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飞经 >> 第二十四章 九王朝阙

第二十四章 九王朝阙

时间:2014/2/25 11:35:23  点击:3691 次
这是最后一篇
  乐之扬一口气走出二十多里,心情稍稍平静了一些,不知为何,一看见叶灵苏的眼神,他就心中刺痛,只想走得越远越好。

    自从出了“周流八极阵”,乐之扬脱胎换骨,内息绵长,奔走巳久,真气不弱反强。他体内气机鼓荡,禁不住发出一声长啸,啸声冲天而起,远近数里都能听到。

    如此奔走长啸,过了一盏茶的工夫,乐之扬只觉真气如流,忽地冒出一个念头:“我的真气为何变逆为正?”

    他努力回想当时的情形,先是“周流八劲”涌入,将逆气逼到丹田,正难受的当儿,忽又听到一个声音,指点他导引真气,

    冲开周身百穴,进入玄妙境界,待到醒来之时,一身真气已然变为顺势。

    “说话的那人是谁?”乐之扬只觉蹊跷,但觉真气变化,―定和那内功心法有关,他回想心法,又将真气运转一遍,但觉真气鼓荡、畅行无阻,真气逆行时的种种不快,至此扫荡一空,一去不回了。

    乐之扬满满惑,思索不透,只好继续向前。奔行一日一夜,到了京城郊外,他换过道抱,返回阳明观,却听说席应真应召入宫,不在观里。道清听说他回来,赶到云房,连声道喜。

    乐之扬怪道:“喜从何来?”道清笑道:“太孙召你去东宫呢,这算不算大喜?”

    “太孙?”乐之扬一愣,“他召了我了?”

    “是啊。”道清眉开眼笑,“前两天太孙派人请你入宫,老神仙说你有事出行,把那公公挡了回去。好师弟,你如今回来,还是早早前往东宫,太孙可是未来的皇上,万万怠慢不得啊。”乐之扬想到伴读差使,便觉十分头痛,只好说:“东宫在哪儿,我去求见。”道清摆手笑道:“东宫哪儿是想去就去的,先得写好折子,太孙看了,自会召你入宫。”

    乐之扬无法,只好写了一封折子,说明因事远出,至今方回,太孙如果有暇,还请赐见云云。写完派小道士送到东宫。

    不久小道士回来,随行还有一个太监,手持一封手谕,乐之扬展开一看,正是朱允炆所写,令其明曰一早,前往东宫陪侍。

    ―夜无话,次日乐之扬起一个大早.漱洗穿衣,吃过早饭,便有东宫的马车来门外迎接。东宫地处紫禁城东面,与皇帝所住的宫城仅有一墙之隔,到了宫外,换乘小轿,从侧门入宫,到了一面照壁之前,方才下轿行走。

    走了百十步,忽然听见笑声,太监指引之下,乐之扬进入一间书房,但见朱允炆坐在上首,正和三人说笑。其中一个是黄子澄,另有两个文官,一个年过五旬,国字脸脸,须髯丰茂,另一个四十出头,面如冠玉,风采高雅。

    朱允炆看见乐之扬,站起身来,拍手笑道:“道灵仙长来了。"乐之扬上前一步,合十行礼。

    "放肆。"黄子澄面露不快,“见了太孙,怎么不行大礼?”乐之扬笑道:“黄大人是俗家人,行的是俗家之礼,小道方外之人,行的自然是方外之礼。”

    黄子澄正要反驳,朱允炆摆手说:“罢了,老神仙见了圣上,照样稽首而已。”黄子澄冷笑道:“他小小年纪,无功无德,怎能和老神仙相比?”

    朱允炆笑笑,指那国字脸的官儿说:“这一位是齐泰齐大人,现在兵部任职。"又指那高雅官儿,“这一位卓敬卓大人,官居户部侍郎,这二位虽说不是伴读,可是学识精深,都是我的良师益友。”

    乐之扬向二人施礼。卓敬打量他一眼,忽而笑道:“太孙殿下,看见道灵仙长,我忽然想到一件怪事。”

    朱允炆笑道:“什么怪事,说来听听?”卓敬道:“下官乡里有一户农家,去年猪栏里多了一只刚出生的小狗。乡亲们都很奇怪,议论说:‘道是狗养的,又是猪的种,道是猪生的,又是狗的种’。”

    众人一听,哈哈大笑,黄子澄故意问道:“此事十分有趣,但不知跟道灵仙长有何关系?”卓敬笑道:“‘道是’不就是‘道士’么?”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原来,朱允炆恼恨乐之扬当日压过自己的风头,授意三个心腹,设法羞辱于他,殿中的道士只有一个,卓敬说的这个笑话,暗示乐之扬不过是猪狗之徒。

    乐之扬心中气恼,脸上却不动声色:“这么说起来,小道这两日也遇上了一件怪事。”三个官儿对望一眼,均是微微冷笑。乐之扬视若无睹,接着说道:“我住一家客栈忽听一个客人和店主人吵闹,上去一瞧,却见马圈里多了一头毛驴。”

    “何足为奇。”黄子澄冷笑道,“马圈里就不能养驴么?乐之扬笑道:“驴是能养的。可是客人说了,他关在马圈里的明明是一匹马,一夜之间,怎么就变成驴了?”卓敬接口笑道:“必是店主人偷梁换柱,用驴换了马。”

    乐之扬笑道;“客人也这么说,店主人却自有道理,他说:‘客官有所不知,你看这个驴字,左边一个马,右边一个户,你这马所以变成了驴,一定是去户部当了官儿的。’"

    殿中一时寂然,卓敬脸色铁青,冷笑道:“照仙长的说法,我户部官儿都是驴么?”乐之扬笑道:“不敢,这话又不是小道说的,而是那一位店主人说的。”

    卓敬发作不得,心中好不气闷。朱允炆见他失利,也觉不快,向齐泰使个眼色。后者手拈胡须,微微笑道:“下官昨日想到一个上联,冥思苦想,始终没有下联,仙长学问了得,还请为下官想一想这个下联。”

    乐之扬心中大骂:老子又不是书生,有个狗屁学问,对个狗屈对联?可齐泰指名道姓,若不接招,更惹耻笑。当下只好硬起头皮说:“小道才疏学浅,只怕对不上来。”

    “不妨,你先听上联。”齐泰笑了笑,大声说道,“上联是:‘二猿断木深山中,小猴子也敢对锯(句)。”

    众人大笑,卓敬挑起大拇指,啧啧赞道:“齐大人好上联。”乐之扬心中大怒,“对锯”即“对句”,这个上联分明骂自己是猴子,若是对对子,甘拜下风也无不可,既然是骂人,那可万万不能输给这老畜生。一念及此,忽然想起先前说过的笑话,脑中灵光一闪,笑喀嘻说道:“齐大人,我下联有了,只是多有冒犯。”齐泰心中惊疑,强笑道:“无妨,下官必不见怪。”乐之扬微微一笑’朗声说道:“一驴陷足淤泥里,老畜生如何出蹄?”众人呆了呆,忽地齐声叫“好”,唯独齐泰一张脸涨红发紫,勉强挤出笑脸,却比哭还难看。朱允炆瞅他一眼,笑道:“齐大人不要生气,这上下二联真是绝配,出蹄、对锅,当真妙极,无怪圣上另眼相看,仙长果然才智不凡。”

    “不敢,不敢。”乐之扬笑道,“不过运气罢了。”

    三个文官连折两阵,锐气尽扫,朱允炆也知三人不是对手,再斗下去,更添羞辱,当下掉转话头,论起学问。

    黄子澄三人都是当今大儒,若论读书多寡,乐之扬及不上他们一个零头,可他颇有几分歪才,又没有礼教约束,对于任何学问,总有独到见解。三个懦生听他邪说外道,均是怒气冲脑,可是辩驳起来,乐之扬诡辩不穷,往往三言两句,堵得三人哑口无言。

    朱允炆虽觉这小子离经叛道,可是言论新奇,颇能消愁解闷,故也任其发挥,并不加阻拦。起初两人只论学问,过了几日,稍稍涉及政事。说到四书五经,乐之扬不过一个草包,可是处理政务,颇有些天分,任何疑难到他手里,总能想出妥善法子。朱允炆按他说的批复奏章,朱元璋鲜有改动,若是黄子澄等人的主意,往往被老皇帝骂得狗血淋头。久而久之,朱允炆对乐之扬观感大变,甚至于生出依赖之心。

    黄子澄等人妒恨交迸,东宫里的太傅、伴读,均是八股出身的大儒,酸味相投、串通一气,将皇太孙视为禁脔,决计不容他人染指。更何况乐之扬一个道士,不通儒术,少年得志。众儒生小考大考,熬得须发斑白,方才到此地位,一个小小道士,无功无德,焉能一步登天。

    因此缘故,儒生们百般刁难,处处跟乐之扬作对。徐府赴宴之事,早已传遍朝野,黄子澄逮住此事,大做文章,在朱允炆面前加油添醋,将乐之扬说成是燕王府的奸细。

    诸王之中,朱允炆最忌晋王、燕王和宁王,三王镇守北方,手握大明朝一半的精兵强将。而在三王之中,燕王英武绝伦,更是朱允炆的眼中钉、心
 

 
分享到:
这是最后一篇
唐朝美妓女
为何说武则天是中国最残忍最厉害的小三
古代富翁下场 沈万三砸了饭碗也没喂饱朱元璋
三字经84
三字经12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8
霸王别姬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十七幅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