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光明皇帝 >> 第二章 往事

第二章 往事

时间:2014/2/25 11:56:26  点击:1983 次
上一篇:第一章 荧惑
下一篇:第三章 月夜
  一个灯花炸起在小油灯上,火光在苏秋炎的眼睛里跳了一下,然后那双眸子重新归于空洞。魏枯雪的叹息也在这时候幽幽而起,和小油灯的黑烟一起升入屋顶那一片黑暗中。

    两个人已经无语对坐了一个时辰。

    “魏某千里而来,掌教却就此不发一言,未免让人心冷了。难道光明皇帝重现人间,我等就真的是死路一条?”魏枯雪终于说道。

    “心冷?”苏秋炎摇头,“魏先生的心确实冷,可是却并非因为贫道吧?”

    “也罢,也罢,你我都不必再卖关子。事到如今,合你我之力胜负尤且难料,我等若是各怀鬼胎,还不如速速回家准备棺材,安排后事的好。”

    “棺材?天地俱焚,光明煞灭,何必要棺材,一把骨头扔在荒郊野外也就是了。”

    “掌教愿意死么?掌教如果愿意死,又何苦一生苦修,把南明离火提升到九重境界?重阳历代掌教,名为道士,皆虎恃狼行之辈,魏某不相信中天散人会是个懦夫。”魏枯雪冷笑,“掌教总不会告诉我,二十七年前拟定的《杀神三章》也是诸位宗师一时的心血来潮吧?”

    苏秋炎沉默良久,才缓缓说道:“魏先生不必动怒,大祸将临,贫道不敢有半分隐瞒,自然也不敢心存怯懦而坏了我终南山数百年的声誉。只是魏宗主不要冲动,如今的情形比之七百年前更加艰难。当年的一场恶战,虽说是胜了,可是胜得好不悲凉。且不说数百英雄人物俱丧于一役,单是那朝廷三千雄兵的尸骨便堆满了塞北黄沙。天地同悲。”

    长叹一声,苏秋炎又接着说道:“如今你我的剑气道术或者在两位先师之上,可惜……魏先生,不必贫道多言,你也该知道,你我在‘天道’一途上,成就远远不及先人。”

    “不错,”魏枯雪坦然回答,“自从魏某练成风雪枯剑,曾在昆仑雪顶十二次挽剑欲逆转雪岭狂风,竟没有一次成功。想我派常祖师当年一剑之威,狂风倒流了半盏茶的功夫剑劲尚且不会散去,真令我只有惭愧莫名。”

    “贵派常先生和我派空幻子祖师都以武功道术而窥天道流转,不必以蛮力取胜。以贫道的浅薄见识,常先生那一剑当是生生流转之剑,阴阳相衔为双鱼之形,以成漩涡之势,所以剑劲未见得胜于魏先生的绝世剑气,可是却当真是以心御剑,作用于天地的‘天道慧心’。”

    “传说当年空幻子前辈更是近乎天仙的境界,不知道可是如此?”魏枯雪又问。

    “不知道,只是依据本派所传,空幻子祖师决战光明皇帝的时候,已经是一百一十二岁高龄,可看起来宛如少年一般。那一战中更以护身炎火接下光明皇帝的七剑。”苏秋炎说到这里,话音转低,又是一声叹息,“可纵然如此,到头来却是生不如死!”

    “据说,空幻子前辈后来在床上躺了六十年,到死也不能复原?”魏枯雪略微犹豫,问道。

    “然,枯朽之身,缩如婴儿!”苏秋炎沉沉地点头。

    “那么我们的生机何在?”魏枯雪幽然道。

    “只要贵派收藏的那件东西,和我派收藏的那件东西还在,光明皇帝就尚未重生,你我和这神州天地也就有了一线生机!”说到最后,苏秋炎一字一顿。

    “光明皇帝的重生,必需神器为引?”

    “不,”苏秋炎摇头,“但是他一旦重生,不可能不找我们取回那两件东西。只有获得全部的东西,他才能证得神魔本尊。”

    “好。那么掌教想必已经有成竹在胸了吧?”魏枯雪身体微微前倾。

    “魏宗主说笑话了。”苏秋炎摇头,“我们面对光明皇帝,是以人弑神,以蚍蜉之力而撼巨木。什么成竹在胸,天下没有人敢这么说。不过人在其位,势在必行,宗主和我都没有逃避的机会。光明皇帝还未重生,对五明子我们尚有胜算,行事宜早不宜迟。要灭火患,便要灭其于未燃时!如果‘光明火’当真燃了起来,以你我乃至和天下人之力,都回天乏术了!”

    “不愧是终南掌教!果然不让人失望。”魏枯雪轻轻击掌,“请问如何灭这场光明火?”

    苏秋炎从坐垫后取出长卷抖开,卷上是一张地图,他伸手指点:“我重阳门下弟子,遍及天下,根据四方线报,发现三处有光明火汇聚的征兆。光明火汇聚未必就是有五明子出现,不过必然是有牟尼明尊教的徒众聚集,五明子和还未重生的光明皇帝,必然也都在这些教徒中。”

    “敢问是哪里?”

    “福建泉州、河南开封,再有,”苏秋炎摇头,“就是终南山下。”

    “终南山下?”

    “七百年前的事情,你我知道,明尊教也一样知道。要成就它的大业,只怕毁掉昆仑剑宗和重阳道统是迟早的事情。昆仑远在西北苦寒之地,他们势必首先冲着重阳宫而来。终南山下的光明火,是他们的棋子吧?”苏秋炎面沉如水,说到他自己的生死,他反而镇静。

    “重阳门下,果然不俗,”魏枯雪赞叹,而后微微笑道,“但是以明尊教目前的实力,意图扫灭重阳宫,恐怕太过自负了吧?掌教需要魏某忝为前驱,为掌教驱除妖邪么?”

    “不必。”苏秋炎也笑,“区区重阳宫的生死,还不敢劳动昆仑宗主。不过我们真正的目的,是在这里!”

    他的手指定在地图上。

    “掌教的意思,是一发斩首?”魏枯雪低声道。

    “那是魔神之属,宗主不斩断它的头,它始终都会重生。”苏秋炎直视魏枯雪的眼睛,纹丝不动。

    魏枯雪不看他,凝视地图良久,微微点头:“好,掌教的意思我都明白,魏某愿为先驱。下次相会又在何时?”

    苏秋炎沉吟了一刻:“我有俗务未了,宗主给我半个月,下一次是我去找宗主,那时候,便是图穷匕现的时候。”

    “掌教修道人,行事却有将军气。云横虎落阵,气抱龙城虹,壮哉!”魏枯雪大笑。

    “宗主见笑,‘不过是蝼蚁’,这是当年空幻子祖师留下的最后一句话,不过是蝼蚁。”苏秋炎叹息,“终南山不敢妄自尊大,这些年间却真是弟子众多,魏先生所到之处,我会命各方弟子略尽所能的。”

    “确实令人欣喜,我们这一辈惟一强过当初的,便是终南山有了上万传人。”

    “也无甚可喜,一千个庸才未必胜过一个俊杰。贵派小辈弟子方才一剑迫退我师弟所用的雪煞天剑气,隐约也有当年常祖师几分风采了。”苏秋炎称赞。

    “多谢掌教夸奖。”

    “那么事不宜迟,请魏宗主从速出发罢,不是本派没有待客之心,只是客星已正中天,天下苍生的性命都在你我手中。贫道有所失礼,还请魏先生见谅。”苏秋炎递过一个玉佩,又道,“此物是重阳宫信物,贫道已令各处弟子恭候魏先生,或许能帮得上忙。宗主前往开封,可以找一个叫做谢童的人。”

    魏枯雪把玉佩收进怀里道:“魏某二十七岁修得风雪枯剑,本以为今生没有用武之地,想不到明尊教再起,这点武功非但不够,而且简直遭人耻笑了。”

    “魏先生过谦了。还请魏先生听贫道一言。”苏秋炎说到这里,忽然止住。

    “掌教请直言。”

    苏秋炎神色郑重,整衣而起,绕行到魏枯雪身侧,半跪下。他年纪长魏枯雪甚多,忽然有此大礼,魏枯雪一惊,却并不起立。

    “请大开杀戒。”苏秋炎低声道。

    魏枯雪沉默良久:“魏某领会得。”

    随即他伸手握住纯钧古剑,却不起身。

    苏秋炎回归本座,道:“魏先生不肯离去,想必是还有话问贫道了。不妨直言。”

    魏枯雪凝视手中剑,沉吟良久,这才低声问道:“魏某只是想知道贵派收藏的那件东西最近可有什么动向么?”

    苏秋炎摇头:“那件东西贫道只随师尊看过一次,此后二十年间一直镇在紫薇天心阵里,配合终南山纯阳之气和北斗星相,应该镇压得下。贫道的天心之术略可窥其动静,魏先生不必过于担心。”

    “那么……那件东西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苏秋炎面色肃然,沉思良久才缓缓说道:“平时看来,不过是一件铁,可是我随师尊去看的时候,一旦走近,便有光明迸溅,夺人眼目,乱人心智。远远看起来,似乎有光无质。”

    魏枯雪微微点头:“应当是如此了,昆仑山那件东西魏某倒是去看过几次,冰雪寒气之下尤然光明如海,确实没有辜负它的名字。”

    “相比之下,昆仑山收藏的物事更让人心惊胆战,还请魏先生小心。一旦那物为其人所得,只怕你我都出不了那片‘光明海’。”

    魏枯雪只是点头,而后提剑而起,转身向门口走去。

    走到门边,魏枯雪忽然回身:“不讳直言,我这次来,本以为掌教老迈,所以要试掌教的修为和决心,不过看起来,掌教心中并无恐惧。”

    “恐惧何物?我若要恐惧,从知道这件往事的那一天开始,已经恐惧了一生。”苏秋炎低声道。

    “人真的可以杀神么?”

    “我不知道,但是我已经准备了二十七年。”苏秋炎声如磨铁。

    魏枯雪转身出门。

    身后的苏秋炎轻轻捻灭了灯火。

    周围数百道目光齐射在叶羽身上,他却丝毫不为所动,袖手立在自己的龙渊古剑背后,低着头一言不发。有性子急躁的小道士想仗剑杀过去,可是每当这个时候,叶羽一身白衣就会微微飘动,似乎衣衫下有一道微风流转。李秋真连着几次制住众弟子。在对方气由心生的绝世剑法下,再多的庸手只怕也是自寻死路。叶羽把真气蕴藏不露,已经是给重阳宫面子了。

    足足三个时辰过去了,叶羽的心里越来越乱,周身的剑气不安地吞吐变化。他隐隐觉得这一次将有什么绝大的危险降临,而且周围的一切好像都陌生起来,包括自己跟随了二十年的师父魏枯雪。

    当李秋真也暗自紧张的时候,忽然听见远远传来一声大笑,笑声由远及近,笑者缓步而来,一派悠闲的神态。

    “重阳宫果然不同凡响,不同凡响。”魏枯雪大笑着说道,随手拔起地下的龙渊剑送回叶羽腰间的剑鞘,又回头四顾,“我们出门来借钱粮,万万不可仗着武功,和终南山的道长们坏了交情。否则借得这一次,就怕没有下一次了。”

    周围的人面面相觑,只有叶羽还是面无表情,默默地跟在师父背后。

    “得罪得罪,劣徒无知。”魏枯雪满脸笑容地对李秋真连连作揖,“都是在下管教得少,又连续几天没有好好吃饭,这才把他的性子给惹了起来。想必道长世外高人,不会介意吧?”

    叶羽在他身后听着他笑得开心,冷冷地哼了一声。

    李秋真正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魏枯雪郑重地说道:“贵派掌教苏先生果真是慷慨侠义之辈,魏某与之素不相识,千里借钱,他居然一口应允。这五千两银子还请李道长代为筹措了。”

    “五千两银子!”李秋真微微吃惊,终南山虽然富有,可是五千两白银也绝不是小数目了。

    话音刚落,忘真楼的方向一个黑衣小道士手持一张字条疾步而来,递给李秋真之后回头就走。李秋真看完了字条,揉作一个纸团握在掌心里,这才向魏枯雪揖手:“贫道晓得了。”

    “是啊是啊,是笔小数目,本不劳道长费心,可是在下和小徒有事要往开封去,所以银子现在就要,所以只好麻烦道长亲自提取。”魏枯雪说得坦然。

    随后他转身对着叶羽:“叶羽,准备一下,将就着在重阳宫吃些东西,我们这就上路了。如何?”

    叶羽平静地点头:“师父你是不是忘记问道长们再备两匹好马了?”

    “有理有理,”魏枯雪拍手笑道,立刻转身对李秋真道,“那么李道长,再加两匹好马罢。在下和劣徒身量颇高,份量也不轻,马是一定要高大强健的!”

    周围的道士们怒火上窜,急得红了眼,只有李秋真一一点头,态度恭谨。

    “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效劳的?”他微微欠身。

    魏枯雪想了一会儿:“饿了,听说重阳道菜也是天下一绝,以后未必还有机会来你们这里,便做一桌子道菜来吃吧。”

    山下“好说。”李秋真再次揖手。

    吃饱了饭的师徒二人被数十个道士送下山去,早有马匹伺候。两人跃上骏马,魏枯雪从李秋真手中抓过一把银票,数也不数地揣进怀里,拱一拱手说声多谢,两骑骏马就沿大路往祖庵镇去了。李秋真马不停蹄地回到山上,安排了一众弟子回去晚修,独自来到忘真楼前。

    “掌教师兄.”李秋真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

    “师弟,大家可都还好?”苏秋炎平静的声音从门里传来。

    “没什么大事,也算是万幸了。”

    “好。”

    “师兄……”沉吟良久,李秋真终于问道,“不知道这次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楼内传来一声叹息,然后是苏秋炎的声音:“师弟,不是师兄刻意隐瞒。只是这件事情你知道得越少越好。其实你也明白,你我之中,师尊当年更宠爱你一些。最后之所以我继承了掌教的位置,其中确实有师尊的不得已的地方,也就是担心有这一天!此事上关天机,牵扯万千的生灵,道术上你资质有限,不知道也罢了。”

    “师兄道术修为深湛,我从未有过放肆之心。”李秋真惶恐地回道。

    “不相关,不相关,这个位置也非我所眷恋。也许经过此事,这个位置终究还是只能你来坐……”声音断了一下,又接道,“从今日起我还要闭关半个月,这半个月内,即使重阳宫前血流满地,也绝不允许一个人进这忘真楼来!”

    “是!”李秋真汗流浃背。

    “去吧。”

    李秋真刚刚离去,一个黑衣的影子从房梁上降下,轻飘飘地落在楼前。

    “你来了?”苏秋炎在门里小声问道。

    “是,掌教!”黑衣人声音相当嘶哑。

    “飞鸽放出去了么?”

    “弟子已经通知开封的同门注意昆仑门下的动向。以谢童的机敏,魏枯雪师徒的一举一动都不会错过他的眼睛。”

    “好,那么我们派往昆仑山的人到了么?”

    “可能还在路上,但以薛师弟的小心谨慎,应该不会出什么漏洞。”

    “朝廷那边,打通了钦天监的路子么?”

    “祭酒大人已经应允,但迟迟不见引荐。不过如今宫里的消息都说,皇帝沉迷于密教天魔舞,不分昼夜和几个喇嘛、上百的宫女在内廷狎戏,全然不理政务,只怕祭酒大人也没有什么机会面圣。而且道门不见恩宠,已经有数十年了,只怕即便祭酒大人想要引荐,也未必立即有机会。”

    “面圣?”苏秋炎冷冷一哂,“一个注定早夭的废物,不过要借他俗世一皇帝手中的人力物力。”

    “今天早晨,火漆封缄的饬令共四百六十五份,已经发往各地,一个月之内,六千弟子整装待发,皆听掌教的调遣!”

    “好,倾我重阳道宗之全力,即便死到最后一人,也要赢得这一战!”苏秋炎的声音忽然变得金石交鸣般震耳。

    “是!”黑衣人猛地半跪行礼,“不过掌教,明尊教真的能够如我们所料的行事么?”

    “这就是要借助魏枯雪的地方。他这一路南行,以他的性情,既然决定要动手,一路上必然血光累累,明尊教不可能不知情。明尊教众不是傻子,他们知道我们的目标,要保草庵,势必要聚集教中精锐,准备决战。那时候,也就是我们的机会。”

    “掌教算无遗策!”

    苏秋炎低低叹了一口气:“不是我算无遗策,是我不敢有遗策。我毕生所算的就是这一战,我活到今天才明白,其实师尊早就预料到这一天的到来。他不喜欢我的心机,却授我以掌教之位,就是要以我为出战的先锋。他自己活不到这一日,便要我为他出阵。要是这样我还输了,九泉之下都无颜见他了。”

    黑衣人如同雕像般跪着,没有丝毫声息。

    苏秋炎低低笑了几声,像是自嘲:“你去洛阳吧。忘禅死得早,不过我听说他四大弟子,都是非比寻常的人物,看看忘禅给我们留下了什么。白马寺佛门正宗,不能轻易得罪,不过若是释门怯懦,即便用强也要逼他们出手!”

    “弟子明白!”黑衣人单膝跪地,沉声应道。

    “委屈了你,委屈你们这些师兄弟。”苏秋炎低声道。

    “弟子知道师尊的苦心。”

    “去吧。”随着一声令下,黑衣人风一样消失在庭院里,重阳宫还是寂静如斯。

    祖庵镇的夜静悄悄的,镇上的人们都已经睡下。深秋的夜晚冰凉如水。

    忽然间,一阵疾烈的狂雷直逼镇上而来,吓得满镇的婴儿大哭起来,镇上顿时为一片慌张所笼罩。人们惊恐地缩在门背后看去,只看见早上路过的两个客人又一次勒马在客栈前。

    这一次老板学乖了,急忙打开大门,招呼伙计和老板娘一起迎在门前。魏枯雪看见一排人挑着灯笼点头哈腰地候在客栈门口,也不吃惊,叫伙计牵马去喂,呵呵笑着直入大门。他要了二十斤卤黄牛肉、五十张饼五十个馒头,都让伙计捆在马背上,然后叫齐了客栈里所有的菜,十斤花雕,一碗一碗地和徒弟对饮。

    叶羽不像魏枯雪那样贪杯,不过魏枯雪每次递酒过来,他总是不动声色地一干而尽,随手把碗摞在一边。他每次换一个碗,到了十斤花雕将尽,叶羽身边的碗堆得比魏枯雪还高。叶羽一双晶亮的眼睛静静看着魏枯雪,而魏枯雪早已经醉得东倒西歪。

    “喝啊,徒弟。”魏枯雪又把酒盏推到叶羽面前。

    叶羽一手按下道:“师父,酒喝完了,若是想喝还得再要。”

    “好,”魏枯雪笑道,“反正不缺银子,不要辜负了终南道长们的好意,再来五斤!”

    “五斤都我喝我也醉不了。”叶羽平静地说道。

    “那十斤?”魏枯雪苦笑,“只怕再来十斤师父倒要趴下了。喝酒这个东西,教会徒弟醉死师父。”

    “既然不喝了,那我有话要问。”

    魏枯雪只好点头:“好罢好罢,灌不醉你,你要问什么就问吧,不过师父现在醉得厉害,可不一定能答对。”

    “那好,”叶羽点头,“师父今日入重阳宫却没有和苏真人对敌,是吧?”

    “算是没有动手吧。苏秋炎那个老道浑身冒火,若是真和他力拼,师父现在恐怕没有力气喝酒了。”

    “那么是商量了?有什么事情值得师父一路奔驰半个月赶到终南山来,非要亲口和终南掌教说呢?”叶羽发问的脾气倒是和魏枯雪一样,不紧不慢的。

    “唉,”魏枯雪叹息一声,“我本来想说我就是来管苏秋炎借银子,可是想来想去,我昆仑山也不缺银子,终究还是骗不过你。你这个孩子,便是性子太拧了,想要知道的非要问个究竟,打小就缠着我问东问西,不告诉你呢,你就阴着一张脸,比死了全家都难看。也是我惯你惯得你太厉害了,一点也不照顾及我的师道尊严。罢了,说实话吧,你可要有心情听才行。”

    叶羽微微点头,端正身形,不再说话。

    “好吧,你若有一天死,也是犟死的!”魏枯雪摇头笑道,沉思片刻才慢慢说道,“大约是唐朝初年,长安繁华,西域商人络绎不绝,其中便也有了僧人。”

    “僧人?”叶羽有些不解。

    “不是寻常所说的僧人,那些西域胡僧并非都像少林和尚那样拜的是释迦牟尼祖师。其中有称祆教,又有称景教,拜的神佛各不相同。还有一支唤作明尊教,大约是贞观年间传入中土的,那时长安有所谓大云光明寺,就是明尊教的僧人所建。”

    “那距今可也有七百多年了。”叶羽道。

    “不错,可是明尊教的弟子却与和尚不同,他们吃斋拜佛之余,还出了个杀人的魔头。那人唤作白铁余。”

    “白铁余?”叶羽忽然问道,“可是高宗永淳二年在绥州叛乱的白铁余?”

    “好,不枉师父教你读书,还是方忏轩积了功德。”魏枯雪大笑,“按照史书,后来朝廷派遣右武卫将军程务挺与夏州都督王方翼讨伐,夺其城池,生擒了白铁余。可是史官们不上战场,是根据战报写的史书。被擒的那个白铁余是个假的。”

    “假的?师父你怎么知道?”

    魏枯雪笑容敛去,缓缓点头:“先听我说。那时白铁余手下并无精兵强将,可是数年之间雄据一方,声势惊动朝廷。他所倚仗的,正是一身的武功!”

    “武功之道即使再强劲,怎能和朝廷军马相抗?即使以师父你的剑气恐怕也无法独自抵挡三千铁骑吧?”叶羽摇头。

    “这且再说,可是你不相信别人,你却要相信我们昆仑派常先师常笑风。”

    “常先师与此有关么?”

    魏枯雪沉沉点头:“常先师武功通神,几近剑仙的境界,确实是一人足以抵挡三千铁骑的绝代高手,可是他最终就是因为白铁余而死的。”

    “难道那白铁余的武功尤在常先师之上?”叶羽悚然动容。

    “不错,只是我不知道白铁余那算不算是武功。”魏枯雪苦笑,“事实上以当时朝廷的军马根本无法剿灭白铁余本人,绥州之所以被攻下,是因为白铁余本人当时正在西域。而最后格杀白铁余的,是朝廷三千精骑和武林各派七百余名高手。那一战最后生还的只有本派先师常笑风和终南祖师空幻子,而所谓生还,只怕也是生不如死。”

    看着叶羽瞪大的眼睛,魏枯雪冷笑道:“不敢相信是不是?这可都是真的。明尊教的武功不是尘世武功,而是天仙神道一类的东西。白铁余号称‘光明圣皇帝’,武功更是教中第一,仅次于他的是明尊教的五明子。那一战的细节我们已经无从知晓,只知道最后常先师以雪煞天剑气配合空幻子大师的南天离火真融将白铁余斩杀。那一战后,武林百年凋零。”

    “世间果真有这样不可思议的武功?”冷汗从叶羽的鬓边滑落,魏枯雪语气平淡,娓娓道来,却叫他听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一时间客栈里沉寂下去。

    “天地间你我所不能理解的事情还多着呢,”魏枯雪终于打破了沉默,“后来武宗灭佛的时候明尊教死伤过半,从此没落。大宋末年,方腊军中又出现明尊教妖人。然后……就到了今日!”

    魏枯雪长吸一口气:“明尊教的势力又起于野间,只怕五明子和那光明皇帝都还会出现!”

    “难道会死而复生?”

    “会不会死而复生为师也不知道,可是为师知道明尊教有所谓明尊永在,光明不灭之说。只要还有明尊教,光明皇帝就一定会再回来!”昏黄的灯光笼罩着两人,魏枯雪的眼睛里忽然闪过一丝扑朔迷离的光芒,而后缓缓退去后,又是一片朦胧。

    “那么师父是要和苏真人一起对付明尊教的人?”

    “是啊,是啊!不过今夜就到此为止,为师困了。”魏枯雪唇边浮起一丝笑意,往桌子上倒头就睡,片刻后鼾声已经响起。

    叶羽无奈地摇头,他原本还有很多不解的事情,可他知道魏枯雪不想说的时候,谁也劝不动他。叶羽从小就在昆仑山月照山庄长大,开始跟随昆仑上一代掌门方忏轩。五岁那年,方忏轩从外面带回了一个少年,这就是十七岁的魏枯雪。魏枯雪后到,却先他而成为了昆仑山的弟子。而叶羽成为昆仑弟子则是方忏轩醉死之后的事情,魏枯雪那时候不过二十二岁,收下了他惟一的弟子叶羽,悉心教导剑术文章,一晃至今又是十年过去了。比起前代掌门苏忏轩,魏枯雪要和蔼宽仁得多,尤其和叶羽之间,丝毫不讲究长幼尊卑。可是同时,魏枯雪也比苏忏轩难懂得多。叶羽跟随了他十年,可是让他说魏枯雪是个怎样的人,叶羽还是一头雾水。魏枯雪的一举一动中,有些东西,叶羽看得到,却永远都看不懂。

    他起身把披风搭在师父的肩膀上,提起龙渊剑就要往客栈二楼去。

    “普启一切诸明使,及以神通清净众,

    各乞愍念慈悲力,舍我一切诸愆咎。

    上启明界常明主,并及宽弘五种大,

    十二常住宝光王,无数世界诸国土。

    又启奇特妙香空,光明晖辉清净相,

    金刚宝地元堪誉,五种觉意庄严者。

    复启初化显现尊,具相法身诸佛母,

    与彼常胜先意父,及以五明欢喜子。”

    客栈外萧疏的秋风里,忽然飘起了漫漫的歌声,好像客栈的四面八方有无数人在低唱一段古老的经文。隐隐约约地在耳边萦绕不散。叶羽提剑的手猛地紧了一下。

    “徒弟,好像有歌声啊。”本来睡在桌子上的魏枯雪忽然提起头来,朦胧的睡眼里有一缕淡淡的锐气。

    “我去看看,”叶羽点头。

    “不必,是明尊教!说妖人,妖人到。明尊教的妖人师父也没见过,这个新鲜热闹还是我自己去看看的好。”魏枯雪从叶羽手里取过了龙渊剑,长长地打个哈欠。

    正要往外面去,那客栈的老板不知道从哪里蹿了出来,紧张地扯住魏枯雪的袍子道:“客人,客人,千万不能去啊。明尊教的人都有一种妖术,好生可怕。如果不是他教中之人去看他们教内的法会,只怕死无葬身之地啊!”

    魏枯雪抬起看着屋顶,一本正经地摸摸自己下巴,而后拱手说:“原来如此,多谢老板提醒,不过……”魏枯雪笑了起来,笑声清越,一边笑一边凑在老板的耳朵边道:“在下的妖术也不差吧?”

    只见龙渊古剑一闪回鞘,四周的灯火全部被冰寒剑气杀灭,一片漆黑里,魏枯雪大笑着穿窗而去,叶羽拍了拍老板的肩膀:“若是害怕,你先回房去吧。”

    老板原本木然当场,给叶羽拍醒过来,战战兢兢,连滚带爬地往楼上跑去。叶羽无奈地摇摇头。灯火已灭,楼下的黑暗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他端坐在椅子上丝毫也不担心,以魏枯雪的剑气他确实也没必要担心,可是他心里却有些乱,不仅因为魏枯雪的话,还有屋外幽幽的颂经歌声。

    诵经声慢慢远去,透过窗格,天地晦暗。

    叶羽缓缓地给自己斟上一盏酒,回味着师父所说的故事。

    门外的风声渐渐重了,仿佛鬼神的唏嘘。叶羽眉峰一振,冰冷的狂风忽地吹开了周围所有的窗户,寒气在一瞬间冲进,灌满客栈的每个角落,所有的窗户都在风中剧烈摇晃,发出“咿呀咿呀”的声音,直刺到人的耳朵里。

    叶羽心念变化,猛地起身,右手按住了桌上的紫色包裹,那里面是古剑纯钧,他不能用的剑,可他几乎要忍不住拔剑。面向狂风他瞪大眼睛,直看向客栈的大门。他能感觉到什么奇怪的东西在客栈周围游走。

    出乎他的意料,风却渐渐停了下去,门那边也静悄悄的,除了被吹开的窗户,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叶羽凝然不动,开始怀疑是自己太过紧张了。

    清亮的小竹笛声却轻轻响起在叶羽背后,婉转悠扬,直上九霄。叶羽面无表情,没有回头,静静地听。剑气却缓缓落到了他的指间。笛声起落,不过是短短两个转折就止息了。然后一个柔和的声音取代了笛声:“今夜却有好月光。”

    叶羽回头,黑衣俊俏的少年公子刚刚推开窗子,正轻轻扣着窗棂微笑。他也不管叶羽的惊诧,从外面一跃登上窗台,回首凝望天空。而原本阴霾的天空里已经浮云散尽,挂起了一只冰轮。一个灯花炸起在小油灯上,火光在苏秋炎的眼睛里跳了一下,然后那双眸子重新归于空洞。魏枯雪的叹息也在这时候幽幽而起,和小油灯的黑烟一起升入屋顶那一片黑暗中。

    两个人已经无语对坐了一个时辰。

    “魏某千里而来,掌教却就此不发一言,未免让人心冷了。难道光明皇帝重现人间,我等就真的是死路一条?”魏枯雪终于说道。

    “心冷?”苏秋炎摇头,“魏先生的心确实冷,可是却并非因为贫道吧?”

    “也罢,也罢,你我都不必再卖关子。事到如今,合你我之力胜负尤且难料,我等若是各怀鬼胎,还不如速速回家准备棺材,安排后事的好。”

    “棺材?天地俱焚,光明煞灭,何必要棺材,一把骨头扔在荒郊野外也就是了。”

    “掌教愿意死么?掌教如果愿意死,又何苦一生苦修,把南明离火提升到九重境界?重阳历代掌教,名为道士,皆虎恃狼行之辈,魏某不相信中天散人会是个懦夫。”魏枯雪冷笑,“掌教总不会告诉我,二十七年前拟定的《杀神三章》也是诸位宗师一时的心血来潮吧?”

    苏秋炎沉默良久,才缓缓说道:“魏先生不必动怒,大祸将临,贫道不敢有半分隐瞒,自然也不敢心存怯懦而坏了我终南山数百年的声誉。只是魏宗主不要冲动,如今的情形比之七百年前更加艰难。当年的一场恶战,虽说是胜了,可是胜得好不悲凉。且不说数百英雄人物俱丧于一役,单是那朝廷三千雄兵的尸骨便堆满了塞北黄沙。天地同悲。”

    长叹一声,苏秋炎又接着说道:“如今你我的剑气道术或者在两位先师之上,可惜……魏先生,不必贫道多言,你也该知道,你我在‘天道’一途上,成就远远不及先人。”

    “不错,”魏枯雪坦然回答,“自从魏某练成风雪枯剑,曾在昆仑雪顶十二次挽剑欲逆转雪岭狂风,竟没有一次成功。想我派常祖师当年一剑之威,狂风倒流了半盏茶的功夫剑劲尚且不会散去,真令我只有惭愧莫名。”

    “贵派常先生和我派空幻子祖师都以武功道术而窥天道流转,不必以蛮力取胜。以贫道的浅薄见识,常先生那一剑当是生生流转之剑,阴阳相衔为双鱼之形,以成漩涡之势,所以剑劲未见得胜于魏先生的绝世剑气,可是却当真是以心御剑,作用于天地的‘天道慧心’。”

    “传说当年空幻子前辈更是近乎天仙的境界,不知道可是如此?”魏枯雪又问。

    “不知道,只是依据本派所传,空幻子祖师决战光明皇帝的时候,已经是一百一十二岁高龄,可看起来宛如少年一般。那一战中更以护身炎火接下光明皇帝的七剑。”苏秋炎说到这里,话音转低,又是一声叹息,“可纵然如此,到头来却是生不如死!”

    “据说,空幻子前辈后来在床上躺了六十年,到死也不能复原?”魏枯雪略微犹豫,问道。

    “然,枯朽之身,缩如婴儿!”苏秋炎沉沉地点头。

    “那么我们的生机何在?”魏枯雪幽然道。

    “只要贵派收藏的那件东西,和我派收藏的那件东西还在,光明皇帝就尚未重生,你我和这神州天地也就有了一线生机!”说到最后,苏秋炎一字一顿。

    “光明皇帝的重生,必需神器为引?”

    “不,”苏秋炎摇头,“但是他一旦重生,不可能不找我们取回那两件东西。只有获得全部的东西,他才能证得神魔本尊。”

    “好。那么掌教想必已经有成竹在胸了吧?”魏枯雪身体微微前倾。

    “魏宗主说笑话了。”苏秋炎摇头,“我们面对光明皇帝,是以人弑神,以蚍蜉之力而撼巨木。什么成竹在胸,天下没有人敢这么说。不过人在其位,势在必行,宗主和我都没有逃避的机会。光明皇帝还未重生,对五明子我们尚有胜算,行事宜早不宜迟。要灭火患,便要灭其于未燃时!如果‘光明火’当真燃了起来,以你我乃至和天下人之力,都回天乏术了!”

    “不愧是终南掌教!果然不让人失望。”魏枯雪轻轻击掌,“请问如何灭这场光明火?”

    苏秋炎从坐垫后取出长卷抖开,卷上是一张地图,他伸手指点:“我重阳门下弟子,遍及天下,根据四方线报,发现三处有光明火汇聚的征兆。光明火汇聚未必就是有五明子出现,不过必然是有牟尼明尊教的徒众聚集,五明子和还未重生的光明皇帝,必然也都在这些教徒中。”

    “敢问是哪里?”

    “福建泉州、河南开封,再有,”苏秋炎摇头,“就是终南山下。”

    “终南山下?”

    “七百年前的事情,你我知道,明尊教也一样知道。要成就它的大业,只怕毁掉昆仑剑宗和重阳道统是迟早的事情。昆仑远在西北苦寒之地,他们势必首先冲着重阳宫而来。终南山下的光明火,是他们的棋子吧?”苏秋炎面沉如水,说到他自己的生死,他反而镇静。

    “重阳门下,果然不俗,”魏枯雪赞叹,而后微微笑道,“但是以明尊教目前的实力,意图扫灭重阳宫,恐怕太过自负了吧?掌教需要魏某忝为前驱,为掌教驱除妖邪么?”

    “不必。”苏秋炎也笑,“区区重阳宫的生死,还不敢劳动昆仑宗主。不过我们真正的目的,是在这里!”

    他的手指定在地图上。

    “掌教的意思,是一发斩首?”魏枯雪低声道。

    “那是魔神之属,宗主不斩断它的头,它始终都会重生。”苏秋炎直视魏枯雪的眼睛,纹丝不动。

    魏枯雪不看他,凝视地图良久,微微点头:“好,掌教的意思我都明白,魏某愿为先驱。下次相会又在何时?”

    苏秋炎沉吟了一刻:“我有俗务未了,宗主给我半个月,下一次是我去找宗主,那时候,便是图穷匕现的时候。”

    “掌教修道人,行事却有将军气。云横虎落阵,气抱龙城虹,壮哉!”魏枯雪大笑。

    “宗主见笑,‘不过是蝼蚁’,这是当年空幻子祖师留下的最后一句话,不过是蝼蚁。”苏秋炎叹息,“终南山不敢妄自尊大,这些年间却真是弟子众多,魏先生所到之处,我会命各方弟子略尽所能的。”

    “确实令人欣喜,我们这一辈惟一强过当初的,便是终南山有了上万传人。”

    “也无甚可喜,一千个庸才未必胜过一个俊杰。贵派小辈弟子方才一剑迫退我师弟所用的雪煞天剑气,隐约也有当年常祖师几分风采了。”苏秋炎称赞。

    “多谢掌教夸奖。”

    “那么事不宜迟,请魏宗主从速出发罢,不是本派没有待客之心,只是客星已正中天,天下苍生的性命都在你我手中。贫道有所失礼,还请魏先生见谅。”苏秋炎递过一个玉佩,又道,“此物是重阳宫信物,贫道已令各处弟子恭候魏先生,或许能帮得上忙。宗主前往开封,可以找一个叫做谢童的人。”

    魏枯雪把玉佩收进怀里道:“魏某二十七岁修得风雪枯剑,本以为今生没有用武之地,想不到明尊教再起,这点武功非但不够,而且简直遭人耻笑了。”

    “魏先生过谦了。还请魏先生听贫道一言。”苏秋炎说到这里,忽然止住。

    “掌教请直言。”

    苏秋炎神色郑重,整衣而起,绕行到魏枯雪身侧,半跪下。他年纪长魏枯雪甚多,忽然有此大礼,魏枯雪一惊,却并不起立。

    “请大开杀戒。”苏秋炎低声道。

    魏枯雪沉默良久:“魏某领会得。”

    随即他伸手握住纯钧古剑,却不起身。

    苏秋炎回归本座,道:“魏先生不肯离去,想必是还有话问贫道了。不妨直言。”

    魏枯雪凝视手中剑,沉吟良久,这才低声问道:“魏某只是想知道贵派收藏的那件东西最近可有什么动向么?”

    苏秋炎摇头:“那件东西贫道只随师尊看过一次,此后二十年间一直镇在紫薇天心阵里,配合终南山纯阳之气和北斗星相,应该镇压得下。贫道的天心之术略可窥其动静,魏先生不必过于担心。”

    “那么……那件东西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苏秋炎面色肃然,沉思良久才缓缓说道:“平时看来,不过是一件铁,可是我随师尊去看的时候,一旦走近,便有光明迸溅,夺人眼目,乱人心智。远远看起来,似乎有光无质。”

    魏枯雪微微点头:“应当是如此了,昆仑山那件东西魏某倒是去看过几次,冰雪寒气之下尤然光明如海,确实没有辜负它的名字。”

    “相比之下,昆仑山收藏的物事更让人心惊胆战,还请魏先生小心。一旦那物为其人所得,只怕你我都出不了那片‘光明海’。”

    魏枯雪只是点头,而后提剑而起,转身向门口走去。

    走到门边,魏枯雪忽然回身:“不讳直言,我这次来,本以为掌教老迈,所以要试掌教的修为和决心,不过看起来,掌教心中并无恐惧。”

    “恐惧何物?我若要恐惧,从知道这件往事的那一天开始,已经恐惧了一生。”苏秋炎低声道。

    “人真的可以杀神么?”

    “我不知道,但是我已经准备了二十七年。”苏秋炎声如磨铁。

    魏枯雪转身出门。

    身后的苏秋炎轻轻捻灭了灯火。

    周围数百道目光齐射在叶羽身上,他却丝毫不为所动,袖手立在自己的龙渊古剑背后,低着头一言不发。有性子急躁的小道士想仗剑杀过去,可是每当这个时候,叶羽一身白衣就会微微飘动,似乎衣衫下有一道微风流转。李秋真连着几次制住众弟子。在对方气由心生的绝世剑法下,再多的庸手只怕也是自寻死路。叶羽把真气蕴藏不露,已经是给重阳宫面子了。

    足足三个时辰过去了,叶羽的心里越来越乱,周身的剑气不安地吞吐变化。他隐隐觉得这一次将有什么绝大的危险降临,而且周围的一切好像都陌生起来,包括自己跟随了二十年的师父魏枯雪。

    当李秋真也暗自紧张的时候,忽然听见远远传来一声大笑,笑声由远及近,笑者缓步而来,一派悠闲的神态。

    “重阳宫果然不同凡响,不同凡响。”魏枯雪大笑着说道,随手拔起地下的龙渊剑送回叶羽腰间的剑鞘,又回头四顾,“我们出门来借钱粮,万万不可仗着武功,和终南山的道长们坏了交情。否则借得这一次,就怕没有下一次了。”

    周围的人面面相觑,只有叶羽还是面无表情,默默地跟在师父背后。

    “得罪得罪,劣徒无知。”魏枯雪满脸笑容地对李秋真连连作揖,“都是在下管教得少,又连续几天没有好好吃饭,这才把他的性子给惹了起来。想必道长世外高人,不会介意吧?”

    叶羽在他身后听着他笑得开心,冷冷地哼了一声。

    李秋真正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魏枯雪郑重地说道:“贵派掌教苏先生果真是慷慨侠义之辈,魏某与之素不相识,千里借钱,他居然一口应允。这五千两银子还请李道长代为筹措了。”

    “五千两银子!”李秋真微微吃惊,终南山虽然富有,可是五千两白银也绝不是小数目了。

    话音刚落,忘真楼的方向一个黑衣小道士手持一张字条疾步而来,递给李秋真之后回头就走。李秋真看完了字条,揉作一个纸团握在掌心里,这才向魏枯雪揖手:“贫道晓得了。”

    “是啊是啊,是笔小数目,本不劳道长费心,可是在下和小徒有事要往开封去,所以银子现在就要,所以只好麻烦道长亲自提取。”魏枯雪说得坦然。

    随后他转身对着叶羽:“叶羽,准备一下,将就着在重阳宫吃些东西,我们这就上路了。如何?”

    叶羽平静地点头:“师父你是不是忘记问道长们再备两匹好马了?”

    “有理有理,”魏枯雪拍手笑道,立刻转身对李秋真道,“那么李道长,再加两匹好马罢。在下和劣徒身量颇高,份量也不轻,马是一定要高大强健的!”

    周围的道士们怒火上窜,急得红了眼,只有李秋真一一点头,态度恭谨。

    “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效劳的?”他微微欠身。

    魏枯雪想了一会儿:“饿了,听说重阳道菜也是天下一绝,以后未必还有机会来你们这里,便做一桌子道菜来吃吧。”

    山下“好说。”李秋真再次揖手。

    吃饱了饭的师徒二人被数十个道士送下山去,早有马匹伺候。两人跃上骏马,魏枯雪从李秋真手中抓过一把银票,数也不数地揣进怀里,拱一拱手说声多谢,两骑骏马就沿大路往祖庵镇去了。李秋真马不停蹄地回到山上,安排了一众弟子回去晚修,独自来到忘真楼前。

    “掌教师兄.”李秋真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

    “师弟,大家可都还好?”苏秋炎平静的声音从门里传来。

    “没什么大事,也算是万幸了。”

    “好。”

    “师兄……”沉吟良久,李秋真终于问道,“不知道这次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楼内传来一声叹息,然后是苏秋炎的声音:“师弟,不是师兄刻意隐瞒。只是这件事情你知道得越少越好。其实你也明白,你我之中,师尊当年更宠爱你一些。最后之所以我继承了掌教的位置,其中确实有师尊的不得已的地方,也就是担心有这一天!此事上关天机,牵扯万千的生灵,道术上你资质有限,不知道也罢了。”

    “师兄道术修为深湛,我从未有过放肆之心。”李秋真惶恐地回道。

    “不相关,不相关,这个位置也非我所眷恋。也许经过此事,这个位置终究还是只能你来坐……”声音断了一下,又接道,“从今日起我还要闭关半个月,这半个月内,即使重阳宫前血流满地,也绝不允许一个人进这忘真楼来!”

    “是!”李秋真汗流浃背。

    “去吧。”

    李秋真刚刚离去,一个黑衣的影子从房梁上降下,轻飘飘地落在楼前。

    “你来了?”苏秋炎在门里小声问道。

    “是,掌教!”黑衣人声音相当嘶哑。

    “飞鸽放出去了么?”

    “弟子已经通知开封的同门注意昆仑门下的动向。以谢童的机敏,魏枯雪师徒的一举一动都不会错过他的眼睛。”

    “好,那么我们派往昆仑山的人到了么?”

    “可能还在路上,但以薛师弟的小心谨慎,应该不会出什么漏洞。”

    “朝廷那边,打通了钦天监的路子么?”

    “祭酒大人已经应允,但迟迟不见引荐。不过如今宫里的消息都说,皇帝沉迷于密教天魔舞,不分昼夜和几个喇嘛、上百的宫女在内廷狎戏,全然不理政务,只怕祭酒大人也没有什么机会面圣。而且道门不见恩宠,已经有数十年了,只怕即便祭酒大人想要引荐,也未必立即有机会。”

    “面圣?”苏秋炎冷冷一哂,“一个注定早夭的废物,不过要借他俗世一皇帝手中的人力物力。”

    “今天早晨,火漆封缄的饬令共四百六十五份,已经发往各地,一个月之内,六千弟子整装待发,皆听掌教的调遣!”

    “好,倾我重阳道宗之全力,即便死到最后一人,也要赢得这一战!”苏秋炎的声音忽然变得金石交鸣般震耳。

    “是!”黑衣人猛地半跪行礼,“不过掌教,明尊教真的能够如我们所料的行事么?”

    “这就是要借助魏枯雪的地方。他这一路南行,以他的性情,既然决定要动手,一路上必然血光累累,明尊教不可能不知情。明尊教众不是傻子,他们知道我们的目标,要保草庵,势必要聚集教中精锐,准备决战。那时候,也就是我们的机会。”

    “掌教算无遗策!”

    苏秋炎低低叹了一口气:“不是我算无遗策,是我不敢有遗策。我毕生所算的就是这一战,我活到今天才明白,其实师尊早就预料到这一天的到来。他不喜欢我的心机,却授我以掌教之位,就是要以我为出战的先锋。他自己活不到这一日,便要我为他出阵。要是这样我还输了,九泉之下都无颜见他了。”

    黑衣人如同雕像般跪着,没有丝毫声息。

    苏秋炎低低笑了几声,像是自嘲:“你去洛阳吧。忘禅死得早,不过我听说他四大弟子,都是非比寻常的人物,看看忘禅给我们留下了什么。白马寺佛门正宗,不能轻易得罪,不过若是释门怯懦,即便用强也要逼他们出手!”

    “弟子明白!”黑衣人单膝跪地,沉声应道。

    “委屈了你,委屈你们这些师兄弟。”苏秋炎低声道。

    “弟子知道师尊的苦心。”

    “去吧。”随着一声令下,黑衣人风一样消失在庭院里,重阳宫还是寂静如斯。

    祖庵镇的夜静悄悄的,镇上的人们都已经睡下。深秋的夜晚冰凉如水。

    忽然间,一阵疾烈的狂雷直逼镇上而来,吓得满镇的婴儿大哭起来,镇上顿时为一片慌张所笼罩。人们惊恐地缩在门背后看去,只看见早上路过的两个客人又一次勒马在客栈前。

    这一次老板学乖了,急忙打开大门,招呼伙计和老板娘一起迎在门前。魏枯雪看见一排人挑着灯笼点头哈腰地候在客栈门口,也不吃惊,叫伙计牵马去喂,呵呵笑着直入大门。他要了二十斤卤黄牛肉、五十张饼五十个馒头,都让伙计捆在马背上,然后叫齐了客栈里所有的菜,十斤花雕,一碗一碗地和徒弟对饮。

    叶羽不像魏枯雪那样贪杯,不过魏枯雪每次递酒过来,他总是不动声色地一干而尽,随手把碗摞在一边。他每次换一个碗,到了十斤花雕将尽,叶羽身边的碗堆得比魏枯雪还高。叶羽一双晶亮的眼睛静静看着魏枯雪,而魏枯雪早已经醉得东倒西歪。

    “喝啊,徒弟。”魏枯雪又把酒盏推到叶羽面前。

    叶羽一手按下道:“师父,酒喝完了,若是想喝还得再要。”

    “好,”魏枯雪笑道,“反正不缺银子,不要辜负了终南道长们的好意,再来五斤!”

    “五斤都我喝我也醉不了。”叶羽平静地说道。

    “那十斤?”魏枯雪苦笑,“只怕再来十斤师父倒要趴下了。喝酒这个东西,教会徒弟醉死师父。”

    “既然不喝了,那我有话要问。”

    魏枯雪只好点头:“好罢好罢,灌不醉你,你要问什么就问吧,不过师父现在醉得厉害,可不一定能答对。”

    “那好,”叶羽点头,“师父今日入重阳宫却没有和苏真人对敌,是吧?”

    “算是没有动手吧。苏秋炎那个老道浑身冒火,若是真和他力拼,师父现在恐怕没有力气喝酒了。”

    “那么是商量了?有什么事情值得师父一路奔驰半个月赶到终南山来,非要亲口和终南掌教说呢?”叶羽发问的脾气倒是和魏枯雪一样,不紧不慢的。

    “唉,”魏枯雪叹息一声,“我本来想说我就是来管苏秋炎借银子,可是想来想去,我昆仑山也不缺银子,终究还是骗不过你。你这个孩子,便是性子太拧了,想要知道的非要问个究竟,打小就缠着我问东问西,不告诉你呢,你就阴着一张脸,比死了全家都难看。也是我惯你惯得你太厉害了,一点也不照顾及我的师道尊严。罢了,说实话吧,你可要有心情听才行。”

    叶羽微微点头,端正身形,不再说话。

    “好吧,你若有一天死,也是犟死的!”魏枯雪摇头笑道,沉思片刻才慢慢说道,“大约是唐朝初年,长安繁华,西域商人络绎不绝,其中便也有了僧人。”

    “僧人?”叶羽有些不解。

    “不是寻常所说的僧人,那些西域胡僧并非都像少林和尚那样拜的是释迦牟尼祖师。其中有称祆教,又有称景教,拜的神佛各不相同。还有一支唤作明尊教,大约是贞观年间传入中土的,那时长安有所谓大云光明寺,就是明尊教的僧人所建。”

    “那距今可也有七百多年了。”叶羽道。

    “不错,可是明尊教的弟子却与和尚不同,他们吃斋拜佛之余,还出了个杀人的魔头。那人唤作白铁余。”

    “白铁余?”叶羽忽然问道,“可是高宗永淳二年在绥州叛乱的白铁余?”

    “好,不枉师父教你读书,还是方忏轩积了功德。”魏枯雪大笑,“按照史书,后来朝廷派遣右武卫将军程务挺与夏州都督王方翼讨伐,夺其城池,生擒了白铁余。可是史官们不上战场,是根据战报写的史书。被擒的那个白铁余是个假的。”

    “假的?师父你怎么知道?”

    魏枯雪笑容敛去,缓缓点头:“先听我说。那时白铁余手下并无精兵强将,可是数年之间雄据一方,声势惊动朝廷。他所倚仗的,正是一身的武功!”

    “武功之道即使再强劲,怎能和朝廷军马相抗?即使以师父你的剑气恐怕也无法独自抵挡三千铁骑吧?”叶羽摇头。

    “这且再说,可是你不相信别人,你却要相信我们昆仑派常先师常笑风。”

    “常先师与此有关么?”

    魏枯雪沉沉点头:“常先师武功通神,几近剑仙的境界,确实是一人足以抵挡三千铁骑的绝代高手,可是他最终就是因为白铁余而死的。”

    “难道那白铁余的武功尤在常先师之上?”叶羽悚然动容。

    “不错,只是我不知道白铁余那算不算是武功。”魏枯雪苦笑,“事实上以当时朝廷的军马根本无法剿灭白铁余本人,绥州之所以被攻下,是因为白铁余本人当时正在西域。而最后格杀白铁余的,是朝廷三千精骑和武林各派七百余名高手。那一战最后生还的只有本派先师常笑风和终南祖师空幻子,而所谓生还,只怕也是生不如死。”

    看着叶羽瞪大的眼睛,魏枯雪冷笑道:“不敢相信是不是?这可都是真的。明尊教的武功不是尘世武功,而是天仙神道一类的东西。白铁余号称‘光明圣皇帝’,武功更是教中第一,仅次于他的是明尊教的五明子。那一战的细节我们已经无从知晓,只知道最后常先师以雪煞天剑气配合空幻子大师的南天离火真融将白铁余斩杀。那一战后,武林百年凋零。”

    “世间果真有这样不可思议的武功?”冷汗从叶羽的鬓边滑落,魏枯雪语气平淡,娓娓道来,却叫他听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一时间客栈里沉寂下去。

    “天地间你我所不能理解的事情还多着呢,”魏枯雪终于打破了沉默,“后来武宗灭佛的时候明尊教死伤过半,从此没落。大宋末年,方腊军中又出现明尊教妖人。然后……就到了今日!”

    魏枯雪长吸一口气:“明尊教的势力又起于野间,只怕五明子和那光明皇帝都还会出现!”

    “难道会死而复生?”

    “会不会死而复生为师也不知道,可是为师知道明尊教有所谓明尊永在,光明不灭之说。只要还有明尊教,光明皇帝就一定会再回来!”昏黄的灯光笼罩着两人,魏枯雪的眼睛里忽然闪过一丝扑朔迷离的光芒,而后缓缓退去后,又是一片朦胧。

    “那么师父是要和苏真人一起对付明尊教的人?”

    “是啊,是啊!不过今夜就到此为止,为师困了。”魏枯雪唇边浮起一丝笑意,往桌子上倒头就睡,片刻后鼾声已经响起。

    叶羽无奈地摇头,他原本还有很多不解的事情,可他知道魏枯雪不想说的时候,谁也劝不动他。叶羽从小就在昆仑山月照山庄长大,开始跟随昆仑上一代掌门方忏轩。五岁那年,方忏轩从外面带回了一个少年,这就是十七岁的魏枯雪。魏枯雪后到,却先他而成为了昆仑山的弟子。而叶羽成为昆仑弟子则是方忏轩醉死之后的事情,魏枯雪那时候不过二十二岁,收下了他惟一的弟子叶羽,悉心教导剑术文章,一晃至今又是十年过去了。比起前代掌门苏忏轩,魏枯雪要和蔼宽仁得多,尤其和叶羽之间,丝毫不讲究长幼尊卑。可是同时,魏枯雪也比苏忏轩难懂得多。叶羽跟随了他十年,可是让他说魏枯雪是个怎样的人,叶羽还是一头雾水。魏枯雪的一举一动中,有些东西,叶羽看得到,却永远都看不懂。

    他起身把披风搭在师父的肩膀上,提起龙渊剑就要往客栈二楼去。

    “普启一切诸明使,及以神通清净众,

    各乞愍念慈悲力,舍我一切诸愆咎。

    上启明界常明主,并及宽弘五种大,

    十二常住宝光王,无数世界诸国土。

    又启奇特妙香空,光明晖辉清净相,

    金刚宝地元堪誉,五种觉意庄严者。

    复启初化显现尊,具相法身诸佛母,

    与彼常胜先意父,及以五明欢喜子。”

    客栈外萧疏的秋风里,忽然飘起了漫漫的歌声,好像客栈的四面八方有无数人在低唱一段古老的经文。隐隐约约地在耳边萦绕不散。叶羽提剑的手猛地紧了一下。

    “徒弟,好像有歌声啊。”本来睡在桌子上的魏枯雪忽然提起头来,朦胧的睡眼里有一缕淡淡的锐气。

    “我去看看,”叶羽点头。

    “不必,是明尊教!说妖人,妖人到。明尊教的妖人师父也没见过,这个新鲜热闹还是我自己去看看的好。”魏枯雪从叶羽手里取过了龙渊剑,长长地打个哈欠。

    正要往外面去,那客栈的老板不知道从哪里蹿了出来,紧张地扯住魏枯雪的袍子道:“客人,客人,千万不能去啊。明尊教的人都有一种妖术,好生可怕。如果不是他教中之人去看他们教内的法会,只怕死无葬身之地啊!”

    魏枯雪抬起看着屋顶,一本正经地摸摸自己下巴,而后拱手说:“原来如此,多谢老板提醒,不过……”魏枯雪笑了起来,笑声清越,一边笑一边凑在老板的耳朵边道:“在下的妖术也不差吧?”

    只见龙渊古剑一闪回鞘,四周的灯火全部被冰寒剑气杀灭,一片漆黑里,魏枯雪大笑着穿窗而去,叶羽拍了拍老板的肩膀:“若是害怕,你先回房去吧。”

    老板原本木然当场,给叶羽拍醒过来,战战兢兢,连滚带爬地往楼上跑去。叶羽无奈地摇摇头。灯火已灭,楼下的黑暗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他端坐在椅子上丝毫也不担心,以魏枯雪的剑气他确实也没必要担心,可是他心里却有些乱,不仅因为魏枯雪的话,还有屋外幽幽的颂经歌声。

    诵经声慢慢远去,透过窗格,天地晦暗。

    叶羽缓缓地给自己斟上一盏酒,回味着师父所说的故事。

    门外的风声渐渐重了,仿佛鬼神的唏嘘。叶羽眉峰一振,冰冷的狂风忽地吹开了周围所有的窗户,寒气在一瞬间冲进,灌满客栈的每个角落,所有的窗户都在风中剧烈摇晃,发出“咿呀咿呀”的声音,直刺到人的耳朵里。

    叶羽心念变化,猛地起身,右手按住了桌上的紫色包裹,那里面是古剑纯钧,他不能用的剑,可他几乎要忍不住拔剑。面向狂风他瞪大眼睛,直看向客栈的大门。他能感觉到什么奇怪的东西在客栈周围游走。

    出乎他的意料,风却渐渐停了下去,门那边也静悄悄的,除了被吹开的窗户,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叶羽凝然不动,开始怀疑是自己太过紧张了。

    清亮的小竹笛声却轻轻响起在叶羽背后,婉转悠扬,直上九霄。叶羽面无表情,没有回头,静静地听。剑气却缓缓落到了他的指间。笛声起落,不过是短短两个转折就止息了。然后一个柔和的声音取代了笛声:“今夜却有好月光。”

    叶羽回头,黑衣俊俏的少年公子刚刚推开窗子,正轻轻扣着窗棂微笑。他也不管叶羽的惊诧,从外面一跃登上窗台,回首凝望天空。而原本阴霾的天空里已经浮云散尽,挂起了一只冰轮。
  
  
 

 
分享到:
上一篇:第一章 荧惑
下一篇:第三章 月夜
苹果
三字经30
长歌行
中国唯一被性病折磨致死的皇帝
山楂
西施无疑是个最成功的二奶
玄武
 《三国》中的小乔像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