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尘三尺剑 >> 第七章 幽林兄妹盟

第七章 幽林兄妹盟

时间:2018/5/15 17:19:49  点击:388 次
  尹剑青道:“在下周少卿。”

  司马纶细听他说话声音,似是故意低沉了些,没有尹剑青说话那么清朗,但总可以听得出尹剑青的声音来,心中不禁暗暗好笑,同时也证实了尹剑青确是被青衣帮劫持出去的了,一面拱拱手道:“原来是周兄,在下久仰得很。”

  柔柔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司马先生究竟有何见教?现在当着贱妾可以说说清楚了。”

  司马纶心中已经有了底子,大笑一声道:“这位周兄,极似在下一位故人,在下有一请求,不知周兄可肯答应?”

  柔柔道:“拙夫一向从未在江湖走动,大概不会认识司马先生的了。”

  司马纶笑道:“副帮主这么说,岂不见外了?何况在下还没有说出来,周兄是否同意?

  副帮主怎好代周兄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

  柔柔冷笑道:“司马先生这话就不对了,夫妻一体,贱妾代拟夫回答,这有什么不对?”

  司马纶目注尹剑青,问道:“周兄的意思呢?”

  柔柔一手挽着尹剑青,柔声道:“夫君,他要你回答,你就问问他吧,他有什么事?”

  尹剑青到底出道江湖为时尚浅,在这种场合,他已经弄不清到底青衣帮和司马纶之间,孰友孰敌?听了柔柔娇声说话,就随口问道:“司马兄有什么事?”

  司马纶眼看柔柔挽着他臂膀,她要他开口,他才说话,心中不沉一动,暗道:“莫非尹剑青受制于人,才会有这等情形!”

  心念转动,含笑道:“在下觉得周兄口音极热,可否取下面具来让在下一瞻周兄丰采,也许真是故人也说不定,不知周兄意下如何?”

  柔柔手挽尹剑青,偎倚着他,作出十分亲昵之状!

  尹剑青被她当着这许多人,如此亲呢,心头微生荡漾,道:“在下和拙荆外出,一向戴着面具,不愿以真面目示人,司马兄这一要求,未免强人所难,在下碍难遵命。”

  司马纶越看越觉得尹剑青是被柔柔(他不知道这位青衣帮副帮主是柔柔)所制,不觉剑眉微剔,大笑道:“周兄该不是在下好友尹剑青吧?”

  尹剑青心头微微一震,还没开口。

  柔柔冷笑一声,作色道:“司马先生此话未免太过份了,拙夫明明姓周,怎么会是你的朋友尹剑青呢?你把贱妾看成了何等样人?”

  司马纶大笑道:“这位周兄,明明就是敝友,贵帮从金家在劫持敝友,在下已经调查得一清二楚,副帮生最好把周兄放开了。”

  话声出口,身形一晃,以闪电身法,欺到了两人面前,挥手一掌,朝柔柔迎面拍了过去。

  金雕、金燕虽然近在左侧,但司马纶这下身法实在太快了,两人几乎拔剑都来不及!

  尹剑青眼看司马纶忽然出手,他不知道柔柔武功如何,但司马纶这一掌的来势,十分劲急,怕伤了柔柔,口中不觉嘿一声道:“司马兄怎可对拙荆如此无礼?”

  他右手臂膀,被柔柔挽着,只好身形一侧,带动柔柔娇躯,滑退半步,左手一招,横臂朝前格出。

  这下双方动作,何等快速,但听“啪’的一声,司马纶一掌,正好击在尹剑青的手腕上,两人谁也没有被震后退。

  司马给原以为自己这一掌,可以把柔柔逼退,那么尹剑青就可以不受她的胁迫了,哪知尹剑青竟会出手护着柔柔,由此看来尹剑青似乎并没有受制于她。

  他怔怔的看了尹剑青一眼才往后退了一步,问道:“原来尹兄没有受制于她了?”

  尹剑青微笑道:“司马兄此言错矣,她是我妻子,我怎会受制于她?”

  司马纶听他声音,明明就是尹剑青,他突然明白了,青衣帮一定使用美人计迷住了他!

  不觉大笑道:“哈哈!英雄难过美人关,一夕恩情,竟使尹兄入彀,成了青衣帮的俘虏了。”

  “往口!”尹剑青大喝一声道:“司马兄你说什么?”

  司马纶大笑道:“难道在下说错了么?”

  柔柔一手紧挽着尹剑青,娇柔的道:“夫君,你干么生这大的气,咱们不用理他,还是回船吧!”

  司马纶冷笑道:“今日之事,贵帮不把尹兄留下,要走只怕没有这么容易呢!”

  尹剑青脚下一停,怒声道:“你们要待如何?”

  司马绝道:“青衣帮的人,可以离开,但尹兄必须留下。”

  柔柔娇声道:“你们要留下我夫君,那是存心和我青衣帮作对了,和青衣帮作对,对你们是没什么好处的。”

  尹剑青怒声道:“我不姓尹,我也毋须留下。”

  司马绍道:“尹兄,你是受了她们的骗,你不应该和她们一起走。”

  尹剑青怒笑道:“她是我妻子,我不和她一起走,这话怎说?”

  司马纶大笑道:“尹兄既然坚不承认,兄弟只好请一位证人出来了。”

  他说到这里,举手向空连击了三掌。

  尹剑青、柔柔不知他说的证人是谁,心中正感狐疑!

  就在此时,突见从船舱中翩然跃出一条人影,飞身落地。

  这证人会从船舱里飞出来,已使尹剑青和柔柔同时一怔!但等到看清对方面目,尹剑青和柔柔更是惊诧得不知所云!

  这人会是谁呢?

  她是一个身材苗条的女子,虽然有一头光泽的长发,但一张黝黑的脸上,皮肤疙瘩凹凸,加上蒜界厚嘴唇,生得奇丑无比,原来竟是艾青青!

  她飞身落地,目中含着雾一般泪水,目光呆滞,望望手挽着手的尹剑青和柔柔,大声道:“你是尹剑青,你化了灰我也认得出你,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这几句话,说得比连珠还快,话声一落,突然转身朝岸上疾奔而去。

  这是出人意外的事!

  尹剑青心头一急忙叫道:“青青,你听我说。”

  艾青青已经跑出老远,她充耳不闻,脚下奔得更快。

  尹剑表大叫道:“青青,你等一等。”

  柔柔失色道:“你……”

  尹剑青一下挣脱她挽着的手臂,双臂一抖,一道人影凌空飞起,快得如同鹰隼展翼,划空追了下去。

  这下,也当然大出司马纶意料之外!

  他只想由艾青青来当面揭穿尹剑育的身份,但想不到丑女多情,一怒而去,更想不到艾青青这一走,尹剑青会舍了柔情如水,如花似玉的新欢,去追一个貌如无盐的丑姑娘!

  还有一点使司马绍想不到的是尹剑青只是剑术名家石东华的门人,年纪不大,但追去时施展的凌空飞驰,浮光掠影身法,几乎是武林中只有传闻的绝学!

  柔柔一个人水立当场,像是失落了灵魂,目送尹剑青划空飞逝的人影,现在早已看不到他影子了,她还是一动没动,目视远方,一眨也没眨!

  司马纶突然挥了挥手,示意大家退走,他正待飞身纵起!

  柔柔突然眼珠一动,滚落一颗晶莹的珠泪,口中娇声喝道:“姓司马的,你给我站住。”

  司马绍住足,尴尬一笑道:“副帮主还有什么见教?”

  柔柔在这一瞬间,娇柔之态尽敛,冷然道:“今日之事,自然是你和敝帮作对了,青衣帮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司马纶大笑道:“如今事实证明,是贵帮劫持了在下的朋友,在下不和贵帮计较,已经很客气了,理亏在你,副帮主老是还要找在下算帐,那就说不过去了。”

  柔柔切齿道:“你姓司马的既然惹了青衣帮,就没有理好说了。”

  司马纶脸色微微一沉,还是含笑道:“天下虽大,理只有一条,贵帮如果不讲理,那就随贵帮看着办吧!”说完,一转头道:“咱们走。”

  率同金财神等人,很快的走了。

  柔柔冷厉的目光,一下子转到了独臂帮二位副帮主的身上,哼道:“侯植年、鄢茂元,你们两个狗东西,给我听着,事情由你们而起,错开今天,你们两个再给我遇上,我不会饶你们的。”

  侯椿年、鄢茂元好歹也是个副帮主的身份,被她骂成“拘东西”,已是不堪,何况还说再遇上不会烧过他们,这话当着许多独臂帮弟兄面前,二人如何受得了?

  “好,好!”侯椿年首先怒笑一声道:“你既然说出错过今天,那等再遇上的时候,侯某也自然非领教你的路数不可,咱们走着瞧!”

  琵琶手鄢茂元深沉的一阵嘿嘿冷笑,说道:“咱们只知道你是青衣帮副帮主,你最好亮个万儿,鄢茂元也好找你。””

  柔柔冷声道:“你只要找找金凤副帮主就好。”

  金凤副帮主,这也不是她的名字。

  翠翠接口道:“不用定着瞧,有本领今天的事,就今天了结。”

  柔柔道:“你不用多说,随他们去。”

  侯椿年、鄢茂元自然知道今天这边人数虽多,但绝非青衣帮的对手,因此只作不闻,满脸怒容的率着人走了;从此,独臂帮和青衣帮结下了不解之仇。

  *****

  尹剑青施展轻功,一路追了下去,艾青青总归比他先了一步,所以等尹剑青追到岸上,已经没了艾青青的倩影。

  他这时心头只记着艾青青。她是自己从古墓里把她带出来的,她是个从未在外面走过,涉世未深的人,又是一个孤苦无依的女孩子,自己曾答应过她,要好好照顾她的。

  虽然自己只把她当作亲妹妹看待,但对她有道义上的责任。他越追不上她,心里就越急,越觉得对不起她,也就越发放腿急奔。

  如今是大白天,这临近庐州的大路上,行人车马不绝于途,他不能再施展惊世骇俗轻功,就是这样一路放腿急奔,快逾奔马,也已经足够引人测目的了。

  这一阵工夫,口也渴了,他迎头四顾,看到左侧林边,正有条溪流。

  这就走了过去,踏着大小石块,来到溪边,蹲下身去,用手捧着溪水,洗了把脸,觉的甚是清爽,再捧着水,喝了两口,刚站起身,只听一个女子声音娇喝道:“你们不许过来。”

  声音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但尹创青听来觉得甚是耳熟。

  他现在一心只惦记着艾青青,听到声音,不禁心头一惊,忖道:“莫要是青青!”

  一想到青青,一个人不由弹了起来,往那片松树林中飞扑过去。

  树林子不算太密,有些地方只长了几棵小松,就疏朗朗的空出了一大片,尹剑青一路往林中寻去,有些较远的地方,仍可一目了然。

  只听一个男子声音笑道:“小姑娘,这有什么好怕的?咱们不过三个男人,三个人和一个人也差不了多少,你只要眼睛闭一闭不就都过去了。”

  这话说得很脏。

  尹剑青听到了,但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反正不是好事就是了。

  那女子声音道:“你们要干什么?”

  另一个男子淫笑道:“咱们要干什么,你还不知道?”

  第三个男子道:“反正有你的乐子就是了。”

  那女子声音叱道:“你们还不让开?”

  尹剑青随着话声,找到他们了!

  那是三个彪形大汉,品字形围着一个红衣少女,红衣少女手中紧握一柄银弯刀。飞红双颊,和三个大汉隔着一棵大松树,目光紧盯着三人,一眨都不敢眨。

  尹剑青先前以为是艾青青,哪知林中被困的竟是金步娇,心中虽感失望,但自己遇上了岂能袖手不管?

  站在金步桥左首的汉子奸笑道:“小姑娘,乖乖放下兵刃来,大爷们都是玩刀玩大的,你这点能耐少在咱们面前唬人了,你是个聪明人,事情摆在面前,就算你是皇帝老子的女儿,今天不答应就过不了门……”

  金步娇听得大怒,叱道:“你们大概不要命了。”

  身形晃动,突然疾欺过去,银刀一指,直袭对方心腹!

  左首那汉子脚下后退半步,回头朝两个同伴大笑道:“你们看,这小妞竟然找上我,看来该让兄弟拔个头筹才……”

  才字下面,应该是“是”字,但他“是”字还未出口,突然“啊”了一声,一颗石子不知从哪里飞射过来,竟然打落了他两颗门牙!

  他自然知道这颗石子,决不会是金步娇发的,因此他吐出一大口血水之后,目光投向石子飞来方向,发狠的道:“这颗石子,什么人发的,老子九岭三雄……”

  “扑”!又是一颗石子突然飞来,正好他张大了嘴,说到“三”,石子笔直飞进他的喉咙,“雄”字刚出到一半,口中“呃”了一声,石子硬生生嵌入他喉咙底,翻着白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站在中间的汉子睹状大惊,急急问道:“老萧,你怎么了?”

  左边汉子被石子塞住气管,一张带有刀疤的脸上,已胀的色若猪肝,只是用手指着喉咙,惶急得冒出了满头大汗!

  中间汉子看他打落两颗门牙,立时明白他是被石子卡住了喉咙,急忙举手在他后颈上拍了一掌。

  那汉子“哇”的一声,张口吐出一颗石子,这回他连番喘息,好一会说不出话来。”

  右边汉子狞笑道:“小丫头,大慨是你相好的来了!”

  话声甫出,“啪”一声,一块三角形的石块,突然飞来,击中他嘴唇,这下比那左边汉子更惨,不但一下击落了上下四颗门牙,还把上下唇都砸烂了,口中大叫一声,满嘴都是鲜血。

  中间汉子眼看对方连人影都没露面,就已击伤了两个同伴,心知遇上了高手,这就拱拱手道:“不知是哪一位道上朋友,出手连伤了在下两个弟兄,如果咱兄弟有什么开罪之处,还望多多包涵。”

  在说话之时,他左首一片疏林间,忽然缓步走出一个身穿蓝团花长衫的中年人来!

  左首那片流林,生的都是一人来高的小松树,根本藏不住人,方才中间汉子说话之时,目光转动,还没见人,如今居然走出一个人来。

  只要看中年人气度从容,步履轻稳,一望而知是位绝顶高手了。

  金步娇眼看左右两个汉子口里不干不净,都吃了大亏,心里好不高兴,只不知这个出手暗中相助的究竟是什么人?

  这时眼看蓝衫中年人缓步走出,她虽然不认识这人是谁?但四目相投,只觉这人的一双眼睛,好像和自己很熟,很熟!

  这中年人当然是尹剑青了,他轻咳一声,低沉的道:“三位也算武林中人,拦截一位姑娘,还出言轻薄,在下才稍事薄惩,你们现在可以走了。”

  金步娇细听他说话的声音,极似尹剑青,但面貌却又偏偏不像,心中万分困惑,只是睁大着一双秋波,一眨不眨的望着他,心中暗道:“对了,他一双眼睛,和他长的一般模样……”

  左首汉子刚才被一颗石子卡住喉咙,几乎断了气,右首汉子被一块石块打落了四颗门开,连嘴唇都打破了,自然心头极为愤怒,如今听说就是这中年人出的手!

  是可忍,孰不可忍,人同此心,心同此狠,两人不约而同的怒吼一声,朝尹剑青纵扑过去,手起刀落,两柄厚背鬼头刀,刀光一闪直落,一个直劈向肩膀,一个横砍背脊,一阵金刀劈风之声,快到一闪而至。

  金步娇暗状大惊,急忙叫道:“小心!”

  尹剑青似是毫未察觉,直待两柄快刀要接近,才一吸真气,身子紧贴着左首汉子那柄刀,往上直拔而起,双脚脚尖在刀背上轻轻一点,斜飞出去。

  他脚尖在左首汉子直劈而下的刀背上,这一点,自然加快了刀势的下落,但听“当”的一声,在首汉子直劈的刀,正好劈上了有首汉子横砍而来的刀背之上。

  两个人用力均猛,这下有首汉子但觉刀势一沉,上身不由自主往下一俯,左首汉子扑来的人,一下压在有首汉子的身上,两人撞作了一堆!

  右首汉子怒声道:“你怎么搅的?”

  金步娇暗的笑道:“活该,这叫做狗打架,滚成堆。”

  尹剑青早已飞身落地,脸含微笑望着他们。

  中间汉子眼见人家连手也没动一下,自己两个同伴已经跌成了一堆,心知这中年人武功之高,胜过自己三人甚多,再下去只怕亏吃得更大。一念及此,急忙叫道:“老萧、老五咱们走吧!”

  那两个汉子心中有数,听中间汉子这一叶正好藉此落台阶,一声不作,转身就走。

  金步娇撇撇嘴道:“真是三只狗熊。”她眼珠一溜,转到了尹剑青身上,感激的道:

  “谢谢你……”

  尹剑青迎上两步,问道:“金姑娘,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的?”

  金步娇凝注着他,迟凝的道:“你……认识我?”

  尹剑青这才想起自己戴了面具,不觉笑道:“抱歉得很,在下戴了面具,金姑娘认不出来了。”

  “你……果然是尹大哥!”

  金步矫脸上骤然涌现出惊喜、欣喜之色,说道:“难怪我看你眼睛好熟好熟,声音也很像你,只是年龄、面貌都不对,我又不好意思多问……”

  她这回哪还让他多说?一下掠到他身边,拉住尹剑青的手,幽怨的道:“尹大哥,你被他们劫走,我的心里好息好急,我……我一直都在找你!”

  随着话声,一个身于缓缓的偎了过来,轻柔的道:“你怎么也会到这里来的呢?你已经服了解药了么?”

  “金姑娘。”尹剑青不好把她推开,轻轻叫了她一声,问道:“你是不是也被他们掳出来的?”

  “才不是呢?”

  金步娇软绵绵的胸脯,渐渐贴近他的胸口,仰着脸道:“昨晚,我要侍候温叔叔(行瘟使者温化龙)的阿香,趁他不注意,悄悄偷了他几颗解药,赶到宾舍去找你,不想黑暗中被人制住穴道,好不容易冲开穴道,你已经被贼人劫持出来,我就一路追了出来,就是打听不到你的消息,尹大哥,我发誓不找到你,就永远找下去,天涯海角,一直要找到你为止……”

  她脸颊忽然飞红了,双手一环,扑入他怀里,一颗头紧紧贴在他肩上,羞涩的幽幽的道:“现在我总算找到你了……尹大哥

  她激动的连声音也有些咽便了!

  尹剑青也听得大为感动,轻轻拢着她香肩,说道:“金姑娘,真谢谢你。”

  低头在她秀发上轻轻吻了一下。

  金步娇忽然转过脸来,问道:“你怎么出来的?”

  她问得很关切,但她粉颊上,还挂着两条泪痕,分明方才哭过了。

  尹剑青看得更感动,举起左手,轻轻在她脸上抹了一下,含笑道:“我遇上的事情可多着呢?”

  “你快说给我听。”金步娇拉着他的手,说道:“哦,尹大哥,我们先找个地方坐下来。”

  她目光左右一瞥,看到不远处正好有一块大石头,就拉着他奔了过去,两人并肩坐下,她拉着地的手,依然没放,催道:“你现在可以说了。”

  尹剑青就把自己如何被他们装在麻袋里,运出金家庄,到了船上……

  金步娇怒声道:“原来贼人买通了柔柔,这贱婢果然不是好东西,她……她还敢冒我的名!”

  尹剑青笑道:“你当她是什么人?她还是青衣帮的副帮主呢!”

  接着就把船开到庐州附近,在一处浅滩上停下,独臂帮、青衣帮正在相持不下,司马纶等人也赶到了……

  金步娇吃惊道:“爹也来了?”

  尹剑青点点头,接着把司马纶和青衣帮动手,制住了两个令主,通自己和柔柔下船……

  金步娇嗤的笑道:“你变成青衣帮副帮主的丈夫,你怎么会答应她(柔柔),扮她的丈夫呢?”

  她说话之时,脸颊不禁飞红了!

  尹剑青道:“我先前不知道她是青衣帮的副帮主,而且她一直说是小姐的意思,为了不使人起疑,所以我只好改扮了。”

  “该死的东西!”

  金步娇娇嗔道:“你们在船上……一个晚上……真的……真的……”

  她胀红着脸,已经说不下去。

  尹剑青自然听得出来,也感到耳根发热,忙道:“在船上还有一个丫头,叫翠翠,我们只是坐了一晚。”

  金步娇问道:“后来呢?”

  尹剑青就把自己和柔柔下船之后,司马纶要人偷着上船,放出艾青青……

  金步娇道:“艾青青也在船上吗?”

  尹剑青道:“是的,艾青青大概是被制住了穴道,放在后舱。”

  接着说到艾青青赌气走了,自己是追着她下来的……

  金步娇撇了下嘴唇,咕咕的笑道:“你有了娇滴滴的副帮主,还舍不得丑妹子么?”

  “姑娘作得取笑。”

  尹剑青正容遣:“艾青青从小和她姐相依为命,她娘死了之后,只剩下她孤零零的一个人,是我把她带出来的,我答应过把她当亲妹子看待的,她是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子,找自然要找到她,不能让她受到委屈。”

  金步娇道:“你好像很关心她!”

  她这句话,有点酸味!

  尹剑育道:“我被困在一处石窟中,足足有五个月之久,如果没有艾青青,我早就饿死了,所以我认她做亲妹子,把她当我亲妹妹看待。”

  金步娇奇道:“你被什么人困在石窟里面呢?”

  “没有人。”尹剑青笑了笑道:“是我自己不小心跌进去的,就出不出来了。”

  金步娇问道:“那是什么石窟呢?”

  尹剑青道:“是一间石室,门阖上了,就再也出不来了,石壁上只有一个很小的洞……”

  金步娇道:“这石室里有机关?尹大哥你快说嘛!我最喜欢听有机关的故事了。”

  “那不是故北”尹剑青笑了笑道:“说起来话可长呢!”

  “不要紧!”金步娇听出兴趣来了,望着他,用手摇摇他的手臂,说道:“尹大哥,你快说给我听咯!”

  尹剑青拗不过她,郑重的道:“我说给你听可以,只是你不能告诉任何人。”

  金步娇眨眨眼睛道:“你还不相信我么?你告诉我的话,我决不会说给什么人听的,就算爹问我,我也不会说的。”

  尹剑青看她说得认真,这就含笑道:“我相信你就是了。”接着道:“事情该从那天艾青青被震落池塘说起……”

  金步矫问道:“尹大哥你从前就认识她吗?”

  “不认识。”尹剑青就把自己送她回去,才知她竟然住在一处古墓里……”

  “古墓里?”金步娇神情一怔,说道:“这就对了,我听窦二叔。沙王叔和爹说过,艾青青的武功路数,极似龙城派……”

  “龙城派?”尹剑青道:“我从来没听人说过。”

  “你听我说嘛!”金步娇道:“我是听爹说的,龙城派在一百年以前,叫做古墓派,据说他们的武功十分诡异,有人怀疑他们就是从前几度被各大门派围剿的魔教中人,不敢在江湖上露面,躲在一处古墓里面,秘密授徒,后来觉得古墓派不好听,就改称龙城派的。”

  她说到这里,忽然“哦”了一声,又道:“尹大哥,我也告诉你一秘密,你也不能和人家说的。”

  尹剑青道:“你看我会跟人家说么?”

  金步娇朝她嫣然一笑道:“我们本来不是住在那里的,搬到北峡山来,还不过一年前的事,因为这是司马先生的意思,这话爹没告诉过我们,我是听陆总管无意中说出来的,他说司马先生怀疑龙城派的一所古墓,就在北峡山脉里面,他要爹帮他注意……”

  她双目盯着尹剑青,叮嘱道:“这话千万不可说出去,我听陆总管说,万一传出江湖,就会惹来很大的麻烦。哦,尹大哥,现在该你说了。”

  尹剑青听她这么一说,不禁后悔自己不该对她说艾青青是住在古墓里的,但话已说出来了,就无法更改。只得把自己和艾青青同入古墓,自己不小心撞到一扇石门,被关在里面,幸亏艾青青天天给自己送饭,自己在石室中一住五个月,协练内功,才慢慢的缩着身子钻了出来。自己劝艾青青一个人不可再注在古墓里,才把她带出来的。他这番只是粗枝大叶的说了一遍。

  金步娇眨动眼睛,轻啊一声道:“尹大哥,你不是要找艾青青么?我知道她在哪里。”

  尹剑青问道:“她在哪里?”

  金步娇唁的笑道:“她认你当大哥,心里自然也只有你一个人了……”

  尹剑青道:“你不要胡说。”

  “我才不胡说呢!”

  金步娇神秘一笑道:“因为我也是女人,我自然知道,她跟你离开古墓,自然全心全意的跟着你了,但你却有了妻子……”

  尹剑青道:“你又取笑我了。”

  “我不取笑你。”

  金步娇道:“因为她并不知道柔柔是金家庄的使女,更不知道你是为了脱身才乔装的,她既然涉世未深,自然是个很纯洁的人,没有半点心机,她在船上,一定听到了你们的话,只知道你的妻子,真是青衣帮的副帮主,她知道自己生得丑陋,所以不愿再和你见面,一个人跑了,她这一去自然又回到古墓里去了。”

  尹剑青听得连连点头道:“你说得对,她一定回古墓去了。”

  金步娇道:“尹大哥,我们这就找她去。”

  尹剑青作难的道:“这个……”

  金步娇着了他一眼道:“你可是不愿意和我一起去么?”

  尹刮青被她说中了心意,只得说道:“我想你和我一起去,是不是会……”

  金步娇不待他说完,嗤的笑道:“你一定听我方才说的,司马先生要爹搬到北峡山去往,是为了找寻古墓,怕我泄漏出去了,我不是说过吗,我决不会告诉别人的,再说,你也必须和我同去,才能见得到她。”

  尹剑青道:“为什么?”

  “因为……”金步娇只说了“因为”两字,就不肯再说,嫣然一笑道:“尹大哥,你让不让我去嘛?你不让我去,就见不到她的面,你相信不?”

  尹剑青摇摇头道:“我想不出来。”

  “你自然想不出来。”金步娇故意卖弄关子,清脆一笑道:“你答应了,我再说。”

  尹剑青只得点点头道:“好,我答应。”

  金步娇伸出一根纤细的小指,说道:“我们勾勾手,你是我大哥咯,说了不能反悔。”

  尹剑青道:“只要你说得对,我就答应。”

  金步娇偏头道:“那么你和我勾勾手呢!”

  尹剑青果然伸出一根小指,和她勾了勾,说道:“现在你可以说了。”

  “咭!”金步娇得意一笑,说道:“艾青青一定很气你,对不?”

  尹剑青点点头。

  金步娇又道:“气你就是因为你有一个副帮主的妻子,对不?”

  尹剑青不自然的又点了点头。

  金步娇抿抿嘴,又追:“所以咯,有我和你一起去,我可以为你作证,你和艾青青一起中了温五叔的迷药,才被请到金家庄去的,这一切经过,如果由你说给她听,她一定认为你编了一套话去骗她的,但如果由我去说给她听,她一定可以相信了。”

  尹剑青矍然道:“姑娘说得极是。”

  金步娇嗔道:“人家一口一声的叫你尹大哥,你还叫我姑娘、姑娘,艾青青可以做你的妹子,难道我不配吗?”

  尹剑青尴尬的道:“这……”

  金步娇小嘴一版,说道:“你不肯认我做妹子,那就算了,我也不用陪你去了。”

  “好,好!”尹剑青道:“我认姑娘做妹子就是了。”

  金步娇笑一笑,抬起头,撒娇的道:“尹大哥,那你就该叫我呀!”

  “好吧!”尹剑青只好叫道:“妹子。”

  “嗯!”金步娇羞涩的把一颗头撞入他的怀里。

  一头秀发散发着轻淡的幽香,似有意,似无意的一缕缕钻进尹剑青的鼻孔。

  香越是轻,越是淡,就越撩人!

  尹剑青双手不自觉的轻轻的拢住了她娇小的娇驱,一颗心跳得有些飘飘然!

  金步娇虽然把脸埋在他怀里,但她本来生得很美,不像艾青青生得奇五,她娇躯贴在他身上,又那么苗条而丰满!

  尹剑青血气方刚,忍不住低下头去,又轻轻的叫了声:“妹子……”

  “嗯!”她红喷喷的脸,带着差涩,又抬起头来,一双水盈盈的眼睛,和他四目相投,羞得赶紧闭上了。

  他情不自禁慢慢低下头去,慢慢印上了她红菱般的香唇!

  两个人都尝到了爱的滋味;初吻,令人窒息,也令人兴奋,除了两颗心在跳,好像大地上一切都静止了!

  蓦地尹剑青似有所觉,迅速轻轻一推,低声道:“有人来了。”

  金步娇飞红着脸,说道:“你说什么?”

  尹剑青“嘘”了一声,拉着她玉臂,轻快得像一阵风,闪到一棵大树后面,蹲下身子,低低的道:“你莫出声,我们先看看是什么人?”

  话声未落,但听“嘶”“嘶”两声衣袂飘风之声,划空飞落,方才自己两人立身之处,眨眼之间,已经多了两个青衣女子,身法好快!

  尹剑青目光一动,已看清来人是谁了,心中不禁暗暗攒了下眉。”

  这两个席衣女子非别人,正是青衣帮副帮主柔柔和使女翠翠!

  柔柔还是那一身青罗衣裙,还是“少夫人”那样打扮,只是用青罗包着秀发,腰间多了一柄青穗镂金长剑,看去已不似在船上时那样娇柔荏弱。

  翠翠依然一身青衣,一望而知是个使女,但她同样用青捐包头,腰束得细细的,插着一柄短剑,小剑靴,靴尖还闪着光芒,那是在鞋尖上暗藏了尖刃。

  两人落到地上,柔柔目光一转,口中轻咦道:“他明明朝这方向来,怎么会不见他人的影子呢?”

  翠翠道:“副帮主真的要一直追下去么?”

  金步娇听她称呼“副帮主”,忍不住偏过头去,附着尹剑青耳朵,吹气如兰,悄声问道:“她是柔柔么?”

  尹剑青道:“快别作声。”

  柔柔幽怨的叹了口气道:“目前他已成为众矢之的,正派中人要找他,邪派人也要找他,再说他一点江湖经验也没有,咱们不帮助他,还有谁帮助他呢?”

  金步娇回眸一笑,悄声道:“她说的是你了。”

  翠翠哈的笑道:“恐怕不是为这些吧?”

  柔柔轻啤道:“你知道什么?”

  翠翠娇笑道:“副帮主的心事,可瞒不过小妹。”

  她自称“小妹”,那就不是使女了!

  柔柔叱道:“你少嚼舌根,走!”

  “哈哈!”一个苍老的声音大笑一声道:“二位姑娘不用走了。”

  随着话声,只见一个身穿一件及膝白麻布长衫的秃顶红脸老者,大步从林外走了进来。

  柔柔看了他一眼,问道:“老丈有什么事?”

  秃顶老者看了两人一眼,问道:“你们是青衣帮的人?”

  翠翠道:“是又怎么样?”

  “是就好。”秃顶老者点着头,说道:“老夫听说你们青衣帮从金财神那里,劫走了一个人,可有其事?”

  尹剑青心中一动,暗道:“这人不知是谁,但他说的,可能就是自己了,柔柔说得不错,看来江湖上真有许多人在找自己了。”

  翠翠道:“不知道。”

  秃顶老者深沉一笑道:“小姑娘,对老夫说话最好要客气一点。”

  翠翠道:“我不知道,难道就不客气了。”

  秃顶老者裂嘴一笑道:“老夫是说你口气不大友善。”

  翠翠道:“我说话口气一向如此。”

  柔柔轻声道:“翠翠,不许多说。”一面朝秃顶老者道:“老人家到底有什么事呢?”

  秃顶老者道:“姑娘脸上戴了面具吧?”

  柔柔道:“不错,敝帮的人,出外都戴面具,老人家有什么见教呢?”

  秃顶老者看了柔柔一眼,问道:“姑娘在青衣帮中,大概身份不低吧?”

  翠翠不耐的道:“我们副帮主还有事去,你有什么话,就请伙说。”

  秃顶老者双目神光乍亮,呵呵笑道:“原来姑娘还是青衣帮的副帮主,老夫算找对了人。”

  柔柔服波一抬,问道:“老丈找我何事?”

  秃顶老者伸手一指鼻子,说道:“老丈况公权,你们听人说过吧?”

  况公权,是武功门的掌门人,江湖上大大有名的人物,青衣帮怎会没听人说过?

  柔柔听他自报名号,心头不禁暗暗一惊,急忙社社道:“原来是况掌门人,小女子久闻盛名,今日幸会之至。”

  尹剑青听说这秃顶老者竟是武功门掌门人况公权,也不禁暗暗一怔,忖道:“他是神拳沈中庆的师兄了。”

  况公权道:“老夫听说石东华的徒弟尹剑青是你们青衣帮劫持去了,此事副帮主不会不知道吧?”

  金步娇悄声道:“这老头是找你来的,尹大哥,你认识地么?”

  尹剑青微微摇了摇头。

  只听柔柔道:“况掌门人找他有事?”

  “没有事老夫会找他?”

  况公权道:“副帮主还没答我所问,姓尹的小子,是不是被你们劫持了?”

  “况掌门人这劫持二字,说得有多难听?”

  柔柔淡淡一笑道:“尹公子正在敝帮作客,那是没错,因为敝帮和尹公子颇有渊源,尹公子是应敝帮之邀去的,没有人劫他。”

  她因听出况公权口气不善,是以没说出尹剑青已经离去,为的是怕况公权一路追踪下去,因此把事情揽到了青衣帮身上,青衣帮崛起江湖,帮中高手如云,自然不怕区区一个武功门了。

  金步娇凑着他耳朵,悄悄说道:“你的副帮主夫人对你真不错呢,方才她说过江湖上正邪两派有许多人要找你,她却把你的事情揽过去了。”

  尹剑青先前还觉得奇怪,不知柔柔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如今金步娇一说,心中登时“哦”了一声,对柔柔不由得暗暗感激,自己纵然不需她把事情揽过去,但她这番心意,是令人感动的。

  最难报答美人恩,这自然是美人恩了!

  况公权听得呵呵大笑道:“副帮主此话当真?”

  翠翠道:“我们副帮主是何等身份的人,岂会骗你?”

  “如此好极,哈哈,好极了!”况公权裂开大嘴,笑得很得意,频频点头道:“老夫真是不虚此行!”目光一抬,问道:“不知你们青衣帮一共有几位副帮主?”

  翠翠道:“副帮主自然只有一位了。”

  “如此更好!”况公权又道:“老夫最近很少在江湖上走动,副帮主可否告诉老夫,你叫什么名字?”

  柔柔道:“不敢,小女子姓何,小字柔柔。”

  金步娇道:“她果然是柔柔!”

  况公权目光一转翠翠,问道:“小姑娘,你呢?”

  翠翠道:“我叫张翠翠。”

  “很好。”况公权伸出蒲扇大的手掌,朝张翠翠挥了挥道:“小姑娘,现在你可以走了。”

  张翠翠道:“为什么?”

  况公权大笑道:“你们两个,总得有一个人回去报信呀!”

  张翠翠问道:“你要我去报什么信?”

  况公权大笑道:“老夫要把你们何副帮主留下作人质,你自然要回去报信,好教你们帮主把姓尹的小子送来跟老夫交换人质了。”

  张翠翠“嗤”的笑道:“瞥了他一眼,说道:“你要留下我们副帮主?”

  这话似有不信之色!

  况公权道:“怎么?你不信老夫留得下你们副帮主?”

  “我相信得很!”

  张翠翠这话的语气,当然还不相信,她调皮的道:“那我就等着给帮主报信去了。”

  况公权大笑一声道:“利嘴丫头,你等着瞧吧!”

  张翠翠脸色一沉,哼道:“我尊你年老长者,你怎好出口就骂我丫头,难道丫头不是人么?等我出口,那话就不好听了!”

  况公权没去理他,一双锐利的目光投向了何柔柔,说道:“何副帮主,你随老夫走吧!”

  何柔柔依然娇柔的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走呢?”

  况公权道:“老夫要你跟我走,你就别无选择。”

  金步娇悄声道:“大哥,这老头要问柔柔跟他走,看来就要动手了,你要不要帮她?”

  尹剑育道:“别作声,我们看下去再说。”

  何柔柔娇笑道:“任何人都有选择自己到哪里去的权利,况掌门人这么说,不是太霸道了么?”

  况公权道:“老夫一向如此,话已说出来了,何副帮主不去只怕不行。”

  何柔柔展齿一笑道:“况掌门人是一门之主,说出来的话,贵门中人,自然要唯命是遵,但小女子不是贵门中人,不听况掌门人的话,大概也无妨的了。”

  她话声娇柔,好似毫不动怒。

  “哈哈哈!”况公权仰首大笑道:“看来何副帮主是论着要老夫出手了。”

  问柔柔娇声道:“这是况掌门人在通小女子了。”

  况公权点头道:“大慨何副帮主学过几手,老夫非出手不可。”

  何柔柔道:“小女子练过几手,但比起况掌门人来,只怕差得多了。”

  她说话一向娇软柔弱,使人对她莫测高深。

  况公权看她神情和说话的口气,心中不禁一呆,付退:“莫非她有大援在后?”一面轻哼道:“何副帮主既然知道,何不跟老夫走呢?”

  问柔柔轻轻摇了下头,说道:“我武功纵然不如况掌门人,但我不想去,别人也无法相强,你说对不?”

  她说来极为自然,好像天下道理,本来如此。

  况公权道:“老夫一定要你去呢?”

  何柔柔举手惊掠鬓发,依然摇头道:“我也不会去的。”

  “你非去不可。”

  况公权声音突转严厉,身形一晃而至,右手一探,闪电般朝何柔柔手腕抓来。

  他这一记使的是“大擒拿手”,只要被他手指搭上,就可把你拿住,武功们一向以擒拿手驰誉江湖之上,和鹰爪门的擒拿手,大异其趣,但手法更神妙。

  何柔柔身如飞絮,轻盈的闪了开去,说道:“况掌门人不要逼我。”

  况公权一抓落空,不由得微微一怔,嘿然道:“看不出你果然有些名堂!”

  右足疾跨一步,右手未收,左手已然追踪抓到。

  何柔柔纤腰一挪,人又飘退了数尺,道:“我尊你是一门之主,再说敝帮也不愿和贵门无故启衅,所以连让了贵掌门人两招,希望贵掌门人勿为已甚。”

  尹剑青着她飘闪的身法,真如柳絮飘风,轻灵已极,不觉低声道:“她身手居然极高!”

  金步娇披着嘴道:“她身手高,你就高兴了。”

  况公仅一张红脸,脸色渐渐沉了下来,哼道:“老夫偏要把你拿下,你有多大能耐,只管使出来就是了。”

  张翠翠站在一旁,忍不住道:“副帮主,这老头不识好歹,你和他客气什么?”

  况公权听得更是怒不可遏,厉笑一声:“何副帮主接着了。”

  他身形再次疾欺而上,双手五指箕张,似扣以抓,朝问柔柔扑到。

  这一回双手齐发,十指移动之间,就笼罩了何柔柔前身几处大穴。虽仍是擒拿手法,但指影飞洒,有如急风骤雨,令人目不暇接。

  金步娇身子紧紧贴着尹剑青,细声道:“大哥,柔柔……”

  她只说了几个字就停住了,那是因为何柔柔已经出手了。

  “小女子那就失礼了。”

  何柔柔不待对方指影近身,一双柔嫩如玉的纤掌,已然从身前翻起。

  只见她身影飘动,双掌忽左忽右,忽拍忽拂,护住了全身要害,有如片片飞花,掌影缤纷,煞是好看。

  你别看她掌势柔软,记记拂脉斩穴,拍到之处,都是对方关节要害,任你况公权擒拿手法是如何快捷,她都能及时地解。

  尤其她那轻盈身法,只要轻轻移动,就像一朵青云,在对方急骤的爪影之间,进退而自如,丝毫不受威胁。

  况公权身为一门之主,竟然连对方一片衣袂都抓不到,有时明明抓到了,却又被她滑了出去,十数招下来自然使他越打越惊奇,心中暗道:“这丫头到底是问路数,竟有如此奇妙的身法?”

  心念转动之际,脚下忽然退了一步。

  何柔柔左手堪堪拂出,对方忽然无故后退,心中不由稍生趑趄,因为她也不愿和武功门结仇,正待收手!突觉一团其坚如石的暗劲,无声无息的涌撞过来,一时但感胸前一震,眼前一黑,一个人不由自主的往后连退了三步,张嘴喷出一口鲜血,顿时摇摇欲倒。

  张翠翠睹状大惊,急忙掠上一步,伸手把她扶住,问道:“副帮主,你怎么了?”

  何柔柔双目紧闭,脸如金纸,已经昏了过去。

  金步娇看得大急,低声道:“不好,老贼伤人,我们快出去……”

  随着话声,身子正待站起。

  尹首青急忙把她按注,轻嘘道:“别动,又有人来了。”

  就在他话声甫落,只听嘶的一声,一道人影,已然疾逾鹰隼,穿林直入,泻落当场!

  那是一个头发已白的青衣老婆婆,一手握一支朱漆鸠头杖,看去年在七旬以上。

  张翠翠骤睹青衣老妪,好似救星自天而降,急叫道:“祁婆婆来得正好,副帮主被老贼打伤了!”

  青衣老姐手持鸠头杖转过脸去,双目炯炯看了况公权一眼,冷声道:“况公权,是你‘百步神拳’打伤何姑娘的么?”

  “百步神拳”,正是武功门威震武林的绝技,百步之内伤人于无形!

  况公权一眼看到青衣老娘的朱漆鸠杖,不期征得一怔,抱拳道:“原来是祁七婆婆,老朽况公权这厢有礼了。”

  祁婆婆哼道:“况公权你怎不答我所问?”

  人已朝何柔柔走过去,好似丝毫不把况公权放在眼里。

  张翠翠望着祁七婆婆,目中隐含泪水,问道:“婆婆,副帮主还有救么?”

  祁七婆婆俯下身去,拿起何柔柔有脉,切了切脉,就探手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倾出三颗药丸,纳入何柔柔口中,双手在她身上施行“推宜过穴”,按摩了一阵,才缓缓直起身来,一双水泡眼,恶狠狠的盯了况公权一眼,哼道:“况公权,你真该死!”

  况公权堂堂武功门之主,被她当面怒叱,居然毫不动怒,陪着笑道:“祁七婆婆,何用生这么大的气?”

  祁七婆婆怒声道:“你枉为一门之主,怎好用‘百步神拳’随便伤人,难道你师傅教你练拳之时,没有告诫过你?”

  况公权依然陪笑道:“好在老朽这一拳,只用了六成力道,这位姑娘伤得虽然不轻,还不至有性命之忧。”

  “就这样,你已经要吃不完兜着走了!”祁七婆婆浓哼一声道:“若有性命之忧,你况公权就是有一百条命也赔不起她。”

  况公权睑色不由一变,勉强笑道:“祁七婆婆,老朽尊你是前辈,但你也不能如此损人,老朽好歹也是一门之主,难道还不如一个丫头?”

  “闭上你的鸟嘴!”祁七婆婆怒声叱道:“你当她是谁?”

  况公权一再被她恶言相问,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一张红脸,渐渐发白,冷笑道:“她左右只不过是青衣帮一名副帮主罢了。”

  祁七婆婆一阵桀桀怪笑,说道:“况公权,亏你活了这大一把年纪,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你也不想想看,老太婆几时说过唬人的话?”

  况公权哼道:“难不成她还是公主?”

  “也差不多。”

  祁七婆婆尖笑一声道:“老太婆现在是青衣帮的左护法,我答应过帮主尽我之力,保护副帮主,不使她有毫发之伤……”

  况公权听出来了,祁七婆婆一味的帮着何柔柔,心中不禁有气,没待她说完,冲着道:

  “如今老朽把她打伤了。”

  “就是这么说。”

  祁七婆婆点着头道:“老太婆曾在帮主面前,夸下海口,只要有人敢碰副帮主一下,他哪一只手碰了副帮主,老太婆就卸下他哪一只手来。”

  况公权脸色变得铁青,冷笑一声道:“祁七婆婆这话那是要卸下况某的手臂来了?”

  祁七婆婆冷冷说道:“老太婆说出来的话,几时不算过?”

  况公权怪笑一声道:“老朽的手臂,只怕祁七婆婆未必卸得下呢!”

  祁七婆婆一双水泡眼中,突然精光一盛,望着况公权,冷冷问道:“你是用哪一只手使的‘百步神拳’?”

  况公权右手一伸,说道:“就是这一只,祁七婆婆自信能把我的手臂卸下来?”

  只听“笃”的一声响,祁七婆婆把手中朱漆鸠杖朝地上一插,冷声道:“况公权,你敢小觑找老太婆?”

  她缠着小脚,但走起路来,可进退如风,一下欺到了况公仅面前,厉声道:“老太婆总算认识你师傅,但我说过的话,也不能不算,这样吧,你自断一指,应应景吧!”

  况公权双目盯着祁七婆婆,暗暗已在运集功力,口中冷声道:“况某为什么要自断一指?”

  祁七婆婆道:“这是老太婆给你的机会,应个景儿,若是要老太婆亲自出手,那你就得卸下一条臂膀来不可了。”

  金步矫低声的道:“大哥,这老太婆是谁,你认识吗?”

  尹剑青道:“不认识。”

  他们声音说得极轻,哪知这两句话,竟然出了纰漏!

  只见祁七婆婆突然转过身来,喝道:“树后面有什么人,鬼鬼祟祟的数说着老太婆,你们当我没听见吗?还不给找出来?”

  这下直听得两人大为吃惊,因为两人隐身的大树,和邓七婆婆相距已在十丈之外,两人附着耳朵说话,声音轻得不能再轻,她居然全听到了!

  光凭这份功力,岂非已练成了“天耳通”一类上乘内功?

  金步娇问道:“大哥,我们要不要出去呢?”

  尹剑青道:“她已经知道了,自然非出去不可了。”

  祁七婆婆呷呷笑道:“小娃儿,你说得不错,老太婆叫你们出来,你们自然非出来不可。”

  尹剑青,金步娇在她说话声中,已双双站起,举步从大树后走出。

  祁七婆婆眨着一双水泡眼,望着两人,问道:“你们叫什么名字,是何人门下?”

  尹剑青抱拳道:“在下尹剑青……”

  张翠翠闻声抬起头来,惊喜的道:“尹公子,你果然在这里!”

  祁七婆婆转脸问道:“你认识他?”

  张翠翠道:“副帮主就是找他来的咯!”

  况公权听说这中年汉子就是尹剑青,同样目光一注,问道:“你就是冰壶草堂的传人尹剑青么?”

  尹剑青也抱了下拳道:“正是在下。”

  “那好极了!”况公权道:“尹剑青,老夫正要找你……”

  祁七婆婆一摆手道:“姓尹的年轻人,老太婆不管他们谁找你,你们先站到边上去。”

  一面始自朝况公权道:“你没听翠翠说,副帮主就是找这姓尹的年轻人来的,副帮主要找的人,你就不用找了,来来,咱们先办咱们的事,老太婆要你自断一指,你断不断?”

  面对着不讲人情、不通世故的祁七婆婆,况公权心知今日之事,决难善了,与其非动手不可,自然先下手为强,何况他练的“百步神拳”,拳发无声无息,丝毫不带风声,出手袭击,最为有利!

  一念及此,哪还犹疑?他双手原已暗暗运集了功力,此时隐藏抽中的左手缓缓提起,这一提,一股强劲而不带风声的无形秦力,已向祁七婆婆击撞过来。

  这一击,蓄势而发,威力之强,非同小可!

  况公权对祁七婆婆这样的高手,自然不会轻估对方,左手一记无形拳力堪堪击出,他为了掩护这一份击,口中暴喝一声,右手握拳,朝前扬起,一拳迎面击出。

  他这一拳是明拳,拳势出手,同样有一股强盛的拳力,应拳而生,因为这是一记明拳,所以风声劲急,呼啸如涛,格外显得凌厉!

  祁七婆婆功力精深,表面上看去虽然毫无准备,其实也已运集了全身功力,何况她明知况公权擅长“百步神拳”,拳发无声,自然早就注意着他。

  况公权左手缓缓提起,这一举动,岂能瞒得过她?右手化掌,当胸直竖,正好迎着况公权一记偷袭的暗劲,左手五指箕张,疾如闪电,猛向况公权击来的右手抓去。

  况公权身为武功门一派掌门,自然也不是等闲人物,一眼看到祁七婆婆左手当胸直竖,这是内家重手法“大力金刚掌”一类功夫,千斤掌内力蕴蓄掌心之中,要待和敌人接实之后,才内劲外吐,专门伤人内腑。

  她成名数十年,乃是当今武林几个出名难惹的怪物,偷击不成,自然不愿和她硬拼,急忙左手一招,收回击出去的一记“百步神拳”,再一吸真气,身形往后急跃开去。

  祁七婆婆看地后跃,口中呷呷笑道:“怎么,你把‘百步神拳’收回去了?”

  抓出的右手原式不变,右脚往前跨出一大步,她这一步至少跨出去有八尺来远,等于你退我进,双方依然保持了原来的距离,左手自然也原式不变去抓况公权的右手。

  况公权又是一声大喝,左手击出一拳,人却又向右闪开了五尺。

  祁七婆婆怪笑一声,人已扑到况公权眼前,左手一记“直劈天门”迎面劈到,右手由外向里一圈,五指张开,抓向况公权左肩,依然是一记擒拿手法,一攻之中,用了两种不同的力道。况公权哪敢大意,右手地掌,疾施一招“他猿望月”,架住了祁七婆婆的掌势,人却不由自主被震得后退了一步。接着又“啪”的一声,祁七婆婆五指箕张,一下抓住了况公权的拳头,左手运劲若钢,掌立如刀,随着身形右转,一下朝况公权左臂劈落。

  这一下若让她劈着,况公权的一条左臂就报销了!

  况公权心头一急,口中大喝一声,有拳突出,一记“黑虎偷心”,拳风飒然,直捣祁七婆婆胸前。

  祁七婆婆若是招式不变,况公权左臂虽废,但他这当脑的一掌,祁七婆婆内功纵然精深,也自承受不住,非受重伤不可!

  祁七婆婆怒极,劈向他左肩的左手,疾然斜落,劈向他右手拳,同时右手五指一松,右脚飞起,横扫而出。

  况公权右掌击出的同时,在拳也猛力一松,正好祁七婆婆五指松开,他不防祁一匕婆婆会突然松手,因此用力过猛,脚下不由得往后退出,正好祁七婆婆一腿扫到,再待跃开,已是不及,但听“篷”的一声,一个人被踢得往有直摔出去一丈开外。

  况公权就地一滚,又滚开了八尺光景,才左手按地,一跃而起,满脸厉色,怒声道:

  “祁七婆婆,况某拜领你一脚之赐,咱们后会有期……”

  腾身往林外飞掠而去。

  祁七婆婆喝道:“况公权,你给我站住!”

  况公权自知不是祁七婆婆的对手,趁机掠出去的人,岂肯回头,身形连闪两闪,早已奔出松林。

  祁七婆婆重重哼了一声,喝道:“况公权,你再碰到老太婆手里,我非废了你一条手臂不可。”

  喝声一落,就回过头来,一双水泡眼炯炯有光,近视着尹剑青,朝张翠翠问道:“翠丫头,你说副帮主是找他来的,那是为什么?”

  张翠翠道:“因为副帮主把他从金财神的庄上救出来,他却自顾自的走了,副帮主自然很伤心,又怕他江湖经验不足,受人欺侮,所以才一路追着来找他的了。”

  她不敢在祁七婆婆面前,说出何柔柔对他已经动了情,但这几句话里面,却已暗暗透露了出来。

  祁七婆婆是什么人,张翠翠的口气,她哪会听不出来?心中暗自奇怪:“何柔柔平日眼高于顶,这中年人虽然生得相貌还算端正,也并不怎么英俊,柔柔这丫头怎么会看上他的呢?”一面哼了一声道:“副帮主这么关心他?”

  张翠翠道:“副帮主因怕人认出,一路上和他假扮一对中年夫妻……”

  她当然听得出祁七婆婆这话嫌尹剑青年纪太大之意,故而很巧妙的说出假扮中年夫妻,暗示祁七婆婆,尹剑青并不是中年人。而且又加上“一路上”三个字,一路上假扮夫妻,然后问柔柔要跟踪找他,合起来说,就是弄假成真,对他动了真情也。

  话虽说得很暗,但祁七婆婆是老江湖了,自然一听就懂,她点着头,目注尹剑青,问道:“他脸上戴了面具么?”

  张翠翠口中唔了一声,笑道:“这是咱们帮里特制的面具,婆婆怎么没瞧出来吗?”

  “老太婆瞧是瞧出来了,只是不敢确定。”祁七婆婆笑了笑,才道:“你把面具取下来给老太婆瞧瞧。”
 

 
分享到:
生命无常,何必放不下1
披蒲编 削竹简 彼无书 且知勉91
西夏开国皇帝李元昊为何杀死亲生母亲
岳飞冤案揭秘 究竟是谁想灭掉岳飞全家
07 戏彩娱亲    老莱子,  春秋时期楚国隐士,为躲避世乱,自耕于蒙山南麓。他孝顺父母,尽拣美味供奉双亲,70岁尚不言老,常穿着五色彩衣,手持拨浪鼓如小孩子般戏耍,以博父母开怀。一次为双亲送水,进屋时跌了一跤,他怕父母伤心,索性躺在地上学小孩子哭,二老大笑。
生命无常,何必放不下6
小老鼠3
03 啮指痛心    曾参, 字子舆,春秋时期鲁国人,孔子的得意弟子,世称“曾子”,以孝著称。少年时家贫,常入山打柴。一天,家里来了客人,母亲不知所措,就用牙咬自己的手指。曾参忽然觉得心疼,知道母亲在呼唤自己,便背着柴迅速返回家中,跪问缘故。母亲说:“有客人忽然到来,我咬手指盼你回来。”曾参于是接见客人,以礼相待。曾参学识渊博,曾提出“吾日三省吾身”(《论语·学而》)的修养方法,相传他著述有《大学》、《孝经》等儒家经典,后世儒家尊他为“宗圣”。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