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圣门 >> 第十章 绝命魔尊

第十章 绝命魔尊

时间:2016/10/6 12:00:38  点击:1501 次
  姜古庄说道:“不错,我俩总不能随随便便就被人家两三句话吓跑吧!”

  东方岳在一旁说道:

  “你到底是谁?是不是见不得人?”

  那人似是被东方岳的话激起怒火,冷笑一声说道:

  “你这小娃子,说话不中听得很啊!”

  姜古庄伸手一拉东方岳,说道:

  “东方兄,前辈并无恶意,我们不应对人家失礼。”

  东方岳冷哼几声,站在一边。

  那人却得理不饶人,冷冷接道:

  “你这小娃儿,不过仗着祖上一点余艺罢了,别说是你,就是东方千秋,见我也得点头哈腰。”

  一下子提出东方千秋的名字,只听得东方岳直发呆,脱口而出道:

  “你认识我祖上?”

  那人哈哈一笑说道:

  “果然是东方一脉!”

  东方岳只听得剑眉一扬,说道:

  “你说话客气一点。”

  那人笑道:

  “我说话已经是够客气了,东方千秋和我称兄道弟,看在你祖上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

  声音突然严肃,说道:

  “时辰快要到了,早叫你们出去,不出去,现在想出去都来不及了,现在开始,要多加小心,快些躲进神龛里。”

  姜古庄心想:这个前辈虽然有点怪异,但他口气之中并无恶意,这些话,决非恐吓之言,不可等闲视之。

  拉着东方岳的手,躲进了神龛。

  这时,两人的目力,已经适应了平房里的黑暗,目光所到之处,只见一个身穿灰衣、蓬首白须的老者,盘膝坐在供台之前。

  那头发拖在地上,遮住了面目,至少有百年没理。

  姜古庄心中大奇,这人已有很长时间没出去,不知在这荒山野岭的庙里干什么,难道被人囚禁起来不成?

  正在两人百思不得其解时,突然,平房外传来一声冷笑,说道:

  “南宫绝命,你想好没有!”

  姜古庄大惊,没想到“绝命魔尊”南宫绝命还在人世,并且在这荒山野岭的庙里,真是骇人听闻,心里激动不已。

  南宫绝命傲然一笑道:

  “大丈夫恩怨分明,我决不会告诉你的。”

  殿外人说道:

  “我曾将你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你这十年来,还没想通?”

  南宫绝命说道:

  “我说过,我一生恩怨分明,今天我就要出去,为了报答你救命之恩,我在这荒郊野外困了十年,也算对得起你俩,我南宫绝命这一生没受过任何人的恩惠。”

  殿外人突然喝道:

  “小媚,点亮火把,我们进去瞧瞧。”

  火光一闪,果然亮起了火把。

  姜古庄和东方岳大气也不敢出,屏声敛气,偷偷看去,一个全身白衣的少妇,高举着一只火把,后面跟着一个凹眼睛、鹰钩鼻的老头。

  白衣少妇长发披肩,秀眉如画,目似秋水,全身惹火,有一种特别动人的妩媚之气。

  姜古庄心里震动一下,暗想:这难道就是五大杀手中的“玉面淫狐”白小媚。

  灰衣老人冷笑道:

  “上官慈你带两个帮手来了。”

  一个瘦小老头阴恻恻的跨进房间,不是上官慈是谁,姜古庄在制住自己的内心激动。

  上官慈说道:

  “南宫绝命,这次由不得你了,我的两个属下会让你说出来的。”

  转头对白衣少妇说道:

  “小媚,上去会会南宫前辈。”

  那妩媚绝伦的白小媚应了一声,突然伸手一摸,抖出一把三尺六寸的软剑。

  一欠身,娇声说道:

  “南宫前辈,你多多包涵,多多指教。”

  南宫绝命说道:

  “不用甜言蜜语,我老人家不知这个……”

  白小媚长剑挥动,一道寒光,疾射而出,直刺南宫绝命的前胸。

  南宫绝命淡淡说道:

  “不自量力!”

  说着右手一掌轻轻拍出,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道,直撞出去。

  白小媚原本夹着一团剑光,直飞出去,但却被一股强大绝伦的力道撞着倒飞。

  但听“砰”的一声,剑尖尽收,那白小媚的身子倒飞出去,撞到墙上,晕死过去。

  上官慈嘿嘿冷笑道:

  “南宫绝命,你好恶毒,对一个女子,竟然下此毒手!”

  南宫绝命说道:

  “我‘绝命魔尊’什么时候不毒,今天我还你一个人情,没要她死,你是知道的,在我手里,是没有活命的。”

  上官慈说道:

  “好,石太信,让南宫前辈见识见识你‘百毒门’的毒物。”

  姜古庄一惊,原来那鹰钩鼻是“百毒门”的掌门人石太信。

  鹰钩鼻石太信伸手探入怀里,掏出一个金色的袋子,张开袋口,飞出两只长约一寸的白色巨蜂。

  这时,那飞舞的两只巨蜂,突然一敛双翅,有如两道金芒,直向南宫绝命扑了过去。

  南宫绝命右手拂动,自袖底卷出一股罡风,迎了上去,两只巨蜂被那罡力一震,斜斜向一丈外地落去。

  波的两声,两只巨蜂落地气绝。

  上官慈骇了一跳,石太信说道:

  “门主,我还有更厉害的呢!”

  说着从袋子里掏出一木盒,刚要打开木盒,姜古庄大喝一声,跃出神龛,举掌向上官慈拍去。

  上官慈一呆,一掌上迎了过去,“砰”然大震,姜古庄退了五步,只觉得喉头一甜,喷出一口鲜血。

  只听那低沉的声音说道:

  “娃儿,你怎么这般脓包。”

  上官慈定晴一看,见是姜古庄,也吓了一大跳,嘿嘿冷笑,举掌拍了过去。

  姜古庄只听那低沉的声音又道:

  “揍他!”

  一股暗劲蓦然由后背穴道中传了过来,姜古庄毫不迟疑,举手击掌,拍了过去。

  上官慈老奸巨滑,早有所备,见姜古庄举掌拍来,呵呵一笑道:

  “姜古庄,老夫是女,何之人,岂中你的暗算。”

  抬手一掌迎了上去。

  他对姜古庄的功力已经估计得分厘不差,却未料到姜古庄突然之间,功力忽然增高了数倍。

  双掌一接,方觉得不对,但为时已晚,只听一声闷哼,在尘土飞扬中,上官慈有如断线的风筝,震得飞了出去。

  姜古庄既惊且喜,欺身进去,又欲二度出掌击去。

  但当他身形一动,忽感一股无声暗劲猝然而来,有如一道大网般拖得他足不点地,一路踉跄退去。

  同时,南宫绝命的声音说道:

  “娃儿,他虽然没死,但武功全失,无异是一个废人,让他去吧,老夫有更要紧的事要你办。”

  在那无形的大力拖拉之下,不一会儿,竟到了石壁之前。

  无形的劲力消失,那石壁突然裂开一道暗门。

  姜古庄和东方岳走了进去,喊道:

  “南宫前辈!”

  哪里还见到人?

  东方岳大奇道:

  “咦,刚才还在这里!”

  姜古庄凝目打量,竟然发现这是一间很大的石窟,说话声从黑暗中传来。

  里面岔路甚多,曲曲折折,有如一条条迷踪的地道。

  姜古庄当先而行,每至一条岔路,都要仔细审度半天,而且在一旁留下痕迹。

  东方岳见他面色沉肃,故而也不多开口说话,一路默默跟着走去。

  那地道繁复曲折,似是无尽无休、永无止境,好像整座山之下都是纵横交错的地道。

  姜古庄越来越慎重,每到一处岔路,审度的时间也越长,有时惶然四顾,面露困惑、迷惘之色。

  但还是选择一条岔路向里走去,顷刻之间已经过了十七八个转折,走出了至少一里多路。

  不久眼前又是一亮,到了一处方圆十丈左右的石洞之中。

  只见洞顶上嵌着一颗拳头大的明珠,光华四射,耀如白昼。

  南宫绝命端坐在石床上,说道:

  “那石桌之下,共藏有三件东西,现在把它取出来。”

  姜古庄依言将石桌搬开,只见桌下的石墩上果有一个凹下去的小洞,洞中放着一个小巧的紫檀木盒。

  他轻轻将小盒取出来,说道:

  “老前辈是说三件……”

  南宫绝命说道:

  “打开!”

  姜古庄轻轻的打开木盒,只见里面有一幅折叠的绢图,已因年代久远而陈旧,另外是两个五色的小瓶。

  南宫绝命说道:

  “那两个瓶子的药丸在三日之内,可助你练成—种绝世神功‘玄元指”它裂石穿金,无坚不摧,那幅绢图你代我交给南宫世家。”

  语毕寂然。

  姜古庄急急喊道:

  “南宫前辈!南宫前辈!”

  但一无应声。

  无奈,两人只好退出,东方岳小声问道:

  “现在我们怎么办?”

  姜古庄说道:

  “南宫前辈留的这幅绢图肯定对我们有所帮助,我们目前当务之急是迎接令妹,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耽误这件大事。”

  东方岳笑了笑,说道:

  “姜大哥留在那小店中,兄弟在外面走动,我想三天之内,小妹一定可以赶到。”

  姜古庄说道:

  “希望她能在三天后中午之前。”

  东方岳说道:

  “照时间算,后天中午最迟在第三天上午可以赶到。”

  姜古庄说道:

  “东方兄,这一带隐藏了不少魔宫高手,所以,东方兄最好谨慎一些。”

  东方岳说道:

  “姜大哥的意思是……”

  姜古庄说道:

  “我是说在未迎接到令妹之前,东方兄千万不要惹事。”

  东方岳点点头说道:

  “姜大哥,我听你的!”

  两天的时光匆匆而过,小店的生意,仍然和平常一样好。

  游夫人亲自下厨,游柯儿和哥哥招待过往客商,有时,也在厨下帮帮忙。

  姜古庄自然不好意思坐着吃闲饭,担水洗碗,承担了一部分粗工。

  游云龙自从那夜离去之后,一直末见
 

 
分享到:
2小熊和他的小铲子
小猪学喷水的故事1
2星星的秘密
全球最受瞩目的两具木乃伊
清朝末代皇帝溥仪童年照片,右站着的较大孩子
揭秘李世民杀亲哥的历史真相
《水浒》英雄为何多爱虐杀多情女郎
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狼披羊皮6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