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烈焰狂龙 >> 第十章 夜探山庄起干戈 喜救义友脱牢笼

第十章 夜探山庄起干戈 喜救义友脱牢笼

时间:2014/2/28 14:42:28  点击:2042 次
  夜入深更鸟啼悲,义士遭恶窖中囚。

  果报恩泽翻地阙,嗟我数载始得翔!

  汴城西北方的河畔,在黝黑的夜色中,远远便可望见前方的一片树林内,有一片并不甚强的光芒,映射至空际及林隙外,原来树林内有一座占地甚广,庭园幽雅华楼小阁数幢的大庄院。

  深广大庄院的四周,被丈人高的琉璃瓦高墙围绕,但是尚可望见内里高楼檐角上高挂的气死灯火。

  朝正南方的两片高阔庄门,厚重大木门上的横匾刻著「怡心别院’四字,庄门内里是花丛夹围成的一条宽敞石板路,路底正对庄门的是一幢三层高的宽阔正楼,虽然楼门紧掩未开,但是底层内里有数处闪烁着烛光,因此内里必然有人。

  三层高的宽阔正楼后方,是一片幽雅宁静的广阔大花园,有三幢小楼成品字形散布在巨树花丛之间,而左侧靠庄墙之处则散布着十余幢独间矮房。

  庄院虽然宽阔,但是内里却看不到有甚么护院壮仆走动?或是有甚么明桩暗卡隐伏?只是偶或听见矮房内传出的笑语声,或是稚儿的笑叫或哭泣声,或是突然由某间矮房中,笑语步出一两个庄丁或仆妇,行往另一间的矮房中。

  倏然!只见庄墙外的树林内,有一白三黑四道身影迅疾掠入庄墙内,并且立即隐入一片花丛内隐伏不动,并未惊动庄内之人。

  片刻后,隐于花丛树木暗影中的一白三黑四道身影,一白一黑迅疾掠往三幢小楼之处,两另外两道黑影则掠往院墙旁的矮房处。

  三幢小楼之方,司马玉虎与费公豪两人,身形迅疾的分别掠入一幢楼内,逐一制昏居于小楼内四名年仅二八的婢女及两名粗壮仆妇,并且详察小楼内里。

  就在此时,突然由左侧庄墙的一间矮房内响起一声怒喝:‘咦?你是谁?呃……’怒喝声虽然立即静止,但是在宁静的夜色中,已然惊动了庄内正楼、小楼及数间矮房内的人,因此已有数条衣衫不整的人影,先后出正楼、小楼及矮房内奔出,且连连出声询问着。

  ‘甚么事?发生何事了?’

  ‘是谁在叫?’

  ‘咦?孙少爷及孙小姐住的小楼……’

  ‘老周……老周……’

  ‘咦?怎么没见到陈管事?’

  ‘李妈……李妈在哪儿?’

  ‘你们看!小楼处有人影……’

  ‘快…大家快分头去看看……’

  而此时,小楼之方的司马玉虎与费公豪两人,已先后掠出一幢小楼,而另一幢小楼内,也同时惊急掠出一对衣衫不整的六旬老夫妇,四人正巧皆往正楼之方掠去,于是四人已在途中遭遇。

  那对六旬老者夫妇急掠中,惊见两个不明之人由两侧疾掠而至,竟然吭也未吭一声,便立即出手分别攻向司马玉虎与费公豪两人。

  而庄墙之方,两道黑影也已分别由一间矮房内迅疾掠出,并且迅疾掠至围聚一处的九名庄丁、仆妇之前,身手迅疾轻易的制住仅有微薄功力的九人穴道。

  但是此时由正楼之方也迅疾掠至三道身影,并且听女子之声喝问道:‘你们是甚么人?胆敢趁夜侵入本庄且伤人?’

  ‘大姊别问了,先拿下他们再说!’

  ‘大姊,你看小楼那方,刘管事夫妇两人已然与两个人拚斗着呢!’接而又听似是大姊的女子已沉声说道:‘二妹你去陈管事那面看看,这里交给我及四妹!’

  而此时已然制住九名庄丁、仆妇的两人中,其中一人已沉声说道:‘哼!大爷知晓此处乃是城内“霸拳”陈定中的别庄,我等今日前来乃是欲报复陈老儿不分是非,分请各方白道之人,追逐我等四年余尚未罢手,但是大爷等人不愿罪及无辜,故而仅是制住他们穴道,使他们安静而已,可是你们若敢动手,大爷定然绝不轻饶!’现身的两个人,皆是身穿一身亮丽黑缎紧身劲装,一个是满面短髭的‘莽张飞’张大合,另一个则是‘洛水双鱼’中的甘常明。

  ‘莽张飞’张大合怒声叱喝之后,立即伸掌朝身侧不到一丈之距,一株大腿粗细的树干拍去,霎时便听一声轰然震响,树干已应声而断轰然倒地。

  其实此座‘怡心别院’乃是‘霸拳’陈定中的产业,仅有在闲暇之时才会至此小居数日,或是供儿孙辈平时在此散心游乐,或宴请友人之用。

  但是居于别院中的人,皆是在陈家为仆为婢数十年,已然年逾五旬之上的忠心家仆,在矮房之处的庄丁、仆妇,大多是仆、婢成婚且已有子女,虽然他们并非甚么武林高手,但是久处陈家,多多少少皆也习得一些二、三流的武功。

  而居于小楼的管事,乃是‘霸拳’陈定中年轻时的书僮陈文,居于正楼内的三名老妇,则是‘霸拳’陈定中夫人‘玉燕蚨’萧秋凤昔年的四名贴身侍女,而其中一女早已与陈文结为夫妇。

  五人跟随‘霸拳’陈定中夫妇已然将近五十年之久,因此皆也习有高明的武功,已然高达一流身手,而管事陈文的武功,竟然比大少爷‘铁掌无敌’陈承廷尚高出两筹,故而才会被‘霸拳’陈定中夫妇调至别庄管照。

  久处陈家数十年,当然也知晓数年前,老爷夫妇与大少爷夫妇,皆因为大孙少爷之死悲愤无比,已然分请师门及各方同道,追寻几个与孙少爷之死有关之人的下落,虽然曾先后擒捉住一些人,但是尚有数人至今依然未曾缉获。

  因此掠身而至的三名老妇,耳闻矮房内掠出的两人之言,已然知晓竟是久寻不着的其中两人,莫非另一方正与陈文夫妇交手的两人,便是另外两人不成?

  可是据所知,尚未寻获的四人中,其中三人皆是绿林小贼,尚有一名则是不知来历的少年人,但是四人皆是武功低微的人!

  然而眼前这个满面短髭的壮汉,竟然能在一丈之距,便一掌震断树木,可见两人的武功甚高,可能与自己姊妹的功力相差不多,又岂会是武功低微尚未寻获的四人?

  但是,既然由他话语中知晓乃是前来寻仇报复,当然俱是心存不轨,因此还有甚么好说的?先拿下他们再传报老爷夫人作主!

  因此三名年已六旬出头的老妇互视一眼后,其中两人立即同时掠身扑向‘莽张飞’张大合及甘常明两人,而另外一名老妇则迅疾掠往管事夫妇之方。

  然而另一方的费公豪,眼见已然惊动了庄内之人,心知若不及早制住庄内人,必然会引出更大的麻烦,纵然以后再暗中前来,到时庄内的戒备必然森严难探了,因此已然心生速战速决之心于是立即喝道:‘四弟,快速战速决制住他们!’‘好!二哥放心!’

  司马玉虎并非愣愕之人,当然也已看出此中情形,加上对手的功力与自己差有三筹之上,比‘伏龙掌’赵元戎尚差,与三位拜兄相差不多。

  因此耳闻二哥之言后立即应喝一声,身形疾如幻影掠至那名老妇的如花掌影之前,左掌劲疾的拍出一片密集掌幕封住对方掌影,而右手五指曲指疾弹,四道劲疾尖啸的指劲已然疾射而出,霎时便听一声闷哼,那名老妇已然左臂下垂的暴然后退。

  但是司马玉虎岂容她安然退走?因此已如影随形的疾幻追击,双手十指再度连连弹出八道指劲,分别射向老妇的胸腹要穴。

  另一方的费公豪刚与六旬老者交手时,原本认为自己的武功已然比往昔暴增数倍,纵然眼前这个老者的功力不弱,自己定然可以与他拚个百招左右!

  然而没想到此名老者的功力,竟然比自己高出甚多,而且双掌招势更比自己初学不到一年的招式高明,自己难以与对方相比,因此不到十招,已然捉襟见肘手忙脚乱得频频闪避退身。

  尚幸此时与费公豪交手的六旬老者,突然耳闻老伴的闷哼声,顿时大吃一惊的转首急望,只见老伴左臂下垂踉跄倒退,不问可知左臂已然遭创,并且眼见那个白衣青年,身形疾如鬼魅一般又攻向老伴,因此狂急无比的叫道:‘啊?玉花小心……’然而那名老妇双手皆无恙时,便已难敌挡司马玉虎又疾又猛的攻势,当左臂遭创后,只凭右手又怎可能抗拒得了司马玉虚的攻势?因此就在老伴的狂急叫声中,又听老妇闷哼一声,身躯已然踉跄倒地!

  六旬老者心中惊急大叫时,已然眼见老伴的身躯踉跄倒地,因此骇然大叫一声,竟然狂急抢攻两招,将费公豪逼得踉跄暴退之后,身形也已暴然斜掠,双掌连连劈出四股掌劲,遥击向那名身穿白衣的青年。

  而在此时,由另一方疾掠而至的一名老妇,尚离七丈之距时便已望见所发生的情景,因此也已惊急大叫着:‘啊?三妹……狂徒住手……’‘银花你快拦住那个黑衣瘦子……’

  司马玉虎连连弹出指劲,已然制住老妇的五个穴道,虽然眼见又有一名老妇疾掠而至,然而与拜兄拚斗的老者已然抢攻而至,因此已毫不犹豫身躯斜掠避开老者掌劲,而双手也已迅疾拍出二六一十二掌,劲疾罩向暴掠而至的六旬老者。

  就在此时,费公豪眼见对手已然转攻向四弟,立时获得喘息的时机,但是耳闻一声女子惊急叫声,又见到一名老妇疾掠而至欲扑攻四弟,因此立即飞身前迎,并且大喝叫道:‘婆娘站住!接本大爷一掌!’喝声中,已然双掌一抡疾劈出一片掌势,拦住飞掠而至的老妇。

  那名被称为银花的老妇,惊见三妹玉花已然倒地,而管事陈文喝声中也已转攻向白衣人,眼见那名黑衣壮汉也已攻向自己,因此一股怒火已转向对方,立即双掌翻飞迎击,霎时两人也已激战一团。

  再转望‘莽张飞’张大合及甘常明两人之方,因为兄弟三人在十个月中,时光大多耗在修炼内功之上,所以功力已与交手的老妇相差不多,甚或高出一些,此乃占优势之处。

  但是四弟传授的众多招式多属兵器招式,拳掌招式甚少,而且招式的习练尚不纯熟且缺乏实战,未能将招中精妙之处深悟,所以招中破绽甚多。

  因此双方两相比较之下,张大合及甘常明两人在短暂的片刻间,与两名老妇激战了六、七招,招式上便已略居劣势了!

  再加上两名老妇皆甚为愤怒,竟然有人敢趁夜闯入庄内,且制住了庄内功力薄弱的庄丁仆妇,若不能擒住犯庄之人,岂不是使自己姊妹在老爷及夫人面前难以交代?因此当然是精招连出放手抢攻。

  如此一来,当然更使张大合及甘常明两人难以招架,十余招后便各自被对方击中一掌,尚幸功力较高且身躯壮实,因此只有些疼痛并无伤势。

  但是仅在二十招之内便被击中,那么之后的境况岂不是甚为不妙?可能即将陷入危境之中了,可是老二及四弟两人也已被庄内其他的人迎战,又如何能前来支援?

  张大合及甘常明两人心中虽急,但是昔年早已练就一身肯打肯拚,若不敌便忍受屈辱,或是一走了之的本事,因此两人只能镇定心神出招应敌,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因此两人的招式虽然受制于对方,但是稳扎稳打偶或出险招与对方硬拚,有时尚不顾甚么男女交战的禁忌,狂猛凶狠的与对方以命相拚,欲与对方拚个两败俱伤。

  如此激战五十余招后,虽然又被击中数掌情势甚为狼狈,但是尚能勉强支撑未曾受创,希望只要能支撑至四弟制住对手后,便可前来支援了!

  突然!张大台眼见右侧地面,被制倒在地的庄丁中,有一名五旬庄丁的身边有一根‘熟铜棍’顿时心中大喜的逐渐右移,接而狂猛抢攻三招将对方逼退,立即身躯朝右斜窜,在地面上一扑再纵‘熟铜棍’已然在手中劲猛横抡而出,立即将追击而至的老妇逼退。

  ‘叱!狂徒找死……四妹,咱们也使兵器杀了他们!’被逼退的老妇眼见对方已拾兵器攻至,顿时暴退闪避棍势,而对方竟然又抡棍砸向四妹,因此怒叱一声,便执出腰际长剑疾抖出一片剑雨追罩向对方。

  另一名老妇被张大合浑猛劲疾的棍势逼得急退两丈,并且已见大姊执出长剑攻敌,因此也已顺手执出长剑掠身再攻。

  而此时的甘常明也已在大哥抡棍逼退老妇时,也已伸手执出背后的‘分水刺’迅又与执剑攻至的对手再度交战。

  如此一来四人已是各执要命的兵器,因此激战之况较之前更为凶险,只要稍有不慎,便可能身遭创伤甚或重创命丧!

  虽然两人昔年仅习有粗浅的武技,但是十个多月中,已得四弟传授了不少适合自己的武技,因此张大合已立即施展出新习的长兵器‘云龙枪’‘五行棍’以及四弟自创尚未定名的外门长兵器三十二招。

  而甘常明也已立即施展出短兵器的‘文昌笔’‘双龙刺’‘夺魂锥’‘三棱刺’‘追魂枪’还有四弟自创的一些短兵器招式。

  就在四人已然施展兵器重启激战之时,突听另一方传至一声怒哼,司马玉虎及管事陈文的身形皆是暴退再进,但是管事陈文的身形已然有些迟缓,反观司马玉虎的身形则是疾如幻影,双手忽掌忽拳忽爪忽指,攻势更为劲疾凌厉。

  此战乃是司马玉虎自习功有成,下山以来所遇到的几名高手中,功力最高招式也最沉稳浑猛的一位高手,因此使得司马玉虎雄心大发,也是精招连出的与对方缠斗着,果然一招伤敌胜券在握了。

  但是眼见左侧的二哥费公豪与老妇之战,显得有些狼狈,被对方攻得频频闪躲退避,而且衣衫不整满头大汗,形势已然甚为危急了,因此立即从旁攻出一掌击向老妇支援二哥。

  费公豪全力施招,尚被老妇银花的精妙招式,逼得捉襟见肘频频闪避,尚幸已然胜券在握的四弟,突然从旁出招侧攻老妇,逼得老妇慌急闪避且怒叱不止,终于使得费公豪有了喘息机会,立即趁机调息稳定招式再全力反攻。

  拚斗两刻之后,突然眼见远方有精光闪烁,才知另一方早已开始以兵器拚斗了,这才暗骂自己糊涂!兄弟三人的所学多属惯用的兵器招式,拳脚招式则差了甚多,为何要以已短与人拚斗?因此强撑一会,待四弟再度从旁援手之际,已然迅疾退身,并且伸手将背后一双惯用的‘分水刺’执在手中。

  被司马玉虎遥攻迅疾闪退的老妇银花,眼见对手暴退之时已然执出兵器,当然也已趁退身之际迅疾执出长剑,再度前掠与费公豪激战一团。

  如此一来除了司马玉虎与管事陈文,依然是拳掌相交外,其余之人皆是兵器在手相互激战了。

  但是如同先前拳掌拚斗一样,三名老妇俱是招式熟练,而张大合三人的招式则是初学不到一年,因此依然被对方的剑势压制得施展不开。

  不过三人手中皆是往昔惯用的兵器,而且初学的招式,也是司马玉虎针对三人的兵器,以相合的招式逐一传授,故而较易上手。

  甚至有时被对方的剑招逼得施展不开时,突然也曾在惊急中,顺手施展出往昔所学,虽粗俗但是甚为熟练的二、三流招式,竟然也能险险的封挡住对方劲疾凌厉的剑招。

  至此,兄弟三人才恍悟四弟之前曾说过,练功首重内家真气的强弱,只要内功高深便可出手迅疾,且可化腐朽为神奇,这也是为甚么在十个多月的时光中,四弟皆强逼三人每日至少修炼内功四个时辰,而且每隔两日便分食一些灵果玉液,提增功力的原故了!

  如此一来,又使兄弟三人信心大增,稳扎稳打的与对手激战得难分难解,因此使六人的拚门,在短期间尚难分出胜负。

  不过双方如此的互斗情势,却对张大合兄弟四人愈来愈有利,因为四人所习的招式,全是自习自练以及初习不到一年的情况,若是功力高出对手甚多,便可恃功取胜,若与对手相当时便有危险了,功力若再低于对手,那就必败无疑了!

  如今,司马玉虎的功力高出对手两筹左右,加上招式虽然并不纯熟,却是全属精招妙式,因此较有优势,而张大合三人,则是靠着功力皆比对手略高或相当,并且仗着敢以性命相拚或稳扎稳打,一一弥补了招式上的生疏不纯。

  再加上双方的功力皆在一流境界,出手自是较迅疾,待交手两刻之后,已然各自出招将近百招了,管事陈文及三名老妇乃是招式精纯,故而久战之后依然如故,但是张大合兄弟四人则是愈打愈顺手,招式也愈打愈纯熟,且熟能生巧的逐渐入悟。

  (且以下棋为例,段数优者与低者交手,优者少有激励机会故而平平,甚或不进尚退。反之,低段者遭至高段者的凌厉攻势激励,便能提升进境使棋艺愈来愈强。)

  因此,双方久战将近一个时辰后,双方之中司马玉虎已然有了八成胜算,而张大合、费公蒙及甘常明三人,则是已与对手战得势均力敌,且反击之招也逐渐增多,愈来愈有倒吃甘蔗的甜头在心头。

  其实司马玉虎早在两刻之前,便已有余力分心照顾二哥,并且已有把握抢攻十招便能制住对手,但是眼见三位拜兄久战之后,兵器招式皆愈来愈纯熟沉稳,也愈来愈能悟及招式中的玄妙之处,因此心思疾转之后便略收功力,与对方战得你来我往势均力敌,并且逐渐移动身躯,引带着二哥也随之缓缓往大哥、三哥之方接近。

  管事陈文已然察觉白衣年轻人,在有意无意之中逐渐移动战场,但是如此反倒使他心中甚喜,因为如此一来便可使四人逐渐远离,已然受制蜷曲于地面的老伴身周,如果庄中有人前来必可救走老伴。

  两男一名老妇似乎也已察觉异状,加上也耽心另一方的战况,如此一举两得之事何乐而不为呢?

  双方同有此意,当然是移动甚快,因此边斗边移,不到一刻便与另一方的同伙会合了。

  激战之况随着时光的消逝也已愈来愈激烈,如此,除了是武技招式之斗外,更是内功优劣之比,因此一方的内功较高,招式也愈来愈严密迅疾,另一方则是毫无进境。

  终于在激斗将近一个半时辰后,内功差且年龄高的一方,已然是真气浮动鼻息粗喘,已有不敌之况了,而张大合三人虽然也有些真气浮动,但是却雄心大振愈战愈勇,手中的‘熟铜棍’及‘分水刺’施展得沉稳、凌厉,已然是攻招多守招少的步步进逼。

  八人中功力最高的司马玉虎,眼见三位拜兄已然将招式施展得顺畅迅疾,可见进境甚速收获良多,但是顾忌欲查之事尚无结果,万一拖延久战之后,若另有他人前来便便前功尽弃了。

  因此立即施展八成功力,身形疾如幻影暴然前掠,双掌招式疾变,右掌疾拍出一片凌厉爪幕罩向陈文,左手屈指弹出一道劲疾指风射向他左胸‘神封穴’。

  管事陈文久战将近两个时辰,早已真气耗损六成,且疲累得鼻息粗喘勉力强撑,眼见对方骤然迅疾抢攻而至,但是已然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无能闪避,立时被对方指劲制住穴道,并且左腕一紧,已被对方爪势紧紧扣住‘大陆穴’终于心中一叹的落入对方控制之下了。

  司马玉虎如此默不吭声的骤然抢攻,一举制往陈文后,右手迅又连连弹出数道指劲,霎时便见口干舌燥双眼发花,真气已然有些欲散之状,手中长剑似有千斤重,但依然强撑施招的三名老妇,终于相继闷哼一声,全身恍如烂泥一般的软倒地面了。

  司马玉虎尚不待已然停手喘息的三位拜兄开口,便立即笑说道:‘三位兄长,练功也已练得太久了吧?还是先歇息一会,然后办妥咱们欲查之事吧?’‘哎呀!这是大哥我有生以来打得最过稳的一次,所以连此来的用意都忘了呢!’‘嘿……嘿……大哥,别说你了,小弟还不是一样……’‘唉……这几个老太婆还真带劲呀?可累死我了!’‘嗤!三位兄长,今日一战真可抵得上你们习功半年之得,想必三位兄长皆各有所获了吧?’

  司马玉虎笑语声后,却见张大合双目一瞪的笑骂道:‘四弟,你可真算是个狠人哪,明明知道这些老太婆皆是非比寻常的高手,竟然任由她们耍着大哥玩命却不闻不问,若非大哥我还有点本事,就跟她们逗乐玩玩,否则岂不是早将一条老命玩完了?’

  但是费公豪却不屑的叫嚷着:‘嗐……嗐……老大你只遇到个婆子就受不了啦?

  这四个婆子虽然是有些本事,但是她们那点功夫算得了甚么,与方才曾找我交手的那个老头一比,那就差上一大截了呢!小弟方才与他拚了百来招,好不容易才顶住他占了些许优势,可是他见势不妙,且看四弟年轻可欺,所以便又找上了四弟,否则小弟不把他折了老骨头熬油才怪呢?至于那个婆子……嘿……嘿……大哥你也知道,小弟实在不忍心伤了女子,所以才让她像疯婆子一般耍性子,否则早就一掌劈了她!’

  在旁喘息的甘常明耳闻两人之言,却冷‘哼’一声的说道:‘好啦!你们两个别吹了,方才若非我耽心你们两个吃亏,所以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的注意着你们的安危,才让那个老丫鬟能与我斗个百来招,否则……’司马玉虎耳闻三位拜兄自吹自擂之言,而且一个比一个夸张,顿时忍俊不住的假做咳嗽,才发泄了脱口笑声,并且急忙掠往小楼之方,逐一将已然遭制的婢女、仆妇及那名老妇聚于一室,才返回矮屋处。

  可是……三位拜兄竟然还在大吹大擂且争得面红耳赤,因此只得摇头叹息的叫道:‘嗳!你们有完没完了?这些穴道遭制的人,只要隔了半个时辰,穴道便会自行通畅,到时候十人一一清醒后围攻我们时,那就只好交由功若天人的三位兄长应付便成了。’

  张大合三人闻言心中俱是一惊!立即噤口不语的互望一眼后,才讪讪的分散探视所有遭制的人,终于结束了三人心中兴奋的夸张之言。

  ※※※※

  整个庄院中,老老少少共有老少三代五十八人,除了管事陈文及四名老婆子尚被制住昏穴未醒外,其余的人仅制住穴道不能动弹而已,但已分成三堆远离,无法听见另一方的人说些甚么?

  此时各自应付一堆老少庄丁、仆妇的张大合三人,皆执着一把精光闪烁的大刀,面色凶狠的不时在庄丁、仆妇颈脖间作势试刀,因此吓得众庄丁仆妇皆惊骇惶恐得哀求连连。

  于是张大合三人皆说明此来乃是寻仇,但是顾念众人皆属下人,因此不愿伤及弱小无辜,只要众人知无不言的一一答覆所问,并且与另两方所答相同,便不会伤害任何人性命,否则定然一一诛绝绝不轻饶!

  众庄丁及仆妇皆知晓心存仇恨的人千万莫招惹,否则定会凶性大发的凶残杀人,所以众庄丁、仆妇闻言后,虽然已知他们皆是老爷子严嘱定须擒捉之人,但是对方皆是武功甚高的高手,而且众人皆已被制住穴道只能任人宰割,因此又有谁敢有所隐瞒自寻死路?因此俱都惊畏得连连应允不敢违抗。

  于是张大合及费公豪、甘常明三人,便分别盘问庄丁、仆妇及婢女,只要发觉某人言词闪烁隐而未尽,立即凶狠的施刑逼问,甚而毫不留情的将一个奸狭的庄丁,一刀砍下左臂,使得其余之人更是骇异得不敢隐瞒。

  司马玉虎四处巡行时,也曾眼见三位拜兄,皆是神色凶狠粗声粗气的逼问着婢女及庄丁、仆妇,虽然心中有些不忍,但是为了能查明一些内情真相,也只好远离不见,任由三位拜兄逐一刑逼了。

  不到半个时辰,兄弟三人除了分别刑逼出欲知之事,也已知晓那名功力高深的老者,乃是‘霸拳’陈定中年轻时的书僮,也是此座‘怡心别院’的管事。

  而四名老妇则是‘霸拳’陈定中的夫人‘玉飞蚨’萧秋凤昔年的四名称为金、银、玉、翠贴身侍女,而其中玉花早在三十年前便已与管事陈文结为夫妇,至于其余之人分别是孙小姐的女婢,以及管照各处的仆妇及庄丁,其中再无武功高明的人了。

  另外已然知晓由三名老妇居住坐镇的正楼,在楼底有一间秘室,由四名五旬仆妇轮流清理,而内里原本是珍藏贵重之物的六间房室,如今其中五间皆已改为牢房,分别禁闭着六个女子及三名老人。

  但是由看管秘室的三名仆妇口中,已然知晓牢房内被囚禁的人,皆被囚禁了数年不等,但是被囚禁的人是谁?以及是否遭至何等刑求?仅有管事及四位嬷嬷知晓,其余的人全然不知。

  兄弟四人在得知口供大致相同后,司马玉虎的内心中最为紊乱,希望被囚禁的人中,有‘幽冥鬼府’的少府主及‘噬魂鬼婆’吴嬷嬷或是师父,但是又乞望千万没有师父,否则自己必然要找‘霸拳’陈定中讨公道,哪怕是要与全天下的白道为敌,也不在乎!

  续询之后,认为低下的庄丁、仆妇所知之事甚少,并且已无隐瞒之事,于是由张大合及费公豪看管众多穴道遭制的人,而司马玉虎及甘常明,则押着三名有关的仆妇迅速前往正楼之处。

  正楼内,三名仆妇颤畏的引领两人,经由一条廊道行至大堂左侧的一间杂物间内,到达一座堆置不少杂物的木橱前。

  一名仆妇伸手推动木橱左侧壁上的一只挂物铁钩后,霎时便听木橱发出轻微声响,并且已开始缓缓右移,逐渐现出一道秘门以及内里的下行梯阶。

  因此甘常明眼见秘道已现,立即伸手制住两名仆妇的穴道,并且在秘道口把守,然后由另一名仆妇引领着司马玉虎进入秘道内。

  当那名仆妇引领着司马玉虎进入秘道,尚未及行至梯阶下方时,突然由秘道下方传至女子的询问声:‘是谁?’

  ‘陈嫂是我!’

  ‘咦?李嫂?还未至轮班时辰你怎会就下来了?’‘喔……是金嬷嬷要我下来拿样东西,怎么?里面的人挺安静的嘛!’‘呵……呵……关了四年多,有再大的火性也磨消了,况且她们的功力皆已被封,还能有甚么作为?只不过………咦?他是甚么……呃……’随在仆妇李嫂身后的司马玉虎,眼见一名也是五旬左右的仆妇已笑行至梯阶前,早已蓄劲待变的‘幻龙指’立即弹出,轻易的制住老妇穴道,然后才笑对李嫂说道:

  ‘秘室中真的没有机关陷阱?或是甚么你们不知的事?’李嫂闻言,立即惶恐的说道:‘没有……没有……秘室在往昔,原本仅是供老爷及少爷藏着珍贵之物,但是自从五年前改为地牢后,珍贵之物全都移走了,而空出来的六间房室,分别囚禁着六个姑娘及三名老者,只不过……’李嫂话声突然一顿,望了望倒在地面的陈嫂一眼。

  司马玉虎见状,顿知她话中有话,因此立即笑说道:‘你放心!她已昏迷不醒,听不到我们说的话,所以你大可放心!’

  李嫂闻言,这才放心的低声说道:‘少侠,老妇是怕你在里面发生甚么变故,尔后那三……三位大爷会怪罪我们,凶残的……所以老妇才不得不说……’司马玉虎闻言,顿时知晓可能尚有甚么隐秘未曾问出,因此立即笑说道:‘哦?

  你且说来听听。’

  ‘少侠,其实此事本非老妇等人所知,或许仅有陈管事及四位嬷嬷知晓,只是有一次老妇在各室中清理秽物时,曾无意中听见金嬷嬷与玉嬷嬷两人低语的一段话,说是“没有解药谅他们也不敢逃出去,否则老爷岂会放心的将他们囚禁在此?”之后老妇便未听见甚么了。’

  司马玉虎闻言及此顿时剑眉一皱,心知被囚禁之人,可能是被逼服了甚么药物?

  所以纵然逃脱之后,若无解药必然药性发作,但是时已至此又怎能半途而废?因此且先看看再说!

  于是司马玉虎便默不吭声的顺着廊道前行,只见廊道两侧乃是用长厚岩石砌成的坚实石壁,左右各有三扇铁门,除了左侧头一间的铁门内张,里面有桌椅及日用之物,似乎是看管仆妇的休歇所在,的其余五间皆用双掌大的‘铁将军’锁扣着铁门。

  司马玉虎顺步先行至左侧另外两扇铁门前,李嫂立即用一串大锁钥逐一打开铁门,供司马玉虎观望,只见第二间石室内,在左右两侧的壁角处,各有一名篷头垢面长须杂乱,且衣衫褴褛的老者盘膝趺坐着,而双手皆被一条铁炼扣住,连接在石壁上的铁环。

  两名老者耳闻铁门推开之声,仅是微张双目略望,便又闭目默不吭声,使得司马玉虎甚为好奇,于是开口问道:‘请问两位老丈,但不知高姓大名?为何被囚禁于此?’

  两名老者闻言,顿时惊睁双目的盯望着司马玉虎,右侧的老者立即问道:‘咦?

  你……娃儿,听你所问,莫非你并非是陈老儿的家人?’此时左侧的老者也已急声说道:‘你?……少侠快……快将我们身上的禁制解开……’

  但是右侧的老者却鄙视的朝那名老者说道:‘哼!佟老鬼,解了你的禁制又如何?体内的“软筋散”及另一种不知名的毒性怎么办?否则陈老儿岂能放心的只凭几个仆妇,便看住你与房老儿两人?’

  左侧的佟姓老者闻言顿时张口欲言,但是迅又垂头丧气神色悲哀的摇摇头后,再度闭目不语了。

  司马玉虎原本尚欲追问,但是眼见两名老者已然闭目不语了,因此仅在门外略探,便转行至第三间的铁门前,随着李嫂打开门锁,只见内里有一名萎靡不振的削瘦老者,正欲开口时,却觉削瘦老者有些面熟,再仔细一看,竟然是昔年传授武技义助自己的‘枯竹追魂’房广清?

  ‘啊?房老丈是您?天……您老怎么也被囚禁于此?房老丈,您还记得在下吗?

  在下就是五年前,获您传授武技用以自卫的少年司马玉虎呀?’那名萎靡不振的削瘦老者,果然就是‘枯竹追魂’房广清,但是耳闻司马玉虎之言后,原本面色一喜,但是双目疾转之后,却不屑的冷笑说道:‘哼……哼……

  哼……老夫并非三岁稚儿,你回去告诉陈老匹夫父子两人,要杀要剐任由他们,但是少在老夫面前耍心机!’

  司马玉虎闻言顿时一怔:但是立即回想到自己与三位拜兄初见之时,皆是难以相信的神情,因此立即解释说道:‘房老丈,在下确实就是司马玉虎,只因昔年曾获“幽冥鬼府”之人相助,尔后又缘救“幽冥鬼府”中的“噬血鬼婆”万飞花,并且听她提及“幽冥鬼府”少府主及“噬魂鬼婆”在五年前……’话尚未说完,突听室外对面的一间牢室内,传至女子的惊喜大叫声:‘你是谁?

  你怎么会提及本府之名?我们就是……小姐……小姐……这个人是来找我们的呢?’接而又听另一方也传至惊喜的女子笑叫声:‘喂……你是甚么人?本府少府主在此室,你快打开牢门救我们出去!’

  忽然又听另一间牢室中,也传至一个女子之声急声问道:‘喂!你真是数年前在“汴京城”那个又瘦又小的司马玉虎?’

  司马玉虎耳闻数声女子之声逐一传至,其中果然有‘幽冥鬼府’失踪数年的少府主,而且另有一女似乎知晓自己?顿时欣喜无比的朝‘枯竹追魂’房广清笑说道:

  ‘老丈您且稍待,且容在下先去望望她们究竟是何人?’司马玉虎兴匆匆的疾掠至右侧的一扇铁门前,正欲开口时,静立一旁的李嫂突然开口嗫嚅的说道:‘少侠,里面的姑娘……你……你且先回避一下,待老妇……’司马玉虎闻言顿时好奇的问道:‘咦?为甚么?’李嫂立即低声回应着:‘少侠,三间室内的六个姑娘,已然全身赤裸,所以……’‘啊?这……这……那么你快找些衣物供她们裹身……’‘不行啊!她们皆服用一种异药,只要身穿衣衫便全身骚痒不堪,因此她们身上原有的衣衫,皆被自己撕裂褪除,其中有四人强忍不褪,但是仅两日便已骚抓得浑身疮疤,所以四年多的时光皆未曾再穿过衣衫了。’‘啊?原来如此!哼!“霸拳”陈定中乃是白道中名声鼎盛之人,竟然私设地牢囚人,甚至还以异药害人!如此白道……哼!’司马玉虎内心中虽愤怒无比,但是却不能因此迁怒不明内情的下人,因此立即在廊道中高声说道:‘诸位被囚禁在此的人听清,在下司马玉虎乃是前来此处救人,并非“霸拳”陈定中施计前来哄骗诸位的人,诸位之中可有“幽冥鬼府”之人在此?

  或是有何人认识在下,请快出声告之。’

  话声一落,立听左侧底端及正中铁门内,皆传出女子欣喜叫声:‘喂……我们就是“幽冥鬼府”少府主及少府主的四婢,你快开门哪……’就在此时靠梯阶的第一间牢室内,也传至一声冷静的询问声:‘少侠,我等皆被铁门所隔,而且现在也不方便出去见面,但是如果你真是数年前那个又瘦又小的少年司马玉虎,那么你应该记得在城外与何人见面?曾说过甚么话?’司马玉虎闻言立即说道:‘喔!当时在下曾与“莽张飞”张大合,也就是在下现今的结拜大哥,他现在也在此处上方把风,另外便是……啊?莫非……莫非姑娘便是费姊姊……喔!费姑娘?费姑娘你快告诉在下师父可曾……’司马玉虎话声及此,霎时便听那个女子惊叫道:‘啊?真的是你?你真是司马玉虎?’

  原来那间牢房内竟是‘紫衣罗刹’费姑娘!就在此时,忽然又听身后牢房内传至‘枯竹追魂’房广清的冷哼声:‘哼!娃儿,你若真是那个小娃儿司马玉虎,那么你就施展昔年老夫传你的身法及爪功看看!’司马玉虎闻言立即转身掠入室内,并且恭敬的应声说道:‘是!老丈且看!’于是司马玉虎立即脚施‘枯叶飘飞’身法,而双手则将‘枯竹爪’十八式逐一施展开来,但是尚未曾施展完毕,已听‘枯竹追魂’房广清惊声说道:‘噫?果然是你!可是你怎么变得……而且功力竟然……’司马玉虎闻言,立知‘枯竹追魂’房广清欲说甚么,因此立即说道:‘老丈,此事说来话长,尔后晚辈再向您解说清楚,如今当急之事,乃是应及早离开此地才是,但不知您身上有何禁制?’

  此时‘枯竹追魂’房广清已然确定眼前英挺俊逸的青年,果然是昔年那个又瘦又小的少年司马玉虎,因此心中欣喜无比的笑说道:‘嗯!有气海、命门、章门、京门、肩井、心包、天柱、神封、肩俞、神门、冲门、乳中、五里、天府等十四穴!’司马玉虎闻言心中大吃一惊!且脱口叫道:‘啊?甚……甚么?任督及六阴六阳十四重穴全然……哼!陈老贼,在下饶不了你!’心中虽然惊怒,但是已毫不怠慢的双手疾如迅电,已然将‘枯竹追魂’房广清身上遭制的穴道全然解开,并且立即由腰囊内取出一只玉瓶,并且恭敬的塞入他手中说道:‘老丈,您穴道遭制受久,必然经脉淤塞且真气亏损甚多,请服用此瓶内的汁、果后,再调息恢复真气顺畅经脉,晚辈则去协助诸位姑娘!’此时突听梯阶之方传来三哥甘常明的询问声:‘四弟……四弟……你可曾寻到人?’

  司马玉虎闻声,立即欣喜的回应道:‘三哥,地牢内大半皆是昔年义助小弟的恩人呢!三哥,大哥及二哥他们可曾联络过?’‘呵……呵……之前大哥曾吩咐一名小童前来传话,一切无恙,可是时辰已不早了,快点将人救出尽早离去,否则万一有人前来便不妙了!’‘是……可是……三哥,此时尚有些困难,三哥,牢内之人皆被逼服了不同的毒药,你且去逼问那个陈管事或四个老妇,解药在何处?或是有何物可解?否则逐一杀了她们!’

  ‘都被下毒了?好!三哥这就去……’

  话声立即一顿再无声音,而两人之言,皆已被四间牢房内的人听清,此时左侧第一间的两名老者之一,已然开口说道:‘娃……司马少侠,那些姑娘被逼服的,可能是产于岭南蛮荒的一种“黄牙果”再配有其他药草研磨制成的“天裸粉”此粉服用之后,外物一触肌肤便全身骚痒不堪,连衣衫皆难披身,若不解消终生不褪,除非有解药,否则唯有寻找一处地底热泉浸泡,暂时消减肌肤上的痒癣,然后再以原树……’

  此时突然听另一名老者已抢口说道:‘唐老儿,莫非你欲破誓了?那么你何不先将小弟还有房老儿体内的毒性说出?以及如何祛毒?’此名老者话声一出,先前老者的话语也已静止,接而叹息一声后便不再续言了。

  如此一来,立即听右侧底端牢房内,已传出一阵清脆悦耳的娇嗔声骂道:‘佟老邪!臭老邪!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唐伯伯,您别听佟老邪的,您虽然已被陈老儿逼得立誓,若非陈老儿应允,您自己绝不步出地牢,也不再为他人医病,可是您并未立誓不收传人呀?再者您虽然立誓自己绝不多出地牢,但是却未禁止别人强将您掳出去呀?所以……’

  此时突又听那佟姓老者开朗的呵呵大笑说道:‘呵……呵……呵……莺丫头,老夫还奇怪你这个每天叽叽喳喳不止的淘气丫头,今天怎么突然不吭声了?不过你可真厉害,陈老儿唯恐唐老儿脱身之后,以医术解消了他不知从何而来的数种异毒,故而逼唐老儿立下誓言,但是没想到竟被你三言两语便解了誓言,若让陈老儿知晓此事,不剥了你的嫩皮才怪!可是你以前怎么不说?’内间牢房内的姑娘,闻言后又娇嗔说道:‘哼!那是因为以前没有人能进来救人,所以说了也是白说,现在只要打开铁门,并且解开我身上的五处穴道后,姑奶奶便可立即脱身,又……’

  ‘呵……呵……呵……可是以你们六个丫头现在的景况,谁能为你们解穴?纵然解了穴道之后,你们可敢步出室外吗?’

  佟姓之言一出,果然使得右侧底间牢房内的那个姑娘,已然噤声无语了。

  但是突听首间牢房内,传出‘紫衣罗刹’费姑娘的微颤话声:‘司……司马少侠,你……你现在的功力是否能……能隔空解穴?’司马玉虎闻言虽不明她言中之意,但是已应声说道:‘费姑娘,在下当可试试,但不知姑娘之意是……’

  此时突然又听中间牢房内的姑娘急声说道:‘司马少侠,你能否先为小婢三人解开穴道?尔后小婢三人便可助小姐及费姑娘解开穴道,然后……’但是话语未止,突见‘枯竹追魂’房广清已神情欢愉的步出牢房,并且哈哈大笑的说道:‘哈……哈……哈……老夫终于自由了!娃儿……喔……司马老弟,依我之意先尽迅解开众人穴道恢复自由之身,然后……嗯……弄一辆布篷大车供六个丫头隐身,及早离开此地,至于每人体内的毒物,也只有以后再设法解消了!你看如何?’

  话声刚落,另一方又响起那个佟姓老者的笑骂声:‘呵……呵……我也是这么想!既然如此,房老儿你为何还不快过来帮我们解穴?至于唐老儿……’此时的唐姓老者似乎也已想通了,因此也开口说道:‘你们要怎么做皆可,但是千万莫使老夫违誓便可!’

  于是众人皆已有了议定,立即开始行动,首先将佟、唐两名老者解穴,然后由‘枯竹追魂’房广清夹着唐姓老者,与佟姓老者先掠出地牢。

  尔后,司马玉虎心中蹦跳的进入正中牢房内,只见牢门内有一名面如朱丹紧闭双目全身微颤,年约双十全身赤裸的姑娘站立房中,并且察觉另一方的壁角布帘内,也有两个慌乱的喘息声,心知是另两名女婢。

  这是司马玉虎有生以来,初次见到成熟女子的身躯,心中甚为胆怯且慌乱,但是眼见玲珑突显的赤裸身躯上,竟然长满了大大小小的红斑,而且有些地方已然溃烂流脓,心知乃是因体内毒性所使然,令人见之甚为惋惜且愤恨。

  在怜悯惋惜及愤恨的心境中,毫无一丝邪心,于是立即低声问明被制穴道后,便立即解开仅有三处被制的穴道,并且急忙退出房外吩咐李嫂照顾她们。

  两刻之后,张大合及甘常明各骑着一匹高大骏马,率先由庄门疾驰而出,担负巡望及引路之责,而后方,两辆布篷紧掩的双马厢车,分由司马玉虎及费公豪驾驭随后疾驶。

  双马双车迅疾驰出树林便立即往西而去,而‘怡心别院’中,也已有数名武功低微,但无能解穴的庄丁、仆妇,以及已然恢复行动的弱小,则分别照顾着庄中众多尚被制住穴道的人。

  时隔一夜直到翌日清晨之时,在‘汴城’中的‘霸拳’陈定中,以及‘铁掌无敌’陈承廷父子两人才获得急报,知晓城外的‘怡心别院’已然遭人入侵,并且救走了地牢内的九人,因此父子两人狂怒无比得立即率人急追。

  但是循着厢车轮痕追寻数里之后,轮辄已然进入往来车马频繁的官道,再加上时隔一夜,厢车早已不知驶往何方了?

  自此,父子两人已开始耽忧了,因为往后要日夜耽心不知何时?会有多少人而来寻仇?

  可是父子两人却不敢托请各方同道追寻,因为父子两人暗中囚禁的九人中,其中有一人乃是江湖武林中颇负名声,且受黑白两道敬重的‘隐医’唐飞云,万一被同道查知内情以致事迹败露,岂不是要立即遭至黑白两道的同声口伐,甚而大举前来兴师问罪?

  到时莫说自己父子无能抗拒,便是师门也不敢干冒与天下武林为敌之举协助自己父子!因此唯一的办法是……


 

 
分享到:
羊2
古代太监娶老婆的秘密
三字经17
山楂
李世民背后最重要的一个女人
因美女改嫁引发的无厘头战争
《水浒》英雄为何多爱虐杀多情女郎
三字经86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