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千门之花 >> 第十二章 金玉楼是杭州有名的珠宝店

第十二章 金玉楼是杭州有名的珠宝店

时间:2018/6/10 14:48:55  点击:288 次
  金玉楼是杭州有名的珠宝店,那里的掌柜、档手个个都是火眼金睛,虽然这种假东珠几可乱真,但赝品根本瞒不过他们。南宫豪正在考虑该如何处置那两个伪造东珠的骗子,张敬之已气喘吁吁地回来,喘息道:“金玉楼的掌柜刚开始只愿出七十两银子,我几乎磨破了嘴皮……”“到底卖掉没有?”南宫豪不耐烦地挥手将他打断了。“钱在这里!”张敬之连忙掏出一张皱巴巴的银票。南宫豪抢过一看,是八十两通宝钱庄的银票!他呆呆地愣了半晌,突然转身冲上楼上,快得令张敬之张大嘴,半晌合不拢来。他跟了南宫老板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老板如此失态。

  径直闯进天字一号房,那两个骗子还在。南宫豪急切地问道:“那种药水的配方是什么?”

  制造这种珠子的关键是贝壳粉中添加的药水,模具可以大量仿制,贝壳也是寻常之物,只要知道了那种药水的配方,就可以大量生产这种以假乱真的东珠。一个模具一天能造十颗,若仿制一百个这样的模具,一天就能生产一千颗!一颗能卖八十两,一千颗就是八万两!这还只是一天的收入……南宫豪不敢再算下去,他怕自己突突乱跳的心脏承受不了这巨大的刺激,会突然爆裂。

  “我们、我们没有配方。”张公子嗫嚅道。“那你们的药水是从哪里来的?”南宫豪忙问。“我们无意间救下过一个江湖异人,药水便是从他的手中得来。”张公子答道,“他发现这种做珍珠的药水后,自己却没精力天天做,便将药水送给我们玩。这次为了赶做这批珍珠,药水我差不多都用完了。”

  “配方呢?难道你没跟他要过配方?”南宫豪气急败坏地追问道。“要过,”张公子答道,“不过他说那配方是他的心血,不能随便送人。就算是我这救命恩人,没有十万两银子也免谈。”

  十万两银子是一笔巨款,但跟可以赚到的银子相比就微不足道了。南宫豪想了想,急忙问道:“这位异人在哪里?能不能带我去见他?”张公子犹豫道:“他就在杭州郊外隐居,不过他从不见外人,恐怕……”

  南宫豪忙挥手打断张公子的话:“他不见我也没关系,你替我去将那配方买下来,事成之后,我另有重谢。”见张公子有些犹豫。南宫豪面色一沉,“是不是要我去请刘知府过来拜见张公子?”

  张公子无奈点头道:“好吧,我去试试。”

  “等在这里,我立刻将银票送过来!”说完南宫豪风一般出门而去,经过楼下大厅,他招手将张敬之叫到跟前,往楼上一指,“盯着张公子和他的夫人,他们要出了这雅风楼一步,我唯你是问!”

  交代完毕后,南宫豪立刻赶回鸿运赌坊,将柜上所有银票归拢,刚好够十万两。他揣上银票,带上几个精悍的手下又回到雅风楼,让几个手下在楼下守着,自己则来到天字一号房,将银票往张公子面前一递,“这一共是十万两银票,我跟你一起去,你媳妇留在这里。如果你耍花招,别怪我心狠手辣。”

  带着张公子下得楼来,南宫豪低声向几个手下吩咐道:“盯住天字一号房那个女人,她若离开雅风楼半步,我拿你们是问!”

  “老板放心!”张敬之将胸脯拍得嘭嘭直响,“我认得那个女人,她决计逃不了!”

  南宫豪带着两个手下跟随张公子出得杭州城,黄昏时分赶到郊外一座无名小山,众人下马登山,快到山顶时,张公子抱歉道:“那异人不见生人,若见我带你们前去,定会躲起来。”

  南宫豪抬头了望,就见山顶有个孤零零的茅屋,矗立在悬崖之上。他看看四周地形,肯定张公子逃不出自己的视线,这才点头道:“那好,你速去速回,我们在这里等候。”

  目送张公子上山后,南宫豪立刻令两个手下守住下山的路口。左等右等不见张公子出来,他渐渐感到有些不妙,顾不得张公子的警告,立刻带两个手下爬上山顶,在茅屋外呼唤道:“张公子,请替在下引见一下那位前辈异人!”一连喊了数声,却听不到一声回答,南宫豪上前一把推开茅屋那破旧的柴门。只见屋内一片狼藉,显然久无人迹,而张公子也不见了踪迹。

  “快搜!”南宫豪气急败坏地喝道。两个手下发现茅屋窗户洞开,翻窗一看,只见茅屋后有一条粗绳索,一头系在山石上,一头直垂下悬崖,南宫豪暗叫不妙,连忙令两个手下顺绳索滑下悬崖,片刻后就听手下在悬崖下高声呼喊:“这里有张公子的衣衫!”

  南宫豪一听,忙抓住绳索往悬崖下滑去。他刚离开,茅屋地面突然一动,一身短打的舒亚男已从地坑中翻了出来。她拔出匕首径直来到绳索旁,在刀刃架上绷紧的绳索时,她却犹豫起来,直看着南宫豪滑到悬崖底部,她才挥刀割断了绳索。拍拍怀中鼓鼓囊囊那一大叠银票,她在心中默默对自己说:十万两,这还只是平安镖局的利息!

  南宫豪刚落到崖底,绳索突然从悬崖上掉了下来,抬头望去,隐约可见崖顶有个蒙眬的人影。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又上当了!

  “快回杭州!”他气急败坏地喝道。要想从悬崖下再上去追那骗子,根本就不可能,现在唯有赶回杭州,幸好那女人还在手里,他可以慢慢拷问,还有希望追回那十万两银子。

  当南宫豪赶回杭州时天色已黑,他径直闯进雅风楼,就见几个手下还守在厅中,张敬之立刻得意洋洋地上前表功:“小人一直守在这里,连眼都没眨一下,那女人决没有离开!”

  南宫豪风一般冲上楼,一脚踢开天字一号的房门,只见房内还是原来的样子,衣柜中那个做珍珠的模具还在,但那女人却已不知去向。跟进来的张敬之看看空荡荡的房间,一脸的疑惑:“我一直在楼下盯着,怎么会……”

  南宫豪一巴掌扇在他脸上:“你有没有盯住一个书生?一个丫环?或者一个醉汉?”

  “我盯他们干什么?”张敬之摸着火辣辣的面颊,莫名其妙地问。南宫豪气得浑身哆嗦,指着张敬之气急败坏地道:“回头再跟你算账!现在快去请刘知府!就说老子让人给骗了!”

  没过多久,杭州知府刘大人就带着一干捕快匆匆赶来,与他同来的还有一个衣衫破旧的老者和一个彪悍阴沉的中年汉子。

  听完南宫豪叙说,那老者拿起一颗珠子看了看:“这是上等的东珠。”说着又沾了点柜子中的粉末在舌尖上尝了尝,“这是上等的珍珠粉。”

  “可是……”南宫豪欲言又止,跟着就恍然大悟。自己看到了什么?不过是几颗珍珠,一架模具,一些粉末,还有就是那个骗子精彩的表演。

  老者仔细看了看那架模具,哑然失笑道:“原来是用做糕点的模具改装,南宫老板不会认为,这模具可以做出珍珠吧?”南宫豪脸上一红,跟着就感到头脑一阵晕眩。十万两银子啊!这下该如何向老头子交代?

  “你说那个张公子,脸上有一道疤痕?”老者对南宫豪的被骗经过似乎一点儿也不感兴趣,却对那骗子的模样十分关心。“没错!”南宫豪在自己脸上比划,“就是在这个位置!”老者转头与那彪悍阴沉的汉子交换了一个眼神,二人同时点头道:“没错!是她们!”

  不用说,这老者与那汉子正是柳公权与蔺东海,二人从苏州追踪到杭州,可还是晚了一步。这次不等柳公权下令,蔺东海急忙对杭州知府道:“立刻让人彻查所有车行、码头,看看有谁见过她们,一有线索立刻飞报。记住,万不能伤了那两个姑娘!”

  柳公权补充道:“再查查杭州城附近的骡马市场,看看她们有没有买马,尤其是那种价钱昂贵的好马名马。”见蔺东海一脸疑惑,柳公权笑道,“我听说明珠郡主喜欢好马,一下子赚了十万两银子,怎么也得奢侈享受一下,年轻人都这样。”杭州知府恍然道:“杭州郊外有个万家马场,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名马,远近闻名。下官立刻就带人去查!”

 

  南宫豪昏昏沉沉地回到鸿运赌坊,就见莫爷派来的那两个年轻人正等着向自己辞行。他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忙上前一把拉过云襄,将今日被骗的经过草草说了一遍,最后急道:“兄弟你一定要帮我,不然我这回实在没法向老头子交代!”

  云襄听完南宫豪的叙述,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这是多么精彩、多么大胆、多么疯狂的反千术啊!那个女人,真是世间难得一见的天才!

  面对南宫豪的恳求,云襄抱歉地摊开手:“我只是个略懂些江湖伎俩的捉千者,识破那些骗局还勉强可以,但要追踪捉人却是彻底的外行。再说今日莫爷差人送来急信,要我立刻赶回苏州,所以在下这才连夜来向南宫老板辞行。”

  第二天一大早,云襄与金彪就风尘仆仆地赶回了苏州。二人顾不得旅途劳顿,立刻就去见莫爷。在一座不起眼的古宅内,莫爷早已在等着他们。二人连忙上前请安,只见一向从容不迫的莫爷,脸上竟有一丝难得一见的兴奋和焦急。

  “你们总算回来了!”莫爷如释重负地长嘘了口气,向二人抬手示意,“坐!”拜在莫爷门下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莫爷给手下人让座,二人不禁交换了个惊异的眼神,在一旁的竹椅上恭恭敬敬地坐下后,就听莫爷问道:“杭州之行可还顺利?”

  云襄草草将自己在鸿运赌坊捉千清场的经过说了一遍,莫爷很是满意地点着头:“嗯,你让老朽越来越看好,说不定将来还可继承老朽的衣钵呢。”

  云襄连忙道谢,接着问道:“不知莫爷急着找我俩回来,有何要事?”莫爷挥手斥退伺候的小童,这才低声道:“下个月十六,是少林达摩祖师圆寂的日子,少林将举办达摩祖师的圣寂日祭典和少林武学的观摩展出,前后共七天。期间展出的不仅有少林七十二房绝技,还有达摩传下的《易筋经》和达摩舍利子。这两件东西堪称少林镇寺之宝。”说到这莫爷顿了顿,将白蒙蒙的眼眸转向云襄,“现在有人出高价收购这两样东西,老朽想听听你的看法。”

  云襄有些惊讶,沉吟道:“像《易筋经》这等传说中的武功秘笈,就算真有传说中那般神奇,又有几个人能耐得住寂寞,像达摩那般勤修苦炼几十年?达摩毕竟是几千年才出一个的武学奇才,少林虽有《易筋经》,千百年来却再没人可与达摩比肩,可见它的价值被人为地夸大了。至于舍利子,在佛门中人眼里或许是圣物,但在我这俗人眼里,却还不如普通的珍珠光彩夺目。”

  莫爷深以为然地连连颔首,脸上竟露出遇到知己般的微笑:“其实就算练成绝世武功又如何?人最大的力量是智慧,其次是财富和权力,有这两样东西,武学高手要多少就有多少。就算像达摩那样的武学奇才,在老朽眼里也不过相当于十个或者二十个影杀堂的杀手,折算成银子大约值三五十万两。这世上所有东西,在老朽心里都能折算成银子。至于达摩的舍利子,在老朽眼里更是一钱不值。”“那莫爷为何会对这两件东西感兴趣呢?”云襄疑惑地问。

  莫爷悠然一笑:“既然有人愿意出高价收购,它们自然就身价百倍。这世上有些东西,在不同人心目中价值千差万别,老朽不理会这些东西值多少钱,只关心别人愿意出多少钱!”云襄随口问道:“多少?”莫爷脸上露出狐狸般的微笑:“如果我是你,决不问别人出多少,只问自己能拿到多少。”云襄忙起身拱手请罪:“弟子失言,望莫爷恕罪。”

  “坐下坐下!”莫爷笑着摆摆手,“你在老朽面前,不必如此客气。老朽也不妨实话告诉你,有人出十万两收购这两件宝贝,你们若能替老朽拿到手,可以得到五万两!”

  云襄心中十分惊讶,市面上最值钱的珠宝古董,价值上万都极其罕见,十万两绝对不是一笔小数,他想不出谁有如此大的手笔。略一沉吟,他犹犹豫豫地问道:“如此大事,莫爷为何不让沈先生出马?”

  莫爷微微一笑:“小沈在江湖混迹多年,早有不少人识得他的模样。这次少林遍请武林同道前去观礼,就老朽所知,仅这江南一带,就有金陵苏家、扬州南宫、姑苏慕容氏和杭州漕帮收到请柬。为防万一,咱们必须要用新面孔。你是年轻一辈中老朽最为看好的人选,相信你不会让老朽失望。”

  “既然莫爷如此看重,弟子定竭尽所能。”云襄沉吟道,“不过咱们没有请柬,说不定连少林寺的大门都进不去。”

  “这个你倒是勿需担心。”莫爷微微叹道,“少林早已不是你想象中的佛门圣地。自从圆通方丈接任掌门以来,少林就一改佛门清静之地的面貌,大肆扩充庙产,聚敛钱财。就拿这次来说,纪念达摩是虚,借达摩之名捞钱是实。任何人只需捐上一笔功德钱就可进入寺中。不仅如此,圆通还将少林七十二房绝技的秘笈抄本进行公开出售,只要肯花银子,就可以买到你想要的任何秘笈抄本。当然,《易筋经》除外。”

  “少林竟已堕落至此?”云襄十分惊讶。只见莫爷轻蔑一笑:“你去过之后,会发现比你想象更甚。你勿需担心没有请柬就进不了庙门,老朽已经安排弟子在那里接应,你不必为这些细枝末节操心。”

  云襄在心中算了算日子,忙道:“时间紧迫,我明日就动身!”

  “老朽等你的好消息!”莫爷脸上,竟露出了压抑不住的殷切之色。

  离开莫爷的住处后,金彪疑惑地问道:“咱们真要去少林偷《易筋经》和达摩的舍利子?要知道,那可是少林啊!”

  云襄不以为意地微微一笑:“在我眼里,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
 

 
分享到:
中国历史上惟一曾做过两国皇后的女人
石榴
惨遭唐玄宗妹妹强暴的唐代大诗人
小脚女人
慈禧罕见老照片3
十二个跳舞的公主
小鸭子5
小马过河7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