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世界上下五千年 >> 纽伦堡大审判

纽伦堡大审判

时间:2009/3/4 10:45:07  点击:3791 次
    二战的硝烟在欧洲刚刚散去,欧洲国际军事法庭在德国南方城市纽伦堡,对第一批二十一名首要战犯进行了审判.
    1945年11月20日,纽伦堡,欧洲国际军事法庭.
    审判大厅里,人声嘈杂.来自英、法、美、苏,以及德国和其他国家的工作人员、辩护律师及听众把大厅挤得满满的,战犯们也已坐在被告席上.他们衣着敝旧,以前那种颐指气使的神气一扫而光,看着他们那副无辜的神情,很难想像他们曾经使整个欧洲暗无天日.
    当各国法官走上法官席时,大厅里安静了下来.英国的劳伦斯法官主持审判,主起诉人宣读了五万多字的总起诉书,战犯们被起诉的罪名有:策划阴谋罪、破坏和平罪、战争罪以及破坏人道罪.赫尔曼·戈林、鲁道夫·赫斯、冯·里宾特洛甫、卡尔滕·布隆那、罗森伯格、邓尼茨、沙赫特等战犯无一例外地否认有罪,戈林甚至准备了长篇的书面发言为自己辩护,被法官制止后,还悻悻地声明他是无罪的.
    大厅里开始不安地骚动起来.这时,苏联主起诉人走上了讲台,他准备好了用事实进行回击.应他的要求,法庭播放了一部影片,它是用缴获的德军拍摄的影片剪辑而成的.由于没有倒片,所以放出的影像是倒立的.战犯们当然不肯放过任何一个嘲笑苏联的机会,在被告席上笑得前仰后合.不过,他们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影片中德军的暴行震撼了在场的每一个人.战犯们开始默不作声,竭力装出一副与己无关的样子,只有与苏德战场没有多大关系的赫斯在座位上不安地扭动起来,不久就中途退场了.
    重挫了战犯们的气焰后,苏联主起诉人指出:这次审判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将那些把国家作为犯罪工具的罪犯们送上了法庭,这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不仅将对这些罪犯本人,还将同时对犯罪机构和组织进行审判,对用来欺骗民众的思想和理论做出审判.
    在纽伦堡审判期间,战犯们对犯下的罪行百般抵赖.
    戈林,希特勒最重要的帮凶之一.这个一战时德国的空军英雄,挺着肥大的肚子,脸上堆满微笑,在公众场合总是摆出和蔼的面容倾听他人讲话,具有极大的欺骗性,被德国人称为赫尔曼大叔.但实际上他是一个城府很深、内心狠毒的家伙.正是他帮助希特勒建立了冲锋队和秘密警察,对德国乃至整个欧洲进行特务统治;正是他在担任经济部长期间,无视凡尔赛和约,推行四年计划,将德国资源的一半用于军事目的,使德国转入整体战经济轨道;正是他指挥德国空军对华沙、敦刻尔克、伦敦、列宁格勒和许多城市进行了狂轰滥炸;正是他与希特勒一起制定了进攻苏联的“巴巴罗萨”计划;正是他自认为居功至伟,要求希特勒指定他为元首继承人.此时却装出满脸的无辜,对任何问题的答复总是闪烁其词,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里宾特洛甫,纳粹外交部长.他平生最得意的是亲手签署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又亲手向苏联大使递交了宣战书.1941年6月22日上午,当苏联大使来到他的办公室时,他像一头被囚禁在笼子里的野兽,大步地走来走去,神情亢奋、目露凶光.交谈刚进行不久,他打断了苏联大使的讲话,大声叫嚣今天不谈这个,今天的话题是战争!
    卡尔腾·布隆那,秘密警察的头子.在他领导下,杀人居然实行了流水线化.成千上万的犹太人被火车运到集中营,在挑出需要的技术人员后,其他人被赤身裸体地送入所谓的淋浴室.不幸的犹太人从水管中得到的不是清水,而是毒气.他们痛苦地尖叫着,手指在身上抓出一条条血痕,到处寻找可以逃命的出口,可是纳粹怎么会留一丝缝隙给他们呢.毒气室的门口,青肿的尸体一层又一层地堆成小山.死后尸体还不得安宁,焚烧前要拔下牙齿、剪去头发,因为在纳粹看来这也是战略物资.尸体则用轨道车运到大型焚尸炉焚毁,高高的烟囱始终冒着浓浓的黑烟,集中营周围的恶臭终年不散.据苏联调查,仅在奥斯维辛集中营,纳粹就屠杀了四百万犹太人.当法官问卡尔腾·布隆那对集中营中的屠杀应负什么责任时,他恬不知耻地说没有责任,直到法官向他出示他亲笔签字的屠杀命令时,他才哑口无言.
    对战犯们的这种无赖行径,美国首席起诉人罗伯特·杰克逊愤怒地指出:被告们拼凑出来的图画荒谬得令人难以置信,如果他们的话还可信的话,那么上帝就不可信了,因为这等于说根本就没有发生过战争,没有发生过屠杀,也没有发生过罪恶.
    经过大量的调查和取证,1946年9月30日进行了总宣判.纳粹党组织、党卫军和秘密警察(盖世太保)被宣判为犯罪组织.10月1日,戈林、里宾特洛甫、卡尔腾·布隆那等十一人以及缺席的鲍曼被判处绞刑;赫斯等三人被判处无期徒刑;施佩尔、邓尼茨等四人被判处有期徒刑;沙赫特、巴本和弗里茨被判无罪,当庭释放.对此,苏联依基琴科法官表示了不同意见,他不同意无期徒刑、有期徒刑和无罪释放的判决,要求战犯们偿命.10月16日,对里宾特洛甫等人执行死刑.除了戈林在向他宣布死刑命令前服毒自杀外,其他战犯一个个被吊死在绞架上,他们也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在纽伦堡大审判还没有结束的时候,经同盟国授权,中国等十一个国家在日本东京开始审判日本战犯.1948年12月23日,东条英机、松井石根等法西斯元凶也被送上绞刑架.纽伦堡大审判是历史上第一次对侵略战争的元凶们进行审判,它开创了将战犯送上国际法庭接受惩处的先河.尽管它对某些纳粹分子和机构过于宽大,但是一批恶贯满盈的首要战犯受到严厉惩罚,法西斯侵略战争的罪行受到揭露,是对法西斯力量的一次全面打击,是和平对战争的胜利,是正义对邪恶的胜利.它将永垂史册.
 

 
分享到:
小红帽2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
揭秘岳飞背后为何要刺“精忠报国”
周道衰 王纲坠 逞干戈 尚游说63
孝庄太后“色降”洪承畴内情
逼良为盗 林冲是如何被逼上梁山的
史上唯一敢奴役皇帝的绝色美女
中国史上唯一不娶妃子的痴情皇帝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