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约翰王 >> 第一幕 约翰王,艾莉诺太后、罗勃洛克伯爵、爱塞克斯伯爵、萨立斯伯雷伯爵等及夏提昂同上

第一幕 约翰王,艾莉诺太后、罗勃洛克伯爵、爱塞克斯伯爵、萨立斯伯雷伯爵等及夏提昂同上

时间:2017/4/30 9:37:15  点击:1336 次
  第一场 宫中大厅

  约翰王,艾莉诺太后、罗勃洛克伯爵、爱塞克斯伯爵、萨立斯伯雷伯爵等及夏提昂同上。

  约翰王 说,夏提昂,法兰西对我们有什么见教?

  夏提昂 我奉法兰西国王之命,向英国的僭王致意。

  艾莉诺 奇了,怎么叫做僭王?

  约翰王 不要说话,母后;听这使臣怎么说。

  夏提昂 法王腓力普代表你的已故王兄吉弗雷的世子亚瑟·普兰塔琪纳特,向你提出最合法的要求,追还这一座美好的岛屿和其他的全部领土,爱尔兰,波亚叠,安佐,妥伦和缅因;他要求你放弃这些用威力霸占的利权,把它们交给你的侄儿和合法的君王,少年的亚瑟的手里。

  约翰王 要是我拒绝这个要求,那便怎样?

  夏提昂 残暴而流血的战争,将要强迫你放弃这些霸占的利权。

  约翰王 我们要用战争对付战争,流血对付流血,压迫对付压迫:就这样去答复法兰西吧。

  夏提昂 那么从我的嘴里接受我们王上的挑战吧,这是我的使命付给我的权力的极限。

  约翰王 把我的答复带给他,好好离开我们的国境。愿你成为法兰西眼中的闪电,因为不等你有时间回去报告,我就要踏上你们的国土,我的巨炮的雷鸣将要被你们所听见。去吧!愿你像号角一般,宣告我们的愤怒,预言你们自己悲哀的没落。让他得到使臣应有的礼遇;彭勃洛克,你护送他安全出境。再会,夏提昂。(夏提昂、彭勃洛克同下。)

  艾莉诺 嘿!我的儿,我不是早就说过,那野心勃勃的康斯丹丝一定要煽动法兰西和整个的世界起来,帮助她的儿子争权夺利才肯甘休吗?这种事情本来只要说几句好话,就可以避免决裂,现在却必须出动两国的兵力,用可怕的流血解决一切了。

  约翰王 我们坚强的据守和合法的权利,便是我们的保障。

  艾莉诺 你有的是坚强的据守,若指望合法的权利作保障,你和我就要糟糕了。我的良心在你耳边说着这样的话,除了上天和你我以外,谁也不能让他听见。

  一郡吏上,向爱塞克斯耳语。

  爱塞克斯 陛下,有一件从乡间来的非常奇怪的讼案,要请您判断一下,我从来没有听见过这种古怪的事情。要不要把他们叫上来?

  约翰王 叫他们来吧。(郡吏下)我们的寺庙庵院将要替我们付出这一次出征的费用。

  郡吏率罗伯特·福康勃立琪及其庶兄腓力普重上。

  约翰王 你们是些什么人?

  庶子 启禀陛下,我是您的忠实的臣民,一个出生在诺桑普敦郡的绅士,据说是罗伯特·福康勃立琪的长子;我的父亲是一个军人,曾经跟随狮心王①作战,还从他溥施恩荣的手里受到了骑士的策封。

  约翰王 你是什么人?

  罗伯特 我就是那位已故的福康勃立琪的嫡子。

  约翰王 他是长子,你又是嫡子,那么看来你们不是同母所生的。

  庶子 陛下,我们的的确确是同母所生,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我想我们也是一个父亲的儿子;可是这一点究竟靠得住靠不住,那可只有上天和我的母亲知道;我自己是有点儿怀疑的,正像每个人的儿子都有同样的权利怀疑一样。

  艾莉诺 啐,无礼的家伙!你怎么可以用这种猜疑的言语污辱你的母亲,毁坏她的名誉?

  庶子 我吗,娘娘?不,我没有抱这种猜疑的理由;这是我弟弟所说的,不是我自己的意思;要是他能够证实他的说法,他就可以使我失去至少每年五百镑的大好收入。愿上天保卫我母亲的名誉和我的田地!

  约翰王 一个出言粗鲁的老实汉子。他既然是幼子,为什么要争夺你的继承的权利?

  庶子 我不知道为什么,只知道他要抢夺我的田地。可是他曾经造谣诽谤,说我是个私生子;究竟我是不是我的父母堂堂正正生下来的儿子,那只好去问我的母亲;可是陛下,您只要比较比较我们两人的面貌,就可以判断我有什么地方不及他——愿生养我的人尸骨平安!要是我们两人果然都是老罗伯特爵士所生,他是我们两人的父亲,而只有这一个儿子像他的话,老罗伯特爵士,爸呀,我要跪在地上,感谢上天,我并不生得像你一样!

  约翰王 嗳哟,我们这儿来了一个多么莽撞的家伙!

  艾莉诺 他的面貌有些像狮心王的样子;他说话的音调也有点儿像他。你看这汉子的庞大的身体上,不是存留着几分我的亡儿的特征吗?

  约翰王 我已经仔细打量过他的全身,果然和理查十分相像。喂,小子,说,你为什么要争夺你兄长的田地?

  庶子 因为从侧面看,他那半边脸正像我父亲一样。凭着那半边脸,他要占有我的全部田地;一枚半边脸的银圆也值一年五百镑的收入!

  罗伯特 陛下,先父在世的时候,曾经多蒙您的王兄重用,——

  庶子 嘿,弟弟,你说这样的话是不能得到我的田地的;你应该告诉陛下他怎样重用我的母亲才是。

  罗伯特 有一次他奉命出使德国,和德皇接洽要公;先王乘着这个机会,就驾幸我父亲的家里;其中经过的暧昧情形,我也不好意思说出来,可是事实总是事实。当我的母亲怀孕这位勇壮的哥儿的时候,广大的海陆隔离着我的父亲和母亲,这是我从我的父亲嘴里亲耳听到的。他在临终之际,遗命把他的田地传授给我,发誓说我母亲的这一个儿子并不是他的,否则他不应该早生下来十四个星期。所以,陛下,让我遵从先父的意旨,得到我所应得的这一份田地吧。

  约翰王 小子,你的哥哥是合法的;他是你的父亲的妻子婚后所生,即使她有和外人私通的情事,那也是她的过错,是每一个娶了妻子的丈夫无法保险的。告诉我,要是果然如你所说,我的王兄曾经费过一番辛苦生下这个儿子,假如他向你的父亲索讨起他这儿子来,那便怎样?老实说,好朋友,既然这头小牛是他的母牛生下来的,听凭全世界来索讨,你的父亲也可以坚决不给。真的,他可以这样干;那么即使他是我王兄的种子,我的王兄也无权索讨;虽然他不是你父亲的骨肉,你的父亲也无须否认了。总而言之,我的母亲的儿子生下你的父亲的嫡嗣;你的父亲的嫡嗣必须得到你的父亲的田地。

  罗伯特 那么难道我的父亲的遗嘱没有力量摈斥一个并不是他所生的儿子吗?

  庶子 兄弟,当初生下我来,既不是他的主意;承认我,拒绝我,也由不得他作主。

  艾莉诺 你还是愿意像你兄弟一样,做一个福康勃立琪家里的人,享有你父亲的田地呢,还是愿意被人认作狮心王的儿子,除了一身之外,什么田地也没有呢?

  庶子 娘娘,要是我的兄弟长得像我一样,我长得像他——罗伯特爵士一样;要是我的腿是这样两根给小孩子当马骑的竹竿,我的手臂是这样两条塞满柴草的鳗鲡皮,我的脸瘦得使我不敢在我的耳边插一朵玫瑰花,因为恐怕人家说,“瞧,这不是一个三分的小钱②吗?”要是我必须长成这么一副模样才能够承继到我父亲的全部田地,那么我宁愿一辈子站在这儿,宁愿放弃每一尺的土地,跟他交换这一张面庞,再也不要做什么捞什子的爵士。

  艾莉诺 我很喜欢你;你愿意放弃你的财产,把你的田地让给他,跟着我走吗?我是一个军人,现在要出征法国去了。

  庶子 弟弟,你把我的田地拿去吧,我要试一试我的运气。你的脸已经使你得到每年五百镑的收入,可是把你的脸卖五个便士,还嫌太贵了些。娘娘,我愿意跟随您直到死去。

  艾莉诺 不,我倒希望你比我先走一步呢。

  庶子 按照我们乡间的礼貌,卑幼者是应该让尊长先走的。

  约翰王 你叫什么名字?

  庶子 启禀陛下,我的名字叫腓力普;腓力普,老罗伯特爵士的妻子的长子。

  约翰王 从今以后,顶着那赋给你这副形状的人的名字吧。腓力普,跪下来,当你站起来的时候,你将要比现在更高贵;起来,理查爵士,你也是普兰塔琪纳特一家的人了。

  庶子 我的同母的兄弟,把你的手给我;我的父亲给我荣誉,你的父亲给你田地。不论黑夜或白昼,有福的是那个时辰,当罗伯特爵士不在家里,我母亲的腹中有了我!

  艾莉诺 正是普兰塔琪纳特的精神!我是你的祖母,理查,你这样叫我吧。

  庶子 娘娘,这也是偶然的机会,未必合于正道;可是那有什么关系呢?略为走些弯斜的歪路,干些钻穴踰墙的把戏,并不是不可原谅的;谁不敢在白昼活动,就只好在黑夜偷偷摸摸;只要目的达到,何必管它用的是什么手段?不论距离远近,射中的总是好箭;私生也好,官生也好,我总是这么一个我。

  约翰王 去,福康勃立琪,你已经满足了你的愿望;一个没有寸尺之地的骑士使你成为一个有田有地的乡绅。来,母后;来,理查:我们必须火速出发到法国去,不要耽误了我们的要事。

  庶子 兄弟,再会;愿幸运降临到你身上!因为你是你的父母堂堂正正生下来的。(除庶子外均下)牺牲了许多的田地,换到这寸尺的荣誉。好,现在我可以叫无论哪一个村姑做起夫人来了。“晚安,理查爵士!”“你好,朋友!”假如他的名字是乔治,我就叫他彼得;因为做了新贵,是会忘记人们的名字的;身分转变之后,要是还记得每个人的名字,就显得太恭敬或是太跟人家亲密了。要是有什么旅行的人带着他的牙签奉陪我这位爵士大人进餐,等我的尊腹装饱以后,我就要咂咂我的嘴,向这位游历各国的人发问;把上身斜靠在臂肘上,我要这样开始:“足下,就要请教,”——这就是问题,于是回答来了,就像会话入门书上所载的一样:“啊,阁下,”这是回答,“您有什么吩咐,鄙人总是愿意竭力效劳的。”“岂敢岂敢,”这是问题,“足下如有需用鄙人之处,鄙人无不乐于尽力。”照这样扯上了一大堆客套的话,谈谈阿尔卑斯山,亚平宁山,比利尼山和波河的风景,在回答还没有知道问题所要问的事情以前,早又到晚餐的时候了。可是这样才是上流社会,适合于像我自己这样向上的精神;因为谁要是不懂得适应潮流,他就是一个时代的私生子。我正是一个私生子,不管我适应得好不好。不单凭着服装,容饰,外形和徽纹,我还要从内心发出一些甜甜蜜蜜的毒药来,让世人受我的麻醉;虽然我不想有意欺骗世人,可是为了防止受人欺骗起见,我要学习学习这一套手段,因为在我升发的路途上一定会铺满这一类谄媚的花朵。可是谁穿了骑马的装束,这样急急忙忙地跑来啦?这是什么报急信的女公差?难道她竟没有一个丈夫,可以替她在前面作吹喇叭的乌龟吗?

  福康勃立琪夫人及詹姆士·葛尼上。

  庶子 嗳哟!那是我的母亲。啊,好太太!您为什么这样急急忙忙上宫廷里来?

  福康勃立琪夫人 那畜生,你的兄弟呢?他到处破坏我的名誉,他到哪儿去了?

  庶子 我的弟弟罗伯特吗?老罗伯特爵士的儿子吗?那个三头六臂的巨人,那个了不得的英雄吗?您找的是不是罗伯特爵士的儿子?

  福康勃立琪夫人 罗伯特爵士的儿子!嗳,你这不敬尊长的孩子!罗伯特爵士的儿子;为什么你要瞧不起罗伯特爵士?他是罗伯特爵士的儿子,你也是。

  庶子 詹姆士·葛尼,你愿意离开我们一会儿吗?

  葛尼 可以可以,好腓力普。

  庶子 什么鬼腓力普!詹姆士,事情好玩着呢,等一会儿我告诉你。(葛尼下)母亲,我不是老罗伯特爵士的儿子;罗伯特爵士可以在耶稣受难日吃下他在我身上的一部分血肉而没有破了斋戒。罗伯特爵士是个有能耐的;嘿,老实说,他能够生下我来吗?罗伯特爵士没有这样的本领;我们知道他的手艺。所以,好妈妈,究竟我这身体是谁给我的?罗伯特爵士再也制造不出这么一条好腿来。

  福康勃立琪夫人 你也和你的兄弟串通了来跟我作对吗?为了你自己的利益,你是应该竭力卫护我的名誉的。这种讥笑的话是什么意思,你这不孝的畜生?

  庶子 骑士,骑士,好妈妈;就像巴西利斯柯③所说的一样。嘿!我已经受了封啦,剑头已经碰到我的肩上。可是,妈,我不是罗伯特爵士的儿子;我已经否认罗伯特爵士,放弃我的田地;法律上的嫡子地位,名义,什么都没有了。所以,我的好妈妈,让我知道谁是我的父亲;我希望是个很体面的人;他是谁,妈?

  福康勃立琪夫人 你已经否认你是福康勃立琪家里的人了吗?

  庶子 正像我否认跟魔鬼有什么关系一般没有虚假。

  福康勃立琪夫人 狮心王理查是你的父亲;在他长时期的热烈追求之下,我一时受到诱惑,让他登上了我丈夫的眠床。上天饶恕我的过失!我不能抵抗他强力的求欢,你便是我那一次销魂的罪恶中所结下的果实。

  庶子 天日在上,母亲,要是我重新投胎,我也不希望有一个更好的父亲。有些罪恶在这世上是有它们的好处的,您的也是这样;您的过失不是您的愚蠢。在他君临一切的爱情之前,您不能不俯首臣服,掏出您的心来呈献给他,他的神威和无比的强力,曾经使无畏的雄狮失去战斗的勇气,让理查剖取它的高贵的心。他既然能够凭着勇力夺去狮子的心,赢得一个女人的心当然是易如反掌的。哦,我的妈,我用全心感谢你给我这样一位父亲!哪一个活着的人嘴里胆敢说您在怀着我的时候干了坏事,我要送他的灵魂下地狱。来,太太,我要带您去给我的亲属引见引见;他们将要说,当理查留下我这种子的时候,要是您拒绝了他,那才是一件罪恶;照现在这样,谁要说您犯了罪,他就是说谎;我说:这算不了罪恶。(同下。)
 

 
分享到:
3小鸟布丁
2小鸟布丁
1小鸟布丁
2会长的蛋糕
1会长的蛋糕
2鸟儿被迫离巢
1鸟儿被迫离巢
2两只狼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