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日志故事 >> 出生在七十年代

出生在七十年代

时间:2011/10/2 8:39:10  点击:2228 次
上一篇:爱的沉淀
下一篇:路边的风景
    七零生人其实是这个世界上最无奈、最迷惑、最困顿、最无辜的一代。他们没有六零生人的洞悉世事、没有八零后的敢做敢为,却有着身兼六零与八零年代中的致命弱点,依然在这样的劣势中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这是现实社会发展的必然、也是七零生人的历史使命。 
    文化上,他们错过了文革结束初期大学招收新生的宽容与机遇;没赶上日益提高的大学教育的普及程度,致使更多的七零生人止步于高中这个对六零生人来说还算是高而对于八零生人却嫌太低的文化门槛。心情之颓废、处境之尴尬、经历之艰难绝非六零及八零生人所能比拟。百万大军涌堵于独木桥头的壮观场面岂是六零与八零生人所能体会得到的? 
    经济上,改革的春风使六零生人享受了招工进城、子承父业、继尔下海弄潮并且鱼虾俱获;八零生人正在襁褓享受绝对的温馨之时,七零生人却在进行着艰苦的学业,正在经历着十年苦读的磨难。目标简单而明确:那就是考上大学、改变处境、升华人生。谁知造化弄人、世事难料。没挤上独木桥的学子纷纷落水,前途莫测,继尔悲观失望、漠视人生。而费尽心机、一往无前、孤注一掷踏上桥头的那些精品中的精品、人才中的人才、栋梁中的栋梁却在三到四年之后,被更加深入的改革所伤,教育的改革摧毁了以此做为进入所谓上流社会跳板的所有才子佳人的七彩梦幻,使那些为此付出巨大代价的莘莘学子上不能报效于祖国,下不能造福于家人这样两难的境地。此之谓:毕业意味着失业。其中的艰辛、痛苦、迷茫、无助又岂是任何别的年代的人所能够理解与感受得了的? 
    感情上,六零生人固守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结婚后还可以恋爱,并且如古人般重视与善待婚姻。既然进入了围城,就算是一辈子无爱的婚姻,也能成为一生一世的承诺,纵使在城头上观望也绝不踏出城门一步,坚定而执着。八零生人尊询的是有爱则相处,无爱则离分,无牵无挂、旁若无人。没有人能阻止他们向往幸福、寻找幸福、渴望幸福的脚步,爱就爱得轰轰烈烈;走也走得洒洒脱脱,绝不拖泥带水、优柔寡断。而七零生人则不同,由于网络的普及与盛行、文化传播的泛滥与繁杂,他们禀承了六零生人行动保守的传统,却感染了八零生人思想开放的意识。而这种处在夹缝中的阶层注定是不仑不类、无所皈依的感情失意者,前没有六零生人的坚定、执着,不甘于无爱的婚姻的束缚;后没有八零后的不羁、洒脱,难以走出传统的潜移默化。表现于婚姻则是在若即若离中沉默;在无所适从中沦落为感情的乞讨者,始终徘徊在执着与洒脱这样的矛盾处境中无法超然;永远受困于婚姻的枷锁中无法挣脱。 
    而七零生人的这种阴柔、这种敢于担当却在某种程度上稳定了社会、教育了后人、让前者侧目(也许是不屑),令后者敬仰(也许是鄙视)。 
    如今的七零生人皆是社会的中坚力量,他们度过了颓废的青春、适应了多变的社会、坚守了感情的纯真、摆脱了前者后者的思想羁绊。正以独特的观察力、敏锐的触觉,改前者之风、整后者之思,以成熟的性格魅力、完美的人格品德塑造今日之辉煌,以正昔日之迷茫...... 
         悲哉!七零生人,壮哉!七零生人......


 

 
分享到:
上一篇:爱的沉淀
下一篇:路边的风景
飞廉,鹿身,头如雀,有角,蛇尾豹文。有说其为风伯。但我觉得应该是操纵风力大气的神兽更合理。《楚辞(离骚)》有载
三字经46
乐观改变人生
12 埋儿奉母    郭巨,  晋代隆虑(今河南林县)人,一说河内温县(今河南温县西南)人,原本家道殷实。父亲死后,他把家产分作两份,给了两个弟弟,自己独取母亲供养,对母极孝。后家境逐渐贫困,妻子生一男孩,郭巨担心,养这个孩子,必然影响供养母亲,遂和妻子商议:“儿子可以再有,母亲死了不能复活,不如埋掉儿子,节省些粮食供养母亲。”当他们挖坑时,在地下二尺处忽见一坛黄金,上书“天赐郭巨,官不得取,民不得夺”。夫妻得到黄金,回家孝敬母亲,并得以兼养孩子
比妲己更能惑主误国的一个超级美女
曾纪泽收回伊犁1
连环画“打乾隆”
史上第一个因不会说普通话被废的皇后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