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初中生必背古诗文 >> 卖炭翁 (唐)白居易

卖炭翁 (唐)白居易

时间:2010/3/8 13:50:55  点击:4076 次
卖炭翁 (唐)白居易 朗诵:方明

苦宫市也

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
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
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
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
夜来城外一尺雪,晓驾炭车辗冰辙。
牛困人饥日已高,市南门外泥中歇。
翩翩两骑来是谁?黄衣使者白衫儿。
手把文书口称敕,回车叱牛牵向北。
一车炭,千余斤,宫使驱将惜不得。
半匹红纱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直。

【注释】

    [苦宫市也]此为该诗诗题下的一个小序,意在说明这首诗的主旨。“苦宫市”就是以宫市为苦,也就是说它描写的是“宫市”残害劳动者的悲苦情景。这种情况是有现实生活依据的。正如白居易在唐宪宗元和四年(公元809年)所作的《新乐府》“序”中所说:“其事核而实”。

    “宫市”,指宫廷直接派人到京城市场上采购生活用品。派出的专人赴长安东西两市,看到需要的物品,低价收购,甚至分文不付,勒索掠夺,使市区商民及近郊农民,深受其害,苦不堪言。卖炭老翁横遭变相索掠,是深受“宫市”之苦的一个实例。难怪《新唐书·食货志》载:“每中宫(宦官)出,沽浆卖饼之家,皆撤肆塞门……人不堪其弊。”韩愈在其《顺宗实录》中也有这样的记载:“尝有农夫以驴负柴至城卖,遇宦者称宫市,取之,才与绢数尺,又就索‘门户’,仍邀以驴送之内;农夫涕泣,以所得绢付之,不肯受,曰:‘须汝驴送柴之内。’农夫曰:‘我有父母妻子,待此然后食;今以柴与汝,不取直而归,如尚不肯!我有死而已!’遂殴宦者。”

    [薪〕可作燃料的木材。
    [南山〕指终南山,在长安之南。
    [何所营〕作什么用的意思。营,谋求。
    [辗〕同碾。
    [市南门外〕集市的南门外。唐代京城有东、西两大集市,各设有东、西、南、北四大门。
    [骑〕读jì,此处指骑马的人。
    [翩翩〕(piān),轻快之姿,形容骑马人傲慢之态。
    [黄衣使(shì)者〕指宦官(太监)。唐代较高品级的宦官穿黄衣服。因为是皇帝派出来采办货物的,故称‘使者’。
    [白衫儿〕]指宦官手下的爪牙,品级较低穿白衣服,即所谓“白望”。
    [把]动词,拿着。
    [敕〕]皇帝的命令。
    [牵向北]因宫廷在城北,故太监于是引车北去,这里的“牵”也有威逼之意。
    [驱将〕(把牛车)赶走。将,助词。
    [惜不得〕爱惜不售是不行的。得,能够,许可。
    [半匹〕相当于两丈。唐代商品交易钱帛并用,而当时布帛和丝织品价格低贱。一匹(四丈)绢也仅值八百文钱。“宫使”常用宫中陈旧的丝织品强行换取货物,代价相差甚远,因而实为变相掠夺。
    [充炭直〕充当炭的代价。“直”同“值”,价钱。

【赏析】

    《卖炭瓮》是白居易《新乐府》五十首中的第三十二首,也是一首脍炙人口的名作。《唐宋诗醇》上说,这首诗“直书其事,而其意自见,更不用注一断语”。也就是说,作者以其深沉、激越的感情,诉说一个卖炭老翁的不幸遭遇,揭露了唐代“宫市”的罪恶,向我们描绘了一幅唐代社会底层劳动人民不可避免的社会悲剧图。作者的创作旨要,不像他的“新乐府”中的其它诗篇那样,“卒章显志”,而是直接诉说叙述中蕴含发人深思的创作意向和指归,作者的爱憎、同情和鞭笞,完全寓于生动的叙事和描写之中。

    “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作者以白描起笔点题,犹如一位优秀的摄影师,一下子捕捉到素材,焦距立即对准了所摄对象。这是一种热切的关注,一种诚挚而深厚的同情,也是一种匠心独具的艺术导向——把读者的视点从扫描纷繁的社会现实生活引向定格于一个在南山中砍伐木材烧炭为生而如今还要驱车卖炭的孤寡老汉身上。这是一种十分宝贵的艺术魄力。“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紧承前诗,作者以精炼之笔给我们描绘出老人的肖像,艺术家描写人物的肖像,可以从诸多方面勾画,而作者不愧为大手笔,仅从人物的面部、手指着两端勾勒,人物的形态、心态、神态、生活经历、环境影响便历历在目,跃然纸上。更值得注意的是,这精炼的肖像勾勒,暗示着以后情节的开展,甚至通向主题——这位老人,年事高迈,两鬓苍苍,南山烧炭为生,劳动艰苦且环境条件十分恶劣,难怪他满面灰尘,手指黑黑;他挣扎在饥饿线上,生活维艰,苦不堪言,满腔悲愤,然而还是要艰难的活下去。“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为求生存温饱,不得不卖炭换取衣食。这是最低的也是最可怜、最悲哀的生活需求。由烧炭到卖炭是这位老人生活的必然逻辑,也是作品情节发展的必然逻辑。

    “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伐木烧炭,供人取暖,而老人自己衣服单薄的可怜。衣服单薄总应“愿天暖”才是,而老人偏偏地要“愿天寒”了。这是一种矛盾,一种反差,一种求生本能和满足这种本能的强烈比照,也是一种矛盾、反差和比照的统一。作者正是由此而切入了人物的内心活动,预示着人物的悲剧命运,进一步为其巨大的感情波澜而张本。也正因如此,这两句诗写得催人下泪,使人肝肠寸断。

    “夜来城外一尺雪,晓驾炭车辗冰辙。”天公作美,昨晚一夜象是专为“愿天寒”的老人降了一尺厚的大雪。这场“大雪”是一种环境,一种典型环境。这种典型环境的意义和作用在于:从情节上说,是一种顺向发展;从老人的心理流程说,冰雪为他带来温暖,点燃了他高价出售木炭的热望之火,美好生活的希望在老人的心上升腾,这也是一种内心活动的顺向发展;同时,这种典型环境也为以下情节悬念构成了契机。热望之火已经点燃,为了那已经升腾的希望,老人在大雪闭门的凌晨,顾不得衣裳褴褛单薄,不得不于风雪之中驾车出门。赶着满载木炭的牛车,踏着冰冻难行的道路,好不容易挨到时近正午才到达“市南门外”,“牛困人饥”,真是“负重涉远不择地而息”,在冰雪泥水之中喘口气,稍事休息。到这里,情节发展暂时停滞,读者感情流动也平缓下来。然而,这种符合生活的艺术情节的巧妙的安排,却是一种蓄势,为情节的高潮,为深化老人不幸遭遇的更大的悲剧性和读者将要产生的感情波澜,在储备更大的力,使其高潮具有强大的震撼力。

    紧接着“翩翩两骑来是谁?黄衣使者白衫儿。”宫中的太监及其爪牙来了,他们傲慢骄横,不可一世,说是奉了皇帝的命令,宫中要买木炭,不由分说,硬逼着老人,赶上炭车径向城北(宫中)走去。面对宫中蛮横嚣张的爪牙,一个哀苦无助的卖炭老汉有什么办法呢?只好俯首听任驱使了。“一车炭,千余斤,宫使驱将惜不得。”是啊!一车千余斤木炭,不知要几千斤甚至上万斤木材才能烧得出来,而这样多的木材不知要费老人多少时日、多少艰辛的劳动才能砍伐出来进而烧成木炭,而太监爪牙们竟是不分青红皂白地硬要逼他送到宫里,他只好忍气吞声,敢怒而不敢言。一个“惜”字便写出了老汉的万般无奈和激愤饮恨的复杂感情。悲剧已成定局。果然,“半匹红纱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直。”表面看来是公平交易,而屈指计算,无异于掠取豪夺。根据有关资料,当时绢织物一匹的价格是八百文,米一斗的价格是一千五百文,半匹红纱和一丈绫概算不过六百文,折合米价只有四升米。一车千余斤的木炭仅换回四升米,宫市太监们占了老汉的大便宜,老汉自然是不愿意的。但是,宫市太监及其爪牙们管你愿意不愿意,把这点纱、绫,往牛头上一扔,便扬长而去了。

    悲剧终于发生。升腾与老人心头的希望,由于“宫市”的巧取豪夺而化为乌有,但那最低微的求得生存温饱的权利被剥夺了。原先那暂短的顺向活动的心理状态一下子被推入无底的万丈深渊。当宫市太监及其爪牙们扬长而去之时,无可奈何的老人将会是怎样的神态呢?作者虽然没有写出,但我们不难想象,老人定然会气得目瞪口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呆滞的目光里,蕴含着悲哀、愁苦和愤怒。

    悲剧在高潮处结束,嘎然而止,犹如一声炸雷过后,万籁俱寂。炸雷,震撼人心,寂静,空旷,发人深思。公道在哪里?天理良心何在?封建统治阶级的横行无忌和残酷掠夺造成了卖炭老人悲惨的命运,这是怎样的一个黑暗罪恶的社会现实啊!卖炭老人的悲剧不是他的性格悲剧,而是一部社会悲剧;在卖炭翁这个典型形象身上概括了千百万劳动人民的辛酸和悲苦。这篇作品对当时社会现实的无情鞭笞、揭露、讽喻和为民伸冤的积极意义也正在这里。因而,其审美价值获得了不朽的生命,千百年来一直扣响着人们的心弦。

    曲作吸收了秦腔、迷胡等关中民间音乐中常见的微调式音乐素材,采取歌剧宣叙、朗诵、咏叹调综合应用的作曲手法,按三段体的格式铺排。速度由慢转快,又由快转慢,然后返回重复第一乐段至“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处结束,突出了全曲的主题,给人以“曲终意不尽”的乐感,使听者在沉重的低音延长音中去深深思悟。
 

 
分享到:
酸苦甘 及辛咸 此五味 口所含26
水浒中被推向断头台的三个美少妇
鬼门关1
李鸿章一生最耻辱时刻 白挨日本人一枪还遭国人骂
小老鼠家的录音机1
武则天当皇帝让人惊叹的历史真相
色诱尼姑勾引寡妇朱熹险被斩首
六个仆人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