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唐诗三百首 >> 第三十三章 银针把脉解奇毒

第三十三章 银针把脉解奇毒

时间:2018/3/19 16:42:05  点击:499 次
这是最后一篇
  煞星手冷白真是一位机诈阴沉的人,他这句话,显然是对黄秋尘所说。

  虬龙公主轻声笑道:

  “冷白,你虽然称得上机诈过人,但是天下间,强中更有强中手,人上更有人上人!我今日虽说为利用你暂时保护我,所以我数日来,方才和你相处和睦,没有丝毫的行动。”

  冷白干声笑道:

  “公主说得是,四日来我也没有将公主视为俘虏,倒可以说是你的待卫,嘿嘿嘿……公主既然知道我善待之意,我想你定然不会说忘恩负义才对。”

  虬龙公主道:

  “我若非不是看在你对我还不错的情份上,你早已经丧命尸寒多时了。”

  冷白呵呵笑道:

  “那也不见得,公主虽然称得上武林罕见的奇女子,但我冷白绝非你想像的那种弱者。”

  黄秋尘见两人斗起嘴来,生怕袁丽姬伤势过时,不禁接声说道:

  “公主,有劳玉驾,瞧瞧她的伤势吧?”

  虬龙公主突然侧目望袁丽姬一眼,只见她玉容已微现青紫之色,手足已叶僵硬,不禁自言自语的说道:

  “她伤的实在很厉害。”

  黄秋尘急问道:

  “还有救吗?”

  虬龙公主不答黄秋尘的问话,微屈柳腰,抓起袁丽姬一只手腕,纤纤玉指,轻按袁丽姬脉门上,她本来如同春花的笑容,倏地消失殆尽。

  黄秋尘这时两道眼神一直盯在虬龙公主的脸上,目睹她笑容一敛,心中差点叫出声来,因他知道虬龙公主始终是笑容满面,娇媚轻浮,向来没有这庄严肃穆之容,若非事出意外,绝非如此,所以黄秋尘暗自担心袁丽姬已经断气,或是虬龙公主不会疗治。

  突然虬龙公主缓缓松开了袁丽姬的手腕,笑道:

  “她是被毒蛇阴爪气劲的寒阴毒气所伤。

  黄秋尘闻言心中大喜,急忙道:

  “公主诊断不错。”

  要知一个医师,不管他会不会治病,但只要他所诊断的病症无差,那么这个病,十有九成包准可医好的,所以黄秋尘听她一开口,说的一点不错,心中沉重情绪,已经消去殆尽。

  煞星手冷白在旁听了话,冷冷一笑道:

  “胡说八道,据传说:‘毒蛇阴爪功’,自苗疆黑风山乌蛮婆死后,已经绝传于武林,何会有人拥有‘毒蛇阴爪功’伤人。”

  其实冷白这句话,正是虬龙公主心中所要问黄秋尘的。

  黄秋尘答道:

  “冷兄,袁院主是受伤在‘毒蛇阴爪功’,一点没错。”

  冷白闻言脸上神色倏地一变.问道:

  “是什么人伤了她?”

  黄秋尘摇摇头道:

  “伤她的人,我不知其名号,但他已经送命在袁院主剑下。”

  这时突听虬龙公主缓缓说道:

  “‘毒蛇阴爪功’在江湖武林中的人心中想来,只单苗疆黑风山乌蛮婆擅长此技,但此想法却错了,世人做梦也不会想到乌蛮婆有一位同门师妹,无论毒技武力,更精于乌蛮婆。”

  冷白一怔问道:

  “乌蛮婆的师妹是谁?”

  虬龙公主道:

  “他就是毒面骷髅孤独红之妻——海棠红?”

  黄秋尘听得脸色大变,想不到自己外祖母海棠红和乌蛮婆是同门师妹。其实黄秋尘对于自己家世渊源,大部份是由旁人所说知道的,当然他对于自己外祖父母一切事情知晓得极为涉茫。

  煞星手冷白呵呵一声轻笑,道:

  “公主所说的海棠红,乃是一个武林中人不见经传的,不知公主屡次提出这个海棠红之名,是不是只单要制造江湖间事故的神密。”

  虬龙公主微然一笑,道:

  “人要询问我关于海棠红的事,为何不直截了当的问,何必故作小聪明旁击侧敲呢。”

  冷白哈哈一笑道:

  “好说好说,其实这海棠红之名,实在太过神密了。”

  黄秋尘听过岳凤飞所说,袁丽姬的性命中不过剩下三刻钟,眼下时间已将到,两人若再谈论下去,定然绵绵不休,于是开口问道:

  “公主,她有救吗?”

  虬龙公王微微一笑,道:

  “我不是告诉过你么?只要她没有终气,我就有办法,救得了她……。”

  说来神气十足,似已智珠在握,黄秋尘闻言心头也为之一松。

  但是,虬龙公主语音略微一顿,突然接道:

  “不过……”

  “黄秋尘道:

  “公主有什么疑难之处?”

  虬龙公主转首望了袁丽姬一眼,然后将目光停留在黄秋尘脸上,笑道:

  “我跟她与你,一来无亲无故,二来没有丝毫恩怨瓜葛,你想我怎能替人疗治。”

  黄秋尘听得脸色大变,要知学医救人,本是学医人之声愿,但是黄秋尘在数月前曾经遇到胡圣手冷面冰心见死不救,所以他听了话,心头一片冰冷,知道虬龙公主腹是一位性格极端古怪的人,当然她不会平白为袁丽姬疗治残伤。

  修地,突听虬龙公主娇声叫道:

  “注意冷白!”

  原来就在黄秋尘呆愕沉思的当儿,煞星手冷白缓缓向黄秋尘身侧行去,倏地,一指点向黄秋尘“玄机”穴上。

  指劲奇猛,微带风声。

  黄秋尘当今的武功,已到绝境,虽然他在分心旁思,但冷白指劲一出,他已经察觉,本能的策一侧身。

  但是冷白这次突袭距离间隔近至一尺,他指点向黄秋尘“玄极”穴,只不过是举手投足之间,黄秋尘纵然反应够快,避过“玄极”穴要害,却避不过整个身子。

  只听“嗤!”的一声!”

  黄秋尘闷哼一声,左肩中指,退出三四步。

  冷白一指点中黄秋尘,感到由他身上反震出一股内劲,心头不禁一震,冷笑一声,欺身直冲过去,举手间,疾速点出三指。

  黄秋尘遭受冷白突袭,心中大怒,道喝:

  “冷白,你怎么向我动手。”

  他右掌侧横斜挡,借势化解了冷白三招指攻。

  这手法,掌势,大出武学常规,奇诡以极,冷白虽然见多识广,也认不出这种奇奥武学,不禁一怔,说道:

  “黄兄不顾信义道德,违背诺言,要和虬龙公主联手对我,逼使,兄弟不得不先下手为强。”

  说着话,他一掌斜劈过去。

  黄秋尘剑眉一扬,朗声说道:

  “冷兄,你若不再住手,我当真要反脸相向了。”

  他游身避开冷白一掌斜劈,人已退到右面壁端。

  煞星手冷冷一笑,道:

  “迟早你我难免各走极端,翻脸对立,黄兄,再接我三招试试!”

  他左手当胸蓄势,欺身直冲过去,呼的一声,“孔雀开屏”“游鱼追浪”“魁星踢斗”

  掌腿齐出。

  黄秋尘这时后无退路,在强厉的掌势笼罩之下,黄秋尘势必硬接他掌式,可是却避不过冷白最后一招杀着,“魁星踢斗”,腿。

  那知事实不然,黄秋尘在退无可退之下,蓦地蹲身一坐,巧妙的避过冷白攻向上部的双掌,而他蹲坐下去之时,双掌合胸一抱,童子拜观音之势推出,迎向冷白踢来的右腿。

  黄秋尘这种手法,正是伏虎三招连环九式的奇奥绝技,只见冷白的右腿被黄秋尘双掌一推一托,整个身子疾速往后飞出。

  好在黄秋尘没有用太大的力量,或着冷白右腿非被震断不呆,虽然如此,冷白已经惊出一身冷汗,他轻轻落在栏干门口,呆愕了一会,说道:

  “黄兄的武功,堪称诡奇绝奥,兄弟不才愿再领教几招。”

  说道,他身若旋风,一直线的猛冲过去!

  黄秋尘心悬而姬安危,目睹冷白久战不休,不禁剑眉一剔,心想不略下辣手,难使他罢休。

  于是他身子迎着冷白冲来的身子欺去。

  冷白见他迎来,冷冷一笑,右掌左拳横劈直扫,声势凌厉奇诡,暗含着一种内家重手法气劲。

  但是黄秋尘身躯怪诞的一摇,随着冷白劈出的拳掌一转,反欺到了煞星手冷白的身侧。

  冷白生平所遇高人不少,通常高手对敌,若不是以掌风逞强之打法,就是避重就轻,但黄秋尘的打法,却使其捉摸不透,出乎武学常远见,迎会之势,像似强横霸道,但这种闪避却显得极是孱弱。

  不过冷白究竟是身负绝学的人,又久经大敌,应变反应异常迅速,他见黄秋尘欺到,左拳突然平侧一带,应掌扫出。

  一股强猛劲风,随掌撞向黄秋尘的右肋。

  那知黄秋尘右掌一划,身子微微一侧,冷白劈出的掌力,贴着身子滑过。

  蓦地,黄秋尘左手由下向上,突出一翻,巧妙至极的拿住了冷白的左关节。

  这一招,实在太出乎意料之外了,他拿人关节的手法,和一般打穴手法,大不相同,饶是冷白见多识广,也认不出这招奇诡武学。

  冷白堪称是一位久经战场的人,他关节被拿,仍然镇静如恒,右肘一抬,想要在黄秋尘尚未运劲之时,以压劲打黄秋尘胸部。

  可是,他忽略了黄秋尘这手法奥妙,只见黄秋尘左手略微向上一托!

  冷白闷哼一声,左臂肘间,骨疼欲裂,劲力全失。

  冷白这时心中明白,只要黄秋尘左手微微一扭,必将自己左臂折断,就在冷白无计可施的当儿!

  蓦见人影一闪,黄秋尘的背后出现了一个雄伟的黑衣老者,他以绝快的速度,一掌抵住黄秋尘后背心穴。

  这黑衣雄伟者者,身法太过迅快,而且又是由黄秋尘身后出现,所以绕是黄秋尘功力绝高,也无法防范这一着。

  虬龙公主虽然看见了黑衣老者,但却来不及出声示警。

  冷自抬眼看清黑衣老者之后,不禁喜声叫道:

  “爹爹,是你!”

  这突然骤变,不过是刹那间的事,黄秋尘背心要害被人按住,耳闻冷白叫声,已知后面的人,是手转乾刊冷震东了。

  本来黄秋尘想抓住冷白关节后,使他自知不敌,便要松掉它,但这时只得暗中含劲一拿,痛得使冷白汗水淋漓。

  突听手转乾刊冷震东沉声喝道:

  “你若不立刻放手,我便震断人的心脉。”

  黄秋尘冷冷一和知,道:

  “你掌中内劲未发之时,你的儿子,首先就要毙在我的掌下了……。”

  原来这时黄秋尘的右掌已经抵上了冷白的胸口,所以说:冷震东虽然吐力震断黄秋尘心脉,但冷白也难免要死在黄秋尘掌下。

  黄秋尘略为一顿后,接声说道:

  “好狡猾的小子你何不先撤去你的双手。”

  黄秋尘冷冷道:

  “你不信任我,当然我也不能信任你。”

  煞星手冷白,这时生命操纵在黄秋尘手中,但他没有惊慌,恐惧之容,悠间的说道:

  “爹爹,你老人家何时到达临汀的,恕儿子未能恭迎父亲。”

  冷震东对冷白,像似极端溺爱,急问道:

  “白儿,爹爹接到你密蜂传讯后,即刻由东北起来,不知你现在怎么样?到低是谁伤害你的?兰儿当今在那儿?”。

  他一连串问了几个问题,语音,充满着严父慈母的亲情。

  冷白朗声叫道:

  “爹爹,这些事情,我会慢慢告诉你,而且有许多有关当今武林重大的事情,首先我向爹爹报告一件好消息,兰妹被一位武林前辈垂青,已经被收为门下,黄秋尘闻言方才知道近日来冷月兰失踪,原来有了奇遇。

  冷震东问道:

  “兰儿,是被那一个武林前辈收录门下?”

  冷白道:

  “他是谁儿子不知道,但我知她的武功,是当今天下间的第一高手。”

  冷震东这时恨不得和爱子个别细诉别后的一切经过,于是他向黄秋尘说道:

  “好小子,算你狠,我现在就移去你背心的右掌,你也要遵守诺言移去双掌。”

  黄秋未冷冷道:

  “只要先移掌后退,我绝对不会伤害冷白。”

  冷白也接声道:

  “爹爹,我和这位黄兄没有什么深仇大怨,而且白儿还负他深思,你老人家尽管放心退后好了。”

  冷震东听了爱子的话,心中反而一怔,他素知爱子向来机智,阴沉,残毒,为何他答应于敌人有利的条件,万一自己撤出掌力后退,而对方反而挟持冷白,那如何是好?一时间,冷震东难以决定。

  黄秋尘微微对冷白一笑,道:

  “冷兄,你我认识已非一日,但兄弟真不知冷兄为何有时翻脸相向?”

  冷白呵呵一声轻笑,道:

  “兄弟生性有个不信人的僻性,所以在你有可能和虬龙公主联手对付我的情形下,我不得不先下手为强。”

  黄秋尘道:

  “冷兄这种心性,未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冷白道:

  “黄兄生性忠厚,但恕兄弟没有这种德性。”

  黄秋尘突然沉声说道:

  “冷兄,有一件事,我要和你说清楚,眼下咱们两纵然有什么过不去的事情,兄弟请你暂容忍一下,待虬龙公主疗好袁院主伤毒之后,咱们再作计较,不知冷兄能否答应?”

  冷白哈哈一笑道:

  “眼下家父已经来到这时,纵然你被虬龙公主驱使对付我,兄弟人手已经不孤单,还惧怕什么””

  黄秋尘点头说道:

  “好!那我即时放开冷兄。”语,兄弟请你暂时容忍一下,待虬龙公主疗好袁院主伤毒之后,咱们再作计较,不知冷兄能否答应?”

  冷白哈哈一笑道:

  “眼下家父已尼来到这里,纵然你被虬龙公主驱使对付我.兄弟人手已经不孤单,还惧怕什么?”

  黄秋尘点头说道:

  “好!那我即时放开冷兄。”

  语音中,黄秋尘左手轻推,将冷白送出三四步,他人也迅若疾电般跃出六尺,冷震东抵住他背心的手掌威力亦告解除。

  黄秋尘跃出七尺之后,猛一抬头,看见虬龙公主右手两指夹着一支五寸多长的雪白银针,轻轻一扬。对准袁丽姬“五枢”要穴,扎刺了下去。

  黄秋尘看得大惊,急速冲了过去,叫道:

  “公主……。”

  原来那“五枢”大穴,是属于少阳腔经,乃是人身十二死穴之一,黄秋尘猛一抬头看到,误以为虬龙公主要伤害袁丽姬性命。

  但是当他欺到虬龙公主的身侧,望到袁丽姬身上不知何时已经插了七支银针,而且望到虬龙公主满面凝重的神情,心中灵机一动,知道虬龙公主已经下手为袁丽姬疗治伤势。

  黄秋尘那敢怠慢,猛一转身,反而护守在虬龙公主的背后,他这一转身,陡然看到黑手岩冷震东脸露惊异之色,缓步向这边走来。

  黄秋尘冷喝一声道:

  “站住!”

  向前左跨了两步,右臂一伸,将冷震东拦住。

  冷震东阴侧恻的寒笑一声,一招疾向黄秋尘助间“曲池”穴上点去。

  黄秋尘手臂一沉,避开点来之势,手掌由下面向上翻来,五指疾和冷震东脉门上面扣去,口中喝道:

  “你们父子怎么这般不讲信义。”

  冷震东冷冷道:

  “我儿子答应不向你动手.但老夫却没有接受你的限制。”

  说着话,他五指一并,立掌如刀,横向黄秋尘手腕上世下。这一招不但变得十分迅快,而且是冷震东成名江湖独步武林的武功’乾刊掌”中之一记绝招。

  黄秋尘被他凌厉的掌势,迫得向后退了两步。

  冷震东却借势一跃,由黄秋尘身侧擦过,冲到了虬龙公主的身后。

  黄秋尘大声喝道:

  “冷震东……”

  冷震东不理黄秋尘的呼叫,伸手向虬龙公主香肩抓去!

  虬龙公主这时右掌正握住一支银针,缓缓向袁丽姬太阳胫经“腹结”穴。扎刺了进去,她好像不知冷震东已数到身后。

  就在冷震东手指尚差一寸搭上虬龙公主香肩的时候,蓦的人影一闪——

  不知黄秋尘由那个角度,旋到冷震东和虬龙公主相隔数尺空间。

  冷震东猛见黄秋尘像似鬼魅幽灵般挡在前面,着实大大吃了一惊,倏地,他将抓向虬龙公主的右手,双掌往黄秋尘胸口按去!

  那知他力道一发,忽觉一股热力,由黄秋尘胸前进发而出,反震过来,自己的手掌有如推在棉花之上,不禁一怔。

  就有他微一分神之际,黄秋尘右手五指已迅如闪电,分取冷震东五个要穴。

  冷震东这一惊非同小可,身躯恍似蛇螺,疾速旋出丈外,满脸惊异,愤怒的望着黄秋尘发呆。

  黄秋尘逼退了冷震东之后,并没有趁势迫击,他左脚微向侧跨了一步,仍然护守在虬龙公主之后,冷森森的说道:

  “冷震东,我黄秋尘跟你们黑手岩没有仇隙,如果你再这般咄咄相逼,在下只得要和你们对立了。”

  手转乾坤冷震东,一生中会过成千成万的武林高手,从来没有一人敢对抗他,没有一人使他忌惮,但是,今日黄秋尘的武功,却使他心中无比惊骇,在昨日黄昏,他已经和黄秋尘交过手,虽然自己将他震伤内腑,而自己也受了伤,可是今日由这几招交手看来,他觉得黄秋尘的武功,像似较昨日黄昏更老练的增进一步,自己可没有杀害他的把握了。

  所以黄秋尘这一番话,竟使冷震东踌躇了。

  煞星手冷白突然哈哈一声大笑,道:

  “黄兄,佩服佩服,家父一生中会过高人无数,但兄弟从来没有看到一个人,能够在家父手下走过三招,万没想到黄兄的武功,竟然这般绝高,哈哈……不错,咱们黑手岩倒不必树立像黄兄这种强敌。”

  “爹爹,咱们下去吧!白儿久别父亲,有着千言万语向父亲细诉。”

  手转乾坤冷震东,这时正不知如何是好,闻言,脸上立刻泛出一丝慈祥的微笑,说道:

  “白儿,父亲已经老了。”

  说着他和冷白,缓缓走下阁楼。

  冷震东那短短一句话,充满着一丝苍老,凄凉,悲伤的感叹!

  黄秋尘望着两人走下阁楼,暗暗叫了一声:“侥幸!”

  “哇!”的一声,他的口中疾喷出一口鲜血,双手捧扶住胸口,摇摇幌幌的枉坐在檀木床边缘。

  原来黄秋尘被冷震东按中一掌的时候,内腑已经遭受重创,他因为不要使冷震东知道他已经受伤,所以强提一口真气,将涌上喉咙的气血,强自压了下去!

  他这一举虽然吓退了冷震东,但他的内伤,却更较严童了。

  这个时候,虬龙公主已经扎下了袁丽姬周身十二死穴,七大晕穴,奇经八脉的最后一支银针,长长吁了一口气,说道:

  “好啦!她已经不会死了。”

  突然一抬头看到黄秋尘嘴角血丝,惊问道:

  “你受伤了!”

  这句话,显示出虬龙公主在赐才根本不知冷震东和黄秋尘一番惨烈凶险的搏斗。

  黄秋尘惨然一笑,道:

  “我这点伤没有关系,只要袁院主能够得救,我纵然死了,又有何憾。”

  虬龙公主微然一笑,问道:

  “你很爱她吗?”

  黄秋尘道:

  “她对我恩爱胜过骨肉,曾经不顾性命,援救我,当然我敬爱她,其实她若是死了,将是江湖武林一个重大损失。”

  虬龙公主道:

  “听你的话,好像她无论如何不能夭折是吧!”

  黄秋尘点头说道:

  “别人可以死,她绝对要永远活着。”

  虬龙公主道:

  “现在她的性命,还控制我手中,如我撤手不管,你要怎么样?”

  黄秋尘闻言心头一震,道:

  “公主居然已救她一半性命,为何要中途撒手。”

  虬龙公主道:

  “我和你与她,无亲无故,今日我动手疗治她,你知道是为着什么?”

  黄秋尘摇摇头道:

  “不知道,请公主明白相告。”

  虬龙公主道:

  “我救她,是为取你的性命。”——

  


 

 
分享到:
这是最后一篇
荞麦2
日本绝代艳后孝谦天皇专门找和尚偷情
女真人采取多种婚姻形式真实写照
潘金莲因为没有钱才学会放荡
鸡妈妈的美梦1
小熊睡不着8
李嘉诚的富人思维:你不改变这几点,永远都是穷人,穷人变富的10种思维!做到第六条的人都富了2
2木木镇来了个妖怪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