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汤姆叔叔的小屋 >> 第八章 艾莉查的逃亡生活

第八章 艾莉查的逃亡生活

时间:2016/12/29 19:47:15  点击:1563 次
    傍晚的时候,艾莉查终于逃过了俄亥俄河。傍晚河面上烟雾迷茫,逐渐吞没了她的身影,很快,她便消失在河的堤岸上。在她和追兵之间,湍急的河水和横七竖八的冰筏构成了一道难以逾越的天然路障。赫利非常气愤,慢慢地返回小客店。客店的女主人为他开了一间房间供他休息。地面上铺着一条破旧的地毯,一张桌子上铺着一张油得发亮的黑布,几张高背椅零乱地放在屋里,壁炉上是几尊色彩鲜艳的石膏雕像,炉子里还有零星的烟火,一张形状丑陋的硬板睡椅把它的身躯延伸到了壁炉的烟囱处。赫利坐在这张丑陋的木睡椅上,心里不时考虑着这变幻莫测的人生和幸福希望的不稳定性。

    “我为什么非得追捕那个小东西呢?”他自忖道,“这个小东西搞得我如此狼狈,甚至是进退两难。”赫利暗自骂着自己以获得精神上的解脱,嘴里不时吐出一些不文雅的词语。尽管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赫利他自己非常适合于这些不文雅的咒骂话,但因为考虑到这些话是那么的不雅,所以我们还是把那些话略去不提了。

    赫利被一个男人大而刺耳的声音惊动了,那个人很显然刚下马,赫利急忙跑到窗户那儿,想去看个清楚。

    “老天!今天我真是幸运,这叫吉人自有天相,”赫利说,“如果我没看错,那不是汤姆-洛科吗?”

    赫利急忙跑了过去。在屋子的一角,一个身体强壮、肌肉结实的男子站在吧台旁,他身材足有六尺,脸上一副凶恶的神情。他身穿一件翻毛的水牛皮外衣,这和他的头发非常相配,使得他看起来毛茸茸的,而这又和他的外表非常相称。他头部和面部的每一个器官,凶残的相貌都处于极端恐怖的状态,这都充分显示了他的心狠手辣。确实,如果我们亲爱的读者能勾勒出一条戴帽子、穿人衣服的看门狗摇着尾巴跑进人们的院落时的样子的话,那他们也就不难想象出这个人的体型和举止行为了。他的旁边还有一个人,在许多方面,那个人的长相都和他有很大的差别。他个子不高,身体很瘦小,身子可以像猫一样弯曲,他的眼睛很锐利,总让人有种自己的脸上的各个部位在被他随时窥探研究的感觉,好像他是故意削尖了自己的眼睛似的。他长长削瘦的鼻子向前伸出,好像它很急于搞清楚自然界万事万物的奥秘似的。他那光亮稀少的头发也急切地向前伸了出来,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无不显示出他是一个冷静、严谨、感觉敏锐的人。那个高大男子倒了半杯没加水的烈酒,没说一句话便喝了个底儿朝天。那个小个儿站在那儿,踮着脚,不时把头从这边探向那边,又朝放各种瓶装酒的方向闻了闻,最后才以单薄、略显颤抖的声音点了一杯薄荷威士忌。倒好后,他自鸣得意地端起酒杯端详起来,好像刚做完一件非常正确而得体的事情一样,他在头上碰了碰指甲,然后悠闲地慢慢小口啜饮起来。

    “嗨,你好吗,洛科,你不认为在这儿遇到我是多么巧吗?”说着,赫利走上前去,把手伸向了那个高个男子。

    “见鬼!”那人礼貌地回答,“是什么事让你跑到这儿来了,赫利?”

    那个贼眉鼠眼名叫马科斯的人立刻放下酒杯,把头向前探了探,目光敏锐地盯着这个新认识的人,就像猫看到了一片移动的枯树叶或其他可追赶的东西似的。

    “我说,汤姆,今天我真是太幸运了。我他妈的遇到了麻烦事,你一定要拉兄弟一把。”

    “啊,那是当然,什么麻烦?”这位老兄得意地说,“当别人很乐于见你时,你一定要明白:他们一定是有求于你。今天你遇到了什么麻烦事?”

    “这位是你的朋友吗?”赫利以怀疑的目光打量着马科斯说,“他是你的合伙人,是吗?”

    “是的,他是我现在的合伙人。嗨,马科斯!这位老兄就是我在纳特切斯时的合伙人。”

    “很高兴认识你,”马科斯说着,边把他那只鸡爪般干瘦的手伸了出来,“我想,你是赫利先生吧?”

    “很对,先生!”赫利说,“首先,先生们,既然我们在此愉快地见面了,那我们就先为此庆祝一下吧。喂,老浣熊,”他向店主人喊道,“给我们来点热水,糖和雪茄烟,再弄点好喝的,我们要好好聊一会儿。”

    于是,店主人点着了蜡烛,把壁炉的火弄得旺了些,我们这三位兄弟围坐在桌边,桌上摆满了上面所提到的为增进感情而点的食物。

    赫利略带感伤地谈了谈自己的不幸遭遇。洛科闭着嘴,脸色阴沉地聆听着他的诉说,马科斯则忙着调制符合自己口味的饮料,偶而抬起头来,几乎要把鼻子和下巴伸到赫利的脸上。他从头到尾仔细听了赫利的诉说,显然他对故事的结尾部分更感兴趣,因为他静静地晃着肩膀,两片薄嘴唇高高地翘着,显然他内心很兴奋。

    “然后,你就束手无策了,是吗?”他说,“嘿!嘿!嘿!她干得真利落。”

    “在这种买卖中,小孩是麻烦事最多的了。”赫利面带忧伤地说。

    “如果我们能买到一种不关心疼爱她的孩子的女人,”马科斯说,“告诉你吧,我就认为是最伟大最伟大的现代的改善了。”说完,他低声笑了起来,好像这会有力地支持他的笑话一般。

    “是的,”赫利说,“我从来没有搞清楚这点。那些小孩对她们来说是种难以承受的负担,人们本来以为,帮她们解除这负担她们应该高兴才对,但事实却正好相反。小孩子越是麻烦,越是没有用,她们却越是舍不得放开他们。情况一般都是如此。”

    “赫利先生,”马科斯说,“请把开水递给我。先生,你刚才所说的,我和大家都有同感。以前有一次,当我干这种买卖时,我买了个女的,她身材修长匀称,长得很漂亮,人也聪明伶俐。她有个孩子,病得确实不轻,背还有点驼,于是我把他送给了别人,那个人想留下来养着碰碰运气,反正也没有花钱。但是没料到,那个女人却很看重这件事,你应该看看她闹得有多么凶!真的,那个孩子脾气很坏,整天都烦她,她为什么还要那样看重这个病孩子呢?她不是假装的——她是真哭了,没有一点精神,好像失去了所有的亲人朋友一样。想一想,这件事真是奇怪,女人的事,是不会有个完的。”

    “我也遇到过这种事,”赫利说,“去年夏天,在红河地区,我买了个带孩子的女奴,那孩子长得很漂亮,两只小眼睛乌黑发亮,就像你的眼睛。但过去一看,才发现他的眼睛是瞎了,而且是彻底瞎了。我想,我把他卖掉是不会有什么坏处的,所以我没有公开这件事。我用这个小孩子换了桶威士忌酒,但当我从那女人手中抢走孩子时,她却变得像一只老虎似的。那时我们还没出发,我也没给那些黑奴上锁,那女人像一只猫一样跳到了棉包上,把一个水手的刀抢了过去,霎时间,她把大家都吓跑了。等到她发现这样做没用时,便转身抢起她的孩子,头朝下跳进了河里,再也没有浮起来。”

    “你们两个真是废物!”汤姆-洛科面带厌恶地强忍着听完了他们的故事,说道,“我告诉你们,我的那些黑奴从来不敢这样地放肆。”

    “真的吗?你怎么对付他们?”马科斯以轻松的语调问道。

    “怎么对付他们?我买了一个女奴,如果正好她也有孩子要卖,我就走到她眼前,把我的拳头对准她的脸说,‘听着,如果你说一个字让我听到了,我会打碎你的脸蛋;我不想听到一个字,即使咕哝一声也不允许。’我告诉她说,‘从现在起,孩子属于我,他不再是你的了,你和他之间已经没有任何的联系,只要有机会,我会在第一时间把他卖掉。听好,别想什么鬼主意,否则我会让你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出生的。’这样一来,她们就不会和我耍心眼,她们知道在我面前,这是没有用的。我使得她们对我言听计从。如果谁敢对此提出异议,-,”洛科先生用拳头猛击了一下桌子代表了那个不言而喻的结果。

    “也许这可以暂时称做‘下马威’吧,”马科斯说。他戳了一下赫利的腰,接着便笑起来。“你不觉得汤姆的做法很特别吗?嘿!嘿!嘿!汤姆,我认为虽然那些黑鬼的脑子都很迟钝,但你让他们都豁然长了见识。汤姆,他们对你的意思不会再有什么疑惑了。汤姆,我说,即使你不是魔鬼本人,也是魔鬼的孪生兄弟。”

    汤姆谦虚地接受了马科斯的恭维,脸色也变得像平时那样和蔼了,这种和蔼恰如约翰-班扬所说的局限于“暴烈的本性范围之内”。

    晚上,赫利愉快地多喝了几杯酒以后,便开始有了一种自己的道德观念得以升华和扩充的感觉,在同等情况下,一个先生能有如此深思熟虑和重大的变化并不是什么罕见的现象。

    “汤姆,”他说,“你这样做非常不好,正如我一直告诉你的一样。你知道,汤姆,你和我在纳特切斯时经常谈论此事,我曾试着让你明白,我们善待他们一点,仍会赚很多钱,这足以让我们今生过得舒服惬意。这样当我们陷入困境,不能再得到什么东西时,我们也会有一个较好的机会进入天堂。”

    “呸!”汤姆说,“难道我不明白吗?别再和我说这些让我难受的道理了,现在我都快要出离气愤了。”说着,汤姆把剩下的半杯白兰地全喝完了。

    “我说,”赫利说着,身子斜靠在椅子上,使劲挥了一下手,“我要承认,我做这种生意全都是为了赚钱。但钱不能代表一切,我们也不是说除了做奴隶生意外不能做别的生意。我们全都有灵魂,不管谁听到我说这些话,我都不在乎。现在不如我把事情都讲个明白吧。我是个信教的人,我也想有朝一日能过上舒服的生活,我想拯救一下自己的灵魂。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为什么还要做坏事呢?现在做事情还是要谨慎一点。”

    “拯救你的灵魂!”汤姆轻蔑地反复说着,“如果想在你身上找到灵魂,那还真是麻烦事,你还是省点事吧。即使魔鬼用筛头发的筛子把你筛个遍儿,他也不会找到灵魂的。”

    “汤姆,你怎么生气了,”赫利说,“你为什么不泰然听之呢?我说的话都是为了你好。”

    “别再说下去了,”汤姆气愤地说,“我可以听信你的大多数话,但你老说什么灵魂真让人受不了,这样会杀死我的。毕竟,我们之间有什么差别呢?难道你的良心比我好吗?你的感情比我善良吗?这些话都是那样的卑鄙!你想欺骗魔鬼,拯救你的灵魂,难道我还不明白你的心思吗?你说什么自己信仰宗教,那全都是鬼话,是骗人的。你这辈子已经欠了魔鬼那么多债,现在要算帐了,你却想溜走,没门。”

    “哎,算了,先生们,我说我们这不像谈生意,”马科斯说,“人们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待同一事物。赫利先生是个好人,无疑他富有正义感,有良心。汤姆,你有你的处世之道,而且也很不错。但你知道争吵无助于问题的解决。让我们步入正题吧。赫利先生,你说的是什么事情?你想让我们去抓那女人,是吗?”

    “那女人不关我的事,她还属于希尔比,我要抓那个小孩,买了那个小猴子,真是傻到家了。”

    “你本来就傻到家了!”汤姆气愤地说。

    “算了,洛科,别再气愤了,”马科斯说着,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你看,赫利先生不是让我们有了一份好工作去做吗?你还是在那儿坐着吧,我可是善于谈生意。我说赫利先生,那女人长相怎样?她是做什么工作的?”

    “哇!她皮肤很白,长得非常迷人,而且受过良好的教育。我曾打算付给希尔比八百或一千块钱把她买过来,也好从她身上发一笔财。”

    “白色的皮肤,长相迷人,还受过良好的教育!”马科斯那犀利的眼睛、鼻子和嘴无一不因为惊讶而活跃起来,“听着,洛科,诱人的开场白。我们甚至可以在这儿做一笔自己的生意。我们同意帮你抓他们。当然那孩子归赫利先生所有,我们把那女人带到奥尔良去赚一笔。难道这不诱人吗?”

    汤姆大而厚的嘴巴在谈话中一直大张着,此时却突然闭上了,就像一条大狗咬住了一块肉似的,看起来他在悠闲地咀嚼着这桩生意。

    “你知道,”马科斯对赫利说,“我们得到了沿途各个码头法院提供便利的许可,他们常帮我们做些琐碎的事,当然我们也花些钱。汤姆负责打架动手之类的事,我则穿戴齐整地站出来用发誓来圆场,我把皮鞋擦得锃亮,身上穿戴的都是最好的衣物。你要明白,”马科斯说,脸上透露出一种职业的自豪,“我很善于处理这方面的事。今天,我是从新奥尔良来的特卡姆先生,明天,我则成了一个珍珠河边的庄园主,拥有七百个奴隶。说不定哪天我又摇身一变成了亨瑞-克莱先生或者肯塔基的一个老资格的人的亲信。你知道,人的天份各不相同。如果需要打架之类的人,汤姆因为嗓门大而当选;但汤姆不善于撒谎和动嘴,你知道,对他来说那不是他生下来就擅长的。如果这个国家有这样一个人,无论做什么事,他都能一本正经地向上天发誓,无论遇到什么情况,他都可以把它吹得神乎其神,并能出色漂亮地把事情处理好,那我真想早日见到他。事情就是这样的。我对自己充满自信,即使某些部门比它们看起来更难缠,我也可以把它摆平并蒙混过关。有时,我甚至希望它们再难缠些,再给我找些麻烦,你知道,只有那样,事情才更加趣味盎然。”

    洛科,那个我们已让他上场的人,那个反应慢、动作迟钝的家伙,这时突然用拳重重地打在桌子上,打断了马科斯的话,桌子上的东西都被震得响了起来,“你说得已经够多了!”他说。

    “上帝保佑,汤姆,你不必把所有的杯子都打碎,”马科斯说,“收起你的拳头,等到需要时再把它拿出来吧。”

    “但是先生们,难道我不能从中分得一杯羹吗?”赫利问道。

    “我们帮你抓回那个孩子,这还不够吗?”洛科说,“你还想要什么?”

    “嗯,”赫利说,“我交给你们这份工作,它是有利可图的,我看除花销外,你们要付我百分之十的利润。”

    “我还不了解你丹-赫利吗?”洛科狠狠地骂道,并使劲用拳头敲着桌子,“你不要指望跟我玩花招,你认为我和马科斯干抓逃跑的黑奴的生意,只是为取悦像你这样的绅士们吗?难道我们不为自己谋得些利益吗?事情并非如此!那女人归我们,你就老实点吧,你知道,如果我们想要那两个人,谁敢有异议?你不是告诉我们猎物的情况了吗,我想,你和我们都可以追捕他们。如果你和希尔比想抓我们,还是去找我们去年追丢的松鸡吧。如果你发现他们或追上我们,我们会很欢迎的。”

    “噢,当然,就按你们说的吧,”赫利警觉地说,“你们只管抓孩子,汤姆,以前我们都是公平交易的,大家要遵守诺言。”

    “你知道的,”汤姆说,“我不会像你那样猫哭耗子——假慈悲。即便跟魔鬼做生意,我也不会失信。我说到就一定做到。丹-赫利,你对我是很了解的。”

    “是的,是的,汤姆,我也是那样说的,”赫利说,“只要你帮我在一周内抓到那孩子,你可以随便指定我们的见面地点,这是我所要求你做到的。”

    “但这并不是我要求的全部,”汤姆说,“你这次别再指望我为你白白干活了,赫利,就像上次在纳特切斯一样。当抓到泥鳅时,我已学会把它牢牢抓住不放手。直说吧,你必须先付给我们五十美元,否则你别想得到那孩子。我是太了解你了。”

    “哎,你手头这笔生意可以带给你一千美元或一千六百美元的纯利,汤姆,你这样做可是有失公道。”赫利说。

    “是的,以后一个星期,我们都要忙着做你这笔生意,这是我们能做的所有的事。你想一想,我们抛掉了其他的生意,全心全意去帮你抓那个小鬼头,但最后没有抓到那个女人,你知道女人是最难抓的,那我们怎么办呢?到时你会给我们一分钱吗?我想我已看透你了,不,不,先给我们五十美元。如果我们抓到那孩子,有钱可赚,我会把那五十美元还给你,如果事情办得不成功,那就算我们的劳务费了。这很公平,不是吗?马科斯。”

    “当然,当然了,”马科斯调解说,“你看,这就算作我们的定金吧!嘿!嘿!嘿!你知道我们这些律师的!我们一定要保持良好的教养,别着急,你知道的。汤姆会为你抓回那个男孩的。你说吧,我们在哪儿都可以交货。汤姆,你认为呢?”

    “如果我抓到那个年轻男孩,我会把他送往辛辛那提,我会把他放在贝彻奶奶那儿。”洛科说。

    马科斯从口袋中掏出一只油乎乎的皮夹,并从中抽出一张长长的纸。他坐下来以那双锐利的黑眼睛看着那张纸。并开始轻声念着上面的内容:“巴尼斯——希尔比郡——吉姆,男奴,三百美元,死活都行;艾德吾德夫妇——狄克和鲁西,六百美元;女奴波利和两个孩子——六百美元,活捉或取她的头。我只想看一看我们的生意,看看我们是否能顺便把这事办了。洛科,”停顿了一下后,他说,“我们一定要派亚得姆斯和斯波瑞格去抓他们了,他们已经和我们预约很长时间了。”

    “他们会向我们漫天要价的。”汤姆说。

    “我来安排这件事,他们还是这行中的新手,不能期望什么高价,”马科斯说,接着又继续向下读着,“这上面有三宗生意比较容易做,因为你所做的只是打死他们或者坚持说必须开枪打死他们,当然他们不会要太多的钱。另外几宗生意,”他边说着边卷好名单纸,“可以再往后拖一段时问。现在让我们谈一下细节吧。嗯,赫利先生,你亲眼看见那女人上了河岸,是吗?”

    “当然了,我看得清清楚楚。”

    “有个男人扶着她上了岸,是吗?”洛科说。

    “是的,一点也不错。”

    “她很可能已经找了个地方藏起来了,”马科斯说,“但问题是她藏在哪里。汤姆,你认为是这样吗?”

    “不容置疑,我们今晚一定要过河。”汤姆说。

    “但这儿没有渡船,”马科斯说,“河里那些冰筏横冲直撞,汤姆,看来很危险,是吗?”

    “可能很危险,但我们一定要过河。”汤姆毫不迟疑地说。

    “哎呀!”马科斯不安地说,“这要是——我说,”他说着走到门窗前,“外面就像狼的嘴一样黑,汤姆——”

    “说来说去,你害怕了,马科斯,但我可是下定决心了,你一定要去。你不会是想休息一两天,直到那女人被秘密转移到桑那西时,你才出发吧!”

    “噢,不,我一点也不害怕,”马科斯说,“只不过——”

    “不过什么?”汤姆问道。

    “是船,你知道,这连船的影子都没有。”

    “我听那女人说今晚会有一条船过来,有个人想过河去。无论如何,我们必须跟他一起过去。”汤姆说。

    “我想你们身边应该有好猎狗吧?”赫利说。

    “上等的猎狗,”马科斯说,“但那有什么用?你没有她的东西给它嗅的。”

    “不,我有,”赫利得意地说,“这是她仓促逃跑时落在床上的头巾,她还落了帽子。”

    “我们很幸运,”洛科说,“把那递给我。”

    “如果你们的狗追上她,把她咬伤,破坏了她的容貌怎么办?”赫利说。

    “我们要考虑一下这件事,”马科斯说,“以前在美孚时,我们的狗差点撕烂那个人,我们赶到后才把狗赶走。”

    “嗯,你明白,我们要靠她漂亮的外貌去卖钱,如果咬坏就把我们的事破坏了。”赫利说。

    “我知道,”马科斯说,“另外,如果有人把她藏起来,那可就麻烦了。有些州藏匿黑奴,你很难找到她们,狗也起不到什么作用。狗只有在庄园时起作用,那时他们独自向前跑,没有人帮助他们的。”

    “好了,”洛科说,他刚到柜台那去探听完消息回来,“他们说那人把船划过来了。马科斯,走吧。”

    马科斯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即将离开的舒适的住处,慢慢地站起来,听从了汤姆的话。谈了几句话后,赫利不情愿地交给汤姆五十美元。当晚这三个人便分手了。

    如果我们文明的信仰基督教的读者不希望看到我们刚介绍的那一幕的话,让我们请他们尽可能早一些控制一下他们的偏见。我们想提醒他们,抓捕逃奴这种生意正在上升为合法、爱国的职业。如果密西西比河和太平洋之间的广大土地成为一个进行身体和灵魂交易的市场的话,如果人们的财产依旧保持着19世纪的移动趋势的话,那么奴隶贩子们和追捕奴隶的人们今天可能仍自立于我们这个贵族之林。

    当客店这一幕正在进行的时候,山姆和艾迪正兴高采烈地骑马向回赶去。

    一路上,山姆都很兴奋,他不时发出各种各样的怪叫、呼喊,并以许多奇妙的翻滚和扭摆动作表达着他内心的喜悦。有时他倒骑在马背上,面对着马屁股和尾巴,有时他大叫着腾身翻个跟斗,端正地坐在了马鞍上。有时他却扳起面孔教训艾迪,大声责怪他的说笑和玩笑。然后,他用手夹住两腰,发出一串爽朗的笑声,这笑声响彻他们所路经的整片树林。一路上,他不断变着花样让马儿尽情地向前飞奔着。大约十点到十一点的时候,在阳台尽头的砂石路上传来了他们马匹的蹄声,听到这声音,希尔比太太飞快地跑到了栏杆边。

    “山姆,是你吗?他们在哪里?”

    “赫利先生在河边的客店里休息呢,他太累了,太太。”

    “艾莉查怎么样了,山姆?”

    “噢,她已经过了约旦河,现在可以说她已抵达乐土迦南了。”

    “喂,山姆,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希尔比太太提心吊胆地问道,当那些话中所包含的言外之意传到她耳中时,她几乎要昏倒了。

    “太太,上帝一直在保佑他的儿女。莉兹以一种神奇的方式过了俄亥俄河,就如同上帝用火轮车和两匹马把她送过去似的。”

    当着女主人的面,山姆显得是那样的虔诚,而且他还不时在话中引用一些圣经书中常使用的象征和比喻。

    “过来,山姆,”希尔比先生说,他一直跟随他们来到阳台前面,“告诉女主人她想知道的一切。过来,艾米丽,”说着,他用两只手臂紧紧抱住她,“你浑身发冷,全身都在发抖,你让自己过于激动了。”

    “过于激动!难道我不是一个女人,一个母亲吗?在上帝的面前,难道我们不该对这个可怜的女人负责吗?上帝啊!不要把这罪过加到我们的头上。”

    “艾米丽,你说什么罪过?你自己也清楚我们这样做是迫不得已的。”

    “但我心中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负罪感,”希尔比太太说,“我不能忘掉它。”

    “喂,艾迪,你快些替我把马牵到马厩中,”山姆站在阳台下喊着,“你没听到老爷叫我过去吗?”很快,山姆便出现在大厅门口,手中还拿着棕榈叶。

    “山姆,现在把事情的经过仔细地说给我们听,”希尔比先生说,“如果你知道的话,赶快告诉我们艾莉查在什么地方?”

    “老爷,我亲眼看着她踩着河中的冰筏过了河。那真是个奇迹,太神奇了,简直是一个奇迹。我看见一个男人扶着她上了俄亥俄河的大堤,然后她就消失于缥缈的薄雾中,再也见不到她了。”

    “山姆,真是不可思议,真是个奇迹,踩着浮动的冰筏过河,真是不容易做到。”希尔比先生说着。

    “容易?如果没有上帝的帮助,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儿。”山姆说,“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赫利老爷、我,还有艾迪,正经过河边的一家客店,我走在前面一点(我急于抓住莉兹,所以我走在了前面)。当我走过客店窗前时,一眼就看见了莉兹。于是我故意让风吹掉帽子,并大叫了一声,那声音大得连死人也能听到,莉兹当然听到了。当赫利老爷经过门前时,她把身体缩了回去,然后,她飞快地从后门向河边跑去。这时,赫利先生也看到了她,便大声喊叫着,于是,艾迪,我和他便追了过去。她跑到了河边,那湍急的河流有十英尺宽。外面一点就是横冲直撞的大块浮冰,就如同一个由冰组成的小岛。当时我们就跟在她后面,我想赫利老爷肯定会抓住她的。但就在此时,她大叫了一声(以前我从没听她那样叫过),接着便纵身一跃,越过急流跳到了冰筏上。她没敢停下来,只是边叫边向前跳着。在她的脚下,浮冰咯吱吱地响着,并不时发出扑通扑通的声音,她像小鹿一样飞快地向前跳去。上帝,她那几个跳跃真是不简单,我想那是不简单的。”

    在听山姆叙述事情的经过时,希尔比太太一直默默地坐着,她的脸因为激动而显得非常苍白。

    “上帝保佑,她没有死掉,”她说,“但那可怜的孩子现在在哪儿呢?”

    “上帝会保佑她的,”山姆说,虔诚地翻动着眼睛,“就像我曾经说过的,这是老天爷的意见,不会错的。正如太太经常教导我们的,总会有个人挺身而出来履行上帝的旨意的。今天如果没有我的话,她至少已经被抓住十多次了。今天早上不是我惊跑了那匹马,并一直拖延到快吃午饭了吗?下午时,不是我使得赫利老爷多走了五英里长的弯路吗?否则他早像狗抓浣熊一样轻易把莉兹抓到了。这是上天的意愿啊!”

    “我的山姆大爷,以后你还是少说点类似的天意吧,我不能允许你在我的地面上对老爷们搞这种把戏。”在这种情况下,希尔比先生故作严厉地训斥道。

    假装对黑人发脾气并不比对小孩假装生气看起来起作用。虽然你竭尽全力做出生气的神情,但本能地,大家都明白为什么主人那样做。受到了责备的山姆看起来并不显得垂头丧气,虽然看起来他满脸悲伤,低垂着嘴角,显出后悔的神情。

    “老爷说得对,很对,都是我不好,这是不容置疑的。我很清楚老爷和太太是不喜欢这种鬼把戏的,但我是个低等黑人,所以看到赫利先生把农庄的人折腾得忙这儿忙那儿,我也会做出一些不太雅观的事。他看起来哪儿像一位老爷!就连我这样缺少教养的人也可以看清他的心思。”

    “好了,山姆,”希尔比太太说,“既然你已认识了自己的过错,那还是快去克鲁伊那儿吃点东西吧。让她给你们弄点中午的剩火腿吃,你和艾迪肯定饿坏了。”

    “太太对我们太好了。”山姆说着,弯了一下腰,高兴地跑出了客厅。

    我们在前面已经做了暗示,我想各位读者也已经注意到了,那就是山姆有种天赋的、可以使他在政治生活中很快出人头地的才能,也就是可以使他在各种场合赢得人们的称赞的才能。在客厅中,他那故作虔诚、低微的样子获得称赞,现在他已把棕榈叶戴在了头上,轻快地赶到了厨房,想在克鲁伊大婶的地盘上出一番风头。

    “我要向这些黑奴大讲一番,”山姆低声自语着说,“现在我得到了一个机会。上帝,我一定要让他们刮目相看。”

    值得一提的是,山姆最喜欢的事情是陪同主人去参加各种政治集会,他坐在栅栏上或骑在高处的树上,仔细地观察演说者的表情,并沉浸于其中而不能自拔。然后,他就跳下来站到那些与他肤色相同,同样陪同主人赶来的人们中间,一丝不苟地摹仿起他人的演讲来。他的表演从容而不失严肃,这使得大家非常高兴,并从中得到了许多启发。一般情况下,靠近他并听他演讲的都是黑人,但他们的外围也常会聚着一些白人,他们边听边笑,并不时地眨着眼睛,这使得山姆不禁有些飘飘然起来。实际上,山姆常把演讲当做自己的职业,他是不会放过每一个施展自己的才华并大出风头的机会的。

    山姆和克鲁伊大婶素来不和,也可以说,他们两人的关系一向很冷淡。但因为考虑到自己干什么事情都离不开粮食部门的支持,所以山姆知道自己还得和它打交道,所以他一直向克鲁伊大婶表示着妥协的方针。他更加清楚地意识到,虽然克鲁伊大婶会严格地执行太太的指示,但如果再加上自己的妥协方针,自己会获得更多的收获。于是他走到克鲁伊大婶那儿时,便做出一副低声下气的可怜相,语气温柔得令人感动,就好像他为受难者承受了千般苦难似的。他故意夸大太太对他的重视,说太太让克鲁伊大婶为他准备些吃的,以保持身体内固体和液体物质的平衡;这样在不知不觉中,他也承认了克鲁伊大婶在厨房和其他地方那不容替代的地位以及无上的权力。

    他的这种做法非常有效,山姆的殷勤很快就使得克鲁伊大婶满心欢喜,对于山姆的殷勤,恐怕就连用花言巧语以博取那些穷苦、单纯和善良的选民信任的政客也会觉得自惭形秽。即使是个彻底地改头换面的浪荡子也不会得到如此慈母般的照顾。克鲁伊大婶很快为他安排了一个座位,这使得山姆感到受宠若惊;他的面前摆着一个大的锡盘,里面是各种美味佳肴,那是前两天被端上桌子招待客人的那些美味,其中有美味的火腿,金黄可口的玉米饼,很多的馅饼、鸡翅、鸡胗以及鸡腿,颜色鲜艳。面对这么多的美味,山姆感到了一种君主般的自豪,他头上戴的棕榈叶歪到了一边,他傲然面对着坐在右边的艾迪。

    厨房里挤满了他的同伴,他们都是特意从各地匆匆赶过来的,想打听一下当天山姆他们追捕艾莉查的情况。于是,山姆终于可以大肆夸耀自己了。他再一次眉飞色舞地叙述了一遍当天发生的故事。为了增强故事的效果,他又对此进行了创作和再加工。在山姆看来,虽然他是一个并不纯粹地道的艺术爱好者,他还是不希望经他说出的故事不具备文学艺术的色彩。他讲故事时,大家不时被逗得哈哈大笑。那些小孩子,或躺在地上或躲在角落里,也跟着大家起哄并不时笑着。听着听众们欢快、响亮的声音,山姆却仍是一本正经地坐着,表情严肃,他只是偶尔翻动一下眼珠,向观众投去难以捉摸的一瞥,但他那略显说教的语调却没什么改变。

    “农夫们,你们知道,”山姆一边拿起一只火鸡腿,一边高声说,“你们要知道,我做这些是为了什么呢?我只是想保护你们,是的,保护你们每一个人。谁如果胆敢抓走我们中的任何一位,那他就是向我们大家宣战,那就等于他要抓我们大家,这事是再明白不过的了。如果奴隶贩子想抓走我们中的任何一位,他首先要过我这一关,那可是不容易做到的。农夫们,你们不管遇到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我一定会保护你们,并为保卫你们的权利而流尽最后一滴血。”

    “哎,山姆,早上时,你不是告诉我你要帮老爷抓住莉兹吗?我看你所说的前后矛盾。”艾迪说。

    “艾迪,我告诉你,”山姆以高高在上的语气说,“你不了解情况的事,你就少发表议论。艾迪,你这个小伙子看起来不错,但他们不会指望你去领会每个行动的重大原则性问题的。”

    艾迪被这些不客气的责问搞得有点发呆了,特别是“领会”这个词,这更使得这个年轻人觉得“领会”这个词在这件小事件中起了重大的决定作用,此时山姆并没停下,而是继续发表着他的高见。

    “这可以称做见风使舵,艾迪。我想抓住莉兹,那是因为我觉得那是老爷的意思,但当我发现太太的想法和此截然不同时,我就换了副脑子。一般情况下,和太太站在一边感觉更好一些。你们看,我不得罪任何一个人,而是全按照当时的情况来做出选择,要坚持原则。是的,原则,”说着,山姆使劲挥动了一下手中的鸡脖子肉,“如果不坚持原则,我只想问一句,原则是用来做什么的呢?艾迪,给你这块鸡骨头,上面还有肉呢。”

    山姆的听众大张着嘴等待着他的下文。他没有办法只好继续讲下去:

    “至于言行如一,前后一致,各位黑人同胞,”山姆说,作出了一副要探究深奥的问题的样子,“关于这一问题,大多数人还没探究过。你们知道,如果一个人今天赞成某件事,第二天又反对这件事,人们就会责怪他为什么不前后一致呢?(这是很自然的)哎,艾迪,递给我那个玉米饼,好吧,就让我们来探讨一下吧。我想打个通俗些的比方,希望各位女士、先生能原谅,那就是比如我想爬到一个干草堆上去。于是我把梯子放在草堆这边,但发现爬不上去,我自然不再从这边往上爬,而是选择另一边,难道这能被叫做前后不一致吗?不管我把梯子放在哪里,只要我最后爬上草堆了,这不就是前后一致了吗?你们难道还不能理解吗?”

    “天晓得这是你唯一坚持的前后一致的事情。”克鲁伊大婶小声说着。今天晚上的欢快场面,对她来说可以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正如经书中所说的火上浇油,雪上加霜。

    “好了,就这样吧!”说着,山姆站起身。此时他已是酒足饭饱,也出够了风头,便用几句话结束了他的演讲,“是的,各位男女老少,我是坚持原则的,对此我深感自豪。不仅目前,任何时候原则都是不可缺少的东西。我不仅有原则,而且还坚决履行原则。只要我认为此事符合原则,我都会很乐意去做的,即使我被烧死也不改变。我要笑着迎接火刑。我要为我所说的原则,我的国家以及整个社会的利益奋斗到底。”

    “好了,”克鲁伊大婶说,“在你的原则中,总该有一条是晚上要睡觉吧。你总不能让每个人都待在这儿直到天光放亮吧。小鬼们,如果不想挨打,赶快都给我滚出去,快点!”

    “黑人们!”山姆语调慈爱地说,“我祝福你们!大家都回去睡觉吧!以后都成为好孩子。”

    山姆的祝福结束了,大家也都散了——
 

 
分享到:
2开拖拉机的贝可
1开拖拉机的贝可
3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2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1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3蔷薇别墅的老鼠
2蔷薇别墅的老鼠
1蔷薇别墅的老鼠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