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神天子 >> 第十一章 四大神器

第十一章 四大神器

时间:2015/4/20 11:22:56  点击:1187 次
  尽管他自认有五行玄能护体,不论是否身处幻境,还是面对真正的惊涛骇浪,都不会有丝毫惊怕,但此时仍旧不免惊惧这疑幻似真的一切,因为它居然可以任意将他锁定,令他无法掌握自己的自由,然后任其处置。

  玄心正目所见的惊涛骇浪一波一波的席卷过来,将他打入浪底,然后玄心正目所见的便是水底的混沌一片,他果断的放弃归元异能的灵识,浑然不去理会外面的一切景象,专心一致让思感沉入寂境。

  时间仿佛一分一秒都凝滞在思感的寂境之中,耀阳任由体内的五行玄能自行周天运转,渐渐的浑然忘我,甚至感应到整个幻境、乃至天地万物都溶入到玄能的气息回转之中,那种灵应自然而然让他心中生出欢喜的心绪。

  直至思感再度悸然一动,耀阳的灵识才复苏过来,归元异能的殊异令他有如神助,睁开玄心正目一看,心中大震,他的躯体仍然处在水底之中,但眼前的景象却完全变了,竟然是当日在“虚灵幻境”中所见的景象。

  ……光怪陆离的战争场面,不世功绩的轩辕黄帝,亘古不变的九块图壁,还有那些图壁上玄奥莫测的禀性变化,揭示万般变化本源的灵性文字都一一呈现于耀阳的玄心正目之前,他的六识也在瞬时间齐齐恢复正常。

  耀阳伸展了一下手脚,难以置信的在水中划动身躯,感觉竟然与灵体当日在“虚灵幻境”中翔游一摸一样,他游离于九块图壁之间,再一对照图壁上的清晰变化,心中对玄法的领悟登时间又上了一个层次。

  当细细看完九块图壁,耀阳回首俯视整个空间,一时间竟呆住了,道:“这究竟又是心中的幻象呢,还是真正的图壁所在呢?”

  想到这里,耀阳游离至第九快图壁处,犹豫了半响,终于屏去脑中诸般杂思,运足玄能探手向图壁抹去——

  异变骤生!

  图壁在玄能甫临的瞬间“蓬”的发出一声巨响,一道裂缝从触手之处延伸开来,很快遍及整块图壁,然后轰然一声塌倒下来,随着一块图壁的倾毁,其余八块图壁同时间塌毁在耀阳眼前。

  “‘轩辕图录’难道就这样被自己摧毁了?”

  耀阳不敢相信的望着自己的手,再看水中翻涌的尘浪,一切都是那么真实的发生在眼前。

  就在耀阳不知所措的片刻间,眼前的情景豁然一空,一切都在面前烟消云散,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座七八丈高的水晶台,耀眼的芒光四处流溢闪动,给人无法想象的奇诡,然而最让耀阳惊叹的是高台之上摆放的物事——

  硕大的四样神器安详置放其上,八卦芒光柔和浮动,云雾蒸腾飘扬,围绕在神器周围,尤其是那柄青龙剑柄,白虎吞口的四尺神刃,绚丽剑光爆发无比神威,九条黄色光龙环绕此剑升腾狂舞,云雾翻腾中,周围三大神光缭绕的神器向此剑微微倾斜,仿佛臣子般俯拜在其下。

  “轩辕剑!”

  不止耀阳发出这样的惊叹,另一道惊呼声同时在半空响起,不消说自是结界破阵,幽玄也已看到四大神器现身,身形更是遁空而至,企图抢在耀阳之前将轩辕剑占为己有。

  耀阳想到方才受的折腾,心中恨的牙痒痒的,破口骂道:“你姥姥的,你少爷我这么辛苦才弄出这把破剑,你老小子就想这么容易占我的便宜!”

  说话间,耀阳身形遁空而起,却不是去拿剑,而是法决催动元能,径直照准幽玄的身躯击出一击,火热的炎能疾速袭向幽玄胸腹部。

  幽玄还以为耀阳只会同样去抢轩辕剑,甚至早已蓄足魔能准备将之一击必杀,却料不到耀阳竟会提前来攻,当即回身将预备攻击的魔能幻成一道结界,这才适时将耀阳的一击挡住,奈何太过仓促,加上夺剑心切,虽然挡住耀阳炎能一击,却未能躲过耀阳紧接而来的一脚突袭。

  虽然一脚的力道被幽玄的护界魔能抵御,耀阳仍然大感爽快之极,一击立收,傲然遁空而立,大笑道:“‘邪神’幽玄,我呸!”

  幽玄被攻得措手不及,大感狼狈,又听耀阳口出狂言,气得大恼,但是深知结界幻象的解除仍有时间限制,哪肯为了一口闲气损了夺取神器的大好机会,当即冷哼一声,眼中魔芒闪过,道:“老夫大人大量,现在暂时不想跟你这小辈一般见识!”

  耀阳岂会不知幽玄心中的如意算盘,道:“幽老头,你别尽挑些好听的说,你心里是不是想着现在取了轩辕剑,然后再拿我来祭剑哩!”

  幽玄不跟他罗嗦,身形一闪,很快抛离耀阳的阻隔,切入水晶高台上,眼看与轩辕剑的距离不到丈许。

  耀阳的反应却是不慢,体内玄能合五化一,抛去任何法道要诀,以纯粹的精湛玄能成“泰山压顶”之势全力向幽玄的背后击去。

  完全恢复元能甚至更精进一层的耀阳的倾力一击,就连“邪神”幽玄也不敢轻视,幽玄迫不得已只能回身抵挡,周身魔能幻成护身结界将攻击而来的元能尽数阻隔在外,尽管以他如此强悍的魔能护体自是不会轻易受伤,但仍被耀阳体内掺杂归元异能的力道波及护界,魔躯免不了一震。

  耀阳凭借元能反震的程度,探知幽玄被自身元能所震,仰头大笑道:“幽老头,现在知道本少爷的厉害了吧!”

  幽玄心头大震,暗忖道:“想不到这小子短短一刻钟的时间便好像换了个人似的,看样子必然是心腹大患,必须加快除去才行,若是一个不好让他得到轩辕剑的话,日后定会坏我大事!”

  幽玄掐指暗算,估摸着幻境结界尚有一盏茶的时间才会再度封闭,当即站定身形,眼中魔芒流溢,望定眼前这位堪称三界年轻一辈的少年高手,道:“既然你这么想找死,老夫如果不成全你,岂不枉称邪神之名!小子,记住这是你自找的,去到阴曹地府之后千万莫要怨我!”

  耀阳目中玄芒立现,丝毫无惧的对望幽玄,道:“幽老头怎么那么多废话,难道就不怕耽误了取轩辕剑的时间?”

  幽玄此时背对身后丈许外的四大神器,感受到来自神器本身的微妙灵应,偏偏无法立时拿到手中,那种心痒难搔恨的恨意实在难受到了极点,但他又知道身为妖魔之躯的自己想要得神兵利器为己用,又不是一时半刻可以做得到的,尤其在此过程中必须避免骚扰,所以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在最短时间内将耀阳灭掉,然后好好收服四样神器归为己用。

  幽玄听了耀阳激人的话并不再回话,而是凝神静气,掌中“惊锋”立现,他纵横三界这么多年,很少在对战之初便将“惊锋”擎出,可见他已经动了真怒。

  耀阳的异能感应很快便体会到幽玄真正的实力,感应到阵阵逼人的气劲袭来,虽然还未近身进攻,但那种紧迫沉郁的魔能压迫却紧紧传来,“邪神”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幽玄大喝一声,排山倒海般的元能幻成一道坚不可摧的壁垒,防护在自身周围,似是酝酿了片刻工夫,魔能壁垒轰然响动,随着“惊锋”魔刃的电射而出,很快布成一条无法逾越的结界,笼罩在耀阳身前五丈方圆,令到耀阳顿时陷入进退维谷之境。

  耀阳深知这一击完全没有留有余地,是“邪神”幽玄毫不留情的全力一击,只有除去自己这个后患,幽玄才能安安稳稳的去拿四大神器。

  耀阳哪肯示弱,翻身遁空而起,瞬时后掠数丈距离,周身五行玄能疾速凝聚,合五化一,双掌送出体内浩然元能,凝元幻形,集中于一点之上,照准异能感应中的“惊锋”魔刃迎击而上。

  “铿……”气元交击,一声脆响。

  耀阳甫击即收,拚尽全力的元能一击原本只是为了将幽玄的攻势拖缓片刻,此时时机正好,就在他身形拧转之间,“无间遁法”施展开来,身形立时凭空消逝不见,避开了潮浪般汹涌而来的魔能。

  幽玄冷哼一声,望定耀阳方才遁空不见的地方,双掌翻动,袭出的“惊锋”魔刃趁势回转一圈,蓄势已足的魔能顿时向四围空间荡漾开来,波及范围足有方圆五丈开外。

  这一招果然厉害,耀阳隐遁当空的身形当即受到魔能波及,周身一紧,护界玄能一震,虽然分散的魔能攻击力减弱不少,但压迫力的强大仍然令到耀阳气闷难忍,散乱的气血险些喷出口来,身形从隐遁中现了出来。

  不等耀阳有任何时间缓冲身形,幽玄的“惊锋”魔刃已然如影随形袭至,他暗骂一声老狐狸,好在经过战场无情的淬炼后,他的反应比之从前敏捷数倍,更经过与黄天化一战,他学会玄能攻防的轻重缓急之分,当即一口元能吸足,身形顿落,从半空中稳稳当当的落在高台的边缘之上,恰恰避过“惊锋”一击。

  这些变化看得幽玄都为之暗暗赞赏不已,但眼见耀阳已经站在神器高台的另一端,心中难免有些担心,眼光更加一瞬不眨的望着耀阳,双掌缓缓煽动,“惊锋”顿在半空中纹丝不动,似乎只要耀阳趁机掠夺神器,便会狠下杀手一般。

  耀阳心中感到好笑,暗自运转元能,平定方才受到魔能波及后的翻腾气血,有意无意的瞄了身旁的四大神器,笑着说道:“幽老头,这样眼睁睁看着偏偏又拿不到的滋味肯定不好受吧!其实你一个人年纪大了,也拿不动这么大一堆东西,说不定我还能勉强给你做一回搬运工!”

  幽玄知道耀阳在拖时间,当即负手暗掐时间,道:“我倒是没什么的,拿不拿得到这些东西不过是时间问题,但是你的兄弟现在在外面不知是生是死,难道你就不担心么?”

  耀阳心头巨震,他始终最为担心的莫过于此,但此际关键时候岂能露出破绽,于是从容满面,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好整以暇道:“我兄弟自有‘龙刃诛神’护身,虽然不见得可以敌过那些妖魔联手,但料想从容遁走自是不成问题,况且那些傻瓜舍不得这几样废物哪肯去追,所以我兄弟此时定然已经出了武库,等我取了轩辕剑与他会合哩!”

  “你敢……”幽玄一听耀阳要取轩辕剑,顿时大恼,嘶吼着掠空而起,身形伸展间配合“惊锋”魔刃,扑向耀阳立身之处。

  耀阳早知幽玄会有所动作,脚下一溜,人便遁行至四大神器旁近,在硕大的神器之间游走,避开了幽玄的正面攻击,害的幽玄的“惊锋”急忙收回,生怕撞中神器,引发什么不可测的后果。

  “小兔崽子,你……”幽玄看耀阳在神器中穿梭游走,搞得自己又不便攻击,气的跺脚破口大骂,当下顾不得什么,腾身飞掠向轩辕剑,全然不理会耀阳,似要趁机夺取轩辕剑。

  耀阳虽然不知道如何取剑驾驭之道,但是怎能眼睁睁看着幽玄就此得手,于是震身大喝一声,飞身扑上故技重施,烈焰炎能再度一拥而上,全力阻止幽玄的行动。

  阴郁的冷笑声响起,幽玄在耀阳全力攻袭的刹那时回身,原来这个动作完全是为了吸引耀阳而发,耀阳立时明白过来,但是攻袭而出的玄能如潮涌般泄出,五行玄能去势如潮,根本不可能再临时变招。

  幽玄作势扑向轩辕剑的身形凭空化去,原来竟是虚影所化,而他本体魔躯早已挟“惊锋”魔刃一击当空,疾速袭向元能击空立足不稳的耀阳,魔能铺天盖地宛如罗网,惊锋魔刃裹起令人窒息的利芒更是当先袭至。

  耀阳随机应变,身躯玄能临时布成一道护体结界,脚下步子交错前催,疾速退步防守,但是有心算无心,更何况对手还是三界中屈指可数的魔道高手——“邪神”幽玄,饶是耀阳再如何应变神速,此时也显得格外心有余而力不足。

  “啊……”一声闷哼,耀阳的玄能护界硬生生受了幽玄一击,强大的压迫力险些令他当场昏过去,但在他坚强意志力忍耐下,居然挺住了这浑厚的魔能一击,然而纵使他躲过了魔能冲撞之威,却无法避开犹如附骨之蛆般近距离缠身的“惊锋”魔刃。

  “噗嗤……”惊锋魔刃在耀阳身上穿胸而过,耀阳只觉一阵剧痛袭来,胸前豁然一空,喉头一甜,口中翻涌而出的鲜血一口喷洒出来,尽数洒落在身前四大神器之上,然后眼前一黑,傲立的身躯仰面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幽玄顺势收回“惊锋”,望着倒在高台上的耀阳,桀桀怪笑道:“小兔崽子,这次知道老夫的厉害了,竟敢在我邪神面前如此嚣张跋扈,找死!受我十万魔血铸就的‘惊锋’一击,灵元枯耗,魂魄还要受百世奴役,乖乖等着……”

  却还没等幽玄将话说完,一阵异常的鸣吟声响起,幽玄的魔灵异心骤然一动,体内的魔能护界自然而然运转而生,无端端的心中直觉发毛,不由双目凝神向前望去,此时此刻的震惊实在不言而喻——

  眼前四大神器之首的轩辕剑竟然自行震鸣出声,然后剑身上的龙芒异彩缓缓动了起来,绝世神兵跃然腾空!

  幽玄知道这是神兵沉睡千年后觅主重生的迹象,当即身躯遁空飞离高台,以免受神兵抵御外物时的池鱼之殃,但他百思不得其解,轩辕剑怎会无故重生呢,当他凝神贯注细细审视轩辕剑时,这才恍然大悟,同时禁不住大恨,仰天长嚎一声,可见心中是何等愤恨难消。

  原来在此时的轩辕剑身之上,竟然出现了斑斑点点的血迹,点点血痕都被剑身上的龙芒所包围,发出嗤嗤的芒光流转之音,显然是这些异样的血迹唤醒了这柄沉睡千年的圣剑轩辕!

  而这血迹正是方才耀阳受惊锋穿胸而过后喷涌而出,也就是说唤醒轩辕剑灵识的正是此时生死未知的耀阳!

  可叹幽玄在旁只能眼睁睁看着轩辕剑重生,却惧于几大神器的浩然灵能,不敢在此时再有丝毫作为。

  轩辕剑在剑体九条光龙的闪耀牵引之下,缓缓浮空掠动,挪移至耀阳的躯体上空,柔和的芒光挥洒而下,将耀阳毫无知觉的躯体笼罩在整个光晕之内。

  几乎同一时间,四围水晶柱台的芒光齐齐曜亮。

  幽玄明白幻象结界将再次充斥整个幻境,无奈时机已经尽失,只能等待下一个有可能的机会,当即回身遁走,回到幻境的边缘地带,临行前极端仇视的目光紧紧盯了高台上的耀阳一眼,眼中的无比愤恨可想而知。

  迷朦的芒光结成迷雾般的心相结界,将四大神器再度与尘世隔绝开来。



 

 
分享到:
跑来了一只狐狸2
农夫1
荞麦2
没钱你就别花,想花你就去挣1
李嘉诚的富人思维:你不改变这几点,永远都是穷人,穷人变富的10种思维!做到第六条的人都富了5
感受女人味,品味女人味1
晚清女校学生
静夜思·床前明月光 (唐)李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