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野火 >> 第七章 跟书店谈出书的事情

第七章 跟书店谈出书的事情

时间:2015/4/1 20:50:51  点击:1577 次
  亚玟打电话告诉秀贤:“总编辑放话要告你,他好像从厂商那里,知道你在访价准备要出书的事情,还有,最近你有找人跟书店谈出书的事情吗?”

  “我不会这么做,我会直接找经销商。”

  “嗯,”亚玟说:“他的表情,看起来像是认真的。”

  “他直接跟你说吗?”

  “嗯,我觉得他实在很幼稚,以为这样就可以吓人。”

  秀贤笑了笑。“如果他们要告我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什么?他们可以告得成吗?”亚玟很紧张。

  “对。”

  “那怎么办?如果真的告你怎么办?”

  “这不算什么,但是如果有进一步的动作,就会比较困扰。”

  “什么动作?”

  “私底下的动作。”

  “你是说──”亚玟倒吸口气。“真的会那样做吗?我听说过,以前业界有一家出版社,为了要对付从他们那里出去自行开业的作者,联合几家同业用了很多非常黑暗的不入流手段,对付这名作家,例如叫纸行不要卖纸、威胁印刷厂商,叫他们不要接对方的生意,更可怕的是,听说还在经销商那里放黑函,毁谤作家,而且还买通书店小姐等新书出来叫她们盖书,还叫她们把新货都屯积在仓库,等时间到了就一次通通退回去等等,做了很多一般人都做不出来的事情!当时我听到的时候觉得很不可思议,文化界居然也会有这么黑暗的事情!不过我听说,这些全都是真的事情。”

  “他们可能也会这么做。”秀贤的声调很平静。

  亚玟瞪大眼睛。“真的吗?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做?如果对方在出版界能够站稳脚根、存活下去,那也不容易,因为出版并不是好做的,听说光是去年一年就有好几百家出版社倒闭!”亚玟叹气。“把别人逼到绝境,难道就不怕自己有遇到困难的时候吗?这样做不但没有好处,而且没有道德。”

  “有的人做事情只看利益不看道德,有这样的商人,也有一年捐赠几十万甚至数千数百万的慈善家。一般商人为了自己的利益,用各种方法打击对手,是可以预料到的事情。”

  亚玟摇头。“我觉得人类真的好可悲,喜欢钱没有关系,但是不应该伤害别人。”

  秀贤笑了笑。“不过,我认为他们现在最可能会做的事情,就是等我出书以后控告我。”

  亚玟皱起眉。“因为你的合约,还有一本稿件未履行对吗?”

  “对,可能会用这个理由。”

  “那怎么办?”

  “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

  亚玟叹气,显得很担心。

  “没关系,我自行出书的目的,跟赚钱没有关系,你不用担心我。”

  “可是,这样一来你的名声会不好,他们的目的不是钱,是想让你难过。”

  “这本书出版后,就算以后都不再出书也没有关系。”

  “为什么?!我不希望结果是这样,你是很好的作家!”亚玟很生气。

  秀贤却微笑。“有你的肯定就够了。”

  “可是──”

  “你不要担心了,我决定要自己出书之前,这些事情都已经想到了。”

  亚玟叹了一口气。“怎么能不担心呢?事情为什么不能单纯一点?”

  “也许,太过单纯的世界,就不是人类的世界。”秀贤说。

  “我听说,人类居住的世界是最复杂的,这里住著人、神、阿修罗和众鬼,”亚玟感到有点悲伤。“渺小的人类,到底在这个世界扮演著什么样的角色啊!”她感叹。

  “是修行的角色。”秀贤笑著回答。

  亚玟听到后,又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对了,你的稿子什么时候给我?”她很尽责,还是不忘正题。

  “还要再过几天。”秀贤对她脱:“这本稿子有点特别,你收到稿件后,我要再跟你讨论一下。”

  “好,没问题。”

  “那么,我稿件寄出去后就给你电话。”

  “好,我知道了。”亚玟叮咛:“你要保重喔!”

  “好,你也一样。”秀贤还是笑著回答。

  挂电话后,秀贤的笑容慢慢消失。

  她并不是担心合约的问题,而是想到……

  最后的时刻,终于接近了。

  ***

  秀贤在三天后就收到律师信函。

  同时间在报纸的艺文版上,就看到一篇作家常秀被出版社控告违约的新闻。

  亚玟看到报导后非常激动,立刻打电话给秀贤。“怎么会这么快就有动作了?而且为什么要跟记者说这个消息?”

  “他们利用交稿时间做为理由,当然可以控告。”

  “可是你的合约还有一年,而且你下一本书的出书时间在明年,出版社也知道你的交稿时间在今年年底,稿件根本还没有到截稿日期,怎么可以提出告诉?”

  “律师寄出存证信函不代表事实成立,还要经过法官公审。事实上这封存证信函提到的是过去的事情,因为上一本书有延迟出书的状况,所以可以用这个理由寄律师信。”

  “但是当时延迟出书是主编的排书策略,跟你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你早就已经交稿了!而且书籍也已经出版了。”

  “所以要交给法官公审,但是追究的过程,对方就达到目的了。”

  “天呀!”亚玟快受不了。“这样做根本就是故意的!而且为什么要放出这样的消息?他们根本就是想要损害你的名誉!”

  “因为大众关心、读者关心,所以就对记者说明,这样的理由很正当。”

  “噢,”亚玟叹气。“天呀!”

  “下一步,说不定还会公布我的真实姓名和个人隐私。”

  “什么?”亚玟很生气。“他们真的可以这样做吗?”

  “我会跟律师研究。”秀贤的语调很平静。

  “实在很离谱!”亚玟瞪大眼睛感叹。

  秀贤笑了笑。“你现在在哪里?公司吗?”

  “不是,我今天请假!”

  “我不会有事,你不要担心。”秀贤反过来安慰她。

  “可是你的名誉受到损害,这是不能弥补的。”

  “喜欢我的读者不会离开。”

  亚玟叹口气。“你也要对外说明吗?”

  “说明什么?”

  “说明你的立场啊!”

  “我也有错。”秀贤对亚玟说:“我不会不考虑出版社的立场。虽然作者想要自己出书,有时候是为了理想,有的时候是为了想要进一步表现自己的工作能力,就像演员做久了会想当导演,是一样的意思。但总之在合约期间内做这样的事情,是我的错。”

  亚玟皱著眉头想了一下。“你的书籍出版后,他们会请法院行使假扣押,让你没办法出书吗?”

  “如果向法院缴交保证金,就可以这么做。”

  “天呀,这样一来,以后你要怎么出书?”

  “所以这件事情要尽快解决。”

  “可是现在结果根本就还没有出来,就算以后法官判你违约,违约也只要赔款缴交赔偿金就好了,你跟公司并没有私人仇恨,他们有必要对你行使假扣押吗?”

  “只要对方的律师,提出违反对方利益的陈词,经过法官认定,就可以这么做。”

  “天呀,我的头都快痛起来了!”她突然问:“你说,是不是因为你访问沈竹芳的未婚夫,她不高兴所以公报私仇?”

  “你认为呢?”秀贤笑了笑。“不管是因为什么理由、什么动机,这件事情我不会逃避,我会处理。”

  亚玟最后再叹一口气。“好吧!那么我们保持联络,我也会去帮你问几个认识的主编,她们对这方面的事情应该都有经验。有什么事情,你记得要随时打电话给我。”

  “好,我知道。”秀贤挂了电话。

  ***

  沈竹芳在办公室看到手机显示打来的电话号码,非常高兴:“喂?早上你不是都在开会吗?怎么有时间打电话给我?”

  “我看到报纸,想了解状况。”他直截了当说明。

  沈竹芳脸上的笑容消失。“你想问什么?”

  “你已经寄出律师信?”

  “是公司决定要寄出律师信的,不是我。”她执拗地说。

  他不跟她争辩,只是问:“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沈竹芳冷笑。“她违约,公司就控告她,很正常!”

  “这件案子法官还没有开庭审理,现在不必告诉记者。出版社这么做,作者会受到伤害。”他语调平静地解释。

  “告诉记者又怎么样?像她这样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作者,就应该要好好的教训一下,否则以后出版社要怎么管理作家?如果每个作家都像她这样,出版界还有伦理吗?”

  “不必抬出这种大道理,这件事情只跟公司的利益有关系。”他的语调依旧很平静。

  “你在说什么你自己清楚吗?”沈竹芳眯起眼,指责他:“难道你跟我父亲做生意,不在乎利益吗?!”

  “公司讲求利益没有错,但是不必伤害她。”

  沈竹芳的眼底快喷出火。“你现在是在帮她说话吗?!”

  迟疑片刻,陆拓直接这么对她说:“可以这么说,”他的态度很冷静,跟沈竹芳的激动成反比。“因为她是我朋友,所以我不希望你伤害她。”

  “朋友?”沈竹芳讥讽地问他:“只是‘朋友’这么简单吗?!”

  没有回应她的怒意,他平静地问她:“已经委请律师提告了吗?”

  沈竹芳不回答。

  “撤回告诉,然后由出版社主动对外澄清,现在还来得及。”

  “我听不仅你在说什么!”她冷笑,故意说:“我不可能因为私人来拜托就这么做,这有违公司的利益!”

  陆拓沉默。

  “我现在很忙,没有空讲电话。”沈竹芳突然撂下话后,就打算挂电话。

  “等一下,”他阻止她挂电话,然后清楚地、明确地对她说:“如果你执意提出告诉,我会帮她聘请辩护律师。”

  沈竹芳瞪大眼睛,沉声问:“你在跟我开玩笑吗?”然后更大声地问他:“你想要让我丢脸吗?!”

  “撤回告诉。”他平静地回答:“不然我只好这么做。”

  沈竹芳的脸孔扭曲……

  “好,随便你好了!”她生气地摔掉话筒。

  陆拓越是为那个女人说话,就让她越忿怒!

  她当然不会撤销告诉,因为这是为了公司的“利益”,她有绝对正当的理由,让常秀吃不完兜著走!

  ***

  晚上七点,秀贤公寓的门铃响起。

  从对讲机萤幕,她看到站在公寓大门外的陆拓,于是按开大门。

  陆拓上楼,看到站在门口等他的秀贤。

  “你怎么来了?而且你没有打电话。”她问他。

  他没说什么,直接走进公寓。

  “我看到今天早上的报纸,上面有关于你的报导。”他坐在沙发上才对她说。

  “嗯,对,”秀贤在他对面坐下。“怎么了?”

  “你不担心?”他问。

  “不是,”她笑了笑,然后说:“担心也没用,现在只是刚开始。”

  “如果对方不撤销告诉,我会帮你聘请律师。”他直接说。

  秀贤瞪著他看了很久。

  “怎么样?你没听清楚?”

  “不是,”她对他说:“你不必这么做。”

  “陈长安律师是我的朋友,他是很有名的著作权律师,应该可以帮你。”没有回应她的话,他直接这么说。

  “我知道他是谁,我的意思是,你不必帮我聘请律师,这是我的事情。”

  他看了她一会儿,然后对她说:“听我的话,如果真的被告,就把一切都交给我就可以了,知道吗?”

  秀贤瞪著他,突然间心痛了一下。

  她别开眼,没有说话。

  “今天晚上你的心情一定不好,我们到酒吧去,你去跳舞好了。”

  她回头看他。“我心情不好,为什么还要我跳舞?”

  “因为心情不好所以去跳舞,很正常啊!”

  “不对,应该是你跳舞,让我高兴才对!”

  “男人跳脱衣舞没有人看。”他说。

  “什么脱衣舞!”她瞪大眼睛。“那是tabledance,你说话怎么这么没有水准?”

  他笑著道歉:“好,我说错了,不是脱衣舞是tabledance,刚才因为讲太快所以说错了!”

  她瞪他。“人家说,一个人心里想什么嘴巴就会讲什么,你刚才说脱衣舞,心底一定就是那么想的!”

  他只管笑,但是不说话。

  “你笑什么?这样是承认的意思吗?”

  “我觉得女人很固执,因为男人只要说错一句话,人生就从此被画叉了。”

  她瞪著他看,本来想严肃一点,但还是忍不住笑出来。“那是因为你们先说错话才会这样,女人是因为比较敏感、而且比较天真,常常把男人的话当真,才会这么认真,但是认真并没有错。”

  看她这么认真解释的样子,他只好笑著说:“好,是我说错话,我跟你道歉,可以了吗?”

  “好呀,你愿意认错的话,我可以接受。”她故意说。

  他摇头。“我看你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我还以为你看到那种报导会很焦虑或是很难过。”

  “我当然会啊,但是不一定要表现出来。”

  “女人有的时候要柔弱一点,才会惹人喜欢。”

  “为什么?”她不以为然。“我觉得坚强的女人也很美丽。”

  “你现在是说,你很美丽的意思吗?”他笑。

  她微笑。“你不同意吗?”然后反问。

  他咳了一声。“同意。”然后像机器人一样没有表情,一直点头。

  她终于忍俊不住。

  “如果不想跳舞,可以做其他事。”他看著她说。

  “做什么事?”

  他暧昧地看著她。

  “干嘛?”她往后靠,故意离他远一点。

  他撇嘴,嗤笑。“你在想什么?你想到哪里去了?”

  “我又没说什么!”

  他大笑,然后突然拉起她的手。“我们去散步,怎么样?”

  她笑,然后拒绝。“这么晚了,不要。”

  “这个也不要那个也不要,那干脆在家里睡觉好了。”

  “好啊!”她点头笑。

  “好吧,我们去睡觉好了。”

  “什么?”她啼笑皆非。

  “睡觉啊!”

  “不是,你刚才说‘我们’!”

  他笑。“你心情不好,我陪你一起睡觉。”

  她瞪大眼睛。“你说真的还是假的?”

  “当然是真的,上次是谁约我到饭店去睡觉的?”他故意提起那件事。

  秀贤吸一口气。“你不要提那件事!”

  “为什么?那是事实,上次你明明突然打电话给我,约我到饭店!”

  “你不要再说了啦!”她站起来,伸手要捂住他的嘴。

  陆拓故意躲开,然后站起来跑给秀贤追。“你明明打电话来约我,其实你只要暗示我就好,这种事情应该让男人开口才对──”

  “我叫你不要再说了──啊!”秀贤突然叫一声。

  因为陆拓忽然转过身对著她张开手,就像她主动投怀送抱一样。

  秀贤倒吸一口气。“你干嘛啦!”反射性地打了他一下。

  “你怎么打人?”他一点都不生气,反而在笑。

  “我很想揍你!”她想推开他。

  但是他抱得更紧。

  秀贤突然安静下来,因为他看她的眼光很特别。

  她的心跳突然很快而且很乱……

  秀贤的笑容消失。

  她咬住唇,觉得心脏好像要被扯开一样,突然很疼痛!

  “你怎么了?”看到她脸色不对,他的笑容也消失。

  “没有,没什么。”她推开他,走到房间另一头,然后勉强笑著对他说:“已经很晚,你该回去了。”

  他凝望了她一会儿。“我看你没事,我先走了。”

  “好。”她送他到门口。

  “不用送我,你进去吧!”他温柔地对她说。

  秀贤没说什么,她顺从地转身走回公寓内。

  门关上后,她靠在门前,忧郁的神色转为凝重……

  刚才她突然想到大姐。

  但是当时,她却因为被他吸引而心跳加快……

  因为这样,她感觉到非常羞耻,而且觉得自己非常可恶!

  闭上眼睛,秀贤感觉到内心出现一股挥不去的、沉重的罪恶感……

  不行,她怎么可以真的对他有感觉?!

  就算拚命要求自己要喜欢他,但那只是为了报仇,希望自己的演技逼真一点而已,她不可能会真的喜欢他!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秀贤睁开眼,好不容易才回复平静,她慢慢走回客厅拿起话筒。

  “喂?”

  “是我,沈杰。”

  秀贤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回答:“是。”

  “你在休息了吗?现在打电话给你,会不会很冒昧?”

  “还好,现在才九点多,我不会这么早睡。”秀贤问他:“请问你打电话来,有什么事吗?”

  “我看到今天早上的报纸,里面有关于你的报导。”

  秀贤没有讲话。

  沈杰问她:“你在听吗?”

  “我在听,”她笑了笑。“其实,今天我已经接到很多通关心的电话了,编辑和朋友,都已经打过电话。”

  沈杰愣住。

  “不过,还是很感谢你的关心。”她说。

  他笑出来。“你的声音听起来还好,好像没有什么问题。”

  “对,我还好,没什么事。”

  沈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说:“我知道我妹妹沈竹芳,现在是出版集团的代理董事长,你的这件事,跟我妹妹有关系吗?她知道这件事吗?”

  秀贤没有回答。

  “我会打电话去问她。”他说。

  “不用了,”秀贤说:“这件事我会处理,请你不要打电话,这样事情只会更复杂。”

  沈杰沉默不语,似乎自有定见。

  “你听见了吗?请你不要为我做任何事。”

  沈杰叹一口气,还是没有说话。

  “请你答应我。”秀贤要求他。

  “你为什么不让我帮你?”

  “因为陆拓先生的关系,令妹对我的印象本来就不好,”秀贤对他说实话:“如果你又因为我的事情,当面去质问她,那么她的心情一定会更差,到最后也许你帮不到我,反而会有反效果。”

  “你说什么?因为陆拓的关系?”他想了一下,然后问她:“之前我们见面的时候,你提过要采访陆拓的事,可是只是采访,跟竹芳有什么关系?”

  秀贤静了片刻,然后才回答:“情况有一点复杂,现在没办法跟你解释。”

  “我记得之前你问过我,关于竹芳是不是知道秀慧的事情,是不是因为那件事情──”

  “不是,这件事我没有跟令妹提过。”

  他沉默了一会儿。

  “你怎么不说话了?”

  “你跟陆拓,你们有什么问题吗?”他突然这么问。

  “你怎么,会这么问?”秀贤没有直接回答。

  “你很聪明,一定知道我的意思。”

  秀贤沉默。

  “如果我猜对了,那么我必须跟你说,陆拓跟我妹妹的婚约,他们之间的承诺是不可能会改变的。”

  秀贤停了片刻没有说话。

  但是几秒钟后,她开口了。“你怎么,”她很直接地问他:“能这么肯定?”

  沈杰愣了一下。“你,现在是什么意思?”

  “人类的世界没有不会改变的承诺,只有神的承诺,才不会改变。”

  沈杰脸色微变。“你,”他吸了一口气。“你不要做伤害自己的事情,你不明白我妹妹跟陆拓之间,发生过的事情。”

  秀贤没有说话。

  “我妹妹她,”沈杰犹豫了一下,然后往下说:“她为陆拓做过很大的牺牲,因为发生这件事情,所以他们不可能分手。”

  电话里一阵沉默。

  “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沈杰问她。

  “你能告诉我,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秀贤终于开口。

  沈杰握著话筒,沉默了很久……

  ***

  挂上电话后,秀贤坐在沙发上,静静地将前因后果,想了一遍。

  她突然想到那一天在医院看诊时,在妇科诊疗室前面,遇见沈竹芳的事情……

  她已经知道该怎么做。
 

 
分享到:
寻隐者不遇·松下问童子 (唐)贾岛
历史上背着皇帝与情人偷情的4名皇后
小鸭子5
金缕衣 杜秋娘4
周道衰 王纲坠 逞干戈 尚游说63
森林里的小屋2
1兔奶奶的面包屋
22 尝粪忧心    庾黔娄,  南齐高士,任孱陵县令。赴任不满十天,忽觉心惊流汗,预感家中有事,当即辞官返乡。回到家中,知父亲已病重两日。医生嘱咐说:“要知道病情吉凶,只要尝一尝病人粪便的味道,味苦就好。” 黔娄于是就去尝父亲的粪便,发现味甜,内心十分忧虑,夜里跪拜北斗星,乞求以身代父去死。几天后父亲死去,黔娄安葬了父亲,并守制三年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