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乾隆皇帝 >> 第二十三章 生嫌隙少将带孤军 同敌忾迎敌困金川

第二十三章 生嫌隙少将带孤军 同敌忾迎敌困金川

时间:2019/1/11 17:07:44  点击:477 次
  在乾隆的严旨催促之下,庆复和张广泗二人不得不离开康定大本营,赶往南路军郑文焕大营督战。郑文焕的大营就设在离小金川镇不到八十里的达维镇,离康定也不过六百多里路。庆复张广泗竟走了半个月才到——那根本不能叫“路”,几乎一路都是在纵横交错的河溪里膛着走。因为岸上的马帮道多年失修,从雪山上化下的雪水将狭窄的道儿冲得沟壑纵横,一条一条的深沟又被泥石流淤塞了,十分难走。走了两天,四匹马陷在泥淖里,还有一个亲兵解手怕臭了大将军,一去就再没能回来。有的陷进泥淖里,众人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泥浆淹到他大腿、胸部、脖项……临死前惨呼:“张大将军……我叫周典才!跟我老娘说……”这一天,张广泗老觉得他那张变了形的脸在眼前晃动。后来郑文焕派来亲兵迎接他们,带着他们走河膛溪,在齐腰深的流水中行进,还算平安无事。这是郑文焕用几百条命换来的见识。张广泗他虽心如铁石,也不禁暗自惨然。庆复却被这幕惨剧吓得几天夜不能寐。

  郑文焕把一文一武两个上司迎到他的中军见他们人人满脸污垢,个个浑身臭汗泥浆,一边吩咐人烧汤侍候沐浴,并亲自到厨下督促造饭,眼见日已西下,便又忙着张罗熏香,进来重新见礼请安,笑道:“勒敏大人,还有个叫肖路的,候补道都在标下大营里,已经叫人去请了。眼下梅雨季节,不能放他们回成都。大人和军门能平安到达这里,标下这一刻才得安心。我曾经呈上禀文,劝你们不要来,敢情是没有收到?这个破喇嘛庙,不抵我们内地的土地庙,没法子,只好请大人和军门将就些儿。”

  张广泗虎着脸,双手扶膝正襟危坐在绳床上一声也不吭。庆复换了干衣服,喝了一碗薄荷水,在这座破喇嘛庙的砖地上踱着,真有恍若隔世之感,说道:“比起路上,这里是天堂了。你不用穷张罗,有一口热汤饭就足了,知会你参将以上军官到中军大营,我和大将军要布置军务。北路军一路打不下大金川,我们又进退不得。原说五月在大金川会师,中路军截断他们入藏逃路,年底有个结果。如今看来,十月能打下大金川就算不错了——这怎么向皇上交待?”张广泗越听心里越烦,一抬头见勒敏和肖路二人联袂而入,傲慢地将手一摆,示意他们免礼,说道:“我们先吃饭,吃过饭再议!”

  一时室内静了下来,不大的佛殿只听匙箸的碰撞声。戈什哈们将金川形势图从东配殿移过来,点上纱罩灯,熏蚊香,默默退出。此刻殿外阿桂等六个将军已经到了,齐整站成一排,不约而同地偏头注视着殿内。良久,听里边张广泗的声气:“很好……都叫进来吧……”接着郑文焕出来,脸上毫无表情打了个手势,说道:“庆大人张军门来视察,都进来吧!”于是众人鱼贯而入,齐声道:

  “给庆大人、张军门请安!”

  “不必了。”张广泗一反平日颐指气使倨傲难犯的作派,看了看不吱声坐着发呆的庆复,神色黯然地抬手叫起,说道:“庆大人和我都无‘安’可请啊!要真安心,也不必七死八活地到这里来了。”

  一句话便将众人打懵了,一个个都回不出话来。在岑寂中张广泗徐徐起身,望着殿外朦胧暮色,脸色变得愈加苍白,说道:“不能不叫人伤情啊!庆大人是遏必隆公爷的后裔、大学士,位极人臣的人,亲临前敌来和我们这群丘八为伍,为的什么?为了效忠皇上,为了建功立业!我呢?自小儿就给圣祖爷牵马出征,经历过和布通、大唐古拉山、青海云贵,大小战阵一百多场,主将有能耐,我立大功;主将窝囊,我立小功;我自己为主将,从来没有吃过亏。原想的话,自古无百胜将军,难道上天要成全我张某人?也还想带着和我滚打出来的这些弟兄,有个好结果儿。又想,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这一仗利索打下来,体体面面地弃戈还山颐享天年。这里除了阿桂,都是跟我几十年的人,凭本心说,我的话有假没有?”

  “没有……”

  “恐怕我未必能如愿的呀……”张广泗轻轻坐了回去,“莎罗奔男女老幼,全族不过五万人上下吧。我呢?三路接敌军马合下来就有七万人,还不连辎重、粮道、医药、仓库守军……打下一个堡子,常常连敌人影儿也不见,就要死上百人,烧几间茅草棚子,也算‘功劳’奏上去,为的是大家平安,好生把仗打下来,慢慢补皇上高天厚地之恩……”他眼睛里突然涌满了泪水,在灯光下闪烁,“可现在呢?北路军、南路军,一个大仗没打,逃兵合计有小七千人!这叫什么仗?娘的,我这叫什么‘大将军’?我怎么打出这样的仗?我真愧死了!”

  郑文焕暗自叹了一口气。他也是张广泗的老部下,从来畏惧张广泗,没见过他这副模样,想想这些诛心语,心中一片怅惘,拧了一把热毛巾递给张广泗,低声劝慰道:“大帅不必伤怀。军事无进展,圣上焦急,有几句责备话是常情。岳老军门——岳钟麒在位,雍正爷一天七道旨,骂得他魂不附体——照样还是保全着!仗没打好,是我们不争气。说句真话,这种鬼地方儿,能扎住营,能活下来就了不起了。我们竟是和这沼泽泥潭、山林老洞、和这鬼天气打仗!莎罗奔是土著人,占着地利,这鬼地方也真像迷魂阵,树林子里明明有人,围住了,冲进去,连个地缝也没有,连个屁影子也不见!莫明其妙就有人中了箭,射箭的弓也找不到,尖桩子摆在泥潭里,踩上去治都治不好……”他说着进入金川之后的“战事”,犹自惊魂不安,忽然意识到了点什么,又正容说道:“但我觉得我们还是必操胜算:总归我们还是没有大伤元气,其实力超过敌人;如今深入金川地域,兵士们已经熟悉了这里天候气象,可以说敌军武器装备、训练还是不及我军,粮源更不能和我军相比。只要真能寻到莎罗奔的主力,包围了狠剿猛打,再没个不赢的。我的这些见识是和下面弟兄们参商多少次了,不知庆大人、张大帅有何布置,我们一定听命赴汤蹈火。”“郑军门这话对!”庆复是戴罪立功来的,心里比张广泗格外急了一层,忙道:“天时人和我们占了,地利也有一小半。我看可以一战!”说罢看看张广泗。张广泗心里雪亮,说到九九归一,庆复是指挥不了这些兵的。他从来统兵打仗,都是独往独来,这次上下瞻对之战,由于庆复搅到军中,败了自己要负一半责任,胜了庆复要夺去一大半功劳,心里要多别扭有多别扭。但乾隆急于平定金川,并不理会庆复和他这点芥蒂,竟在他的折子上加批:“勿谓朕不能洞悉尔之心思,以为败则由庆复为尔分谤,胜则可咎庆复前战之失——朕已另告庆复,胜则与张广泗同荣共贵,败则与彼同失首级。尔之前功与此罪朕绝不共计!”情势如此,他和庆复也只好同舟共济了,遂道:“庆大人与我同心同德,艰难跋涉到你南路军,为的就是打,为的是早日克敌立功。郑军门的话我看有道理,不知诸位兄弟有信心没有?”

  “有。”

  “没吃饭,还是肚子里没了草料?!”

  “有!”

  张广泗留心到阿桂木着脸没有答应,脸一沉正要发作,庆复在案下暗暗扯了一下他的袍角,冷笑一声,转脸问郑文焕:“前头我已经下令,把四门大炮全调到这里,你办了没有?”

  “回军门,道儿太难走,昨天才拉来,炮筒都叫泥沙堵住了,才擦洗干净。还要等晾干了才好使用。”

  “用火烤干!”

  “扎!”

  “粮食蔬菜缺不缺?”

  “回军门,不缺!”

  “药呢?”

  “不缺!”

  郑文焕见张广泗脸上放光,知道他要决策下令,忙命:“在木图跟前再掌几盏灯!”张广泗大手一挥笑道:“我闭着眼也知道小金川周围地理,要木图作甚么?不用!”

  “庆大人,大帅!”一直沉思不语的阿桂突然抬起头来,说道:“标下有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嘛。”张广泗铁青着脸,身子向椅背一仰说道。

  “扎!”

  阿桂似乎犹豫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了镇静,“叭”地打千儿行礼起身,说道:“如果不知己不知彼,这个仗仍旧打不好。我军六万,敌军六千,十倍于敌,到现在没有尺寸之功,值得好生想想。”他目光炯炯看了张广泗一眼。

  “唔,唔?”

  “我军是客军,北路军走的旱道,南路军走的全是沼泽,敌军是以逸待劳。我们不占天时,至少说不全占天时。”

  “哼!”

  “郑军门方才说,地理上敌我共险,”阿桂没有理会庆张二人满面怒容,款款说道:“其实我们只是能在险地落脚图存而已,根本谈不上‘共险’。前天,莎罗奔部落里一个老头子,刺死赖汤将军部下一个岗哨,派四十个兵去追他,光天化日之下让他逃进山洞里,追进去的兵十几个,只有四个出来的,身上还缠着毒蛇——这似乎不能说是‘共险’吧?”他扫视着目瞪口呆的郑文焕、红头涨脸的庆、张二人和一群低头不语的军将,倔强地咬了咬牙,继续说道:“我不晓得莎罗奔部落里现在怎么样,但我军现在士气不高,这里是水路,逃不出去,军报里说的,北路军每天逃兵几十个,军法司杀人杀得手软了,改为在军中服苦役!士气不高,厌战思乡,这怎么叫人和?”

  庆复早已气得手脚冰凉,见他还要说,“砰”地一拍桌子厉声喝道:“叉出去!”“别忙,叫他说下去!”张广泗心里已经起了杀机,反而定住了心,格格一笑说道:“听听也有好处。”

  “标下遵命!”阿桂又拱手施礼,竟一转身大步跨到木图旁,在沙盘上捡起鞭子指点着,说道:“这里和云贵不同之处,在于云南多是旱路,利于内地兵士行进。这里和青海相比,青海地势还算平坦,便于骑兵运动各方策应。我军现处的位置在小金川东七十里,四十里水路不能通舟楫,要膛着没膝的泥潭行进,有的地方陷人陷马十分难走。三十里山路,炮车要走三天。我们大队人马一动,小金川镇上男女老幼搬家都来得及。驻扎小金川,我们的粮饷运送就更为难办。北路军也是一个道理,要过七天大草地,打下大金川一座空城,又一时和小金川我军形不成犄角之势,容易被莎罗奔分割各个击破,而且退路毫无指望……”

  他画出这样一幅可怕的画儿,众人都打心底冒出一股不可抵御的寒意。但仔细思量,阿桂的话竟都是他们日日思虑、又不敢出口的话。郑文焕心知阿桂说的句句是实情,但他久在张广泗淫威之下,俯首帖耳已成习惯,既不敢违拗张广泗,又为阿桂担心。就是阿桂,也是帝心特简,特旨授为副将的要员,也不能轻易开罪。眼见将军们一个个被他说得噤若寒蝉,张广泗血脉俱张,立刻就要雷霆大怒,急得手心里脖项上都是冷汗。轻轻咳嗽一声,阴沉沉地问道:

  “阿桂,你学问不坏嘛。是进士出身?”

  “回大帅,我是恩荫贡生,赐进士出身,由文官改作武职。”

  “是陕州狱暴的案子过后,改任参将的吧?”

  “是。”

  张广泗从鼻子里嗯了一声,语调变得又缓又浊,说道:“这么说,你是文武全才了。听你方才一席话,都是不能进取金川的意思。照你的想法,应该怎么办?”阿桂盯了张广泗一眼,立时意识到自己已处在极大的危险之中,他是极聪明的人,几乎连想也不想,朗声答道:“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标下以为,先以小股部队佯攻小金川,大金川的莎罗奔必然回救,大金川空虚,北路军乘虚而入。那时,我们才能说得上与敌共险,从这里正面强攻,莎罗奔也难以敌抵!北路军由巡抚纪山亲自经营,四川的粮库都调尽了,他们不缺粮,大草地也不是过不去的,稳稳当当占了大金川,全盘形势就于我们有利了。小金川这边现在正是雨季,七百里粮道上河湖交叉,太难走,只能佯攻诱敌。待取下大金川,到了旱季,沼泽地干涸了,利于运兵行动。莎罗奔再大的能耐,被我三路大军压在巴旺几十里老林之中,四面皆是我军,唯一的通道是终年积雪的夹金山,他不死即降,没有第三条道儿好走!”他放下鞭子,面不改色施了一礼,回到自己位置上,庆复因没有细看木图,听得心里一盆糨糊。他只觉得这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年轻人狂傲无礼,一点也没把几个上宪主官看在眼里,心中有气,说道:“听起来似乎头头是道。你方才讲天时地利人和都于我不利。那么,打下大金川,为什么就占住了天时地利人和?”

  “庆大人!”阿桂心里也真是瞧不起这位钦差,眉心一挑,躬身答道:“我们只是人多。三路军马有两路困在泽国之中,与其说是‘打仗’,其实只是‘活着’,怎么会有士气?没有士气,那就既没有天时,也无所谓人和。打下大金川,上可以向朝廷有所交待,下能够鼓舞士气——士气能鼓起一半也是好的——我六万人马就是豆腐渣,也够撑死莎罗奔这头野猪!”他的话立即引得几位将佐活跃起来,虽不敢交头接耳,脸上却都带了喜相,互相交换着眼神。

  张广泗咬牙沉思着,心里极为矛盾,他听了一小半就知道阿桂说的有道理,但阿桂的主张和他的主张刚好相悖,他是想自己亲自督战打下小金川,中路军由康定北进,谅北路军也不敢不全力攻克大金川,毕其功于一役,秋天就可以生擒莎罗奔。现在阿桂这个“两步走”意见当着会议提出来,听从,于心有所不甘;不听,又觉得自己原来的计划没把握,杀阿桂“以警慢军之心”的念头是没了,但莫名的妒意又不能对阿桂的话全听全用。咬牙思量半晌,用目光征询了一下庆复意见,庆复笑道:“后生可畏,我也觉得是有些道理,军事上的事,还是老兄定夺。”

  “我觉得阿桂的建议有可取之处。”张广泗咽了一口唾沫,“但佯攻与真攻,井没有一定之规,严令纪山夺下大金川这一条可以定下来,为防莎罗奔向瞻对方向潜逃,要同时下令中路军堵住乾宁山口,莎罗奔失守大金川,也许不再坚守小金川而西逃,原来‘佯攻”的队伍就要变成主攻。这个担子真有千斤之重,谁来担当呢?”他环视着周围的人,突然一笑,说道;“来说是非者,即是是非人。我看就是阿桂将军合适——你有什么难处?”

  阿桂不禁一怔,他其实在军中责任是看护粮库,只有三千多老弱疲兵和伤号。他看了勒敏一眼,勒敏是知道这些的,希冀能出来为自己说句话,但勒敏被阿桂刚才的话鼓动得心里痒痒,也在跃跃欲试。哪里理会到这位小朋友的心思?一提袍角站出两步,向庆复和张广泗长揖到地,说道:“阿桂自己的主张,焉有推诿之理?勒敏不才,也愿随桂军门为朝廷立功!”

  庆复、张广泗和郑文焕不料横中杀出个程咬金。勒敏不是寻常方面大员,他是乾隆三年御笔亲点的状元,满洲哈拉珠子,不但身份贵重,名声也大,万一“攻金川战死状元”那真是百身莫赎,打了胜仗也毫无光彩!郑文焕陪笑对张广泗道:“大帅,不如叫吴喜全来办这差使。阿桂守着粮库,人不满四千,还有许多老弱病员……”他话没说完,阿桂便道:“勒敏大人是个文臣,白面书生怎么能打仗?这么大的官,出了事我也担待不起。请大帅发令,还是我自己去!”勒敏这才想到阿桂军中实况,深悔自己冒失,遂笑道:“勒敏祖上也是武将!我不是怕死之人,一言既出,岂有反悔之理?可以从吴将军处调借三千精锐,暂由阿桂统领,不就结了?”

  吴喜全是张广泗第一心腹牙将,用他的兵给别人立功,一百个不情愿,在旁冷冷说道:“我的兵在马寨沟驻防,那是通往康定要道,离着乾宁山上只有十五里地旱路,调出去逃了莎罗奔谁负其责?大帅若令我去佯攻,恐怕还方便些!”

  “阿桂现在手下的兵不能用。”郑文焕沉吟道:“从郎雄、格杰和吴喜全军中各抽一千人马统归阿桂指挥就是。”勒敏道:“我手里差使交给肖路,这一仗我非打不可!”

  阿桂思量半晌,事已至此,只有破釜沉舟,大声道:“勒兄是个状元,尚且有这份雄心,我有什么说的?我不要各营一兵一卒,到小金川周旋一场!”

  “好!”张广泗击案说道:“就这么定了,由中军郑文焕全力策应,不会有什么失漏的。现在诸将听令!”

  在双方僵持得都已经麻痹了的时候,阿桂的作战计划立即收到出乎意外的结果。莎罗奔毕竟没有指挥大集团对阵作战的经验,闻报官军急攻小金川,立刻带了驻守大金川的两千人回救,北路军纪山的五千精锐部队几乎兵不血刃就攻占了大金川。此刻莎罗奔还在向小金川的行军途中。接到后方急报,正自惊疑不定,小金川也来报告敌情,说先头进攻小金川的官军已经向丹巴、大桑一带运动,似乎要截断金川与上下瞻对的通道。小金川守将桑吉一边向莎罗奔告急,一边开城放城中老幼藏民各自逃生……

  “他们终于下手了!”莎罗奔骑在骆驼上,望着前面朦胧暮色中的抚边小镇,流往大渡河的小金川河水在茂密幽暗的丛林中潺潺流淌着,摇晃着岸边的芦苇,给人一种神秘不祥的感觉。他古铜一样的脸色毫无表情,向前凝视了一会子,回头又看了看自己带的几百乘骆驼,踩着镫子下来,对身边的从人说道,“到后边告诉朵云杰嫚,还有本家故札,还有仁错喇嘛,今晚我们就宿在抚边。叫他们都到我的帐中商议事情。”

  抚边小镇离着小金川一百里地,只有三百来户人家,已经住满了从小金川逃难的藏民。但仁错是青海黄教活佛,只是一句话,所有的藏民都迁了出来,露天宿在镇东的坝坪上,给莎罗奔的军马腾出了帐房。莎罗奔将中军设在坝坪南边的喇嘛庙中,安置了朵云和两个孩子,已见仁错活佛,桑措叔叔来见,也不及多说,先请他们两位吃酥油奶茶,自己亲自出去巡视一遭方才回来。莎罗奔见妻子朵云怀里抱着刚满周岁的小儿子索罗崩,女儿阿扣和大儿子色落腾站在一边贪婪地吃酥油糌粑。他对朵云道:“这里要议军事,你们女人退出去!”仁错在旁说道:“不必了吧!这是什么时候,神佛还会怪我们的局面很不好。”莎罗奔吁了一口气,沉重地坐下,说道:“张广泗这一手很厉害,断了我们的退路,得想个办法应付这局面!”

  其实他即使不说,在座的也都意识到了形势严峻,小金川失守,金川的要冲都被官军占领。只有钻山林逃亡一条道可走。但四周道路被困得铁桶一般。

  “大喇嘛、莎帅,”桑措挑起灰白眉毛,语气沉重地说:“现在就应该下令小金川的人撤出来,把空城让给张广泗。因为我们一千多人是守不住小金川的。我们的人都到这里集合,然后向西南大深山里进洞躲藏,倾我们部落所有的战士打开上下瞻对,然后举旗迁移进藏!金川,官军也只能占领一时,等他们撤兵,我们再设法回来。”仁错手搓法珠,说道:“桑措说得对。我们只有这点军马,根本不能拼。好在我们早有准备,在刮耳崖老山洞已积了一年的粮食。敌军哪有这么多粮食,和我们耗不起。从前头报说的军情,马寨沟以西没有驻扎清军,可见他们只是防我们向乾宁山突围。现在是夏天,我们翻夹金山向上下瞻对迂回,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桑措捋着胡子沉吟道:“过夹金山,我们的雄鹰当然能够。年轻的女人也能过,可是老人和孩子呢?御寒的皮袍都没有带出来啊!”

  朵云脸色苍白,抱着孩子的手一颤,喃喃说道:“过大雪山?那要死多少人?班滚老爷子带的都是精壮汉子,两千人只过来了不到七百,我们也从没走过这条路。唉……班滚……”她想起了班滚,这位倔强的老头儿,在金川患恶虐,已经死了一年。老桑措叹道:“我看汉人没半点人味儿,说了话不算,使弄鬼心眼算计人,那些戴顶子的官儿们竟都是猪狗转世的,除了金子、女人什么也不爱。倒是前头的抚远将军岳老爷子还算个人,又被他们自己人坑陷得七死八活。”说罢又是一叹。仁错活佛一手转着经轮子,一手搓着佛珠,还在想着过雪山的事:“不能硬拼,只有过雪山。过雪山要死人,打上下瞻对要死人,到拉萨一路艰险,仍要死人……我们金川族真的要亡了?佛,你给我启示……”

  “他妈的!”莎罗奔突然用汉语骂道:“占大金川是占了我哥哥色勒奔的地盘,我们自己族里的事,乾隆博格达汗为什么管得这么宽?我有多少错儿?多少次给纪山这个乌龟写信,申明我愿听朝廷节制,他仍旧要剿,递出降表也不饶!”他狂躁地来回踱着,牛皮靴子在砖地上发出沉重的呻吟声:“既然逃不出去,我索性就不逃,不逃了!这里打它个鱼死网破!我们金川地方大,他那五六万人进来,就像盐巴撒在肉锅里,显不出来!我们是座山虎,他强龙不压地头蛇,我们也未必就输给张广泗了——请大喇嘛到佛堂祈祷佛祖保佑,桑措叔叔安排人到小金川传令,立即撤出!将城里所有粮仓,房屋全部烧毁,一路上难民全部收容,能背粮的背粮,能打仗的打仗,能带孩子的带孩子——从现在起,所有武器都发放下去,粮食、酥油、糌粑、茶叶统归大活佛掌管分发!”

  两个人向莎罗奔默默鞠躬退了下去。屋里莎罗奔和妻子一站一坐,许久没有说话。两个大一点的孩子觉得要发生什么不吉祥的事,用惊恐的目光凝视了一会儿莎罗奔,扑向妈妈的怀抱,阿扣小声道:“阿爸故扎的眼睛好凶,我怕……阿爸又要和人打仗了……”朵云道:“故扎,真的非打不可吗?”

  “嗯!”

  “他们为什么不许我们投降?”

  “能不能……”朵云看了看怀中的孩子,“托儿个强壮的汉子,把儿子带出去?”

  莎罗奔的眼眶中涌满了泪水,上前抚着妻子的发辫,长叹一声说道:“那样,有孩子的父亲就不会跟我一起打仗了,母亲们也会用轻蔑的眼睛看你这位故扎夫人。”莎罗奔说着两道清泪落了下来。他一转身便大步出了庙门。

  一钩弯月斜斜地挂在星空,远处的小金川河徽喘着,像一位少妇在暗中不停地叹息,他极目向南,像是要看穿前面的灌木丛林,泽国河叉,再向前,想象不出了,那是大雪山,终年积雪的高峰,一位神仙一样的白头老翁……正走神间,一阵苍凉的歌声从坝坪上传来。莎罗奔抹了一把脸,向东北望去,那是抚边镇的居民露宿的地方,篝火熊熊,映照着老人女人和孩子的脸。他信步踱过去,歌声变得愈来愈清晰:

  ……金川千里河湖山岗,

  遍布着草坝庄田牛羊……

  姑娘们在泉中快乐地嬉戏,

  白云问雄鹰俯视四方。

  密林间野花儿盛开,

  青稞酒飘散着醉人的醇香。

  噢!金川……我美丽的金川,

  金川啊,我永不离开的故乡……

  他没有走近篝火,只是站在暗处,用忧伤的目光注视着跳跃不定的火焰,口中咕哝了一句“永不离开”,便转身回了喇嘛庙,见朵云抱着孩子还在发呆,便道:“你带着孩子,累了,先睡去吧……”

  “两个大的已经睡了,我不累。”朵云凄惨地一笑,说道:“我听见了这歌……小时候我爷爷就教我,他也是从爷爷那儿听来的。爷爷说,这歌子没有编全,我们金川就是因为产金子才有了这个名字的,下游金沙江里的金沙,就是从这里冲下去的。刮耳崖有几个老洞,里边产狗头金……岳老爷子说汉人最爱金子,我是在想,我们送他们金子。请他们离开我们金川,不是大伙儿都相安无事了?”

  莎罗奔一听就笑了:“你真是个大孩子。张广泗要知道这里出脸盆大的狗头金,红眼就变成紫的了!”朵云皱着眉,温声说道:“打仗太可怕,我的两个舅舅都死在青海,一个被砍掉了头找不到,一个被人从左肩劈到右胯……我们这里几千人,难道都要落到那样下场?”莎罗奔此刻已镇静下来,不像刚才那样狂躁烦乱,自失地一笑,说道:“谁晓得以后的事呢?不过,汉人有句话说得好:车到山前自有路。现在张广泗只是占了两座空城,我的实力一点也没损伤。我想,先打掉张广泗的威风,再和他坐下讲和。”

  “讲和?”朵云惊讶地看着丈夫,”你方才还说要死拼到底!”

  莎罗奔仰着脸,阴沉沉一笑,说道:“朵云,从长远计,我们不能和朝廷作对……你不知道天下有多大,和博格达汗乾隆相比,他像一棵大树,我们只是树下一株小草啊……小草也有活下去的权力,我只是在争这么点点权力——我们要乾隆明白这一点。只有死拼,打好这一仗,打得张广泗灵魂出窍,仰面朝天倒下去,才能叫乾隆明白这一条。”正说着,见桑措带着一个精壮汉子进来,便问:“你是小金川过来的?”

  “是!”那汉子道:“我叫叶丹卡,阿爸命我过来报告故扎和活佛,清兵正在向小金川拖运大炮,昨天又过来两千人,在金川南边布防。阿爸准备出城,趁他们过来的人没有站稳,先端掉他们,把他们的大炮推到泥潭里,一百年也捞不出来!我今晚就得赶回去,请故扎指令!”莎罗奔见他浑身都是汗水泥浆,高大剽悍的身躯都累得有些摇摇晃晃的,亲自过去把仆人给自己热的奶茶端过来,一手按着叶丹卡坐下,说道:“好兄弟,不要忙,先喝了这碗奶茶!你是几时离开小金川的?”叶丹卡将那碗奶茶一吸而尽,长长透了一口气,说道:“我是早晨天不亮动身的,阿爸说明天中午前要回去,回不去就不要我这个儿子了!”

  莎罗奔不禁惊然动容,虽说小金川离抚边只有一百里,可那是什么路?平时从容走要两天半,稍慢点就要走三天,他居然一个白天就赶到了!看着这个铮铮铁汉,扑上去抚着他的双肩,说道:“我已经派人传令,让叶丹大叔撤出小金川与我会合。好兄弟,你不必回去,你阿爸那里我去说!”因见仁错活佛步履缓重地进来,又命随从:“把金川图志取来,朵云你们到里屋里,为我们在神佛前祈祷!”

  “是!”朵云向丈夫一鞠躬,顺从地带着孩子们踅进了里屋。

  图志取来了,是二十几张光板羊皮拼成的,上面用毛笔勾勒出大小金川的山川、河流、村镇大道、小路,莎罗奔居中,桑措和仁错一边一个,小心翼翼地摊在地上。莎罗奔笑道:“这真是万金不换的宝贝,帮了我多少忙!张广泗的木图是康熙三十六年的,连大山的走向我敢说都不全对。当初为绘这张图还死了几个人,族里人还说我疯了呢!”说完蹲下看图,问道:“叶丹卡兄弟,那个先头进来的汉狗子阿桂,现在什么位置?后续部队又是谁的兵?也说说他们的位置——你看,这是小金川,这是我们抚边镇,这是大金川河,这是小金川河,这个位置嘛,是水海子,再向北——是郑文焕的大营,就在达维……明白么?”他用刀鞘在图上缓缓移动,叶丹卡开始一脸茫然,渐渐的,眼中放出光来:他也看懂了,用粗大的手指点着丹巴这个镇子,说道:“这个叫阿桂的是个满人,还不到三十岁,仗打得很精,他现在这个位置——达维南,这里,扎旺,是郑文焕的粮库。那里很潮湿,运上来的粮食就得赶紧吃,不然就霉了。大炮现在正在用人力向小金川拖,用木头扎成排,在滩里拖运,至少还要五天才能到小金川城边。新近在城下驻扎的汉狗子叫罗泽成,大约有两千人,都在城南,他们往城北运动,不熟悉道路,两个陷进泥潭里,两个被竹签扎透了,又缩了回去。看样子,大炮运过来,郑文焕就要亲自到小金川城下督战了……”

  “小金川?”莎罗奔冷笑着摇头,“除非猪才会那么笨,在城里和他打仗!我看,郑文焕是想摆个阵势,吓跑了我们,好向乾隆交差!老岳军门说过,项羽百战百胜,一仗打败,就自尽在乌江。张广泗自从在苗疆打了胜仗,狂得眼睛长到额角上,我也要叫他尝尝金川河边自刎的滋味!”

  众人见他说的这么有把握,知道他已有了主意,莎罗奔端过酥油灯又仔细看地图,点点阿桂的驻地丹巴,站起身来,一时间又变得心事重重,只是沉吟踱步,几次站住想说话,又咽了回去。老桑措问道:“故扎,有什么为难的么?”

  “这个阿桂进驻到丹巴,离着刮耳崖只有二十里路,”莎罗奔沉吟道:“刮耳崖里老洞中存着我们的粮食——他是不是嗅出什么味道,要断我们的粮?”

  几个人都怔住了。他们都知道,刮耳崖不但存着粮食,还有盐巴、酥油,还有药品,还有一掘就能到手的黄金!这一突如其来的反问众人心里都打了个寒颤。老桑措目光炯炯盯着酥油灯,说道:“先打掉小金川的郑文焕,看他回不回来救?”

  “我就是在想这件事。”因为思虑极深,莎罗奔的眼睛猫一样放着绿幽幽的光:“假如这个阿桂,知道我刮耳崖中有粮食,会不会不顾小金川安危,截断我的粮道?”他嘬吸着干燥的嘴唇,在地图前仔细审量,神色变得缓和了些,说道:“阿桂肯定还没发现我们的秘密!如果发现了,他立即就会不顾一切扑上去卡断我们的粮道!他在丹巴干什么?是想到我们小金川失守,一定从这里夺路向西,他要把我们堵住!我们如果要过夹金山,他也可以从丹巴袭击,打乱我的队伍……这个阿桂够狠的啊!”

  “事不宜迟。”仁错活佛揩着鼻尖上的汗,说道:“我们狠打小金川,阿桂就会往回缩!”

  莎罗奔用力握青藏刀刀鞘,手指变得苍白,咬牙说道:“对,就这么干。明天拂晓就行动,派五百人抄东路绕过达维,到扎旺烧掉他们的粮库,一路把路标全部拔掉,再派五百兵在达维西边佯攻。叶丹的人马一千七,派出二百人佯攻阿桂,装作要夺路逃命,剩余的一千五百人和我本部人马去围困小金川,如果阿桂回援,原来佯攻的人就一路牵制,放冷箭射他的人马,杀他的探路兵,我的本部还可再抽五百弓箭手扼住刮耳崖东路河道,阿桂没有长翅膀,三天之内就能歼灭小金川的清兵,回过头来再和阿桂算帐!”他神采奕奕,挥着刀鞘又指马寨沟,“吴喜全的兵是防我们攻康定大城,又防着我们过雪山逃命的,我们不攻康定也不过雪山,他这支兵就设得没有用处,听到他主帅被困在小金川和达维,他不能不来救,其实这条道儿要走五天,他兵不到,小金川的清兵已经被歼了!大金川的兵来援小金川这一条也要虑到,但有两条:一,他们未必料到我们敢于重新夺回小金川,二,他们信息难以联系,未必知道这个军情,即使料到,这条道至少要半个月才能走过来,那时候大局已定,谁也莫奈我何了——总之一句话,歼掉郑文焕从达维抢攻小金川的三千人,我们就卡住了毒蛇的七寸,怎么摆弄都对!”

  “老人和孩子怎么办?”仁错活佛问道。

  莎罗奔松弛地舒展一下高大的身躯,笑道:“那要拜托活佛,带他们向刮耳崖东躲避。”他是个心思异常灵动的人,怔了一下,又道:“白天休息,夜晚打着火把行动,慢慢地走。小金川的敌人会以为我主力向西,可以麻痹他们。阿桂知道我主力在刮耳崖东,也不敢轻易增援小金川——怎么样?”他用得意的目光征询着众人意见,“他的兵多又有什么?地理不熟,联络不通,战线有千余里。我们打穿插,各个击破,先打首脑。我看他无法应付?”

  “故扎圣明!”

  众人一齐躬身施礼。
 

 
分享到:
1稻草人吉米的圣诞节
1金蛋的故事
1一瓦盆好运气
1如果狼对你露出微笑
1兔子镇有一个鑵的菜园
3路电车
1机器蛙交朋友
1拍卖呼噜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