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偷天弓 >> 第八章 八方名动

第八章 八方名动

时间:2018/7/10 11:54:46  点击:294 次
  待见得明将军身形在山谷外消失不见,几人才松了一口气。

  杜四握住物由心的手,运功助其疗伤,关切地问道,不妨事吧!

  明将军虽是从头到尾都是轻言柔语,半点不见敌意,但却无时无刻不让人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以至就算物由心喷血受伤,除了林青和物由心本人,其他人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物由心闭目良久,方才功运圆满,黯然长叹一声,我自问也见识过不少高手,却从来没有见到一个人如将军般深不可测。

  杨霜儿心有余悸,我听父亲说过,江西鬼都枉死城的历轻笙有一种邪功,名为揪神哭,专门以音惑敌凭声伤人,难道将军也会这种邪门的武功吗?

  容笑风奇道,历轻笙身为六大邪派宗师之一,揪神哭是他的不传之秘,将军应该不会这种邪功吧!

  林青沉声道,据我所想,这并非什么以音惑敌之术。只是明将军浑身毫无破绽,让物老不敢向其出手,散功时又被将军所趁,发声乱气以致内息紊乱,有我等相助半个时辰应该可以复原。

  物由心点点头,却仍是一脸的茫然,好象有什么事情极为不解。

  许漠洋看着物由心问道,请物老说说当时的感觉,以你几十年的功力,总不至于半招都发不出吧?

  物由心望向林青,你面对将军时可有什么怪异的感觉么?

  林青颓然叹道,将军的精、气、神全锁定在我身上,我只得竭力运功消除那份有若实质般的杀气,那还有半分其他的感觉!

  杜四点头道,我是侧面对向将军,犹感觉到那份庞大的压力,林兄弟身在局中,感受自是份外强烈。

  杨霜儿惊讶地道,我怎么一点也没有什么感觉?

  许漠洋得了巧拙渡来的真元之气,见识大长,所谓杀气实是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武功越高者越能有所感应。像将军如此的武功,只怕一个心怀杀意的人接近到一定范围内就能为其所觉,而一个不通武功的平常人,就算面对鬼失惊那样的超级杀手,也未必能察觉什么异常。

  鬼失惊乃为将军座下三大名士之二,仅排在将军府大总管水知寒之下,犹在毒来无恙之上。手下训练有二十四名杀手,以天宫二十四星宿为名,人称星星漫天,专门替将军进行暗杀行动,几乎无有失手。

  鬼失惊因此被称为黑道上的杀手之王,与虫大师并称为武林中极品之杀手。

  物由心心神不安地喃喃道,当时将军的出现极为突然,我蓄满了十成的功力以待一举制敌,却发现我一直没有认准将军的方位

  啊!众人皆是惊惧交集,什么叫没找准方位??

  物由心似还在回想当时心志被夺的刹那,本门的识英辨雄术不但能看人的面相,更能从敌人的武功中找出最弱的一点予以猛烈的打击。所以我面对将军时首先便是寻找他身形的破绽,然而我只感觉到他周围的气场中毫无变化,便只像是一个非实物般的影子

  容笑风与杜四皱眉思索物由心的话意,许漠洋与杨霜儿更是似懂非懂。

  林青长叹一声,将军说得不错,我们凭着巧拙的指引去制偷天弓无疑也是给了他强大的压力,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流转神功更上一层,达到了凝神化虚的境界。

  物由心喃喃道,在那一刻我虽然双眼所见的将军就在面前,但在感觉中他却像是根本不存在一般。如果闭上眼睛,我就无法测知将军的方位!流转神功到底是什么功夫?

  要知武功高明到物由心这一层,对身边万物都有自己的异常敏锐的灵觉,更多的时候都不是凭五官对敌人的侦知,而是取之于心意中一种超然的感觉,而他直到面对将军本人时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感应不到对方的存在,这份鬼神莫测的武功着实让他震惊!

  林青道,据我所知,流转神功取自于天地二气流转不息之意,正是要化身为自然,汲取天地之气。明将军其人虽是善恶难辨,但流转神功却的确是道家正宗无上的绝世神功!

  物由心深吸一口气,再叹一声,以前我对明将军天下第一高手的称号尚有些许的不服,但观刚才的情况,若是明将军全力出手,我们虽是有六个人,只怕仍是败面居多。

  许漠洋反驳道,物老何必长他人的威风,众人同心其利断金,依我看将军只是知难而退,真要出手也未必真能全身而退。

  林青微笑着拍拍许漠洋的肩膀,以示对他斗志的赞许,我有一种感觉,将军刚才的确是志在威慑,毫无出手之意。

  容笑风思索道,你们认为将军的那番话可信吗?

  许漠洋冷哼一声,明将军乃是兵法大家,自然知道什么是兵不厌诈,他的话不能全信,庄主一方面着手撤兵,另一方面也要防备将军人马的偷袭。

  林青点点头,不错,将军既然说这几日要停止进攻,我们便将计就计,明日先让部份庄兵从后山撤军,我们继续留到四月初七炼成偷天弓再走,庄中的地道不到万不得已先不用,以防被敌人看破了虚实。

  容笑风点头称是,当下撮指鸣哨,叫来几个庄兵依言吩咐布置。

  杜四关心地看着林青,照我看今天将军来此主要是针对于你,只是见我们人多没有机会才没有出手,你要当心些才是。

  林青面现坚毅,杜大哥请放心,我既然给他下了战书,便不怕他用什么诡计,以明将军的的名望,若是不能在公平情况下击败我就是一大失策。

  物由心直言道,我看林兄弟的武功只怕还是差了将军一筹,将军自不会放过扬威的机会,唯一就是看林兄弟何时挑战于他,这个时机到真是很难掌握

  容笑风见物由心边说边摇头,显然一点也不看好林青,连忙转化话题道,偷天弓的炼制全凭杜老的巧手,将军若是有所阴谋,只怕还是以针对杜老为多。

  林青截然道,将军不会再出手,我们倒是要防备八方名动。机关王为人平和谦让,一心怡情于机巧变化的土木机关学中,到是可以忽略;然而牢狱王城府极深,更是久不忿我排名其上,只怕要伺机而动。

  容笑风大笑,牢狱王自不会放在暗器王眼里,久闻黑山精于用刑,更是在京师中让不少忠义之士屈打成招,我早想会会他了。

  林青潇洒的一笑,牢狱王黑山一向口碑极差,心狠手毒,只是他与机关王白石很有交情,一向焦不离孟,他若出动了只怕机关王也不会闲着。

  杨霜儿奇道,这两人性格如此不同,怎么会走到一起?

  林青道,我也不知其中详情,这二人性格做法绝不相同,到底是如何能走在一起可能只有他二人心知肚明了。

  容笑风笑道,必是那牢狱王黑山怕人寻仇,所以天天缠着机关王白石,我保证要是杨姑娘能杀了黑山,白石不定多感激你帮他甩掉了这个大包袱呢。

  众人哈哈大笑,没有了将军兵临城下的威胁,心情仿佛都轻松了许多。

  许漠洋沉思道,那个泼墨王又如何呢?

  杜四望着林青笑道,泼墨王排名在你之上,你可有把握胜他吗?

  林青傲然一笑,牢狱王既然被容庄主抢去了,我也就只好找泼墨王试试偷天弓了。

  杨霜儿显是对泼墨王很有好感,泼墨王应该不会对我们出手吧?

  林青正色道,泼墨王心计极深,表面看来谦逊有礼,其实暗地里却是犯下无数恶行,只要有机会,我绝不会放过他!

  容笑风奇道,林兄可是与泼墨王有过节吗?

  林青眼露异色,我一生立志武道,从不沾染风尘,平生只有一个红颜知已,便是她告诉了我泼墨王的一些所为

  杨霜儿一呆,道,林叔叔的红颜知己是谁?

  林青顿了一下,方才轻轻吐出一个名字,骆清幽!

  骆清幽身为京师三大掌门中的蒹葭门主,是天下人人景仰的才女。众人见林青的神色既欢喜亦怅然,想必是与私情有关,都不好再问下去。

  眼见气氛渐重,许漠洋连忙转移话题,林兄可有几成把握去挑战明将军?

  林青的语气中充满着信心,巧拙既然穷九年之功才研究出来偷天弓,有此神器无论如何也有与将军的一拼之力。

  杜四豪然大笑,以我的判断,此弓的确有鬼神莫测之机,只要应用得法,就算是人称天下第一高手的明将军也不敢轻视。

  物由心耽心道,我只怕明将军不容我们将弓制成。

  林青坚决而不容置疑的声音朗朗传来,我认定明将军必会放手让我们炼成偷天弓,因为那也是他所期待的

  杨霜儿一呆道,林叔叔凭什么认为将军也希望我们炼成偷天弓?

  林青笑而不答,在这一刻,他直觉到与明将军有了一种相惜的心灵感应

  或许,只有像暗器王这样专志武道的人,才能懂得明将军高处不胜寒,苦无一个激励自己的对手的寂寞

  第二日,那对峙于庄外的高台已然筑成,但将军的人马果然停止攻庄。

  容笑风已下令,让所有庄兵在伤势已半愈的副庄主酷吉率领下悄悄从庄后撤到安全地带,偌大个笑望山庄中便只剩下他们六人。

  林青虽是竭力劝杨霜儿先行离开,杨霜儿却执拗不走,加上杜四也言明制弓时也确是需要她无双城的补天绣地针法,只得顺了她。

  明将军虽是声明弓成前不会再出手,但谁也不敢保证他是否真做如是想,也许尚有另外的计策

  而若是泼墨王出手夺弓,就凭他与他手下的六色春秋,这份实力已令人不敢轻视,要再加上牢狱王与机关王,实力更是处于上风。

  一时诸人心中都预料想到了将至的恶战,各自盘算着

  但几日来敌方却毫无动静,各人都知敌人不发动则已,一出手定是志在必得之势,心中俱是有些忐忑;知道偷天弓即将如期铸成,心中又不免满是期望。

  日子便在表面上的平稳中渡过,内里却汹涌着一触即发的杀机。

  四月初七夜。晴。

  利御寇,宜制器,忌出行。

  六人再次来到引兵阁,定世宝鼎经过几日不熄的焚烧,外表虽是如常,但离得近了,便感觉到一股灼然的热浪扑面而来。

  诸人几经波折,从半个多月前的巧拙身死到力抗明将军的大军于笑望山庄外,终于等到制弓的这一天,均知今夜最是关键,心内俱又是兴奋又是紧张。既想早日一睹巧拙大师不惜一死而传下的偷天弓,又怕徒劳无功,有负巧拙的重托。

  杜四随身带着一个大包袱,解开来却是一方已制好的模板。众人均来围观。但见其下衬以木板,木板上浇着厚厚的一层油泥。那油泥不知是用什么材料所制,触手柔软,伸缩自如,见风即硬,想来应是兵甲派的不传之秘。

  杜四已用小刀在油泥上刻出偷天弓形状,再以无数铁片固定在四周,果就如一轮上弦月。

  虽是仅见模板,诸人却全都由此想到巧拙大师的神机妙算与巧夺天工,林青、物由心与杨霜儿未见过巧拙大师却还罢了,许漠洋、杜四、容笑风三人睹物思人,均是神色黯然,许漠洋更是红了眼眶。

  巧拙大师的那柄拂尘早已拆开,那拂尘的尘柄本是昆仑山的千年桐木,坚固无比,正是做弓胎的最好事物;拂尘的尘丝是火鳞蚕丝,杜四精挑出数根,用锁禹寒香的汁液中胶于一起,虽只是小指般粗细,却是韧性极大,弹性十足。物由心小孩心性,欲要试试火鳞蚕丝的韧度,运起几十年精纯的内力,强行用双手将剩余的尘丝扯开,亦不过只能拉长尺余,一松手却又恢复原状,用尺量来竟与拉扯前不差分毫。

  众人素知物由心的神力惊人,见他挣得满脸通红,暗地均是咋舌不已。物由心收了功,兀自啧啧称奇,以此为弓弦,若能拉至满弓,怕射出的箭足有三四百石之力。

  要知一般弩弓只有三四十石,射程能及百步。百石便已是强弓,射程可有三百步之远,对于武林高手来说虽不在话下,但寻常人已是难以拉开,需要借助机械的力量方能拉满。而此弓若能有三四百石之力,只恐一箭的射程足足有将近千步之遥,简直闻所未闻,确是千古神兵的超级强弓。

  许漠洋久经战阵,对弓箭的特性亦很熟悉,想起一事,如此强弓若是没有好箭,只怕不能尽情发挥其威力。

  林青点点头,寻常羽箭重量不足,只恐一出弦便抵不住劲风的撕扯,近距离间自是无碍,一旦距离过远,便会失了准头。

  杜四沉思道,我早料到这一点,本想借着定世宝鼎的火势与笑望山庄的精铁,顺便再炼制几支铁箭。但铁箭太重,影响射程,何况携带亦很不方便。

  杨霜儿道,巧拙大师不是在引兵阁的那副对联中尚暗示有换日箭么,却不知那是什么材料所制?

  杜四眉头微皱,也不答话,走近定世宝鼎,拿起早准备好的几支铁条架在定世宝鼎的火头上,再从怀中取出舌灿莲花,缓缓地放在铁条上。

  众人见杜四的手都在微微地颤抖,均知像他这样的武学高手若不是心情太过激动无论如何也不至于此,必是眼见神兵将成,却尚有一些疑惑难解,都是不忍再追问。

  林青若无其事地傲然一笑,弓箭是死的,发箭的人却是活的,岂不闻武道大成,飞花摘叶亦可伤人。何况神弓若成,区区箭支如何能难倒我

  众人点头称是,心中却仍是不能释怀。以暗器王的武功,凭着发箭时的精妙手法自可弥补箭支的不足。只是对付一般武林人士也便罢了,若是面对明将军这样的大敌,任何些微的差错都可能导致抱憾终身。

  许漠洋眼见杜四呆呆地凝视定鼎,容笑风巡视四周,物由心一脸期待,杨霜儿稍有不安,林青却是若有所思,当下岔开话题,难道明将军果然不来阻止我们炼弓么?

  容笑风沉吟道,自古兵不厌诈,此弓与明将军关系重大,或许他就是趁我等放松警惕方才以雷霆手段一举出手,不得不防。

  物由心却道,虽然明将军恶名在外,我却觉得其人光明磊落,不是出尔反尔之士。他小孩心性,本就与明将军无甚仇恨,加上为明将军的神功所慑,不免为其开脱。

  杜四心神全在宝鼎上的舌灿莲花上,浑若未闻,杨霜儿不知在想些什么,嘴里念念有词,手足微动。林青毅然道,若是我所料不差,只怕明将军还期待我们能早日炼成神弓。

  物由心默然不语,杨霜儿听到林青如此说忍不住插言道,林叔叔怎么如此肯定?

  许漠洋想了想,亦道,我看那日明将军的语气诚恳,不似作伪,只怕实情果真如此。话一出口他忽有醒悟,身子一震。以自己对明将军的刻骨仇恨怎肯为他说情,看来巧拙大师的那一眼已在潜移默化间改变了他对世情的许多看法。

  容笑风不以为然,林兄何以有如此想法?或许那日只不过是明将军的缓兵之计,焉知他又会定下什么计策。

  林青肃然道,因为如果我是明将军,我定是很想看看偷天弓能对我造成什么样的威胁?

  容笑风冷笑一声,可惜你不是明将军。他的故国高昌亦是毁于明将军的手下,是以对其无法释怀。

  林青叹了一口气,仰首望天,我有种感觉,我与明将军之间,要么是最真诚的朋友,要么是最仇视的敌人。没有第三条路。

  诸人听他语气凝重,且毫无留口直承足可与明将军比肩,这份坦然与自信,大概亦只有暗器王能做得到。心底均是泛起一丝敬重。

  林青看到众人神色,哈哈一笑,明将军既然言明不会来阻止我们,可以不用放在心上。倒是要小心八方名动的出手。他顿了一下,缓缓续道,尤其是薜泼墨。

  杨霜儿对泼墨王最有好感,反对道,林叔叔为何这样说?八方名动与此有什么关系?

  林青一叹,京师中的派系斗争远非局外人所能想像。据我所知,与明将军对立的,远非御封太平公子魏南焰一人,暗地里有不少人深忌明将军掌揽大权,欲除之而后快。

  听得林青如此说,众人都是暗暗点头。自古为权势尔虞我诈、明争暗斗的例子不胜枚举,在京师重地派系林立,情势犹为复杂,明将军这些年气焰高涨,锋芒毕露,自是深为人忌,林青身为京师八方名动,自然通晓其间内幕。

  许漠洋道,魏公子与明将军处处针锋相对,天下皆知。却不知还有什么人意欲与明将军作对?

  林青思索一番,缓缓道,在京师中最主要的派系可分为五个。明将军与魏公子自不必多言,他二人虽是对头,却均算是皇上的心腹。另三个派系的情况就比较复杂了。一个是当今太子手下的势力,以宫庭总管葛公公为首,太子御师、黍离门主管平为谋,四公子中的简歌、登萍王顾清风、妙手王关明月应该都是其中的一员;一个则是皇上胞弟人称八千岁的泰亲王的势力,以当朝丞相刘远等一群文臣为主,刑部总管洪修罗为副,八方名动中支持这一派的包括追捕王梁辰、牢狱王黑山

  听到这些均是叱咤一方的人名,几人均是暗暗心惊,杨霜儿心直口快,原来明将军还有这许多的对头,看来他在京师的日子亦不好过,怪不得宁可领军来塞外,免得烦恼。

  林青哈哈大笑,明将军手握军权,更有水知寒、鬼失惊、毒来无恙这样的绝顶高手相辅佐,威名远震,要说与他正面冲突,除了魏公子只怕亦找不到第二个人了。

  杨霜儿不服道,林叔叔你现在不就是一个么?

  林青傲然一笑,我不过是以江湖人的名义挑战明将军的武学,若是要动其根基与势力却是远远不够的。神色一整,不过太子与泰亲王这两派的人都应该是不希望明将军势力坐大的,一有机会,便由不得明将军只手通天,翻云覆雨。

  容笑风心思缜密,还有一派却不知是什么人?

  林青微微一笑,另一派可称之为逍遥派,不投靠任何权爵高官与皇亲势力,其中情况亦甚是复杂,有的人一意见风使舵,静观其变,有的人却是心志高远,不喜权谋。虽是并未真个结成什么联盟,但彼此间一向素有交往。若是不考虑其它因素,却是以这一派实力最为雄厚,蒹葭门主骆清幽、清秋院的乱云公子、凌霄公子何其狂、琴瑟王水秀、机关王白石等均应属于这一派

  他虽是没有提到自己,但诸人都是心知以暗器王林青的桀骜不驯,必不会加入太子与泰亲王的阵营中,再加上他提到过蒹葭门主骆清幽是其红颜知己,均是心知肚明。

  杨霜儿听得仔细,那泼墨王薜大哥又算什么派别呢?她对泼墨王的翩翩风度最有好感,是以追问不停。

  林青听杨霜儿叫得亲热,眉头微皱,薜泼墨亦算是逍遥派中人吧,但他为人圆熟,与各派均有交好,若我所料不差,只怕他与泰亲王一系更为接近些。

  容笑风缓缓道,若是林兄能憾动明将军天下第一高手的地位,逍遥派人暂且不论,想必太子系与泰亲王的人必都是极为欢迎的。

  林青点头,冷然一笑,他们最希望看到的结果便是两败俱伤!

  许漠洋关心的却是偷天弓能否如愿炼成,既然如此,这几方自然都应该希望偷天弓能制成,就算那泼墨王是太子一系的人,林兄为何还说其有可能要出手阻止我们?

  林青道,他不会阻止我们炼成神弓,但只怕不想让神弓轻易落在我的手上。

  为什么?物由心自小长于师门,何曾想过这世上还有这么复杂的事,听到这许多算尽机关的明争暗斗,呆住了一般,此刻方才愣愣地问了一句。

  林青微微一笑,若是你有机会做天下第一高手,你会放过么?

  天下第一高手!物由心愕然,那有什么用,最多就是名字刻在第一位而已。

  众人均是忍不住哈哈大笑,只觉得这个老人胡子头发一大把,却还是如此天真纯朴,童心未泯,实是千载难逢;而林青说起武林中人人动心的天下第一高手之位,却是面不改色,可见他决意挑战明将军只是看不惯其骄横拔扈,或是为了自己在武道上的突破,权势名利看在其心目中亦只如过眼烟云般当做平常。

  一个是不通世事,一个是视若无物,却同是难得可贵。

  却听得杜四自言自语般喃喃道,火候差不多了吧!

  几人转头一看,杜四双眼死死地盯着架在定世宝鼎上的舌灿莲花,一脸痴迷,对适才诸人的话听而不闻。

  许漠洋看出杜四一门心思都放在如何能炼成偷天弓上,好能令其兵甲派留下传世神兵。世上执著痴迷的人何止千万,此老无疑可为个中翘楚。

  他的心情蓦然激动起来,从巧拙的舍身救人一直想到杜四的甘心守诺、容笑风的毅然相助、杨霜儿的不畏权势、林青的不卑不亢这些毫无相关的人们终因为巧拙的遗命走到一起来并肩共抗明将军,无怨无悔,为的亦不过是对一份正义的痴狂执著,倾注的无非是一腔滚涌而出的热血肝胆!

  而这一切,唯有四个字可形容:至性至情!

  容笑风看着杜四一张老脸崩得极紧,皱纹密布,就如又老了十余岁,心中不忍,故作轻松道,这舌灿莲花非金非木,集坚固与柔韧于一体,且长达三尺,倒是做弓柄的最好材料。物由心看看杜四,再看看置于定世宝鼎上的舌灿莲花,想到这本是自己找来的宝贝,心中得意,却犹有疑问,我本想把这大蟒舌烤来吃了,料想是大补的东西,却怎么也弄不熟它。不知在这定世宝鼎的高温下能否烤软了。他仍是坚持仍称之为大蟒舌,似是提醒大家不要忘了这本是他的功劳。

  听他一本正经说要吃了舌灿莲花,大家肚内暗笑。杨霜儿老实不客气地啐道,还大补呢。爷爷你要真吃了它我以后再也不会理你。

  一听杨霜儿如此说,物由心连声告饶,我又未曾真个吃下去,乖孙女可不要不理我。一面用手挠挠头,苦思不解为何吃了这蟒舌杨霜儿就不理自己,莫非怕自己化为蟒精么?

  许漠洋笑道,这东西韧力十足,只怕物老吃下去连肠子都给它撑直了。众人大笑。

  杜四却是不笑,肃然道,定世宝鼎的高温可化天下任何材料,舌灿莲花亦不能免。只是要把握火候,不然便烤化了

  物由心却道,到时就看杜老儿你的本事了。那昆仑山的千年桐木亦是极硬之物,能否如愿嵌于其中,并依模板制成那偷天弓?

  众人心中均有此疑问,只是不好向杜四问出口。那知物由心却不管这许多,出口直言相询。

  杜四却是胸有成竹,这些枝节小事都难不倒兵甲派传人。届时就看霜儿的补天绣地针法能否将弓弦从蠓舌的血脉中绕进去了。

  杨霜儿所学派上用场,心中欢喜,却也知道此事事关重大,由不得马虎,亦是有一些忐忑不安,喃喃道,这些天我都在苦苦练习,杜老放心吧。

  诸人这才知道这几日杜四每天将杨霜儿拉到一边嘱咐不断,原来是亲授将弓弦绕入舌灿莲花血脉之法。

  众人离定世宝鼎近了,均觉得热气逼人。眼见本是暗红色的舌灿莲花在火头上烧得发白,却不见任何似要软化的异状,心中均是有些不安。

  杜四嘴里念叨,敦复无悔,反用其道,离火频泛,涣奔其机。

  几人听得不明所以,料想是兵甲派炼制神器的口诀。却见杜四将一双薄如蝉翼的手套抛给杨霜儿,准备好了吗?

  杨霜儿接过手套戴在手上,强自按捺住怦怦的心跳,一咬嘴唇,好了!

  杜四眼光眨也不眨地盯住舌灿莲花,口中犹对着杨霜儿道,待得舌灿莲花的颜色变青,便是开始软化了,那时必须将其移出宝鼎,不然便会溶化成汁。其软化的时间大约只有半柱香的功夫,只要我一将千年桐木嵌入其中,你便立刻施展补天绣地针法,将弓弦绕入其中。他声音亦隐有些发颤,舌灿莲花虽可耐高温,但不可反复烧之,我们只有一次机会

  众人听他如此说,均是不敢开腔,只恐会让杨霜儿更感压力,功亏一篑。

  杨霜儿将双针挑起那火鳞蚕丝胶合好的弓弦,口干舌躁,心头鹿撞,如临大敌。

  杜四续道,你不用紧张,那双手套是吐蕃凝冰丝所织,不惧高温,绝计烫不到你

  杨霜儿长吸一口气,事到临头,终于镇静下来,心中默念本门补天绣地针法的口诀,只待杜四一声令下。

  那舌灿莲花果是神物,只见其在定世宝鼎的高温烤炙下渐渐曲起,隐隐蛰动,便似是要活转过来一般。

  杜四左手持千年桐木,右手抓起随身的小刀破玄刃,挑在已烧得通红的铁条端头,也不知是紧张还是高温的缘故,他满额皱纹间全是豆大的汗珠,一滴滴沿着脸颊流下来,尚未落地,便化为一团水汽。林青等人目不转睛地盯着铁条上的舌灿莲花,大气亦不敢出。

  嗤然一声怪异的响动,那舌灿莲花的颜色蓦然由白转青,两端一软,几乎要从架着的铁条间掉入定世宝鼎中

  说时迟那时快,但见杜四一声大喝,右手使出巧劲,以破玄刃将铁条一捅,铁条挑起舌灿莲花在空中翻腾了几个圈,不偏不倚地正正落在放于地上的模板中。

  模板发出劈啪之声,底下的木板经不起这般高热,已然扭曲变形,那层油泥却是极耐高温,仍是保持原样。杜四左手抽开木板,右手抛开破玄刃,重又从地上捡起一支铁条,将舌灿莲花按入以偷天弓形状围扎好的铁钉中。

  那舌灿莲花却似极不安份般弹跳不休,复又从模板中弹了出来。杜四情急之下顾不得许多,左手抓起千年桐木按在舌灿莲花的正中,将舌灿莲花固定在模板上,再以右手将舌灿莲花两端箍入铁钉间

  众人鼻端立时闻到一阵焦糊味,杜四双手均已被高温炙伤,连袖口亦烤得发黑。许漠洋几欲呼出声来,强自忍住,知道此是杜四一生心愿所系,绝不容有失。

  杜四却是浑若不觉疼痛,死死将舌灿莲花固定住,待得舌灿莲花反弹之势稍弱,大手一扬,递至杨霜儿面前,一声大喝:穿针!

  杨霜儿闻到杜四手上传来的焦味,眼眶一湿,鼻尖一窒,更是烦闷欲呕,将心一横,蔽住呼吸,强忍泪水,双针上下穿插,姿态轻柔,动作灵敏:轻巧处如刺锦绣帛、绵密处如补织天衣、挥洒处如行云流水、繁复处如落英缤纷。直令人看得眼花缭乱,目眩神迷

  补天绣地针法乃是无双城笑傲江湖的绝学,为无双城主杨霜儿之父杨云清所创,共有九九八十一式,以不足尺长的双针为武器,招招均是欺身寻隙、犯险近战,专刺人身大穴。极尽小巧腾挪之变化,针式绵密,滴水不露。是以才有补天绣地之名。

  杨霜儿身为女流,气力不足,无双城的其余武功练得马马虎虎,此针法倒是家学渊源极得真传。此时全力施展出来,但见她双肘及肩几乎不动,纯是靠手腕的抖动在半尺见方的空间中做出千百种变化,若非是定世宝鼎的火光倒映,两支细针在夜色下几不可见,只闻得针尖哧哧破空之声,令旁观诸人均是大开眼界。

  容笑风看得有会于心,连连点头,物由心却是几乎将巴掌都拍烂了,口中更是大呼小叫地为杨霜儿喝彩不断。

  许漠洋自见杨霜儿以来,虽觉得她俏皮可爱,却是从未料到她家传武功竟然如此精妙。此刻半是欣喜,半是惆怅,只觉得江湖之大,能人辈出,如此看起来娇怯的一个小姑娘亦是不能轻视,枉自己的被人称为冬归城第一剑客,若是只论武功的精微处,还远远不及杨霜儿,不由有些心灰意冷。

  林青似是知道许漠洋心中所想,轻轻拍上他肩头,昔年公孙大娘一场剑舞令杜甫亦留下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的名句。但你可知为何武林中却不见公孙大娘的传人?

  许漠洋心有所悟,听得林青低声续道,武学之道,虚实相生。真正的的武学高手寻隙一击,动地惊天。若是太在意招式间的繁复变化,少了一剑直破中宫的豪勇,反为不美。是以有时招数太过纷繁,变化太过复杂,却还不及攻其一点,不涉其余。

  许漠洋知道林青在借机指点自己武功。暗器王是天下有数的高手,能得到他的耳提面命亲身指点,对自己的武功修为大有裨益。当下凝神静听,有悟于心。他本不擅形色,此刻虽是满怀感激,却也只是暗铭于心,缓缓点头。

  这些日子以来,许漠六分别见过了毒来无恙、物由心、容笑风、泼墨王这几个天下有数的高手,更亲眼目睹了天下第一高手明将军的动静相间从容不迫的大家气度。若单以武功论,暗器王不及明将军,最多亦仅高出其它诸人一线,但他的淡泊自如、坦荡大度的淋漓风范却是直令自己深深折服!

  却见得杨霜儿蓦然双手一扬,将双针往空中抛开,大叫一声,可累死我了。声音虽是疲倦,却亦是极欣然。

  杜四一声长笑,双手高举,眼中却是老泪纵横,巧拙啊巧拙,杜四终不负你所托

  与此同时,一道黑影蓦然从旁边的林中掠出,足尖在定世宝鼎上一挑,漫天的火光向四周迸泄而出,一掌劈向杜四。

  林青亦在同一时刻发动,袖口微抬,三道寒光迅如电火般直奔来人胸口袭去。

  来人在空中噫了一声,似是料不到会遇见这般凌厉的暗器。但他身法快得惊人,竟然在双足凌空的情况下一个半侧转身,右掌仍是劈往杜四,左手却将身边张口结舌的杨霜儿一扯迎向林青的暗器。

  饶是以林青的武功亦弄了一个措手不及,双足蹬地,身体如离弦之箭般向前飞出,后发先至将自己刚才发出的暗器重又收入袖中。虽是不至误伤杨霜儿,却已不及相救杜四。

  怦然一声大响,杜四虽在心怀激荡之中,毕竟本能的应变尚在,左手松开偷天弓,与那人结结实实地对了一掌。

  杜四方才双手为高温所伤,武功本就打个折扣,加上此时匆匆发招,又是左手发力,武功尚使不出四成,而那道黑影有备而来,势在必得,这凌空而下毫无缓冲的一掌端端印在杜四的左掌上。杜四但觉得对方如山掌力排山倒海般袭来,其内力虽不雄浑,却是飘忽不定游走偏锋,似是有一股大力要将自己往后抛去

  杜四心知对方志在夺弓而非伤人,是以这一掌侧重于推卸而非压实,如若此时循着掌力后退,可保无虞。但他神兵初成,如何甘心为对方所夺,当下一咬牙关,双足如钉子般紧紧扎在地上,右手仍是牢牢抓在弓上,宁可将对方的推力尽数用身体承受。

  来人不料杜四如此狠勇,宁舍一命亦要保住神弓。双掌一触即分,掌力尽吐,再反手抓住弓稍,他似是深悉林青暗器的厉害,身形一晃已落在杜四身后,另一只似是失血过多般苍白惨青色的左掌不偏不倚地按在杜四的背心上

  但见他脸上蒙着一层黑布,全然不见虚实,只余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瞬也不瞬地死死盯着林青的手!

  林青脸色大变,他事先早有防备:偷天弓一成,最有可能来夺弓的恐应是泼墨王与他手下的六色春秋。以他对泼墨王武功的熟悉,尽可防患于未然,但千算万算亦料不到出手夺弓的竟是另有其人,变起顷刻下,导致杜四一招受制,自己出手空回。

  物由心大袖一展,正要上前,但眼见杜四为来人所擒,投鼠忌器下,不敢轻举妄动,厉喝道,你是什么人?

  林青深吸一口气,脸色恢复常态,冷冷道,絮萍绵掌,移花接木;幻影迷身,凌空换气。如此妙绝天下的轻功,舍登萍王还能有谁?!

  来者赫然竟是八方名动中的登萍王顾清风!

  顾清风右手与杜四共抓在偷天弓上,左掌抵住杜四的背心,嗫唇轻吹,蒙面的黑布猝然裂成碎片,露出一张宽额窄颊极为瘦削的脸孔,林兄别来无恙,想不到暗器王不但武功好,一双招子也亦是这么亮!劲气裂布,他口中说话却是全无停顿,就若平日寒喧般轻松平常,似是不费任何力气。在场诸人全是武学高手,眼见那黑布质地轻软,浑不受力,见他若无其事地露了这一手惊人的上乘内功,方知八方名动确是名符其实,个个均有惊人艺业。

  物由心本在一旁跃跃欲动,伺机出手。他出身隐秘,以他门中刻天下豪杰于英雄冢上的傲气,一向不怎么看得起中原成名人物。是以虽是听杜四说起了京师中的八方名动,料想除了唯一以武成名的暗器王林青外均不过是江湖好事之徒吹捧出来的,此刻见了登萍王顾靖风这淡笑间吐气裂帛的内劲,方才真正收起睥睨天下英雄的心思,心神暗惊。

  许漠洋持剑在手,上前几步将尚在发呆的杨霜儿拉到身后。耳中犹听得容笑风四声长笑,想不到登萍王身为八方名动之一,亦能使出如此卑鄙的手段,暗中偷袭!

  顾清风脸色一黯,目光仍是不敢稍离林青的手,我不过是为皇上跑腿的,又不是什么英雄好汉,用不着讲江湖规矩。

  真是想不到。只不过是为了一把偷天弓,林青深深吸了一口气,亦是低头望着自己的一双手,叹道,连一向淡泊名利的八方名动亦要一决生死了!

  在散落四处零星燃烧的火光下,只见顾清风与杜四的手中合举着那一把弯若弦月的偷天弓,端然正对着挂于东天的一轮明月。

  暗赤色的弓身映着倾泻而下的皎皎月色,将如霜似雪的鳞鳞流光反射入每一个人的眼底。
 

 
分享到:
2神奇的护身符
1神奇的护身符
3蜗牛的森林
2蜗牛的森林
1蜗牛的森林
5稻草人
4稻草人
3稻草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