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肝胆一古剑 >> 第十四回 绝处逢生

第十四回 绝处逢生

时间:2017/11/30 11:37:20  点击:835 次
  石奇峰道:“请问沈兄,你们为何经过高梁桥?”

  “因为我们是在极乐寺碰上的,实际是她在那儿等我自投罗网的。”

  “这个地点倒是没错,一定要经过高梁桥。”石奇峰双眉紧紧皱起,似是在想一个无法想得通的难题。

  沈陵突然问道:“石兄你们搬了这么多金银来此作什么?”

  石奇峰一怔,道:“什么金银?”

  “在下曾看见不少巨大木箱,猜想一定是大量的金银,如果不是金银,那是什么东西呢?”

  石奇峰摇摇头,道:“沈兄最好不要知道,也不要打听。”

  沈陵耸耸肩笑道:“在下已是难逃大劫之人,就算知道了贵局的秘密,也无法泄露,石兄又何必还存戒心呢?”

  石奇峰用慎重而有力的口气道:“因为兄弟正在考虑释放你。”

  沈陵一愣,道:“石兄别寻在下开心,难道你打算违令不成?”

  “这是兄弟的事。”

  “这样说来,在下的话竟蒙石兄相信了?”

  “兄弟完全相信,但不瞒你说,兄弟还未曾作最后的决定。”

  沈陵不作声,对于这一个极端的变化,虽然说还未成为事实,但已足以令他心情剧烈地波动了。

  假如真的被释放,沈陵自己寻思:今后有生之年,必将为真理公义而献身。

  石奇峰在犹豫未决中,忽然看见沈陵湛明而振奋的神情,同时感到他有一股壮烈之气。

  登时下了决心,想道:“除非我这对眼睛瞎了,不然的话,这个青年定是壮怀激烈之人……”

  他下了决心之后,双眉立时舒展,微微笑道:“沈兄,兄弟曾说过,对于报国之事,我虽不能至,心向往之。但兄弟却可以做到一点,那就是为国家留下忠烈的志士,因此,兄弟决定释放你!老实说,这个国家对兄弟来说,谈不上什么感情,但你的风仪气慨,却值得兄弟为你担当这个风险!”

  沈陵惊讶地体会他话中之意,这个强有力的人物,居然说出自己与国家没有感情的说,当然不会是假的。

  问题正是这一点,既然没有感情,何以又能欣赏别人为国奋斗的精神?而且,他何故与自己的国家没有感情可言?

  石奇峰又道:“兄弟知道沈兄正在想什么,但请勿误会,兄弟不是异族之人……”

  “那么石兄为何出此断然的话,与咱们的国家谈不上感情呢?”

  石奇峰苦笑一下,道:“沈兄最好不要追究,兄弟不但对国家谈不上感情,甚至对天下的人,也没有好感。这是题外话,咱们还是讨论一下目前之事为要……”

  他这么一说,又使沈陵增加了一宗困惑。

  石奇峰想了一下,又道:“沈兄当然不能大摇大摆地离开,只能斧底抽薪,等到夜深之际,由兄弟掩护逃出此堡。”

  “在下一切悉听石兄的主张。”

  “沈兄第一步须得装死,由别人验明正身,发交埋葬,但你放心,这只是表面文章而已,事实上你由我心腹手下送到密室中,等候夜色。”

  “石兄要在下如何装死?”

  “这是兄弟的拿手惯技,你只要服下一些药物,立刻人事不知,心跳完全停止,全身冰冷,纵使御封的太医,也查验不出你只是表面上现出死亡状态而已!”

  沈陵没有立即回答,想了一阵,才道:“只不知石兄这种药物,贵局主懂不懂得?”

  “敝局主不懂,只有兄弟识得制配。”

  “在下真正的意思是,想知道贵局主可晓得石兄有这种手法?”

  “他当然不晓得。”

  沈陵沉吟道:“这样说来,在下逃走之后,仍然不能公开露面了?不然的话,便将连累到石兄啦……”

  “沈兄所虑甚是,你逃出此堡以后,切勿被敝局主得知尚在人间,千万别忘了这一点。”

  “如果是这样,在下虽然幸免一死,可是日后也不能做事了,因为在下一旦露面,定会被贵局主发现。”

  “虽然如此,但总比默默无闻地死掉好呀!”

  “可是活着而不能为组织工作,这种滋味恐怕比死还要难过,在下希望能找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沈兄的想法,兄弟虽然办不到,但却深感敬佩。好吧,咱们瞧瞧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依照惯例,石兄应当几时向在下动手?”

  “照例应当立即发动全力,击杀沈兄……”

  “石兄可以拖延多久?”

  “沈兄已备妥干粮和食水,这是吴一他们都知道的,因此兄弟不能以等待沈兄饥渴交侵以致体力衰弱为借口。再说这座牢房,经过特殊设计,只要我举手之间,便整座倒塌,牢内之人,武功再高,亦难逃活埋之危。说来说去,兄弟实在想不出任何拖延的借口。”

  “这样说来石兄非立即动手不可了?”

  石奇峰点点头,颓然地望着这个英挺不群的青年。

  虽然形势如此不利,但沈陵面上毫无馁色,眼中仍然射出不屈的光芒。

  石奇峰劝道:“沈兄先逃出此堡后,再企图设法不迟。”

  “如果真的完全没有办法,就只好向石兄讨取灵药了。不过在下一来认为恐怕有牵累石兄的可能。二来心中隐隐感到还有别的法子可想,所以不愿立即放弃努力。”

  “沈兄要求的只是思索的时间话,兄弟可以耐心等候,我担当得起,你慢慢想吧!”

  他果然不再开口,好让沈陵静心筹思妙计。

  沈陵心中仍有些疑虑,无法判断石奇峰是当真存心救他?抑或是一个圈套?

  假如这是个圈套,沈陵自问死不足惜,气人的莫过于这件事将成为别人笑柄,永远在京华镖局流传。

  除了怀疑石奇峰的存心真伪之外,他还须考虑牢房倒塌的问题,是不是有人能设计如此巧妙可怕的屋子,能够活埋任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