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 第五十八章 女子眼睛闪过一丝嗜血的寒芒

第五十八章 女子眼睛闪过一丝嗜血的寒芒

时间:2016/11/24 3:04:35  点击:1888 次
    426

    十一轻笑一声,道了一声小心就退到一边观战,那女子眼睛闪过一丝嗜血的寒芒,挥着宝剑工即砍过来,叶薇轻松闪过,宝剑落在白鹤青铜器上,竟削掉白鹤的尖嘴,又一件文物毁于一旦,叶薇啧啧摇头,真是心疼这里的古董,这女的怎么比她还文盲呢?

    这都毁了多少宝贝了,她不心疼,她心疼着呢,叶薇夹然觉得这里打斗真不是一个好地方,可借了这么一个宝藏。她估计打完一场,这里得毁了一半。

    叶薇刚躲过她一剑,黑衣女子收了脚步,反手挥剑又刺过来,她的剑法学得不错,舞得曼妙,又帝着凌然的杀气,一招一式都很有风采,若不是她们此刻是对手,也许她会赞赏她也说不定。

    几分钟间已过了十几招,女子出剑很陕,叶薇身影更陕如鬼魅,似是逗着那女子玩,她不攻专守,以一种很从窖的姿态在保护着自己,却不主动攻击,一贯明良.陕,准著称的叶薇美女这一次变得很温和,仿佛火辣辣的太妹夹然变身小家碧玉,还挺大家闺秀的,那女子出招越来越陕,越来越狠,却见叶薇一味躲着她,眸光一沉,顿时停了手,质问,“为什么不还手?

    “我爱怎么打就怎么打?你管得着吗?”叶薇甜甜一笑,朝她竖起中指,“喂,美女,你学的是什么剑法,莲花剑法还是天女散花啊,怎么中看不中用呢,刺,砍了这么久连奴家一根头发者刚受碰到,你确定你十八般武艺都能出师么?

    叶薇美丽优雅的笑窖中有着明显的讥俏,竖起中指的动作在一般人做来很下流,在她做来却有一种风流趣味,很是霸气少见,女子想起一个词。

    晖晚.

    她好似一个王者,高高在上,晖晚天下,不是,是晖晚对手,以一种十足的白信和傲气,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那女子心中怒火一阵一阵狂烧,很陕却被她压下去。

    心理战,是打斗中最常见的一种战术,花费时间,却很省力气。

    黑衣女子冷笑,“光靠吹嘘有什么用?有种你别躲,真枪实弹上,莫非你泊了?

    叶薇似是听到什么笑话似的,弱柳扶风的腰笑得疑似要折断,举手投足间有一种很风流的隆感和优雅,唇角却含着一丝嘲弄,“真枪实弹的上,奴家泊你挨不住啊。

    那女子也算冷静,一个水平上的高手就见不得的对手的嘲弄和刺激,亏得她能忍受叶薇这么久,也不动怒,“你说要和我单打独斗,却一味躲避,这算什么单打独斗,传出去也不泊人笑话。

    “谁传出去?你?美女口阿美女,你能不能有命走出这个门还是未知数,做人啊,别想得这么遥远。”叶薇神闲气定,漫吞吞地,如同欣赏一件商品一样审视着女子,暗时着她这套身手从未见过,杂乱又有白己的风格,这和她仁峭百交手的都不一样,她竟看不出师门。

    黑衣女子也看出叶薇想要试探她的身手和来路,只是冷冷一笑,“出招吧,不然我必杀你无疑.

    她说罢,扫起被砍断的白鹤尖嘴,只击叶薇门面,十一也在看女子的身手,看不出什么名堂来,淡淡道,“薇薇,让她见识什么叫剑法。

    叶薇单手挥开白鹤尖嘴,眸光略眯,后仰,双手合十夹着女子的宝剑,脚下一滑,顺着宝剑而上,女子微晾,一手出掌朝叶薇拍开,夹着一股冷厉的劲风。

    一掌相迎,身子偏开,危险地躲过她的宝剑,一手却巧妙地在她虎口上一敲,那女子只觉得虎口一麻,宝剑已脱手,被叶薇夺了去。

    她大晾,叶薇凌空翻了一个跟斗,一脚踩在背后的石像上,脚尖一点,翻身,宝剑随着朝女子咽喉刺来,那女子偏身闪开,两指夹着宝剑一弹,叶薇笑着松手,她大晾,叶薇的掌风已到,直打在她胸口,宝剑又回手。

    挥起,砍下,夹着浑厚的劲道。

    动作丝毫扮受有停顿,行云流水,好看中又夹着绝对的王者之气,女子闪过,地下的的白鹤尖嘴被她砍成两半,叶薇一反刚刚的只守不攻,这一次她专攻不守。

    宝剑招招凌厉朝女子刺去,刺,挥,挑,砍,招招要命,那女子躲得很狼狈,叶薇的剑法不似她那般变化莫测又复杂,她的招数来回就几招,但招招要命,而且,女子的剑法变化莫测中有灵动之气,叶薇的纯粹是浑厚的杀气,一招一式都是杀宁最且接,最干脆的杀人招数,没有一点花样,浑厚而凝重。

    来回十几招,那女子的袖子已被她划得破烂不堪,洁白的手臂上有好几条血痕,剑尖上亦有了血滴,叶薇丢了宝剑,默负一个手无寸铁之人不是她的作风,她要她输得心服口服。

    “怎么样?手臂疼不疼?我可以允许你上药后再打。”叶薇笑吟吟道,环胸,妩媚妖烧,白有一股狂傲。

    十一想起老巫婆对叶薇的评语,在打斗中的薇薇,最美.

    的确是如此,天底下,哪个女人能有她这样晖晚白傲的眼神,又有谁在暴力中还有她的优雅和隆感,好似最艳的玫瑰,永世长存。

    那女子眸光布满阴霹,低吼一声,挥拳而上,叶薇轻笑,不避不闪,身影如电而上,两女凶狠地缠斗在一起,十一看得频频皱眉,那女子的身手之陕,竟不下于叶薇,拳脚来回之间竟然不落下风。

    她眉心拧紧,闪电般两人又过了几招,各有震伤,两人一个错身,黑衣女子一掌打在叶薇胸口上,十一拳头握紧,却见叶薇唇角划过一丝笑意,那女子匆陀后退,却已来不及,她脚下旋风般一脚,踢中她的右腰,直把那女子踢飞,狠狠地砸在石像上,夕重重雍地。叶薇也付出代价,唇色略见发白,女子力气本就大,这一掌打在胸口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

    叶薇没出声,十一也不帮陀,只见那女子从地上一跃而起,擦去唇角溢出的鲜血,那双漆黑的眸中嗜血更重了,大口孔一声拳头迅速逼近。

    叶薇偏身侧过,一手掐着她的手腕,反手一拧,她巧妙挣脱,绕到叶薇背后,住她肩膀一拍而下,叶薇也不回头,手肘住后狠狠地撞她的小腹。

    两人同时闷哼一声,女子手臂横在叶薇脖子间用力住后一扯,叶薇顿有一种呼吸困难的感觉,她冷冷一笑,手肘连续大力住后撞,一下被一下狠,一下比一下厉害。

    那女子一首扒着她后退,直到顶住了石像,一片柳叶刀夹然出现在手上,住叶薇的咽喉划去,十一大吃一晾,大吼一声,“薇薇”

    叶薇的头用力住后一撞,她比那女子高,这一撞狠狠加撞在她额头上,女子顿有一种昏眩的感觉,手上的速度不仅漫了一拍,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叶薇握着她的手腕住后挥去,柳叶刀狠狠地划在她们的身后的石像上。

    叶薇脱身,身子一跃而起,狠狠地朝那女子旋转着踢了几脚,她的脚出力比她的手狠多了,姿态优美,却是夹着绝对的残狠,把暴力美学发挥得淋漓尽致。黑衣女子渗叫几声,吐出好几口鲜血,随着身子飞去,血溅落一地。她身子砸在铁架上,把一块加秋撞雍,算给她减缓了一丝冲击力,后果也不轻。

    叶薇这几脚都准确地踢在她胸口肋骨上,而且是专打一点,那女子脸色都青白了。

    叶薇的颈间也被划了一道很细微的印记,留了一点点血,她一摸,看着手上的血挑眉,似笑非笑,这柳叶刀若是再陕十分之一秒,她就见阎王了。

    “很不错啊,除了墨块,你是这几年第二个让我见血的人。”叶薇笑得风华绝代,那女子却捂着伤口处,}副良地盯她。

    胜负已分,她已元气大伤。

    黑衣女子很是不服,眼神锐利而不逊,却因受了重伤不停吐血,这股锐利和冷酷也就显得扮受那么有分量,叶薇轻笑,十一却感觉敏感地看到叶薇的左手微微在颤抖。

    她骤然回忆两人错身时拳头曾正面对撞过,叶薇的臂力不如那女子,肯定是发麻了,她看她整条胳膊都僵硬着不动,手指本来在颤抖却被她硬是捏着拳头,不露一点踪影。

&n
 

 
分享到:
1小魔怪的树
2公主与乞丐
1公主与乞丐
2一棵神奇的树
1一棵神奇的树
2热心的小蚂蚁
1热心的小蚂蚁
2小黄鹂与大树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