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白雪刀 >> 第二章 柳如烟

第二章 柳如烟

时间:2016/11/7 10:54:11  点击:1559 次
  虎山下,柳如烟。

  淡淡的柳烟,掩映着青瓦白墙,小桥流水,柳林中芳草菲菲。一丛一丛不知名的深红浅红的野花悄悄地开着,无数山鸟正试着它们那闲置了一冬的歌喉。

  春天结束了冬天的冷酷,春天象征着万物的复苏,春天欣欣向荣。

  蛰伏的毒蛇,也已在花丛中蜿蜒游动。

  如果能偷偷地欣赏一个独自呆着的女孩子,那一定是件很有趣的事情。如果那个女孩子正处在花妍柳媚、峰浪蝶狂的环境中,就更有意思了。

  独自呆着的女孩子没有羞涩、没有娇色、没有傲慢,没有故作正经。

  虎山下,有一汪深潭,潭边有一形如玄龟的巨石,故名龟潭。

  龟潭嵌在柳烟中,如美人明媚的眼。

  柳林中有一条不成其为路的小径,有一个十六岁的少女,正蹦蹦跳跳地走着。

  她的眼睛大大的,睫毛长长的,纤腰柔柔的。乌发流云般地纷披在她浑圆的肩上,落在她花骨朵般的胸脯上。

  她的脸儿圆圆的,额上覆着刘海,眉心还有一点鲜红的吉祥痣,她的小嘴微微翘着,似在吻着这美妙怡人的春色。

  是啊,这样的春日,这样的春色,她怎么能不爽心呢?

  她的红绣鞋儿半没在柔软的芳草里,几只幼笋不时轻触着她美丽的足踝。

  她无忧无虑,就像这三月的风,柔柔的,媚媚的,娇娇的,谁都喜欢。她若去拂一下柳丝,柳丝会漾起一串轻笑,她若去抚一下乳燕,乳燕会送她一串脆语,若是她对.一个老人微笑一下,只怕那老人马上就扔掉拐杖,年轻了四十岁。

  女孩子的春天啊!

  肖无濑隐在一丛高高的水竹后面,似乎已被眼前的春色迷住了,怔怔地盯着那个穿淡红衫儿的女孩子,一动不动。

  平生第一次,他才发现,春天竟是如此美好。

  平生第一次,他才知道,女孩子竟会如此动人。

  过去的十年,他生活在仇恨中,生活在练功的激奋和痛苦中,生活在兄弟们的友爱中。他早已忘了世上还有女人,也忘了春天对一个人的意义。

  他一直生活在冬天里,即使他爱笑爱闹爱胡说八道,那也只不过是在冬天里发生的事。

  肖无濑的心中,有一种朦胧但又强烈的东西在疯狂地生长,他还没有意识到那种东西是什么,但他已被这个女孩子迷住了,不可抑止地着了魔。

  他想转头看看绿袍人是否也被这个女孩子吸引住,却又一下瞪大了眼睛,惊讶地瞪着女孩子身后。

  绿袍人什么时候绕到那里去了?

  肖无濑紧张得手心都出汗了。

  女孩子飞快地一转身,就看见一个高大的绿袍佩刀大汉,正向自己走来。

  女孩子的脸色变了,她感到一种森森的冷气,从绿袍人身上向自己迫来。

  绿饱人神情漠然,似乎并没有看见她,他的目光也并不犀利,可女孩子就是觉得自己冷得厉害。

  他的脸雪白泛青,透着一股诡异之气,加之他一身绿袍,更让女孩子想起了一种她极其厌恶的东西——竹叶青。

  “竹叶青”是一种蛇,全身碧油油的,常蜿蜒于苍翠的竹林中,令人无法分辨,可一旦你被咬了一口,你就会知道它的厉害了。

  这个女孩子并不怕“竹叶青”,她在七岁时就已开始杀蛇玩了。但她厌恶竹叶青,因为竹叶青的颜色看了让人心里发凉。

  这个女孩子看见这个绿袍人,就像看见了一条竹叶青,她感到厌恶,心里发凉,但她并不怕他。

  从她刚会走路,就有武林高手充任教习。她七岁开始习武,十一岁开始练剑,她是名震江南的虎山派掌门、号称”天南第一刀”的宋朝元的掌上明珠,她被南武林的人尊称为“玉观音”、“宋大小姐”。

  她芳名宋沁,是“江南第一女侠”称号的当然拥有者。她手中的剑,曾会过不少武林名人、江湖豪客。她的武功颇得宋朝元真传,没有理由怕这个绿袍人。

  宋沁戒备地盯着绿袍人,满面不屑地迎了上去。几丝垂下的柳枝儿拂过她的香肩,惬意地空中晃悠着。

  她当然已注意到了绿袍人的佩刀。她的父亲和几个师见都是刀中高手,她自然也是评刀的大行家。她一眼就看出来了,那是一把真正的宝刀,也许不比宋朝元的刀差。

  他身上的那股诡异之气,是不是从这把刀中散发出来呢?

  宋沁的手已渗出了冷汗。

  绿袍人越走越近,宋沁的厌恶感也越来越强烈。她的右手已虚按在剑柄上,一有异常,这柄漂亮的短剑就会出手,刺向绿袍人。

  可是绿袍人看来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他只是路过这里吗?宋沁不知道。

  相距还有一丈,宋沁站住了,紧盯着绿袍人的右肩。

  “人要动,肩先动”,这个道理宋沁很小就明白了。

  绿袍人仿佛这时候才看见她,脚下也微微一滞。

  宋沁虽没有正视他的眼睛,却也已感觉到他异常寒冷的目光。

  比冰还冷!

  绿袍人转开了眼睛,慢慢地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擦肩而过的时候,宋沁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仿佛他不是人,而真的是一条竹叶青。

  宋沁并没有马上回身,也没有放松戒备,当她确认他已走远时,才悄悄嘘了口气,缓缓转身。只见芳草妻妻,柳烟迷离,早已不见了绿袍人的身影。

  这个人是谁?

  武林中有这一号人物吗?

  他怎么出现在虎山脚下呢?

  他与虎山派是友是敌?

  ……

  这些问题,她本该拦住问个明白的,毕竟这里是虎山派的地盘,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乱闯的。

  可她只顾防备他,只顾压抑心中厌恶,居然连这些该问的东西都忘了。

  他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他的武功最哪一派的?

  他为什么有一柄稀世宝刀?

  ……

  这些问题,我们的宋大小姐一个也回答不了。

  但宋沁并不太沮丧,因为她知道,她父亲,南武林第一人宋朝元肯定能回答。

  不一会儿,宋沁就忘了那个绿袍人。

  在这么美妙的春日里,还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忘不了呢?

  那边柳烟中,一角白袍闪了一下,倏地不见了。

  宋沁的脸马上板了起来。

  可细心的人只要稍一注意,就能发现她眼中的羞喜和嘴角的那一丝浅笑。

  宋沁骂道:“小山子,你这不老实的坏小子,偷偷摸摸地看什么?还不快给我乖乖地滚过来!”

  没有人应声。

  宋沁真的生气了,好看的弯眉毛都竖了起来:“小山子,你要作死?你过不过来?再不过来,瞧我不老大耳刮子打你!”

  柳烟寂然。

  宋沁气冲冲地跑到刚才白影闪动的地方,却什么也没有看见,不由更怒,一个旋身飘上了柳梢,四下一望,仍是未见白袍人的影子。

  宋沁怔住。

  要知道白饱在碧柳间是极抢眼的,只要这附近几十丈内确有穿白袍的人,宋沁是一定会发现的。

  她对自己的眼力有绝对的自信。

  如果那白袍人真的是“小山子”,他只怕早就“乖乖”

  地过来给宋大小姐赔小心,逗她脸红了。

  那么,这个并非“小山子”的白袍人是谁?虎山上下,除了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小山子”,可没有人穿白袍啊?

  这个白袍人能在转眼间从宋大小姐眼皮底下脱逃,他的轻功、机智岂非不可思议?

  “小山子”或许有这份机智,但绝对没有这份轻功。

  宋沁马上想起了方才遇到的那个诡异如蛇的绿袍人。

  宋沁的心一下抽紧了。

  再过三天,就是宋朝元的六十大寿,是不是会有人来找麻烦呢?

  宋沁提气叫道:“穿白袍的朋友,请现身相见——”

  远山隐隐传来了回声。

  宋沁脾气再好,也忍不住火了:“躲躲闪闪的,算什么英雄好汉?阁下若还要脸走江湖,何不挺身一战?”

  “那人”似乎就是要气气宋大小姐,居然一声没吭。

  “莫非是我看错了,真的没人?”

  宋沁在树梢上愣了一会儿,飘然下地。她想马上回山,把这件事告诉父亲。

  刚一转,宋大小姐就尖叫一声,活像见了鬼。

  一个身穿粗布白袍的年轻人就站在她面前,微笑着打量着她。

  他的嘴角翘翘的,笑得有点不怀好意。但他的脸却很有点红,眼神也很有点不自然,就像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虽然被大人抓住了,却仍在故作镇静。

  这个年轻人,当然就是肖无濒。

  宋沁连着退了十几步才顿住,深吸了一口气,大声道:“你是什么人?”

  她的脸色仍然很白,声音也有点颤抖。

  肖无濑紧盯着她丰满的柔唇,微笑道:“我就是说了,你也未必知道。”

  然后他的脸就红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喉咙堵得厉害,说话很困难,声音自然也是怪怪的。

  但他没有移开目光。

  宋沁被他看得心里发毛。

  肖无濑那神情,跟一只饿极了的狗看见一块肥肉时没什么两样,大露骨、太大胆、太放肆,太没有礼貌了。

  宋沁已经十七岁了,她已是个妩媚动人,而且深知自己魅力的女孩子。这样的女孩子,当然喜欢被男人看,而且绝对喜欢男人的目光中闪烁着危险的东西。

  可要命的是,宋沁从未被人如此无礼地看过。

  更何况这臭小子的态度很不好、口气很狂呢。

  宋沁气得要命。

  但她偏偏笑了,笑得又妩媚,又开心,笑得肖无濑心神俱醉。

  她咬着嘴唇,俏皮地瞟了瞟他,甜甜地道:“你还没说出来,怎么能肯定我不知道呢?……好吧,我是主人,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宋,我叫宋沁。”

  肖无濑的脸一下白了。他吃惊地瞪着宋沁,好像她不是那个迷死人的女孩子,而是个夜叉鬼。

  他的声音已变得很冷
 

 
分享到:
2小兔子放风筝
1小兔子放风筝
2称赞
1称赞
2城里来了个大嘴巴怪物
1城里来了个大嘴巴怪物
2小公鸡挖蚯蚓
1小公鸡挖蚯蚓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