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天街尘 >> 第六章 锦云来

第六章 锦云来

时间:2018/7/11 9:43:23  点击:73 次
  将路儿关押起来以后,大总管招了众人前去会议。陈默将对锦云来绸缎庄的疑问一一道来。

  首先是这绸缎庄的位置,紧邻着孟式鹏藏身的宁西仓;其次那秦掌柜,与驻守宁西仓的军曹熟识;秦路儿落在孟式鹏手中多日,却是毫发无伤,其中必有缘故;最确凿不过的证据,却是那刺杀陈默的雁荡三鬼们尸身上穿的衣服,有来字鉴记,而锦云来绸缎庄的檐下,那个来字灯笼,晃晃悠悠于御河码头舟楫往来之地,却是如此醒目。

  长虹门的首脑们没过多大会儿,便将秦掌柜以及他的那家锦云来绸缎庄的情况,送到了大总管面前。

  秦掌柜世居京师,这绸缎庄也是祖产,因此素来不引人注目。现在可以怀疑的,是他幼时似乎与孟式鹏在一家私塾里同学过,还有他十年前曾离京外出,似乎被贼人抢掠,但未几又安然回来。现在看来,估计他就是在那个时侯入了来风堂一伙。宁西仓的卒子更是举认秦掌柜这些日子来,时常出入宁西仓。

  我早说过,孟式鹏孤身一人,无人掩护接应,断不可在京师久潜。而今将他同党击杀,他若不忍来助,正可一网打尽,他若是隐忍不发,却也迟早得露出行迹,那时便劳诸位,将他碎尸万段,以解此恨!大总管这番发言时,掩不住那一番跃跃欲试胜券在握的神态。似乎他已无心再管孟式鹏之事,而要回莲花峰去了。

  大总管打算何时攻打锦云来?徐离枫发问。

  事机宜密不宜懈,大总管毫不迟疑地道,就是今晚,就是此刻!

  啊又一名密桩捂着喉咙倒下,倒下前竟还能发出半声嘶鸣。陈默收回手中小弩,略皱了下眉头,这一箭竟微微有几分偏了。前面便是锦云来绸缎庄,灯依然只亮了一盏,那个歪歪斜斜的来字,惨白得像招魂幡。

  啊呸!有人在他身边起劲地吐了口唾沫,唾沫在滔滔的御河里溅起了个小小的漩涡,快要下雨了。

  陈默回头一看,却是章钊。看来他刚解决了码头西侧的几个暗桩,与他会合在一处。他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心里有些发紧,这种天气,让他想起了五年前的那个风雪之夜。他没有有说话,径自过去取下自己的箭。

  默客果然好本事!章钊啧啧称许,道,不愧是山上的人。

  再不接话就显得别扭了,陈默勉强地冲他笑了笑,道:我这点武功,在莲花峰上当真是微末技俩,何足挂齿。

  我听说华山钟灵毓秀,只恨尚未能朝拜一番,却不知最美妙的是何处风光?

  远处隐隐见得有人影憧憧,轻咤连连,陈默心事重重,颇不解章钊要紧关头扯什么闲话,便随口答道:华山佳景无数,譬如朝阳峰观日,老君犁如槽,千尺幢极险

  我听说那长空栈道处,险极峻极,方是华山第一胜景,不知如何?章钊突然抢过话头。

  陈默起箭的手指颤了颤,便有些鲜血溅出来。他极想回头看一眼,却克制住了,只淡淡道:或许吧。

  此时骤然听见一声惨叫,然后便是火花爆动了瞬间,这瞬间便见关胜刀捂着胸口颓然倒下。而光明熄灭去的乌风里,无数道箭矢正四面射来。凭着暗器好手的灵觉,陈默骤然侧身伏地,肩上却还是火辣辣地一痛,仿佛有灼红的钢刃从这处蹭过。他不由自主地往后翻滚了四五步,听风声应是极细的暗器,力道却这么猛!

  他听到章钊在身后怒骂一声,然而却不似受伤。还没来得及问候一声,换了个方向,暗器再度袭来。一时间风如鬼号,阴霾四起,不时有诡异的火光倏现倏没,而血光便随厉号声起起落落。本以为己经拔尽的这一带暗桩,却似乎只是诱饵。此时不知有多少双明亮的眼,在罅隙中窥视着他们的喉咙。

  点火!大总管断喝一声,火折子便立时在每个人手上腾地蹿起高焰,果然便可见四处闪烁的影子,匆匆地缩了回去。锦云来如此的布置,分明是早有了防范,然而此事一议即行,如此机密,怎地还是泄漏了出去?

  捆上来!大总管咬牙切齿地喝道。

  姓秦的!他用力拂开路儿面上的散发,露出一张异常平静的面孔。直到一道剑光在她身上划过,这面孔才抽搐了一下。陈勇高扬起那淌血的刃,大总管的喝声传出去,你们若不出来,我便在此处剐了她!

  就算明知大总管留路儿另有大用,决不会杀于此地,陈默还是心头揪揪地痛着,他紧张地环顾四下,一瞬间无数个念头奔来涌去。

  小院里似乎有了声息,就在所有人提紧了心去听时,顶上闷闷地一炸,刹那间四下里人与物都白晃晃的一片,火折子同时间失色,目力所及的一切全被笼在这道闪电中,即极亮,又绝暗。众人的眼好容易缓过劲来,便不约而同地被那小院最高处架在假山的那座花亭吸引住了。在闪电消失的前一刹那,有个女人的身影钻了出来。

  在春雷乍动,吞噬掉一切声音之前,陈默听到秦掌柜在吼叫:你给我回来!

  是路儿呀!那是秦家妈!

  你救不了她!

  那是我的路儿!

  姐姐!这童声响得像一支劲箭,刺得路儿眉头一扬,神色大变。

  此时天上黑云滚滚如万兽奔腾,雷声便如它们的乱蹄从头顶践踏而过,轰隆隆响得无休无止。眼睛与耳朵在这时刻一并失去了效用,只隐约能察觉到那亭子里,两三个影子纠缠着。似乎秦掌柜终于抓住了秦家妈,而冬冬却从假山上弹了下来。

  雷声歇了片刻,秦掌柜叫着冬冬,跳下去抓住这孩子。只是他刚放开手,秦家妈便又奔向门口。

  来字灯笼依然未熄,却晃荡得几乎看不清字。大门洞开的瞬间,又是一道剧闪,将那挣门而出的秦家妈、她身后低仄的小店、小店里呼啦啦猛扯出去的棉帘、帘子起落时露出的林阴路、路上抱着儿子嘶叫的秦掌柜、秦掌柜怀中挣扎的冬冬,全都照得明亮。似乎是一出戏演至高xdx潮,幕布才刚刚被掀开。

  大总管,还记得我么?女人扶框扬首,提声吐气。

  咯嘣!大总管足下的青瓦脆脆地裂了,然而他半张着的嘴里,却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来,一个名字似乎在他舌头上打着滚,却就是不能吐出。直到雷声再度从天而降,将一切碾得粉碎稀烂,他的嘴唇,似乎终于颤动起来。众人都感面上一凉,这雨,终于下下来了。

  认出我的话,你该知道我有你想要的东西!秦家妈道。

  大总管一时如中魔般向她走去。原来是你,他的人与声音都象沉入深潭,越飘越远,你竟然没有死那东西你是该当做护身符藏着的吧,今天居然拿出来你该知道她是谁的女儿吧?你用来救她的女儿?

  不要再往前走了。女人的声音柔婉安详,却不容违抗。

  大总管端详了她片刻,道:难怪陈默说这处院子如牧云台,除了你以外,或许再无第二个人,会留恋那个废物。

  女人哂笑,道:过了这些年,你还是这样你若有本事呢,不妨离了莲花峰,另立旗号;你既留恋陈家的门楣基业,那他就算是个废物,也始终压着你一头呢!

  你!大总管吞了口气,似乎如黄连水般苦涩,是来和我耍嘴皮子的么?

  你让陈默带路儿过来,我把东西给你。女人便也干脆。

  听见自己的名字,陈默的肩头晃了一晃。

  大总管伫立片刻后,却摇了下头,道:换个人可以,他不行。

  那这可就难了,女人捋了捋湿淋淋的额发,道,换了别人呢,我却又信不过了。

  这样吧!大总管极快有了决断,他过来拿东西,在那里等着,我让陈勇把人押过来。

  陈默又看了一眼路儿,便在大总管的命令声中,茫然地走向那个美丑难辨,身份莫测的女人。

  你,以前和路儿很要好么?她问道。

  陈默机械地点着头,他想问女人是如何看出来的,却又不敢问。

  你来的那天,我看你瞧她的娃娃,女人目光明澈,轻易看穿了他的心思,悠然道,这少年男女的情态,我却是见得多了呢!

  你,你倒底是谁?他终于忍不住问道。

  我?她抬了抬手,似乎想抚摸一下自己的面孔,却又生生忍住。我呢,二十年前,是苏子堤下的娼家养女;十二年前,是莲花峰上,陈老爷子的侍妾;今晚之前,我是这锦云来绸缎庄的掌柜娘子;然而现在呢我只是路儿和冬冬的妈妈。

  她无限眷恋地回首望了下小院,这精致的小院又在她娓娓的讲述中化做莲花峰东麓上那个小小的、在华山众多胜景中绝无名气的牧云台。陈默只去过几次牧云台去那里的人,从来就是不多的。那是个远离莲花峰滔天权势的地方,终年被洁白如羔羊的万千云团簇拥着,好一番世外风光。而长居此处的淡静男子,在有的人眼中,是懦弱无能,可在那厌弃繁华的女儿心上,却是出尘之姿了。

  其实少爷倒是说过私奔的事,是我不愿,不想教他去历世间愁苦,后悔嗟怨。但我们一日还在私会,便怕会有杀身之祸。那年孟家事后,我发现老爷子身上不知何时,突然多了柄玉如意,他时常独坐密室捧着,思虑很重的样子,都不许我碰上一碰。我很是好奇,有天也是机缘巧合,竟让我打开了里面的机关,取出来一件东西。这可是件非同小可的物事!

  现在这件东西正被她从襟中取出来,包在严严实实的油纸中。

  我留着这东西,本是想万一事机泄漏,便做防身之用,就密密地另寻地方藏了。果然不多久,大总管窥破了我二人的行径,他命我去祠堂边见他,我本想自己有所恃,但见无妨,若叫他为我传话给老爷子,放我一条生路,却也未尝不可。只是万没想到他竟意图对我非礼秦家妈略顿了一顿,眸光往大总管转了一转,我抵死不从,大声呼救,恰好这时少夫人经过,大总管不知道少夫人是否听到,一急之下,竟一掌击在我面上,将我推下了悬崖!

  啊!就算明知秦家妈眼下就站在面前,陈默眼前依然禁不住幻化出从前他日日洒扫的那方崖壁,那嶙峋的壁,那深静的谷。

  后来还是少夫人救了我。秦家妈的手在自己面颊上轻压了一下,累结的红疙瘩,许多年过去了,依然如此怵目,只是这张脸,却就此毁了。

  这一句说完,两个人都静默了刹那。秦家妈的手放下来,终于揭去了最后一层薄薄的油纸,顶上光焰倏地一扯,片刻闪亮后那层油纸再度掩上。然而陈默已经看到了那是什么,

  那是一张图,图上极端整地绘着京城图舆。纵横齐整的街,穿街而过的渠,渠北的宫阙,全是粗重的黑线;黑线之下,却伴行着无数闪闪烁烁的红,盘旋网织着,像是火织成的蛛丝,隐约有着燎原之势。只用这一瞥,他便可知,那朝兴酒楼与宁西仓,必然在此灼烫的网中!

  无数看似不相干的大事小事骤然间串起来,在陈默脑中贯成一根再清晰不过的线。孟云嵝奇迹般地在江湖中崛起,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二十多年前,这京师刚刚换了主人。今上的得位,自血与火中来,胜负分晓后,先帝储君去向不明白,他就仿佛迷失在这纵纵横横的棋局中,消融于弥天漫地的风尘里。二十多年来今上从来也没有放弃过在民间追索他,甚至于扬帆海外,求诸异域。

  那之后,孟云嵝以一个名不经传的微末小子,突然得到声势如日中天的华山陈家青睐,百般扶持。更有传言说,孟氏武功,亦是得自华山。孟式鹏先中陈家秘传的千叶翠之剧毒,后中大总管的大明光印,却都能自行疗治,此说仿佛并非虚妄。然而十多年前,老爷子却骤然翻脸,下辣手灭了孟氏一门。陈孟之间,恩由何来,怨由何结,一直是个无人能说清的谜。

  就在那油纸折叠之间,陈默看到了一行工整的小楷,孟云嵝录制,那一笔一画棱角分明,几乎可以一眼看出这人恭谨的姿态。先帝储君在京城中造这么大的工程,却不被朝庭中人所知,若无江湖市井之力相助,是绝无可能的。陈家应该出了大力。在战局明朗、今上入城之后,他们迅速地趁乱铲灭了原先听命于陈家的游侠儿们,而另扶植了长虹门接替。只是没想到,这名为孟云嵝的监造文笔小吏,却另留了一手。他用这把柄,从陈家勒索来武功、名利,只是数年之后,就不得不为之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然而老爷子就算知道图纸在抢去的玉如意中,却始终参详不透,竟没想到会被心怀异心的侍妾暗自取了去。

  想通这一切的刹那间,陈默颇有仰天长啸一声的冲动,只是他抬起头,灌入胸腔的,却只是冷冷的雨,刺得肺痛缩成一团。他方要自秦家妈手中交接,却有另一只手投下的阴影,罩在了这油纸包的上面。

  能让我看看么?话虽如此说,然而秦掌柜却并没有等他们发言,已是掀开油纸的一角。他手指瘦劲有力,上面隐有许多斑驳伤痕,从前看上去应是操剪执粉的结果,如今却蕴含着令人敬畏的力量。

  十多年呀,他轻吐出声,伴着连连苦笑,我奉了堂主的命令苦苦寻它,却没想到竟是在我枕边人的怀中!

  陈默的心一下子揪得紧了,纵然心神不宁,他也不应该被人欺近身来毫无所觉。这貌似敦厚的秦掌柜,举止动静,真如鬼魅一般。如今只消他五指一紧,此物必然落入他手中,陈默右手尾指勾了勾袖中的小弩,这逆向的风、扑面的雨诚是不利之处。

  大总管那边似乎也发觉了异变,微有躁动。

  可惜了呀,这十多年来,我虽然知道你另有隐事,却不知道你在寻它。秦家妈目光流眄,脉脉地在秦掌柜眼上抚过,问道,如今,我要拿它来换路儿!你是肯,还是不肯?

  悬在油纸包上的五指耸了一耸,骨节发出咯咯咯的响声。

  爹爹!冬儿爬过门槛,张着两只手,向他唤了一声。

  秦掌柜在儿子的叫声中回头,这瞬间陈默甚想出箭,然而却被秦家妈的目光逼住了,等他微一迟疑,秦掌柜便又转回眼神。他的目光与秦家妈胶着在一处,再往雨中眺了一眼。路儿的面孔乍明又暗,头上锋刃教雨洗得雪亮。

  怅惘泛起在他嘴角,他退后一步,安然道:能换得回路儿来,还有什么不肯。

  陈默多少年后也忘不了此刻,笑意在秦家妈眼角眉梢漾开,绚丽得莫可名状。

  怀揣油纸包跌跌撞撞地迈出那一小方灯晕时,陈默想:便是她最青春貌美之时,也必然绝无此时娇媚,又想,能有这一刻,她一生便也能称无憾了。

  路儿被陈勇押着,自对面而来。她身后,大总管侧身而立,陈家诸奴与长虹门等人,与他一起混成黑黢黢的一片。

  这阵豪雨,足下已是急流汹汹,牵扯纠缠着,像有许多只手在抓住他的脚。劲风夹着雨灌进眼中,路儿的身影模糊起来。

  这风如此之劲,颇似五年前那一夜,他二人分别之时。回忆的潮水再次汹涌卷来。
 

 
分享到:
露珠姑娘与绿叶1
第六颗行星则要大十倍1
揭秘中国最危险的时刻 全国只剩140万人
索马里海盗
由泰森之败而想到的1
十二个跳舞的公主
狐狸和马2
解密水泊梁山的头号色狼是谁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