利,想咒我俩生病吗?”

  “好呀!你们不洗手,别说东西别想吃,那酒也别想喝了!”

  哭笑二长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好像听了新鲜事情一样,叫化吃饭前洗手,那真是破天荒的事,说出来也叫人笑掉了牙。一见笑笑起来:“小狐狸,你听人说过叫化吃东西洗过手了?”

  “没听说过。”

  “那不行了,干吗我们要洗手的?”

  莫纹说:“你们不洗手,就别喝酒吃东西。”

  一见哭说:“莫姑娘,我们去哪里洗手?”

  “这山坡下,有条山溪水,你们到那里洗去,最好连脸也洗干净。”

  “那我叫化俩不如干脆跳进山溪里,从头到脚,全部洗干净。”

  “那就更好!”

  “可我们不好!”

  “怎么不好?”

  “我叫化一洗干净身子,那以后将会生一场大病。”

  莫纹“卟嗤”笑起来:“我没听说过。”

  “你现在不是听到了?”

  “那你们准不会生病。”

  “我们怎么不会生病。”

  “你们知不知这坛是什么酒?”

  “什么酒?不会是竹叶青、茅台、大曲、汾酒吧?”

  “是桂花三蛇酒,提神养气,不会生病了吧?”

  哭笑二长老一听惊喜了:“梧州名酒?”

  “你们去不去溪边了?”

  一见笑嘻嘻笑问:“能让我叫化拍开封泥闻闻吗?”

  “不行!”

  一见哭说:“不拍开封泥,我们回来再拍开,手不就又脏了?”

  “好吧,那你们拍开封泥闻闻吧。”

  哭笑二长老大喜,慌忙拍开封泥,揭开坛盖,不用闻,顿时酒香充溢整个庙,惹得两个叫化肚子里的酒虫大跳动。一见笑嘻嘻地问:“小狐狸仙,我叫化喝两口行不行?”

  莫纹笑起来:“你叫我什么了?”

  “小狐狸仙呀!”

  “你怎么不叫我狐狸公主娘娘?”

  “那可没有小狐狸仙好听呀。如果你喜欢这么叫,我叫化就这么称呼你好了。”

  “算了,你别叫了,要喝,你们就喝两口,喝完了,快去洗净身子。”

  这两个在江湖上有名望的哭笑长老,黑道上的人闻名莫不害怕。他们一向独来独往,不拘小节,就是连金帮主也迁就他们三分。想不到在莫纹面前,竟然像两个十分溺爱自己小孙女、乖乖地听从小孙女使唤的小老头儿一样,高兴得更像一对小孩子,捧起酒坛子连喝两口,就蹦蹦跳地跑到溪边洗澡去了。要是让武林人士看到这一情景,准会瞠目结舌。或者认为他们中了莫纹的迷魂药,丧失了神智,才会出现这不可思议的行为。

  一会儿,哭笑二长老真的在溪水中从头到脚洗得干干净净地跑了回庙,像讨好莫纹似的,嘻嘻地笑着说:“我们洗干净了!”

  莫纹含笑地打量他们一下,点点头:“好,你们可以喝酒吃东西了!”

  他们高兴得几乎要欢呼莫纹万岁了。转身用柴棍先将三只糊成一泥团的鸡从火中扒出来,也不怕灼热烫手,拾起来一掰,将烧黄烤干的泥块带鸡毛也掰了出来,露出了令人口液欲滴、鸡香扑鼻、黄油油的鸡来。

  哭笑二长老迫不及待咬下了一口鸡肉,顿时鸡油满嘴,嚼也不嚼,便吞到肚子里去了。一个大赞:“太美了!我叫化弄了几十年叫化鸡,没一次有这么好吃。”一个嘻嘻地边笑边说:“小狐狸仙,你能弄这么好的叫化鸡吃,我叫化以后跟定你了。”

  莫纹笑着说:“算了,你们千万别跟着我,我可没法天天给你们弄鸡吃。”

  一见笑说:“狐狸仙,那不怕,我叫化三头两日给你捉两只大肥鸡来。”

  “你有那么多的银两?”

  “银两?捉鸡要银两吗?”

  “没银两,你们去偷?”

  哭笑二长老奇怪了:“你这三只鸡不是偷来的吗?”

  “听着,这是我用银两向村里一户农家买的!那么说,你们两个叫化,平日里一定是偷鸡偷惯了。好一双侠义道上的人,原来是偷鸡贼!”

  一见哭忙说:“你别大声嚷嚷好不好?”

  一见笑说:“我,我叫化也只是偶然顺手牵鸡,要偷,都是大户人家的鸡。”

  “三头两日捉两只大肥鸡,这是顺手牵鸡吗?”

  一见哭问:“这三只鸡,你真是买的?”

  一见笑眨着眼说:“狐狸抓鸡,还给银两?这真是新鲜的大奇事。”

  “你以为我像你们,成日去偷鸡?你们不信,可以到那村子向农家问问。”

  “你哪来那么多银两?”

  一见笑顺竿爬着上:“是呵!上次你的银袋袋不是给叫化摸去了么?”

  莫纹笑起来:“好呀!你这小偷叫化,是第二次不打自招了!”

  他们吃着、说着、笑着,不知几时,篝火旁多了一个蒙面黑衣人,不声不响,伸手将另一只鸡掰开了咬着吃。

  三个人不由吓了一跳。凭他们三个人的内力,别说是人,就是一只兔子从庙旁跑过也能察觉出来。这个蒙了上半部脸的黑衣人,竟然像一个影子,一个深山荒野中的幽灵,无声无息地,等到他伸手抓叫化鸡吃才发觉。其武功不说,单这份轻功,也令莫纹、哭笑二长老骇然了。

  哭笑二长老本能地跃开,一个问:“你是什么人?”一个说:“你是人还是鬼?”

  来人声音苍老,脸也毫无表情,只说了一句:“鬼不会吃鸡。”

  莫纹凝神打量着来人。来人用一面特别的黑纱蒙了大半张面孔,只露出一双敏锐如鹰目的眼睛和一张嘴及嘴下的一绺须,与她以往所见到的黑鹰略有不同。以往的黑鹰,只露出一双眼睛,脸上其他什么部位都遮盖住了,不知其长相如何,而现在,却露出了嘴以下的部分。

  莫纹却从他的眼神看出来,这是她多次打过交道的黑鹰,而且也想起了痴儿形容过黑鹰的一句话:是一个有公羊胡子的老公公。不由惊疑地问:“你是黑鹰?”

  来人点点头算是回答,仍咬着鸡吃。

  哭笑二长老一听,顿时又惊喜了:“你就是黑鹰?”

  莫纹倏然一剑刺出,宛如电光骤闪,说多快有多快,剑尖眼看要刺进黑鹰的眉心。黑鹰更以意想不到的速度,三个手指捏住了剑尖,令剑尖不能前进半分,然后缓缓拿开,冷冷地说:“老夫不喜欢开玩笑。”

  莫纹收了剑:“不错!你的确是黑鹰。”

  哭笑二长老见莫纹倏然刺出一剑,惊震了。黑鹰不管怎样,总是救过了自己,而且也同时救了莫纹的,怎么莫纹突然向他下手了?这不是恩将仇报么?听莫纹一说,明白莫纹是以武功试探黑鹰的真假,才放下心来。

  黑鹰仍然毫无表情地说:“现在你相信了吧?”

  莫纹问:“你怎么跑来的?”

  “用脚!”

  “我可没有请你来的。”

  “老夫一向不用人请。”

  一只叫化鸡,黑鹰很快全吞到肚子里去了。他武功俊,吃东西的功夫也了得。一见笑问:“你要不要喝酒?”

  “唔!”

  一见笑抓起酒坛想递给他,黑鹰说了一句:“不用!”一见笑将酒坛放下,问:“你不喝酒?”

  话没说完,只见火光之中,一条银线从坛子里飞出,直落了到黑鹰的嘴巴里。银线消失后,黑鹰只说了一句:“这酒不错!”

  不但哭笑二长老,连莫纹也惊讶了:好深厚的功夫!空中、水里摄物,莫纹用掌也可以办到,但要用嘴巴摄取,就不可能做得到了。

  莫纹问:“你一向这么饮酒?”

  “不!老夫只是不想麻烦笑长老。”

  莫纹又问:“你今夜里来,不只是来吃鸡喝酒吧?”

  “当然不是。”

  “要慕容家的武功绝学?”

  “唔!”

  “可是我们还有一场武没比哩!”

  “老夫不想比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你身上根本就没有,老夫就是胜了,你也交不出来。”

  “那你想怎样?”

  “要人!”

  “要我?”

  “唔!因为你就是一本活的武功秘笈。”

  “你想,我会跟你去吗?”

  “由不了你作主!”

  “那么说,我们只有拼一死活了!”

  哭笑二长老也不由拔出了打狗棍。一见哭说:“你想动一动莫姑娘,得先取了我们的性命才行。”

  莫纹说:“我承认你武功极好。但凭我们三人之力,你恐怕也不易获胜。”

  “老夫胜了你们三人怎样?”

  一见笑说:“胜了,你将我叫化的性命拿去好了!”

  一见哭说:“我也是一样。”

  莫纹说:“我嘛,只好陪他们一块啦!你得到的,只是三具不会说话的尸体。”

  “老夫要的是活人,要死尸干吗?”

  莫纹说:“这恐怕难了!”

  黑鹰逼视着她:“你宁愿死?”

  “必要时只有这样。”

  “哼,你落到了老夫手中,恐怕死不了!”

  一见哭长老将自己怀中的一块青竹符令交给莫纹:“莫姑娘,你先走,找我们金帮主去,让我们来挡他一阵。”

  一见笑说:“快!有了这块符,你只要找到我帮的任何一个弟子,他都会带你找我们金帮主的,快走!”

  莫纹一阵激动:“不!我怎能丢下你们而走的?你们先走,由我来缠住他好了。”

  他们三人,在今天上午,还是正邪两立的敌对派,现在居然成了生死之交的朋友,令黑鹰看得大为惊讶。他奇怪地盯着哭笑二长老:“你们不是也在要慕容家的武功绝学么?”

  一见哭说:“我本派的武功还学不了,要慕容家的武功干什么?”

  “那你们追踪她干什么?”

  “我们只是不想慕容家的武功绝学落到了旁门左道人的手中。”

  一见笑说:“以阁下的武功,足可傲视江湖了,何必要贪图慕容家的武功?”

  “老夫是嗜武成癖,不但慕容家的武功绝学,就是丐帮的降龙伏魔掌和打狗棍法,老夫也想夺取。”

  “天下武功,你都想要?”

  “不错!”

  “那你为什么不去少林寺夺取七十二绝技,却跑来夺取慕容家的武功?”

  “少林寺的武功绝学,老夫当然要夺取,但可以慢慢来。目前,慕容家的武功绝学却是人人都在夺取,老夫已是慢了一步,让这小狐狸夺了去。所以,老夫先赶来了!”

  本来,一见笑故意与黑鹰纠缠,没话找话,示意莫纹快走,谁知莫纹却不愿先走,他不由朝莫纹发起火来:“你这狐狸,一向不是顶聪明的么?怎么现在这般傻了?还不快走?你真的要死了才走么?”

  一见哭也催着说:“莫姑娘快走吧。”

  黑鹰摇摇头:“她走不了!”

  哭笑二长老问:“她怎么走不了?”

  黑鹰“哼”一声:“就算老夫今夜里不捉她,她明天也会落到了玄冥阴掌门的人手中。”

  “你怎么知道?”

  黑鹰讥讽地说:“你们去找那四个红衣番僧,人家却早已在这一带布下了天罗地网,你们等着去送死吧。”

  哭笑二长老一怔:“真的?”

  莫纹却问:“所以你今夜里来,就是想带走我们,不落到他们手中?”

  “老夫带走的不是你们,而是慕容家的武功绝学。”

  莫纹狡黠地说:“那还不是一样吗?”

  “你要这么说也可以。”

  “那你带我们走呀!”

  “你们最好连夜往东南走,天明走出这一带山岭,或许可以冲破这面天罗地网。”

  莫纹说:“我们多谢你啦!”

  黑鹰仍木无表情地说:“别多谢,老天也没安好心,只是不想活的武功秘笈落到了西域人的手中。”黑鹰说完,一晃而逝,真是达到了轻功最上乘的佳境:来无踪,去无影,没半点声息,仿佛平空消失一样。

  哭笑二长老呆了好一会:“他就这么的走了?”

  莫纹说:“你们吃饱了没有?没吃饱,便带在路上吃,我们也快离开这里。”

  一见哭迟疑地问:“我们真的走?”

  莫纹说:“黑鹰不会骗我们,他也没有这个必要骗我们。”

  一见笑说:“不错!我们往东走的好!”

  他将没喝光的酒,分别装进了自己和一见哭的葫芦里,带上煨熟了的红薯,三人一齐施展轻功,连夜离开了这破烂的山神庙,联袂往东南急奔而去。庙里,仍留下那堆篝火在燃着,不啻摆了个空城计。

  在很远的山峰上,的确是有人在盯视着这火光,一些人影也迅速蠕动向山神庙靠拢过来。临天亮时,他们扑进了破庙,除了一堆仍有余温的炭火和地下洒满了鸡骨红薯皮外,只剩下一个窄酒坛,什么人也没有。这些人全都大眼瞪小眼,不知莫纹三人跑去哪里了,带队的银佛爷班石圆瞪双目,吼着:“给我在这破庙四周搜索,别让他们跑了!”

  明月、徐尘、扫雪三位使者立刻带着武士们分开搜索,破庙四周半哩之内都搜遍了,结果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只惊走了一些野兔和山雀。

  这个失去了半只耳朵的佛爷,带着对莫纹的仇怨而来,明月、扫雪更是对莫纹怀有极大的仇恨。他们都愣了,相视而问:“她怎么走了?是谁暴露了这次行动的?”

  自从莫纹出现在那村子之后,立即为玄冥阴掌门暗藏在村里的耳目看见了,用飞鸽传书,报告给白石山中的碧眼教主知道。

  碧眼教主不动声色地比中原武林群雄先赶到了桂南,隐居在白石山中人迹罕到、野兽出没的深林峡谷中,指挥着这次擒获莫纹的行动。

  他从暗藏在群雄中的耳目那里知道了莫纹在浔江边与中原武林人士交锋后,正往自己隐藏地的方向逃来的消息后,立刻派出人马有意引开追踪莫纹的武林高手,更派出了四大护法、轻风使者和一批武士迅速拦截莫纹,想在中原群雄赶到之前活擒了莫纹,然后无声无息地消失。满以为四大护法出手,必定马到功成,想不到四大护法中的三位佛爷和轻风使者,都先后受了不同程度的伤,结果是失败而归。

  现在一下又接到了莫纹行踪的消息,他顿时大喜,立刻着手行动。可以说,这一次山神围捕莫纹的布局,完全由教主亲自策划,由满怀仇恨的银佛爷和三位使者执行。班石和三位使者除带了一批武功较好的武士外,更带了一百多个弓箭手和暗器手,不论弓箭、暗器,全都煨上了令人昏迷不醒的毒药。他们在半夜里出动,悄悄地向破山神庙包围而来。

  碧眼教主失算了一着,没有将神秘莫测的黑鹰考虑进去。当红衣番僧班石银佛爷吼着带人在破庙四周一带搜索时,莫纹和哭笑二长老已离开破庙有百里之遥,来到了梧州府容县所属的容山山岭了。

  他们在晨雾中打量了四周一下,一见哭说:“我们跑到什么地方了?”

  一见笑说:“管它是什么地方,我叫化可跑累了。”说着,他躺了下来,一边嘀咕着,“什么天罗地网,说不定那黑鹰耍了我们。”

  莫纹说:“你既然知道他耍我们,干吗要跑?”

  “你们都跑,我叫化不跑行吗?”

  一见哭“咦”了一声:“好像不远有座和尚庙的,我们要不要去那里歇歇?”

  莫纹一看,果然在远处的绿林中,一座红墙绿瓦的寺院隐隐可见,说:“不错,那里是一座寺院,你们累了,到那里去休息一下也好。”

  一见哭问:“你不去吗?”

  “一大清早,我这么一个女的跑去那里,不叫人思疑?你们去就不同了,谁也不会怀疑你们。”

  “那我们以后怎么会面?”

  “只要留下约好的暗记,自然会找到你们。”

  一见笑坐了起来:“你不杀那红衣光头了?”

  “杀!怎么不杀?我先在这一带等候时机,以出其不意的手段杀了他。”

  “你一个人干?不要我叫化俩了?”

  “我不想再麻烦两位了。

  “不行!我叫化俩可不放心你一个人去,赞普这番僧的武功,可不是好应付的。”

  莫纹微笑了:“单是他一个人,我自问可以应付。再说,我可不是什么侠义道上的人物,用不了跟他讲什么光明正大的交锋,不像你们,先打招呼才动手。我呀,什么手段都可以使出来。真的杀不了他,我还可以走。”

  一见哭说:“莫姑娘,这样吧,你去哪里,留下暗记,我们跟踪着你。”

  一见笑说:“是呵,我还想吃你弄的叫化鸡呢。”

  “是吗?你们以后一定有机会的。看!那边有两条汉子朝我们这山坡走来了!”

  哭笑二长老回头一望,果然远远山道上,有两位当地打扮的汉子朝这山坡走来。哭笑二长老感到一阵微风轻起,一看,莫纹也不见了,一见笑怔了怔:“她怎么一下就走了?”

  一见哭说:“看来,她真的不愿再麻烦我们。”

  “那我们以后还会再见到她吗?”

  “要是她有心避开我们,恐怕很难再单独见到她了。”

  “那我们怎么办?跟不跟踪?”

  “看看吧,老弟,我们到那寺院讨点斋饭吃去。”

  “老哥哥,一提和尚庙,我就感到头痛。见了和尚,我准倒霉,不是逢赌必输,就是偷东西失手。”

  “你不去?”

  “老哥哥,我们不如问那两条汉子,看看这附近有没有小市集的还好。去寺庙,听的是豆腐(陀佛),吃的也是豆腐。到了小市集,说不定我们还可以讨到一块鸡骨吃。”

  一见哭见他一副疲惫的神态,问:“你真的累了?”

  “可不是。昨天我们跑了一整天,打斗了两场。昨夜又跟着那小狐狸跑了一夜,就是铁打的人也累了。”

  一位武林中的高手,别说跑一天一夜,就是三天三夜,也不会累,何况还是一流的上乘高手。一见哭看了看他,问:“你是不是喝醉了不想走?”

  “我也不知道,要是现在再有一葫芦酒就好了。”

  “你那葫芦酒全喝光了?”

  “不到半路就喝光了,要不,怎能跟那狐狸跑一夜?老哥哥,你也坐下来躺躺,等那两个乡下人上来,我们问问。”

  一见哭只好坐下来,摸摸腰上的酒葫芦,发觉葫芦空了:“咦!我葫芦里的酒怎么不见了?”

  “老哥哥,是不是葫芦口你没塞紧,让酒跑光了,真可惜呀!”

  “不对!这酒葫芦不是我的。”

  一见笑故作愕然:“什么,不是你的?你看清楚了没有?”

  “这是你的酒葫芦。”

  “我的?”一见笑看看自己腰上的葫芦:“对对,怎么我的葫芦跑到你身上,你的葫芦跑到我身上了?这一定是昨夜里我叫化装酒时调错了。”

  一见哭盯着他:“老弟,你也太不讲义气了!你喝光了自己的酒,摸去了我的葫芦不说,还将你的空葫芦挂在我身上。”

  “哎哎!老哥哥,真的是昨夜时调错了,你别误会。”

  “快将我的酒葫芦还给我,让我喝两口。”

  “恐、恐怕你葫芦的酒也没有了!”

  “什么?你也喝光了?”

  “大概是吧。”

  “怪不得莫姑娘处处提防你。老哥哥我今后也得提防你了!”

  “老哥哥,别这样。到了小市集,我一定弄满满一葫芦的美酒给你。咦!怎么那两个乡下人还没有上来?别不是他们打别处走了?”

  一见哭一想也是,就是文弱不经风的书生,也该走到了,怎么他们还不见上来?便一下跳起来张望,跟着又“咦”了一声:“老弟,这两条汉子恐怕有点不对路。”

  一见笑问:“怎么不对路了?”

  “他们不但没上来,反而掉头往那和尚庙跑了!”

  “大概是他们一早去和尚庙还神许愿吧?要不,就是和尚庙里打杂的。”

  “不对!他们刚才是闲游似的走来,现在却像兔子似的跑了!”

  “是不是他们碰上了什么可怕的毒物?”

  蓦然,他们身后不远处响起一个甜甜的少女声:“他们当然是碰上可怕的毒物啦!”

  哭笑二长老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又傻了眼。不知几时,莫纹又悄然回来了。

  “是你?”

  “你没走?”

  莫纹说:“我只不过到那小丛林里休息,怎么就走了?”

  “那你干吗骗我们?”

  莫纹笑着:“好啦!你们准备大战吧!”

  “大战?这是什么意思?”

  “你们知不知道那两条汉子碰上什么毒物?”

  “什么毒物?”

  “就是你们!”

  一见哭愕然:“我们?”

  一见笑问:“我们怎么是毒物?”

  莫纹说:“在这两条汉子的眼里,你们不单是毒物,更是可怕的毒物,他们远远看见了你们,怎不吓得往回跑呢?”

  一见哭问:“他们是什么人?”

  “你还看不出来?他们是那红衣番僧赞普跟前的两个黑衣武士。”

  哭笑二长老一下又跳了起来:“那红衣番僧在和尚庙里?”

  “我想,那红衣光头很快就会赶来了。”

  一见哭问:“那么说,我们还没有跑出他们的天罗地网?”

  莫纹说:“我已留心察看了这四周的地形,好像并没有什么人埋伏,不像是天罗地网。”

  “那这番僧怎么在这里的?”

  “我们不是要杀他么?看来,那神秘的黑鹰叫我们往这方向跑,是有他的用意。”

  “黑鹰早知道这番僧在这里了?”

  “只有这样来理解。”

  “黑鹰安的什么心?”一见哭问。

  一见笑说:“老哥哥,还不明白?黑鹰知道小狐狸仙要杀这番僧,有意引了我们朝这里跑来。”一见笑是小事糊涂,大事半点也不糊涂。

  莫纹点点头:“恐怕是这样。两位长老,你们闪到那小丛林中,由我先来对付他。”

  哭笑二长老生气了:“你叫我们躲起来?”

  “两位别误会。小女子是说,请两位暗中给我注意四周,让我全力对付这红衣番僧。我真的不行了,你们再出手不迟。”莫纹说到这里,美目闪了闪,“我要是叫你们先上,说不定你们口里又嘀咕我这狐狸什么借刀杀人啦一箭三雕啦!”

  一见哭几乎叫起来:“嗨!莫姑娘,你怎么还这般说的?将我俩看成什么人了?”

  一见笑却笑说:“小狐狸仙,我叫化的一句笑话,你怎么都摆在心里的?”

  “两位快闪开。你看,那番僧已出来了。”

  一见笑说:“好好!我俩先躲开,小狐狸仙,你可要小心了。”

  “走吧走吧!我知道怎么照顾自己的。”

  哭笑二长老一下便闪进了丛林中。不久,红衣番僧金佛如一团红云似的,上了山坡,一眼看见莫纹一个人立在山坡的一棵树下,大感意外问:“是你?”

  莫纹含笑说:“光头和尚,没想到吧,我们又见面了!”

  赞普望了望四周:“那两个叫化呢?”

  “走啦!到附近的小市集上讨吃去啦!怎么,你是找他们,不是来找我?”

  跟着,那两个乡下人打扮的汉子和两个黑衣武士也先后赶到了山坡上,一见莫纹,更是惊讶,目光似乎在说:怎么是这小妖女,不是丐帮的哭笑二长老了?

  赞普仰天大笑:“不错,本佛爷正是要找你。”

  “你不找那两个叫化了?”

  “佛爷找到了你,还找那两个叫化干吗?莫施主,本佛爷不能不佩服你,昨夜里你居然能冲破了二护法撒下的天罗地网,跑到这里来了,身上还没带点伤。”

  “那么说,昨夜是你在指挥的啦!”

  “本佛爷并没有参加。要是本佛爷在,试问,你可以冲得出来么?”

  “看来,这一次我走不掉啦!”

  “莫施主,本佛爷并不想为难你,只要你将慕容家的武功绝学交出来,本佛爷不伤你半根毫毛,你要走,尽可以走。”

  “真的有那么好的事?”

  “本佛爷不打诳语。”

  “可惜我没法交出来。”

  “你是不愿交了?”

  “不是不愿交,因为我根本就没带在身上,怎么交呵!”

  “那么,请你留下来。”

  “我留下干什么?跟随你吗?”

  赞普大眼睛一转,哈哈一笑:“本佛爷怎敢委屈莫施主?施主要是归顺本教,佛爷我可以向教主推荐施主为一名女护法。”

  “女护法?很不错呵!”

  “莫施主,其实你归顺了本教,再也不必担心中原武林人士追杀你,更不用东奔西跑,一举两得,有何不好?”

  “我真的能当上护法,与你平起平坐?”

  “这一点请放心。”

  “我知道已有四位护法,再添上我,不成了五位护法了?”

  “这更好!”

  “我感到不好。”

  “不好?”

  “你知不知道我干吗要夺取慕容家的武功绝学?”

  “女旋主不外想学到绝技,傲视群雄。”

  “不!单凭我梵净山的武学,也可以傲视武林了,何必要去夺取慕容家的武功?”

  “那施主想干什么?”

  “我呀!想君临天下,令武林全臣服我。仅一个小小派系的护法,我会放在眼里?叫你们教主做我的护法还差不多,而且还得看我高不高兴收留他,不高兴嘛!你想我会怎样?”

  赞普几乎给气爆了脖子,忍住气问:“你会怎样?”

  “我只想将他的脑袋割下来当球踢了。那一定更好玩。”

  赞普暴怒得大吼一声,如平地一声焦雷,震得群峰抖动,林鸟乱飞,野兽慌窜:“小妖女,本佛爷要将你砸成一团肉浆。”身形与金轮齐飞起,似泰山压顶般地向莫纹劈来。

  赞普这一句话递出,已抖出七八招,招招都是凶狠的杀着。莫纹一连接了他七八招,也一边说:“哎!你大声大气的干吗?想吓死人么?”

  赞普是四大护法中武功最高的护法,武功比银、铜、铁三位护法高出一筹。金轮是奇门的兵器之一,招式更与中原武功不同。他不再答话,恨不得一口就吞下了莫纹,将一身的武学全抖出来,只见金光闪耀乱走,人如飞魂幻影无处不在,将伏在丛林中观看的哭笑二长老惊得喘不过气来。他们已是中原武林中一等一的上乘高手了,竟然没法看出这位番僧是怎么出手的,更谈不上看出其招式了。显然,赞普与他们交锋时,根本就没有抖出全力。若抖出全力,恐怕哭笑二长老不到十招便败北或轮下丧命。

  另一个叫哭笑二长老惊愕的,就是莫纹的武功。只见莫纹在一片金网红影之中,剑舞如游龙,人飘似惊鸿。她的身形,几乎是有形而无实,像一团缥缈的青烟,明明看到凌厉而惊心动魄的金光,好像已将她分裂了似的,她竟然神奇般;地散而复聚,聚又复散,令人不可思议。

  哭笑二长老根本没法看出谁占上风,这样出神入化的武功,他们只有干瞪眼,根本帮不了莫纹的忙。双方交战的强风劲道,不但逼得西域那四个武士退到二十多丈远的地方去,四周的草木沙石,更是乱滚乱飞。西域四位武士,同样也帮不了赞普的忙。

  哭笑二长老行走江湖以来,第一次看到这般震裂心魄的交锋,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一对上乘拔尖高手的恶斗和精湛的武功。玄冥阴掌门的一个护法,武功就这么惊人了,遑论碧眼教主的武功,那真是令人不寒而栗。

  蓦然间,他们听到莫纹娇叱一声,人与剑闯进了金光中,跟着是赞普一声惨叫,莫纹几乎是剑掌并进,剑尖刺伤了赞普,掌也拍飞了赞普。莫纹已抖出了梵净山的独门绝学天殛掌,拍中的又是要害部位,所以赞普一身真气再浑厚,也受不了莫纹极为阴柔凌厉的一掌,人似败草,直向山坡下飞落。

  而莫纹鬂发紊乱,一口鲜血喷出,也颓然倒下。

  双方的人一时全都惊呆了。也在电光火石之间,一条黑影如流星般由山峰直落,抱起了莫纹,一掌按在莫纹的灵台穴位,又骤然向山峰上飞去。双方的人同时从惊呆中醒过来。哭长老首先向那黑影扑去,厉声说:“给我停下来!”一见笑二手扯住了他:“别去追了!就是追也追不到,他是黑鹰。”

  而那四位武士,也扑下了山坡,跟着其中一位武士惊叫起来。“金佛爷死了!”

  哭笑二长老又一时间怔住、这位红衣番僧死了!他们不由也跑下山坡看看。可不是。赞普当胸中掌的地方,表面上皮肉没带伤痕,只有一个浅浅的紫色的掌印。而皮下的骨头、内脏全碎了。哭笑二长老这样的武学大师,一眼便看了出来。这比武林中传说的摧心掌更厉害,是梵净山独步武林的绝技——天殛掌。

  四位武士见他们来了。—个个面露惊恐,拔刀凝神应战。一见哭不屑地扫了他们—眼:“我不会趁人危难出手,只是来看看,你们千万别乱来,要不,就别怪我了。”

  一见笑说:“是呵!快将你们金佛爷的尸体抬走吧!”

  西域武士自问不是哭笑二长老的对手,互相望了一眼,默不作声,抬了尸体而去。

  一见笑用手肘撞了一见哭一下:“老哥哥,现在没我叫化俩的事了,我们也走吧,回浔州府去。”一见哭却望着山峰:“不知莫姑娘生死怎样了?”

  “这狐狸死不了!”

  “你放心?”

  “她真的死了,黑鹰还抱着她走干什么?他为了慕容家的武功绝学,也绝不会让狐狸死,必定千方百计将狐狸救活过来。”

  “老弟,慕容家的武功绝学会不会落到了黑鹰的手上?”

  “很难说。要是狐狸感激他两次救命之恩,恐怕会交给了他。”

  “要是这武功莫测的神秘黑鹰得了慕容家的武功绝学,一旦为害武林,那不更可怕?”

  “但愿他只是嗜武好了,不然,只有天知道。我们快赶回去,将这一情况向大家说说,看看大家的意见怎样。”

  是夜,桂南深山密林中一户猎人家中,一盏油灯亮起了豆大的火焰,在幽幽的灯光下,莫纹慢慢醒了过来。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床前站着一位面目慈祥的中年农妇,见她醒了过来,嘘出一口大气,欢欣地说:“小姐,你终于醒了!”

  莫纹望了望四周,这是一间简陋却收拾得颇干净的斗室,问:“这是什么地方?你是什么人?”

  妇人说:“我是深山猎户人家。小姐,你喝一碗鸡汤吧,这鸡汤我已热了几次了。”说着,将桌上的鸡汤端了过来。

  “大嫂!慢着,我想知道,我怎么来到这里了?”

  “是一位蒙面老人抱小姐来的。”

  “蒙面老人?不是老叫化?”

  莫纹以为救自己来这里的,一定是哭笑二长老的其中一位。莫纹敢与赞普交锋,最后不顾自己会受重伤,冒险闯进了赞普的金光网中,抖出了凌厉的天殛掌要杀赞普,就是因为有哭笑二长老暗中照顾自己。自己虽会受重伤,可有哭笑二长老相救一定可以杀了赞普这红衣番僧。要不,她不会冒险走这一招了。现在听猎妇说是一位蒙面老人,有些愕然,所以才这般问。

  妇女说:“小姐!这位老爷子,怎么会是叫化?他人顶好的,给了我们两个银元宝,叫我一家要好好伺候小姐。”

  “他蒙了面孔?”

  “是呵!这老爷子很怪,不知为什么蒙上了面孔,不让人看,大概是他面孔生得丑恶,怕吓了我们一家,才这么蒙了面孔的。”

  莫纹心想:这一定是黑鹰了,怎么不是哭笑二长老,而是他救了自己?不禁又问:“他走了没有?”

  “没有。在外面树下与我男人谈话。”

  “大嫂,麻烦你请他来一下。”

  “好的。”

  神秘的黑鹰走进了莫纹房间,语气淡淡地问:“姑娘。你好些了吧?”

  “是你救了我?”

  “老夫耽心慕容家武学从此失传。”

  “多谢你啦!”

  “你愿把慕容家的武功交给老夫?”

  “你要挟恩相逼?”

  黑鹰似乎怔了怔:“老夫没这个意思。”

  “这不行!你想要武功绝学,得遵守诺言,我们还得再比试一场。”

  “你这么不顾死活与人交锋,要是死了,老夫找谁比去?”

  莫纹狡黠地说:“那就麻烦你以后在暗中多照顾我啦!”

  “哼!老夫的忍耐性是有一定的限度的。”

  “那就没办法了!”

  黑鹰摇摇头:“老夫实在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干?”

  “我喜欢呀!”

  “没别的解释?”

  “还有什么解释?”

  “你杀番僧赞普,是不是恼恨他指使人毁了紫竹山庄,为慕容家的人报仇雪恨?”

  莫纹眨眨眼说:“紫竹山庄关我什么事了?”

  “你不是为这事杀他?”

  “你这个人怎的这般罗嗦,我不是说我喜欢吗?”

  “你知不知道杀了赞普,可惹上了一场大祸?”

  “我才不在乎:其实我就是不杀他,就没有大祸?西域玄冥阴掌门就会放过了我?他们还不是一样千方百计要寻找我?”

  “但你这样一来,西域玄冥阴掌门的人誓必不会放过你了。你以为你是一只猫?会有九条命?”

  “你说错了,我比猫还多两条命。”

  “你凭什么这样说?”

  莫纹笑了笑,不出声。

  “你笑什么?”

  “我笑是你这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会问这句傻话。”

  黑鹰顿时恼怒:“别忘了,你是老夫救出来的。”

  “对啦!我说我比猫多两条命,原因就是有你在暗中保护我。”

  “姑娘,你别想得太美了!我救得你一次二次,救不了你第三次。”

  “那除非你不想要慕容家的武功绝学。”

  “说!慕容家的武功绝学在哪里?”

  “你想我会说出来吗?”

  “你最好说出来!”

  “你要杀我?”

  黑鹰恨恨地说:“老夫要杀你,早已将你杀了,还留你到现在?不过你放心,老夫是言出如山,在比武没有胜你之前,老夫绝不会去动它。”

  “那我干吗要先说出来?”

  “老夫担心你万一给人杀死.老夫无从寻找。”

  “我死了你就去取?”

  “你死了,老夫就不必去遵守什么诺言。”

  “那我更不能先说了出来,不然,我连一条命也没有了,说不定第二天便尸横荒野。”

  “你认为老夫会杀你?”

  “你虽然不会亲自杀我,但谁敢保证你不会暗暗通知玄冥阴掌门的人来杀我?”

  黑鹰厉声说:“老夫是这样的小人?”

  “你这么大声干吗?”

  “哼!”

  莫纹一笑说:“好啦!算我说错了好不好?但我先说了出来,你就不在暗中保护我了,那我今后碰上危险怎么办?不是一样给人杀死?你看对不对?”

  “老夫再说一次,我不会无了期地永远在暗中盯踪你,老夫的耐性是有限度的。”

  “那随便你了!”

  半晌,黑鹰才恨恨地说:“好!你安心养好伤,老夫等你伤一好,就比武,老夫也希望你不会食言。”说完,便一闪而逝,丢下莫纹走了。

  黑鹰一走,莫纹反而感到心头像失落了什么似的。失落了什么呢?莫纹一时也说不出来。她希望黑鹰在自己的身旁?似乎又不是。从心里说,莫纹是感激这神秘莫测的黑鹰几次救了自己,起码使自己有一种安全感。这个黑鹰,不会丢下自己一走了之吧?

  黑鹰一走,莫纹只好安心在猎人家中养伤。莫纹由于拼命而杀了红衣番僧赞普金佛爷,不但耗去了极大的内力,也受了极为严重的内伤,的确需要十天半个月才能完全恢复过来。幸而这对猎人夫妻对自己还算不错,送茶送水,有时还炖些野味给自己补身子,服侍不算不周到。

  莫纹静心休养了两三天之后,越发感到自己像少了什么似的。随身的行李?佩带的宝剑?行囊中的金银和走江湖应备的药物、工具?可是它们什么也没有少,样样都在自己身边。那少了什么呢?慢慢地,她发觉自己身边的确少了一样东西,是痴儿慕容智。似乎有痴儿在身边,会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乐趣和安慰。这个痴儿尽管有时弄得自己啼笑皆非,但他的无知和天真,又无时不听从自己的行为,的确使她感到了生活的乐趣。要是痴儿这时在身边,总比自己一个人孤伶伶地养伤好。

  原来自己心头感到丢失的一件东西,竟然是痴儿慕容智。她以前是怎么也想不到的。黑鹰会不会又像前两次那样,将这痴儿带到自己身边?看来是不大可能的。自己曾托江中一叟照顾痴儿,这时恐怕已坐船下了苍梧,又怎会来这深山之中?就是痴儿要来,江中一叟也不会不理,任由他乱跑的。

  事情也真有那么的巧,莫纹正沉思痴儿不会也不可能来到自己身边时,偏偏痴儿就来了。她蓦然听到痴儿的声音在外面说:“我姐姐真的在这里吗?”

  莫纹不由怔住了:是痴儿?她抬头一看,果然是痴儿慕容智冲进了她的房间。她惊喜地问:“兄弟,是你?”

  痴儿慕容智也惊喜地叫喊起来:“姐姐,你真的在这里呀!我还以为她们在骗我哩!姐姐,你不知道,我多想你呵!”

  “兄弟,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是谁带你来的?”莫纹心想:除了神秘的黑鹰,又有谁能带痴儿来这里?

  可是痴儿的回答,又令莫纹大吃一惊。痴儿说:“是两个好凶恶的姐姐带我来这里的,我不愿跟她们,她们就打我。”

  莫纹一怔,急问:“是谁?”

  “姐姐,我不知道,我也从来没有见过她们,她们好凶恶呀。”

  莫纹一下警惕起来,从床头拿起了剑,心想:是谁?是名门正派的人寻来了?还是西域玄冥阴掌门人?莫纹正想着,只见门帘掀动,走进来两位俊俏少女,一身劲装,腰悬利剑,婷婷玉立,站在自己面前,一个神色冰冷异常,一个却面含微笑。莫纹一见,顿时又傻了眼,脱口而问:“是你们?”

  原来这两位俊俏少女不是别人,却是梵净山的大小姐岑瑶瑶和二小姐司徒佩佩。莫纹怎么也想不到她们会寻来这里。二姐司徒佩佩还好说话,大姐岑瑶瑶素有冷面冷心杀手冷观音之称,就不那么好说话了。

  二姐司徒佩佩打量了莫纹一下,含笑而又关切地问:“三妹,听丐帮的人说,你受了严重的内伤了,现在好点了没有?”

  “多谢二姐关心,小妹好多了。”莫纹说着,便拜见大姐岑瑶瑶和二姐司徒佩佩。

  佩佩说:“三妹别多礼,我们坐下来谈谈。”

  “是,两位姐姐请坐。”

  房间虽然不大,设备简陋,但两张木凳是有的。岑瑶瑶和佩佩坐了下来。猎妇也识趣懂礼,端了三只碗进来,给她们泡了一壶山茶。

  莫纹说:“麻烦大嫂了!”

  猎妇笑了笑:“不麻烦。姑娘,山里人不懂规矩,粗茶一碗,请原谅。你们谈吧,我给你们准备饭菜去。”

  佩佩说:“大嫂,不用了,我们等会便走。”

  “姑娘怎么一来就走?”

  岑瑶瑶冷冷地说:“对不起,我们有急事要走。”

  莫纹害怕岑瑶瑶出言伤了猎妇,连忙说:“大嫂,你就不必忙了!我两位姐姐真的等会便要走。”

  “那好。我出去,你们坐。”猎妇说完,便转了出去。

  猎妇一走,莫纹对痴儿说:“这是我的两位姐姐,你上前叫声大姐、二姐。”

  痴儿说:“我不叫,她们打我。”

  “兄弟,听话。”

  痴儿几乎要哭出来:“姐姐,她们打得我好痛!”

  莫纹不由皱起了眉头。看来大概是大姐打得他好痛,不然,这痴儿不会不听自己话的。

  司徒佩佩笑了笑:“三妹,他不叫算了!”

  岑瑶瑶哼了一下:“我不杀你已是算好的,谁叫你不愿跟我们来?”

  痴儿说:“你一见面,就叫我是臭男人,我臭吗?”

  莫纹说:“好了,好了。兄弟,你出去坐会,我们要说话。”

  “不!姐姐,她们会打你的。还说要捉你回去,我不离开你。”

  莫纹沉下脸来:“兄弟,你出不出去?”

  岑瑶瑶朝外面说:“琴儿,将这痴儿拉出去,别让他跑了。”

  飞天盗俏郎君黄剑琴在厅上应了一声:“是!大小姐!”便走进来将痴儿拉了出去。莫纹又怔了怔,原来是这奴才带了大姐、二姐来,他怎么不远走高飞?我不是解了他身上的毒么?难道他在半路上碰到大姐二姐没法走掉?莫纹一时弄不清,也不便动问,只是说:“大姐、二姐,你们怎么寻到这里来了?”

  岑瑶瑶问:“你不高兴我们寻来?”

  司徒佩佩说:“三妹,你在浔江边大战中原名门正派高手,又在桂南山中杀了西域玄冥阴掌门的第一护法金佛爷,早已名动武林,惊震江湖了。又听说你受了伤,我们想,你准会在桂南一带深山里潜藏下来养伤。我们关心你,怎不会寻来?”

  岑瑶瑶讥讽地说:“三妹,这一下你可威风啦,弄得武林人人皆知了!”

  莫纹说:“大姐,二姐。你们来寻找……”

  岑瑶瑶打断说:“庄主怎么吩咐你下山的?”

  “庄主是吩咐小妹出来捉拿逃奴黄剑琴。”

  “你捉到他了,怎么不回去?”

  莫纹顿了顿:“大姐,我……”

  “我问你,为什么不回去?”

  司徒佩佩缓和地说:“大姐。你容三妹慢慢说吧,别打断她的话。”

  莫纹说:“大姐,请原谅我暂时还不能回去。”

  “为什么?”

  “大姐,你大概听说,我夺取了慕容家的武功绝学,黑、白两道的人,都在追踪我。小妹不想给梵净山带来麻烦,更不想连累众位姐妹,所以没有回去。”

  司徒佩佩说:“三妹,你将慕容家的武功绝学交给他们算了,不是没事了么?谁又再追踪你了?”

  “二姐,事情恐怕不会这么简单。就算我将慕容家的武功绝学交了出来,黑、白两道上的人也不会放过我。”

  “哦?为什么?”

  “他们疑心我已学到了慕容家武功。西域玄冥阴掌门的人在夺取我武功后,要杀了我才放心。而白道上人,像少林寺,叫我随他们上少林寺去,不准我重在江湖走动。”

  司徒佩佩说:“他们敢这么放肆,无视我梵净山庄的人?三妹,你将武功绝学交给我,由我对他们说去。他们敢为难你,我和大姐杀了他们。”

  “不!二姐,你千万不能这样。这样,小妹就连累二姐了。这本是我一人做就由我一个人担当好了。大姐、二姐千万别卷进去。”

  岑瑶瑶冷冷地问:“你真的是为了梵净山,为了众姐妹而不回去?”

  “是,大姐。”

  “你不是为了那个痴儿?”

  “大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江湖上传言,你迷上了这面目英俊的痴儿。开始时我也不信,据你今天的情形看来,你的确迷上了这个痴儿,江湖上的人没有说错。”

  “看来,我怎么说,大姐也不会相信了。”

  “要使我相信,你就当我的面,杀了这痴儿,我就相信你。”

  “大姐,我不能这么办。”

  司徒佩佩问:“三妹,你不会真的看上了这个痴儿吧?”

  的确,不但司徒佩佩不相信,就是任何一个人,也不会相信,一个人中之凤的莫纹,会爱上一个形同八岁小儿的白痴慕容智。莫纹说:“二姐,不管你们说什么都好,小妹受一位武林前辈所托,得看顾这个痴儿。”

  岑瑶瑶问:“谁?”

  莫纹摇摇头:“大姐,请原谅小妹不能说出这位武林前辈来。”

  “这分明是你的托辞。”

  司徒佩佩疑惑地问:“三妹,你难道要看顾这痴儿一生一世?”

  “要是小妹找不到他的父母,只好看顾他一生一世了。”

  岑璐瑶说:“我杀了他,看你怎么看顾。”

  “大姐要是杀了他,小妹也只好一死,相随他于九泉之下。”

  司徒佩佩叫起来:“三妹,你怎么这般傻?什么人不挑,怎么挑上了这个痴儿?你知不知道,你这么一来,牺牲多大?”

  “小妹管不了那么多!”

  岑瑶瑶说:“丫头!现在有两条路由你选择:一条,是杀了这痴儿,将慕容家的什么武功绝学交给少林寺,随我们回山;一条,是你跟随这痴儿,以后与梵净山永远脱离关系,不再是梵净山庄的人。”

  莫纹心痛地说:“大姐,你别逼我。”

  司徒佩佩说:“三妹,你想清楚了。庄主看上你,她老人家的衣钵,打算让你继承。要是你离开了梵净山,后果是严重的。”

  莫纹知道司徒佩佩所说的严重后果是什么,说不定梵净山的人会出手将自己杀了。要是自己选择了前者,跟她们回山,那自己要报答慕容家救自己一家的大恩的心血就付之东流,同时更害了天真无知的痴儿。这种忘恩负义的事,莫纹宁愿死,也不愿这样做,选择后者吗?庄主恩重如山,抚养自己成长,传授自己一身武功,又怎能永远离开梵净山和恩师?同时自己今后在江湖上行走,更是困难重重,后果不堪设想,不由一时低头不出声。

  岑瑶瑶上下打量着莫纹,问:“丫头,看来,你不会与那痴儿发生了什么事吧?”

  莫纹一听,知道大姐说的什么事了,一时红霞飞面,说:“大姐,小妹没有。”

  “既然没有,你何必让他玷污了你的声誉,杀了他不更好?丫头,你要是手软,让大姐杀了他好了。至于慕容家的武功,你舍不得交出去,那就带回山,交由庄主处理。”

  “不不,大姐,你千万不能伤害他,他是个天真无知,什么也不懂的痴儿,而且在这件事中他完全是无辜的。”

  “丫头,不杀了他,又怎么消除江湖上对你的流言蜚语?”

  “大姐,要是这样,你杀小妹好了。小妹求大姐开恩,放了这个痴儿。”

  “你宁愿死去维护这痴儿?”

  要是其他人,莫纹凭自己的智慧和机敏,完全可以用其他方法摆脱这一困境,或者带着痴儿远走高飞。但她现在不能这么做,这是她一块从小玩到大的两位师姐。大师姐虽然冷面冷心,对自己从没有个笑容,但除了庄主恩师,她几乎是自己的严师,在习武上要求自己极为严格,往往庄主没暇指点,就由她来指点自己。二师姐更是对自己关怀备致,什么好玩好吃的,都让着自己。对这样的两位师姐,莫纹不忍心耍手段去欺负她们,更不要说与她们动手交锋了。

  莫纹轻叹一声:“没办法,小妹只好如此。”

  司徒佩佩说:“三妹,你怎能跟这么一个痴儿过一生一世的?”

  莫纹苦笑了一下:“大概小妹命该如此。”

  蓦然,一个十一二岁的丫角少女奔了进来,对她们三人说:“庄主到了,请三位姑姑前去见面。”

  莫纹大吃一惊,问:“庄主她老人家来了?”

  “庄主就在外面树下坐着。”

  岑瑶瑶看了莫纹一眼:“丫头,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来寻你吧?现在,你有什么话,对庄主说好了!”

  司徒佩佩关切地说:“三妹,在庄主面前,你千万别任性乱说话呵!”

  她们三人,神色庄严,走出茅舍,一看,果然庄主一脸严霜,立在一棵树下,身边立着两位佩剑的侍女。这位庄主,年约五十多岁,武功可以说已尽得梵净山庄的精髓,中原武林已无人能敌。尽管这位梵净山庄第四代传人极少在武林中露面,也极少在江湖走动。但她一露面,往往就是惊震武林的大事。她曾经一个人,以惊世骇俗的武功和水中超绝的功夫,一举而消灭了江南赫赫有名的太湖三杰,一时令中原武林各大门户为之侧目。

  太湖三杰,向以独门的水上功夫傲视武林,尤其是水下蛟王天笑,可在水下潜伏七天七夜,更能以一块轻板,在水面踏波逐浪,行走如飞。他独居在太湖中的洞庭西山,雄踞太湖。他上与官府有来往,中与江南的武林世家公孙氏称兄道弟,下收罗各地水上的英雄好汉,在江南武林中名声颇好,有武林小孟尝之称,接纳各处而来的三流九教人物,可谓慷慨豪爽,仗义疏财。实际上他是太湖上一大恶霸,不但盘剥百姓,更设赌窟、开妓院,暗中以各种手段诱骗威逼良家妇女为娼,不知有多少妇女的青春,葬送在他的魔掌之下。更不知有多少少女含悲而死。

  其他二杰,一个盘踞在太湖马迹山上,江湖上人称沉底鳄;一个是居住在太湖边上张公洞的青衣秀士。这两个人都各有一门水上功夫。他们三人结拜为金兰兄弟,不但称雄太湖,也称雄于江南武林。武林中人称他们为太湖三杰。

  本来梵净山远在贵州丛山之中,与他们相隔万水千山,根本没有什么利害的冲突,而且也素无来往。不知为什么,太湖三杰大概罪恶到头,竟然将梵净山庄派来江南采购丝绸的一位女弟子,以迷魂药迷倒,奸污了她不算,还威逼她到苏州青楼当妓女。

  被骗到青楼的梵净山女弟子,趁三杰的打手们不提防,杀了青楼的老鸨和一两个打手,连夜逃了出来,赶回梵净山向庄主哭诉。

  庄主忿怒非常,不动声色带了两个武功极好的弟子,来到了太湖边洞庭西山。她命令两个弟子守住山寨前后,自己独自一人,悄然出现在水中蛟王向天笑的面前。

  向天笑正与众宾客饮酒作乐,她的突然出现,使向天笑愕然了,问:“你是什么人?”

  “索命使者。”

  “索命使者?”

  “不错,我就是来索你的命的。”

  向天笑跟前的两个亲随打手大怒,提刀就向她扑去。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3小鸟布丁
2小鸟布丁
1小鸟布丁
2会长的蛋糕
1会长的蛋糕
2鸟儿被迫离巢
1鸟儿被迫离巢
2两只狼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