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唐诗三百首 >> 第三章 穷途

第三章 穷途

时间:2018/6/20 10:16:08  点击:152 次
这是最后一篇
  一声惨叫从暗夜的大漠中远远传开,走在最前面的沙盗应声中箭,手抚咽喉,倒撞落地,羽箭透身而过,余劲不衰,再从行在后面的第二名沙盗的右肩上穿过,血雨飞爆而起,就着星光下,就若开了一朵凄艳的红花。

  只一箭,沙盗便是一死一伤。

  酷烈王子骑在最雄壮的一匹黄膘马上,走在沙盗队伍的中间。一面接受着手下的祝贺恭维,一面想着如何能擒住避雪城有名的美女红琴,尽情蹂躏一番。

  他刚刚领着狂风沙盗成功伏击,杀死了三十名避雪战士,还缴获了大批羊皮,正是踌躇满志之时,料想如今追赶区区三人,前方又有流沙阻路,自是手到擒来,一路上根本没有派出侦骑。何曾想对方竟然会主动转过头来伏击,猝不及防间,前面已倒下两个兄弟,己方阵型大乱。大惊之下,才刚刚认清二人的方向,柯都的箭又已袭至,另一个沙盗面门中箭,落下马来,沙盗的呼喝叱骂声这才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

  狂风沙盗均是久经战阵之士,粗狂骠悍,应变奇快。虽是见了呼无染的一箭之威,却凛然无惧,在酷烈王子的命令下,队伍最前面的二十余骑已策马执刀杀了过来,其余的沙盗重整队形,却不急于随后冲来,而是四下散开挡住二人左右的退路,显是训练有素。

  一时整个曝火沙漠上喊声震天,杀声遍野。

  二人意在诱敌,边射边退,呼无染连珠发出九箭,箭不虚发,九个沙盗倒在血泊中,却见柯都毫不逊色,业已射杀了七名沙盗,对他的箭术亦不由刮目相看。

  沙盗的大漠驯马术果然其名符实,几个呼吸间,沙盗二十余人的先锋小队已然逼近至五十步内。呼无染眼见已将退至流沙边缘,而酷烈王子的帅旗尚在一里外,要想诱敌大兵杀来,必须先解决眼前剩余的十余骑,对柯都长笑一声:你退后用弓箭,我去阻住敌人。言毕反手挂住长弓,拔刀跃马,迎向最先冲来的沙盗。

  柯都见呼无染不要自己去近身缠斗,知道他对自己的武功极有信心,也不争辩,手中弓箭不停,座下战马却往后缓缓退去,口中犹道:呼大哥记住,杀够十五人就走,可别杀红了眼。

  呼无染策马冲上一个小沙丘,挡开一支箭矢,却见最前面的沙盗口吐秽言,目露凶光,发枯齿裂,怒容眦眉,手执狼牙棒,恶狠狠地当头砸下。

  骑兵作战不同寻常争斗,讲究的不是小巧灵动,而是务求势沉力重,这一棒携着战马的冲力,只怕有千斤之力。

  呼无染心知不能力斗,就算能挡住这泰山压顶的一棒,只恐战马也吃不消。这一刻他充分显露了避雪城第一勇士的武功与骑术,双脚一紧,腰腹用力,座下战马灵巧地一个转身,堪堪避过狼牙棒,从来敌侧身掠过,灿烂的刀光一闪而没,再与第二个敌人的长枪硬撞了一记,火星四溅而起。

  执狠牙棒的沙盗一式击空,与呼无染错身而过,心知不妙,却再也收不住势子,一棒重重砸在地上,战马长嘶声中,漫天激起的沙土中血光如迷梦般爆起,竟已被呼无染一刀拦腰斩过。

  其余沙盗眼见呼无染骁勇无匹,一刀毙敌,却是全然无惧,更是激起了凶性,一时也不去管退后的柯都,长枪、弯刀、重戟、大搠、流星锤、斩马钩等重型兵器尽皆朝呼无染袭来。

  铛铛几声大震,惨叫从火星中迸出,嘶吼在血雾间充斥。呼无染左拒右挡,仗着精妙的招式与灵动的骑术从沙盗群中穿过,带着肩背上的二处血淋淋的伤口,留下了五具沙盗的尸体。三个是呼无染所杀,另二个却是中了柯都的箭。

  呼无染拨转马头,五尺长刀遥指剩余的七名沙盗,也顾不得包扎伤口,刀交左手,一面回气,一面让震得酸麻的右手恢复。

  在群战中,他根本不可能躲开所有袭来的兵器,只能在一刹那间做出判断,用身体去捱杀伤力最小的兵刃。那一道刀口与枪伤虽不致命,但若是不能速战速决,流血过多后亦足以让他失去战斗力。

  而他的身后半里处,是上千沙盗齐整划一的吼叫与凌而不乱的蹄声。

  鲜血与痛楚激发起呼无染高昂的战志,长啸一声,跃马扬刀,重又投入惨烈的厮杀中。

  十四、十五、十六呼无染奋力劈断一杆长枪,待要一刀解决敌人,最后一个沙盗却手捂后颈倒撞落马,已被柯都一箭射杀。

  呼无纵马环视四周,时间虽短,战况却烈。他的前后左右一并留下了十二具横七竖八的尸体,几匹战马尚在散落的兵器与血泊中抽搐,鲜血已被黄沙吸干,只遗下一片赤红。

  沙盗的大兵已在二百步外,零星的箭矢不断袭来,只是距离过远,到身边时已是强弩之末,轻易就被他用刀格落。

  呼无染一身青衣沾满了血水,也不知道是敌人的还是自己流下的血,匆匆撕下衣襟,略略包扎一下辣辣作痛的几处伤口,对柯都一竖大姆指:兄弟,我杀了十六个。

  柯都却是一脸肃容:我只杀了十二个,还有三个才够本。

  呼无染傲视前方,他长笑一声:要杀沙盗,还怕没有机会么?

  柯都抬首望去,如水月色下,沙盗大军浑不为此处的厮杀所惑,仍是缓缓行来,显是知道已在流沙区域中,所以小心行军,虽没有万马奔腾的壮阔,却在一步步的沉稳间给了他们强大的压力。

  在刚才的冲杀中,呼无染尽力留意不让座骑受到损伤,是以自己反而受伤多处。喘息几口,长吸一口气,对着沙盗大军叫道:酷烈王子,可敢与避雪勇士呼无染决一死战吗?

  柯都眼见呼无染面对敌人上千之众毫无惧色,孤身搦战,豪气尽现,纵马上前,与呼无染并骑而立,一反平日谦冲,扬声大笑道:酷烈你若能与我走上百招,铁帅亲卫柯都立刻自刎于阵前!

  呼无染心知柯都放言激怒敌人,好让对方全力冲上,陷入流沙中。当下再走前几步,一面挡住几支飞箭,一面大笑道:酷烈王子武功低微、胆小如鼠,如何敢与铁帅亲卫决战,不若兄弟只守不攻先让他十招,也免得几招间就斩了他的狗头,污了宝刀

  他二人谈笑自若,就若全然没有将上千沙盗放在眼中。

  众沙盗大哗,酷烈的声音从战阵中遥遥传来:留下宝珠美女,可保你全尸。听他语气平静,丝毫不理会二人的挑战与辱骂,更是全然不为手下的进攻受挫所动。

  呼无染傲立阵前,大笑道:宝珠就在我身上,有本事就来取吧。说时迟,那时快,但见他觑得真切,甩臂拧腰,刀入鞘、手张弓、箭上弦、怀揽月:嗖嗖嗖嗖,连珠四箭朝沙盗的帅旗射去。

  那帅旗虽有碗口粗细,但被连珠四箭射在同一个地方,如何抗得往:喀喇喇一声脆响,帅旗竟被他的强弓疾箭生生震断。

  呼无染掌中弓乃是避雪城特制,铁胎牛筋,配上他强劲的臂力,射程极远,敌人虽是在百步开外,却仍是在他强弓笼罩的范围之内。加上他攻其不备,射旗不射人,竟然一击奏功。

  纵横大漠的狂风沙盗再也受不住如此侮辱与藐视,顾不得听酷烈王子的指挥,齐声呼喝,放缰驰马,如潮水般向二人逼来。

  呼无染厮杀良久,几近脱力,这四箭已是竭其所能,身上伤口尽数迸裂,心知再不可留。眼见诱敌之计已成,更不迟疑,与柯都招呼一声,掉头就走。

  来到红琴处,三人互望一眼,各明心意,不顾座骑的踌躇,扬鞭奋马,红琴在前,呼、柯二人殿后,毅然朝流沙沼泽的深处驰去。

  乱箭如雨般袭来,却尽皆被呼无染与柯都用刀磕开。

  冲出几十步,但听得身后人喊马厮,先前冲至的沙盗已踏入流沙中,待要停步收足,却被后面潮涌上的人马挤迫住,乱成一团。

  呼无染长吸一口气,回头大笑:酷烈王子你要是有种,就到流沙沼泽中来取宝珠与美女吧!

  酷烈王子在流沙边停下马,望着面前的茫茫流沙,也不由佩服他三人的视死如归,恨声叫道:黄泉路远,本王就不远送了。

  柯都的声音遥遥传来:今日总算见识到了狂风沙盗的本事,却也不过如此,哈哈

  饶是以酷烈王子的冷漠阴沉,面对此刻的损兵折将、徒劳无功,也再按捺不住心头燃起的怒火,低低闷哼一声,转身而去,一任身边的沙盗忙于救护已陷入流沙中的同伴。

  这里是一片灼烫滚热的死亡地带,黄沙将白日里吸取的热量在此刻尽皆吐出。一切都如在凝滞,只有热浪和热风,在地面上升腾奔突。沉闷的空气不但令人如处蒸笼般难忍,更是耗去了人马的大量体力。

  而此刻天边更是涌起层层密云,沙石缓缓翻滚盘旋,狂风时断时续地刮来,看来竟是要有一场沙暴。

  三人挥缰放马驰入流沙中已有二三个时辰,足足奔出八九十里,犹觉得战马足下发软。放眼苍黄无际的沙海,似是没有穷尽。而座下战马的速度已然缓了下来,若非刚才红琴已在马蹄上裹缚了宽木,只怕早就陷入流沙中了。

  经过适才的一番苦斗,呼无染的座骑首先支撑不住,悲鸣一声,前蹄一软,一个趔趄,将呼无染掀落在地。

  呼无染措手不及,心知不妙,半空中一个跟斗,及时调整身形,头上脚下落于地上,但从高处落下冲力太大,方才站稳身形,细细的流沙已然没过脚踝。他心中一冷,欲要发力挣出,足下却软荡荡地毫无借力之处,才一迟疑间,流沙已然吸住双足,就像是有一股强大的坠力欲将自己扯入地心深处

  红琴一声惊呼,虽是抱着必死之志,却如何能亲见恋人惨遭沙陷之灾,正要不顾一切来救,却见柯都及时挥出马鞭,缠在呼无染的腰间,手上发劲,再借着奔腾的马力,将呼无染硬生生从沙中拔起。

  呼无染双脚脱困,感激地望了柯都一眼,他自知大限即至,柯都此举虽可救一时之急,但却亦是搭上了自己的半条命。他心高气傲,心志坚忍,不虞成为柯柯都的累赘,拔出长刀,欲要断缰。柯都回头冷然道:你若是一刀劈下,我便从此不认你是兄弟。

  身后数十步外,呼无染的那匹红马已陷入了大半个身子,哀嘶不止。

  呼无染心头一热,再鼓余勇,奋起求生之念,发力狂奔,尽力减轻柯都的拉扯之力:好兄弟,我们就与老天赌一赌。

  在这片流沙中,也许再行几十步就是实地,也许再走数里也依然是沼泽,当真便只能赌一把天意。但人力有限,况且刚才的拼斗已消耗呼无染极大的体力,身上的伤口尚在流血不止,如此损耗真元的狂奔,只怕过不多时就会力竭。

  红琴惊叫一声,手指左侧:有沙暴

  却见左侧尘沙骤起,狂风席卷着黄沙,涌起三尺余高的沙浪,朝三人扑压而来,就若是一道重厚的沙墙。

  呼无染大叫道:顺着风的方向走才一开口,已是灌了满口的黄沙。

  马儿识得沙暴的厉害,不待主人挥鞭,已转向而行。一时满眼间都是沙土,耳边只余猎猎风声,天地亦为之一黯。虽是眼不能视物,口难以呼吸,浑身上下都被沙粒击打得疼痛无比,但顺风而行,却也省了不少的力气。

  那沙漠中的沙暴来去无由,风向多变,三人被这一阵狂风吹得晕头转向,早是不辨东西,只晓得顺着风向左奔右突,幸好这阵沙暴来得猛烈去得迅疾,不一会终于消散无踪。

  再行得数里,柯都的座骑亦支撑不住,口吐白沫,眼见倒毙在即。倒是红琴的白马最是神骏,还能勉力再挺一阵。

  红琴扬起长鞭,亦套住柯都的身子:坚持下去,我们一定能走出去

  柯都的马一声长嘶,终于不支倒地,柯都早有准备,飞身下地,一手抓住红琴的马尾,一手挽住呼无染。

  一马三人在和老天做最后的争斗。

  只是红琴的白马终也吃不住三人的重量,额汗若雨,口喷白气,渐已不支。

  见此情形,呼无染心中痛下决断,深吸一口气,从怀中拿出装有凝露宝珠和雪莲的玉匣,递与柯都。待要说话,却只能拼力喘息,哪里说得出来。

  柯都明白呼无染的意思,却是不接匣子,只是手上用劲,再推呼无染一把,其意明显,绝不容呼无染独自放弃。

  红琴一张娇面早被风沙吹得干裂枯黑,连泪亦流不出来,只是嘶声叫道:要死就一起死,我绝不独活。

  忽听白马一声欢叫,朝右侧奔去。

  三人抬头望去,不由大喜,却见右方半里处,隐约可见一片黑影,似是一片林地。

  求生之欲一生,身体最后的潜能激发,拼起残力,跌跌撞撞再狂奔数步,脚下终踏上实地,白马亦终于力竭,双蹄一软,跪伏于地,将红琴抛下地来。

  三人绝处逢生,逃得大难,心头一松,就这样扎手扎脚地躺在地上,这时方觉得四肢百骸似要散架,嗓子干哑,咽喉如吞了火炭般燃烧起来,直欲就此长睡不起。

  呼无染更是体力消耗殆尽,几乎虚脱。

  柯都体能尚存,忽觉有异,抬头一望,却见黎明前的黑暗中,在那片荆棘林间闪过几簇绿莹莹的光亮。那几点光亮移动极快,似暗夜流萤,似坟地鬼火,却是带着一丝森然之气。柯都待要起身查看,却是浑身酸软挣扎不起,只得勉力叫道:那是什么?

  呼无染仰面朝天,望也不望一眼,喃喃叹道:是沙盗么?那我可就真是服了酷烈王子

  不!不是沙盗。红琴是三人中唯一可以站起身来的人,将短刀执在手上,颤声道:是狼群!
 

 
分享到:
这是最后一篇
清代最色文人袁枚
千古贤妻马皇后 为救老公连乳房都不要
唯一想将天下美女尽归己有的变态皇帝
羊2
开放的大唐王朝 后宫女人私生活皇帝说了不算
印度人吃饭为什么要用手抓2
如何让金钱像潮水般向你涌来1
我就这样孤独地生活着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