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云续集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十亲不认

第一百二十四章 十亲不认

时间:2014/6/6 6:55:01  点击:3568 次
  第二梦从未想过,聂风和她,居然会在海上救了步惊云的女儿小婷。

  可惜,当他们偕同小婷回到北水乡步惊云的故居时,步惊云已经不在,却有不少人布下了重重陷阶埋伏!

  这也难怪!以那些人的武功,要捉拿步惊云淡何容易?埋伏反而较有胜算!

  当地面开始下陷时,聂风道:

  “梦,你先走!”

  其实,第二梦和聂风夫妻一场,又怎么会遇事失走呢?

  但她知道,她另有任各,她还要清除藏在大树上的人!

  聂风与第二梦甫上分开,便立即转身救人……

  他要救小婷及晴儿!

  但,一个是步惊云的女儿,一个是他自己的亲生女儿……

  他会先救谁呢?

  很快,答案就出来了……

  聂风先救了小婷!

  不过以聂风目前已臻神入化的轻功,先救后救已是毫无分别!

  所以。小婷与晴儿同样会安然无恙!

  第二梦绝好相信聂风的能力!

  但小婷却高呼道:

  “啊!还有小花……”

  她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那只小花猫!

  “放心!我会救它的!”

  聂风边安慰小婷,边再折转身,去救那只惊惶失措的小花猫!

  围墙外,蓝衣人冷笑道:

  “嘿嘿!这陷阱方圆十二丈,地面下更布满利器,跌下去势必粉身碎骨!”

  老大道:

  “杀不到步惊云,干掉他女儿也是好的!总算没有白费工夫!”

  蓝衣人突然惊叫,道:

  “老大!你看,有人飞了出来……”

  青衣人道:

  “是……聂风!”

  蓝衣人道:

  “还有那两个女娃儿!连那只猫也一并救了!”

  青衣人道:

  “难怪……难怪有人称他为‘风中之神,!轻功绝世!真是所传非虚啊!”

  老大勃然大怒,一掌击在青衣人的胸口上,怒喝道:

  “他妈的!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怎会有志气杀步惊云?今日我们己布下逾百箭手在这里!’任他是什么凤中之神,也插翅难飞!”

  聂凤救了小婷及睛儿,第二梦也同时完成了任务,飘然落到聂凤身边,道:

  “风,匿藏在树上暗算的人已经清除了!”

  聂风悠然一笑。与他夫妻多年,第二梦明白,他这一笑是向她嘉许的意思。

  “梦!刚才我先救小婷,希望你不要介意!”

  聂风怀里抱着两个孩子,及一只小花猫,样子有些滑稽。

  第二梦柔柔一笑道:

  “风,云大哥当年对我俩有救命之恩,换了是我,也会这样决定的!”

  第二梦与聂风曾同生共死,也曾同甘共苦,有些话无须说出,一切已尽在不言不中!

  这时,围墙外的老大已然下令:

  “放箭!”

  顿时,箭如飞雨地漫天射向聂风与第二梦!

  聂风把小婷,睛儿及那只小花猫往第二梦怀里一塞道:

  “梦,你先带她们走,这些人由我来应付!”

  好快的箭!

  聂风话刚说完,有一支箭己射近他的面门!

  但纵然是凤舞当年的“凤舞九天”,也难不倒聂风!

  更何况是今日的聂风?

  只见他稍一仰身,右手暴出,食中二指向疾箭身轻轻一夹,然后便右臂疾旋,跟着射来的箭便在第一支箭的旋动下,随着旋转起来,如一条箭龙!

  一箭带动下一根箭,百箭互扣!

  连围墙外箭手们背上箭匣里的箭也华丽卷了过去,空余一个个空空的匣子!

  老大取下背上的箭匣,猛力将它插在地上,从里面抽出银亮螺形铁箭,冷哼道:

  “妈的!聂风也好,步惊云也好!就让我以箭会你!”

  聂风冷笑道:

  “小婷是我师兄的女儿!我聂风绝不容许任何人伤她!箭还给你们!”

  说罢,右掌向处一推,那条箭龙便反向那些箭手们飞回,在他们震愕之际,已插入他们背上的箭匣之中!

  老大怒道:

  “班门弄斧!看我祖传绝学旋天铁箭!”

  他将那支螺形铁箭搭在弦上,拉满了弦射向聂风。

  “嗖——”

  一缕箭影如电的疾旋而来,带起急锐的呼啸声,以迅雷不及掩身之速飞了过来,直往聂风身上射去。

  “哼!”聂风冷哼一声道:

  “看不出你还会这样一招!”

  他对射来的铁箭连看都不看一眼,嘴角一撇,冷冷一笑,看样子好像是在游园观花一样,只待那铁箭身至身前只有五寸之时,方才忽然一翻手腕,双指迸激的挟了过去。

  “啊?”老大乍见这种接箭的手法,心里猛然一惊,未等聂风收回手腕之际,他大喝一声道:

  “再看这一箭!”

  “嗖——”

  箭影如幻,旋飞而至!

  哪知老大这一箭只是诱敌之用,这一箭甫出,第二箭跟着飞了过来,竟然悄无声息地射至!

  “喀嚓——”

  聂风手腕急抖,又指挟着那身到的铁箭电快地照着后射来的铁箭迎去。

  “咯嗤!”二支铁箭在空中相交,立时断裂而碎,掉落地上。

  而聂风身形一晃,己避开了那第二支铁箭,身形快捷如电,把场中众箭手惊得呆了。

  老大跃起空中,大喝:

  “你再接我一招试试!”

  他身形有如一只飞鹰跃起空中身躯扭转倒射,在一瞬间大弓上己搭上了三支铁箭,倏然射了过去。

  “嗖!嗖!嗖!”

  尖锐的箭啸声穿破了空气,成品字形向前疾射,照着聂风!“七坎”,“曲池”,“巨仓”三大要穴疾射而来。

  聂风稍一矮身,飘逸的长发猛地一甩,那三支铁箭便有如灵蛇般,排成一条线,朝老大倒射回来。

  老大惊叫道:

  “哇!以头发扭箭,居然比我的箭势还要猛?”

  惊叫声中,老大顾不得再射箭伤人,急忙一挽大弓,反身向射来的三只铁箭挥去。

  “丁冬——”

  第一支长箭击在那柄铁弓上发出一声叮哆之声,直震得他手臂发麻,不自觉地倒退了一大步。

  “叮咯……”一连两声金铁交击声过后,老大又连退了两步方才稳住了步子,回头向身后的众手下喝道:

  “你们在发什么呆?还不赶快帮手!”

  一名手下颤声道:

  “老……大,我们不敢再动了…你看!我们的裤管全被他的箭穿过,牢牢钉在地上!”

  老大一看,果然,一众手在的右脚裤管均被钉在地上!

  另一名手下道:

  “以他拿捏之准强,刚才还给我们的箭,早已可以杀光我们!他……已经手下留情了,我们……己不能再惹他!”

  “真窝囊!”老大恨声道:

  “幸好我们铁血箭庄还有更快!更狠!更劲更辣的一箭——十电穿耻!”

  话音甫落,他己斜举大弓,一溜九支铁箭如电射出,第二支箭撞第一支箭的尾端,第三支箭撞第二支箭的尾端,第四支箭……

  九支箭自脱弦急射而出,便挟着轰然之声,快若流星陨石般急射而来。

  老大又拔出了第十支箭,冷笑道:

  “嘿嘿!九箭连环,第十箭才是最快的一击!”

  聂风身形倏地往外一偏,双掌在身形未落地的刹那,突然在空中拍出九次——

  “啪啪……”三声连起,九支长箭全部落在老大的面前,一排插在地上。

  老大九支铁箭虽然快若闪电,但全部给聂风击落,一阵猛风正向老大涌去!

  不……可能!聂风竟比箭比电更快?

  老大根本没有机会再发第十箭!

  在老大第十支箭搭在弓上时,聂风己巍然立在他面前,冷声道:

  “你输了!”

  老大心内暗暗惊呼:

  “可……怕!世上竟然有快得如此可怕的人!”

  聂风扫视了老大一众手下道:

  “幸好你们这次遇上的是我,”如果换了是云师兄,恐怕你们全部没命了!”

  摹地,一阵风掠空而去,老大面前便失去了聂风的踪影,但留下了聂风的声音:

  “别再冤冤相报,走吧!”

  一支银光闪亮的凤尾箭突然从树丛中射出,射落在老大的面前。

  箭身上还附前一张纸帖!

  箭,是凤舞的箭!

  帖,是无名帖!

  无名急箭送帖,到底所为何事?

  步惊云为怕触动步天背门的伤患,唯有以木车载着步天徐徐前进。

  好热!这带天气酷热得如同旱灾!烈阳煎熬,步惊云尽量以他魁梧的身躯为步天挡着阳光。可步天却依然感到辛苦!

  但步天知道,步惊云曾在以气为他疗伤时被铁狂森所乘,受了轻伤!步惊云一直无暇调息,伤热交炽,其实比步天更为辛苦!

  黑夜来临,炙热的天气才稍为褪灭。劳顿终日,此时步天才能稍作休息。

  但步惊云却没有休息,他燃起一堆簧火,费了好长时间弄了一壶水,烧热了,端到步天面前道卜

  “来,天儿,喝点水,剩下的,我会为你洗涤伤口!”

  一路非常干旱,步天明白,步惊云为了替他找这些水,已不知道奔走了多少路。

  “爹……”步天在心里低呼着,他眼睛涩涩的。鼻子酸酸的,有种想哭的感觉,但他却觉得自己不能流泪,因为他是步惊云的儿子!

  不哭死神的儿子!

  步天背骨愈来愈痛,四肢也逐渐失去感觉,但他极力不哼一声!

  他不想再为他爹加重压力,他不想步惊云担心!

  步惊云看着步天,良久道、

  “天儿,你一定要忍耐下去,相信再过两天,我们便可以找到那药庐!”

  步天道:

  “爹如今就是要带我前去那里求医?”

  步惊云点了点头,道:

  “是的!怀灭曾说这带附还有一个奇人!”

  步惊云从来没有求过别人帮忙,这次,他终于为了步天而破例。

  没有半分休息,步惊云便点燃一盏气死风灯,挂在木车上,尽量争取时间,乘夜再次起程!

  以步惊云的功力,本来可以在一两日之内便能找到药庐,但推着步天,终于费了数日才到达目的地。

  不愧是药庐!

  半里之外己能嗅到药气冲天!

  一名药童正在庐外搅弄着一锅药汤,看见步惊云父子俩、便停下手中的活计道:

  “你们是来求医的?”

  步惊云点头道:

  “是的!”

  药童用手一指道:

  “他在里面!”

  步惊云顺着药童所指的方向把步天推过去,但还没有进药庐。便己听见一片淫声浪语!

  “嘻嘻!你的脸真是滑不留手啊!”

  “哎呀,那我呢!我的脸又怎样?”

  “哈哈!就让我摸一摸看!”

  “怎样嘛?”

  “慢着!庐外有人!”

  “一定是又有病人向你求医吧!别理他!”

  “不行!这次我感到来的不速之客,是一个大人物!你俩先走吧!”

  药庐的木门“吱呀”一声开了,走出两个妖烧的女人!

  “哼!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如果不是求他医我们的姊妹,才懒得理睬他!”

  白昼行淫,有如此德行的人,真的会是一个好大夫?

  “啊?”两个妖烧女人乍见步惊云,表情登时僵硬起来。

  无论何时地,步惊云始终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这时,药庐内传出那个行淫者的声音:

  “外面的一大一小,全都有伤在身!年幼的那个,呼吸听来相当窒滞,背部有碎骨之声,如果七日内再不医治背骨,小命难保!”

  啊?这大夫不需望闻间切,居然凭听觉便能断症?

  步惊云抱拳道:

  “今日此行,正是求医!”

  庐内的声音嘿嘿一笑道:

  “我医人从不收诊金,只收女人!你们嘛…

  接着,便传出一阵咀嚼之声!

  步惊云道:

  “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

  门口走出一个秃顶老头儿来,他呵呵大笑道:

  “就只要这一句话,老夫就答应为你儿子疗伤吧!”

  “是你,”步惊云微微一怔。

  秃顶老头儿正是神医!

  神医抚须道:

  “步惊云!你可要一言九鼎啊!”

  步惊云点点头……

  门里是十亲不认,门外是不哭死神!

  十亲不认心里暗道:

  “势难料到,鼎鼎大名的步惊云,竟会为那老家伙前来取我十亲不认的剑!他甫出现,一股沉雄的气势己顷刻笼罩着整座小屋!单是这股气势,我己知道他是我所遇到的最强一个对手!”

  屋内浅窄,在此绝难痛快一战!

  十亲不认纵身向尾外飞出!

  但,步惊云比他更快,拦在了他的前面,冷声道:

  “走不得!十亲不认!要走,就先留下你的剑!”

  “废话!我岂会未战先走?接招!”

  十亲不认大喝声中,以“无道拳”的“狂无道”出招,双拳诡民难测地击了过来!

  步惊云电想:

  “拳乱而无道可寻,却又狠辣无情!

  也只有十亲不认的人才会使这样的拳!

  他右臂疾挥,运起“排云掌”的“云海波涛”,向十亲不认反劈而去!

  十亲不认暗想:

  “哦?他的掌势竟像汹涌波涛般将我无道三拳淹没!果然名不虚传!看来我非要加强力量应付不可!”

  想到这里,他腾身向身侧一棵大树的一纵,右脚轻点树身,又向另一棵树跃去……

  步惊云心道:

  “好快的身手!这里的第一棵树,每个方位,他都了如指掌!刚在在他数个起落之间,本有三次有利空隙可以发动攻势,为何他却按兵不动?奇怪,他在跳跃之间,体内的力量似乎也同时在不断增强!”

  来了!十亲不认终于发动了攻势!

  步惊云暗惊道:

  “他这拳的力量,竟比刚才强大数倍?”

  十亲不认冷笑道:

  “步惊云!我的力量并不是寻常内力!你根本无从估计!”

  “碰——”

  一声巨响声中,只见十亲不认的猛拳击穿了步惊云刚才立身之地的一棵腰粗大树!

  而步惊云却到了十亲不认的身后!

  拳劲汹涌而出,将站在数丈树林中的一个男孩击得连连翻飞了几个跟斗。

  这男孩却是那个瘦和尚!

  十亲不认心中骇道:

  “刚才我分明一拳击中了他!怎么会给他轻易避开了!”

  步惊云哼了一声道:

  “十亲不认!亮出你的剑吧!”

  十亲不认这时察觉到自己一直只注意步惊云的掌势,却忽略了步惊云的步法!

  步惊云曾被冠以“无常定”三字,除了他心绪难测,还有他飘忽无定的掌法与步法!

  十亲不认默想:

  “我的力量正在不断催动,我一定要在二十招内打败他!否则……”

  遂大喝道:

  “步惊云!你要我亮剑,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了!”

  喝声中,他双掌挥舞如轮地向步惊云狂袭过来,道:

  “我这一拳已经封锁了你所有的退路!你就干脆与我硬拼一拳,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强吧!”

  步惊云身形未动,盯着十亲不认的拳势,心中默道:

  “哦?他这一拳竟然在瞬间又再狂升一倍,他的力量,他刚才至今一直在不断地增强再增强!一个人的血肉之躯竟然能有如此惊人的变化?

  看他也只是二十五六岁年纪,功力怎么可能……比一个五,六十岁的高手更强?”——

 

 

 
分享到:
2小兔子放风筝
1小兔子放风筝
2称赞
1称赞
2城里来了个大嘴巴怪物
1城里来了个大嘴巴怪物
2小公鸡挖蚯蚓
1小公鸡挖蚯蚓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