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蝠魔箫 >> 第十三章 灵蝠魔箫

第十三章 灵蝠魔箫

时间:2016/10/12 19:15:52  点击:1555 次
  乐慢天果然没有还手,连躲闪都没有,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一耳光。他的嘴角很快沁出了鲜血,苍白的右颊上起了五条红痕。

  他站稳了,不紧不慢地道:“我原先并不是畜生,是你这个当父亲的让我变成了畜生。”

  乐无涯狠狠一拳击在乐漫天肚子上,将乐漫天打得弯下了腰:“混账小子!你还敢顶嘴,还敢骂我!”

  乐漫天直起腰,晃了几晃,嘶声道:“你打吧。打吧!”

  乐无涯右腿一扫,将乐漫天打翻在地:“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

  老仆冲了进来,跪在乐漫天身边,仰面哀求道:“老爷,老爷别达了!老爷……”

  乐无涯一脚将老仆踢得飞出了房门:“滚开!都是你们这些王八蛋惯坏了他!”

  老仆又扑了进来,抱住了乐无涯的左腿:“老爷,老爷,求求你别打了……”

  乐无涯咆哮道:“松手!再不松手,我连你一起杀!”

  倒在地上的乐漫天突然跳了起来,飞快地冲出门去。

  乐无涯追赶不及,只有将怒气发地在老仆身上。他抬起右脚,正准备踢向老仆的额头,忽听得门外有人冷冷哼了一声。

  乐无涯僵住。

  那个给风淡泊送过饭的断舌老人出现在门口,冷冷地瞪着乐无涯。

  他已不再显得那么猥琐,他的目光也不再呆滞。

  他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座凶神,他的目光比最锐利的剑还要锐利。

  乐无涯的右脚慢慢放回地上。老仆也松开手,艰难地爬了起来,从断舌老人身边走了出去。

  “你来干什么?”乐无涯森然道:“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断舍老人自然无法说话。他只哼了一声,仍旧瞪着乐无涯。

  乐无涯道:“你的命是我救的,我随时可以向你索要报酬。”

  断舌老人紧紧闭着嘴巴,但乐无涯却听到了他的回答。

  “你救了我的命,所以我也要救你的命。”

  声音又哑又闷,有点含糊不清,但的确是有人在说话。

  “腹语术?”乐无涯的脸色更难看了:“真没想到你还会这一手。”

  腹语术是一种极艰深的功夫,能练成的人可以说极少极少。乐无涯就不会。

  但乐无涯不怕。

  腹语术虽然艰深,却不能用于攻击敌人。只有残废之人或想装神弄鬼的人才有心思学它。对常人来说,腹语术百无一用。

  断舌老人“说”道:“我不想为难你。我只想救你一次,大家扯平,两不亏欠。”

  乐无涯傲慢地道:“你想救我的命?”

  “不错。”

  “可我并没有感到自己的性命受到了威胁。”

  “如果你没有察觉到危险来自何处,那就说明我要救你是正确的。”

  “是吗?”

  “是的。”

  “愿闻其详。”

  “柳红桥本来是为了救风淡泊而来的,柳红桥领来的人也都是找辛荑要人的。如果蝙蝠坞的人杀了那些被迷住的小伙子,柳红桥他们就是找你要人了。”

  乐无涯冷冷道:“区区几个北方侉子,何足道哉?!柳红桥这会子或许早已进鱼肚子了,即使还没有死,也离死不远了。”

  断舌老人“说”道:“你对你那些水上健儿寄的期望太高了。”

  乐无涯道:“不算高。现在他们已经和柳红桥的船队碰上了,他们已经凿沉柳红桥的那些船了。无论柳红桥他们武功有多高,在水里都没有用。”

  断舌老人”说”道:“情况或许不像你想像的那么简单。”

  乐无涯冷笑道:“是吗?”

  断舌老人眼中闪过一丝鄙夷之色:“是的。我相信柳红桥他们会有办法的。”

  乐无涯道。“即使他们能冲破水军的封锁截杀,我也不怕。”

  断舌老人脸上鄙夷之色更盛:“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值不值的问题。他们的目的是对付辛荑,你何苦要横里插一腿?一旦和柳红桥冲突起来,必然是两败俱伤,那么,得到好处的是谁?”

  乐无涯不屑地看了看断舌老人,慢悠悠地道:“不可能会是两败俱伤。胜的一定是我,死的一定是柳红桥。”

  他昂起头,大声道:“即使是两败俱伤,也得拼到底!柳红桥的奸细已经破坏了我八座水寮,杀死我哨兵数十,就凭这一点,我也绝对饶不了他!”

  断舌老人“说”道:“这就是你决定先制伏辛荑的原因?”

  “不错。”

  “你认为你制伏得了辛荑吗?你认为她的那些手下都是吃素的吗?他们虽然人不多,但实力很强,一旦真打起来,吃亏的必然是蝙蝠坞。”

  “你”

  “你千万莫要忘了,辛荑既然可以迷住那些小伙子的心神,也就必然可以使他们为她死战。他们原本都是武林中很出色的年轻高手,他们的武功并不比你差多少。”

  乐无涯森然喝道:“住口!”

  断舌老人的“口”一直闭得很紧,但他的话并不是从嘴里说出来的。

  “你更不能忘了,辛荑是个让人无法对付的女人。一旦她使出‘摄魂术’来,你派去对付她的人说不定都会返过来对付你!”

  乐无涯喝道:“摄魂术再厉害,一次也只能害一个人。”

  “你当然可以派数十人、上百人同时围攻她。但是,你忘了她会‘魔音’。一旦她吹起箫来,你怎么办?”

  乐无涯叫道:“我还有蝙蝠!”

  话音刚落,他就听到了箫声。

  *********

  华良雄看着蝙蝠飞近,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他们若是出手攻击这些吸血蝙蝠,势必会马上暴露目标,马上就会和蝙蝠坞的人冲突起来。

  他们若是静坐不动,那就会被这些蝙蝠吸干血液。

  华良雄看着渐渐飞近的蝙蝠,额上已满是冷汗。小五等人也都紧张地等他下命令。当蝙蝠离他们还有约摸十丈远的时候,华良雄低声喝道:“撤!”

  话音落时,五人已都没入了烂泥之中。

  蝙蝠飞到苇丛烂泥上,却发现已失去了目标,但它们并没有“返航”。

  它们就落在苇丛中,吱吱叫着,等待目标重新出现。

  华良雄他们却像泥鳅一般溜走了。他们在烂泥中同样也很自如。

  蝙蝠等了好一会儿,正有点不耐烦的时候,它们听到了箫声。

  呜咽低沉的箫声。

  *********

  天字一号和天字二号两个人紧紧盯住了阿龙。

  他们知道这个阿龙是那个“贱女人”的首席面首,知道阿龙是辛荑最得力、最信赖的手下。

  而他们又是乐无涯“老爷”最信任的心腹,最得力的助手。

  所以他们决定要和阿龙好好地较量较量,看看谁更厉害。

  阿龙似乎没有发现他们的企图。他只是小心翼翼地搜索着草丛,很认真地帮蝙蝠坞搜捕奸细。

  天字一号在阿龙的左边,天字二号在阿龙的右边。

  天字二号突然惊呼起来,但只叫出半声,就消失在草丛中。

  阿龙和天字一号都吃了一惊,冲了过去:“好细在那儿!”

  天字二号当然是因为被奸细暗算了才尖叫的。

  阿龙刚冲到天字二号失踪的地方,就发觉脚下身后都不对劲。

  草丛中有一柄剑正从左面扫向他的双膝,背后有一柄剑正横断他右肩。

  阿龙如果上纵,草丛中的剑会削断他的双脚,背后的剑会将他劈开。

  阿龙如果左闪,正凑上草丛中的剑。阿龙如果右避,背后的剑会割下他的脑袋。

  阿龙突然后退。疾如闪电。

  草丛中的剑扫空,只削断了千百根杂草,背后的剑则荡了起来。

  因为持剑的人被阿龙撞得仰天后摔。

  阿龙猛一旋身,远远落在丈外。

  天字二号从草丛中跳了起来,天字一号稳住了踉跄的身子,也抓稳了剑。

  他们都又惊又怒地瞪着阿龙,似乎不相信阿龙能如此轻易地躲开他们的合击。

  阿龙冷笑道:“你们活得不耐烦了?”

  天字一号暴叫道:“杀!”身形掠起,如苍鹰般扑了过来。

  他手中的剑,就是苍鹰的利爪。”

  天字二号一声不吭,身形一低,又消失在草丛中。

  他就像是一条蛇。他手中的剑,就是蛇的红信子。

  阿龙突然转身,利箭一般射向远方。

  他并不是想逃跑,并不是因为不敌。他不怕天字一号的“利爪”,也不怕天字二号的“红信子”。

  他听到了箫声。

  *********

  乐漫天忍着剧痛.跌跌撞撞地离开了小屋,跑到了街上。

  街上除了一些老得不能动的老头老太太,就是些才五六岁七八岁的男孩女孩。

  老头老太太们在焦虑地低声议论着坞中将要面临的危险,男孩女孩们则严肃地围在他们的爷爷奶奶身边听着,听得很认真。

  这些人虽然无力抵抗外来的侵略,但义愤之情,溢于言表。

  对于他们来说,蝙蝠坞就是世上最美好、最安乐的地方,是他们的王国。这里是老人们养老的天堂,也是培养孩子们成长的好地方。

  他们不愿意有人破坏他们的平静和快乐,不愿外面的人干扰他们的王国。

  他们不愿接受外面的东西--除了钱。

  因为蝙蝠坞里,他们只有一个主人——“老爷”,而如果蝙蝠坞被外人侵占了,他们将供奉数不清的老爷——官府、财主、官兵、盗贼,等等等等。

  乐漫天隐在一堵断垣后面,听着他们的交谈,感到很迷惑。

  他不知道自己抛弃父亲毕生为之奋斗的事业究竟对不对了。而就在刚才,他还在努力劝父亲也放弃呢!

  他以前觉得,蝙蝠坞是个令人难以忍受的地方,窒息得让他发疯。但蝙蝠坞里的人,却都活得很舒畅、很快乐。

  是不是他错了?

  他以前一直认为,蝙蝠坞是世上最黑暗、最污浊、最可笑的地方。因为这里的人都在做梦,梦见
 

 
分享到:
小熊睡不着7
岳飞生命中的五大耻辱记录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
不爱吃药的小老鼠3
唐朝比杨贵妃还有魅力的女人是谁
乾隆皇帝与海宁陈阁老究竟是不是父子
孟婆汤1
农夫和蛇的故事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