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护花剑 >> 第四十三章 荒山野岭很难找得到目标

第四十三章 荒山野岭很难找得到目标

时间:2018/5/4 9:59:37  点击:419 次
  荒山野岭,黑夜之间,本来很难找得到目标,但有这一堆柴火在熊熊燃烧,自然极容易被发现。

  贼人来得倒真还准时,刚到三更,就有二三十条人影,从远处出现,疾掠而来!

  一悟耳边及时响起逢天游“传音入密”的声音说道:

  “一悟,你别忘了逢某点了你两处经外绝穴,十二个时辰不解,血脉就会暴裂而死!”

  一悟小声道:

  “小僧记得。”

  逢天游又道:

  “记得就好,你要依我吩咐,不可露出丝毫破绽,逢某可以保你无事。”

  这两句话的工夫,二三十条黑影业已奔行到离大树下不过十来丈光景。

  现在已可看清楚了,这些人一身黑色劲装,手持厚背朴刀,极似天南庄的铁卫武士,一共为四个小队,三十六人。

  就在他们奔到七八丈距离,就各自分开,八人一队,列成四方队形,正好把大树四面包围起来,八人前面,有一个头目率领,行进到五丈光景,就站停下来。

  这时从山径上又出现了三条人影,飘然行来,当前一个一身青衫,手持一柄摺扇的赫然是天南庄的总管公孙轩,跟在他身后的两人,一个是面目冷森,秃顶鹰鼻的徵帮帮主杨三泰,另一个则是扁脸、连鬓短髭,浓眉如帚的铁卫总领队缪千里。

  果然是白莲教余孽,又猖獗起来了!

  这点阵仗,如果仲子和等七人未中龙涎草烟毒,当然未必会把他们放在眼里。但如今每个人差不多只剩了三成功力,就感到这般人对自己几人的威胁相当沉重了。

  因为对方铁卫武士有三十六人之多,这些武士平日久经训练,各有一身极高的武功,如果他们一拥而上,自己几人就有首尾不能相顾之感!

  这些人刚一逼近,一悟身法俐落,一下侧身横滚,在地上接连滚出三丈之外,才一跃而起,双手合十,说道:

  “小僧咒钵寺了悟。”

  缪千里指着公孙轩和杨三泰二人道:“了悟师父,这位是公孙总管,这位是徵帮杨帮主,在下是铁卫武士总领队缪千里。”

  了悟(一悟是少林寺的法名,了悟则是他在咒钵寺取的法号)连忙合十道:“原来是公孙总管、杨帮主、缪总领队,小僧多多失敬。”

  公孙轩顿首道:“了悟师父不用客气,在下等人是奉命接应了悟师父来的,他们怎样了?”

  了悟低声道:

  “小僧初更时分就添了料,此刻他们早已中了龙涎草烟毒了,从坐下来到现在,一直没有动过。”

  公孙轩颔首道:“很好!”他正待要人去把仲子和等人拿下!

  突听仲子和忽然大笑一声,倏地睁开眼来,沉声道:

  “仲某还当是什么人,又在江南兴风作浪,原来只是一小股白莲教余孽的爪牙而已,连你们的主子,都被歼灭了,你们一小撮人还能有啥作为?”

  公孙轩手摇摺扇,朗笑一声道:

  “至少你们这几个人已经落到公孙轩的手里了。再说像少林通济、武当天宁,还不是一样陈尸凋港,就以前被武林中人视为泰山北斗的少林寺,也将被一鼓而下作为本教的下院,天下武林,都将臣伏,只可惜你们已经看不到那时的盛况了。”

  万天声喝道:

  “公孙轩,咱们落到你手里,你不是在说梦话吧?”

  公孙轩道:“你们早巳中了龙涎草烟毒,功力尽失,只要兄弟一声令下,就可以把你们拿下,难道还是假的不成!”

  逢天游大笑道:

  “公孙轩,你要他们出来试试看。”

  杨三泰阴笑道:

  “试就试,公孙总管,割鸡焉用牛刀,有杨某去试试他们就足够了。”

  随着话声,一手提剑,越众而出,大摇大摆的朝大树下走来,一面说道:

  “诸位之中,谁站起来和杨某较量较量?”

  逢天游突然嗔目喝道:

  “凭你还不配和逢某叫阵,给我滚回去。”

  喝声出口,左手陡地凌空劈出。

  他这一记“劈空掌”,是汇集了万天声、李瘦石、毕友三和他自己四人的功力劈出去的。(他们七人分为两组,他这一组是万天声等四人)

  他们虽然身中龙涎草烟毒,但差幸及时发觉,总算还能保存了三成功力。试想这一掌每人都用上了全力,就算每人只剩了三成功力,但加起来三四十二,岂非有十二成功力了?这比逢天游平日劝力,几乎还加强了两成!

  杨三泰做梦也想不到中了龙涎草烟毒,功力已经尽失的人,还会奋起发掌,而且这一掌力道之强,简直就像巨浪吞舟,汹涌席卷过来,连想抗拒都有来不及之感,急切之间,右掌慌忙推了出去。

  试想一个合四人之力,劈出十二成力道,一个匆忙应战,最多只能用上七八成功力,如何抵挡得住?但听砰然一声大震,杨三泰陡觉心神大震,气血翻涌,喉头发甜,一个人被对方掌力推得站立不住,直摔出去。

  这一摔,就摔对了,逢天游等人早就计算好的,所在贼人未来之前,就有要一悟把火堆加足柴火,把火圈扩大,就是要把出手来袭的贼人,摔到火堆里去。

  杨三泰身不由己被推出寻丈之外,正好一跤朝火堆中仰跃进去。

  熊熊烈焰,连钢铁都能溶化,何况是血肉之躯的人?

  杨三泰一个人宛如投入洪炉,口中大叫一声,差幸他一身武功还算了得,发觉不对,忍痛一个“鲤鱼跃水”,从火堆跃起,再一个筋斗翻了出去。

  但已焦头烂额,全身被烈火灼焦,衣衫部已着火燃烧,一个人带着一团浓烟,学懒驴打滚,在地上一连滚动,才算把衣衫上的火势熄灭,人也随着昏死过去。

  公孙轩挥了下手,立即有两名铁卫武士奔了过去,把杨三泰扶起,抬了回去。缪千里急忙探怀取出药丸,纳入杨三泰口中。

  公孙轩目光直注了悟,沉喝道:

  “了悟,这是怎么一回事?”

  了倍惊骇的道:

  “小僧也不知道,小僧已把一包药粉都投入火堆之中了。”

  仲子和突然站了起来,锵的一声抽出长剑,喝道:

  “公孙轩,现在该轮到你了。”

  他这一站起,其余六人也一起站了起来,纷纷掣出长剑,同时列成七星阵式。

  他们此时并未相互握手,是以一点也看不出有毒现象,既然没有中毒,公孙轩就有了顾虑,仅凭自己和缪千里两人,再加上三十六名铁卫武士,也未必有胜的把握,他是个心机极深的人,略一沉吟,就摺扇向空一层,沉哼道:“仲子和,杨帮主伤势沉重,极待救治,今晚到此为止,咱们不妨改日再一决胜负。”

  他用扇向空一展,正是收兵的暗记,四队铁卫武士迅疾后撤,公孙轩和缪千里也向后疾退数步,作为断后,缓缓退去。

  了悟却趁机朝仲子和这边奔了过来。

  公孙轩怒声道:

  “了悟,原来是你中途背叛了,好,天下虽大,只怕谁也庇护不了你。”

  万天声大笑道:

  “少林弟子,自有少林寺庇护他。阁下不用替他耽心。”

  逢天游大声道:

  “公孙轩,老子随时候教……”

  公孙轩一行人行出老远,渐渐消失。

  了悟突然朝仲子和面前跪了下去,连连叩头道:

  “师叔,弟子一悟,从现在起,要堂堂正正的做一个少林弟子,以赎前惩,还望师叔成全。”

  仲子和颔首道:“佛家有回头是岸这句话。你能及时醒悟,正是有慧根之人,佛门广大,自可容纳你的,你且起来。”

  一悟垂泪道:“多谢师师成全。”依言站起。

  逢天游笑道:

  “一梧,你总算觉悟了。很好,来,逢某替你解了两处经穴。”

  举手一推一揉,替他解开了两处禁穴。

  万天声望着远处,徐徐说道:

  “公孙轩是个心机极深的人,刚才虽被咱们唬住,但若非一悟逃了回来,他可能还不死心,现在总算暂可无事,但他们这一行人在此出现,不可能善罢甘休,明天咱们第一件事,就是最好和第一拔通济大师等人取得联络,才能互相策应。”

  李瘦石道:“不错,咱们和第一拔相距不过半日路程,明日一早,咱们加紧一点,傍晚差不多总可以赶上了。”

  一悟垂头道:

  “诸位掌门人在上,小僧不敢隐瞒,这两天来路上见到的记号,乃是咒钵寺的人留下的,目的就是要小僧把诸位引到这里来,目前小僧也不知通济大师在那里了。”

  仲子和听得一怔,说道:

  “这么说,咱们一时之间,无法和第一拨人取得联系了?”

  一悟应道:“是。”

  毕友三道:“那么咱们只好和第三拨人去联系了。”

  一悟道:“弟子愿意赶回去找第三拨人。”

  仲子和道:“如此甚好。”

  一悟道:“事不宜迟,弟子此刻动身,天亮差不多可以找到了。”

  仲子和点头道:

  “好吧,此事确实十分重要,你路上可得小心一些!”

  一悟道:“弟子省得。”

  说完,举步奔行而去。

  万天声道:

  “不知一悟是否可靠?”

  逢天游道:“浪子回头金不换,他既已醒悟,应该可靠的了……”

  话声未落,突听十数丈传来一声洪亮的喝声:“了悟,你敢背叛咒钵寺,回去!”

  喝声入耳,但听砰然一声,一条人影腾空飞起,倒飞数丈,跌落下去。

  仲子和看清来人正是一悟,急忙掠出,俯身问道:

  “一悟,你怎么了?”

  一悟双目失神,望着仲子和,喘息道:“是……咒钵寺……二……二师父……弟子……

  是少林……弟子……”

  仲子和想问他“二师父是什么人?”但看他眼神似有希冀之色,这就点头道:

  “不错,你是少林寺的弟子。”

  一悟惨笑道:

  “那……就好……了……呃!”

  最后这声“呃”,就咽了气。

  仲子和看他从嘴角流出的鲜血中,杂有细碎的血块,显是被掌力击碎内脏所致,心头暗道:“此人好深厚的掌力。”

  就在此时,但听一声冷嘿,一道灰影凌空泻落,阴森的道:

  “仲子和,你们己中龙涎草毒烟,这点瞒得旁人,如何瞒得过贫僧?”

  仲子和抬目看去,只见离自己不过寻丈光景,站立着一个灰衲和尚,此人中等身材,微见矮胖,年约四五十岁,一脸具是阴厉之色,不觉迅疾后退了两步,才道:

  “大师父如何称呼?”

  一悟被人一掌击毙,万天声等人自然都看到了,因此就在灰衲和尚泻落,仲子和后退了两步的同时,万天声等六人不约而同迅速的朝前迎了上去,一下抢到仲子和的身后。

  灰衲和尚连正眼也没瞧一下,只是托大的道:

  “贫僧清净。”

  仲子和冷然道:

  “是咒钵寺来的?”

  “不错。”清净和尚道:“你问完了吧?”。

  仲子和道:“只不知大师父是咒钵禅师的什么人?”

  清净和尚已有不耐之色,沉声道:

  “贫僧自然是老禅师的门下。”

  仲子和正容道:“这就好,金钵禅师悲天悯人,消弥了武林一场浩劫,大师父既是老禅师门下,如何还和白莲教余孽为伍?”

  清涤和尚厉笑道:

  “老禅师久已不问尘事,咒钵寺原是白莲教的主院,现在明白了吧?”

  他森寒目光,徐徐掠过七人。又道:

  “好了,贫僧还有事去,此处不能多留,诸位檀樾,也该早些上路了。”

  说话之时,右手已经徐徐举了起来!

  仲子和喝道:

  “且慢!你可是要和仲某动手吗?”

  清净和尚道:“你们每个人接得下贫僧一掌,贫僧立时跺跺脚就走。”

  仲子和回过头去,似是侦求大家的意见,却朝六人暗暗使了一个眼色,一面接口道:

  “大师父说了可算?”

  清净和尚道:“当然。”

  仲子和道:“那好,那就由仲某先来领教你的一掌。”

  他方才和大家使的眼色,就是告诉大家,清净和尚只有一个人现身,自己这边,利在速战速决,最好一举克敌,要大家准备。

  当然万天声等六人全是老江湖了,他的心意,自然全能会意。

  清净和尚既已看出他们七人全部中了毒烟,已是强弩之末,如何会放在他心上,口中沉笑一声:“好,你就第一个上路吧!”

  右手使举,一掌朝仲子和当胸击来。

  仲子和早已有掌当胸而立,看他发掌,立即迎击出去。

  他身后六人也早巳准备妥当,在他掌势要发未发之际,一个接一个把手掌按向前面一人的后心,他们要等到此际才出手,就是为了怕被清净和尚发觉。这一刹那,六人凝聚的一身功力,迅疾汇集到仲子和的身上,由仲子和的右掌发出。

  这七个人,虽然每人虽剩下三成功力,但七个人加起来,就有二十一成,比起平时一个人的功力。还增加了一倍有奇,这一记掌力,岂间小可?何况仲子和这一掌,使出来的乃是少林寺的“金刚掌”。

  一道浑厚无伦的掌力,从仲子和掌心发出,当真是石破天的一击,清净和尚做梦也想不到对方还会有如此一着,等到发觉不对,已经迟了,只感轰然一声,胸口如中千斤巨石,顿时天旋地转,一个人立被震得两眼发黑,脚下登登的连退了五六步之多!

  七人之中,逢天游排在最后一名,眼看仲子和一击得手,立即大笑一声道:

  “要得!”

  这“要得”二字乃是大家约定的暗号,就是要大家快把真力传给他。

  因为他是最后一名,仲子和等六人听到他的暗号,只要每个人身向后转,伸出手去,就可抵上每个人的后心,最后由罗天义把右手朝逢天游后心一抵,六人的功力就一下转到他身上了。

  这是十分快速之事,清净和尚刚被震迟到第五步,双脚还未站稳,逢天游一声不作,手中阔剑使了一记“穿云射月”’一柄阔剑扬手飞出,化作一道丈许长的匹练,朝清净和尚当胸激射过去。

  这道匹练含蕴了七人二十一成功力,自然奇速无比,快逾闪电,清净和尚已被七人二十一成功力的一记“金刚掌“震伤内腑,脚未站稳,剑光已穿胸射过,一念轻敌,连哼声都来不及出口,人已往后倒去,被阔剑钉在地上。

  逢天游大笑一声道:

  “大功告成!

  万天声低声道:

  “他们又来了!”

  大家举目看去,果见二十丈外,正有二三十条人影,迅速朝自己等人包围上来。

  这些人正是方才退走的公孙轩、缪千里所率领的三十六名铁卫武士!

  原来他们早巳跟着清净和尚而来,敢情他们退走之时,遇上了清净和尚,因劳师动众,无功而退,还被清净和尚训斥了一顿,结果他自己夸下海口,要他们只管等着瞧,凭他一个人就可以把仲子和等七人送上西天,所以公孙轩等人只好在二十丈外停了下来。

  现在清净和尚不但没把七人送上西天,他自己却先去了极乐世界,因为他的身份,高过公孙轩、缪千里二人,此时眼看清净和尚被杀,他们担待不起,只好率同铁卫武士冲上来了。

  逢天游大笑道:

  “这样正好,咱们就给他来一个杀一个。”

  口中说着,人已一跃而起,迅快的收回阔剑,七个人依然列成了七星方位,静待应战。

  首先冲上来的是公孙轩和缪千里,一个摺扇当胸,一翻一覆,锋利如刀,一个太极牌又厚又重,阉开生风,来势十分凶猛。

  万天声大笑一声:“公孙轩,万某等你多时了。”挥剑迎了上去。

  宋德生仗剑站在右首,大声喝道:

  “缪千里,老夫在这里,你过来试我几剑。”

  公孙轩和缪千里攻上之际,三十六名铁卫武士也及时围了上来,但仲子和等七人所列的七星方位,这是早就相度好的地形,他们背后是两棵交柯大树,树身粗得要几人合抱。两组人只要挡住前面敌人,就可无后顾之忧,是以三十六名铁卫武士纵然围了上来,也没有他们用武之地。

  万天声敌住公孙轩,一柄长剑展开黄山世家“万流归宗剑法”,再加他们四人所汇集的功力,就有十二成之多,剑光宛如长江大河,声势极壮。

  公孙轩和他动上手之后,才发现万天声屹立不移,施展剑法,却始终没有施展身法,原来他身后的李瘦石伸出左掌抵住他后心,李瘦石的身后是毕友三,毕友三的身后是逢天游,他们果然中了毒烟,才要合四人之力和自己动手。

  他虽然有此发现,但万天声剑势凌厉,压力奇重,自己一柄摺扇别说抢攻,几乎连挡都挡不住,逞论把对方逼开了。

  这一情势,自然无法支持多久,公孙轩口中阴笑一声,左手扬处,五指箕张,突然凌空抓来。

  他使出来的乃是阴山派的一记“七阴爪”,刹那之间,阴气大盛,令人顿有阴森之感!

  万天声身为黄山万松山庄庄主,家学渊源,见多识广,一眼就认出他使的是“七阴爪”,口中大笑一声,左手同时抬起,朝前推出。

  他这一记使的是“霹雳掌”,还是他尊翁昔年从天雷门学来的绝世神功。

  “霹雳掌”只是一种强劲震力,它不是攻敌的掌功,而是专门对付敌人攻来掌力之用,任何劈空掌,隔山打虎掌一类凝聚的掌力,“霹雳掌“都能把它一举击散。

  万天声也不知道这一记“霹雳掌”对“七阴爪”管不管用?但他却以全力击出,因此这一掌的震力,自是相当强劲,一团掌风,就像铁锤般朝“七阴爪”上撞击过去。

  公孙轩“七阴爪”出手,双方真力还没接触,他已经感到万天声这一记掌力非同寻常,对方是合四人之力的一击,他自然也不敢硬拼。

  何况他使出“七阴爪”的目的,是因自己以一柄摺扇,无法和万天声凌厉的剑势相抗衡,才以“七阴爪”来缓冲一下,能够一击奏功,自是好好事,否则自己有这一缓冲,也可以缓过手来。

  现在既然发现对方击出来的掌力,强劲无匹,就立即一招手,收回“七阴爪”,人也藉机飞快的往后跃退,口中发出一声敞笑,右手摺扇倏地收回,抬腕之间,抽出一柄长剑,朗声道:

  “万天声,在下只是为了换一下兵刃而已,咱们再在剑上分个高下。”

  万天声也及时收回举力,沉哼道:

  “你早说了,万某一样会等你取出剑来再出手的。”

  公孙轩道:“万庄主最好不要借别人之力,咱们两人放手一搏。”

  万天声冷哼道:“公孙轩,你说得好听,万某明人不做暗事;不错,咱们确实中了你们龙涎草毒烟,但差幸及时发觉,并无大碍,咱们联手拒敌,情非得已,你要和万某放手一搏,当然可以,那就要等天亮以后,此时咱们功力未复,你如不想乘人之危,不妨先退,到时再来,万某一定奉陪,但据万某猜想,以你公孙轩的为人,是决不肯放过这一机会的。”

  “万庄主说对了!”

  公孙轩深沉一笑道:

  “在下从不会放过有利的机会。”

  万天声冷笑道:

  “咱们纵然中了毒烟,但对你也未必是有利的机会。”

  公孙轩大笑道:

  “在下所以要换了兵刃,再试上一试。”

  万天声从他口气中自可渐渐听得出来,公孙轩若非在剑上有其足以自负的把握,不可能说出如此自负的话来,不觉长剑一振,说道:

  “好,那你就来试试吧。”

  公孙轩沉喝一声:“好。”

  他缓缓举起剑来,在胸前一阵左右砍劈,舞起一团剑花,突然足尖一点,身形飞纵而起,剑先人后,挟着强烈剑光,飞撞过来。

  要知黄山“万流归宗剑法”乃是武林中使剑最快的剑法,据说到了最上乘境界,能在一招之间,劈出九十九剑,万天声也许还没有练到这个境界,但他练了几十年“万流归宗剑法”,对任何快速剑招,自然都能一目了然。

  对方挟着一团强烈剑光飞击过来,换了旁人,也许无法应付,因为这团强烈剑光,正以极快的速度凌空劈来,这团剑光就是由十七八道剑影所交织成的。

  你如果挥剑硬接,只能接住他一剑的话,那么你身上就会连接他十六七剑,但对自己来说,这是他自己送上来的了。

  万天声心头暗暗冷笑,右腕一振,手中长剑随着向上洒出!

  对方来势极快,他发剑也不慢,就在闪电般一接之际,半空中顿时响起一阵密如连珠的叮叮金铁狂鸣!

  大家都可以清晰的听到叮叮之声,一共响了一十八下,这也是说两人在这一瞬间,就互相交击了一十八剑。

  公孙轩飞撞过来的一团剑光,倏然隐没,这同时,却另有三道剑光像闪电般一闪而没,紧接着只听有人闷哼一声,一团人影像殒星般朝外飞泻出去。

  原来万天声不但接任了公孙轩的一十八剑,还足足比对方多出三剑,这三剑自是公孙轩的致命伤,这要换了一个人,定就丧命在剑下了,但公孙轩毕竟是阴山高弟,一身功力极为可观。

  他这招“十八学士登瀛洲”,原是无人能封架得住,但他遇上的是黄山“万流归宗剑法”,不但一连挡了他一十八剑,最后还多出自己三道剑光,心知要糟。

  百忙之中,功运左手,使出一记“七阴爪”,硬挡对方剑势,一面吸气后跃,试想“七阴爪”纵然厉害,三支剑光一闪而过,他一只左掌已被齐腕削断。

  但他总算逃过一劫,仗着一口真气,倒飞出去一丈开外,落到地上,又迅疾后退了几步,才算站稳,右手长剑往地上一插,腾出右手连点了左臂几处穴道,止住流血,然后右手朝铁卫武士一挥;切齿喝道:

  “你们还不上去,给我杀!”

  铁卫武士听总管下达命令,那还待慢,一窝蜂般挥动朴刀,攻了上去。

  万天声仰首向天发出一声大笑,嗔目喝道:

  “武功雷岭已经放过你们,尔等依旧怙恶不悛,那就休怪万某要大开杀戒了。”

  喝声出口,长剑也跟着急挥出去。

  再说形意门掌门人宋德生和铁卫总领队缪千里两人,动上了手,已经打出百招,依然僵持不下,谁也胜不了谁。

  宋德生一套“形意剑法”柔中有刚,吞吐之间,纯出自然,他合三人之力,足有九成功力,但他只使出七成力道,还保留了两成没全使出来。

  缪千里的太极牌却纯走阳刚路子,记记硬打硬砸,已经使出了九成力道。

  如在平时,单打独斗,缪千里绝非宋德生的对手。如今一直打成平手,是因缪千里身法灵活,忽东忽西,忽上忽下,时而声东击西,时而似正实反,把一面太极牌使得变幻莫测,主要就是企图把宋德生逼得脱离罗天义按在他后心的手掌,那么他身后两人的内力,就无法输送到他身上了。

  宋德生却一直以逸待劳,不论你太极牌攻到那里,他长剑就跟到那里,以柔化刚,以攻还攻,所以要保存两成功力,以防对方突出奇招,这也是两人打出百招,一直难分高下的原因。

  现在敌我双方因公孙轩被万天声削断左掌,形势起了变化!

  不,是缪千里因公孙轩的落败,心头暗暗惊凛,他们拖延时光,莫非功力已在逐渐恢复之中?心念这一动,自然希望速战速决,在对方七人功力尚未恢复之前,及早把他们解决了。

  想到这里,口中大喝一声,右手太极牌平胸推出,通住对方长剑,左手同时倏然递出,一只手掌色呈黝黑,掌心微凹,一记“黑沙掌”横击过去。

  宋德生看出他的心意,心中暗暗冷笑,长剑朝前点出,一下顶住了对方太极牌,左手骈指若戟,振腕发指,一缕指风朝对方掌心“劳宫穴”戳去。

  要知他一生勤练内家功夫,尤精点穴,指风出手锐利如锥,嘶然有声!

  缪千里身为铁卫武士总领队,自然也是大行家,骤听对方指风有异,心头不由一惊,横击出去的一记“黑沙掌”,慌忙收转,不敢和对方硬接。

  他这一空隙,正是予宋德生最好的机会,宋德生口中大笑一声,使出九成功力,一下贯注到剑尖之上,本来顶住太极牌的长剑,在这电光石火之间,一下从一十八分厚的太极牌中间穿过,刺进缪千里的胸膛。

  缪千里但觉右胸一凉,急急往后疾退了三步。宋德生那还容你退下,左手一指凌空点去,扑的一声,正中眉心,缪千里低呃一声应指倒下。

  站在缪千里身后的铁卫武士救护不及,立即有四个人挥动扑刀冲了上来,另外两人慌忙扶着缪千里迅速后退,但缪千里被内家指力击中眉心,早已气绝!

  公孙轩眼看缪千里又丧在宋德生指下,这下真把他气炸了肺,右手连挥,口中不迭的喝道:

  “冲上去,给我杀!”

  他要报复,要把对方七人消灭,才要铁卫武士疯狂进击,但对方七人占了地势上的便宜,四小队铁卫武士纵然共有三十六人之多,真正能够正面冲到敌人面前的,最多也不过也几个人,其余的人就攻不到对方了。

  万天声曾经说道:

  在武功山雷峰,已经放过你们,你们依然怙恶不悛,就休怪我们大开杀戒了。

  他这话并非空言恫吓,而是立即采取行动,长剑接连挥出,登时剑光纷披,幻起一片耀目精练,宛如银蛇乱闪,同时也响起了一阵刀剑光击的金铁狂鸣和几声垂死哀鸣的凄厉惨嗥!

  前面说过,万天声施展的“万流归宗剑法”,最多可以在一招之间劈出九十九剑,他究竟能劈出几剑呢?除了他自己,就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但他方才和公孙轩动手之际,一下破去对方“十八学士登瀛洲”之后,还多出了三剑,这就是说他在这一招上,就曾劈出二十一剑,就以二十一剑来说吧,冲上来的如果是八个人,每个人就要分担他二、三剑,但八个人冲上来的时候,只劈出了一刀,万天声在接下他们一刀的同时,对每人还攻了一、二剑,他们并没有接得下,因此第一批冲上去的八人,都在攻出一刀之后,就饮剑而亡,纷纷倒下。

  这时也正是宋德生刺倒缪千里的时候,公孙轩疯狂的挥着右手,不迭叫“杀”!铁卫武士也就再次假冲锋般攻了上来。

  这回宋德生也出手了,他长剑疾划,一下接住了两柄朴刀,左手随着振腕发指,扑扑两声,一下击中了两个武士的“眉心穴”,应指倒下。

  万天声却比他快捷得多,一剑出手,就响起一阵连珠般叮叮大响,也在这阵金铁狂鸣声中,扑上去的人就全数倒了下去。

  不过眨眼工夫,宋德生以形意门的内家指功,击毙了五个铁卫武士,万天声三招剑法,就劈死了一十九名。

  四小队三十六名铁卫武士,瞬息之间就死了二十四名之多!

  逢天游看得大声叫道:

  “喂,万庄主,你也留几个让兄弟过过瘾。”

  仲子和道:“万庄主,剩下的这几个铁卫武士,全由你打发了,咱们去活捉公孙轩。”

  宋德生道:“不错,现在该咱们冲上去了。”

  他们三人互牵左手,仍由宋德生当先,朝公孙轩冲去。

  公孙轩右掌虽被切断,但他右手还握着长剑,眼看四小队铁卫武士伤亡了三分之二,自是气疯了心,此时骤暗宋德全等三人朝自己冲来,他双目尽赤,大喝一声:“你们来得好。”

  右手长剑一抡,奋击出去。

  宋德生也大喝一声:“公孙轩,你此时弃剑投降还来得及。”

  两人在两声大喝之中,已经双剑齐发,展开一轮恶战。

  宋德生左手紧握着罗天义的左手,仲子和跟在罗天义后面,只好以左手紧抵他的后心。

  宋德生单独对付公孙轩,自己不能使用左手,对方左掌已被削断,自可毋须防他左手。

  但十二名铁卫武士在宋德生等三人冲向公孙轩之际,他们之中还有两个头目,一见情况不妙,立即分成两组,一组由一个小头目率领三名武士退回来保护总领队,另一个小头目率同七人,不敢再向万天声等.四人发动攻势,只是远远酌包围着他们。

  宋德生三人这一行动,如果再迟上一步发动,先把剩下的十二名铁卫武士解决下,虽然不一定逮得住公孙轩,也是仅有公孙轩一人脱身的大获全胜,但他们太性急了!

  这时宋德生和公孙轩正在激战之际,四名铁卫武士却朝仲子和、罗天义两人扑去。

  这些铁卫武士个个久经训练,如在平时,仲子和、罗天义未必把他们放在心上,但此时每人只剩下三成功力,这三成功力又要输送给宋德生,才能和公孙轩动手。

  仲子和眼看四名武士仆攻过来,心头一急,手中长剑疾划出去,嗖的一声,总算架开了攻向自己的一刀,但他抵在罗天义后心的左手不得不放开了。

  罗天义左手和宋德生互握,奋力挥剑,也只能架开右首一个武士的扑刀,另一个武士一刀朝两人牵着的左手劈落,罗天义不得不把握着宋德生的左手放开。

  这下宋德生突然失去两人输来的六成功力,只有靠他本身三成功力和公孙轩作战。

  公孙轩虽然失去左掌,但他一身功力丝毫未损,口中厉笑一声,长剑疾翻,叮的一声,一下把宋德生的长剑磕飞,正好另一个武士欺到宋德生身侧,一刀朝他肩头砍落。

  好个宋德生,总究不愧一派掌门,听风辨位,身形一侧,避开刀势,左手振腕一指,用足三成力道,嗤的一声,朝那武士左眼射去。

  这是他数十年苦练的指功,自是指无虚发,那武士突觉左眼如中利簇,口中发出——声惊叫,宋德生更不怠慢,右手一记“空手人白刃”,握住他朴刀,右脚随着踹出,把那武士踢开,立即一记“懒驴打滚”,扑地滚出!

  说也真险,他仅凭三成功力,发指、夺刀、滚了出去,公孙轩堪堪震飞他长剑,剑光下落,宋德生已·经滚出数尺之外。

  正好罗天义被另一名武土逼得连连后退之际,宋德生一连几个翻滚,滚到了两人左右,他目光锐利,不假思索,使出地趟刀法,刀光一闪,把那武士双足刖断,武士大叫一声,翻身倒下。

  宋德生慌忙一跃而起,叫道:

  “罗兄,快握住我左手。”

  罗天义急忙伸出手去,握住他左手,公孙轩已经追扑而来。

  宋德生有罗天义相助,两人加起来就有六成功力了,大喝一声,朴刀当作长剑,一记“独劈天门”,朝公孙轩欺来的人迎面劈去。

  他心头激起一腔怒火,这一刀几乎全力劈击而出,势道劲厉无匹!

  公孙轩不敢轻撄其锋,急忙身形一闪,避了开去,口中冷冷的道:

  “宋德生,看你还能劈得几刀?”

  这时最狼狈的还是仲子和,他以剩下的三成功力,力敌两名铁卫武士。如以功力来说,铁卫武土在刀上使出来的八九成力道,和他三成功力,也不相上下,若是一对一,还可打成平手,但对方却有两人,而且还是久经训练,善于联手对敌,一左一右此进彼退,着着进攻。

  仲子和手中虽有一柄长剑,他平日大开大阖的使惯了,如今每一招出手,都有力不从心之感,本来可以把对方一刀架开的,如今刀剑交击,会成为胶着状态,是以常有顾此失彼的情形发生,在这种情况之下,只好尽量避实就虚,攻少守多,步步后退,但饶是如此,依然有几处被划破衣衫、伤及肌肤、流血挂彩,仍得奋战下去,这对仲子和来说,当真是时衰鬼弄人,数十年来从未有过如此狼狈不堪!

  再说万天声等四人,眼看仲子和等三人冲上去之后,已和公孙轩动上了手,但八名铁卫武士却分散开来,不再向自己等人抢攻。

  逢天游忍不住道:“这几个免崽子,他们不上来,难道咱们不会冲上去?”

  李瘦石道:“不成,他们分散开来,机动性较高,就针对咱们要合四人之力,才能对付他们,行动较为缓慢,冲出去就易被他们击散……”

  话还没有说完,瞥见冲出去的仲子和等三人已被四名铁卫武士冲散,个别动上了手,心头不由一急,忙道:“不好,仲掌门人被他们冲散了,我们得赶快上去救援。”

  毕友三道:“咱们每人只剩下三成功力,冲出去,岂不又步上他们后尘?”

  万天声灵机一动,忙道:

  “不要紧,咱们四个人由兄弟领先,李掌门人以右手拉住兄弟左手,咱们两人是正面的,然后由毕掌门人以左手拉住李掌门右手,再以右手拉住逢老哥左手,是反面的,这样一旦有人冲上来,咱们就以口号变换输送内力。

  譬如兄弟喊‘一’,大家把内力输给兄弟,由兄弟出手,先解决当前的敌人,然后由兄弟喊‘二’,大家立即把内力输送给逢老哥,逢老哥就可以对付往咱们后面来袭的敌人出手,这叫做首尾相应,就不惧他们把咱们四人冲散了。

  再说以这一方法和公孙轩动手,也一样可使他前后不能兼顾,只要消灭了对方剩下的几个铁卫武士,仲掌门人三位就可以和咱们联手,截住公孙轩了。”

  逢天游道:“万庄主此计不错,咱们行动要快些才行。”

  四人立即依照万天声所说,各自拉住了手,迅快把内力输送给万天声。

  万天声口中大喝一声,四人同时往前纵起,万天声长剑疾挥,朝前两个铁卫武士劈去,他这一剑用上了十二成力道,剑光像万花筒般爆了开来,八九道森寒电光,同时击出。

  两名铁卫武士骤不及防,急忙举刀封格,但两柄刀,怎么也封格不开袭上身的四道剑光,惨号声中,首当其冲的两人立时倒了下去。

  八名铁卫武士本来只是围住他们,不让他们有机会冲出来,如今眼看四人手拉手冲了上来,虽然两个同伴中剑倒下,但他们都是久经训练,其余六人不待有人指挥,立即分散开来,从左右两边夹击而上,挥刀攻来!

  万天声一击得手,口中低喝一声:“二!”

  立即把三人的内力,朝逢天游输去。

  逢天游更不怠慢,口中大笑一声道:

  “兔崽子,来得好!”

  阔剑乍展,一道寻丈的剑光,横扫出去,这一剑的威势,和万天声大不相同,万天声使出的是快剑,你劈出一刀的时间,我已经连劈了四剑,使你无暇封格,自然非中剑不可,逢天游却以气胜,一剑出手,宛如匹练横扫,席卷而出,无人能撄其锋,剑光乍展,正好把左右挟击而来的六人一齐逼退,口中紧接着低喝一声:“一!”
 

 
分享到:
2鸟人国
乾隆画像(资料图)
九族者 序宗亲 高曾祖 父而身 身而子 子而孙 自子孙 至玄曾29
2玉米娃娃的角色
森林里的小屋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十幅
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包养男人的皇太后
先四史 兼证经 参通鉴 约而精 历代事 全在兹 载治乱 知兴衰8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