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狐狸缘全传 >> 第十四回 吕祖金丹救周信 群妖法台见真人

第十四回 吕祖金丹救周信 群妖法台见真人

时间:2014/2/11 18:47:09  点击:2059 次
  诗曰:

  妖魔集众势难当,虽是真人未易降。

  仙发慈悲狐逞恶,神凭道理怪凭强。

  物如害命多遭劫,罪若通天定受殃。

  非是祖师无法力,群陰合聚胜纯阳。

  话说众狐见这些无能的老道俱都躲藏,便任意在法台搅乱了个不堪。这话不提,且说纯阳子按落云头,直奔周宅书院。众狐一见大罗神仙来到,不免心中胆怯,忙借遁光回了磋砑古洞。纯阳子上了法台,一见神像、经卷已是践踏残毁,未免在那里心中叹惜。

  老苍头忽然见一个道士在台上站定,便忙说道:“我的道爷,你快下来罢,妖精刚走了,你怎么又去招惹?”此时王老道因藏在书院墙外柴草垛内,猛然听说妖精已去,便从草堆里连忙钻出,问道:“你说甚么哪?”苍头道:“你瞅你们那道友,妖精在这里他也不敢上台,妖精将去了也不知,就跑在台上作甚么?”王老道忽抬头一望,不觉哈哈的大笑,说道:“老苍头,你快过来磕头罢。这是我师傅来了。”说罢,复又使起他那泼皮性子,破口大骂道:“我说你们这些妖崽子跑了哪,原来瞅见我师傅来咧。你们如今倒是回来,咱老爷们到底见个真章儿,较量较量才算。要是这么撕了碎了一跑儿,姓王的不能这么好惹的。非得见个上下不成。”知

  老苍头见他说的这些话,疯不疯、傻不傻的,忙说道:“既令师尊到来,自有擒妖之法,任凭老祖发落便了。”老苍头跪在法台之下,在那里候着。吕祖对着王老道说道:“你快躲远些,不必在这里乱嚷。将这些伤了的物件,速派人送至迎喜观去罢,此处一概不用。”于是,王老道忙将这些茶房、伙居道士叫出来,一齐收拾净了,同着众道拜见真人,先回迎喜观去了。

  此刻,惟有王老道以为吕祖是他师傅,须在这里伺候,仍然未去。纯阳子见这些器皿送走,遂对苍头说道:“山人此来虽然为的降妖,须先救你主人性命要紧。待山人下台,你同着速去观看。”说罢,老苍头引路,一齐来至书房。老苍头将软帘卷起,真是满屋妖气。只见周公子一丝游气,身体枯干,二目紧闭,面色焦黄,悠悠的卧在榻上。凡作仙人的,都是意善心慈,用慧目一看,不由的叹惜说道:“年轻的孺子,事务不谙,被妖狐缠的如此,尚不醒悟,未免无知太甚。”

  苍头见仙真点头赞叹,以为公子料难救转,不觉泪眼愁眉。吕祖见他忧烦,忙说道:“苍头,你不必如此。山人自有妙法搭救。”言罢,便回手取出一个锦袋,擎出一枚仙丹,名为九转还魂丹,递给了苍头,说道:“你速用水调化,与你主人灌将下去。”老苍头接到手内,闻得冷森森一阵清香,连忙调好,送到周公子嘴边,拖着灌到腹内。这药真是仙家奥妙,不亚起死回生,登时之间,便回真阳,保住性命。吕祖又对苍头说道:“公子之病,已是无碍。再取纸来,给他画道灵符贴在书房门上,日后纵有妖怪,也不敢再来。然从此不可自己胡思乱想,还得静养百日,真体方能复旧还原。”

  这周公子自由病深之后,已是命在旦夕,所以王老道捉妖等事,已迷的一概不知。适才因吃了仙丹,腹中邪气散尽,元阳已自保住,虽一时身不自主,心里已明白了许多。今听书室有人说话,便慢慢的睁了睁眼。苍头一见,心中大悦,忙来至公子面前,如此这般,回禀了一遍:“如今仙人现在,大约妖怪不敢再至。公子静心保养可也。”周公子听罢,也顾不的歪想,仍然合目而眠。老苍头拨了两名妥当仆人服侍伺候。诸事安排已毕,吕祖仍又吩咐道:“苍头,你同山人仍上法台,急令仆人排开坐位,山人好画符,诏取妖狐至此,把这事解合。一者体上天好生之德,再者不伤我道教慈悲之念,三者不碍他万年修炼工夫。”

  苍头闻听,忙派人安置停妥,请吕祖又上了法台,预备下朱笔,铺下黄纸。吕祖入了法坐,提笔写道:

  纯阳子,谨遵南极仙翁命,为尔妖狐降下方。你等本是披毛类,原许你们恭修把道详。既然得入真门路,便应该遵正去循良。为甚么无故生邪念,因补纯陰去采阳?既然未遇雷击劫,须回洞,改恶于善把身藏。却偏要藕断丝连贪滢欲,恨不能把懵懂书生性命伤。至而今,虽然我门徒得罪你,并未将你怎样伤。尔等毫无忌惮多肆恶,经卷、神牌、残毁实不当。尔等只知利己损人虽得意,岂知是罪大如天自找灭亡。山人此来无别意,写这道解合的牒文尔等细详。若是遵依我教令,山人慈悲尔等不相戕。倘若是痴迷终不悔,山人怒,未免与尔等个恶收场。

  吕祖爷书罢牒文,便一声唤道:“当方土地何在?”土地连忙应道:“小神在此伺候。不知大仙有何法令?”吕祖吩咐道:“有一道牒文,尊神可送至青石山下磋砑洞内,传玉面狐前来见我。”土地接了牒文,领命而去。

  且说玉面狐率众归入洞府,虽说扎挣不肯害怕,未免总带惊惧之色,坐在内洞,默默无言。别的妖狐见洞主如此,便你言我语商量,说道:“仙姑也是几千年得道之体,何论甚么真人不真人呢?既然高兴,残坏了神像、经卷等物,惹下他们,便不怕他们。俗语说‘打破了脑袋用扇扇’、‘丑媳妇难免见婆婆’、‘既作泥鳅,不怕挖眼’,总在洞里藏着,亦是无益。他是真人,也得讲理,莫若出去,看他怎样。他若是以强压弱,咱到底与他见见输赢。难道他是大罗神仙就无短处吗?他当时也行过不正道的事,今日若将咱们赶尽杀绝,他也须得自己想想。”

  众狐正在议论纷纷之际,忽听洞外有叫门之声,玉面狐以为吕祖来到,气的脸色焦黄,众妖道:“洞主不必生气。吕洞宾今既找上门来欺人,未免不通情理。咱们正是一不作,二不休的时候。洞主想个奈何他的计策,先将他制服,羞辱了他,管保从今以后,道门再不敢轻易临门欺负咱们。即或他不肯干休,再来报仇,大约欲伤咱们也非容易。再者,到那时,料着不能取胜,便想个善全的法儿,躲避了他未迟。”玉面狐听罢,说道:“事已至此,就按着这么行便了。”于是,玉狐结束停妥,方令小妖儿开了洞门。此时,土地随着便走将进去,到了洞内,对着妖狐,口称道:“仙姑在上,当方土地稽首了。”玉面狐见是本方土地,这方将心放下。

  看官,你道土地怎生模样?有赞为证:

  见土地稽首哆嗦年衰迈,是一个白发蹀躞老头儿。荷叶巾儿扣顶门,面门儿上起皱纹,白胡须连着鬓儿,搭扣着两道眉儿。奢列着嘴唇儿,满面欢容笑弥嘻儿。躬了腰,控着背儿。上黄袍,是大领儿,香色绦,四头秋火,下腰系白绢裙儿,护膝袜抱着腿儿,登云鞋是圆蝙蝠的前脸,云头在后根儿。手执着过头棍儿,随脚步,能持劲儿,拄着他能歇腿儿,更为是保养路远走的精气神儿。谅土地多大职分儿,不过是管小鬼儿,住的是小庙儿。住家户儿,也尊其位儿,当地下受灰尘儿,头顶着佛爷桌儿。同说他最怕婆儿,就真是他怕婆儿,可总没见他骑过骡儿。土地爷眼望着妖狐说禀事儿:“这是纯阳子亲笔写的牒文儿。”

  玉面狐听说有吕祖的一道牒文,连忙令小妖接过,送到面前。玉狐拿在手内,从头至尾看了一遍,又递给众妖互相瞅罢,玉狐对着众妖说道:“吕洞宾书写牒文,与咱们前去说合之意,我看并非是要动嗔痴与咱们较量。都是与他徒弟解合,令咱们悔过。这不过给王半仙找找脸罢了。据我想来,这倒很好。趁着周公子未曾丧命,倒不如与他相见,息事罢词,仍自各不相伤,岂不两全其美。”

  众妖听罢,俱各摇手说道:“不可,不可。洞主岂不闻吕洞宾收柳树精时节,七擒七纵,或硬或软,用无限的机关,方把柳树精制服作门徒。这而今三眼侍者、飞絮真人飘遥海外,放荡天涯,谁不晓得?如今吕洞宾既差土地前来投此牒文,这叫做先礼后兵、调虎离山之计。指望把咱们诓去,先用话语压服。若与他顶撞,再施法术,制服咱们。仙姑断不可信他一束牒文,自己去找耻辱。况牒文上直骂咱们是披毛畜类,并无仙姑暗吃延寿儿一层公案。焉有人命关天之事,牒文上反不提起之理?可见是叶底藏花,虚言相诱。咱不可堕在他术内。”

  玉狐听罢,微微笑道:“众妹不必多言。洞宾此来,专为经卷、神像一事。他既以礼而来,我也以礼而去。若不分皂白,便去与他相持,未免咱们无礼。等着与他见了面,回来再作区处可也。”言罢,叫小妖儿取过文房四宝,提起笔来,在牒文后面写了八个细字,乃是:“即刻便去,当面领教。”书毕,仍将牒文递与土地说:“劳动你拿去交与吕纯阳,就说仙姑随后便至。”土地答应一声,接在手内,举步而回。

  这些群狐一个个呆呆胆怯,说道:“仙姑这事作的未免轻率,千万不要孤身去与吕洞宾会面。想洞主现已修成仙体,岂能受人当面挟制?倘一时言差语错,空身与他斗法,胜不了吕洞宾,这不是负薪投火,自烧其身吗?今既批了牒文,说即刻便去,料难更改。然须商议个万全计策,莫要粗心轻敌方妥。我等想着,洞主若与吕洞宾前去相会,我们大众仍然同走一次,在那里等候。如若是讲合劝解,彼此不伤,作为无事。倘若你们一时反目,我们给他个一哄而上,一齐努力破了他,然后再作定夺。”玉狐被众妖怂恿不过,遂说道:“这个主意也是。若有个不测,众妹好一齐帮助。”说罢,玉面狐先换了戎装,众妖打扮的轻衣短袖,更换完毕,齐借遁光,直扑周宅而去。

  且说土地自磋砑洞回至法台之上,见了吕祖,呈缴牒文。吕祖接到案上,铺开一看,见牒文后面写着“即刻便去,当面领教”,看罢,不由拈髯微微冷笑,说道:“这孽畜真是不知自愧,无理之至。”连忙把牒交掷在一旁,回头对土地说道:“有劳尊神往复,且请回位。”土地打了个稽首,归位去讫。吕祖吩咐苍头,将王半仙叫到台上,对众言道:“山人不动嗔痴之气,已五百余年。似此妖狐这等狂妄,将字批在牒文之上,定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未免又要山人动嗔痴了。这也是劫数宜然,料难自免。且待众妖来时,先以好言解释,他们如若执迷不悟,只得再用法术降他们便了。”说罢,又令王老道与苍头:“若见妖狐一到,叫他们上法台来见我。”

  老苍头与王老道一齐领命,走至门外刚一张望,早见对面来了几个女子。老苍头知是妖怪,却见他们都是月貌花容,天姿国色,改换了戎装,一个个打扮的齐齐整整,真是眉如黛翠,唇似涂朱,眼若秋星,腮含春色,一样装梳美丽,分不出伯仲妍媸。虽然令人瞅着怜爱消魂,淡雅之中却暗藏煞气。故此与人相接,惯能丧命亡身。老苍头看罢,暗说:“一个妖精便闹了个翻江搅海,因这王老道,反招出一大群来。也不知这位吕祖师捉得了他们不能?”心中正在暗想,只听王半仙嚷道:“妖精同来到了,我先跑罢!不看他们记着仇,再用荆条棍先打我一顿。”

  老苍头听他一嚷,忙一抬头,见玉面狐虽然改了戎装,仍是胡小姐模样,花枝招展,已经来在门外。苍头因得罪过他一鸟枪,不免对面一看,也觉心中胆怯。又搭着玉面狐还带着好几个戎装的妖精,怎么能不唬的害怕?有心要同王老道事先跑了,又怕违了吕祖法令。无奈乍着胆子对妖精说道:“吕仙今在法台有请。”众妖见苍头战兢兢的说话,便含笑说道:“此来正要会会吕纯阳,你引路领我们前去相见。你就说:‘玉面仙姑已至’。”于是,老苍头领着众妖进了大门,转变抹角,来到书院。苍头连忙先到法台之前,说是:“回禀祖师,众妖俱到。”吕祖吩咐道:“你暂且退后罢。”

  只见不多一刻,众妖果然娇模娇样来至法台之下,一个个乱语纷纷。又听玉面狐说道:“既然纯阳子以礼相请,众妹等也须遵奉牒文。咱并非惧怕谁,不能不奉元始天尊、太上老君、通天教主、变化三清之义。咱见了洞宾,也要分个次序,这截教、玄门同是一理。”众妖道:“我等凭洞主调令便了。”玉面狐率众站在法台之旁,开声叫道:“老苍头在那里?你速到台上,就说玉面仙姑在此行礼呢!”老苍头听罢,忙走至吕祖之前,说道:“众妖要行礼呢。祖师怎样降他们?”吕祖拈着髯微笑道:“你去对他们说去,就说山人在此迎接了。”苍头犹若惊弓之鸟,忙说:“小人被妖吓破了胆哩!只为王半仙把小人闹苦了。有话神仙老爷自去说罢,小人肉眼凡夫,再不敢前去与妖说话了。”吕祖道:“如此待山人自去便了。”知

  不知吕祖见着妖怪何如,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连环画“打乾隆”
汉武帝一生最爱的一位绝色美女
印度人吃饭为什么要用手抓3
揭秘中国古代十大名妓的温柔之死
用春药迷诱皇帝而当上皇后的绝色美人
古代富翁下场 沈万三砸了饭碗也没喂饱朱元璋
揭秘李自成兵败北京城的真实原因
王亶望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