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帝宴1·步步杀机 >> 第十九章 夕照

第十九章 夕照

时间:2014/2/25 9:05:38  点击:1938 次
  星隐日升,大江如带。

    江心一叶扁舟顺茫茫江水而下,满是孤落。那日光投在翻腾的江水上,泛着点点金光,给这萧瑟的秋意中,带来分绚烂的色彩。

    那舟头有个红泥火炉,放着个铜壶,看样要煮水,但炉中半点火星都无。

    船头盘膝坐着一个和尚,身着黑色的道袍。他就那么坐着,如木雕石刻,若非那人衣袂随风飘拂,胸膛还是略微起伏,旁人见了,只怕以为那不是个活人。

    姚三思站在船尾,悄悄地望着船头的那人,低声道:“千户大人,上师没事吧?”

    船头坐着的赫然就是大明的黑衣宰相——姚广孝。

    大明自朱元璋以来,就取消宰相一位,径管六部。朱棣沿袭此例,组建内阁代替宰相权能,但在朝野臣子百姓的眼中,姚广孝就是宰相——甚至比宰相的权利都要大。

    姚广孝不但是宰相,而且很黑,因为姚广孝一辈子,好像只喜欢穿黑色的道服——就算朝拜天子都是如此。

    姚三思身侧站着的就是秋长风,江风猎猎,秋长风发丝飞扬,手中又在编织着马蔺叶子。他无事的时候,总习惯用马蔺叶编着什么。听姚三思发问,反问道:“你希望上师有事?”

    姚三思涨红了脸,忙道:“当然不是。可是上师坐在船头那么久,动也不动,会不会饿呢?”

    说到吃饭,姚三思肚子先叫了起来。

    原来素来喜欢冒险、却又总没有机会冒险的姚三思,这次又捡了个他看来根本没有任何挑战性的任务。

    任务就是——和秋长风一起,陪上师前往金山。

    姚三思其实很不情愿,他知道南京出大事了,听说赵王竟领了汉王的天策卫出了南京,去向成谜。

    锦衣卫指挥使纪纲挑选锦衣卫高手跟随赵王,肯定是要执行个大任务。姚三思扯长了脖子,也没有等到纪纲点名,反倒是孟贤跟随纪纲离去,姚三思心中难免失落。

    女怕嫁错郎,男怕站错行,姚三思感觉自己好像站错了队列。秋长风因为青田、金陵的表现,让人刮目相看,但在姚三思眼中,纪纲反倒有点开始冷落了秋长风,顺便也冷落了跟随秋长风的姚三思。

    秋长风手指不停,那编织的物体已现轮廓,和他平日编的蚱蜢不同。好像看出了姚三思的心思,秋长风道:“你一定觉得,圣上让赵王和纪指挥使联手,肯定要破个惊天大案,而且其中凶险极大?”

    姚三思立即点头道:“那是当然。”

    秋长风摇头道:“其实不然。在我看来,你如果跟随他们一起,凶险肯定比跟我要小。”

    姚三思没有畏惧,反倒振奋了起来,忙问,“千户大人此言怎讲?”

    秋长风淡淡道:“天策卫万人,这次锦衣卫也派出了数百高手,有什么能挡住他们的联手一击?你在其中,不过是个百户,若是遇敌,说不定连对手什么样子都看不到就回来了。可只有我们两人的话,遇到对手,你肯定要分担一部分,你说是不是?”

    姚三思摩拳擦掌,兴奋道:“千户大人说得不错。那我们这次……会遇到什么风险呢?”

    秋长风望着江心,悠然道:“风险随处都有,你眼下在船上,说不准这船突然就翻了,就这么死在了江中……人生无常,谁知道下一步会怎样?”

    姚三思并没有听出秋长风的担忧之意,泄气道:“这也算风险吗?死的一点都不刺激。”他一直向往着冒险,认为就算死,也要轰轰烈烈,只感觉在江中被淹死,实在是无趣之极。

    姚广孝坐在船头,突然道:“你若想找死,为何不找我?”他在船头突然说了这么一句,显然将秋长风二人的谈话听在耳中。

    姚三思微怔,呆立片刻,终于过船舱到了船头,赔笑道:“上师,小人就是扯淡,若有什么得罪冒犯之处,你老别见怪。”

    姚广孝望着茫茫大江,脸上突然露出了极为诡异的笑,“我不会见怪。反正命是你的,你死了,关我何事?”

    江风吹来,姚三思看着姚广孝诡秘的笑,不知为何,只感觉浑身都起了凉意。

    姚广孝目光中却带了分茫然之意,缓缓道:“你可知我为何要去金山?”

    姚三思搔头道:“我……不知道。”

    身后有人道:“上师要去金山,想必还是因为《日月歌》!”

    姚三思这才发现,秋长风也到了船头,也终于明白过来,上师问的不是他。但听到《日月歌》三字的时候,姚三思还是兴奋的发抖,因为现在金陵早就秘密流传《日月歌》的神秘,说诚意伯写的《日月歌》,竟能预言大明江山的走向。

    虽说大多数人对《日月歌》有什么内容,完全不晓,但对这个传说看起来早就深信不疑。

    人总是喜欢信些神秘的事物,姚三思当然也不例外。

    姚三思竖着耳朵,听姚广孝桀桀一笑,如同夜枭般说道:“不错,我这次就是要去看看金山的留偈。”

    秋长风不知金山有什么留偈,试探问道:“上师,《日月歌》一书虽然匪夷所思,但事实证明,这《日月歌》所写,竟真能预言大明发生的事情。如今龙归大海、十万魔军的预言都已实现,而‘金山留偈再现时,黑道离魂海纷争’两句,却让人十分费解……”

    姚广孝截断道:“你错了。”

    秋长风虚心问道:“卑职错在哪里?”

    姚广孝缓缓道:“据我推测,龙归大海终有回虽然实现了,但十万魔军的预言,还未实现!”

    秋长风困惑不解,半晌才道:“十万魔军究竟是指什么呢?”

    姚广孝的脸上,突然闪过分惊悚畏惧的神色,他只是说了两个字,“天意!”他吐出这两个字,闭上了眼睛,牙关紧咬,可脸颊的肌肉还是忍不住地跳动。

    他本是容色枯槁,这样看来,更有着说不出的阴森恐怖之意。

    天意?

    为什么说天意?天意和十万魔军又有什么关系?

    秋长风心思飞转,并没有问下去。他知道上师若说,没有人能阻止,可上师若不想说,也没有人能勉强。

    正以为今日交谈就此结束时,姚广孝突然喃喃道:“其实东瀛倭寇虽有隐忧,但对我大明来说,不过是螳臂挡车。圣上最担心的还是……十万魔军。我们此行,就要想办法消灭这股力量!”

    姚三思兴奋的几乎全身都要发抖,汉王率领天策卫、纪纲统领锦衣卫去消灭沿海的倭寇一事,竟然也不如上师要去做的重要,其中的凶险性,自然不言而喻。

    秋长风缓缓道:“十万魔军,难道说是一股神秘的力量?”他其实就是顺着姚广孝的话茬,只盼姚广孝说下去。

    姚广孝霍然睁眼,眼中带着说不出的惊怖之意,可却放声狂笑起来,“不错,那是一股极为神秘的力量,听说拥有那股力量,不亚于百万雄兵,不但可驱之帮助朱允炆一统天下,甚至可通天地玄奥,苍生之道。我想……眼下朱允炆虽能指挥东瀛倭寇,但力量对我大明而言,实在不足一哂,他肯定还想得到十万魔军的力量,推倒天子的江山。”

    十万魔军、天下、百万雄兵、天地玄奥……

    姚三思早听得入迷,如同听着神话般,顾不得身份悬殊,忍不住问道:“可怎么拥有那股力量?”他竟信了,信天地间真有这种力量,实在是因为从姚广孝的眼中,他看出事情虽玄秘,但极为的真实。

    姚广孝眼神突变空洞,又吐出几个字,“金龙诀……夕照……离火……艮石。六十年又要到了,终于要出现了。”

    他说得断断续续,完全没有逻辑,神思似乎早飘到天涯。

    姚三思不明所以,秋长风苍白的脸上突然现出分惊诧,“夕照?”他沉吟不语,似乎想到了极为关键的所在,一时间又不敢肯定。

    就在这时,姚广孝向左望去,目光突然一凝,诧异道:“咦……”

    能让姚广孝感到惊奇,当然绝非等闲的事情。

    秋长风顾不得多想,扭头向江左望去,也是皱了下眉头。

    江面上突然现出个木排。平常的木排,都是用轻巧的毛竹捆绑而成,行水便利,但那木排却是用环抱的圆木捆成,江上浮沉,看样竟有三层圆木之多。

    寻常竹排不过丈许,但那木排却是用十来个丈许的木排连成一串,竟有十数丈之长。

    那大排行在江上,竟有如巨舰般。

    大排上,却只有一人,站在排头,身着寻常走船人的灰色麻衣,江上望去,看不清面容。这等大排一出,寻常的小船纷纷避让,如见鬼魅。就算有运材的大船见了,竟也纷纷避开退让,不敢和那大排同争水路。

    姚三思从未见过如此巨大的木排,心中好奇,忍不住问道:“千户大人,这是什么?”

    秋长风本是苍白的脸上带了分凛然,简短答道:“是排教。”

    排教?

    姚三思一时间不明所以,秋长风却是清清楚楚。大明目前的水路除官方掌控外,尚有三大势力活跃。分别是驰骋黄河的青帮,占据海域的捧火会和纵横长江的排教。

    这三大势力贯穿了大明的水路,帮中能人无数,但均是规规矩矩,约束帮众,少乱大明法度。

    朱棣也要利用这些帮会来维持天下和平、兴旺水路,因此对这些帮会素来都是睁一眼,闭一眼。

    姚广孝要去金山,不骑马坐轿,选择出南京后,由长江水路顺流而下悄然前往金山,这段水路,有排教人出没倒算正常。

    但竟有人在这段水路,如此放排,就很不正常。

    放排本是排教的一种营生,主要是通过水路,将长江上游林场的圆木向下游输运贩卖,谋求利益。排教之名,也是因此而得。

    不过排教如果放排,通常是在四川、湖广、江西一带水流湍急之地进行,放排一事看似简单,但极为凶险。大排不比舟船,不易控制,长江上中游很多地方水道内更是水流湍急,礁石密布,一不小心撞过去,就要排毁人亡。

    放排如此险恶的生活,自然造就排教中人好勇斗狠的性格,排教中人又信水信法术,其中龙蛇混杂,可说是聚集了中原无数法师道派。

    因放排凶险,排教每次放排,除了要排头驱排,还要有法师坐镇,进行祭神驱鬼,保大排平安航行,这也让排教本身蒙了极为神秘的色彩。

    就因为如此,江上船只,无论是富贵贫贱,见到排教放排,都要避而远之,只怕惹了排教,招惹神灵。

    可如今这段水路近金山,已算长江下游,商船来往,川流不息。朝廷有明令禁止排教在这里的水路放排,打扰行商,这时还有排教之人行放排一事,着实让人惊诧。

    而那大巨排上面只有一人行排,身兼排头、法师两职,显然是排教中极有分量之人。

    这种人不拘常规,行排在长江下游,难道说排教有非常的事故发生?

    秋长风想到这里时,见那大排后发先至,不但追上了他们的小舟,而且就要超越过去……

    大排上那人眼中好像泛着死灰之意,不经意的向这个方向望了一眼,肃杀满怀。

    姚广孝突然道:“原来是乔三清。”

    秋长风心头微震,既惊诧姚广孝认识那人,又惊凛乔三清之名。

    排教虽有掌教,但一直都是神秘的存在,真正处理排教事务的却是教中遍布长江水道的二十八星宿。

    二十八星宿是指二十八个武功高强的人,分别用二十八星宿命名。

    二十八星宿之上,还有四大排法掌控。秋长风虽未见过这些排法,但知道那四排法的姓名。

    乔三清、莫四方、简五斗、牧六御!

    这四人在排教中,是仅次排教掌教的人物,均有一身诡异莫测的神通,常人不要说见,就算是听都没有听过这名字。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物,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茫茫大江之上,放排而下?

    秋长风琢磨间,听姚广孝又道:“叫他过来。”

    秋长风一怔,心中略带为难之意。他知道乔三清如此不寻常的举动,显然是要做紧要的事情,怎会轻易前来?但上师有令,他就要去做,无论使用何种方法。

    姚三思早看得目瞪口呆,亦是感觉大排上那人鬼气森森,只怕不好相与。

    眼珠微转,秋长风扬声道:“天灵神尊三清境,江天一气我独行。排上道友请留步。”

    他看似随意一句,那本是随流急下的木排,突然缓了下来。

    那实在是种极为古怪的感觉。

    大排上无桨无帆,无橹无蒿,看起来只是孤零零捆在一起的木头顺水漂流,谁又能想到那人在排上动也不动,江水滔滔中,大排竟慢了下来。

    姚三思见此情形,如见鬼魅行法,几乎被骇得合不拢嘴。

    这时大排和小舟已渐渐靠近,并排行驶,大排上那人向秋长风望过来,阴森笑道:“你是谁?”他虽像是笑,可面容呆板,茫茫大江上有着说不出的诡异之意。他见到秋长风的时候,眼中也不由露出分诧异,似乎想不到对方如此年轻。

    原来“天灵神尊三清境,江天一气我独行”这两句话本是乔三清三十年前称雄长江时,被人所赠的两句话,乔三清原名乔立本,后来入排教的时候才改成三清之名。

    《列仙传》有云,元始天王在天地未分时为一元精气,在大罗天上化身为三清,一化无形天尊——天宝君,二化元始天尊——灵宝君,三化梵行天尊——神宝君。

    乔三清自名三清,显然是极为自负之意。可他亦是没有想到,秋长风竟一口道出三十多年前的往事,而看秋长风的年纪,是无论如何都到不了三十的。

    秋长风不待回答,那人眼珠一轮,突然见到姚广孝,本是沉冷的眼中突然现出一分诧异,“你是……”他才待询问,突然目光中光芒一闪,讶然道:“是你!”

    姚三思见到那人腮边无肉,双眸下陷,脸上白一块、黄一块,好像皮癣般。

    秋长风见多识广,知道那人脸上,这非皮癣,而是水锈,常在江水泡着的汉子,多有这种痕迹,而这乔三清显然痕迹更多更重一些。他听乔三清的口气,感觉这乔三清竟认识上师。这好像也不奇怪,毕竟姚广孝助朱棣起事前,亦僧亦道,流浪天涯,认识排教中人并不稀奇。

    姚广孝目光中突然光芒一闪,开口道:“夕照呢?”

    夕照?

    什么是夕照?

    姚广孝这是第二次提及夕照,秋长风脸色又变了下,脑海中突然想到了一个极为古老的传说。那传说古老的连他的那两千零二十四句口诀中都没有记载。

    他是一次不经意间,听到一人对他提起此事。那人好像是随口一说,但秋长风却记了下来。

    因此那件事中提及了北宋天龙大将军狄青,对于狄青的慷慨激昂、壮怀激烈,秋长风也是一直神往的。

    夕照——难道是……秋长风想到了当年那人所言旧事,脸色突然变得很是难看,甚至还有些惊骇的意味。

    乔三清听到姚广孝提及夕照,脸色遽然就变了,变得比秋长风还惨烈,其中还带着几分愤怒,他厉声喝道:“原来是你们!”

    这句话,就算是秋长风,一时间都猜不到用意。

    你是?是你?原来是你们?

    这简单的三句话中,却包含着绝不简单的含义。

    秋长风出手,立即出手,在乔三清背脊一耸的时候就出手。

    他很多时候,能立于不败之地,不在于武功绝高,而在于能料敌先机。

    乾坤索两千多句话中共有一百三十五条法则,有十三法则都是在讲如何观人,而那十三法则中,最常用的两条法则一叫察言,一叫观色。

    察言观色两法则中,共用了一百五十六句话来让秋长风如何判断一个人的举止。

    乔三清嘴抿如扣碗、眉皱似山川、手紧像握刃、腿绷比弓弦,气息倏急,这些特征让秋长风一眼望见,就知道是极具敌意的表现。

    乔三清为何会对上师提及夕照有敌意,这些事情秋长风无暇去想,但他既然跟随上师,就有负责保护上师的职责。他必须保上师周全。

    秋长风脚尖一挑,身侧的鱼篓突然腾空而起。

    与此同时,江上陡然间有一道水珠窜起,直奔姚广孝射来。乔三清耸的是背,却有水注从江上射出,难道他真的道行高深,可行法控制江水?

    那水柱去势极快,竟如利箭,阳光照耀下,隐泛青芒。

    秋长风一掌拍在鱼篓上,鱼篓倏然平飞,迎住了水箭。

    “波”的一声响,水箭击在鱼篓上,倏然化作数股水注,反冲乔三清。

    乔三清衣袖一拂,那水注倏然变雾,笼罩在乔三清周身各处,更显其的朦胧神秘。乔三清白一块、黄一块的脸上虽仍旧木然,可心中震惊非常。

    他从未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举手投足间,就破了他的盘水之术。

    乔三清不待再动,就听秋长风冷冷道:“听闻乔道友的三清之术中,以盘水、行云、布雨之法最为著称……”

    乔三清心中又凛,不解秋长风年纪轻轻,如何懂得这多,竟连他三清绝技都了如指掌?

    秋长风又道:“可你的九天巨排来之不易,我们又没有敌意,若是乔道友不惜用行云布雨之术和我们动手,岂不坏了你的要事?”

    乔三清脸色终于变了,如见鬼魅般,嗄声道:“你如何知道我……”

    他话音未落,就听到有鼓响。

    咚!

    咚……咚咚……咚咚咚!

    那鼓响初起沉闷,但转瞬之间就激昂的如雷公做法、行云布雨前的霹雳,响彻云霄,充斥大江。

    姚三思被那鼓声敲得心头狂跳,几乎都要吐血,他从未想到过,世间竟有皮鼓能发出如此巨大的声响。

    秋长风霍然抬头望去,脸色也变。他目光离开了乔三清,留了空门出来,正是乔三清出手的最好机会,可乔三清居然没有出手,竟也是望着前方,眼中露出凄厉的神色。

    大江下游,行来一艘大船。

    在江上诸船都在躲避着排教法师大排的时候,只有那条船迎锋而上,看起来没有丝毫避让的念头。

    那大船表面看起来和别的船没什么两样,唯一不同的是,船头甲板两侧上燃着两堆火。

    那火光竟是绿色的——碧绿的火。

    船头甲板正中,架着一具大鼓,那鼓极巨、极为突兀,鼓旁站着一力士,赤裸着胸膛,双臂竟有姚三思大腿粗细,手持两个如同铁锤般的鼓槌。

    力士击鼓。

    鼓如雷动,惊天动地。

    那力士赤裸的胸膛被阳光一耀,竟泛着金光。

    碧火、巨鼓、如天神般的力士……

    有了这三样,那寻常的大船蓦地变得不寻常起来。

    姚三思这辈子,都没有见过如此怪异的火、如此诡异的事情,虽然被鼓声激得心跳加速,几乎要吐血,还忍不住向秋长风问了一句,“那是什么?”他蓦地发现,此行看起来绝不会枯燥,凶险刺激超过了想象。

    秋长风脸色苍白,低声道:“金甲神,朝天鼓,是捧火会。他们怎么会来此?”

    如此巨鼓、怪火,以秋长风所知,天底下只有一家独有,那就是捧火会。

    可捧火会一直纵横海域,和控制长江的排教井水不犯河水,这次突然从海域入了长江口,大张旗鼓地近了排教的心腹要地,这无疑是犯了排教大忌。

    捧火会如此,简直就是向排教宣战,难道说大明这最大的会、教之间,竟然有了惊天的变故?

    倏然警觉什么,秋长风扭头,就见到乔三清的大排突然窜了出去。

    大排上的乔三清,望着下游的大船,眼中突然露出残忍之意。

    那大排本是缓慢的和小舟并行,这一急行,如激流勇进,势不可挡。

    大排竟像弩箭般,向下游的大船冲去。

    秋长风心惊,知道乔三清这般做,无疑是要和捧火会的高手一战。这排教、捧火会啸傲长江,纵横海域,若真的激战起来,只怕大江都要翻腾,他们卷入其中,凶险不言而喻。

    看了眼姚广孝,见到他望着排、船接近,神色木然,好像根本不知道险恶一样,这事儿本来是姚广孝挑起来的,可如今姚广孝竟如局外人一样的漠然。

    秋长风喊道:“悟性,靠岸。”

    这小舟上除了秋长风、姚广孝、姚三思三人外,还有个摆渡的人叫做悟性——姚广孝身边的那个小和尚。

    姚广孝前往金山,要了一艘小船,并不要船家,却让悟性摆渡。姚广孝行事怪异,秋长风早就见怪不怪。

    怪的是这个北方的小和尚,居然很是精通操桨运舟一事。

    这刻突出变异,秋长风对自身从不担忧,忧虑的是姚广孝的安危,只想悟性及时划船靠岸,脱离险境。

    悟性见状,慌忙摆桨。不想那大排遽去,江水上陡然出现个漩涡,那漩涡旋力颇强,悟性虽懂得行舟,却抗不过那股巨力,小船入了漩涡,竟然在江面上急旋起来。

    长风破浪之际,茫茫大江之上,一道灰线顺江而走,如巨鲸露着背脊,贴着水面腾游。

    灰线起伏,乔三清的大排,已近了捧火会的大船。

    那大排长达十数丈,几排圆木前后由大铁钉相连,上下更是由三层圆木捆成,这刻水上奔腾撞出,威势简直如千军万马咆哮怒吼。

    鼓声通天中,水排急弦,那下游捧火会的大船此刻就算想躲,都是来不及转向。

    只听到“轰”的一声惊天巨响,震耳欲聋,大排撞在了大船上!

    惊涛倏起,如千层堆雪。

    江水如画,不知湮灭了多少英雄豪杰。

    雪中有火,火中有水,水卷木飞,如此撞击之力,大船就算是铁铸的,只怕都承受不住,更何况那大船不过是普通木制。

    大船倏然就破了开来。

    大排分为几排,最前排的圆木也被一撞之力击起,整排飞天,狂涛怒浪般的再次拍到大船上。

    如此壮阔的景象,姚三思实在难得一见,可他没工夫去看,小舟急旋,他在小舟上,早转得头晕目眩,几欲把隔夜饭都吐出来,同时庆幸自己今天还没有吃饭。

    悟性无法控制住船势,急得满头是汗。

    秋长风人在船上,只是望着水面,突然身形纵起,已到了船尾,伸手操舵,断喝声中,用力一摆。

    “喀嚓”声响,坚硬如铁的硬木船舵断裂成两截,小舟的急旋之势陡然顿住,悟性急划,小舟脱离了漩涡中心,就要出了险境。

    姚三思站立不稳,一头撞在船板上。

    悟性喜道:“好了。”他见秋长风水性精熟,力道用的恰到好处,忍不住地佩服。可他笑容才出,就见到秋长风脸上的惊骇欲绝。

    就算面对神秘莫测的东瀛忍者,秋长风也一直智珠在握,从未有这么失色的时候。他究竟看到了什么,竟如此惊恐?

    秋长风才出了漩涡,就抬头望向上游,他发现自己一直被鼓声吸引,竟没有留意上游有只大船无声无息地靠近。

    就算下游的木排和大船惊涛骇浪的撞击,也挡不住上游那只大船前进的速度。

    而先大船来到之前,有黑色的油光顺流而下,转瞬包围了小舟,然后漫过小舟向下游流淌而去。

    秋长风望见那黑色的油光铺满了江面,脸上变色,竟等不及悟性划船,人就窜到悟性的身前,抢过双桨,用力划去。

    这时下游那金甲神、朝天鼓都已不见。

    大船破裂,一团混乱,那金色的力士没入混乱中,可那两团还在燃烧的碧火飞到了江面上,竟“轰”的烧了起来。

    乔三清瞳孔收缩,眼中也现出凛然之意。漫天凌乱中,有黑色油光从被他撞碎的大船下流出,铺满了前路。

    那两团碧火落在黑油中,火光一起,居然火蛇一样的游动,逆江而上,和上游流下的黑油接在一起,转瞬间,大江一片火海——碧绿的火海。

    那碧绿的大火,不但将乔三清的大排烧在其中,而且将秋长风等人的小舟亦是围住。

    刹那间,烈火扑面,浓烟滚滚。

    姚三思火烧眉毛,也终于骇然失色。他好冒险,曾经设想过自己千万种的死法,但从来没有想到过,他会在大江中被烧死!

    悟性急叫:“上师,跳水。”

    姚广孝竟然还未动,只是望着那碧绿的大火,喃喃道:“金甲神、朝天鼓、藏地火……”

    就算姚广孝说下天来,姚三思也无心思去听。生死关头,他低头一望,只觉得一阵眩晕,碧绿大火燃在江上,只是一低头,就有股热浪冲面而来,让人窒息。

    跳水?哪里有水?

    姚三思急得额头冒汗,喊道:“不能跳,这怎么能跳?”

    悟性叫道:“一定要跳,火下是水。我们若等在舟上,只有被烧死,跳过火层,才有生机!”

    他不由分说,一把拉住了姚广孝,就要跳下去……

    秋长风出手,拉住悟性,嗄声道:“不能跳!”

    悟性着急,就要挣脱秋长风的手。秋长风手如铁铸,“火是藏地火,捧火会放的火,这火中有毒,皮肤沾上一分火毒,毒性就会侵肤入骨。你虽能下水,但毒性发作,你还是要死在水下。”

    悟性一呆,急道:“那怎么办?”跳亦死,不跳也死,他们还有第三个选择?

    秋长风也不言语,用力一板双桨,小舟又回到方才的涡流中。

    姚三思忍不住喊道:“秋大人,你疯了?”

    他们才辛苦地摆脱涡流,不想秋长风却又回转。油江、火海,秋长风又自绝生路,进入水涡中,怎么不会被姚三思看作是疯子?

    不想秋长风喝道:“都抓住了。”他陡然运桨,做出更疯狂的举动。他只运单桨,让小舟转得更急,水涡中,如同陀螺一般。

    姚三思紧抓船板,大叫道:“秋千户,你住手。”他实在想不到,平日镇静自若的秋长风,在这生死关头,反倒最先疯狂起来。

    小舟旋急中,秋长风突然一把抓住姚广孝,大喝一声,一脚踹了下去,喊道:“进水。”

    只听到“喀嚓”一声大响,那小舟拦腰而断,荡飞出去。江面上那黑色的油光早被荡开,下方露出江水的本色。

    悟性、姚三思喜形于色,这才明白秋长风的用意。他做此疯狂的举动,不过是想让众人避开藏地火的波及再行入水。

    秋长风几人,倏然而坠,没入大江之中。

    等了片刻,那涡流之势稍缓,碧绿的大火这才吞了过来,将整个江面燃成了碧绿。

    已黄昏。

    夕阳晚照,落在碧绿的大江上。那巨大的木排也融入了碧火之中,随同那将沉入大江的夕阳,燃着夕照的颜色。
  
  
   
 

 
分享到:
吕太后的丑行
白菜
中国人过“端午节”并不是为了纪念屈原
 打坐姿势图片6
春秋末年的一场选美比赛竟灭了一个国家
揭秘水浒中蒙汗药究竟是何物制成的
生命无常,何必放不下2
蛟龙,又如:蛟虬(蛟与虬。虬:古代传说中一种有角的小龙。亦泛指水族);蛟螭(蛟龙。螭:传说为蛟龙之属的一种动物);蛟兕(蛟龙与兕牛)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