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洪荒天子 >> 第十九章 魔神刑天

第十九章 魔神刑天

时间:2014/12/7 17:44:30  点击:1783 次
  刑天刹住笑声,目光如破空之箭直射轩辕,似欣赏,也似怨毒地道:“轩辕果然名不虚传,也难怪能如此之快便名噪天下,便连曲妙、土计也会栽在你的手中,年轻人实有骄傲的资本!”

  “魔神也果是名不虚传,功力绝世,竟可以音杀人,让轩辕大开眼界了。”轩辕不为所动,不过此时他感到了雁菲菲的不安。

  雁菲菲不能不但心,她不是第一次面对刑天这般高手,虽然刚才的跂通也是个无与伦比的高手,但毕竟是个疯子,而且在名气之上无法与刑天相比。当然,雁菲菲并没有害怕,也没有害怕的必要。至少,还有轩辕能够成为她的依托,能与轩辕在一起又有什么可怕的?

  “我找了你很长一段时日,却没想到竟会如此巧的遇上,不知这是你的幸运,还是你的不幸!”刑天意味深长地道。

  “何幸之有?我不觉得遇见你有何幸运之处和不幸之处!”轩辕淡笑着若无其事地回应道。

  花战、燕五诸人全都向轩辕身边靠拢,只待一旦有变就立刻出手,尽管刑天的名头足以震慑天下的大部分人,但是他们不怕死,不怕死又何惧刑天?

  刑天对轩辕的表现并不意外,换了是别人,只要拿出刑天的名头,便足以让其折服,但轩辕却只相信实力。

  轩辕只相信实力,即使是面对太昊或少昊也不例外,他已经被奄仲和风骚算计了一招,若非他把太昊看得太神,奄仲如何能够锁得住他的双手?他又如何会受这等窝囊气?若非如此,他自信与刑天有一战之力。不过,此刻他却不敢有此自信,双手被锁,根本就无法自由地发挥,顶多也只能发挥出七成的攻势,这对其他人或许还可以一战,但他此刻的对手是刑天,一个魔神级的人物,当世仅有的几位超级高手之一。

  “如果你愿意归降于我,这就会是你的幸运,我可以不计较你过去所做过的一切,但如果‘不’的话,这将会是你的不幸,因为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刑天的话竟直截了当,更带着一股强大的自信,仿佛轩辕已是他囊中之物。

  轩辕冷笑一声,傲然道:“轩辕只相信自己,从不会臣服于别人,任何想降服我的人,都必须拿出足够的力量,虽然魔神刑天名震天下,但我却不认为每个名声在外的人都有着与名声相匹配的力量。或许,长江后浪推前浪,已是一代新人换旧人了,若轩辕没有记错,魔神如今也有一百八十余岁了……”说到这里,轩辕只是眯起暇来瞪着刑天。

  刑天不怒反笑,轩辕的话正是欲激怒他,但他是何等人物,怎会轻易上当?以他的修为,早已达到心静如止水的地步,虽然他对轩辕起了杀心,却不是因为心中有怒。

  “不错,本座今年已度过了一百四十七个春秋,可算得上是一把老骨头了,已经好多年都没有遇到一个如此有胆色的年轻人,希望你的功夫与你的豪气一般,不要让本座失望!”

  刑天淡然自若地道。

  轩辕与众人皆大吃一惊,谁也看不出刑天已有一百四十七岁,那样子便像是一个只有四十七岁的中年人,头发依然青黑,脸上皱纹只是依稀可见,却有一百四十七岁,若非亲见谁会相信?

  轩辕知道,刑天说自己有一百四十七岁绝对不假,这几大魔神都乃当年神族存在时的厉害人物,这种人能活一两百岁实属正常。而女娲娘娘和伏羲大神及魔帝蚩尤都曾活到三四百岁才登天而去,相对来说,刑天才多大?这些人的武功已得天地造化之功,得以驻颇有术,甚至是纳天地日月之精华可得道飞升。

  世上之事的确无奇不有,洪荒之中一切的奇事都可能发生。不过,轩辕却知道,他将会迎来最艰难的一战,对手却是比神族八圣更为可怕的魔界第二人,是以,他不语。

  轩辕沉默以对,他已经感觉到了刑天的气势如同潮水般自地面和虚空之中向他涌到,刑天真的动了杀机,而且已经准备出手了,对轩辕出手!

  花战倏然发现自己的手心不知何时渗出了汗水,像是有一股无形的重压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的心没来由地跳得厉害。

  “哗,啪……”轩辕身上的关节竟自动暴出了一串脆响,身上更似在徒然之间笼上了一层淡淡的火焰,随着哀衫无风自动,犹如炼狱中飞出的巨大火鸟,但他的目光却变得无限幽远,仿佛进入了另一个空间之中。刑天丝毫不为所动,缓步向轩辕逼来。

  “魔神且慢!”刑天右边的老者突然出言道。

  刑天微讶,驻足回望,却未出声。

  “如此黄毛孺子,何须魔神亲自出手?就让我鬼魅来代劳好了!”那老者说话间抢步而出。

  刑天望了鬼魅一眼,淡漠地一笑,并不阻拦,但身上的杀意却消减了不少。

  剑奴微微吃了一惊,他可以猜到另一位老头定是鬼虎,这两人乃是鬼三的师兄,其武功之高自然在鬼三和曲妙之上,绝不好对付。而且此刻轩辕功力消耗甚巨,能不能应付得了这般高手实在很难说。

  “出手吧!”鬼魅与轩辕相距三丈而立,白须白发无风自动,一袭淡黄的长衫拂动之伺,如秋风中的黄叶,使人感觉不到一丁点儿来自鬼魅身上的气势,仿佛此人只是一件虚物。

  轩辕微讶,他绝对不敢轻忽此人,直觉告诉他,此人并不比刑天差多少。

  “对付你何用我夫君亲自动手,就让本夫人送你一程好了!”雁菲菲跨步至轩辕身前,傲然道。

  “哦?”鬼魅微感讶异,同时也大感兴趣。

  轩辕也微惊,低唤了声:“菲菲!”

  “夫君放心,我不会做傻事的!”雁菲菲回头向轩辕嫣然一笑。

  轩辕想不同意也不行,在这种情况下,一战是不可避免的。但他却很不放心雁菲菲独战鬼魅,不由得小声传音道:“一有机会立刻离开此地!”

  雁菲菲又是一笑,这才转身面对鬼魅,“锵”地一声拔出昆吾剑,对着骄阳反射出一道耀眼的亮彩,气势如虹地插声道:“出手吧!”

  鬼魅微惊,在雁菲菲出剑之时,他已经感到一股森杀的剑气直逼他而来,这让他不能不对雁菲菲重新估量。

  “娃娃手中可是神兵昆吾?”鬼魅淡淡地道。

  “算老鬼还有一点见识!”雁菲菲毫不在乎地道。

  “今天之后,此剑便是老夫的了!”鬼魅冷笑一声,快步面上,急跨三步之后竟似一股气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鬼魅消失之际,雁菲菲的面前倏现一片凄迷的爪影,疾如风雨。

  雁菲菲脚下不动,神剑斜挑,在虚空之中合着身体抖出一道完美得炫目的弧迹,直划向疾如风雨的爪影。

  昆吾剑也在倏然之间亮起,阳光凝于剑身,形成一道长达三丈的匹练,以剑边的弧度作曲线绕动,犹如飞舞的彩带,绕成一圈圈,蔚为奇观。

  “好剑法!”剑奴思不住呼道,便是立在八丈之外的刑天也禁不住轻赞。

  确实是好剑法,轩辕也为这等炫丽夺目的剑法喝彩,这让人实难想象,一个人居然能将阳光如此完美地利用起来。

  事实上,那炷面如彩带的剑芒并不只是阳光反射的结果,更有着强大的杀伤力,所过之处,树木尽被绞得粉碎,摧枯拉朽地将周遭的树木全都切断,竟也似昆吾剑一般无坚不摧。

  漫天的爪影顿时被切成一块块,但这一块块的爪影竟也不停竭地向雁菲菲抓到,使人根本就分不清哪是真哪是假,虚实难测间挡无可挡。

  雁菲菲一声轻笑,身子一扭,竟不管空中漫天的无数爪影,横剑下切,直刺地面。

  雁菲菲的怪异动作让花战诸人大吃一惊,谁也没有想到雁菲菲竟然不挡,反而做出这种毫无意义的动作。

  “轰……”一支怪手破土而出,竟正迎向雁菲菲的剑锋。

  鬼魅的身形破土冲出,虚空中的爪影尽消失无影。

  “叮叮……”鬼魅驻然暴退,雁菲菲竟然找到了他这一击的真实所在,而且先一步切断了他的所有攻势。

  雁菲菲如影随形地直逼飞退的鬼魅。

  花战诸人大讶,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鬼魅竟也如土计一般自地下攻出,空中的爪影全都是惑敌之举。而鬼魅那种人至地下,地面上的爪影却仍在攻击这也不能不算是奇技。但雁菲菲竟然能够看破鬼魁的攻击,这使得众人大感放心。

  轩辕也微感放心,他知道为何鬼魅选择这种攻击方式,那是因为鬼魅忌惮雁菲菲手中无坚不摧的昆吾神剑,根本就不敢与之硬接,只好欲以诡异的战术先夺下昆吾剑,却没想到雁菲菲也精明得可以,竟识破了其企图。

  鬼魅留了许多年的珍贵指甲被削得一点不剩,这叫偷鸡不成反蚀把米。昆吾剑的犀利,使鬼魅的护身真气根本就没有半点用处,完全无法阻挡神剑的锋芒。

  鬼魅一时之间畏手畏脚,由于有些忌惮昆吾神锋,自然难以尽展所长了,反被雁菲菲杀得团团转,在剑芒之中穿插而无法接近雁菲菲。

  刑天看得大为皱眉,但他也知道昆吾剑乃是剑中之母,岂是鬼魅血肉之躯所能相抗的?

  不由得向身后那瘦汉使了一个眼色。

  那瘦汉似乎立刻会意,取下背包交到刑天的手中。

  刑天提手一抖,竟露出两根棒形折叠的怪兵刃,刃尖乌黑,犹如一支大笔却又非笔,似枪而非枪,在尖端又有一个似环扣形的暗槽。

  “鬼魅,先借你一用!”刑天一抖手,那根铁棒飞射而出。

  鬼魅一见大喜,倒射而回欲抓棒枪之时,倏觉身边人影一闪,一只手枪在他之前抓到,竟是轩辕。

  “小子好狂!”刑天一声冷哼,身形已经出现在那棒枪之旁,横掌一切。

  “轰……”一声巨响,轩辕竟被震得倒翻而回,鬼魅这才抓紧棒枪,与此同时也被剑气削下肩头一块皮肉。

  刑天的身子微晃,他见轩辕已动手,哪会再客气?逼攻而至。

  “当……”昆吾剑与那怪棒相接,擦出一溜火花,雁菲菲竟被震得倒翻而出,昆吾剑竟斩不断那怪棒。

  鬼魅嘿嘿一阵怪笑,双手一轮,将折叠之处抖直成一根长达八尺的长棍。

  “娃娃,让你尝尝震天棍曲厉害!”鬼魅精神大震,斗志狂涨,宴时整个人如同年轻了二十岁。

  “轰……”鬼魅手中的震天棍向地面一记重砸,地面如同被一串密集的炸弹炸开了一般,泥土四射,带着疯狂的气劲一直奔袭向雁菲菲的脚下,甚至连雁菲菲脚下的地面也炸开了,威势之猛似山崩地裂。

  *****************************************

  轩辕后退的身形尚未稳住,刑天的攻势已铺天而来,仿佛四面八方的气流回流,自千万个方位挤压轩辕的身体,甚至将攻势之中的空气也挤了出去,那是一种窒息的压力。

  轩辕退无可退,避无可避,如被封在一个四面以钢板夹起的囚笼之中,他只得再次出手,倾力出击!

  “轰……”轩辕的双臂几乎被震得发麻,身子再次倒跌而出,刑天的功力之高至少要胜他两筹,而且他刚才在与跂通交手之际已经耗去了不少功力,此刻更是有些不济。痛苦的是,他的双手根本就无法分开,因而使不出灵活的招式将刑天的气劲引向一边,所能做的便是双手并出,以硬碰硬。但这对他来说却是一件绝对不利的事,这也是他极不想在这种情况下遇上刑天这类高手的原因。可遗憾的是,越害怕的事往往越会发生。

  刑天的攻击几乎是没有一点瑕隙,他似乎也明白轩辕此刻的状态,竟也以硬碰硬,看来是欲将轩辕震死方才甘心。

  “老魔休狂!”剑奴身子横插而过,他也明白,轩辕与刑天之间仍然差上了一截,自不能再让刑天对轩辕施以杀招了,这才倾力而出。

  刑天眼角闪过一丝不屑之色,尽管剑奴的剑法和功力高绝,但在他的眼中依然是不堪一击。

  面对如此阵仗,黑豆诸人自不欲再闲着,也没有必要闲着,在这种时刻,惟有一拼!他们共有八名好手,就不相信会对付不了对方剩下的三人,只要轩辕和剑奴及雁菲菲撑上一段时间,他们或许便可以将那三人干掉也说不定。

  当然,任何人的想象总会是美好的,但事实总喜与人作对。

  当黑豆八人与对方交上了手才发现,那本来与刑天并肩而立的老头厉害得可怕,绝不会比鬼魅差,而那一胖一瘦两人也都是极为可怕的高手。

  黑豆诸人的确有些小看了对方这三人,那一胖一瘦二人乃是跟随了刑天多年的左右神将,武功得刑天亲传,其一身修为自然是极为惊人,而那老头正是鬼虎。这一战,几乎让黑豆诸人叫苦不迭,皆因他们在此战之前,或多或少也都受了点震伤,武功发挥起来要打些折扣,所幸他们之间相互配合还是非常紧密,若非依赖阵式,只怕个个都已挂彩了。但如果这样继续下去的话,也不能支撑多久,更别说去解轩辕之围了。

  “铮……”剑奴倏然发现,自己的剑竟似在刑天的指缝间生了根,倒像是插入了一个铁板的缝隙之中。

  “叮……”剑奴手中之剑突然崩折,刑天身子一矮,手肘如疾雷般直撞向剑奴小腹。

  剑奴大骇,侧身暴退,他怎也没有想到自己竟在一招之间败退,看来刑天的功力之高实是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嘣……”轩辕的速度也是快绝,双手一插,以手中的枷锁挡开刑天这要命的一肘,同时出脚,化出漫天脚影,四处声涌如风雷贯耳,使得这一片空间的氛围极为惨烈。

  刑天闷哼一声,他虽功力绝世,但是手肘乍遇那坚硬之极的枷锁,也被震得几乎麻木,这枷锁不知是何种质地,仿佛可以反弹击在上面的功力,这也是刑天吃亏的原因。

  刑天根本没有任何思虑的余地,轩辕的脚已经直奔他的胸间。事实上,像刑天这样的高手,根本就不会作任何思索,出招收招便如同呼吸一般自若无忌,没有任何人可以相阻半刻。

  刑天的手,似乎无处不在,无处不到,一刹那前,在攻击剑奴,一刹那后,又封挡轩辕的脚,灵活得像是他并不只是两只手,而是千千万万只手。

  “噗……”轩辕的脚踢在了刑天的手掌之上,不仅如此,刑天还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紧扣住了轩辕的脚踝。

  轩辕的脚快,快如疾电,如石火,但他却无法快过刑天那变幻莫测的手,仿佛亘古以来,刑天的手便在等待着轩辕踢来的脚,等待着在瞬间张合下紧攫轩辕自以为不能再快的脚。

  轩辕的目光如炬,事实上,他也看清了刑天的动作,看清了刑天手动的弧迹,那种感觉便像是看水流,看瀑泻,似缓似沉,却又避无可避,躲无可躲。

  刑天的武功已经完全突破了人类思维的模式,以另一种矛盾而诡异的形式存在着,这或许是轩辕的悲哀,是武者的幸运。

  刑天在抓住轩辕的一只脚时,轩辕的另一只脚已到了他的面门,仅隔五寸,这种速度足以惊世驻俗。

  但刑天没有惊,世间已经没有任何事物可以让他心惊,事实上,五寸的距离足够插入一只手掌。

  是的,五寸距离足够插入一只手掌,此刻刑天的手掌便在这时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和速度插入了轩辕的脚与他的脸之间,掌背贴脸,掌心对着轩辕的脚,两人便像是在演戏一般。

  “轰……”轩辕和刑天同时一震,轩辕的身子突地曲了起来,像弯起的龙虾,上身向两脚之间以疾速相靠,双手划过一道绝美的弧迹,狂吼一声:“天变——。”
 

 
分享到:
2神奇的护身符
1神奇的护身符
3蜗牛的森林
2蜗牛的森林
1蜗牛的森林
5稻草人
4稻草人
3稻草人
用户评论
第1楼:  ip:120.218.158.*  时间:2014/12/9 17:34:34
啊!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