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二章 龙困于室

第二章 龙困于室

时间:2015/4/19 7:48:52  点击:1309 次
  感应到玉璇的远去,倚弦终于松了一口气,正想先出石室查探一下情况,哪知到了石室门前,身形竟被一阵浑厚的魔能弹了回来,不由大吃一惊,想到方才幻面人布施法阵的情形,尽管当时他完全感应到魔能封印之力,但为了不泄漏行踪,他只能任由魔能封印起来,其实最重要的是,他在归元异能附体之后便从未被结界封印过,加上现在尚有龙刃诛神护体,所以难免会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谁知此时倚弦才发现同样被封印在石室之中,他不由苦笑一声,默运冰火异能想侵入当前石室的结界封印,哪知仍然被反弹出来,看来方才幻面人临走时所说的话是有道理的。倚弦自不会放弃,根据从魔门典籍中领悟出的不同封印解法继续使用不同方法,无奈这种法器封印大法不同于任何元能结界、封印,并不按所谓的阴阳五行八卦之分,纯粹是依靠先天法器本身的法力与幻面人的魔能结合所铸,所以显得异常牢固,最后他甚至尝试用纯粹的归元异能都无法打开封印,只能轻叹一息,停手作罢。

  正当倚弦放弃无谓的努力,耳边赫然传来一声断喝——

  “是谁?”人儿大喝道。原来法能较强的人儿感应到方才石牢周侧元能激荡的迹象,心生疑念,这才大喝出声,而身边其他二女没想到石室里面居然还会有人,尤其是妲己又看不到任何痕迹,顿时被吓得缩成一团。

  梅若冰旁顾四周,连声道:“人儿,你别吓我们。”

  人儿摆出一个非常确定的眼色,再次往倚弦所在的方向叱喝道:“什么家伙鬼鬼祟祟,还不给本公主现身出来……”

  倚弦见被识破踪迹,为了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无奈之下,只有撤去“千符隐”现出真身来,道:“人儿,是我……”

  三女同时一惊,原来石室中真的有另一个人的存在。

  人儿尤其奇怪,对方居然可以一口叫出自己的名字,不由呆愣了片刻,迷茫的望着眼前这名英姿俊伟的少年男子,呐呐道:“你是……”

  倚弦知道自己自从“冰火炼狱”出来之后,模样已经彻底改变了,难怪人儿一时之间根本看不出来,想到当初冥界相遇的趣事,心中童心大起,学着耀阳当年的口吻调侃道:“怎么了,你现在跟耀阳这小子混得这么熟,却不记得我了……唉,真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啊,难道是那小子给了你什么好处不成?”

  “是你,小倚……”人儿再度辨认之下,赫然认出倚弦,顿时又惊又喜。

  苏妲己与梅若冰看着人儿吃惊非常的神情,加上从她脱口而出的既陌生又熟悉的名字,二女眼中皆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望着眼前这位神采俊逸的少年,她们怎都想不到竟会在这样的环境中见到这位时常被耀阳挂在嘴边上的兄弟——倚弦。

  梅若冰惊问道:“人儿,你确定他就是耀大哥的兄弟倚弦!”

  “当然啊,虽然长相变化很大,但是还是能一眼看得出来!”人儿兴奋的奔至石牢边上,冲着倚弦大声说道,“小倚,想不到真的是你,你知不知道耀大哥一直都在四处打听你的下落,你究竟去了什么地方?现在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呢?”

  倚弦感觉被三女的目光紧紧盯住,极不自然的干咳二声,微微一笑道:“人儿,这些稍候再说好吗?你们先向旁边让开几尺,我先将你们从石牢中放出来!”

  三女闻言忙向旁侧让开三尺,将石牢前的尺余空间腾了出来,不明白倚弦将怎样救她们出去,但能够重见天日的喜悦自是显而易见。

  倚弦心念一动,体内的灵应早已唤出“龙刃诛神”,光华闪处,倚弦掌中的龙刃诛神幻起炫目的龙芒异彩,当空劈落在石牢结界之上,“轰”的一声闷响过后,元能激荡出石壁间的碎石粉尘,留下的芒光环绕石室,异彩缤纷。

  待到粉尘一一散去,倚弦敛动气极收起龙刃诛神,近前几步伸手打开已经破除结界禁制的石牢门,伸手一领道:“敬请各位嫂嫂出门!”

  三女感应到倚弦一身出神入化的异能,以及那柄神乎其神的“龙刃诛神”,这才都安定下心来,她们不但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耀大哥失散日久的兄弟,而且可以如此欣慰的看到倚弦的神通,这如何不让她们欣喜万分,是被倚弦一句“嫂嫂”叫得脸面直发烫,偏又心中受用无限。

  人儿脸皮最薄,出门便当即面红耳赤的驳口道:“小倚,你可不要乱打招呼,我其实跟耀大哥没有什么的,她们两个才是你的好嫂子!”

  苏妲己与梅若冰登时羞红着脸走出石牢,几乎异口同声道:“我们也跟耀大哥没有什么……”话一出口,二女不免理亏的对视一眼,更见羞涩。

  倚弦闻言一愣,他哪里搞得清楚这当中的情爱纠缠,只能搔搔头不明所以的苦笑道:“你们……几位嫂嫂就当我没说便是!”话一出口,他才发现话里又矛盾了,一时间也急得有些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好在苏妲己出身名家氏族,片刻间已经摆脱了尴尬羞涩的心境,大方得体的一笑道:“不如我们跟称呼耀大哥一般,称呼你作倚大哥,如何?”

  倚弦不好意思的笑笑道:“其实称呼都没有什么所谓的,随便啦!”

  梅若冰亲切的笑道:“倚大哥,我们还是出去以后再说这些吧!”其他二女顿时跟着随声附应,想必是在这里待得时间久了,她们无不对此处表现出极度厌恶的情绪,人儿更是吵嚷着出去后要将此洞夷为平地才算解恨。

  倚弦苦笑着摇头道:“几位嫂……先不要高兴的太早,若非方才幻面人陆老贼以法器封印此处,我们是的确可以脱身的!”

  三女闻言心中一沉,人儿大失所望道:“搞了半天,原来还是没办法出去,小倚,你再想想办法呀!”

  倚弦的思感异能顺着整个石室的封印魔能循迹而行,试图寻出封印的弱点所在,然而片刻间他还是失望了,摇头一叹道:“根据魔门典籍记载,类似这种法器封印极为强悍,不但融会了法器修持者的魔能修为根底,更附和了先天法器的诡秘禀性,令人无法捉摸其中元能锁阴制阳的规律,所以在不明封印魔能循转封制的方法前,我没有丝毫把握可以破除这层封印!”

  梅若冰秀眉微蹙,道:“可是耀大哥与鬼方之战迫在眉睫,如果他心中顾虑到我们,从而被那个恶女人利用的话,那该如何是好呢?”

  人儿与苏妲己闻言也是神色一黯,现在的境况仍然是一筹莫展的局面。

  倚弦比任何人都更清楚此时的西岐局势,内心的焦急尤其难耐,他在石室中来回踱了几步,仔细考虑尽可能的解决方法,他明白急则心乱,凡事最忌的便是操之过急。

  人儿几步行至倚弦身前,努努嘴道:“小倚,我刚才见到你的那柄神兵利器好像很厉害似的,干脆用它将山壁劈开不就行了!”

  苏妲己虽然不懂法道阴阳,但还是明白事理轻重缓急之分,轻声劝阻人儿道:“倚大哥正在想办法,人儿你先别打扰他!”

  “没事的!”倚弦摇头示意不要紧,道,“龙刃诛神本身之威或许可以达至人儿所说的效果,只是目前我仍然无法完全控制这柄神兵利器,所以即便以龙刃破壁,也只能是徒劳无功!”

  “龙刃诛神?”人儿与梅若冰震惊非常,不敢相信的望着倚弦。苏妲己不明所以,只能从二女眼神中的吃惊神色看出这柄所谓的“龙刃诛神”绝非简单之物。

  倚弦知道人儿与梅若冰是被三界第一神器——“龙刃诛神”之名所震惊,当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我能得到这柄‘龙刃诛神’,纯粹是机缘巧合而已!所以至今仍然无法很纯熟的驾御它!”

  人儿不无可惜的说道:“我曾经听母亲说过,龙刃诛神乃是蜀山剑宗遗世千万年的镇门至宝,而且据说有一卷专论修持龙刃的剑籍,如果倚大哥能够得到那本剑籍,定然可以从中学到完全掌控龙刃诛神的方法!”

  “哦!”倚弦心中自是免不了一动,不禁想到曾经拒绝洪均老祖收他为徒的提议,随即又洒然一笑释怀道,“其实,可不可以学到更多的法道秘术并不重要!凡事总有一个过程,何必执着于一事一物哩!”

  三女闻言一震,这种洒然无羁的处事态度显然与眼前这名少年的年龄并不相符,但他说话的语气以及此时的满足神情都证明他言出肺腑。

  倚弦对三女示以一个微笑,闭目默运体内异能,依照新近揣摩的“灵元幻真诀”缓缓施展开来,思感灵识霍然脱出石室封印的禁锢,循着“落月谷”的谷中小径而出,登上谷中至高点,趁着夜月无垠的映照,他的灵识瞭望此刻的西岐城。

  夜色撩人,寂寥无边,西岐城与城外的鬼方阵营静静的相互对峙着,在天际昏沉的黑幕映衬下,星星点点的灯火从城中蔓延至鬼方阵营中,偏又形成一种难得的和谐,令人不免为之唏嘘不已。

  倚弦的思感灵识看着两方阵营表面上的和谐,深知这时正值黎明前的黑暗,尽管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冲突,但是内中却早已暗流汹涌,耀阳此时如果稍有一丝疏忽,恐怕都将引来西岐城的灭顶之灾。

  可惜,他的思感灵识虽然可以脱出这层封印的禁锢,却因学自魔门典籍中的此法——“灵元幻真”的修持进度非常缓慢,他现时仍然无法令到灵识脱离自身本体百丈距离,只能一边揣摩一边修行。

  耳边忽然响起人儿的低唤,倚弦的思感灵识逐渐回归本体,睁开眼睛正看到人儿来到身前,一双大眼睛充满好奇的询问道:“倚大哥,你想到办法了么?”

  倚弦看到三女充满期待的目光,无奈的摇摇头道:“现在离黎明还有二个时辰左右,明日将会是西岐、同样也将是耀阳经受最大考验的时刻,而我们只能在这里静观其变,别无他法!”

  “什么静观其变吗?”人儿焦急得团团转,道,“如果那个臭女人用我们威胁耀大哥放弃守城,那该怎么办呢?”

  倚弦面色凝重道:“相信非到万不得已她不会拉你们去胁迫小阳,一旦真是出了这个问题,反而可以证明小阳不但守住了西岐,而且还让他们无计可施,只能用你们来做这最后一招杀手锏!”

  此言一出,人儿、苏妲己与梅若冰顿时都放下心来,反而有些担心玉璇不用她们来威胁耀阳了,因为只有那样才能证明耀大哥的一切都还好,在她们的心中,自是没有什么可以跟耀大哥相比的。

  倚弦看着三女相互安慰的神情,心中无奈的一叹,他只能出此下策,除此之外,他不知该怎样去抚慰三女焦急难耐的心绪。他怎会不知临敌对阵最重要的便是主将的心境,一旦主将心绪不宁方寸大乱,那么大祸临头就已不远,所以无论如何,玉璇定然会使出这招杀手锏来配合南域大军的夹击攻势。

  倚弦只能默默的为耀阳祝祷一番,他的脑海中不由浮现出兄弟俩自幼共同经历的苦难生活,口中喃喃低语道:“小阳啊,你一定可以撑下去,我从来都相信——只要你想去做的便从来没有做不到的!”

  倚弦再向三女望去,关切的说道:“几位嫂嫂现在觉得身体如何?不如好好趁现在休息一下,养精蓄锐,只要明日有人来押解你们出去,我就一定有办法救你们!”

  三女一听之下,齐齐点头称好,当下三女靠在石室的一个角落边上,相互依偎着开始闭目休息。

  倚弦见她们心绪安定下来,终于舒了一口气,缓缓坐定身躯,依法施为,开始以本体冰晶火魄之能疗治经脉郁积的伤势,明日说不定会有一场硬战,如果一直隐忍的伤势一旦复发,只会给他、乃至他的兄弟耀阳带来无法估量的打击。

  冰晶火魄佐以归元异能运行开来,均匀了气息分布,就在一呼一吸之间,倚弦渐渐臻入无念无思的寂境,一身异能依照他从“轩辕图录”中勘悟的咒诀规律自行循转交替,冰晶火魄所铸的肉身经脉开始自行修复痼疾。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倚弦在寂静中猛然间一念觉起,思感深处警兆立生,“灵元幻真诀”应运而发,思感脱出封印禁锢,出了石室已然可以见到一队胡服兵马行入谷中,为首之人不是玉璇,而是另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竟是从前在奇湖小筑见过的邓玉婵,想来定是此次师门姐妹合作共伐西岐。

  倚弦收回思感灵识,睁开双眼以秘语传声唤醒沉睡中的三女,打出噤声的手势,三女知道有异常情况发生,都收敛动作避免发出不必要的声响,生怕影响到倚弦的异能探视。

  倚弦仔细思量片刻,再以秘语传声将自己的想法说给三女知道,紧接着对着她们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便从容施展“千符隐法”隐去了身形。

  此时,石室外终于响起了轧轧的机关启动声与繁杂的脚步声……

 

 
分享到:
2夏娃的孩子们
不忘恩情的蚂蚁1
小和尚怎样成为学霸,老师父这2
八仙过海
印度美艳阉人的神秘生活3
牛郎织女传说是西方情人节的源头
1野天鹅
小青蛙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