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唐诗三百首 >> 第二十二章 谎言谬语骗经文

第二十二章 谎言谬语骗经文

时间:2018/3/19 16:32:38  点击:439 次
这是最后一篇
  煞星手冷白长长凄叹一声,道:

  “……那日我们众人遇到钟楼,他疗治好了我等七人的伤疾,挽救了咱们生命,却又攫去我们的性命……”

  黄秋生愈觉糊涂,皱眉说道:

  “冷兄,你说清楚一点,我真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白道:

  “钟楼在疗好咱们七人残疾之后,又各别教导咱们每人一招武功……”

  黄秋尘奇声问道:

  “他传授你等武功,如何会说又害了高云岳大侠,柳雁红等人的性命呢?”

  煞星手冷白,冷森森一笑,道:

  “黄兄有所不知,那钟楼包藏祸心,他所传授的武功,乃是教人走气入贫道,一练即死的毒技,我亲眼目睹高云岳、柳雁红、胡圣手、武仪天、查清夫相继叶血而亡。”

  黄秋尘听得惊奇万分,本来他不相信天下有那种一练即亡的武学,但当他想到石窟之中,朱娇凤记述说:练错“伏虎三招”武学,气聚岔道,罹疾而亡的情形,不禁有些相信,可是他感到忧疑,高云岳等五人,如何会说同时身亡,要知他们若见头一个人身死,后面之人当然不会再练了。

  煞星手冷白象知道黄秋尘的心意,又说道:

  “其实天下间那有一练即死的武功,苦是有的话,高云岳等五人,也不会一一皆亡,唉!那日情形说起来,真使人感到滑稽,难以相信……”

  黄秋尘突然问道:

  “那么冷兄和令妹,如何逃脱这噩运?”

  冷白沉吟了一会,说道:

  “因为我们兄妹生性猜疑,早就暗起警惕,故意将钟楼传授的武技,不按门路章法施展,而饶幸逃了这场厄运。,”

  黄秋尘听得还是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要知高云岳等人和钟楼,根本没有丝毫恩怨仇恨,为何钟楼可取他们的命?

  这样说来,钟楼传授自己的那经文,也是心怀叵测了。

  实在的,黄秋尘巧遇钟楼的情形,简直就充满着离奇神秘,他任怎样不相信一个跟自己陌生不相识的武林奇人,宁愿将上乘绝技传授自己。

  在黄秋尘沉默思索的时候,冷兄嘴角上挂着一丝的得意微笑,那生象似一件宝物即将到手,心中高兴的脸色。

  蓦然听到黄秋尘啊了一声,抬首对冷白问道:

  “冷兄,你们们看见了钟楼的容貌没有?”

  原来黄秋尘担心那钟楼会是——“九龙王尊”一派的爪牙。

  煞星手冷白,摇头叹道:

  “说来惭愧,咱们那日根本连他的影子都没有看到,不过今夜,兄弟略微看清他是个身材矮小,圆肥似的老人。”

  黄秋尘又问道:

  “那么冷兄能够想出当今江湖武林,有无这样一个人。”

  冷白道:

  “从未间听过天下武林有这一号人物,不过黄兄请能相告钟楼对你所说的话,让兄弟加以仔细推测分析看看。”

  黄秋尘沉吟片刻,兹将自己追踪黑衣人影,巧逢钟楼的事悄叙述一遍。

  煞星手冷白听了话,道:

  “黄兄,钟楼诵念的经文,请你再背诵一遍。”

  黄秋尘蓦然抬头看到冷白眼睛中闪过一丝贪婪之色,心中不禁一震,暗暗付道:“钟楼若要杀害自己,倒不必这般大费心机传授令人走火入魔的武功经文,在刚才钟楼不是无论何时何刻都能置自己于死地吗?……”

  想到此处,黄秋尘突然转变话题,说道:

  “冷兄现在不知有空暇时间没有?”

  冷白望了黄秋尘一眼,问道:

  “黄兄有要事让兄弟帮忙吗”

  黄秋尘道:

  “不错,兄弟有一事想劳驾冷兄到岳阳‘湖东客栈’转告青城修剑院主说,兄弟先一步去河南罗山了。”

  冷白呵呵一声笑说道:

  “黄兄待兄弟有过再造深恩,今后只要有什么危难事情,便是刀山剑林,火海油锅,冷白绝对赶汤蹈火,万死不辞为黄兄效劳。”

  他这番活,说得至情至理,显示出对待朋友的仁义忠信,黄秋尘听得暗暗叫了一声:

  “惭愧,今后自己对待朋友,不该存在有任何怀疑之心……”

  一念未完,突然听到冷白冷声喝道:

  “是认?”

  黄秋尘这时也警觉面二十余丈,一处略微突起的高原,联袂驰下二条绝快的人影。

  现在时值黎明前,天色最黑暗的时刻,那两条人影虽然奔到七八丈外停下,黄秋尘和冷白仍然无法看清二人的面貌。

  煞星手冷白,冷喝一声,见两人竟未答话,心头有气,怒道:

  “你们两人是耳聋或是哑巴……”

  一语未完、突听黄秋尘叫道:

  “冷兄快退,‘焚心掌!’”

  原来在冷白出声喝骂的时候,那两个人由八丈之处,一闪疾欺过来,立刻呼地刮起一陈旋风热气,迅疾涌压过来。

  黄秋尘也即进看清二人是一高一矮的老人,正是‘虬龙公主’待卫长,岳凤手下的驼矮二叟,越庸和龙云。

  黄秋尘曾经受创在越庸‘焚火掌’下,一朝被蛇咬,终日怕井绳、他发觉涌压过来的劲风,挟带一般热气,误以为越庸又发出焚心掌力,于是出声警告冷白,人已疾速腾出上八尺。

  那知煞星手冷白,没有接受黄秋尘的警语,目见驼矮二老扑来冷冷一笑,不退反进,呼呼!劈出二道凌厉掌飙,迎击二人。

  冷白所击的二道掌力,不但劲力浑雄,而且招式显得极端诡异,他掌劲一出,左右二双手掌已分别按到二老胸前一尺,速度之快,眩人眼目。

  驼矮二老似未想到冷白的掌招,这般奇诡精奥,蓦地疾翻手掌迎接冷白的突击,“拍拍!”二声劲响!

  黄秋尘想不到冷白会迎攻驼矮二叟,“哎哟!”惊叫一声,以为冷白定然被二老内力击毙。

  那知事实出乎人意料之外,冷白接了驼矮二才能的掌力,只不过旋身转了一转,叱喝一声,掌劈,指戮,扑迎向黑髯驼背才能头龙云攻出三招。

  这三招快攻,逼得龙云连退了二步。

  黄秋尘做梦也想不到冷白的武功,这般深厚绝高,要知驼矮二老的功力、黄秋尘是深刻明了的。似乎以高云岳或是柳雁红、也无法胜过这二个老人。

  熬星手冷白虽然是当今江湖武林后起之秀,武学造诣颇深,但在‘千草泽岛’,他同样敌不过九龙王尊一掌,而且伤得似比高云岳为重,当然功力不会超过高云岳等人,难道冷白是敛技不露,抑或这凡日来另有奇遇?……

  思忖间,熬星手冷白已经和黑髯驼背才能头龙云,交手七八个照面。

  果然冷白出手的招式,完全是极上乘的内家武学,举手投足,无一不暗含指穴震脉手法,奇妙精奥博大。

  驼背老头龙云似感惊奇,他梦想不到一上手被冷白抢机先制了。竟然被逼得无法扳回先机,连连后退,他象似已经动了真怒,环目倏地射出一般精光,一掌挟着怒潮海啸,裂岩劈山之势。迎击冷白戮来的一指。

  熬星手冷白屡战龙云不下,心中大感意外,目睹他一掌劈出,势如铁锤阔爷,心头暗惊,忖道:“此老功力非同小可,不能和他硬接……”

  冷白脚下诡奇的错移半步,避过龙云独劈华山一掌,右掌一招“画龙点睛”,并指疾速点出二指,截击龙云腕脉,霜掌一沉、绝奥至极的拍击驼背老头的腹部“气海”穴上。

  冷白这二招,看得黄秋尘和枯瘦老者越庸,暗暗动容,他的招式并非是武林罕见,奇奥的是出手的位置,令人防不胜防。

  但是驼背老头龙云,并非平庸之辈,他临危不乱章法,右脚一曲,以膝盖撞挡冷白左掌,脚尖弹踢冷白左腿膝盖。

  两人这种临机应变,可谓极尽鱼龙变幻,一闪即逝。

  只听冷白呵呵一声轻笑,人已暴退出五六尺。

  龙云也没有再出手抢攻,几招交手,两人心中有个数,知道遇上劲敌,并非十几招能够解决的。

  黄秋尘纵步到冷自身边,朗声赞道:

  “冷兄身负绝学,兄弟今日真是开了眼界。”

  熬星手朗声轻笑道:

  “岂敢岂敢,黄兄虚不着谷,千草泽岛大展神威,才是令兄弟永远难忘的绝技秘学,兄弟这种雕虫小技,如何敢说为黄兄大开眼界。”

  黄秋尘哗然说道:

  “冷兄太客气了,唉!以在下今日的武技,要在江湖武林走动,真难及人家万一。”

  原来黄秋尘在这几日间,连续遭受“九龙王尊”、“鬼矶士”秦风,以及面前枯瘦老者越庸的挫折,一般年青人好胜豪气已经消逝殆尽,这种挫折,实在是对他日后武学上的成就,有着奠大帮助。

  在知武学一道,最具上乘的武功,初步基功,就是练性修身,性和气静,然后能虑、能思,上乘武学,最主要就是能静、能凝。

  熬星手冷白,微微一笑,手指驼矮二老问道:

  “黄兄,这两位老人是那一派的高人?”

  黄秋尘摇摇头说道:

  “兄弟跟他们不过见一次面,只知那位名叫越庸。”

  原来黑髯驼背老头龙云和越庸,二次现身岳阳城“湖东客栈”,黄秋尘已经追踪黑衣人影去了,所以不知龙云名字。

  枯瘦老者越庸目见黄秋尘以手指他,突然阴侧侧笑道:

  “好小子,你的命真大,竟然逃脱了纯阳烈火焚身之噩运。”

  黄秋尘经他提上次遭受越庸“焚心掌”暗算的事情,不禁脸色骤变,怒火燃炽,沉声喝道:

  “越庸!我问你,黄某自问和阁下陌不相识,又无仇可言,想不到你竟然暗施毒手伤我,这段仇隙黄某今日要你说出一个理由来。”

  越庸阴森森干笑二声,说道:

  “你的话给人听来,实感发噪,不错,老朽跟你并没怨仇,可是当今天下江湖武林中人,一旦互相对峙,勾心斗角,极尽诡诈,阴狠残酷置敌于死地,如你所说:杀伤人要有理由,那么当今天下已经毫无半丝纷争了。”

  他这番活,说得极端但白,本来目前江湖武林就是如此,在这刹那间,黄秋尘真正体会到武林中的波诡云诱,好勇斗狠,阴险狡诈,杀人只凭一进意气施为的事情,他暗暗感叹:

  “人心不古,世风日衰。”如果江湖武林照这般情形下去,武林中意气仇杀,将永无宁日,最后势必走上恐怖灭亡之命运。

  支持本书请访问‘幻想时代’以便得到最快的续章。

  黄秋尘脸上一片惨白,冷冷一笑道:

  “多谢阁下坦白的解释,可是你要知道杀人偿命,有仇必报这两句话。”

  越庸淡淡道:

  “杀人偿命,老朽一生杀了不知多少人命,但今日仍然还没偿过命,嘿嘿嘿……好小子,你若有气魄,老朽不管何时等待你反复一掌之仇……”

  他顿了一顿又接道:

  “不过,在没动手之前,老朽问你一件事,是谁解除你体内纯阳烈火之毒?”

  原来黄秋尘中了“焚心掌”不死,让越庸感到震惊,要知焚心掌在江湖中已是列为一种伤人无救之毒持续,昔日不知多少武林高手,就丧命在玉面童岳阳的“焚心掌”之下,无法得救。

  其实越庸那里知道,青城修剑院的铁木僧的恩师元空禅师,因现过去“焚心掌”的歹毒,在临逝前研究出疗治这种掌毒的方法,传授于铁木僧,袁丽姬乃是当代修剑院主,当然也行铁木僧传授了此要诀,所以黄秋尘才能逃脱得“焚心掌”之厄运。

  黄秋尘冷笑道:

  “是谁冶治焚心掌毒,你不心问,现在我问你是不是六十年前轰动中原武林的——玉面童岳阳传徒?”

  焚心掌在江湖武林,已是一种闻名的绝技,熬星手冷白闻言大惊,转道向黄秋尘问道:

  “黄兄真的曾经被他用‘焚心掌’伤过吗?”

  黄秋尘轻然点头,没有答话。

  那驼背老头龙云,蓦然向前欺近一止,喝道:

  好小子,你知道的事情,真不少,咱们东主之名号,岂是你这种小子随便叫的吗?”

  这句话,已经说出他们的东主,就是玉面童岳阳,那么黄衣书生岳凤飞,果然真是岳阳的后人了。

  黄秋尘这时心中震惊不已,因为他联想到玉面童岳阳,是不是会如袁丽姬所担心的,再次重履中原武林。本来袁丽姬前日猜测,这成份很小,要知岳阳六十年前肆虐武林,年纪将近三十,再经过六十年漫长岁月,年已超过八十,岳凤飞年纪不过二十六七,若说他是岳阳之子,那么岳阳六十余岁方生下岳凤飞。

  由时间上的推测,黄秋尘也感怀疑,不禁又问道:

  “那么岳凤飞是不是玉面童岳阳的儿子?”

  枯瘦老者越庸乾笑一声,道:

  “好小子,你到底是那门派的人,竟然对咱们来历这般清楚。嘿嘿嘿……这些事情到底是谁告诉你的。”

  说话声中,越庸暗运劲必,猛向黄秋尘身上震去。

  黄秋尘早就留神提防越庸猛然突击,所以了手脚刚动,黄秋尘已迅如电光石火般横跨数尺,欺到越庸左侧,一招“三阳开泰”,三指平伸,分取越庸三大要穴。

  掌势未到,三缕指风,已先行近身。

  越庸吃了一惊,暗道:好强劲的指风,这小子的武功不弱。”

  他身子一侧,避过正锋,左手“平反乾坤”横击过来,暗含擒拿手法,扣拿黄秋尘的脉门。

  黄秋尘看他掌势一挥之间,蕴藏着凌厉杀手,心中暗暗一惊,收招疾退两步。

  越庸冷笑一声,呼!的举手一拳,直向中宫击去。

  黄秋尘素知越庸练有焚心掌劲,于是身子微向后侧一移,避过正锋,左掌一招“行云掩月”,幻起一片掌影,护住身子。右掌疾出一招“鸿雁舒翼”,直向越庸肋间”斯门”穴划去。

  他右手一掌后发先至,迫的越庸不得不先求自保,横向一侧跨出两步。

  越庸连续出了三招,均无法伤得黄秋尘,心中又气又怒,大喝一声,一拳“飞瀑流泉”,直击过去。

  原来越庸前次在游艇上,轻而易举暗算了黄秋尘,竟误会他是不堪一击的弱手,所以现在他击出三招,无法伤得黄秋尘,心中有气。

  其实越庸那里知道黄秋尘身负武功潜力,不见得就逊于武林任何一流高手,上次遭受暗算不过是大意所致。

  越庸拳风出手,平地涌起一缕呼啸,黄秋尘已感到劲风中,夹带一般灸热气息,心头大骇,以为那是焚心掌力,当下横身飞跃出丈外。越庸冷声喝道:

  “你能跑得了吗?”

  右掌虚空一扬,遥遥对黄秋尘按去!

  这次掌击出手,无声没息,似没半点劲力。

  黄秋尘心头,一震,知道越庸这一掌,定然极端厉害,或着不会说间隔丈外出手遥进,而又无半丝破空劲响。

  一惊之下,黄秋尘倏地转身疾旋而进,右掌一摇,食中二指。突然圈了起来,但又迅快弹出、亦是毫无指劲破空声响。

  两人这招虚空迎击,手法虽然极尺神奇诡异,实质上却使人猜不透他们凌空交击,到底有何威力。

  但在侧袖看的龙云和冷白,却脸色微变,他们同时看出两人的招式,是武功中最具上乘的内家绝学,这一交接,生死胜败,即可分判。

  只听黄秋尘、越庸同时一声冷哼,两人齐齐向后倒退开去。

  在两人无声无息的一接掌势之中,似乎是都受了伤。

  两人退开之后,同时闭上双目休息。

  只见黄秋尘面泛红晕,有如吃了过量的酒,越庸却脸色苍白如纸。

  以冷白和龙云的目力,都没有看出来两人如何受伤,也没听到掌劲相触的声息,但看两人神色,已知道都受了伤。

  煞星手冷白急步过来,低声问黄秋尘道。

  “你受了伤?”

  黄秋尘紧闭的双目,微一启动,缓缓,点头道:

  “嗯,不过越庸也受了伤。”

  这时只听“哇!”的一声,越庸张口喷出一股鲜血,怪然冷笑道:

  “好小子,老朽料想不到你武功竟然这样深厚,我问你,那是叫什么武学?”

  煞星手冷白向四周一瞥,知越庸伤得比黄秋尘更是严重,心头暗惊,忖道:“黄秋尘到底以什么功力伤了他?”

  冷白转首向黄秋尘问道:

  “黄兄刚才一招。实是武林罕见的绝学,不知叫什么称乎?”

  黄秋尘微微一笑,道:

  “那是玄天九转手。”

  此话一出,场中三人眉头都轻轻皱了起来,他们从未闻听过“玄天九转手”武学之各。

  原来那是“伏虎三招”中“玄天九转手”的第三式,当然冷白等人都没有听闻过。

  枯瘦老者越庸,突然嘿嘿……干笑数声,说道:

  “上次你逃过焚心掌的死运,这次你若再逃赤,就算你命大。”

  黄秋尘闻言心头大惊,暗道:“完啦!想不到我又中了他的焚心掌……”

  冷白目睹黄秋尘骤变神色,已知他中了焚心掌,不禁问道:

  “黄兄伤势严重吗?”

  黄秋尘微微一笑,道:

  “大概不轻。”

  煞星手冷白,突然说道:

  “黄兄万一伤不治,他们也无法独活着。”

  驼背老头龙云,冷嗤了一声,道:

  “小子,你要替他报仇,只有来世报了。”

  语音未落,龙云倏地欺了过来,拳脚齐出,展开一阵迅若电火的快攻,将冷白迫退了四五步远。

  蓦听黄秋尘朗声喝道:

  “冷兄,你快走吧,他由兄弟来应付。”

  呼!的一声劲啸,黄秋尘纵身过来,劈出一掌向龙云攻到。

  龙云目睹黄秋尘一掌击来,劲风凌厉,尽感惊异,冷声哼道:

  “小子,你就是自寻早死。”

  他身躯倏地一,转,反身挥出一掌迎去。

  两股劲务一撞,彼此欺进之势,为之一缓。

  煞星手冷白看到这情形,心头暗惊,忖道:“他已经中焚心掌,如何还有这般雄厚掌力……。”

  在那边运气调息的越庸,也感大惊怀疑,眯着的双眸,不禁睁了开来。要知他素知自己的焚心掌,虽然潜伏力有顷刻时间,但若对方妄运真气,便会立刻发作,劲力全失,为何黄秋尘还能运出那深厚的内劲,显然并没有遭受焚心掌击中。

  龙云被黄秋尘一掌交击,略一停顿之后,立时向前跨出一步,左掌当胸按去,右手反腕猛向黄秋尘手腕之上抓去。

  煞星手冷白,缓开手脚后,叫道:

  “黄兄,你伤势严重,赶紧退下调息。”

  黄秋尘和龙云硬拼一掌之后,内腑震动甚剧,外形之上,虽还能优质若无其事之态,但内腑之中,则早已气血浮动。

  于是,他飘然向后跃出三步。

  龙云一击落空,正待跃起追赶——

  忽听冷白大喝一声,冲了上来。

  黄秋尘一退之后,又反扑而上,叫道:

  冷兄,兄弟身中焚心掌,迟早必死,但冷兄却不能有所差错,你赶紧支‘湖东客栈’见那袁院主……”

  原来黄秋尘听到越庸说“自己已中了焚心掌。”心知迟早必死,于是想以要死之前的气力,来迎拒龙云,让冷白能够前去湖东客栈向袁丽姬报讯。

  黄秋尘这一扑进,竟然抢先冷白一步,他不等龙云出手,又掌一合,“童子拜视音”之势,平胸推去。

  龙云面临两位年轻高手合击,心无所畏,身子凝立原地不动,一招“大鹏展翼”,双手左右横扫。

  他的左掌虽然逼得后面的冷白跃开去,但右掌,不但没击退黄秋尘,却给他推过来,双掌忽然一分,左臂封架开龙云横扫过来的右掌。

  可是黄秋尘的右掌,原势不动,疾向龙云前胸按到。

  这一招,变化出奇诡异,大大出乎意料之外,而且就势发掌,快速绝伦。吓的龙云出了一身冷汗。

  但他究竟是久经大敌的人物,虽然惊出冷汗,章法仍不乱,一吸丹田真气,运凝右盲,偏身挡受黄秋尘这奇奥的一掌。

  “拍!”地一一声脆响,龙云盲头骨一阵疼痛欲碎,五腑像似被震得离了位,闷哼一声,跌出六八步,方拿桩站稳。

  黄秋尘右掌按中他肩头,被龙云内家反弹力,震得退出五六步,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下。

  黄秋尘这一掌,震惊了场中三位高手,也引动了任何一人的杀机,他们好像同时感到:

  “这人若留在世上,日后定是自家的心腹大患……”

  一时间,冷白、越庸、龙云六道湛寒的眸光,一齐凝注在黄秋尘的身上,他们没说半句话,但这场面却是令人窒息的。

  黄秋尘目光一接触到六股充满杀机的眸光,不禁机伶伶打了一个寒战,付道:“怎么冷白的眼光也含蕴了杀机?……”

  蓦然看到越庸和龙云互望了一眼,两人举步缓缓向黄秋尘走了过去!

  黄秋尘心中一阵悲哀,暗想:“以自己的功力,绝对无法挡拒两大高手联合一击。”不过他也不愿束手待毙,暗自蓄势戒备。

  就在这个时候,忽听一个冷峻的声音,喝道:

  “越庸、龙云,我四处找寻你们,原来在这里。”

  冷白心头大骇,转首望去,只是一个面如冠玉,风流倜傥,腰悬长剑的黄衣书生,正站在十余丈外高原的树下。

  这多高手,竞无人知他何时到此,单是这份轻功,就足以震骇人心了。所以冷白看得紧紧皱起眉头。

  黄秋尘抬头见是岳凤飞,心中更感惊骇,暗道:“岳凤飞到达,那么自家更难逃活命了。”

  越庸和龙云闻声,双双停步回转身子,遥遥欠身作礼,说道:

  “少东主何时到达,恕咱们没远迎之罪。”

  岳凤飞冷哼一声,喝道:

  “‘虬龙公主’失盗,你们还呆在那里干什么?”

  越庸突然问道:

  “少东主,是否已寻到虬龙公主影踪?”

  岳凤飞喝道:

  “我若非寻到虬龙公主踪迹,何必回来寻找你们两个老不死。”

  黄秋尘闻言心间有如放下一块石,但也感到惭愧,自己今夜跟踪黑衣人影,目的是寻虬龙公主,想不到却和驼矮二老大打起来——

 


 

 
分享到:
这是最后一篇
不爱吃药的小老鼠6
影视剧中的少林武僧
美女西施
唯一被老婆挤兑得离家出走的开国皇帝
牛皮靴1
这也是一种幸福
清朝的地方官员
四角龙旗图案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