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云海玉弓缘 >> 第十七回 冰弹玉剑消阴煞 泥沼荒林困老魔

第十七回 冰弹玉剑消阴煞 泥沼荒林困老魔

时间:2013/9/29 12:53:23  点击:2557 次
  江南道:“这是你借我的手送给金大侠的礼物,咦,你没有见过这幅画,却又怎知它是件宝贝?”谷之华笑道:“你怎么认定它是件宝贝?”江南道:“要不然金大侠怎会那么高兴?”谷之华知道江南的性格,不给他说个明白,他定然不肯罢休,但这等关系重大的武林秘密,却又怎能对他漏,便砌辞说道:“我想那藏灵上人乃是一派宗师,他所珍藏的画定然不是寻常之物,金世遗欢喜新奇的东西,我便送给他了。”江南仍未满意,谷之华不待他问,急忙摊开双手说道:“我知道的便是这么多了,你问我也没有用。”
  陈天宇已猜想到画中定然牵涉到什么秘密,便将江南喝上,笑道:“江南,你多嘴的脾气,几时才能改掉?”江南心里暗暗嘀咕:“我说给你听的时候,你不是也称奇不已吗?现在我想问个明白,你却又来怪我多嘴。”幸好陈天宇说他,要不然他定然要吵起架来。
  幽萍笑道:“既然大家都不懂这幅怪画的含意,那就不必费神去琢磨它了。咱们还是赶快到前面小镇,找间客店歇息,然后再商议今晚如何行事吧。”在江南盘问谷之华的时候,厉胜男不插一语,心里却自寻思。
  孟神通自他女儿走后,心中甚是不安,怕给灭法和尚看出是他故意放的。好在灭法和尚曾在邙山上亲耳听过谷之华与曹锦儿的争论,心中想道:“我只道合之华当着她的掌门师姐才故意说不认父亲,原来她真是这般强硬。”其实,即算灭法和尚知道是孟神通放的,他也无可如何,因为他正要靠孟神通。
  这一日,日间孟神通传授灭法和尚修罗阴煞功的口诀,晚上灭法和尚则给孟神通讲解正宗内功的心法。将近三更时分。万籁俱寂,灭法和尚隐隐听到一种奇怪的音响,急忙停止讲授,说道:“老孟,你听听是不是有夜行人来了?”孟神通道:“是么?嗯,我还未听见。”其宾,他比灭法和尚更早发现,正在心中暗暗叫苦,想道:“这野丫头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放了又来,这岂不是故竟令我为难。”要知他之肯放走谷之华,除了父女之情之外,还有另一件心事,他怕擒了谷之华之后,灭法和尚定然要索取她的“玄女剑谱”,这剑谱是独臂神尼当年留下来,专为肘制了因和尚的。灭法和尚若然得了这本剑谱,又修练了修罗阴煞功,那么孟神通纵然将修罗阴煞功练到了第九重,灭法和尚也仍然要胜过他了。
  就在孟神通正自打算出什么主意的时候,突然听得外面一声惨厉的呼叫,一个人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
  孟神通定神一看,来的正是他的大弟子项鸿,但见他脸上划有一道剑伤,这还不奇怪,更奇怪的是他一进门,就带来了一股寒竟,而且浑身战抖,好像发冷一般。项鸿的修罗阴煞功练到了第二重,在孟神通门下弟子之中武功最强,寻常江湖道上的一流好手也敌不过他。却怎的刚发现敌人进来的迹象,就杀人伤了?
  只听得项鸿叫道:“外面来了一个妖女,弟子被她所伤,哎呀,冻、冻死我了!师父,你救救我!”灭法和尚与孟神通都是见多识广的人物,这时也不禁大吃一惊,他们竟看不出项鸿所受的是什么伤。
  就在这时,忽听得屋瓦作响,灭法和尚道:“老孟,我给你出去瞧瞧!”原来他也怀疑是谷之华到来,怕孟神通徇情放走。故此要亲自出去擒拿。
  灭法和尚跳上屋顶,但见对面的围墙上已现出了两个夜行入的影子,一男一女,约莫二十多岁.但那女的却不是谷之华:灭法和尚怔了一怔,立即喝道:“什么人这样大胆,居然敢到这里来了!”这封男女正是陈天宇与他的妻子幽。幽萍更不打话,一扬手便飞来了三枚冰魄神。
  灭法和尚一看,见是颗亮晶晶好像夜明珠一般的弹子向自己飞来,心道:“咦,这是什么暗器?”
  灭法和尚仗着他一身精纯的内功,又未闻到刺鼻的气味,知道不是有毒的暗器,他有意卖弄本领,待那三攸冰魄神弹打到面前,他才施展“弹指神通”的功去,卜卜卜三声响过,将那三枚冰魄神弹全部弹碎!
  他哪里知道,冰魄神弹乃是世间最奇特的暗器,它并不是靠准头、劲力的功夫,它所倚仗的是万载寒冷的那种阴冷之气,这三枚冰魄神弹被灭法和尚弹碎,威力正好发挥,但见冷气寒光,倏的铺开,便似在灭法和尚的头顶上撒下了一重雾网。阴寒之气从灭法和尚七窍攻入,灭法和尚猝不及防。好像置身冰窟之中,奇寒之气刺骨侵霄,好不难受!幸而灭法和尚见机得早,一觉不妙,立刻凝聚真气,连功相抗,饶是他功力深湛,也不禁机伶伶的连打了两个冷战!
  幽萍见他在寒光冷气笼罩之下,居然面色不变,也是好生骇异,说时迟,那时快,灭法和尚已是俨如兀鹰般向她扑来。幽萍一声娇斥,连人带剑,也向他飞去。寒光剑扬空一闪,迅即刺他的“大阳穴”。灭法和尚身子悬空,突然又觉得一股奇寒之气袭来,无可闪避,百忙中在半空一个翻身,挥袖拍去,但听得扑通两声,两个人都摔到地下。
  灭法和尚功力深湛,刚一着地,立即便是一个“鲤鱼打挺”,翻起身来,幽萍那一跤却被他摔得重得多,刚欲跃起,灭法和尚蒲扇般的大手已经抓到!
  眼看即将得手,猛听得背后金刀劈风之声,灭法和尚心中一凛,不瑕玫敌,先求自保,急忙一个“盘龙绕步”,飘身一闪,迅即反脚踢出,这一招有个名堂。叫做“魁星踢斗”,刚猛之极。但见青光疾闪,一口利剑,刷的一声从他脚底削过,按着两条人影倏的分开。
  向灭法和尚突袭的乃是陈天宇,陈天宇的功力和剑法都比妻子强得多,不过他用的只是一柄普通的青钢剑,那却远远不如幽萍的寒冰剑了。
  幽萍得丈夫替她一档,立即就跳起来,一招“冰川解冻”,寒光闪闪,四散铺开,她仗着冰剑的威力,不须讲究剑法的根、准,只要打得了身,便可以威胁敌人。灭去和尚识得厉害,急忙闭了呼吸,顺着剑势,一个“穿掌”搭着剑把。施展大擒拿手法,想硬抢幽萍的宝剑。陈天宇大喝一声,青钢剑霍地一转,一招“星汉浮搓”,刺向灭法和尚的“风府穴”。
  灭法和尚正在全神对忖幽萍,见陈天宇剑到,信手挥袖拍去,他见陈天宇年纪不大,料想功力不深,他刚才曾用铁袖的功夫击倒幽萍,满以为依样画葫芦,也可以对付得了,哪知陈天宇自幼便跟萧青峰练童子功,后来又得到唐经天传授他天山派的内功心法.功力比幽萍不上胜过一筹,但见剑光绕处,“嗤”的一声,灭法和尚的衣袖竟被他削去了一截。不过陈天宇被他一拂,却也被迫得倒退两步,未能伤得敌人。
  灭法和尚接连施展了铁胆擞袖两种功大,都伤不了陈天宇,这才知道他的厉害。幽萍得丈夫助阵,精神大振,寒冰剑指东打西。指南打北,剑尖所到之处,一股奇寒之气立即随之而来.灭法和尚不敢呼吸,应忖得甚为吃力。拆了十余招,他以强劲的掌力将幽萍迫退几步,乘机换气。
  灭法和尚接连发出了三记极其强劲的劈空掌,幽萍近不了身,陈天宇挡不住他的刚猛掌力。
  只好连连后退。可是他们两大妇改用避身缠斗的剑法,当灭法和尚强政之时,他们便即避开,灭法和尚欲要喘息之时,他们却又攻上。夫妻俩的冰川剑法配合得十分纯熟,加上有幽萍那把寒冰剑,灭法和尚仍是无可奈何。
  激战中陈天宇一招“大漠流沙”,钊尖颤动,酒起了朵朵剑花,弹指之间,连袭灭法和尚七处大穴。灭法和尚使出移步换形,娈招易位的功夫,在剑光笼罩之下生自开弓,左一掌“五丁开山”。右一掌“张羽煮海”,分击陈天宇夫妻。这两掌威力大得惊人,幽萍首先给他迫退,陈天宇一剑溯空,退得稍慢,被他掌力一震,登时飞了起来,幸而他内功已有火候,在半空中运气一转,落下来时,居然神色从容,并不现出狼狈之象。灭法和尚表面上虽然赢了这招,可是他用劲过猛,无法屏息呼吸,被寒气侵入,禁不住又机伶伶的打了一个冷战。灭法和尚恐怕缠斗下去,终会吃亏,正拟拚了全力,拚个两败俱伤,忽听得孟神通的声音叫道:“这对妖男妖女有点邪门,且让我来收舍他们吧!”
  孟神通虽然也不知道幽萍冰剑的来历,但他究竟是个武学的大行家,看了一会.便即看出了灭法和尚的危机存在,心中想道:“灭法和尚的功力虽然胜过敌人.但给那女子的宝剑所克,他打得越刚猛。真气亏耗越大,纵然赢了,只怕也得大病一场!”因此趁他赢了一招的时候,请他退下,保全他的面子。
  灭法和尚也知取胜不易,正好趁此收场,立即退下,给孟神通掠阵,孟神通上前喝道:“们年纪不大,瞻子却真不小,赶快说个明白,来这里做什么?”
  幽萍乘他张口说话之际,倏她飞出三颗冰魄神弹,孟神通焉能被她打中?他有心试试冰弹的威力,伸手一抄,把三颗冰都抄到手中,冰弹在他掌心碎裂,孟神通哈哈笑道:“果然是有点邪门!”
  幽萍这一惊非同小可,冰剑一展,抢上前去,立即便是一招“万里飞霜”。练天宇紧接着一招“千山落叶”,这两招正是“冰川剑法”中的精华所在,威力奇大,双剑齐出,剑花错落,端的好似霜雪纷飞,充满隆冬肃杀之象!孟神通伸指一,“铮”的一聱,将冰剑弹开,喝道:“把兵刃给老夫留下!”双指一弹一扣,便要硬抢幽萍的冰剑。幸而陈天宇来得快捷,他那一招“千山蓓叶”给孟神通闪开,身形不变,紧接又是一招“层怍乍裂”,但听得剑尖振动,嗡嗡怍响,孟神通背心的归藏、悬枢、风府、阳陵诸穴,都在他的威胁之下。孟神通一听他剑尖振动的聱响,如他功力不弱,只得放开出萍,反手一拂,使了一招“拂云手”的绝披,将陈天宇强劲的攻势完全瓦解。
  孟神通竟然不畏冰弹冰剑,陈天宇夫妻不由得大大吃惊,原来孟神通所练的修罗阴煞功乃是后天的一种阴寒之气,而冰弹冰剑则是自然的一股奇寒之气,若是后天所练的功力未到,当然抵抗不了那股万载寒冰的奇泠,现在孟神通已练到了第七重。而幽萍的这把冰钊,剑质又不如她主人冰川天女那把“冰魄寒光剑”,因此就伤不了孟神通了。
  可是孟神通的惊异也不在陈天宇夫妻之下,他接连发了三记劈空掌,虽然把陈天宇大妻震退.但只见他们汗流如雨,那是功力不及的原故,他们的脸色,却并未现出中了修罗阴煞功之后所应有的那种惨白的颜色。
  原来冰川天女在授他们冰山剑法之时,也授了他们抵御奇寒之气的吐纳功夫,这
 

 
分享到:
诸葛亮为何要在华容道放走曹操
1.今天幼儿园开学了,小白兔起的特别的早
慈禧太后照片
23 弃官寻母    朱寿昌,  宋代天长人,七岁时,生母刘氏被嫡母(父亲的正妻)嫉妒,不得不改嫁他人,五十年母子音信不通。神宗时,朱寿昌在朝做官,曾经刺血书写《金刚经》,行四方寻找生母,得到线索后,决心弃官到陕西寻找生母,发誓不见母亲永不返回。终于在陕州遇到生母和两个弟弟,母子欢聚,一起返回,这时母亲已经七十多岁了
咏鹅
非洲部落美女为何必须赤裸上身2
真实徐霞客:坐在小脚女人肩上旅行
李白走红秘诀:为天下最红女人写歌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