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唐诗三百首 >> 第十五章 绝江逢生遇虬龙

第十五章 绝江逢生遇虬龙

时间:2018/3/19 16:25:55  点击:309 次
这是最后一篇
  九龙王尊这一番话,已经说出今后武林中,‘正’与‘邪’两大势力,惨烈权威之争,这一争夺不知要使武林变成怎样混乱局面,造成怎样恐怖命运,当然为人所难料。

  九龙王尊略微一顿,继续说道:

  “自从九龙王府在二十余年前组成之后,兄弟不时感到九龙王府始终缺少一个能够智谋策略大全的军师,今日秦风兄加盟九龙王府,正好满足了我这一件心事。”

  “他这句话,显然是要秦风独当九龙王府一日理万机的军师,鬼矶士秦风闻言心中暗喜,但口中却推辞道:

  九龙王尊这般看重秦风,真使我,感激涕零,但秦风自忖才识拙庸,无能胜任军师一职。

  九龙王尊哈哈大笑道:

  “南宫冷刀自信一生从没有看错人,现在就请秦兄移坐九灯龙船,回转九龙王府为秦兄庆贺就职大典。”

  鬼矶士秦风突然说道:

  “慢点,不知南宫对于红花门高云岳等人如何处置?”

  九龙王尊道:

  “一把火将他们连尸烧毁。”

  鬼矶士秦风道:

  “王尊之命,本不敢违,但秦风正想这样做未免丧失一件可兹利用的机会。”

  九龙王尊道:

  “秦兄有什么大计,请说出来。”

  鬼矶士秦风突然前三步,附耳在九龙王尊耳畔说了几句。

  九龙王尊哈哈一声得意的好笑,道:

  “秦兄智谋略真使兄弟钦佩,哈哈,九龙王府有这样一位军师,何愁武林霸业不成功。

  哈哈哈……”

  长笑声中,九龙王尊和秦风,飞身上了龙形怪船。

  接着龙形怪船上跑过来七位武士,进入后舱船将高云岳、艳玫瑰、胡圣手、洪杰、冷白、冷月兰、武仪天、查清夫等九人,移到龙形怪船上。

  这艘九灯龙船,没声没息,向江面驶去!

  一轮明月缓缓由东方江面升起,清冷冷的星月之光,照射到这艘三桅帆船的甲板上,一条修长的人影,正呆呆的望着五十余具尸体出神。

  良久,良久,他方才发出一声极尽凄凉、悲惨的长叹,说道:

  “黄秋尘自命是侠义中人,但今日眼看五十余条生命,被恶魔惨酷屠杀,却毫没能为力,躲藏在厨房内……唉……”

  黄秋尘这时眼望残肢断躯尸体,心中说不出惭愧内疚,原来黄秋尘在九龙王尊下手惨酷屠杀之时,几乎要挺身出来。

  其实黄秋尘何尝不知道自己当时若挺身而出阻止九龙王尊的屠杀,也只不过是徒增甲板上多一具尸体而已。

  要知那九龙王尊的武功,是如何的绝高,酷毒,残狠。

  这时黄秋尘慢慢的回忆刚才一幕惊心动魄的屠杀,以及九龙王尊和鬼矶士秦风一番谈话心中震惊不已。

  他知道自己如果不能将这些阴谋,密秘,告知修剑院的铁木僧,今后江湖武林不知要演变成为怎么惨酷结局了?

  在这刹那之间,黄秋尘突然感到自己使命的重要,因为这关系整个江湖武林千百万同道命运。

  蓦地,黄秋尘突然想起那鬼矶士秦风,不知向九龙王尊献了什么奸计?

  他想:“那鬼矶士秦风,据说是青城修剑院第一高手铁木僧的师弟,武功定然极端绝高,智机阴谋超异常人,或着那九龙王尊不会那般重视他……”

  当今江湖武林出现了那位九龙王尊,已经使武林呈现一丝恐怖危机,今日加上鬼矶士助纣为虐,武林恐怖命运可想而知了。

  黄秋尘想到此处,赶忙由帆船上解开一只小艇堕落江面,轻摇木橹,缓缓离开这恐怖的帆船。

  黄秋尘流眼四周江面,银色波浪,一望无际。

  黄秋尘暗暗皱眉,不知自己要朝那一个方向行驶,他抬头望着星光,突然想起了‘小野柳居’,仍是处在西南方,自己如果朝西南方向驶去,定可驶到江岸。

  于是黄秋尘轻摇孤舟。朝西南方向缓缓驶去。

  其实黄秋尘这一方向却错了,他没想到自己在那艘三桅帆船上逗留将近二个小时.已经远离小野柳居了,而是朝岳州驶来的。

  他现在若是向西南行驶,恰好反向长江上游,这段江面,黄秋尘就是行驶三日三夜,也无法到达岸上。

  一轮明月由东方海面升起,渐渐移到黄秋尘的头顶,他知道自己已经摇橹行驶三个小时,眼看江水一望无际,周围数里之外不见灯光。

  黄秋尘心中不禁暗暗的着急起来……

  孤舟寒夜,绿波流影……

  正当他向西南江面搜视的时候,突然后面传来一声阴恻恻的冷笑声……

  这一瞧,比他听闻笑声之吃惊,更加激烈。

  原来不知在何时,距离自己小艇不到三丈的江面,已经停着一艘中型快艇,艇上一字排列着四个青衣武士。

  那四个青衣武士的前头迎风站着一个肥胖的矮汉,这人不是别的,赫然是那鬼矶士秦风。

  黄秋尘在这瞬间,已经敏感到这是怎么一回事,可是黄秋尘很快的镇定一下心神,朗声说道:

  “这几位大爷,请借问一声,要到小野柳居,是朝那一个方向走。”

  鬼矶士秦风皮笑肉不笑的打个哈哈,说道:

  “你为何不问往地狱朝见阎罗王是由那个方向走。”

  黄秋尘闻言假作呆愕了一下,说道:

  “这位大爷,我是由小野柳居镇租艇游江,因一时贪赏江水夜景,突然迷失了方向,敬请爷等做个好事,指示路途。”

  鬼矶士秦风冷森森的说道:

  “好小子,你在秦某面前,还是少弄玄虚,我问你,这艘小艇是由那里得来的。”

  他这一问,黄秋尘心中震惊。显然秦风等人,可能重返帆船上,发现失落一艘小艇,因而追踪过来。

  鬼矶士秦风冷冷的又说道:

  “秦某真想不出你是躲在三桅帆船的什么地方,现在我问你,是由洞庭湖登船,或是在千草泽岛。”

  黄秋尘闻言心知那艘三桅帆船,最先是由洞庭湖开驶向千草泽岛,自己若说是从千草泽登船,秦风可能会立刻杀了自己。

  于是黄秋尘哈哈一声长笑,道:

  不错,我是由洞庭湖上船的。”

  黄秋尘这句话,竟然使这个诡计多端的鬼矾士深信不疑,原来在秦风心中想来,黄秋尘若在千草泽上船,那简直是不可能的,因为他自信以自己的武功,那里会让人家,潜上船而不知道。

  “鬼矶士秦风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的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是那一门派的人。”

  黄秋尘答应道:

  “我是无门无派的江湖无名小卒。”

  鬼矶士秦风对于黄秋尘这种镇静如恒的答话,感到惊异万分,要知一个人由谈话中,便可显露出内功的修养。

  机警的秦风此刻已经看出黄秋尘,乃是一位江湖武林高手。他听了话,冷冷的一笑,说道:

  “那么三桅帆船上的一切事情,你已经一目了然了吧。

  黄秋尘这时已知无可辩解的余地,于是淡淡道:

  “不错,那惨绝人性的屠杀,你那厚颜为奴九龙王尊膝下的丑态,都深深地印入我的脑海之中。”

  黄秋尘这句话,很快的使鬼矶士秦风脸上掠起一缕杀机,只见他右手轻轻一挥,那四个青衣武士腰间鬼头刀齐出,银光电闪,朝黄秋尘的小艇上跃过了来。

  黄秋尘心知他们绝对不会轻易地放过自己,虽然明知必死,岂能袖手待毙,一声暴喝!

  黄秋尘扬手一掌,迎向第一个扑到的青衣劲装大汉劈去。

  掌风出手,锐啸声疾,但是这四个青衣武士,乃是龙形怪船上的武士,武功皆是一流高手。

  第一个青衣大汉,眼见与凌厉掌风迎面相撞,突然凌空挫腰,腾空避过那道掌劲,身躯仍然直对小艇扑到。

  黄秋尘这一惊非同小可,想不到区区青衣武士,竟拥有江湖一流高手武技,他这时没有时间多作思考,蓦地左掌,连环劈出。

  这一招,乃是红花门的绝技“银钗笔画”只见二道不同的刚柔气劲,如同雷奔电击向脚刚上船板的大汉。

  黄秋尘这一招和先一掌,击出的时间,相差不过一瞬,所以这青衣大汉“哎哟!”一声闷哼,胸口中掌,整个身躯被二道内劲弹震得飞起二丈多高“噗通!”一声,摔落江面,瞬间沉落江底。

  黄秋尘击毙第一个青衣武士,但另外二个青衣大汉,已经齐跃落小艇。二柄银光森寒的鬼头刀,已挟带着二道呼喝,迎头劈到。

  黄秋尘冷笑一声,左手伸缩间,已然抓住一个大汉右腕,借势一轮,响起一阵金银交呜之声,迎上另一柄劈来的鬼头刀。

  这一招借刀封拒,施很奇妙无伦,那个青衣大汉梦想不到黄秋尘伸手间,竟然能抓住自己腕脉,二刀一阵交触,直震得二人腕口发麻。

  正自呆愕间,黄秋尘奇招突出,左膝一抬,右时一曲,齐时撞上两个青衣武士的小腹,胸口。

  二声闷哼,他们仰身向江中翻跌出去。

  另外一个青衣武士见三位同伴,均告失手,暴喝一声,挥刀正要扑来,猛听鬼矶士秦风冷声喝道:

  “退后,去将两人救起。”

  这个青衣武士只得翻身跳落水中……

  黄秋尘连续击伤三个青衣武士,面不改色,气不翻涌,平心静气的凝立艇头,冷冷望了秦风一眼说道:

  “阁下据闻是青城修剑院第一代院主元空禅师老前辈之传徒,想来武学成就一定超人,在下倒愿领教几招。”

  鬼矶士秦风做梦真没有想到黄秋尘这般狂妄,胆敢对自己叫阵,他真是气极反笑,道:

  “嘿嘿嘿……我鬼矶士秦风自从四十年息隐江湖武林,想不到当今武林出现了这样一位空前绝后的高手,竟然我不知道。”

  黄秋尘对于鬼矶士秦风当年的武学成就,当然无所知晓闻言冷冷的说道:

  “在下虽然称不上武林高手,但自恃还可接得阁下十招。”

  鬼矶士秦风倏地脸色一沉,缓缓说道:

  “居然你这般自廉,老夫就让你一个便宜,如果你能避过老夫三掌,便放你一条生路。”

  黄秋尘目见九龙王尊那般倚重秦风,心知道鬼矶士武学,定然不是通常武林高手可比,以自己武功成就,自非是他敌手,所以黄秋尘用话相激对方,目的在使秦风盛怒之下缩减招式的诺言。

  要知通常武林高手,对自身武功都极端自负,他们往往都抵受不住人家的轻蔑相激,鬼矶士秦风当然亦是如此。

  黄秋尘听他承诺三掌之内取自己性命,不禁心中暗喜,忖道:“自己武功虽然不敌你,但我曾经用伏虎三招武技,接得九龙王尊数招,我真不相信你三掌能取我性命。”

  想罢,黄秋尘脸上不动声色,淡淡道:

  “阁下对我这般轻视,我就接你三掌试试!”

  说着话,黄秋尘双眸突然神光暴闪,凝注鬼矶士的举动。

  鬼矶士秦风目睹黄秋尘双眸神光,心头暗惊,忖道:“糟了,这人的武学,竟然比自己想像更高,如果我三掌之内,无法取他性命,那么帆船上的一切机密,便被他带到江湖武林……”

  想着,鬼矶士秦风突然凝立原地,一时不作进击。

  黄秋尘眼见鬼矶士久久不作进击,正感犹豫……

  葛地看见鬼矶士秦凤一脚踏进江中,竟然踏着绿波向小艇走来。

  只见他步履轻逸,看上去一步一步走得很慢,其实迅速惊人,眨眼间,秦风一脚已经踏上小艇。

  黄秋尘大惊之下,只见鬼矶士秦风右手已经缓缓击到胸前。

  黄秋尘暗叫一声:“糟了!”蓦地身子微蹲,双掌向天一翻,一道潜力,直迎秦风掌式击去。

  他这招托天掌,乃是伏虎三招的‘玄天九转手’,劲道猛厉绝伦,恍似山崩地裂,怒潮汹涌,奔快无比。

  鬼矶士秦风像似没料到黄秋尘能在这刹那间翻掌接了一掌,一怔之间!

  “劈拍!”一声裂帛,小艇被二人凌厉内力震击,一阵左右摇晃,江水四洒。

  黄秋尘脚步一阵踉跄,猛退了三步!

  鬼矶士秦风一掌击出,第二掌已经在斜刺里飘身飞起,蓦然一个掉转,左手一挥,反击而下。

  这一招不但攻得奇诡精奥绝妙,而且在速度上,使黄秋尘没有一个呼吸的机会,竟像似连同第一掌击出一般。

  黄秋尘在这种情况下,无加思考,施出伏虎三招的“道成飞升”,身躯腾空,手脚平伸,迎着秦风击落的掌风接去!

  “劈啪!”一声震天暴响!

  回旋劲气,激荡成涡。

  黄秋尘感到胸口一阵疼痛欲碎,“哀哟!”半声闷哼,他的身躯被震得直向江流中落去!

  原来秦风这二掌强力攻击,已经触发了黄秋尘昔日被袁丽姬击伤的二处经脉发作。

  鬼矶士秦风阴恻侧的冷笑道,

  “还有一掌。”

  身子恍似流星的射到,一掌往江水击去!

  拍!的一声暴响!

  绿波凶涌,珠花乱酒。

  鬼矶士秦风身躯假借一股反弹之力,轻飘飘飞上那艘快艇,双眸冷电暴闪,凝视着那四浅的水珠平息。

  黄秋尘的身影,也和平止的水珠,而告消逝。

  但鬼矶士秦风仍然不放心的眼扫七丈周围的江面几眼,久久——

  他的肥胖脸上方才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喝声道:

  “开艇!”

  这艘中型快艇,缓缓的启动,终于消逝在滚滚江水之尽头。

  孤月寒星,清冷霜华,映照在平静的江面上,一片冷清,凄凉。

  这叶孤舟无人,顺着流水飘荡,更显得格外凄凉,幽伤之感。

  突然寂静的江流绿波中,传来一声呻吟轻哼!

  一颗人头缓缓的冒出水面,他正是那个沉落江底的黄秋尘。

  黄秋尘这次逃离鬼矶士秦风的毒手,可以说是种:“侥幸!”

  原来在鬼矶士秦风第二掌击出之后,他以为黄秋尘已经遭受内家真罡击伤内腑,所以当黄秋尘跌落水面,迅快的又补上一掌,在秦风心想:就是一个跟自己齐名的武林高手,任他如何神勇,也难抵挡自己二道内功罡气震击,何况是一个年轻后辈,因此他以黄秋尘躯体没再浮起,满想黄秋尘已经沉毙江底了,所以他得意的离去!

  如果鬼矶士秦风再等片刻离去,那么黄秋尘浮起之时,定难逃离秦风的赶尽杀绝自毁诺言第四掌扑杀。

  其实黄秋尘在接秦风第二掌时,便知并非被鬼矶士的内劲击伤,而是震触伤脉。

  黄秋尘乃是一个极端机智聪明的,他何尝不知秦风不一定会承诺自己的只攻三掌,所以他强忍着伤脉发作之苦痛,假借秦风的掌劲余力,跳落江里。

  鬼矶士秦风迅快的追补一掌,虽然击中了黄秋尘,但因黄秋尘身躯落入水面半尺,这一掌力却没全部击到黄秋尘的身上。

  秦风这一掌反而加速了黄秋尘下沉江底的速度。

  黄秋尘当时虽然伤脉发作,胸部疼痛欲死,但一种强烈的求生意念,使他紧咬着牙关,沉仗江底不动。

  直到他几乎要窒息的时候,他才慢慢浮升起来。

  这段时间,足足有一刻时辰,鬼矾士秦风早已远离此地。

  黄秋尘将头冒出水面一看,秦风等人已走,江面上只余下自己乘坐的一叶孤舟,飘流在三十余丈开外。

  黄秋尘手脚并动,欲要泅泳过去!

  那知他手脚略微一用力,竟然混身疼痛如绞,眼冒金星,头晕目眩,这一下黄秋尘感到惊骇至极。

  要知自己纵然逃过鬼矶士秦风的毒手,但现在伤脉发作,渐身无力,如何能泅泳到孤舟之上。

  茫茫无际的江水,一旦这叶孤舟被飘失去,自己转眼岂不要沉毙江底,饱送鱼腹,想到此处!

  黄秋尘伸头长长的吸了几口空气,尽量的不使手脚摇动。

  但是这样一来,黄秋尘的身躯却要向水中沉落。

  他暗暗悲叹一声,道:“罢了,自己只有尽力向孤舟泅泳过去只见黄秋尘半浮半沉的向前游动,其实这不是他泅泳的力量而使躯体前进,竟是流水的力量,推动他的身躯。

  可是黄秋尘的躯体向前移动半尺,那前面的孤舟却流飘三尺。

  不过是一盏热茶工夫,那叶孤舟已由二十余丈的距离,消逝在茫茫的水面。

  黄秋尘此刻何不知道生命之机,已经完全绝望了。

  他此刻脑海里一片空虚,没有希望,没有思索,没有知觉,只有尽力使身躯飘浮水面,听天由命。

  夜,渐渐的深沉,由初更天三更!

  虽然现在不是严冬酷寒,但江面深夜,寒气奇重,黄秋尘伤脉发作,又长泡水中二个更次,他的人已经陷入昏迷状态。

  不知守了多久,黄地在半昏迷之中,梦见自己被水流飘到龙王水晶宫,遇到海龙王的女儿,她含情脉脉对自己吹萧指琴。

  琴声挣挣,声音凄婉,如闻秋雨夜位,感人肺腑。

  萧声缕缕,声音柔和,恍似珠玉落盘,引人入神。

  黄秋尘正被这琴、萧之声,陶醉得失神落魄的时候,忽然萧声敛绝,琴音消失。美艳绝丽的龙王女儿,嫣然轻笑的对自己问道:

  “相公,你什么时候醒来的啦?”

  黄秋尘如蒙惊醒,睁眼一望:“啊!”地惊叫出声!

  这不是幻象,也不是梦,而是事实。

  这地方不是龙王水晶宫,而是一艘游艇的舱中。

  黄秋尘不相信这是事实,轻轻闭了一下眼睛,倏地又张了开来。

  只见海龙王的女儿,凝身坐在一条檀木矮桌之上,怀中轻放着一支瑶琴,左手轻握一支洁白如玉,盘龙飞凤的玉萧,娇丽的脸蛋儿泛出一丝微笑容望着自己惊愕的神色,樱唇轻启,婉啭说道:

  “相公尊姓大名?是不是江中遇难,而飘流水中。”

  黄秋尘闻言仍然疑在幻梦之中,呐呐道:

  “这……这是什么地方?”

  那绝丽的少女像似知道黄秋尘的心境,微微一笑道:

  “这是我的游艇,一个时辰前我的贴身女婢小素发现你在江中飘流,才将你由水中救起……”

  语音未完,后舱中突然传来一缕娇脆的声音,说道:

  “公主那人醒来了吗?”

  后舱垂帘一掀,走出一位年约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身着粉红衣衫,脸润桃花,发覆绿云,长得很甜很美。

  黄秋尘听了话后,低头一望,自己衣衫果然还略微潮湿,身卧之地板还微现水迹,这时他方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刚才梦见龙王女儿吹萧拂琴之事,而是艇中主人吹萧拂琴,自己在昏迷之中,幻象疑为梦境。

  黄秋尘这时忘记了向人家道谢救命之恩,首先抬眼望了这女主人一眼。

  这一瞧,我的天!他心中不自禁一阵摇荡不安起来。原来面前的女子,长得极端美丽,眉如翠黛,面如桃花,天香国色,秀绝尘衰,如将面前这女子和青城修剑院主相比,看似难分轩轾,冷月兰和柳雁红等,更是逊色许多。

  不过这女子跟袁丽姬唯一不同的特色,就是她的面容眉目,没有令人不敢逼视的威严,好像每一个人遇到了她,都知她是个柔和仁慈,身上没有刺椎的美丽花朵,让人那么容易亲近。

  黄秋尘不知怎样,自此瞧了她一眼,双眸有如中了魔一般。始终盯在绝丽少女的脸上。

  倏地——

  绝丽少女玉指轻轻在瑶琴上拂了一下!

  三缕弦音惊醒黄秋尘如醉如痴之神态,他“啊!”了一声,发觉自己失仪,不禁面泛红晕,急忙说道:

  “在下黄秋尘蒙受小姐等援救,浩海深恩,没齿难忘。

  黄秋尘口里说着话,心中感到一阵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般失仪,他好像感到这女子双眸之中,似隐有一股摄人心神的力量。

  绝丽少女嫣然笑道: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过这也是人之常,黄相公不必引为终生难忘之恩!”

  说着话,她转首向那情丽婢女,说道:

  “小素,你带他进入后舱梳洗,换衣。”

  黄秋尘闻言蓦然想起自己混起身污秽,当今面对这个美若天仙的丽人,真感到无比尴尬。

  红衣婢女娇脆叫道:

  “黄相公,请跟我进入后舱。””

  黄秋尘尴尬的向绝丽少女一笑,说道:

  “多谢小姐关照之情。”

  他转身随那婢女小素走去!

  蓦然,一抬头,黄秋尘一眼瞥到后舱门帘之侧壁上,悬挂着一柄黄光闪闪的连鞘宝剑。

  墙壁之间,悬挂宝剑,本是常见之事,但黄秋尘一眼望到那柄长剑,不禁吃了一惊,步步视望。

  原来这壁间那柄剑,闪耀着一缕黄光,竟然在剑鞘之上,雕刻着一条黄龙,那金黄闪光便由那盘龙发出;略一注视,黄秋尘更发现一件秘密,只见那雕刻在剑鞘的盘龙,竟然是个镂金大字。

  那是:“虬龙剑”三字——

  

 

 
分享到:
这是最后一篇
紫禁城后宫生活揭秘 妃嫔养生靠吃药
梁山好汉排名倒数三将图,时迁成了潜规则的最大牺牲品
揭秘武则天4位男宠的最终结局
美女西施
几种坏习惯阻碍成功1
老上海三大娼妓业花榜揭秘
诸葛亮为何要在华容道放走曹操
朱元璋与明教到底是什么关系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