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十一章 太师手段

第十一章 太师手段

时间:2015/1/24 16:14:02  点击:2242 次
  陈塘关外,北面十里一处荒野小丘,四周林木丰盛,野草茂密,乱石狰狞,阳光射入林内,竟然升腾起一股紫魅魅的雾气,远远望去,甚为诡秘。

  闻仲负手而立,遥遥望向陈塘关那高耸入云的破天阁,魁梧挺拔的身躯犹如巍峨高山,予人一种异常沉重的压迫感。身后的杨戬束髻顶冠,身着金黄色的龙鳞战甲傲然而立。

  杨戬疑惑问道:“师尊,弟子方才见心月狐和尾火虎用‘摄神斗’收了另一个小子,便直飞总兵府中。此时必然和太乙、广法在一起。弟子认为,不如直接去陈塘关总兵府外等候,只要时机一到,我们便可……”

  闻仲摇头道:“戬儿,你修为尚浅,定然不知此时陈塘关内早已聚集神玄二宗的几大高手,一旦我们接近一定距离,他们便能感应到我们的圣身元能。”

  “那……”杨戬略作迟疑,道:“我们要如何才能察知到他们的一举一动呢?”

  闻太师拈须笑道:“这个你不用担心,为师以我们手中这个小子为法引,然后用九离密传大法‘魔心锁魂术’来探察另外一个小子的下落,只要他们都在,我们自然便会将一切掌握在股掌之内。你只管为我护法便是,此处距离陈塘关不远,神玄二宗的高手踪迹已现,你要加倍小心,不得露出行藏。”

  闻仲顿了顿,又道:“同时亦要加倍小心圣门其他宗族。尤其妲己那个贱女人应该也在陈塘关附近,千万不可让她坏了我们的大事,凡事小心应付,不得莽撞。”

  “徒儿遵命!”杨戬揖身领命,身形拨空直上,忽然隐去。

  闻仲大袖一挥,周围立时泛起一片三尺高、如墨似漆的粘稠黑雾。闻仲的身影慢慢隐入其中,直至最后消失不见。这黑雾乃是他东圣九离氏的"隐灵魔元结界",在结界方圆十丈之内可将身形言语完全隐藏起来,而且不惧任何高手探查,比之“隐灵遁法”不知高上数倍。

  闻仲自从上次在"虚灵幻境"中见识过归元双极魔能的威力后,回去翻遍宗门内所有古籍,苦思良久,却无良策。阴阳两极归元魔能本为一体,只是此次居然被那两个傻小子分别所得。虽未曾想出吸取之法,但若以“魔心锁魂术”控制倚弦,用他来感应另外一半归元魔能,应该毫无问题。

  闻仲对归元魔能早已是垂涎已久,又曾亲眼见过归元魔能改造耀阳与倚弦的情形,故而对归元魔能的威力甚是忌惮,虽说从宗门内古老典籍里找出一些探察方法,但唯恐被无量魔能反噬其身,所以此次行法仍是谨慎非常。

  只见他从怀中拿出一块刻满八卦图形,发着淡淡微光的巴掌大青石,这是他自北海征服蛮夷时所得的异宝“六合云光石”,是上有坎离震兑之宝,包罗万象之珍,又可如“玄光八卦镜”一般窥看千里之物。此时,倚弦的灵体便被镇伏在"六合云光石"的乾天阵中。

  闻仲左手一指“六合云光石”,一股魔能缓缓注入其中。“六合云光石”立刻凭空飞起,悬停在空中,发出五色云气,霞光云蔚。随着闻仲手中十指挥动,倚弦的灵体自“六合云光石”中冉冉升出,只是面无表情,神情呆滞。

  闻仲阴阴一笑,口中念念有词,本体的魔灵异心已经进入倚弦的神识之中。虽然知道了控制方法,可闻仲还是吃了一惊,现在这小子只是灵体状态,居然已经达到了灵元合体这种所有修行人都梦寐以求的极高境界。只看倚弦灵元合体的境界,更增强闻仲窥取耀阳与倚弦体内归元魔能之念。

  只听闻仲大喝一声:“魔心锁魂,锁心镇灵。”

  一股极强的魔能注入倚弦的灵体,倚弦灵体一震,微弱的归元魔能立刻流转全身,闻仲的魔能在倚弦的灵体内流转一圈,却和归元魔能各行其道,两者始终无法在倚弦的灵体内相遇,归元魔能仍然隐隐传出反震之力,企图将闻仲的魔能驱逐出外。

  闻仲的魔灵异心仔细观察,并没有发现倚弦体内的归元魔能到底存在何处,只觉得归元魔能似与倚弦的灵体合而为一,浑然一体,无懈可击。闻仲明白趁这个机会吸取归元魔能是根本不可行的,不过利用归元魔能的禀性,以阴阳相吸之道来探察另一个小子的行踪倒是不难。

  闻仲眼中得意之色一闪而过,脸上微微笑了笑,双手掐指为诀,催促魔能加紧施为。倚弦的灵体突然停止震动,立在地上一动不动,体内的归元阴极异能突地一颤。

  闻仲的魔灵异心寂然一动,哈哈大笑道:“找到了。”

  说完,闻仲手中魔诀一点,一股魔能注入"六合云光石"中。只见"六合云光石"光滑如镜的石面突然一闪,一副画面突然出现在闻仲眼前,当中一人清晰可见,正是迷迷糊糊被困“摄神斗”中的耀阳。

  陈塘关内,总兵府别院。

  听完心月狐的陈述,在场众人无不震惊当场。

  太乙真人忙问道:“祸世魔星兹事体大,不知现在需要贫道和天尊如何帮助你们呢?”

  心月狐与尾火虎对望一眼,心月狐喜道:“真人和天尊都是我神玄二宗的前辈高人,如果能相助我们自是最好不过,不如就由我们兄弟二人结成结界困住魔星,再由二位前辈来施法逼出另一个魔星的下落,然后烦请蜀山剑宗幽云仙子与李靖道友护法,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众人齐齐点头应允。

  广法天尊额上寿眉一展,插言道:“魔星灵体元能充盈,而且归元魔能的禀性我们神玄二宗也无人知晓,贫道认为还是多个人结成结界为好。太乙道兄玄法奥妙,就由你和二位星宿组成‘玄天三才法阵’。而我则主持‘逆天制魂术’窥视魔星的思感神识,如何?”

  心月狐等人都知道广法天尊乃是北明元宗的不世高手,自然毫无疑议。当下,幽云仙子与李靖站在一边主持护法。

  太乙真人、心月狐与尾火虎三人按天地人三才方位站好,各自将元能结成结界。然后,心月狐手上灵诀直指,背上的“摄神斗”立时凭空出现在三人头顶,循环旋转不息。

  随着三人元能的注入,“摄神斗”里的耀阳灵体已被解开禁制,置放入结界之内。随后,心月狐双手灵诀一回,这天帝御宝“摄神斗”顺利落入阵心,成为三才法阵的阵眼异宝,负起监控法阵灵能聚散的重责。

  广法天尊站在结界之外,背上木剑已握在手中,左手拂尘金光连闪,法阵正式运转起来。

  此时,耀阳神智清醒却无法动弹,想开口说话却发现声音已被人禁制,只能口中呜啦乱叫,好在结界里比在"摄神斗"里感觉好的多。他现在无视自身危险,心中正惦记着倚弦,想到好不容易让倚弦逃脱心月狐等四星宿的毒手,千万不要再出什么纰漏才好。

  三股元能连接而成的“玄天三才法阵”泛出微微黄光,一股莫明异力将耀阳的灵体牢牢钉在半空之中。结界外,广法天尊手持木剑,虚空向耀阳一指,一股金色元能自剑尖射出,缓缓将耀阳的灵体罩住。

  探视到神玄二宗的行为,闻仲阴阴冷笑数声,忖道:“归元魔壁乃我圣宗至宝,神玄二宗之人就算修为再高,也不知其中奥妙。妄想以结界之力困住归元圣能,必会引动圣能反噬,正是大好良机。”想到此处,闻仲抖足震地三脚,以阴暗低沉之声传音入地,呼道:“土行孙!”

  闻仲身边三尺之地突然裂开,一光头矮子自里面钻了出来,垂手而立,道:“小的在此,请太师吩咐。”来人正是土行孙。

  闻仲双目厉芒隐现,指了指“六合云光石”中的耀阳,道:“土行孙,你以土遁潜往陈塘关总兵府,待神玄二宗高手行法之时,侍机抢夺那小子。照本太师的估计,他们行法之时,必会触动那小子体内的归元魔能爆发,到时候,你侍机下手便可。”

  语罢,闻仲自袖中拿出一个黑色圆球,扔向土行孙道:“此乃摄魂黑球,只要注入魔能,念动法咒,就可将灵体摄入球内,只是时间不能持久。你此行前去,切记要小心行事,三个时辰之内一定要赶回来。”闻仲再将施法咒诀告知土行孙。

  土行孙熟记咒诀,接过黑球行了一礼,头朝地向下一扎,身形便没入地下,消失不见了。

  却说婥婥心神不宁,依着姮姮先前留下的感应,赶至陈塘关外的群山之中四处探察。此时正来到野马岭南麓,忽然听到前方林中不远处传来琴瑟之声,一时好奇便循声而去。

  原来这是一处郁郁葱葱的青竹林,内里有一红瓦白壁,成六角状的精舍小筑。这琴瑟之声,就是从那精致的“竹林小榭”里传来。

  婥婥素手一挥,“柔月丝绫"翩然舞动之间,她人已经轻轻落在这座精舍小榭之前。美目流转却发现淳于琰那辆八翼飞车正停在三丈之外。

  婥婥心道:“姐姐最后留下的感应应该就是在此处了,也许又与淳于琰这个混蛋有关。”

  想到这里,婥婥立时飞身进入小榭内堂,只见淳于琰正斜卧在一张碧玉床上,左手搂着青纱覆体的青龙魔将,身旁的朱雀魔将一双白玉似的双手正将盛满美酒的玉盏递至淳于琰嘴旁。剩下白虎、玄武二名魔将,身穿战甲垂手而立,负责警戒。内堂正厅之中,数名白衣少女正随着琴瑟之乐翩翩起舞。

  婥婥看着淳于琰的丑态,玉面微红,背过身去娇咤一声,道:“淳于琰,你……”

  淳于琰见婥婥突然现身,立刻长身而起,轻轻将身边玉人一推,手上做了个手势,双眼始终直勾勾的盯着婥婥。不到片刻,厅中所有人都已退下,只剩下淳于琰和婥婥两人。

  淳于琰脸上满是笑意,故做风雅的摆了个姿势,双眼放光,朗声道:“原来是婥婥妹子驾到,倒是让在下失礼了。”

  婥婥还没等淳于琰话说完,凤眉微蹙,厉声问道:“哼,淳于琰,你鬼头鬼脑的在这里做什么?我姐姐是不是在你这里,快快将姐姐还我,不然……”

  淳于琰没好气的苦笑一声,心中想道:“刚才在这里饮酒作乐,又没碍着谁?什么时候竟成了鬼头鬼脑?”口中却不敢辩驳,道:“令姐受伤未愈,现正在后院休息,你见了她自然会明白一切。不如让在下为妹子带路前去,如何?”

  婥婥心中虽然半信半疑,可也知道现在乃非常时期,淳于琰还没那么大胆敢出手对付中正防风氏一族,于是脸色略为缓了缓,道:“那也好,你快带我去见姐姐。”说完,手上臂环微展,暗中积蓄魔能,随时准备应付不测。

  淳于琰略微欠了欠身,领先婥婥半步,在前带路。

  走出中堂不过几步,一个幽雅僻静的厢房就在眼前,婥婥一眼便看见房内姮姮正盘膝而坐,运气调元,心中如释重负,对淳于琰笑了笑,轻声温言道:“看样子要多谢淳于公子了,小妹和家姐还有话要谈,请淳于公子暂时不要打扰。”

  婥婥淡然一笑,直如百花齐放般烂漫美丽,淳于琰不由看得神魂颠倒,还没来得及回话,便只能眼睁睁看着婥婥的背影缓缓入房而去。当听到“咣"的一声,厢房门关上了,淳于琰这才回过神来,吞了一咽口水,这才回到中堂。

  厢房内,婥婥行至姮姮身旁,轻声说道:“姐姐,让婥婥来助你一臂之力!”

  姮姮脸色惨白,缓缓睁开双眼,对婥婥点了点头。

  婥婥玉手一挥,周身魔能立时注入姮姮体内,顺应姮姮体内“祈慈天诀”的元能力量,开始帮助姮姮治疗体内伤势。

  半晌后,婥婥见姮姮已无大碍,便收回魔能悄声问道:“姐姐,淳于琰那个混蛋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姮姮轻笑一声道:“婥婥,你还是那么心急,淳于琰他还不敢没对我怎么样。”

  婥婥又问道:“那你怎么会跑到他这里来了?”

  姮姮答道:“你我破天阁分开之后,不久我便遇到淳于琰来接我,说是五族有个聚会,让我前来参加。我自然有些半信半疑,谁知初到此地,我便旧伤复发。倒还幸亏他将共工氏的疗伤灵药‘澜蕴碧波丹’喂我吃下一颗,现在基本上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想不到淳于琰也会有如此好心的时候!”婥婥摇摇头,以示不解道,“对了,淳于琰所说的五族聚会,又是怎么回事呢?不会是又有什么大事发生吧?”

  姮姮也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婥婥低头想了想道:“难道还是关于归元壁的事情?”

  正当姐妹俩感到事情古怪之际,精舍外忽然传来一阵大笑之声,引得二人的魔灵异心同时有所感应,不由齐齐起身,身形飘飞出房。

  出了中堂,便见淳于琰已经站在小筑精舍之前。

  长笑声中,竹林劲风摇曳,三道人影扑面而至,兀官脔、祝蚺、刑天放三人已然出现在她们面前。

 

 
分享到:
攻打太平军的清兵
蚕是被自己的丝裹住的,人生也是1
烛龙,中国古代神话中的神兽。又名烛阴,也写作逴龙。人面龙身,口中衔烛,在西北无日之处照明于幽阴。传说他威力极大,睁眼时普天光明,即是白天;闭眼时天昏地暗,即是黑夜。今文化史家认为,烛龙为北方龙图腾族的神话,其本来面目应是男根,由男性生殖器蜕变而来。其产生晚于女阴崇拜时代
千古贤妻马皇后 为救老公连乳房都不要
揭秘红楼梦中死得最冤枉的一个处女
2稻草人的困惑
狐狸和马2
网传的慈禧遗体照片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