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轩辕-绝 >> 第十九章 妖姬

第十九章 妖姬

时间:2015/8/15 7:35:39  点击:1902 次
  夜幕刚刚降临,营地便陷入了一片死寂般的黑暗之中。

  山海战士营,乃是沼泽之中的一片干地,地势较高,也可以算是一道矮小的山梁。不过,营地并非扎在山梁之巅,而是距山梁有些距离的凹地,这也便使营地更具隐蔽性。

  山梁上设有哨口,监视着各方的动静。自沼泽之中常会升起一些瘴气,有时也是水气。所以,这里天未黑便已先被雾气断了天光,只有营地之中的几堆篝火在闪烁跳跃。

  这片地域本就是有熊族的地盘,因此并不怕有大批敌人来犯,何况沼泽之中几乎没有人迹,谁也不会在意这些篝火。而轩辕也就不会禁止夜间点起大堆大堆的篝火了。

  山梁被篝火照得很亮,在营地的四周都点起了大大小小的火把,若有人欲进入山梁,首先便无法逃过火光的照射,根本就无法遁迹。当然,轩辕早就让人将山梁上的杂草大树几乎全部清理,惟留下几棵战略性的大树给放哨的战士栖身。这样一来,便减少了毒虫伤人的机率,更可以防范敌人的火攻。

  山梁之上有山泉涌出,这便是众人饮食的水源。这自也是极为重要的地方,每天都会有十余名精锐战士把守,绝不能让水源受到污染。

  此刻轩辕便坐在山梁上,像一堆朽木,夜风极寒,但是对于他来说,一切都似乎只是身外之物,根本就无法侵入他的感观之中。或者可以说山梁之上存在的只是他的躯壳,而他的灵魂和精神早已融入了这夜风之中,融入了这虚渺的太虚之内。

  营地之中所有的灯火俱已熄灭,只有几堆跃动的篝火照亮了营帐的所在,而在轩辕的身边也燃着两堆篝火,轩辕便在这两堆篝火之间。他知道,狐姬一定会来,一定会!

  狐姬绝不会放过轩辕,这并不是因为轩辕是他们的敌人,而是因为轩辕本身就是一种诱惑,对狐姬这个淫妇更是如此。轩辕很自信这一点。

  当然,这也是因为轩辕对人性的了解并不肤浅,他的一切表现,包括击败风绝,杀童旦,败偃金,对狐姬这绝代妖姬来说无不是一种诱惑,对任何高手也都是一种诱惑。狐姬乃是九黎四大供奉之首,她更不会放过轩辕。因此,只要轩辕愿意面对她,她绝对不会回避,否则那将会让她颜面尽失。这种事狐姬绝不会干,因为这个女人一向是以征服男人为乐,自然不会放过征服轩辕的机会。

  轩辕的做法有些绝,他在几个路口上挂了数面旗帜,而旗帜上则写着:“轩辕在此,妖妇快滚”八个字。

  这是对狐姬的一种挑战,以狐姬这种身分崇高的人怎么可能就此退去?

  是的,轩辕知道他的激将之法已起到了作用,因为狐姬已经来了。他虽未亲见,但灵觉已经告诉了他,狐姬来了。他的思感已经笼罩了这山梁的每一个角落,任何进入他思感范围中的人都不可能逃得过他的触觉。因此,他知道狐姬来了。

  △△△△△△△△△

  蒙络的营帐起火,杀入蒙络营帐之中的正是创世大祭司的死士们,但是这群人却没有料到营帐会突然起火。

  一切都来得太过突然,这群死士们本是有计划的行动,可是结果大出他们的意料之外。

  “快撤!”有人低呼,因为他们发现营帐之中是空的,只有一些干草枯枝,而这些干草枯枝之上甚至还有地龙血。因此,火势一起便不可收拾。

  这群死士们知道中计了,甚至是闯入了一个由蒙络布置的死局之中。

  “杀!”蒙络的声音自黑暗的林间传来,飞舞的火箭换成了毒箭。

  箭矢如雨般直洒向那群仓皇而退的死士,只杀得这群死士阵脚大乱,尽管这群人个个武功高绝,可事出突然,一时之间措手不及之下竟被乱箭射得毫无还手之力。

  蒙络得意地大笑,因为他竟发现齐威也在其中。

  “齐威,你死定了!”兰彪也自黑暗之中走了出来,那群死士中箭即死,他们根本无法抗拒这淬有毒液的箭矢,在还没有正式交手之时便已死了一半。

  更因死士们的身形完全暴露于火光之下,无可遁迹,只好做活的剑靶。

  “杀!”齐威一看立刻知道大事不妙,奋身欲突围杀出,这些死士也确是悍不畏死之士,一个个都拨开乱箭,直向蒙络的伏兵杀去。

  一时之间,湖边林内杀声大起。

  △△△△△△△△△

  “你终于来了!”轩辕眼睛仍微合着,感受着身边两堆篝火的热量,语气竟平和得让人有些意外。

  回答轩辕的是一阵极为美妙而且极具魔力的笑声。

  轩辕闭着眼,并没有看到声音主人的样子,但是他却听到了,那声音犹如一层层波浪般冲入他的耳孔,传至他的脑内。顿时他仿若置身万花丛中,飘于云端享受轻风骄阳之沐浴……

  轩辕心中吃了一惊,他从未听过如此好听的笑声,也未听过具有如此魔力的声音。这声音似乎具有一种强烈的磁性将人拉入一个神秘而奇妙的世界。

  一笑之下,顿如春风拂面,春水荡漾,万花齐绽,云霞翻涌……轩辕不敢想象,若是睁开眼睛去看这声音的主人,又会是何等的震撼,何等的惊艳。

  难道这便是狐姬的声音?难道这便是狐姬的魅力?让人心头生出无尽无期的遐想,就连轩辕也不例外。但这笑声之中绝无半点淫荡妖冶之意,反让人感到其圣洁清雅如和煦之春风。

  “你为何不敢睁眼看我?”那声音又飘了过来,空灵飘渺却又实实在在,有种说不出的妩媚。

  “既然我睁开眼睛,所看到的只是一个虚假的皮壳,我又何必要看呢?”轩辕淡淡地道。

  “你是在为自己找借口,因为你根本就没有胆量看我!”

  “你错了,看人并不需用眼睛,世间万物皆乃空幻,眼睛往往会被一些东西所迷惑,而真正能看清事物本质的惟有心,是以我已经看见了你!”轩辕心中在盘算着,他甚至也没有信心面对这绝代妖姬。在没有听到其声音之前,他确实想看看这绝代妖姬究竟是何模样,可是此刻他竟害怕自己也无法抗拒狐姬的魔异魅力,无法抗拒那无可比拟的媚功,这才不得不作违心之说。

  “我还以为轩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原来也不过只是一介懦夫,一个不敢正视现实的俗人!”那女人说完竟不屑地笑了起来。

  轩辕心中并无半丝怒意,但却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如果他不敢正视对方,在心理上,他永远都输了一筹。因此,他再也不想回避。

  入目的容颜,使轩辕禁不住心头狂震。

  轩辕无法自制地心头狂震,更无法以任何言语来表达眼前这个女人所散发出来的魅力和诱惑,也无法形容内心震撼的程度。他几乎不敢相信世间会有如此魅力的女人。

  这个女人便是邪恶至极的狐姬?这个女人便是被东夷人唤作圣姬横行了数十近百年的大魔头?轩辕不相信,因为眼前的女人看样子最多只有二十余岁,与桃红相仿。

  那女人笑了,笑得无限优雅,如春风般直入心头,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温馨,也使人心底不自觉地生出一丝旖旎的幻想,生出一种无从抗拒的冲动和欲望。

  轩辕感到自己的心跳加快,脸有些发烫,这是他往日从未有过的经历,他一向对自己的自制力有着绝对的信心,但是这一刻他竟怀疑起自己来。不过,他知道对方已经向他出招了,只是这是一种无形的招式,一种无可形容的变数……

  “你便是狐姬?”轩辕以最大的意志克制着内心的欲望和冲动,问道。

  “是桃红告诉你的?”那女人不答反问,她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包括面部的每一个表情都似散发出一种无可比拟的魔力,虽然绝对看不出轻浮而庸俗的感觉,却无不是极尽挑逗……

  轩辕深深地吸了口气,他发现吸入的气体也是热的。不过,他知道眼前这个女人确实是狐姬,此刻他才明白叶七和猎豹的话是多么诚恳,桃红的话是多么真实。其实他们的形容仍不能够完全表达出狐姬的诱惑力及危险程度。

  “如果你真的是狐姬,今日就不该来此!”轩辕深深地吸了口气,淡然道。

  “是吗?难道你会杀我?难道你不喜欢看到我?”狐姬似乎有些惊讶地反问道。

  “正因为我喜欢看到你,所以我才会杀你,如果你对我没有威胁,我为何要杀你?”轩辕低下头,不再看狐姬,断然道。

  轩辕确实不敢再看狐姬,他害怕自己无法抗拒狐姬的挑逗。当然,对于肉体上的欢悦,他绝不会介意,但是像狐姬这样的妖姬他却不敢尝试。因此,他避开了狐姬的目光。

  狐姬又笑了起来,似乎对轩辕的反应比较满意,半晌才道:“难道你会对一个于你全没有敌意的人下杀手吗?”

  “但你是我的敌人,除非你能证明自己对我没有恶意,证明你与东夷没有关系!不过,你别忘了,我们已有八位战士死在你的手中!”轩辕缓缓地再次闭上眸子道。

  “那只是他们愿意,并非我相逼……”

  “但你不觉得手段太过毒辣吗?也太没有人道吗?既然你不欲证明,我只好对你不客气了!”轩辕霍地立身而起道。

  “我倒很想看看你是如何对付我的。”狐姬也有些讶然地笑了笑道。

  △△△△△△△△△

  齐威确实没有想到,蒙络竟早有准备,他绝未料到轩辕早已洞悉了创世大祭司的阴谋,故意挑起双方的杀戮,这才使得蒙络有所准备。不仅如此,蒙络还对齐威的行踪了解得极为清楚,这才导致了齐威的败亡。

  齐威死了,死在蒙络的手中并不冤,他的武功与蒙络仍有一段距离,那近百名偷袭的死士也仅有几个漏网之鱼,余者尽死于毒箭之下或刀剑相加之下。

  蒙络的损失是几个大帐篷,也有十余名高手死于与死士交手之中。这些死士人人都是以命搏命,虽是在绝对劣势的情况下,却仍凶悍无伦,而且人人身手不凡,竟也极为难缠。

  对于眼下的战果,蒙络并不甚满意,在他的估计之中,己方应该不会有任何损失,也不会被这些可怕的死士溜掉,但是他却估计错了,这使得他不能不对创世大祭司的实力重新估计。

  死士,在熊城之中,只听从创世大祭司一人,那是因为他是负责训练的人。这群人本属于有熊族的秘密战士,可是太阳暴死,也便使这群人给私有化了,连蒙络对此亦无可奈何。

  蒙络后悔当初自己怎地不也搞一批人来训练,说不定这一刻能与这群死士大战一回,那他对创世大祭司又有何惧?

  杀了齐威,蒙络知道与创世大祭司之间再无回转的余地,事实上,创世大祭司让齐威来偷袭蒙络也没有打算就此罢休,更表示了定要置蒙络于死地的决心。

  面对创世大祭司这样的对手,蒙络心中并不轻松,何况在迷湖附近还存在着别的敌人,且他此来迷湖的目的又是神门。因此,他心中此刻充满了一种忧虑。

  所幸,兰彪也是个极有主见的年轻人,倒为他出了不少好点子,于是蒙络领着众高手向沼泽方向靠去。不过,他并不想深入沼泽,因为他也知道沼泽之中很可能是山海战士的训练基地,在那里,他担心轩辕,这刻他倒有些后悔在对待轩辕的举措之上太过贸然了。当然,后悔也没有用,他还必须正视轩辕,就如轩辕此刻必须正视狐姬一般。

  △△△△△△△△△

  轩辕身后不远的地方,叶七和猎豹对山梁之上所发生的一切都看得极为清楚,但他们却不敢现身,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勇气去正面面对狐姬。他们害怕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和冲动。他们太清楚那股让人疯狂的魔力的可怕。

  狐姬确有让人疯狂的魔力,轩辕也深有此感。若非他的功力深厚和自小养成的冷静,只怕此刻早已成了狐姬的裙下之臣。

  叶七和猎豹看清了一切,包括轩辕轻缓地解开自己的上衣,露出精赤如铁的上身。

  叶七和猎豹骇然,他们相视望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的惊惧,因而再无法沉默下去了。

  “轩辕,不能这样!”叶七和猎豹两人齐声高喝,他们想以此惊醒轩辕。遗憾的是,轩辕头也不曾回转,仿佛根本就未听到这呼声一般,依然悠闲地脱下长裤,露出以短裤紧裹着的刚毅而完美的体型。

  “轩辕!”叶七和猎豹一声绝望的低呼,这个结果实让他们措手不及。轩辕竟如此着了狐姬的道儿,他们欲救已是不及。不过,他们已经不顾一切地向山梁扑去。

  狐姬神色间微显错愕,但旋即又显出一丝甜甜的笑意,眼神之中多了一丝不屑,或许是多了一丝欣赏。

  对于轩辕那完美体型的欣赏,那精壮坚实的肌肉在火光之中闪动着一种犹如金属般的光泽,生机似乎变成了有形的色彩,浮动于那健美的皮肤之上。这种体型确实能够让任何女人心动,何况,轩辕还拥有一张俊朗而极富个性的脸庞。

  狐姬在欣赏之余,却感到一丝讶异,那种讶异的根源是来自轩辕。

  轩辕静得如同深沉的黑夜,没有急促的喘息,没有欲火中烧的表情,甚至连那双眼睛也平静得如同夜空,宁静之中不失幽深。

  这让狐姬感到意外,他不明白轩辕为什么要如此暴露自己的身体,因为轩辕绝对不会是急色之人,更不是已到了欲火中烧无法自制的地步。刚开始,狐姬以为轩辕是受不住挑逗,所以有些不屑,可是这一刻她却知道自己错了,她也不得不重新估计轩辕。

  轩辕的静有些怪,但那种宁静却感染了四周所有的人,便是叶七和猎豹也清楚地感受到了轩辕内心的平静,是以他们驻足!

  叶七和猎豹驻足,在六丈之外关注着轩辕,发现轩辕竟在衣服之上撕下一道布条,极为悠闲地绑住自己的眼睛。

  狐姬不由得笑了,此刻她也明白了轩辕的意思。轩辕是要蒙眼与她一战,这确实是种有趣的举止,同时也感到轩辕是个很有趣的年轻人,甚至是有些幼稚。

  是的,在狐姬的眼中,轩辕确实有些幼稚,要知道,她的成名并非全靠那无可抗拒的媚功,也因为她那神鬼莫测的武功,而轩辕竟以为蒙着眼睛便可以对付她,这岂不是有些好笑?

  “我再说一遍,如果你愿意弃邪归正,不再为东夷助战,我可以看在桃红和雅倩的份上与你以及你的族人结盟,共同澄清天下!”轩辕淡然道。

  “何为正?何为邪?都只是利益之争,孰对孰错谁又能分清?年轻人,虽然你是个了不起的人才,但是与东夷相比,你仍是螳臂挡车,不堪一击。我劝你还是依附了东夷,我保证可以让你享受到人间所能享受到的最大的快乐,那岂不强过你挣扎于各大力量之间惶惶不可终日?”狐姬似动了爱才之心,悠然劝道。

  轩辕淡漠地一笑,道:“或许你说得对,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利益之争而无谁对谁错,只不过,轩辕却是个不甘屈于人下之人,任何快乐和幸福,只有靠自己的双手去争取,才是最有意义的,我从不稀罕别人的施舍!”

  “年轻人确有志气,也难怪两个逆徒会为你背叛我。不过,有些时候,人还是要活得实在一些好,拥有远大的抱负固然是好事,但太过盲目却是有害无益。若你还要执迷不悟,终会后悔的!你好好地考虑我的话吧。”狐姬竟然对轩辕极为客气,也极为诚恳,这连她自己也感到有些惊讶。

  狐姬对自己的言词的确有些讶异,或许是真的动了惜才之念,也可能是对轩辕另眼相看。但不可否认,轩辕这初生之犊确有过人的魅力,对狐姬来说,不能说不是一种诱惑。

  人与人之间本身就是相互吸引的,便是狐姬也不例外。她阅人无数,但像轩辕这般拥有如此豪情和体魄之人却不多,而像轩辕那种自骨子里透出傲气和霸意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她自也有些为之心动。

  对于轩辕来说,狐姬的魅力确是不可抗拒的,是以他选择回避,掩目以对。而狐姬却是正视轩辕,感受着轩辕那充盈着生机的躯体所散发出来的浓烈霸气。

  倏然之间,狐姬收起了对轩辕的小觑之心,她清晰地感受到轩辕的斗志在疯涨。

  “你以为掩住眼睛就能够不受影响吗?”狐姬的声音再一次充满了磁性,让人心生旖旎幻想。

  叶七和猎豹在六丈之外,也禁不住心神恍惚,仿佛坠入了一个梦境之中,他们对狐姬的魅力和诱惑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不过所幸的是此刻双方距离尚远,又是在夜色之下,因此灵台仍保持着一丝清明,在骇然之下忙退回营地之中。

  轩辕心中并不惊诧,狐姬能够将媚术和魔功运用到声音上,这很正常。当然,当他面对这杀人于无形的魔功之时,却也有些吃不消,他惟一值得庆幸的是在姬水河畔之时,为了对付地祭司,他曾借血如意来练习精神对抗之法。因此,一时之间他仍不置于心神失守。

  “若是你想以声音来对付我也同样是徒劳,我并不需要用耳朵和眼睛!”轩辕说话之间,两手在双耳的耳廊之后轻点了一下。

  “你封住了听觉神经?”狐姬大为惊愕地问道,但突然之间她发现轩辕再也听不到她所说的话,更不会看到她在说话。

  轩辕蒙住了眼睛,还封住了听觉神经,这场架还能够打吗?

  狐姬也感到好笑,笑轩辕的犟,笑轩辕的傻,她不相信一个不能看也不能听的人会具有攻击力,这比盲人骑马更让人感到悲哀。不过,她已不再说话,因为轩辕根本就听不到,除非轩辕解开禁制,但他会吗?

  狐姬不知道,轩辕是第一个让她的媚功无处可施之人,因为轩辕此刻如同一个又聋又瞎的残废,任何美丽的外表与任何甜美的声音都不会对他具有诱惑力。

  夜风凛凛,篝火跃动中,山梁之上的一切都显得那般诡异。

  “出手吧!”轩辕的声音如夜风一样冰冷。

  狐姬没有出手,或许她觉得出手对付这样一个不能看也不能听的人是一种屈辱,这样一个等同于残废的人根本就不值得她出手。她是何等身分,何等地位,不过她却没有说什么,因为说什么也是多余的,轩辕根本就听不到。

  “圣姬,就将这小子交给我吧!既然这小子不自量力,我们也不用对他客气!”偃金自黑暗之中走了出来,淡然道。

  狐姬对偃金的出现并不惊讶,事实上,她岂会不知偃金的存在?

  “好吧,既然如此,就将他交给你吧!”狐姬乐得清闲,她实不想向这个等同于废人的人出手。

  “想不到你还带了帮手,好吧,就一齐上吧!嗯,你是偃金,你身上的狐臭味是一点也没减!”轩辕吸了一下鼻子,突然道。

  狐姬和偃金大讶,自偃金身后走出的人也同样吃了一惊,但听到轩辕后面一句话,偃金勃然大怒。

  狐姬不禁好笑,道:“你的鼻子看来也与眼睛一样好使!”但很快记起轩辕是听不到她说话的,不由意兴索然。

  “小子,老夫本还有些惜才之心,但你竟如此不识抬举,老夫就废了你吧!”偃金说着就要出手。

  “轩辕小心!”叶七和猎豹见对方又来了高手,不由得大惊,那群山海战士都未出现,那是轩辕的安排,在面对狐姬这样的绝代妖姬,这群人出来只会使局面更乱。因此轩辕下了禁令,若不是他召唤绝不可以出营参战,连叶七和猎豹也不例外。可是叶七和猎豹极度关心轩辕,又不得不出声,只是他们并不知道轩辕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

  “供奉,杀鸡蔫用牛刀?让敖江来生擒这小子好了!”偃金身后一名老者挺身而出道。

  偃金望了敖江一眼,虽然平时他并不怎么在意这个在神谷中吃闲饭的元老,但却知道敖江确实可算是个高手,比之帝十也不会逊色,不禁点点头道:“小心一些,这小子有些门道!”

  敖江望向绑目封耳的轩辕冷冷一笑,忖道:“如果我连你这个残废也对付不了,岂还有脸面在东夷族中混?”

  “小子,去死吧!”敖江旋身出击,手中亮出一根尖利之极的铁刺,直向轩辕扎去,速度快极,而角度也刁钻之极。

  轩辕如同一截木头一般,似乎并未察觉到已命悬一线。

  狐姬不禁摇了摇头,对轩辕似乎有些惋惜,一个优秀的年轻人竟这般死去,确实有些遗憾。不可否认,轩辕那凸起的肌肉和那完美的体型对她是一种诱惑。

  对于淫荡成性的狐姬而言,拥有轩辕这种体魄的壮男乃是难得的享乐极品,更难得的是轩辕如此年轻,且功力深厚之极。

  偃金眼中闪过一丝不屑,敖江的刺只差五寸便要钉入轩辕的身体了,他不信轩辕还能躲过。对于一个不能看也不能听的人来说,与敌人交手完全是一种悲哀。若是在正常情况下,便是三个敖江只怕也难是轩辕之敌,可是此刻……

  偃金的脸色蓦地变了,敖江的利刺竟刺了个空。

  “去死吧!”轩辕一声低吼,拳头以无可比拟的速度自敖江的侧面击出,在敖江几乎没有反应过来之时,便已击实。

  “哇……啊……”敖江一声惨嚎,庞大的身子飞弹而出,脑袋竟然碎得如一个烂南瓜,脑浆和鲜血涂满了一地。

  轩辕一动未动,精赤的身子在篝火的映衬下,闪动着诡异的光彩,仿佛一切都是极为不真实的。

  狐姬和偃金的脸色都大变,他们似乎根本就不曾料到轩辕的攻击竟是如此凶猛而诡异,使得敖江根本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当然,这也怪敖江太轻视轩辕了,这才被轩辕一击而中,可是轩辕刚才那疯狂的一拳也绝对足以令偃金震骇。

  叶七和猎豹见轩辕大展神威,一拳毙敌,不由得大感放心。

  “好霸道的功力!”狐姬暗暗咋舌,但她有些难以想象,轩辕既不能视也不能听,又是如何知道敖江的出击方位?又是如何避开那利刺的一击呢?这使她的心中充满了疑问。

  偃金也在惊讶,轩辕那一拳角度之刁钻之精确,仿佛是亲眼所见,再经过精心计算才得出的结果。可是轩辕明明目不能视、耳不能听,那他凭什么分辨敌我呢?又凭什么如此清楚地辨出敖江的精确位置呢?这像是一个谜。

  “偃金,不必让你的属下来送死了,他们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尽管我不视不听!”轩辕自信地道。

  “哼!”偃金杀意顿起。

  “好,你的杀机升起来了,但还不够强烈,如果你就只是这种状态的话,今日你同样惟有死路一条!”轩辕淡漠地道。

  偃金大惊,轩辕的感观之敏锐几乎已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甚至连他内心的情绪也给捕捉到了,这怎能不令偃金吃惊?

  “想不到他已经可以做到以肢体的感觉去触摸周围的环境,我们确实有些小看了他!”狐姬大讶,不无赞赏地道。

  “偃金,你心里有恐惧的情绪,作为一个高手,你使我深感失望!”轩辕摇摇头,悠然地道。

  偃金心神再震,轩辕果然已经捕捉到了他内心的情绪,此刻他明白了为何轩辕能够如此清楚地把握住敖江的动静,那是因为轩辕是以心去看周围的一切,以生命的机能化为一种精神的力量去触摸周围的环境,甚至在他身体周围布下了一片思感的力场,任何进入力场的人都不可能瞒过轩辕的触觉。而轩辕之所以脱下衣衫,便是为了让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更好地感应到身体周围气流的变化和风向的变化,更以此感应到对手的攻势。

  狐姬也看出了这一点,此刻她也知道,轩辕即使是蒙上眼睛和封住听觉也不会有多大不妥,对其功力的影响也是有限。她确实有些难以想象,以轩辕的年龄,功力竟可达到如斯境界。

  偃金心惊之时,轩辕已一声轻笑,双手凭空一抓,身旁的两堆篝火射出两道火舌,竟在轩辕双臂一合之时化为一个巨大的火球向偃金撞去。

  偃金心下骇然,此刻的轩辕与当日在忘忧谷外的轩辕似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此刻轩辕深沉得犹如黑暗的夜空,那种气势含而不露却又深不可测,无形无影又无处不在,他甚至感到轩辕的气势已向他的内心攻至。

  “轰……”偃金双臂一挥,将那团火球击成星星点点的火光,四散而飞。

  “接我此招!”轩辕双臂再伸,两堆篝火竟向中间一合,将轩辕吞没其中,而后便有一团巨大的火球再次撞向偃金。

  “好强的火劲!”狐姬大讶,但她并未出手,她自是不能出手,那将是对偃金的不敬重。事实上,她也不屑与偃金联手,而她的身分更不允许她这样做。毕竟,她乃东夷族的四大供奉之首。

  偃金大吼一声,挥手击出自己的铜棍,凝聚了全身的功力欲与轩辕来个以硬碰硬。

  “不要!”狐姬也吃了一惊,她甚至感到偃金有些失策。

  “轰……”巨大的火球连偃金和铜棍也一并吞没了,然后爆出一声巨响,偃金和轩辕各自分开。

  偃金的衣衫竟着了火,轩辕身上依然似燃烧着一层烈焰。

  “偃金,你的修为退步了!”轩辕怪笑着洒然挥掌斩出。

  “哧……”一道刀形的烈焰划破两丈虚空,向尚未立稳身形的偃金劈到。

  “以气化刀,好猛的阳刚之劲!”狐姬骇然低呼。

  偃金正欲再组织攻击,便感一股强大的刀气破空而来,只得再回身而击。

  “砰……”那刀形烈焰斩在铜棍之上,竟震得偃金退了一步。

  “好小子,真是太小看你了!”狐姬再也不能忍受,偃金根本就不是轩辕的对手,尽管轩辕目不能视、耳不能听。

  “好,两人一起上,省得我麻烦!”轩辕大笑,双手连挥。

  夜空顿时一片光亮,在轩辕挥掌之时,必有一柄火刀劈出,更似乎满天都弥漫着无尽的火光,弥漫着霸烈的刀气。而轩辕却犹如融入了黑暗的怪物,虚无飘渺,攻势却快得让人吃惊。

  “哼,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狐姬冷哼道,自她袖间射出一段长长的绸带,刹那之间,绸带如同虚空之中狂舞的灵蛇,不停地缠绕、回旋……

  轩辕虽目不能视、耳不能听,但其感观却是灵敏之极。狐姬一出手,他顿感似乎处处受阻,处处存在着绊脚的绸带,一不小心便被其缠住,使得他活动的自由大受限制。而有时候他劈出的火刀被这绸带连刀带气反弹而回攻向自己,这使他惊骇不已。

  偃金形态极为狼狈,刚才与轩辕硬拼,被烈火烧得须发皆焦,他发现自己的功力竟与轩辕相差一截,这的确让他有些骇然,幸好狐姬代他挡住了轩辕的攻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他无法想象,在三个月间,轩辕的武功竟精进如斯。

  “轩辕,今日是你的死期!”偃金挥动兵刃,更配合着狐姬,以二打一的攻势向轩辕展开疯狂的攻击。

  轩辕冷哼几声,却并非因为偃金的话,而是他对外的感观被狐姬那似乎无处不在的绸带所搅起的风声给混淆了,再无法保持绝对的敏感。

  狐姬似乎已经看出了轩辕的弱点,这才来干扰轩辕皮肤对外界的感觉,然后对轩辕进行攻击。

  轩辕有些无奈,他不敢摘下绑着眼睛的布带,因为他不敢正视狐姬的面容,也不敢解开耳朵的禁制。刚才在火焰之中,他还刻意护住那布带不让其烧毁,这便是为了防止正视狐姬。这个女人确实很可怕。

  “这大概就是你的天魔舞吧?果然厉害!”轩辕说话之间,身形疾退。

  狐姬微讶,这时候轩辕居然还有能力说话,确实让她有些惊异。

  轩辕一退,刚好迎上偃金的铜棍,他竟然丝毫不避偃金这力逾千钧的一击。

  “去死吧!”偃金大喝之时,铜棍已重重地砸在轩辕的背上。

  铜棍与轩辕的背部竟然没有发出半点声音,让偃金惊骇欲绝的却是那铜棍仿佛是击在虚空中,根本就不受力,不仅仅如此,他的力道更是自铜棍之上疾传入轩辕的身体之中。

  轩辕一声长啸,化掌如刀,以迅雷之势直扑狐姬。

  狐姬也吃了一惊,她感到轩辕一时之间功力暴增,那锐利的刀气以无坚不摧的气势直取她而来,招式直截了当,毫无花巧。轩辕竟要与她以硬碰硬!

  让狐姬吃惊的是她发现自己竟避无可避,轩辕的气势将她整个人死死地罩在一个强大的气场之中,使其不得不面对轩辕的攻击。

  “嘶……裂……”轩辕的掌刀过处,那欲阻轩辕攻势的绸带尽数绷断,化为碎片漫天飞舞,而轩辕的身子便像一柄横空而过的巨刀,破空劈风而过。

  狐姬欲避无从,惟轻挥玉臂倒迎而上。

  轩辕的嘴角闪过一丝淡漠的笑意,身子骤地加速,便像是在玩魔法一般。

  “轰……”狐姬计算失误,闷哼之下暴退五步。

  轩辕的身子也倒翻而出,刀气四射之下,地面的泥石乱飞,篝火在两股巨大的气旋相激下,火苗暴升三丈,更增添了几分惨烈之势。

  迷茫之中,偃金破开乱飞的泥石,直取轩辕。他绝不能让轩辕活着,这个年轻人实在太过可怕,他的惊惧是绝对有理由的。对于东夷诸族来说,轩辕乃是头号欲除掉的敌人,皆因轩辕与东夷九黎结怨太深,根本就没有缓解的可能性。

  蓦地,偃金在昏暗之中发现了一双雪亮深邃且不可揣度的眼睛。

  这是一双似蕴含着奇异力量的眼睛,将人内心的一切全都看得清晰明白,似乎一切的秘密和情绪皆毫无保留地袒露在这双眼睛之下。

  偃金发现这双眼睛之时,顿觉自己赤身裸体地立在秋风之中让千万人观赏,那种感觉让他心悸。

  这是谁的眼睛?

  是轩辕!在与狐姬硬拼之下,刀气四射竟割开了那蒙眼的布条,让轩辕的眼睛再次暴露在夜风之中。

  黑暗,不可能阻止得了轩辕的目光,他也无法想象自己眼睛的穿透力。但轩辕却发现自己看到了偃金内心的惊惧,看到了偃金那骇异的表情和眼神的惊诧。

  轩辕笑了,为偃金的惊惧而笑,他似乎没有思虑自己能够以眼睛看清别人内心的想法是一种不现实的矛盾,但这个矛盾却真实存在着。世界因为矛盾才会存在,生命因为矛盾才变得真实。矛盾往往是构成一种事物特征的基架。

  轩辕出手了,在他的目光透入偃金的心底之时,他发现了偃金招式的破绽,发现偃金的动作是那么迟缓而生硬,所以他出手了。



 

 
分享到:
2神奇的护身符
1神奇的护身符
3蜗牛的森林
2蜗牛的森林
1蜗牛的森林
5稻草人
4稻草人
3稻草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