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鬼丈夫 >> 第九节 约定的日子

第九节 约定的日子

时间:2013/12/7 12:45:16  点击:1944 次
  约定的日子,宏达却没来赴约。万里不耐久等,正想开口提议到韩家附近转转看,却发现起轩早已不由分说的往韩家的方向走了。万里摇摇头,没奈何的跟了上去。 
  在韩家前门的小径上,有个人影匆匆走来,两人定睛一看,可不正是宏达!而宏达看见他们,却活像见了鬼一样,目光闪避,吞吞吐吐,脸色十分古怪。起轩心中疑云大起,万里也觉得不对劲儿,催着哄着,好说歹说,几乎又要打架了,宏达才被逼出了实话。“还不就是我舅妈!她忽然间发疯一样的,非要把乐梅嫁掉不可,乐梅跟她争,跟她求,闹得不可开交,最后翻了脸,舅妈竟当场把乐梅赶出家门,说不认这个女儿了。后来我们全家出动去寻找乐梅,好不容易终于在往雾山村的山路上发现了她……”宏达喉间一哽,有些说不下去。万里的一颗心悬在半空中,急不过的大吼:“然后呢?你快说呀!然后呢?” 
  宏达深吸了一口气,定定的望向起轩。 
  “我想,乐梅本来是要去找你的,可是走到坍方的那段山路时,却不慎失足,跌下了山谷。” 
  起轩一脸痉挛,张开口想问什么,却说不出话来,久久才干涩、困难的迸出一句: 
  “她死了?”宏达伤痛的摇摇头。“她跌破了头,整个人陷入昏迷之中,呕吐和呓语不断……”感谢天!起轩闭上了眼睛,至少她还活着!感谢天…… 
  “乐梅她……”宏达迟疑了一会儿,毕竟还是说了:“她一直叫着你的名字。”起轩的心被巨大的痛楚狠抽了一下,当下,他没有一丝犹豫,转身就往韩家奔去。 
  不管身后宏达和万里的叫喊,也不管眼前险恶的状况,只要能看到乐梅,守在她的身边,他什么都不管了!如果真有人要拿刀砍他,那就砍吧,如果这样可以代替乐梅受苦,那么他甘之如饴!因为出了事,韩家今天正忙得人仰马翻,平日森严的门禁也松弛了许多,竟让起轩一路长驱直闯,如入无人之地。也因为小佩丫头正蹲在一扇厢门外抹眼泪,形成最好的路标,使他不必询问,就在成套的数排厢房中,正确俐落的找到乐梅的房间。在房内陪守的众人看见起轩一点儿也没有阻碍的冲进来,都大吃了一惊,再看见他旁若无人的奔向床前呼唤乐梅,更是惊呆得忘了反应。原本坐在床沿垂泪的映雪难以置信的眨了眨眼,确定眼前这人真是柯起轩,不觉猛抽了一口冷气,心中所有的痛苦、愤怒、忧心、煎熬、傍徨等种种情绪,霎时都有了集中发泄的对象。 
  “你这个凶手!都是你把乐梅害成这样,竟然还有脸来?”她哭喊着扑上去,对着起轩一阵没头没脑的乱捶狠打。“我跟你拼了!你父亲杀了我丈夫,现在又换你来毁我女儿!她要有个三长两短,我就与你们同归于尽!你这个凶手!凶手……”如果她手上有刀,真会砍了他!起轩并未反击,只是紧紧护着乐梅,任那些拳头和巴掌狂风暴雨似的落在自己身上。众人这时才大梦初醒般的围上来,七嘴八舌的劝着,七手八脚的拉着,很费了一番工夫,到底是把映雪架离了床边,但她仍在那儿一头哭一头嚷: 
  “你们怎么还不把这个凶手赶出去?叫他滚出去呀……” 
  起轩凝视着昏迷中的乐梅,因她苍白的脸和紧闭的眼而震慑心痛。上回在小山坡上分别的时候,她是笑着离去的,而现在,她却毫无意识的躺在这儿,不会笑,不会哭,不会说话,也看不见他,就像一个没有生命的布娃娃……他猝然转身,克制不住的痛喊:“到底谁是凶手!是你!袁伯母!” 
  映雪顿时止住了叫喊,只是瞪视着他,然而在她那怨恨的眼神中,忽然浮现出一抹说不出的惊慌。好半晌,她才低低的、喑哑的,几乎有些害怕的迸出一句: 
  “住口。”起轩逼近了她,紧盯着她,好似要把她看穿了一般。 
  “从头到尾,我做过什么伤害乐梅的事吗?不!我没有!是你,你用上一代的恩怨压迫她,用死亡威肋她,最后甚至不可理喻的要断送她的终身!” 
  这些话提醒了映雪近来和女儿之间种种前所末有的冲突,她的心一酸,当下又恢复了攻击:“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你而起的?天下的女人何其多,可你偏偏要来勾引我的乐梅!你离间咱们母女的感情,你一步一步的把她从我身边夺走……”“但愿我把她夺走了!”起轩激烈的剪断她的指控。“是!我早就应该不顾一切的把她夺走,可是我却还奇望着能打动你,因为我钦佩你,因为你是乐梅的母亲!你不但熬过丧夫之痛,还守着这份感情,把全副心思都用来教育唯一的女儿,我认为像你这么坚强、执着又伟大的母亲,绝不至于残忍无情、蛮不讲理,绝不至于把人逼上绝路……”他停顿了一会儿,盯牢了她,沉痛的、一字一字的吐出口来:“但你就是!” 
  “你……”映雪张口结舌的看看他,再看看四周鸦雀无声的众人,蓦地感到自己竟是如此孤立无援,不禁又歇斯底里起来。“你们怎么都不说话?居然由着他嚣张狂肆、黑白颠倒的来批判我?”“因为你造成的悲剧就在眼前!”起轩回头望着乐梅,哑声说:“因为你固执的一再反对,终于变成一只无形的手,把乐梅推下了山坡,要了她的命!” 
  映雪震颤了一下,试图集中全部的力气来反驳起轩的控诉。“她……她还没……”她也望向乐梅,那个“死”字毕竟说不出口,只得咬紧了牙,颤声说:“你怎么可以诅咒她?” 
  随着这句话,她所有的剑拔弩张都哗然崩溃,脆弱而悲伤的泪水却止不住的奔流。起轩深深的看着她,原先的对峙情绪也消失了。“不是诅咒,而是心中无惧。”他平静的说:“我不怕她死,真的,果真那样,我就跟她去,也没有人能再拆散我们,我还怕什么?到那个时候,你是不是就满意了?我一死,我的父母亲、柯家上上下下痛不欲生,你是不是就得着报仇宿愿了?一生忠实,一生节烈,到头来是为了换一场玉石俱焚吗?一件不幸的意外,却要两个家庭同归于尽来弥补,这难道就是你要的?这难道就是袁伯父的遗志?” 
  这番话说得冷寂,却让一屋子的人都震撼住了。映雪默然垂下头去,无言以对,然后,她踉踉跄跄的走向床边,怔怔的望着女儿,久久,久久,终于悔恨、自责的啜泣起来。 
  跟在起轩身后赶来的万里原本一直静静的站在门边,这时才上前拍拍好友的肩。“谁说没有希望的?别忘了还有我呢。”他转向众人,大声说:“请各位允许,让我替乐梅诊断诊断。我叫杨万里,是个大夫,别看我年纪轻轻,其实我从十五岁起,就已替人开处方治病了。”“对对对,”一旁的宏达也忙不迭的点点头。“他祖上五代都是医生,就凭这一点,实在应该请他跟乐梅瞧瞧!” 
  就算宏达不帮腔,万里那副充满自信的样子也容不得人怀疑或拒绝,而他亦没有辜负别人的信赖,略略观察把脉之后,便把乐梅的一切症状细节说得分毫不差,又说颅内出血是她的伤势关键所在,目前须以活血化瘀为紧要,可惜前头两位大夫都走错了路向,不免有些耽误了病情,但现在抢救还不晚,只要能够对症下药,乐梅醒转过来是迟早的事。一场分析下来,听得人人点头,个个佩服,多少都宽了心。 
  稍后,万里坐在韩家大厅里开处方单,好让家丁去药铺抓药时,伯超走过来道谢,万里赶忙起身回礼,诚恳的说: 
  “快别客气,这原本就是我的天职,为了起轩,我更要尽全力把乐梅治好!但愿韩伯父也能抛开成见,全权信赖我。” 
  伯超心中其实已经信赖他了,但因他是起轩的朋友,不免有些尴尬,一时不知何言以对。万里心里有数,便乘机为好友说项:“我恳请伯父不但要信任我,还要多多担待起轩,现在这个情况,是千军万马都拉不动他的。而且有他在一旁守着,对乐梅的病情来说,或许有助益也未可知。所以,请您让他留下吧!”伯超沉吟了一会儿,郑重的点点头。“好!我答应你,一切有我担待!”万里说得不错,乐梅虽然暂时失去意识,但她似乎能够感觉起轩的存在,当呕吐等症状发生,众人都束手无策的时候,只有他能令她平静;当她呓语不断,也只有他能令她安宁。他寸步不离的守候在她身边,将她的一只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上,仿佛试图把他体内源源不绝的力量灌输给她;整个下午,他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视线也从未离开过她的遐睫。只有一次,在她因强烈的呛咳而把整碗汤药呕出来的时候,他才俯下脸去,将她的手紧紧贴住自己淌泪的眼睛。 
  面对这样的深情,即使是映雪也无法不为之心软、动容。好几回,她不得不强装漠然的别过头去,以免让人看出她内在真正的情绪;这种柔软而陌生的情绪像一束小小的火焰,一点一滴的融化了她心中那座坚硬的冰山。但为了自尊的缘故,她就是不愿让人知道。这天夜里,韩家来了几位意外的客人。当宏达领着他们跨进乐梅房里的时候,起轩先是一愣,接着就激动的喊出声来:“奶奶!爹!娘!你们一定是从万里那里得到消息,然后就立刻赶来了,是不是?” 
  在场的韩家人都大感惊讶,还来不及有所反应,柯老夫人已经沉稳的开口了:“真是冒昧得很,突然来访,请各位千万别见怪。当我听万里说,乐梅是在奔赴咱们雾山村的途中失足受的伤,我老人家于心不忍,也于心不安,无论如何都要过来瞧瞧这孩子!” 
  她那慈和的长者风范和稳重的威仪,仿佛有一股直指人心的力量,令一屋子的人都肃穆起来。伯超看了映雪一眼,见她俯首不语,便理所当然的回礼: 
  “承情之至!乐梅目前还不省人事,咱们代她谢过老夫人!”道过扰,趋前探视过乐梅,柯老夫人便吩咐身旁的紫烟把万里托他们带来的一篮药转交给人家。药物分外敷与内服,外敷者有一日一次、两次与三次不等,内服者又有火煎、水冲的差别,每一种药还有不同剂量与时段的规定,洋洋洒洒甚是累人,然而紫烟很体贴的在纸包与瓶罐上做了记号,当面又不厌其烦的反覆交代清楚,淑苹和怡君连连称射不止。紫烟摇着手,柔声说:“别客气!我能尽一分力是一分,只希望乐梅小姐能快快康复才好!”“一定可以的!”柯老夫人坚定的接口:“这儿有韩家、袁家同咱们柯家,老老少少这么许多人共同为她祈福,老天爷不会睁眼不顾的!”她停顿了一下,视线扫向众人,问道:“请问,乐梅的母亲是哪位?” 
  映雪一震,仍俯首不语,但她可以感觉大家的目光都往这儿集中而来,也可以感觉老夫人巍颤颤的走到她面前。 
  “你就是映雪?!”老夫人注视着眼前这略显憔悴但仍不失秀丽的妇人,感慨万分的点点头。“我早应该来看你的,刚出事的头几年,我跟士鹏他爹,就当陪着士鹏一块儿来赔罪。知子莫若母,我很明白我这儿子是怎么样的人,倘若整个事件能重来一遍,他宁愿那把刀是捅在自个儿身上的!” 
  一旁的士鹏面颊微微抽搐着,压抑着内心潮水般的激越情绪。老夫人望了儿子一眼,也不禁黯然。“这话他自己说不出口,可我能说,我能说的有太多太多了!我就是应当不厌其烦的来拜访你,以一个母亲对母亲,妻子对妻子,甚至母亲对女儿的立场,来一步一步化解你心中的怨恨与不平。如果我那么做了,那么今天,我或者就不是痛心而来,而是以家老祖母的身分,开开心心的来串门子吧?!” 
  映雪心中一酸,真想抱住这慈爱又威严的老妇人好好痛哭一场,把她这些年来的委屈说给她听,但到底是倔强的强忍住了。老夫人缓步踱开,叹息着说:“所谓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咱们这些做长辈的,就缺这份无私的胸襟,如今才叫他们小一辈辛辛苦苦在那儿搬砖堆砌,想架起一座化解怨恨的桥梁,而咱们还眼睁睁的看他们付出血泪,甚至几乎付出了生命!惭愧呵,咱们全都枉为人父、枉为人母了!”几个长辈对望一眼,都能从彼此的眼中看见懊悔与歉疚的神色。映雪更是心如刀割。 
  “我话虽重,可是语重心长,今年活到七十岁了,我想我是够资格这么说的。总而言之,人的一生平平安安、无风无浪,那是最大的福分,即使不能,那么手里少抓几个后悔,少抓几件恨事,也不至于蓦然回首,物事人非事事休,未语泪先流啊!”紫烟表情一动,悄悄抬眼望着老夫人,见她泪光盈然,慌忙又垂下眼去,脸上的表情却更复杂了。 
  “你们若觉得我说的话有道理,那么从现在起,大家化干戈为玉帛吧,别让躺在床上的乐梅不安宁。”老夫人望向乐梅,心里眼里都是诚恳,都是怜惜。“你们别说这孩子神志不清,也别说为时已晚,当咱们心中去了恨意,除了恶念的时候,福虽未至,祸已远离!所以,让咱们放下一切恩怨,众人一心,只为乐梅祈福吧!”众人无语,一片寂静之中,只有女眷们轻微的哽咽声。士鹏再也忍不住,忽然直直走向映雪,竭力克制着内在的激越,哑声对她请求:“请你允许让我到怀玉灵前上炷香!多年来,我一直希望帮这件事,除了祈求他的宽恕,今日更要祈求他保佑乐梅化险为夷!我诚心诚意的请求你的允许!” 
  映雪一时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求助的看着伯超,盼他代为做主,但他只是一脸严肃的摇摇头说: 
  “你别看我,是非恩怨都明明白白的摊在你面前,解铃还需系铃人,你必须自己拿定主意!” 
  是的,恩怨如乱麻,千头万绪,而她是唯一的持剪人,要结要解,都掌握在她手中。映雪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正面转向士鹏,这是她十八年来第一次看着他的时候眼中不带恨意。 
  “怀玉的牌位在我房里,我带你去!” 
  听到这句话,柯韩两家人都松了一口气。柯老夫人欣慰的直点头,喊着紫烟,拉着延芳和起轩,和悦的说: 
  “来来来!咱们柯家的人,都去给乐梅她爹好好上炷香!” 
  士鹏原先还一直强忍着激动,直到柯家三代在袁怀玉灵前祭拜完毕之后,他胸臆间那股汹涌的泪意却再也收束不住了。“怀玉……”随着这声发自肺腑的痛喊,他也把脸一蒙,无法自己的痛哭起来。十八年郁结,十八年的桎梏,都在那声痛喊中得到释放,都让痛快的泪水洗净了。而映雪民中那座坚硬的冰山,霎时亦化为轻柔的流水,沿着她的面颊潸然淌下。 
 

 
分享到:
美女西施
风流诗人李白唯一搞不定的那个女人是谁
乾隆晚年因何事为自己写诗辟谣
依卜和小克丽斯玎
聪明的农夫女儿2
7.父母代为相亲的,没感觉
不爱吃药的小老鼠6
三字经25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