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大清三杰 >> 第七十七回 少将军血战西宁 老统领魂归北塞

第七十七回 少将军血战西宁 老统领魂归北塞

时间:2013/8/30 21:41:09  点击:2761 次
  苏元春正待答话,忽见一个戈什哈进去禀告左宗棠道:“刘锦棠刘统领,已在外边,说有要公禀见。”

  苏元春大喜的接嘴①道:“毅斋进省来了么。快快请入,我们正有事情和他商量。”

  左宗棠也对那个戈什哈说道:“我正要找他,快请快请。”左宗棠一边说着,一边迎到门口,等得戈什哈导入刘锦棠,左宗棠很高兴的唤着刘锦棠的名字道:“毅斋,你是今天到的么?此次真辛苦了。”

  刘锦棠慌忙先向左宗棠行礼之后,又与苏元春招呼一下,方始含笑的答着左宗棠道:“这算甚么,爵帅怎么竟和锦棠客套起来。”

  左宗棠听说,将手忙向刘锦棠一扬道:“你的剿匪手段真好,并非我在和你客套,快快坐下再谈。”

  刘锦棠对于苏元春本是后辈,便在下面坐下;左苏二人,也同坐下。刘锦棠先将剿平花门祸首之事,详述一遍之后,方问左苏二人道:“爵帅和苏老伯这边,这几天接到家叔的信息没有?”

  左宗棠先答道:“我们正为久不接着你们令叔之信,很在此地惦记。”

  苏元春也接口道:“刘统领,你们令叔,本是一位才兼文武的人物,这回久没信来,或是道途梗塞的原故,我们不过记挂他,这还罢了。只是这几天外边很有谣言,说是乌鲁木齐的那里,似有乱事。”

  刘锦荣将眉一蹙道:“小侄怎么没有听见。”

  左宗棠道:“此地谣言本多,我说事有缓急,白禹崔已把大小南川占据,我虽派了何继善去了,其实还不放心。”左宗棠说到此地,又朝刘锦棠笑上一笑道:“我的意思,还想请你再走一趟。”

  刘锦荣忙答道:“爵帅只要相信锦棠,①不致偾事,锦棠敢不奉令。”

  苏元春在旁岔嘴道:“刘统领肯去,还有何说,我的鄙见是、最好等得平了白匪之后,刘统领还得去到金积堡一趟呢。”

  刘锦棠连连点头道:“老伯的说话不错,小侄本也不放心家叔那儿。”

  左宗棠听了大喜道:“这末我就叫人去办公事。”刘锦棠道:“锦棠的队伍,本来扎在域外,只要爵帅的公事一下,锦棠马上动身。”

  左宗棠一面便命文案上去办委札,一面又将他想剿抚兼施的主意,告知刘锦棠听了。刘锦棠刚刚听完,札子已经办到,当下就向左宗棠谢了委,又向苏元春请教一些军情,立即告辞而退。左宗棠同了苏元春送走刘锦棠后,又和苏元春闲谈一会,方命苏元春退去。

  没有几天,有天晚上,左宗棠睡得好好的,突然哭醒转来。孝勋、孝同所见声气,赶忙一同奔至忙问道:“爹爹怎么?”

  左宗棠瞧见二子到来,便坐起来紧皱双眉的答道:“为父梦见寿卿浴血而至,似要和我讲话的样子,我已一惊而醒。”左宗棠说着,忽把双眼向那房内四处一望,似现害怕之色的接着说道:“此梦奇突,寿卿恐怕不祥吧。”

  孝勋、孝同二人一齐答道:“这是爹爹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寿卿军门这人,很有马伏波之风,况且又有聂功廷、董福祥两个在他那儿,决不至于有甚变故。”

  左宗棠摇着头道:“为父本也这般想法,但是此梦十分不好。”

  谁知左宗棠的一个好字,尚未出口,忽见一个办理机密公文的文案,手上拿了一件公文,慌慌张张的走入道:“回爵帅的话,寿卿军门,业已阵亡。这件公事,就是那边专人送到的。”左宗棠忙问:“你在怎说。”

  那个文案又重了一句道:“寿卿军门,已经陈亡。”

  左宗棠双手把他大腿一拍,同时发出悲音,对着二子说道:“寿卿真有灵呀。”左宗棠一面说着,一面连忙下床,展开公事一看,看未数行,眼泪已是簌落落的流下。

  孝勋、孝同两个,只好劝慰道:“爹爹且莫伤感,现在只有连发大兵,去替寿卿军门报仇。”

  左宗棠先把公事交还那个文案,命他退出,然后又拭着泪的对他二子说道:“寿卿此次出征,忽又说出一个死字,为父从前因见他去剿办那个白彦虎的时候,也曾说过一个死字,并没甚么坏处,所以也就大意一点。此次又令他去出征,不料竟出这个乱子,这真是为父对他不起的了。”

  孝勋、孝同两个,先将老父服伺上床,方始又劝着道:“寿卿军门的遭此不幸,爹爹自然有些悲伤。若说对不起,这也未免太过。因为常言说得好,将军难免阵上亡,此是一定之理。爹爹倘因寿卿军门之事,万一急出甚么病来,那更不妥。”左宗棠微微地把头点了几点道:“你们所陈,却也有理,此刻且去睡觉,明天再讲。”二子退出,左宗棠这一晚上何曾合眼。

  第二天大早,刚刚起身,又见那长子孝威专人报到,说是周夫人因病去世了。左宗棠一听此信,连连顿脚,泪如雨下。

  孝勋夫妇、孝同夫妇,也已得信,一同抢天呼地的奔到左宗棠身边,围着说道:“母亲,婆婆出此大事,儿子、媳妇等人,只有立即奔丧回家。”

  左宗棠仍是掩面痛哭了一会,方始乱扬其手的说道:“快快收拾行李,马上动身。现在不必多带盘缠,我叫沿途局所,按程付给你们。”

  大家听说,草草收拾一下,叩别起程,左宗棠一等儿、媳走后,赶忙亲笔函致沿途局所,从简的按程发给路费。跟手又写家信,谕知孝威办理丧事等等的礼节。甘省同寅,得信较早,都赴督辕慰唁,左宗棠只好设灵开吊,忙了几时。

  一天忽接刘锦棠的捷报,说是他到碾伯地方之后,何继善军门,已与白禹崔开过几仗。只因白部的回兵太多,沿途回民,更有暗中帮助情事,幸他设了一个诱敌之计,方将白部手下的一个大将擒住,白逆既失臂膀,以后方始连战皆捷。

  又说西宁知府马桂源,因见左宗棠不纳他那逐去陕回之策,索性暗中联合陕回一同抗拒官兵。他已派了亲信将领去到西宁,拟缴马桂源之械,马桂源的叛迹既彰,虽是亲自出战,不敌而退。预料两处战事,一月之内,可以得手云云。左宗棠得此捷报,稍觉放心一点。

  又过两月,始见刘锦棠平乱回省,接见之下,正拟详询经过事实,忽见刘锦棠满身素服的哭拜于地,一口气的对他说道:“锦棠一得先叔阵亡之信,几至晕绝过去。那时白禹崔,正率大队拼命来攻官兵,锦棠一想,此逆若不马上剿平,必至酿成他去与那马化-联络一气,那更不了。锦棠只有暂时丢开奔丧的念头,自从八月起,直至十月止,六十多天之内,血战了五十余次,仰仗爵帅虎威,首将白禹崔击毙,然后同了何军门直薄西宁城下,马桂源自知无力再抗,服毒而殁,西宁一带的难民数十万,方才重见天日。”

  左宗棠起先一面拉起刘锦棠,令他坐定,一面让他一直说毕,方去执着刘锦棠的双手慰藉道:“毅斋,此次之事,你能移孝作忠,所以我们寿卿的那个英魂,能够助你歼平巨酋。现在我就一边奏保你的这次大功,并请朝廷派你接统老湘军,好去替你令叔报仇;一边饬知那里四个统领,统统归你节制,你看怎样?”

  刘锦棠仍旧垂泪的答道:“爵帅不用保我这次劳绩,只要能够让我前去接统先叔的队伍,去和那个老贼一拼,我已感激不尽的了。”

  刘锦棠尚未说完,苏元春、曹克勋、陈亮功、李训铭、李成柱等人,都已闻信赶至,大家向着刘锦棠贺功的贺功,慰唁的慰唁,众口嘈杂,竟使刘锦棠没有工夫答话,闹了好久,左宗棠才将方才那个主意,告明大众,大众自然一力赞成。

  左宗棠即命左右就在大堂之上,设了刘松山的灵位,以便回省的队伍都来吊奠。当下前来吊奠的人物,除了兰州就近几个文武官员之外,其余都是刘松山的旧部,吊奠时候,十分哀悲,左宗棠瞧见刘松山如此深得军心,自然愈加感叹。刘锦棠也因那些兵士,遥跪拜奠,都极诚挚,更觉伤心起来。

  谁知就在那个时候,左宗棠忽见一个勇丁,突然越出队伍之前,手舞足蹈,如醉如痴的,一直向他面前奔来,方在大骇。左右当那勇丁,又是一个刺客,陡的各把手枪,对那勇丁瞄准要放。左宗棠此时又已看得清楚,赶忙摇手阻止道:“此人手上,似没甚么凶器,不必开枪,只把他快快拿下,由本部堂审问就是。”

  左右听说,立即奔了上去,把那勇丁设法拿住,先搜身上,并没凶器,方始抓到左宗棠面前,喝令跪下。那个勇丁,毫没害怕之状,单是定着两颗眼珠,厉声的对着左宗棠说道:“老统领刘松山派我来说,要请爵帅给我满饷一月。”

  左宗棠见那勇丁,语无轮次,始知是个疯子,便命左右将他拉开,不防一二十个人众,拉了半天,不但一丝拉那勇丁不动,而且觉得那个勇丁,满身寒气逼人,使人不能禁受,只好据实禀明左宗棠知道。

  那时刘锦棠正在刘松山的灵位旁边,跪着还礼,忽见他的队伍里头,突然奔出一个疯子,虽已拿下,还怕左宗棠怪他平日治军不严,当下忙不迭的奔到那个勇丁面前,喝问他道:“你叫甚么名字,究是哪哨名额,为何胆敢前来惊动爵帅!”

  那个勇丁,虽见刘锦棠这人,仍旧毫没惧惮之色,连连称呼刘锦棠做少统领道:“我叫王得贵,现充锦字第三营后哨副目,刚才忽见我们老统领,满身是血的走来对我说道:‘现在少统领接统老湘军了。说我一向办事忠心,给我满饷一月。又说金积堡那儿很冷,赶紧要求爵帅发给少统领二万套寒衣。’”

  刘锦棠听完,虽觉此话有些古怪,还不相信,又怒喝道:“真是一个疯子,快传三营后哨哨官前来,把他抓去,重责八十军棍。”

  左宗棠急阻止道:“此人所说,仿佛令叔真的来此受奠一般。我倒还要问他老统领还有甚么说话没有。”

  那个跪在地上的王得贵,不等刘锦棠接腔忙又说道:“没有没有。我只见老统领一只脚穿了靴子,一只脚还是一只毛袜。”

  左宗棠听说,吓得变色的对着刘锦棠和苏元春、陈亮功、曹克勋、李成柱、李训铭几个说道:“此人真个见了我们寿卿的了,我见王占魁给我的那个禀帖之上,的确说过寿卿阵亡的时候,失去了一只靴子。此人既没到过金积堡去,此事我又未曾向人提过,这样说来,寿卿的英魂,岂不是真在毅斋身边了么。”

  苏元春等人,一听左宗棠这般讲法,青天白日,竟有活鬼出现,无不汗
 

 
分享到:
17世纪欧洲妇女流行暴乳2
鲜为人知 一度让唐玄宗神魂颠倒的“洋贵妃”
只有处女才能参加的斯威士兰裸舞节5
攻打太平军的清兵
09 刻木事亲    丁兰,  相传为东汉时期河内(今河南黄河北)人,幼年父母双亡,他经常思念父母的养育之恩,于是用木头刻成双亲的雕像,事之如生,凡事均和木像商议,每日三餐敬过双亲后自己方才食用,出门前一定禀告,回家后一定面见,从不懈怠。久之,其妻对木像便不太恭敬了,竟好奇地用针刺木像的手指,而木像的手指居然有血流出。丁兰回家见木像眼中垂泪,问知实情,遂将妻子休弃
19 恣蚊饱血    吴猛,  晋朝濮阳人,八岁时就懂得孝敬父母。家里贫穷,没有蚊帐,蚊虫叮咬使父亲不能安睡。每到夏夜,吴猛总是赤身坐在父亲床前,任蚊虫叮咬而不驱赶,担心蚊虫离开自己去叮咬父亲
六个仆人2
猫和老鼠合伙3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