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康熙侠义传 >> 第五回 郭广瑞店内施仁 马成龙途中受困

第五回 郭广瑞店内施仁 马成龙途中受困

时间:2013/10/9 14:09:06  点击:1808 次
  词曰:
  财乃世路牛马,愚人何必弄悬。
  东崩西骗顾眼前,那管十方血汗。
  口债焉能空想,钱债终究要还。
  无功受禄寝食安,何如安分自便!
  话说马成龙来至保定府西关路北瑞升客店 ,进店占上房。 一路除去盘费之外,尚有白银二百余两。小二打净面水、倒茶。
  成龙一想 :“此去到北京城有三百余里地,盘费富足,可以不 必发愁,尚可方便,到了京城再作道理 。” 想罢,买菜吃酒,吃罢晚饭,行路劳乏,打开行李安歇睡觉。屋中甚阴,天气又在新秋,夜晚是凉的。
  第二日起来,觉着头疼,四肢发软,气闷不通,不能起身上路,叫小二请一个医家前来看病。小二出去,将本街住的一个不精通医道、全凭药性赋、不晓王叔和脉案的一位甘草先生请来看病。正是:送归地府凭三指,请到无常只一方。
  这位先生来至上房,成龙本是停食感冒,他按着三阳在内的伤寒给他治了,发汗之药又用的是麻黄,这一治倒重了,第二日更不能起床。
  成龙由这一日起,请来医家无数,约有二十余天,银子早为用尽,衣服典当已空。时光已过中秋节后,天气寒凉,身上只穿旧茧绸单裤褂一身,欠下房饭店帐十数余吊,小二就不像当初有钱之时那般殷勤小心伺候了,叫之不应,呼之不灵。倒是本店东家郭掌柜,名唤广瑞,为人忠厚和平,深明大义。见成龙在此店住了四十余天,病体方才见好,随来在上房,见成龙穷苦的这样,甚为可怜,说:“客人,你的病好了吗 ?”成 龙说 :“好了 。”掌柜道 :“天气将要凉了,明天我给你制钱 二千,你起身走吧。你欠我的帐目,我不要了。”成龙说:“谢谢你老人家 。我明日歇息一天 ,后日我就到北京城找朋友去了 。”说罢,郭掌柜回到柜房,叫伙计给他送饭。 次日就起阴天,下起雨来了。一连三天未晴,又不能起身,只好在店内吃这一碗无意思闲饭。郭掌柜虽好,无奈小二终日闲言闲语,甚是难听。自己遇着秋雨连绵,不能起身,衣裳又单,夜晚甚冷。成龙长叹一声:一夜凉风吹夜雨,英雄受困无知己。平生运蹇有谁知?惟有一声长叹矣。
  幸喜次日天晴 ,掌柜的送过盘费钱二吊,成龙叩谢起身, 出保定府北门。秋风阵阵,败叶凋零,对此凄惨景况,思前想后,想起当初有钱之时何等豪爽;至今日无钱,在店内受小二的闲气,多亏店中东人周济我。正是:看破时事须睁眼,参透机关暗点头。
  正想之间,已至漕河 。病体方好,四肢发软,不能行走, 雇了一头毛驴,头一天走了八十里,至顾城镇下店安歇,一宿晚景无语。
  次日早起,雇荡子车到北河吃早饭,顺大道往北,行至高碑店 ,寻店住宿。是日,除去店饭钱,分文皆无。次日起身, 并未吃早饭,日色平西已到涿州,没钱不敢进店,在街上歇息
  片时,又往前连夜行走。直到次日早晨,来到芦沟桥,一日一夜,并未用过饭食,直饿得肚内咕噜咕噜响。见那边摆着一个切糕架子,热气腾腾。旁边有一人手拿切刀,切得一块一块的,口中高声说 :“六个钱一块 。” 成龙饿急了,来至架子旁边, 假装不认得,说:“这是什么东西 ?”那人说 :“是切糕,黄米面同枣儿、豆儿蒸的 。”成龙说 :“你给我一块尝尝,我可没有钱 。”那人说 :“不成 。”成龙又说道:“你不给我尝尝, 你舍给我一块吧 。”那人说 :“我舍不起,你去找有钱的去要吧 。”成龙饿急了,眼睁睁瞧着吃不到嘴里。正是:饥咽糟糠 真如蜜 ,饱饫烹宰也不香。自己万般无奈 :“ 我抢他的就得 了 。”想罢,说 :“卖切糕的,那边有人来抢你的切糕来了!”
  那人一回头,成龙扛起切糕架子往东就跑。那人说:“不好了,抢了我了!与我截住他 。”成龙跑着一想,说 :“我成了什么人?君子固穷才是!人家是个小买卖人,我把人家的本钱抢去,人家岂不饿死吗?我自己受罪怨命,绝不连累别人 。” 想罢,将架子放下,笑着说 :“我与你闹着玩呢 !”那人又说 :“你 吓坏了我了 。”
  正说之际,从那边来了一少年,约二十多岁,手拿百灵笼子,说:“朋友,你是哪里的 ?”成龙说 :“我是山东登州府文登县马家庄人氏 。”那少年说 :“没进过城吧 ?”成龙说: “没有 。”那个人说 :“我瞧你像没吃饭的样子,是不是 ?” 成龙说 :“可不是,一天一夜没吃饭呢 。”那人说 :“我们北 京城内的规矩,饭铺开张,舍饭三天。今日彰仪门里,路北新开一个大货铺‘井泉馆’ ,头一天舍饭 ,年岁大的人到那里,给一个大份 ,吃完给钱四百。大份是两张大饼、两个大碗面、 两碟包子、两碟黄窝窝。小孩照样给一半。你快点去吧,正赶上了 。”成龙说 :“多蒙指示,我就快去了 。” 
  一直过大井小井 ,直到彰仪门进城,见路北有一个饭铺, 遍插金花,字号是“井泉馆”, 里边吃饭人无数,外边还有站 着吃的,成龙在旁边等着。有一个人在那里吃饭,是个卖菜的,先在柜上存钱五百六十文,吃了一百六十钱的饭帐,说 :“剩 下你给我拿过来吧。”跑堂的从柜上拿过四百钱,给了那个人,说 :“清帐。”成龙瞧着,打算此人吃的是大份,心中说:“北 京城真有这样的事。这一开张,得用多少钱赔?”那个卖菜的站起来,成龙随就坐下了,说 :“ 给我来个大份。” 跑堂说: “什么叫大份?”成龙说:“你瞧我是白帽盔,你当我不知道!
  我说给你听听:大份,每人是两张大饼、两个大碗面、两碟包子、两碟黄窝窝,并没别的了 ,这就是大份 。”跑堂的一笑,说 :“也不管你要大份、小份,给你拿来你吃就是了 。”端在桌上,放在成龙面前,说 :“你吃罢,吃完了再说 。”
  成龙正是饿急了的,一见拿过来,风卷残云,吃了一个干净。吃完了说 :“你给我拿过大份钱来 。”跑堂的说 :“你吃 了一百六十八个钱,你给钱吧,没有那么些说的 !” 成龙说:
  “你们这不是新开张么 ?”伙计说 :“是 。”成龙说:“既是 新开张,城里规矩,不是舍饭三天吗 ?”伙计说 :“走开吧!
  我们没有这些钱舍 。”成龙说 :“那么,我没有钱给你 。”伙 计说 :“无钱就剥你的衣裳 。”成龙说 :“什么?你剥我?你 过来,我给你钱!”伙计往前一进身,成龙站起来,用手一拎,底下一抬腿,将伙计踢倒在地;又一伏身,将伙计抓起来,说:
  “你姓什么 ?”伙计说 :“我姓宋,名刚 。”成龙说:“好!” 将他抓住,往里面水缸就扔 ,“扑通”一声响亮,伙计早掉在 缸里。成龙说 :“你叫宋刚,我没把你送在坛子里,我就对得 起你了 !”别的伙计说 :“吃完了饭不给钱,还要打架 !”先 将宋刚从缸里捞出来,说 :“伙计们,拿家伙来,给我打 !”

  成龙说:“要打架 ?”环眉直立,二目圆睁,将板凳踢倒,将 腿儿劈下。只见大货铺无数人等出来,将成龙围住就要打。正是:龙游浅水遭虾戏,虎离深山被犬欺。
  大众方才要打,从里面出来一人说 :“别打!”成龙一见, 羞得面红耳赤,将板凳腿扔在旧地,赶紧上前行礼。正是:十年久旱逢甘雨,万里他乡遇故知。
  不知此人是谁,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古人如何谈恋爱:儿子必须娶老爸的小老婆
美女自称是宫眷
诸葛亮与司马懿的三次巅峰对决
弟子规
照片电视剧新水浒中的宋江和阎婆惜
感遇·其一 张九龄2
三字经101
早发白帝城·朝辞白帝彩云间 (唐)李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